盗花郎

文林是个武林高手。在江湖上奸淫了多少美女谁也不知道呀!他自己也不知道是多少个!渐渐他玩够了!都说皇宫里女人是全天下最美的的!于是他想去看看!弄上个贵妃娘娘。她最想和当今最美的皇后娘娘搞上!让皇上待绿帽子!那样太爽了!
于是文林变偷偷潜入皇宫!他先搞上两个宫女!一个还是皇后身边的红人乔可人。
这一日,文林正在房中与二女相戏。只见乔可人宽衣之后,面貌娇艳,肌肤如丹,眼角如青山隐约,双颊酒窝隐现,一对梨型香乳,恰可一握。文林心中一乐,将乔可人抱将在怀中,伸出舌头不断舔弄她娇嫩的肌肤,嘴中一面不停地赞叹:“我的可人儿果然不愧是宫中的红人,平素养尊处优,连肌肤都分外迷人哦。不知道皇后娘娘和其他贵妃娘娘长的怎么样?”
乔可人妩媚一笑,“哎哟我的好郎君,可人只是宫中一个奴婢,哪敢说什么养尊处优啊?真正担得起此言的是皇后娘娘和贵妃娘娘们啦……嘻嘻,王郎可是不是想看看皇后娘娘?她的肌肤哦……那才真是娇嫩无双,尊贵无比呢!”
文林笑笑道:“死丫头,这种杀头的话都敢说出口?偷看皇后娘娘?那可是灭族的死罪!”
“嘻嘻,奴家真以为王郎是胆大包天呢!你敢在这深宫内院中同奴家和萍儿云雨,难道不知道这如果被发现也是死罪?既然如此,天下居然还有你不敢做的事?”
“哼哼,和你们两个小娘皮在这玩玩倒是无妨,此处怎么说还是皇城边缘,被发现了最多带着你们一走了之。进皇宫偷看皇后?呵!你真以为那些大内高手御前侍卫是吃干饭的啊?再说一个老娘们有什么好看的?”
“皇后娘娘不是什么老娘们啦,十三年前皇上登基之前,元配的王夫人不幸在那时早亡,皇上登基之后才封的皇后,年纪可比皇上小着那么十几岁……”本来在一旁默不作声的萍儿也接口说道。
“哟?你们两个小娘皮今天是怎么啦?老是要鼓捣我去偷看那个什么皇后娘娘……快说!你们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文林问道。
“不是啦!我的好郎君……”乔可人一边说着,一边将赤裸的身子腻在文林的怀中,让文林的双手可以着落在自己的玉乳上抚弄,然后娇声说道:“可人在娘娘身边伺候多年,娘娘待可人极好……可人深知娘娘的意思,皇上日理万机,平素就极少宠幸娘娘,可人是不忍见娘娘日日受那无穷无尽的性欲煎熬,才想到要郎君去帮娘娘稍解饥渴的……”
文林吃了一惊,手上一紧,将乔可人的右乳握住,乔可人娇呼一声:“好郎君,你不必如此紧张嘛……奴家的奶子可让你抓疼了……你放心啦,有奴家从中斡旋,保证此事不会泄漏出去。这样,不但皇后娘娘可以舒心解愁,郎君你也可以尝尝娘娘的尊贵滋味,何乐而不为呢?”
文林心里一动,乔可人熟知宫中之事,有她安排一切,相信当无大碍。文林生性好淫,和皇后苟且这样的禁忌之事对他来说有莫大的诱惑,如今有这样的机会,文林当然不愿就此放过。
“好吧,你先安排我去看看你的那个娘娘吧!”文林在乔可人身上说道。
乔可人欢呼答应一声,一把跨坐在文林身上,主动将文林坚硬的肉棒引到自己的淫穴之前,扑的一声塞了进去,然后便开始了不断的耸动。一旁的萍儿也主动将两个香乳送到文林的嘴边,让文林尽享二美服侍之乐。
这一日傍晚时分,乔可人来到浣衣房,将一套内廷太监的装束送到文林手中,说道:“我已经安排好了,今晚就带你入宫,娘娘等一下会在寝宫中沐浴,郎君你可以先去观赏一番,至于后面如何,就要看郎君你的本事了,嘻嘻…不过娘娘肯定是饥渴难耐的,只要郎君使出三分温柔手段,不愁娘娘不束手就擒。”
文林点了点头,乔可人便带着他向宫中而去,一路果然是戒备森严,不过乔可人贵为宫中红人,守门侍卫无人不知,她带着一个太监入宫,侍卫有谁敢多问半句?于是文林便如此顺利地来到皇后的寝宫“坤宁宫”之前。
乔可人对宫门前两个侍候的宫女说道:“娘娘就要沐浴了,你们都退下,此处有我伺候着就行了。记住,没有我的吩咐,任何人不得打扰娘娘沐浴,知道了吗?”
那两个宫女答声:“是……”便齐齐退下。
这时乔可人轻声对文林说道:“郎君,此处便是皇后娘娘的寝宫了,你先到里面躲着,稍等娘娘便会来到此处沐浴…嘻嘻……”说完乔可人拿出一把钥匙,将宫门打开,让文林一起入内,然后说声:“一切小心!”便走了开去。
文林看看四周,真个是室宇精美,铺陈华丽,一个硕大的浴池置于房屋中,里面满布花瓣,芳香扑鼻。文林心想皇家富贵果真是与他处大大不同。想到片刻之后就要做那触犯天威之事,心中不由一阵紧张,想要回头,又怕可人、萍儿耻笑。正在踌躇之间,只听外面脚步声响,文林大惊,看看头上有一梁可以容身,急忙一跃而上,将身形隐入黑暗之中。
只听到一阵轻笑传入耳中,“娘娘,您看您这一身的曼妙身段,我们做下人的,就是羡慕也羡慕不来啊……”文林认出这是乔可人的声音。接着就是另一个声音响起:“可人死丫头,就是口甜舌滑地讨人欢心……娘娘年纪大了,比不得你们青春貌美啊……”语音慵懒却又甜美缠绵,让梁上的文林一听之下便欲望大起,胯下那条巨蟒便开始慢慢地抬起头来……
这时只见门“抑唉”一声被打了开来,进来的是乔可人和一个衣着华贵的盛装中年女子,不消说便是皇后娘娘了。文林只见两人进得门来,那皇后娘娘两手微微一张,乔可人便助她将头上的珠冠和外面的宫装除去,然后问道:“娘娘,今晚是否要可人服侍您沐浴?”皇后开口道:“不必了,可人你先行退下吧。”
乔可人答应一声,转身离去,出门之后,便将宫门关上。
皇后娘娘等得可人离去,便自行将身上剩余的衣物除去。文林只听见下面一片悉悉索索之声,却难一见端的,心中大急,欲火更是高涨。却又怕皇后此时有所发觉,不敢转身,只得勉强低头,向下悄悄看去。
这一看之下不要紧,文林顿时神魂颠倒,难以自拔。只见那皇后娘娘,年约三十许人,体态丰盈却无累赘之感,风神娇慵有如海棠初醒。此时皇后已将身上的衣物尽数除去,漫步走入浴池之中,只见她娇媚之态,现于眉目,皮肤如同珠玉白晰,嫩滑柔润。胸前两个乳房圆大饱满,且看来弹性十足,阴部处一片芳草萋萋,却苦于一时距离太远,看不清楚。
文林心中暗忖:此妇人之美真乃人间罕有!在和自己有过合体之缘的女子之中,师娘、云姬和梦姬皆是美艳无双的成熟妇人,但是相比眼前这个皇后娘娘,却都少了那种不可方物的尊贵之气,这正是皇家风范,云姬等人便纵是美态胜过这个妇人,这种气质却是远远不如的了。
一念及此,文林胯下的巨蟒肉棒顿时难以抑制的直立而起!文林暗暗叫苦,只得勉强移动身形,让自己的下身好受一些。但是早先浮起的一丝退却念头,如今更是烟消云散、一点不剩了,今晚若不能上到眼前这个美妇,文林是万万不会甘心退去。
不说梁上的文林正在受那欲火焚烧,单说下面沐浴的皇后娘娘,一边不停地将水泼到自己的娇躯之上,一边对着墙上的一面巨型铜镜顾影自怜。
自己天生丽质,如今又正是虎狼之年,正是一个女人性欲最盛之时!可惜皇上日理万机,后宫又有佳丽三千,自己尽管贵为皇后,要等到他的一晚宠幸也当真是非常不易!
她实在是非常想有一个男人好好地来安慰自己一番,但是有什么办法呢?身为皇后,自当母仪天下,又如何能有男人来满足自己?这种煎熬的苦楚,自己唯有一生忍受下去了……
文林看到下面的皇后脸色泛红,口中的喘息微微可闻,便知道她必定是因情欲之事而有所思了,心想真是天助我也,看来今晚要让这个尊贵的女人在自己胯下称臣,又多了几分把握了。
文林悄然沿着屋梁慢慢滑下地面,皇后娘娘正沉迷在自己迷幻的世界里面,丝毫没有发现身后已经多了一个男人,文林走近皇后身后,近距离地观赏起皇后曼妙的身段。
近处看来,又和方才远观有别样的不同,皇后沐浴中身上的肌肤显出一种淡淡的血红色,文林从后看去,晶莹的水滴布满皇后毫无瑕疵的玉背,一头乌黑的长发披下,水沿着秀发流到脊背,再流到皇后肥美的丰臀,隐约可以看见前面有一撮阴毛,更加显得十足诱惑。看得文林全身汗毛根根竖起,胯下的大肉棒也暴涨起来,这时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