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好朋友的一夜情

故事是這樣的,我是一家企業的會計,主要負責憑證的錄入,跟跑跑稅務之
類的。也就是最普通會計應該干的,日子天天很反覆,由於不是出納,天天見不
到錢,只看到一堆一堆的憑證,日子過的很枯燥。認證,申報的日子開著公司的
車,去國稅局重複僵硬的動作。雪也是會計,他是負責報表一類的工作。也就是我把一堆憑證整理好了,交
給她,她再把憑證裡的內容生成報表,簡單的來說就是加加往裡面添數。財務報
表好了之後她再給我,我再去跑稅務,去申報。日子真的很枯燥,都是小會計,不能參與企業的經營決策,不能跟著老闆出
去吃個飯,辦公桌裡面的支票本,填多大的數都行,但那也不是你的。幸虧是商
貿企業的會計,不用搞什麼成本核算,我們只弄進銷存(進項,銷項,存貨)就
可以了。由於是獨立的辦公室,雖說是獨立但是不到十平米,就我們兩個人,月初月
末的時候忙些,我把憑證給她,她做表,她做完表,給我,我去認證發票,認證
完發票,去報稅。空閒的時候面對著桌面上的辦公用品,有時候都有嘔吐的感覺。
當會計的,除了出納抽屜裡有錢,其他會計那裡根本就沒錢,想數個錢都沒機會。不忙的時候對著電腦,聊個QQ,問問對面的她中午吃什麼。今天中午給你
捎飯,明天中午你給我捎飯,要麼就是有時候一起出去吃。你喜歡看什麼電影,
我喜歡看什麼電影,嗯。下載下來用筆記本看。說說雪吧,我跟她認識真的挺早的,我們處境很像。都是半路出家的會計,
學的專業不行,然後就去培訓機構學習會計,最起碼藝多不壓身嘛。當時考會計
證的時候,碰巧是在同一個培訓機構,由於我比她早去大概一個星期,跟老師混
的也挺熟。下課讓個煙,一起討論班上哪個美女漂亮。會計培訓嘛,男的很少很
少。她來的時候感覺這女孩挺瘦的,長得不醜,看著很順眼。由於課程已經講到
會計分錄了,前面她又是空白,我向老師主動請求,我來教她吧。代價是兩盒玉
溪,一頓晚飯。從最基本的會計原理,一直帶到會計分錄講完,工貿企業的會計核算的時候
她算是跟上趟了。她挺感激的,有時就一起聊天,吃飯,雖然我是色狼,但跟他
的關係也僅限於好朋友,沒想打破層關係。由於會計證考試是一年四次,但是要考三門,鑒於會計電算化比較難,老師
奉勸同學們不要一次報考三門。先報會計跟法規,下個季度再考電算化。我沒有聽他的,在冬季第四季度,想試試去,竟然一考就過了三門。來年2
月份拿的本兒。然後就不在那裡學習了,也是開始找人幫著找個地兒去實習。師
傅看我表現挺好,又教了我不少東西。工貿,商貿,避稅,大都熟識了。向師傅
請示,我自己想出去轉轉,練練手。換了一兩家企業,到了這個商貿,本想做出一番事業,精通財務稅務,合理
的幫助企業減輕稅負。感歎道,三尺龍泉萬卷書,上天生我意何如。唉!雪用了三個季度把會計證給考過去了。我跟她說,「不妨來我們這試試」她欣然答應了。沒多久我們就在一起工作了。工作的同時,我是不停的努力,研究,在網上
找關於助理會計師報考,註冊會計師報考,我正好都能考。對本來挺枯燥的生活,
有了一絲曙光。業餘時間,每天都會給它們兩個小時,功夫不負有心人,第一年助理會計師
順利通過了。然後在網上繼續留意註冊會計師,由於剛考完助理而且一次通過,就想試試
他媽的,報注會試試吧,雄姿英發,不知天高地厚的報了六門,結果自然慘痛,
在此不多表述,從這時候我把注意力轉向了她。女孩子不喜歡不解風情的男人,但是通常喜歡上進的男人。會計到了月初月末就意味著需要加班了,大批的原始憑證到我手中,慢慢整
理好,夜色中的明月都開始都哈欠了。快11點多了,我問,「雪,還不走嗎?」「反正家裡也沒什麼事,剛跟個室友吵架了,不想這麼早回去,反正在這裡
有免費的網,你還能陪我會兒」,雪說。「嗯,你繼續上網吧,我這邊快完了」,我打了個哈欠說。她過去泡了杯咖啡給我,「慢慢來,別急。」一個多小時過去了,基本把憑證整理完了。我說,「馬上就完了,一會出去
吃夜宵吧?」「好,好久沒去了,我看完這集就去。」說罷,衝我微微一笑。馬上一點半了,我心裡還在想這個老闆怎麼這麼傻逼的問題,憑證也都整理
完了。我站在她的背後看著她,怎麼女孩也看這個?加州靡情啊!「喂,看到哪一季了」女孩下意識的摁了下老闆鍵,一想沒別人,回頭看了我一眼,「嚇我一跳,
你弄完了先說聲啊,看到第三季了」「恁(同你,你們)女孩也看這個?」「怎麼了啊,挺好看的,不過那個經紀人光頭身材好差勁,不是很喜歡他,
hank挺不錯的,雖然花點,但是始終把家庭放到第一位,開始也挺搞笑的,
他竟然跟他前妻的未婚夫的女兒在一起那個。越看越感覺這個男人挺可憐的。」「再給你推薦一個,叫做斯巴達克斯,比這個唯美多了,帥哥美女比你看的
這個還多。」「嗯,那個我在下載著呢,你看看,打開迅雷,血與沙,諸神競技場……」「你一個小閨女,怎麼這麼愛看這東西啊」「室友帶的唄,本來看的挺噁心的,然後找個不噁心的看著玩,最近那個宮
鎖心玉也挺好看的,你看了沒?」我把目光移向電腦,看著世界之窗瀏覽器下面顯示著,三級性戲觀-
sex
in……一把抓過鼠標,點開瀏覽器,「賢,你幹嘛啊?」「我看看……暈,真沒外人,這帖子我發的,你在這個鏈接裡下載的?」這妮子明顯臉紅了,強調的說了一句,「又沒下別的」此地無銀三百兩!「算了算了,你趕緊看,看完吃夜宵去。」我說。「這集後面內容是什麼啊?」她問。「我哪知道啊,我光發鏈接又沒看過。」「那過來一起看啊」沒多久這集結束了,她的小臉兒在白熾燈下一會紅一會白的。出去吃飯了,這麼晚只在街邊的小攤上,八寶粥,麻辣燙。吃完了。有意無
意的走著,看著她窈窕的背影,心裡泛起了陣陣的漣漓。挺晚了,兩點多了,明天不上班,但是也已經兩點多了。我試探性的問了句,「雪,明天打算怎麼過」「睡覺,睡到自然醒,困死我了,但是我現在不想回宿舍」之後邊走邊聊,瞭解到了。原來合租屋裡有三個人,姑且稱之為ABC,A
BC關係都不錯,但是有一天A的筆記本不知道為什麼跑到了B的箱子裡。而且
B就是雪。簡單的來說就是被誣陷了,A也覺得不對勁,B也覺得不對勁,B跟
C反目了,A跟B也反目了。而且還不好解釋,所以都反目了。「原來是這樣啊,你這兩天現在我那裡住吧,我租的地方空間夠了,就我一
個人,上網不要錢,租金也不要你的。」「謝謝啊!」怪不得這妮子今天到這麼晚才跟我一起下班啊,原來是不想見室友。人心難
測啊。一會兒,便到了我的屋子裡,「你在臥室休息吧,我在客廳睡沙發,筆記本
電腦給你,如果無聊就玩會兒,洗刷用品很乾淨我沒病,上廁所的時候紙別扔到
馬桶裡,容易堵,洗腳的話用那個藍色的盆,如果還餓的話有方便麵,飲料只有
可樂跟白開水。」說著,我把筆記本跟無線網卡給了她。看著她的眼睛,有些朦
朧。「謝謝你了,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我去洗刷了。」現在的女孩子真不客氣。我抽了根煙,打開台式機,隨便的看了看,心想,
反正筆記本上沒A片,她應該當我是個正人君子,哇哈哈。沒多久,她洗刷完了,會屋子裡便休息了。我關上台式,找了兩條厚毯子,只穿著內衣也去會周公了。夜半,起夜去廁所,上完廁所。迷迷糊糊的便睡著了。次晨,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看著一雙妙目瞪著我。我笑道,「雪,起床了
啊,幾點了?」「你看看你在誰床上?」「我床上啊!」「你應該在你床上嗎?!」「我不應該在我床上嗎?…………我不應該在我床上啊。小姐姐我也不知道」
我做可憐狀,「我真不知道,我昨天起夜上了個廁所,之後我可能摸錯床了,對
不起啊。」「看你羞的,這麼大的老爺們兒」說罷,她低著頭輕輕的在我臉上親了一下,
我也不知道她哪裡來的勇氣,難道真沒把我當外人?看著她的臉慢慢的紅了,「大美女,咱倆誰羞啊,誰臉更紅啊?」「去死,你個大壞蛋。」「看著你平時這麼冷,這麼孤傲,沒想當你的bar是黑色的,這麼性感啊
!」她下意識的摀住了自己的胸口,摀住別的地方,就肯定露出其他地方,女人
不好當。「真瘦啊」我完全是以老流氓的口氣說的,更流氓的是眼神。「姐姐的腰一尺九」也不知道她是在顯擺還是在幹什麼,我下面早就硬的不
行了。看著她那纖腰,酥胸,我就算是個太監,我也得勃起了。「我能看看你嘛」她看我說的真誠,她便坐的離我近了一些。我仔細的看著她,清晨醒來,眼睛很朦朧,腰肢舒展,胸部有一個很完美的
曲線。她低著頭,默默的接受著一個好朋友的審視,我忍不住用手撫摸著她的酥
胸,她身子猛然一顫,開始又像逃避,隨即便靜止了下來。我看著她的眼睛,她
也看著我的眼睛。我輕輕的把她攬進懷裡。仔細的打量著猶如上天給我的禮物。我摟著她的後腰,嘴唇逐漸的往她嘴上慢慢靠去,她閉上了眼睛,默認允許
我這一切的動作,簡單的吻,甜美的舌,輕輕的喘息。在此同時,我另一隻手加大了撫摸乳房的力度,舌頭從嘴唇轉移到了玉頸。
她輕輕的呻吟著,似乎已經完全享受了這一刻的美好。我牽引著她的小手,放入了我的胯下,其實早已硬的不行。她輕輕的套弄著,
我用力的親吻著她的乳房,看著胯下那血色慾漲的肉棒,在她的眼睛中我看到了
驚訝。我讓她平躺在床上,撫摸著她纖細的身體,輕輕扒開了屬於我們的芳草從,
用手慢慢的按摩著陰蒂,手指插進了陰道,其實這個時候她下面早就汁水淋漓了。隨著喘息聲跟呻吟聲逐漸的加大,腰肢也開始不規則的扭曲。她閉著眼睛承
受著這一切。肉棒早就按耐不住,她下面水早已氾濫,話不多言,一插到底,我在她身體
上面耕耘著一塊甜美的土地,她摟著我的背,嘴裡發出最原始的誘惑,一聲一聲
的叫喊,充滿了這溫馨的小屋。我扶著她跪在了床上,進行了老漢推車式,一次又一次猛烈地撞擊,本來還
是用兩隻手撐著床,就直接變成趴在了床上,一次又一次的抽插,陰道中的白漿
全部粘在了我的肉棒上。就在機械式的抽插中,她的身體突然抽搐了起來。高潮
來了。我們換回了原來的姿勢,身體下的她早已是香汗遍體。我輕吻著她,抽插著
她,一起享受著屬於我們的美好。肉棒已經快要超負荷工作,但是仍然每次都捅到花心內部,大大肉棒填充著
他緊緊的小穴,小穴再一次緊緊的收縮,我忍不住對我這巨大的刺激,急問,
「可以嗎?」「可以!」聖旨也不過如此,如逢大赦的我。在她的體內發出一股有一股的熱漿。在此同時,她又一次高潮。而後,我們相擁而眠。起床,吃飯,她對我甜甜一笑,「看你挺斯文的,沒想到是個大壞蛋」我說,「不當壞蛋好多年了,你想聽我光榮歷史?」「來吧,今天晚上還能在你這睡覺嗎?」
回覆
flamingokwok
的文章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