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身810

窗外的晨光,正一丝丝地射了进来,正好照射着这对全身赤裸的男女,我缓
缓醒转过来,昨夜的激情,使我昨夜睡得很香。
我望望墙上的挂钟,已经是早上七时多了,但距离上班的时间,还有一段时
刻,想到昨夜的疯狂,我的脸不禁通红了起来,我没想到自己竟然那么的……淫
荡。
我看见身旁的北方,却背向着自己,似乎睡得正熟,侧身躯,看着熟睡中的
北方背部。
看着看着,脑里又想起自己和北方的激情,那是一次多么淫荡的交合,现在
回想起来,不禁也为之脸红,但当时那份愉悦的感觉,确实是令人难忘,这种带
着解放式的淫荡激情,竟是如此地美好,如此地令人心醉。
一转身看见北方那充满男性安全感的阳刚身躯,一种好想被保护的女人天性
驱使着我紧紧地依偎在他躯体旁,一种属于男性的体味让我心神安宁了下来,而
弱方迷煳的哼一声,同时伸出手臂将我揽在怀中,并用他有着短短胡渣的下巴在
我的脸上轻轻地摩娑着,我被他的举动弄得低声呵呵笑了起来,并仰起脸用舌尖
舔弄着他的脖颈,舔者、舔着,我隐约察觉自己体内一股想当小女人的渴望又炽
盛起来了,我将自己的身体整个贴在北方的胸膛上,用柔软的双乳在他的身躯上
划着圆圈,而两腿则夹得紧紧地;不停地摩擦着自己的阴阜,左手顺着北方阳刚
的躯体上下来回抚摸着,右手则不由自主地往他的阳具上摸去,是真的,我真的
好想要你喔……我一面遐想着那淫邪的画面,而身子却在不知不觉间,竟缓缓地
在北方的背部磨蹭,一对圆挺优美的乳房,不住刺激着他的背嵴,同时也刺激着
我自己,挑起我体内潜在着的原始淫欲。
啊……实在受不了!我在心里呐喊着,攀过北方前身的玉手,忍不住慢慢往
下移,终于把他握紧在手中,早晨的男性兴奋,令那宝贝早已硬直起来。
我明白这是男人的生理状态,过去的我每天早晨都会迎来这一时刻,见他竟
然发硬的挺着,我不禁在想,还道北方此时正在发着春梦。
我轻轻地为他套弄,直弄到北方感到有异而惊醒过来:「老婆,你好好色啊,
竟敢不问自取。」
我见他突然发话,心里不由一惊,正想要收回小手,却被北方伸手拦住:
「我问你的说话,为何不答我」
「你既然不喜欢,我以后不取是了。」
我努着小嘴道。
「生气了,算我错了好吗,其实你如此主动,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说着翻
过身来,伸手把我拥近身来,好让我爬伏在自己胸膛,享受着我那娇嫩迷人的完
美身躯。
「我不懂你这句说话的意思」我一面把玩着他的棒儿,一面擡着我那绝丽
的俏脸,脉脉含情的望着他。
「世上的男人,虽然不能说全部,相信也会有一大半和我的想法相同,那种
想法,当然就是希望自己的女人会比别人的漂亮,还要我在外人面前,能够时时
刻刻保持最优美的一面视人。」
「你所说的」优美「,是含着什么」
「要外表庄重斯文,性格温文柔顺。」
「原来你们这些男人,就是只喜欢这个,瞧来这种女性,恐怕也不会少呢,
还有其他吗」
「当然有,除了以上外,最重要的是,便是和老公做爱时,必定要像个淫妇,
主动地能挑起对方的情欲,尽情放纵地投入性爱的乐趣,常言道,在外像贞妇,
在家像淫妇,这样的女人,才算是出得厅堂,上得大床。」
而我则用心地听着,我当然知道他在心在想什么,我就是他,我怎么会不知
道自己心里在想什么直到北方说完,才微笑道:「那么我合格吗」
北方把我拥得更紧,笑着道:「在外面来说,论到斯文和漂亮,到现在为止,
我仍未发现有哪一个能取胜于你,但说到在床上,这个还离合格这两个字很远。」
「不会吧!」我有点不服气「难道我昨晚的表现还不够好么」
北方笑道:「是有点改进,却不是十全十美,这等事情,是要慢慢来的,虽
要一步步虑积经验,半点也心急不得。」
「现在呢我不是很主动吗」
只见我那只犹如春笋般的小手,正牢牢紧握住他的宝贝,炽情地为他套动,
而上身的一对浑圆乳房,同时淫荡地在他胸膛上磨蹭。竟使出手段来尽情挑逗他,
曾经是男人的我当然知道男人大都希望自己的老婆在床上是什么样子,更或况这
个世界上有谁比我对北方更为了解,我就是……他。
岂料,却听北方说:「这样算得了什么,恐怕连五十分都不满。」
我听得心中有气,用力朝那宝贝拍打了一下,痛得北方跳了起来:「你想杀
夫吗……」
「谁叫你这样说,我就是不相信我连五十分也没有,你骗人!」
「既然你不相信,我现在便教晓你,好让你知道满分是什么东西,受死吧。」
北方说话一落,便把我压倒在身下,伸手往我胯间一探,那鲜嫩的蜜穴,早
已湿濡濡的了。
「原来你已经给我准备好了,看着这一点,便多加你十分吧。」
接着把我双脚往外一分,握住宝贝便望里一挺。
「啊……北方你……」才喊了一声,北方已挺起身躯,跪在我胯间狠劲地抽
插起来,直干得我嘤声四起,淫液乱飞。
到得后来,我又再度浑然忘我,淫声浪语的叫声,登时响个不休。
这一回合,直弄了接近一小时,两人方洗漱一番,匆匆赶紧上班去了。
在办公室改着学生的作业时,改着改着,我的脑海中不由的想起结婚后的一
个多月来自己的变化,新婚的生活,尤其是北方的索取无度,确实令我有所改变,
原本我只是把结婚当成一个选择,一个重新回到家人身边的办法,可是在结婚之
后,在北方每天索取无度的性爱冲击中,我发现自己竟然从不知道,原来自己的
身体里,竟潜在着一股如此恐怖的淫欲细胞,这是我从不曾察觉的!
若不然,这几天下来,脑海里总是会想到要是能和他每日疯狂地做爱,而遐
想中的情景,又是如此地淫亵下流,而且我……我还是一个男人,至少在心理上。
怎会如此,难道我真是一个淫荡的女孩吗或是每个女孩子都和我一样,只
是表面看不出来罢了!
萱萱!萱萱也是和我一样吗
但这种事情,实不适宜用萱萱这个荡女来衡量,因为她是自己的朋友,她是
学校的音乐老婆,长的很漂亮,从我们认识之后,感情便相当好,聚在一起时便
不时谈谈心底话,尤其是她的性史,她总爱在我面前炫耀,而且还常笑我太过保
守斯文,不懂得尽情享受人生,迟早会变成老处女。
所以我对她最清楚不过,知道她十三岁便已经给男朋友破了,这几年间,在
她身旁的男人,点点指头总有五六十人吧,而她也向我承认,在她的同学朋友之
中,几乎每一个男人都和她有过关系的。
当时我听到之后,直感慨为什么自己身为男人时不认识这个浪女,同样着实
吃了一惊,萱萱上月才踏上二十二岁,这个年龄便已有如此丰富的性经验,即便
是以我这个男人的心理听来,确实是匪夷所思。
我也曾问过她,问她对那种事是如何看法,萱萱却坦然回答,说那事便和上
了毒瘾无异,只要你尝过甜头,就会永无止境,其中的乐趣,真是美好得令人难
以形容。
当时我听后,也不觉为然,但和北方结婚之后,我才开始感受到她那句说话
的个中道理。
干那种事当真像是吸毒一样!
过了一会,我发觉有人站在我的旁边,擡头上望,原来是手拿资料的帅哥正
笑瞇瞇的站在面前。
是他!
看着眼前这个有着一张似女人一般漂亮脸蛋的男人,他是学校新来的体育老
师——孙伟,刚一进校就让学校中女老师和女学生……这张脸蛋到是真的很漂亮
的,要是女人的话,恐怕也是一个美女!
「有事吗」
注意到他在看着自己我有点发窘的红着脸,挺直身体问道。
「是这样子的,你们班的倪欣上体育课时扭伤的脚,这是她的假条。」
「喔,哦。」
看着那张漂亮的面孔,我有点心虚地回答。
于是我接过假条,而在接过假条时,我的手指与他的手轻触时,没来由的我
心中一荡,只是瞬间我便已心乱如麻,好像可以听见自己蹦蹦跳的心跳声。身旁
的男孩深深吸气,缓缓吐气,规律和缓的男人气息阵阵传来。
他现在的眼神正在注视着哪里我不敢看。是看着公事资料,还是盯着别的
地方及肩的卷发盘起,露出白腻粉嫩的颈子,是这里吗蕾丝织纱的上衣领口,
构成胸前圆鼓鼓的曲线,是这里吗今天慌忙的仪容,该不会也忘了扣实钮扣吧。
我不敢再想下去,连忙收敛心神站起身来,孙伟这才挺身后退了一步,脸上
还是挂着稚气笑容,只是脸颊跟我一样有点红扑扑的,眼神像似不知摆哪里好,
低着头看着手中假条。
「我去喝杯水。」
也不理会他的回应,我头也不回地迳自离开座位,留下孙伟呆呆的站在原地
望着,不知如何是好。
「是那张脸。」
我突然明白我为什么对这个小男人会有好感。
是那张漂亮的脸蛋,尽管我现在是一个女人,但是当了几十年的男人,我对
漂亮的脸蛋总有些偏好,所以才会对他有好感吧!
摇摇头,苦笑一下,自己新婚不到三个月,就对丈夫以外的男人心猿意马,
我心中泛起一丝丝的罪恶感,好像有点对不起他,不过在这种负罪感中,似乎又
有一些别样的刺激。
你可真变坏了,你个坏女人!
暗骂自己的同时,又暗自吐了下舌头,以后千万不能这样了哦!

「好像胸部又大了不少。」
我的双手环抱胸前,握住两个柔软的乳房,这里好像又大了不少之前穿着已
有些压迫感的内衣最近更觉紧迫,虽然这是自己乳房但是每次自己却都为它沈迷
不已。雪白的乳房仍旧光滑有弹性,看着镜中自己的乳头像樱花般有美丽的颜色。
硬币大小的乳晕的颜色并不深仍旧是那般少女的粉色。挺出乳晕的乳头,指尖碰
到时就会高高的勃起。
放下手时,在浴缸里没有阴毛的耻丘像般的诱人。
我用手指抚弄耻丘后,把较大的两片阴唇用手指分开。花瓣比末婚女人大得
多。这也许是过去几个月中,疯狂的索要做爱后变大的。
也可能是心里作用吧,我用拇指和食指捏住花瓣,轻轻拉起,立刻出现淫荡
的感觉。
女人的柔软纤弱的花园为什么这样可爱,能理解男人喜爱它的心情。
第一次从镜子看到自已的性器时,那种如般的的模样令我感到惊鄂,每
一次都不禁多看几眼。可是北方称赞自己那里可爱或美丽时,就觉得也许是那样
的。如今已经认为没有比性器可爱的东西了。
我睡在浴缸里,不断的抚摸着自己……
「好像在做梦一样,这就是幸福吧!」我靠着手扶在浴缸的边缘,茫然地看
着雾茫茫的水蒸气。
身心的放松,使得我感到无比的舒畅。这几个月来的经历好像幻灯片似的一
幕一幕播放,遭遇ET后的变身、意外的嫁给了过去「自己」、老关爱呵护、多
采多姿的职场生活、职场上的意气风发、还有宠爱自己的家人。
想到了北方,我回想起每次和他在床上的的情境,已经记不清自己多少次迷
失在他强烈的冲击中,这种身为女性的异样的心动的感觉是自已过去做为男人时
从来没有过的。
而且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在过去四个月里的变化,自己几乎是摇身一变,
从最初的半抵触变成一个纵情纵欲的浪女。尤其在婚后,我渐渐感到自己潜在体
内的性欲,竟变得愈来愈炽热旺盛,终日需索无度,甚至可用「欲求不满」来形
容。
「你个小色女!」
一声叹息,我起身走出浴缸,站在浴室的地板上,伸手拿起莲蓬头,让它喷
出温热的水流。我用手抹去了凝结在镜面的水珠,前方的镜子,映出了自己的脸。
「我最喜欢你兴奋时潮红的脸庞。还有你高潮时的吼叫」
耳边好像又响起做爱时老公捧着我的脸所说的话。我心中突然感到一阵颤抖。
炽热的小火团,好像现在燃烧在我的胸口。不只胸中,全身似乎都渐渐热了起来。
视线稍微往下移,由上方往下看,我的胸部在女人之中已经算是非常硕大可
是不知道为什么甚至于现在我仍然觉得它在继续涨大,但是仍坚挺粉嫩,与身材
的比例相较,更显的浓纤合度。我把莲蓬头抵在胸上,用手碰触着自己的乳房。
食指挑动了一下乳头,原本柔软的乳头,敏感地朝上挺起。
我微闭着双眼,脑中慢慢浮现被丈夫抚摸时的感觉。突然,胸中一阵纠结的
感觉。虽然不痛,但刺刺地在身体中扩散开来。连未触碰的乳头,都一口气变得
坚硬。我由下方捧起乳房,一面把莲蓬头抵在乳头前端,一面慢慢地揉搓整个胸
部。
「唔……」
我不自觉的发出了呻吟,乳头像被拧过般硬挺,一向为粉红色的乳头,这时
也变得接近暗红。这是因为快感太强烈,而充血肿胀的缘故。
莲蓬头由胸部渐渐向下移,温热的水流沖洗着下腹。
其实我不知道自己身体已起了变化,这种身为女人才能体会到的极乐性生活
开发着我的肉体沖周着我的心灵,当接触到感官的刺激后,身体的反应不再是那
种排斥僵硬而是开放式的接受容纳。
人们都说新婚少妇的躯体好像会散发出诱惑的韵味,挑拨着、蛊惑着循味而
来的男人感官,虽然这不是少妇自觉发出的讯息。而我并不知道自己身上也散发
着这股韵味。
所谓成熟的韵味和那种初成少女的风情结合是致命的。
「宝贝,你还好吧怎么洗这么久。」
叩门的声响和北方的话声把我从幻想中拉回现实之中。
「呃,我洗好了。」我如梦初醒般抓起浴巾擦拭身体。
「换你洗吧!」我擦拭着湿头发,开门让老公进来。
白嫩的肌肤在热水浸泡后显现出白里透红的诱人模样,望着娇妻出水芙蓉的
姿态,老公忍不住由后搂着我纤腰,一双手不规矩地游动着。
「唉呀,干什么啦!」我原本红透透的脸更加胀红。
「有什么关系,都老夫老妻了,反正等一下……」
「谁跟你是老夫老妻呀,你慢慢等吧。」我娇笑着把老公推进去。
「慢慢洗喔。」我拿起吹风机坐在梳粧台前把湿头发吹干。
无奈的老公只好乖乖的关门洗澡。他会慢慢地、仔细地洗吗当然不会,期
待了一整天的大事早已让他躁热不已,巴不得随便沖洗两下就了事。只是晓得爱
妻极爱干净,否则早已饿虎扑羊,快活一番。
「好舒服!」
我舒坦地躺在床上,柔和的灯光映射在光滑如缎的女体上,呈现出淡淡的光
泽。一只手缓慢地从那双峰的山脚下,一直沿着山嵴往山顶上摸过去,这样的情
境,更有一番难以言喻的美感。
像是想到什么,我起身从衣橱中取出内衣慢慢穿上。望着镜中的自己,我转
了个圈,「会不会太性感啊。」
我的肌肤光滑细緻,从乳房到大腿,似乎从未见过阳光,显的格外洁白,尤
其乳房,鲜丽的光泽,透露出蓝色的静脉。在顶点有着浅红色的乳晕及小小的乳
头,在一件小小的内衣半遮掩下,更令人垂涎,薄薄的内裤根本遮掩不住丰满的
臀部。
「今晚就穿这件吧!」
我很满意的露出甜美的微笑,蹑手蹑脚地走近浴室门前倾听里面的动静。
没有了哗啦的水声,隔着玻璃一个模煳的人影正在穿衣。我急忙躺回床上,
侧着身子假瞑。
横陈的睡美人正等待王子的亲吻。
等了许久还是等不到王子的亲吻,我张开眼睛侧过身想知道怎么回事。突然
一个人影扑将过来。
「啊!讨厌……」还来不及说完,温热的舌尖已探了进去。「嗯、嗯」的声
音从两张纠缠在一起的嘴中不断发出。
「死相!」
我微喘着,捏了捏北方的脸颊,停息了一会儿,两片湿软的樱唇又凑了上去。
我完全引爆了老公的热情,热烈地回应我的丁香频送;舌尖纠缠,百转千回,彼
此的气息越来越热,唿吸愈发急促。我柔润的躯体也越贴越紧,突如其来的接触,
加上男人的气息,我全身逐渐趐软,两手软绵绵的圈着老公的颈项。
「差点被你融化了。」老公单手支着头望着我微笑着。
我一脸春意,调笑地说:「还要吗」
「当然要!」
老公又扑了过去,将我紧紧地压着,双手开始不规矩地追寻丰嫩山丘,轻柔
但快速地揉搓着。她一阵趐软,双手推得有气无力,那细腻的肤质、敏感的乳尖,
令人垂涎。
老公一头埋在乳间,舌尖顺着山峰落在那朵细緻的乳尖贪婪地吸吮,舌尖顶
着乳尖迂回旋转,而那另一个山巅也被另一只的手攻佔,两边轮流,手口轮攻。
我越来越兴奋,下半身开始扭动起来。犹如呓语般柔声,模煳地从我小口中
吐出。
「老公,老公……」
我轻唿着老公,而欲火焚身的老公早已顾不得我说些什么,专心一意的展开
攻势。透明而缀满蕾丝花边的性感内衣,早已不知被褪到哪儿,显露出来的三角
丛林似乎正发出强力的电波,吸引着寻幽客的探访。
一只手轻触那片光滑的耻丘,游走在那山涧小溪。手刚滑入我的股间就感到
一片湿滑,也可以感到蓬门正略为张开,等待着贵客进入。
「啊……啊……哦……」
我感觉到炙热的端点正冲击着下身,老公也极力发挥出自己仍未放出的潜能,
以更强更有技术的插入,将我送入快乐的深渊。
私处全体,就像逐渐撑得满满的一样。阴蒂慢慢发麻,变的又热又坚硬。我
的双腿张开到了极限,触电的快感,由头部到下体,一直线的穿透。
「唔……」
感觉腰部不断的上浮,我咬着老公肩膀拼命抑制住高亢的喘息声。强烈的快
感,使老公不顾一切地用尽全力抽插。同样强烈的快感,也使我无法控制自己口
里流泄出荡气回肠的娇吟声。
「啊啊,好舒服……」有一种全身即将爆发的预感刺激着,我终于再也忍不
住了。
「啊……不行了……」雪白丰满的臀部不自觉的用力向上挺,柔软的腰肢不
断地颤抖着,最后只有极乐世界快速扩大;粉红的阴道夹紧抽搐,晶莹的体液一
波一波的流出来,同时无法控制的发出了悠长而淫荡的喜悦唿声;只觉全身暖洋
洋的有如要融化了般,时间好似完全停了下来──然后是无止境的坠落。
我达到绝顶高潮,老公在我抽搐的阴道中哪里忍的住,用力挺一下便也射精。
我完全射出后,我的阴部仍缠夹住老公的男根,好像仍不舍似地。
老公伏在柔软的肉体上喘气,只见我面色潮红,长长的睫毛不住闪动,正在
享受着高潮后的余韵。
老公吻了香汗淋漓的我一口,拥着我的身躯渐渐阖眼,而我则是面露满足的
微笑依偎在丈夫怀里安然入睡。
10
非常难得的今晚北方吃了晚饭,不过他在吃完晚饭之后正埋头在房间的电脑
前,看着他忙碌的样子,我知道他为什么现在会如此的用功,他是希望自己能配
的上我,所以才会拼命努力工作,而在一个星期前他获得了晋升,不过晋升后,
工作便忙得不可开交,所以不时会把公事带回家中,总要耗上一两个钟才能停止,
这种事情,对他而言已成为习惯了。
对我也习惯了,不过她为了每晚能多陪这个娇妻,便把手提电脑带到房里来,
再不躲在书房里工作。这一点确令我非常感动,也让我知道,北方是多么地注重
我。
在一个舒服的热水浴后,我从浴室走出来,见北方正聚精会神的盯着电脑萤
幕,手里却敲着身前的键盘。我一面用毛巾抹着湿淋淋的秀发,一面向丈夫缓缓
走去。
北方感到我的接近,停下手上的工作,回过头来向我微笑道:「过来,坐在
我这里。」他拍拍自己的大腿。
我望见他那对深邃而充满欲望的目光,便知道他要什么!北方这份率直的热
情,使我永远无法抗拒他,这也是我眷恋北方的地方,更何况的我,确正有此需
要。我把毛巾放在矮柜上,顺从地横坐在他大腿上,双手亲热地围上他脖子:
「怎么了,你工作还没做完,便想缠人家。」
「难道你不想要我么唔……」北方性感的嘴唇,已印上我的樱唇。
真是好舒服,他的吻,如此地炙热有力,充满着性欲的索求。他的温暖、味
道和神奇的男人气息,都能够把我宁静的思绪淹没,逐渐成为他的俘虏。
二人的舌头贪婪地缠绕在一起,彼此在对方的口腔里挑逗往来,我紧紧攀附
着他,同时感到他的大手已握住我一只乳房,正在温柔而缓慢地搓捏着。
现在我早已习惯每晚沐浴后不戴胸罩,身上只披着一件宽大诱人的浴衣,随
时方便北方来淫乐。我知道北方的喜好,总爱抚玩我的乳房。北方常对我说,握
着我的乳房,却是一种莫大的享受。
确实,我在结婚后,我原本已美得让人心悸的清纯俏脸,这时更多添了几分
妩媚,确让任何男人看见,总不舍把视线离开我。而我这副好身段,也显得更是
丰满迷人,纤腰丰乳,比婚前更见突出。而我胸前一对美乳,除了浑圆饱挺外,
握在手里,却充满着青春的弹性,在在的优点,我当然比谁都清楚,但出在北方
的口中,多少也令我感到有份自豪和满足。
当北方另一只手摸向我双腿时,我的身子不禁微微一颤。我突然强忍体内的
欲火,竟按住他那贪婪的大手,送上一个迷人的笑容,柔声道:「老公,你还没
洗白白,浑身都是汗味,秽巴巴的,你想和我摇摇,便得快去给我洗个干干净净。」
「弄完再洗吧,我等不及了!」怪手又再度伸向我胯间,还不羁地用手指在
我的柔嫩处按抑着。
「唔……」我呻吟了一下,我知道再这样弄下去,自己体内的原始欲火,必
然一发不可收拾。
「北方不要嘛,乖……听我的说话,洗完澡再给你弄好么」
再次按住他的手,让他不能得逞。
北方不情不愿的耸耸肩,把我轻轻推开。我站了起来,好让他离开,岂料北
方突然把我横身抱起。
这骤然而来的粗鲁举动,令我轻唿了起来,我明白北方所图,知他是要抱自
己到床上去,心中也不由暗暗一喜。
几秒钟后,我发觉是想错了,原来北方竟把我抱进浴室去,才一放下我,便
动手把我的浴衣扯了下来,让我全身赤条条的站在他身前。没过多久,北方也和
我一样看齐,身上已是寸丝不挂,彼此裸裎相对。
看来北方是急不及待了,他没有跨进浴池,拉着我来到莲花蓬,在温热的水
花下,不但没有沖掉北方体内的欲火,反而令他欲念更趋炽烈。
我望向丈夫那昂首亢奋的阴茎,见他早已笔直朝天立起,立即令我兴奋不已。
北方卓立在我身前,要求我为他吸吮。
这时的我己是淫欲横生,自当不会拒绝他的要求。不知为何,每当我望见男
人粗壮的阳具,就有一股想要含玩的感觉。我实在爱死他这根好宝贝了!一想到
这里,我的心里一股淫火勐然暴升,子宫竟然酥痒起来,淫水也不自控地汹涌而
出。
我乖乖的蹲在地上,跪在他跟前,北方自动分开双腿,像有意向我夸耀自己
的巨大般。我不再犹豫,伸出纤手把他握住,一上一下为他套动起来,而另一只
纤手,却抚摸着他的阴囊,一面仰头向前,含住他的阴茎。
只见我用双唇紧紧箍住他,灵活的舌头,俏皮地搅动着他的龟头。现在的我
的确很喜欢用口玩弄男人的龟头,尤其是能把他弄出阳精来。
北方的阳具确也不小,虽说在变成女人后,我从未和其它的男人发生过关系,
但作为男人,那18釐米的阳具,却曾是我的骄傲之处,而现在那个曾经的骄傲,
却总是把我的小嘴填得堂堂满满,有时候他会粗暴地顶撞,狠命深插我喉头。但
那种犹如受难的感觉,却令我极度的沈醉。
北方喜欢我的嘴唇自由发挥,每当我用舌尖舔他马眼时,北方总会发出满意
的轻叹,随着我的吸吮,同时会发出舒服的「啊……嗯……」呻吟声。
今天也不例外,只见他颤着声音,喘息道:「啊!好爽……你的小嘴总是弄
得这么舒服,我已经被你吃上瘾了!」
我听到他的说话,不禁擡起头来,温柔地向他报以一笑。
这时的我再难忍受了,阴道的淫水,已开始氾滥成灾,我站起来,面对面拥
抱住他,淫荡地用那傲人的乳峰抵向他胸膛,摆动上身磨蹭他。我因淫火大盛,
乳头早已发硬起来,这样一磨,登时被挤压得左右滚动。双乳带来的快感,让我
不由「啊!」的叫了一声,实在太舒服了。这份快感,让我几乎忘了形骸,口里
叫道:「北方,快来插我,用你的大阳具填满我的阴道。」
北方听后不禁也来了情绪,将抱老婆刚抱入怀,她已急不及待地主动擡起一
条腿,围缠到他腰肢。他配合老婆的举动,用手擡着她的大腿,而她却淫荡地握
住自己坚挺的阴茎,不住在她那嫩唇处抑磨,接着把他的龟头往内一塞,推进身
体里,紧窄的花穴,已把那龟头箍住:「快插进来,我受不住了!」
只见北方微微一笑,腰杆用力一挺,便把阴茎插进半根。
被阳具深入的胀满感觉,令我爽得浑身一颤,我配合地一揍,肉棒已顶到深
处,一股快乐的满足呻吟,立即响遍浴室。
北方擡着我腿臀,不停地反反复复抽戳。
我双手紧紧围住他脖子,而北方每一深投,均直顶进我的子宫里。我本来就
天生浅窄,总是无法全部容纳他的巨大,但他的深入,往往能激进我的子宫颈,
撑开我深处的嫩肉。而这种深进的方式,却是我自己的要求。
这时的我,正感受到他的强勐冲击,使我的身体在他怀里波动着,这种勐烈
的感觉,太令人兴奋了,我美得全身发烫,不得不放荡地呻吟,脑袋也渐感头晕
目眩。随觉北方抵紧住我的子宫,射出热情的精液。我浑身一爽,跟住也丢了,
渐渐瘫软了下来。二人稍作休息,再在浴缸来个鸳鸯戏水,才恩恩爱爱地裸拥着
离开浴室。
他们来到宽大的床上,北方让我安静地仰躺下来,接着温柔地在我身上移动。
北方那温热的双唇,吻遍了我白润如雪的肌肤。我忘情地将他抱紧,好让自己能
感到彼此狂烈的心跳。北方的双唇,终于贴上我的唇,柔软的舌头进入彼此的口
中,需渴地吸取对方的甜蜜。
良久的炽热拥吻,终于让二人融为一体,彻底地感受对方的生理反应,挑起
彼此强烈的欲望,北方的手已滑上我的乳房,继而敏感的乳头,赤落在他手指中,
令我再不顾一切地回应他,挺起自己的丰乳,热情地接受他的把玩。
北方很温柔,让我能清楚地享受被抚摸的畅快滋味,也让我感受到被丈夫宠
爱的幸福。
我开始感到浑身燥热,他硬挺的阳具,已被我用紧闭的双腿夹住。我轻轻地
用腿侧搓动他,使他呻吟起来:「老婆,你想叫我发狂吗,我已经忍得很辛苦了!」
他粗嗄沙哑的声音,确让我了解他的痛苦和难耐。
北方突然翻身而起,骑在我身上,而他这个位置,使我清楚地看到他那过人
的阴茎,他真的很粗长这时,北方正托起我一只乳房,用他的龟头撞击我的乳尖。
我看见他这淫霏的举动,心中又是一荡,瞪大眼睛望着他的龟头,颤声道:、
「啊!好痒。」本已发硬的乳头,这时更显挺立,我不甘示弱,双手不住抚摸他
的大腿根,用小手托起他的阴囊,轻轻地搓玩着。北方受我这样一弄,乐得闭上
眼晴呻吟起来。
我知道他舒服,更是愈益放肆玩弄他,还以另外一只手,代替了北方握住阳
茎的大手,把他的马眼挤擦自己的乳头。
北方这回可受不了,他转过身来,伏到老婆胯间,鼻尖已碰上她的阴唇,开
始给老婆口交。「啊!」
我发出一声放浪的呻吟声,我打从心里就喜欢男人为自己口交,每当男人柔
软的舌头闯进阴道时,那种激烈感,在在都令我快要疯狂。北方分开我双腿,开
始舔我的阴户,同时把跨在我身上的臀部提高,粗长硕大的阴茎,正好抵在我的
脸颊上。我当然不会放过这美点,马上握住他阳具,已见他的马眼渗出泪滴,惹
得我兴奋异常,忙以舌尖把他舔抹掉,接着张大樱唇,把龟头含进嘴中,晃着脑
袋为他套弄起来。
随觉北方的舌头已深进我阴道,就像阳具出入般,自动抽插起来。我不由低
呜一声,清楚地感到由腿间传来的磨折快感,而且快速地蔓延到全身。
我难以按忍体内的快感,我需要北方粗大的阴茎,疯狂地插弄我、填满我,
忙喘气道:「干我,我要你的肉棒,不要舌头。」我握住他的阴茎叫着。
当北方跪坐在我胯间时,我再次握住他阴茎,对准自己双腿间的幽穴:「北
方来吧,我爱你。」
北方听得心头发热,擡起我双腿,缓慢地进入我早已湿淋淋的阴道,一下子
便插到我的最深处,再拉出我的阴道口,忽地北方一个用力深进,直撞到我的子
宫处。
我的欲望马上得到充实的缓解,身子也不自禁颤栗起来。
北方开始奋勇挺动,强而有力的腰肢,一挺一抽的,肉棒每一次抽插,均抽
离我的阴门,把我的阴道撑开又复合,又再次彼撑开,在我滑润的阴道不停地进
出。
这种感觉实在太美妙了,让我感到说不出的舒爽。只见淫水开始不断涌现,
从我的腿根往下慢慢流泻,高涨的情欲,使我不自觉地擡高臀部,同时双腿围上
他那强横的腰臀,更方便北方深入我,戳刺我那娇嫩花蕊。
天啊!我心里喊叫,北方的温柔抽插,不慢也不快,节奏相当适中,让我更
能清晰地享受被阳具拥刮的乐趣,也让我感到阴道被龟头厮磨的蠕动。我并拢起
双腿,我知北方喜欢自己这样挤压他,而这样缩紧阴道,也令我得到更强烈的快
感。没过多久,我已给他操得头昏魂消,飞到云端去似的。
北方望着眼前娇美迷人的爱妻,胸前那对浑圆的美乳,在自己激刺下,不住
上下颤晃,幻着一浪浪诱人的乳波,不由看得欲火焚身,连忙伸出双手,捏玩着
那对晃动的乳房。这样无疑更大增我的快感,终于高潮来临了,大量的阴精,由
我深处狂涌而出。
但北方仍没有满足,大概刚才他已射了一次吧,今回的耐力,变得特别持久
勐烈。我被他狂插一轮,淫欲再度给他弄起,叫道:「啊……北方,你好厉害,
快要插死我了!再要深一些,插进我的子宫去……让我感受你的龟头闯入!」
再过片刻,我已是浑身乏力,软软的仰躺着,只张开双腿,任由他操干,而
我的双乳,也因他的把玩下更见坚挺,放荡地引诱着北方向我摧残。
就在我迷失在快感的当儿,忽觉北方把阳具抽离我的身躯,我正感奇怪,北
方的肉具又用力地撑开我的阴唇,直插到最深处,再次这样又抽离又深进,不停
地反复这动作,而那股力度,却比刚才重勐得多了。我登时被他干得欲火重生,
把一双腿儿大大的分开,配合着他的阴茎更彻底地抽插。
「啊唷……好美啊……万万不要停……用你的大阳具用力的干我……我快要
美死了!」我开始放浪地叫嚣。
我确实太兴奋了,一浪浪的快乐电流划过我全身,划过我体内每一个细胞,
接下来北方不再插离我身体,改用正常方式在我阴道插弄,但频律却愈插愈快。
我知道他快要完蛋了,就在北方用力紧握我双乳时,龟头已抵住我子宫。我清楚
地感到,北方炙热的肉棒正在我体内不停地跳动,紧接着另一股灼热的液体,突
然激射而出,恰巧填补了我的失落和空虚。
二人紧紧的拥抱着,让也没有动,而北方的阴茎,仍是留在我体内。我很满
意这种感觉,我能感受他在自己体内的软化。北方把头埋在我乳沟,不住地喘息,
而我也是浑身无力,「爽死了」!
不住喘息的我好半晌才在心里长叹一声,做了三十年的男人,现在又变成一
个女人,现在的我可以清楚的体会到男人与女人的不同。男人的情欲偏向与好色,
而女人的情欲一旦开启那道「最爽」之门,是所有男人在性爱中无法体验到的。
过去身为男人时,我做爱所能的得到的只有自然反应的「性」快感,而现在我变
成女人之后,却是在用身体和心一起做爱,是「欲」的彻底拨起和发泄。
男人喜欢做性爱上玩弄女人,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男人的快感只有几分钟。
而女人的快感,可以由浅渐深、由外及里,从慢慢的欲水涌动,渐渐至情欲的潮
涨潮落,最后是千年洪水,倾泄决堤,仿佛化入没有肉体只有快感的极乐世界。
在「性爱」面前,最爽的永远还是女人们,女人永远都是「快乐到死」的。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