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忍者之奈良鹿丸4

鹿丸在心中暗贊一聲,心神一動,雷域中的暗影之雷馬上發瘋似的狂閃而出,根本就不給三女思考的機會!
鋪天蓋地的雷柱一湧而出,雛田她們馬上臉色一變,數量太多了,雛田馬上再次張開太極守護,一道道的把雷域引導至身旁炸開!
“岚遁-查克拉吸收!”井野卻是微微一笑,手印連續打出,所有雷柱都被井野吸收,甚至轟向雛田手鞠的也全部被井野吸收!
“嘻嘻!還你!岚遁-忍術返回!”井野隨即嬉笑一聲,被井野吸收的數百道雷柱瞬間從井野手中,全部爆射回鹿丸所在!馬上轟炸在雷域上!
“沙遁-大沙瀑之術!”
手鞠適時出手了,印落,雷域所在的地面,馬上全部化成沙子,隨即塌陷下去!
吱吱~轟!
井野的岚遁加上手鞠的大沙瀑之術,鹿丸的雷域不得不宣告被破,鹿丸的身影也砰一聲在原地消失!
“在上面!”雖然不能看清鹿丸黑袍下的身形,雛田還是能夠憑借白輪眼迅速捕捉到鹿丸的身形的,馬上提醒手鞠井野道!
“影忍法-雷霆灌均!”
鹿丸低喝一身,身體中馬上爆發出很多的粗大雷柱,交織著對地下三女轟落!無數漆黑的雷電給人世界末日一樣的感覺!
“嘻嘻!還敢來!岚遁-查克拉吸收!”井野再次嬉笑一聲,岚遁再次使出,本來輕松的臉上馬上疆住,井野發現這次的雷電她居然吸收不了!
雛田馬上發現這一點,不由大驚,馬上來到井野身邊,看到雛田動作的手鞠也迅速靠近!
“柔拳-守護太極!”
嗡~超過百米的巨大太極圖案在雛田腳下疑聚,雛田雙手緩慢的揮劃起來,給人的感覺卻是無比迅速,所有的雷柱,全部都給雛田接下,牽動到一旁,除了三女所站的地方外,百米開外的地面全部被轟出巨大的深坑,龜裂蔓延千米!
身子一晃,雛田就欲倒下,手鞠馬上把雛田扶住,臉色難看的看著上空的人影,臉色瞬間卻是轉為驚喜!
“鹿丸…”手鞠井野兩人同時驚喜的叫出身來,臉色本來有些難看的雛田,聞言看到空中緩緩飛下的鹿丸,見到那雖然改變了許多還是無比熟悉的臉,驚喜之色馬上浮現臉上!
“雛田!你沒事吧?”鹿丸心疼的看著雛田,說真的鹿丸一開始還真沒想到雛田能夠接下自己的雷霆灌均的,要知道!那可是性質變化的超S級忍術啊,就連井野的岚遁也吸收不了!
“鹿丸…”
沒有回答鹿丸的話,雛田喜叫一聲,馬上撲入鹿丸懷中,感受鹿丸身上那熟悉的味道!眼淚也止不住的流了出來,喜極而泣!
井野手鞠雙雙一見,馬上也顧不得的飛撲進鹿丸懷里,用力的擁抱著鹿丸!眼睛都是微微泛紅!
用力的懷抱住雛田井野手鞠,鹿丸也沒有出聲,懷抱三個美女,鹿丸心中出奇的沒有一絲邪念,只是靜靜的擁著少女,感受著她們對自己的思念跟愛意!
兩年半來,鹿丸也是極其想念雛田她們,離開的時間里,鹿丸甚至都沒有再泡上什麽美女!鹿丸都不知道自己怎麽過來的!
唯一可喜的就是自己的實力真正的得到了歷練,如今鹿丸會的超S級忍術,可不是一個兩個那麽簡單!比如剛剛的雷霆灌均!是屬于暗影之雷的!
暗影之金木水火土!鹿丸也是各自研創了一個忍術!分別是金屬風暴、魔鬼森林、水的則是結合風的冰封千里、火神降臨、大地詛咒!每個忍術都足于摧毀一座城市、或者一個忍村!都是屬性性質變化的超級忍術!或者叫禁術!
最讓鹿丸驚喜的還是暗影之木,性質變化施展出來的魔鬼森林居然可以吸收所有生物的生命力,返還給鹿丸!這也就是說,鹿丸的生命將得到最大限度的延長!
“雛田!井野!手鞠!我們回去吧!回木葉!”一會鹿丸才輕輕的拍著三女的背柔聲道!

踏進木葉村,迎面而來的卻是所有村民們恭敬的眼神,不過卻不是看向鹿丸的,而是看向環繞鹿丸身邊的三女,兩年半來,她們已經在木葉得到了很高的威望!
而且個個看著鹿丸竊竊私語,無非說一些雛田他們怎麽會跟鹿丸走在一起,鹿丸微微一笑,也不理他們,直接朝火影大樓而去!
嗝吱~房門打開,鹿丸馬上見到更加年輕,端麗妩媚,雍容華貴,兼有色、香、韻三者之美,讓人傾倒的綱手在批閱文件,比手鞠溫柔,比小櫻成熟,比雛田開朗,比紅和禦手洗更接近日本的傳統女性的靜音就默默的站在邊上!
“鹿丸…”輕輕抬頭看向門口,綱手手中的筆驟然停在空中,看著鹿丸喃喃的道!
“綱手!辛苦你了…”鹿丸上前,看著已經溢出眼淚的綱手輕輕的道,隨即用力的把綱手擁進懷中!
“鹿丸大人…”靜音在旁也是驚喜的道,卻沒有上前打擾兩人,靜音雖然也很思念鹿丸,可是靜音更加清楚,綱手現在更加需要鹿丸的懷抱!
“死小子!終于舍得回來啦!”綱手緊緊的攬著鹿丸的熊腰喜極而泣的哭罵道!
“嗯!我回來了!”鹿丸同樣感觸良多的道,還是回木葉好啊,有那麽多自己心愛的女人!
回頭把靜音同樣拉進懷里,一會綱手才抬起頭投來,仔細的打量鹿丸,發現鹿丸比以前更加成熟了,也更加有男人味了,綱手剛剛從再次見到鹿丸的驚喜緩過來,馬上又覺得自己的身體發燙起來!
“綱手!你怎麽了?一下子那麽燙…”鹿丸馬上探手在綱手的額頭急聲問道!
“鹿丸!我…”綱手臉色一紅,越發滾燙起來,兩年半不見,綱手居然不好意思說要!
“呵呵…”鹿丸輕笑一聲,已經從綱手的眼中看出什麽,自己同樣也感覺到身下已經脹痛起來,當下低頭就深吻上了綱手!
“嗚…”綱手滿足一叫,隨即動請的跟鹿丸熱吻起來,絲毫不顧鹿丸懷里還有一個靜音,身后還有井野雛田手鞠三女!
深吻著綱手,鹿丸的雙手逐漸放開對兩女的懷抱,分別不老實的伸進綱手同靜音的衣服里面,撫摸那兩對更加豐?滿富有彈性的兩對玉兔!
嗚~
兩聲嬌呼聲同時響起,綱手靜音馬上身子發軟的無力掛在鹿丸懷里!

鹿丸融合完那麽多影子得到的力量增幅到那個方面上的后遺症,終于爆發!
鹿丸親膩地摟住綱手姐姐的香肩,吻上她的紅唇。一陣吸吻之后,她的呼吸開始急促,雙手也反摟著鹿丸的脖子,丁香軟舌更積極地向鹿丸口中的舌頭挑戰著。鹿丸的手趁機摸入綱手姐姐的上衣里,在她乳房上隔著內衣撫揉著,一顆顆的上衣鈕扣在鹿丸高超的技術下解開了,上衣跟著被鹿丸脫掉,接著內衣也逃不過被鹿丸解開的命運,將那渾圓、飽滿的大乳房隔著內衣輕輕撫摸一番,
揉摸了一會兒,再把綱手姐姐抱坐到床上,將她的裙子掀到腰際,脫下她粉紅色的小亵褲,這整個過程都在無言中進行,只是熱吻和愛撫。鹿丸貪婪地吸吮著紅唇,漸次下移到胸前,在高挺浮凸的乳頭上逗留了一陣子,再度流浪到綱手姐姐平滑的小腹,接下來分開綱手姐姐的雙腿,看到了一大片黑茸茸的陰毛,其中掩藏著一條約寸許的紅潤裂縫,嫩紅的小穴襯著漆黑卷曲的陰毛真使人垂涎欲滴。
鹿丸忍不住低下頭去,伸出舌頭,先舔弄著綱手姐姐的陰毛以及大腿的內側,最后舐上了那最敏感的陰核。啊!多麽柔美鮮嫩的小穴呐!鹿丸開始順著她的陰縫做起了性愛的前奏曲。綱手被鹿丸舔舐的動作刺激得打破她一直保持著的沈寂,浪叫道:“啊……啊……好美……哦……小穴流……流水了……啊……好癢……鹿丸……你真會舔……哦……美死……姐姐……了……哦……啊……師姐快活……死了……好……好舒服喲……小穴要……啊……要……升天了……樂……樂死姐姐……了……”
綱手姐姐的小穴,如浪花般流出淫液的泡沫,陰唇也顫抖地張合著,雪白的大腿緊夾著鹿丸的頭,一股腥濃濃的陰精隨著綱手姐姐初次的高潮來臨,由穴口直洩而出。她當然從未享受過舐吮陰戶的樂趣,是以在鹿丸舌尖的玩弄和挑逗下,既羞赧又亢奮地分泌出不少的淫液和陰精,感到是又新奇而又刺激,陰戶被舐吮吸咬得酸、麻、酥、癢,各種舒爽的感覺紛至沓來,淫水一發而不可收拾地潺潺洩出,溢得鹿丸滿嘴都是,鹿丸一口口地吸咽著,吃得是津津有味。
綱手現在已是陷于欲火如焚的激情中,小穴經過鹿丸的舐吮,騷癢難耐,極需要有一條大寶貝來插干,替她止騷止癢不可。因此,她也不再羞赧害怕了,無論鹿丸又對綱手姐姐作出多羞人的動作,只要能替綱手姐姐止癢,綱手姐姐都將願意接受。綱手淫聲浪語地說道:“好老公……求求你……別再挑逗……姐姐了……小……小穴癢死了……姐姐……你……要你的大……寶貝插……穴……快……快爬上來……插姐姐……的……小穴吧……”
鹿丸和綱手姐姐又再度嘴對嘴地吻在一起,用舌頭傾訴著彼此的愛意和憐惜。好一陣子,鹿丸挺著那條了大寶貝,對準她的穴口,磨了一會兒,慢慢地插入陰道。綱手有些疑慮地道:“老公……你的……寶貝好大……你要輕輕來……慢慢地干……好嗎……”
鹿丸答應綱手姐姐的要求,大寶貝一寸一寸地往里插,好不容易進了大部份,還有約一寸多留在外面,為了讓大寶貝整根插到底,鹿丸抬起了她的雙腿,略一用力,終于干進了她的穴心深處。此時鹿丸覺得一陣的緊密感,小穴心也不停地抖著,不停地吸著,鹿丸知道這樣的入法,對她來說會比較舒服一些。鹿丸開始施展鹿丸千錘百練的床上功夫,淺插深搗,磨轉逗弄,吸乳吻唇,搞得綱手姐姐舒爽地叫道:“啊……哦……鹿丸……好美……舒……舒服……啊……你真是個……會插穴……的弟弟……姐姐的浪……浪穴被……你干得……好舒服啊……大寶貝弟弟……哼……哼……小穴好爽……啊……快用力……干……干小穴……啊……啊……”
綱手姐姐的浪叫聲越來越大,鹿丸見她屁股越搖越快,連連頂挺的幅度也越來越大,鹿丸也由慢插深操改為直搗黃龍,每一下都來重量級的狠干猛操,又深又強。綱手姐姐也爽得叫道:“啊……好硬的……大寶貝呀……哦……好爽……哼……哼……用力頂……快……插死姐姐……小穴美死了……啊……快插……求求你……用力干……弟弟……插翻姐姐的……小浪穴……啊……對……那里癢……啊……小穴洩……死了……好相公……你真……能干……快……用力插……小穴要……要洩……洩了……啊……啊……”
兩人同時達到高潮,綱手連著洩了三次,軟綿綿地躺在工作台一抖一抖地顫著,過了好一會兒,綱手姐姐才又蘇醒了過來,開口嗲嗲地叫了聲:“鹿丸……還有靜音她們呢,快去吧。”
此時的靜音主動的送上了香唇,與鹿丸嘴對嘴的熱吻走來。鹿丸見到靜音主動的與他熱吻,他也跟著在靜音身上放肆的撫摸起來。他把手伸進了靜音的上衣里面,撫摸起靜音那對豐滿的玉乳,感到很柔嫩舒適。他是越摸越來勁,大力的揉摸著,把一對軟軟的玉乳,揉摸得慢慢的堅挺起來。
鹿丸摸起趣來,用手指頭在那對如同葡萄般的乳頭,由輕而重的慢慢捏揉著。靜音被捏得如同生病般的「嗯」、「哼」、「嗯」、「哼」、「哦」、「哦」、「哎」、「哎」的呻吟起來。鹿丸觸摸那對粉乳,那種異性肌膚撫摸的暢感,如同電觸般的周身起了陣陣的舒暢,舒暢的他無限的興奮。他的手也慢慢的往下摸去,已經把手由靜音的亵褲下伸了進去。
鹿丸伸進了靜音的亵褲,就觸摸到一堆雜草叢生的陰毛,在兩腿之間摸到一條濕淋淋的陰溝,在陰溝上方有一粒如同肉瘤似的陰核,而且還觸摸到了陰溝的中間有個小洞,洞里是濕濕的、暖暖的。每當鹿丸用手指在那肉瘤以的陰核磨了一下,靜音的嬌軀就顫抖一下,有時用手指往中間的桃源花洞插了進去,插到最里面碰了一顆肉粒,靜音整個人如同觸電般,一直發抖著。
鹿丸覺得他用手指在靜音的小穴磨著、插著,靜音好像這樣感到很舒暢的樣子。他也感到無此興奮,就這樣他一直用手指在靜音的小穴磨著,插著。漸漸的感到靜音小穴不斷的流出淫水。靜音被鹿丸磨插得嬌軀不停的扭動。周身不斷的顫抖著,嬌口中也斷斷續續的痛苦呻吟著:“哦……嗯……哼……哎……我……好癢……唔……好難過……嗯……哦……哎……唷……癢死了……老公……哎……呀……小音……受不了……嗯……哼……”
靜音大概真的騷癢難耐,自己迫不待急的脫得赤裸裸的,然后伸手就往鹿丸的大寶貝抓去。她抓起大寶貝,用那顆如同雞蛋似的大龜頭,往自己的小穴陰核上下磨著,磨得陰水發出「滋」、「滋」的響聲,她口中也發出暢快的淫叫聲:“哎……唷……真好……哇……真爽……哎……呀……好麻……哦……喟……好酸……哎……唷……喟……呀……美……美死了……喔……唔……麻死人了……哎……喲……哎……喲……酸死了……哎……呀……不行……哦……這樣還是……哎……唷……再癢……癢死了……哦……哦……”
靜音好像被鹿丸的大龜頭,磨得很騷癢,騷癢得非常難受,自己又主動的翻過嬌驅,把鹿丸壓在身下,她兩腿跨上了鹿丸的大寶貝之上。靜音左手握著大寶貝,右手扒開了自己的桃源花洞,將鹿丸的大龜頭,對準了自己的小穴洞口,然后慢慢的坐了下去。由于她的小穴已泛濫成災,一顆如同雞蛋般的大龜頭,已被她的小穴整個吞了進去。一根大寶貝進入她的小穴使她感到從未有的漲滿感覺,忍不住的哼著:“哦……好……好美……好……好大的……寶貝……插得……人家……好漲……嗯……哼……好……好……”她嬌口中連連喊好,嬌軀更是緩緩的往下坐去。
鹿丸一根大寶貝,已頂到小穴里穴心。大寶貝將整個穴心,完完全全的頂住,頂得靜音起了陣陣的顫抖被大龜頭頂得暢叫著,舒服得把自己的屁股大力的一上一下套動起來,把自己套動得咬牙切齒的淫叫著:“哎……唷……你的……大寶貝……哎……呀……實在……太好了……太大了……喔……喂……把小音的……穴心……整個頂住了……頂得小音……好……爽……哎……唷……喂……呀……大寶貝……老公……小音……好快活……哎……喲……好舒服……哦……喂……”
鹿丸被靜音這般的淫叫,那樣的淫態,周身神經起了無限的振奮,把他的那根大寶貝振奮得更加粗大起來。正在努力套動的靜音,也感到他的大寶貝,更加的粗大,把她的小穴漲得更美滿,把她的穴心頂得更酥更麻。此時她更舒服的、更加大力的套動起來,更加猛力的搖動屁股。
鹿丸此時感到有一股陰精往自己的大龜頭噴射著,射得整個小穴里濕淋淋的,而且那陣陰精沿著桃源花洞流下,流得他的大寶貝整個沾滿著靜音的淫水及陰精。此時的靜音出了陰精,已無力的趴在鹿丸的身上。正被靜音套動得舒暢無比的鹿丸,見靜音不動的趴在他的身上,他那根漲滿難過的大寶貝,還直挺挺的插在靜音的小穴里。于是鹿丸慢慢地把靜音翻轉過身來,又開始慢慢地抽動他的大寶貝,緩緩地一進一出的抽插著小穴。
本來就要出精的鹿丸,被靜音的陰精,猛烈的噴射,把他的大龜頭射得酥酥麻麻的,一時暢快的背髓一涼,精關一松,也把一股強勁有力的陽精,猛力的沖擊在靜音的穴心,把她的穴心,刺射得整人酥酥麻麻的暢快地昏死過去了。鹿丸飄飄然然的緊抱著靜音,享受那股出陽精的舒爽滋味,休息一會,才心滿意足的爬下身來。
在靜音不行后,手鞠率先而上,玉腿分開,熱情的迎上鹿丸!
在手鞠同樣軟倒后,本來想要轉移下一個目標的鹿丸卻突然懷念起手鞠身后那朵菊花來,二話不說,在手鞠的痛呼中接著再上!
接著才是雛田井野…
五女無力承歡后,鹿丸才放過她們,隨即鹿丸吩咐外面的暗部手下看好這里,(全部被鹿丸換成女的了!)身形卻化作一道暗影迅速潛向暗部總部而去,因為在那里,鹿丸感受到了不知火舞、神無、小樁、由美、卯月夕顏、多由也、金、夏日星眾女的氣息!家里也只有白跟井野媽山中早蕙在,鹿丸自然選擇人多的地方!
至于紅跟紅豆其他幾女,應該是出任務了不在木葉!
不出意外,眾女見到鹿丸迎來的是驚喜,隨即就迎來了鹿丸對她們的瘋狂!直到晚上,把眾女全部搞到無力鹿丸還沒能得到滿足,馬上轉載回家,就算只有白跟井野媽山中早蕙兩人,鹿丸也不放過!
直到最后射進井野媽山中早蕙的體內,鹿丸才最終滿足得摟著白跟井野媽山中早蕙沈沈睡去…
回到木葉三天,鹿丸才重新知曉了木葉現在的狀況,如今木葉的高級任務什麽的,可以說差不多都被木葉十色壟斷了!
至于同樣擁有準影影級實力的紅跟紅豆,綱手則是叫她們兩人低調一點,作為隱藏的力量,八雲也是!
特別是八雲,八雲如今幻術實力的強大,綱手都深深忌憚,綱手還是在知道八雲同樣愛上鹿丸后,才敢用八雲的!
卡卡西啊凱阿斯瑪他們,如今又要重新帶領一批下忍了,也就在今天!
至于暗部,有不知火舞在也不存在什麽問題!由木人也進入暗部幫助不知火舞!要是隱藏起來!
而且貌似今天鹿丸便宜老仗,雛田的父親日向日足好像要找自己,就在火影辦公室等候,鹿丸暫時也沒事化身一道暗影就過去了!
“未來嶽父大人!不知道你找我有什麽要事?”來到火影辦公室,鹿丸馬上就見到了日向日足正在跟綱手交談,隨即出聲道!
“鹿丸!”綱手日向日足同時對鹿丸叫道,日向日足見到鹿丸更是滿臉欣喜之色!
“鹿丸!我是有個請求,想請你答應!”日向日足隨即道!
“哦?什麽事?”鹿丸眉頭微皺,日向家有什麽事找自己嗎?
“咳!是這樣的!鹿丸!如今你也到了教導弟子的時候了吧?”日向日足先是問鹿丸道!
“嗯!”鹿丸輕應一聲,心中微微一動,馬上知道日向日足打的什麽主意,其實收不收弟子對鹿丸來說都無所謂,不過如果是…
那就另當別論了!
“鹿丸!日向日足是想跟你推薦一名學生!你看怎麽樣?”綱手這時也適時開口道,剛剛跟日向日足聊過綱手已經知道日向日足想干嘛了!
“哦?是誰?”鹿丸心中暗笑,裝作來了興趣的道!
“是我的小女兒!日向花火!”日向日足馬上道!語氣中暗含著激動!
因為鹿丸的關系,日向家現在已經是穩坐木葉第一家族的位置,最主要的還是雛田,日向日足后來才知道雛田的能力居然是鹿丸給的,木葉十色也是,所以日向日足急迫的想把自己最小的女兒花火拜在鹿丸門下!
更加拉近跟鹿丸的關系外花火也能迅速強大起來,要知道,花火的天賦可是比雛田高很多呢!
“哦!是花火啊!她畢業了嗎?”鹿丸醒覺道,隨即問道!
“是的!鹿丸大人!花火已經提前一年畢業了!”日向日足馬上道!看不出鹿丸有沒有收下的意思,馬上急切的問道,“那鹿丸大人!你看…”
“嗯!叫花火明天在火影崖上等我吧!”鹿丸點頭道!嘴角一抹微不可察的邪笑閃過!雛田的妹妹耶!如果…那不就是姐妹花了?
日向日足可不知道,自己的才十一歲的女兒就給鹿丸惦記上了!
“嗯!謝謝鹿丸大人!謝謝綱手大人!那沒事我就先回去了!”見到鹿丸終于答應日向日足欣喜若狂的道!
日向日足走后,綱手卻是一把上前就把手探到鹿丸腰間,“哼~死鹿丸,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麽主意!”
鹿丸一直都沒有所過要收弟子的事綱手是知道的,如今一聽是花火就答應了,其邪惡之心不言而喻!
“呵呵!日向日足求我我能不答應嗎?”鹿丸讪讪的笑道!
“鹿丸!你說過的曉的組織應該就要行動了吧?”一會綱手馬上疑重的對鹿丸問道!
“嗯!沒錯!”鹿丸點頭道,時間也差不多了,“可惜我這次出去一個曉的成員都沒能碰到!”
“自來也跟鳴人也應該要回來了吧?”綱手隨即緩緩的道,語氣中有些噓籲,一晃三年就過去了!
“綱手大人!鹿丸大人!天天在外面要找鹿丸!”靜音突然進來道!
“天天!我知道了!那綱手我先走了!”鹿丸呢哪一聲,隨即對綱手道,低頭輕吻了綱手一口,回身又親了靜音一口,鹿丸就出去了!
“鹿丸大人!”鹿丸一出來,馬上就聽到一聲女叫聲,鹿丸抬頭一看,可不正是天天!正欣喜的看著自己呢!
陽光下的天天,沐浴在陽光下格外刺眼,亮麗的身姿,甜甜的笑容,特別是那一身打扮,很有中國娃娃的味道,非常招人喜愛,讓鹿丸感到非常的熟悉,跟自己前世的的世界很像!
“天天!你找我嗎?”鹿丸聞言不由笑道!
“嗯!鹿丸大人!我想跟你聊聊!可以嗎?”天天略有拘謹的道!
“呵呵!可以啊!叫我鹿丸就好了!說起來我還沒天天你大呢!”鹿丸呵呵笑道!向前走去,天天自然跟上!
“鹿丸!你說過的話還記得吧?”一邊逛著,天天突然語氣有些希翼的對鹿丸問道!
“嗯!你是說給你影子的事吧?”鹿丸點頭,離開木葉之前,鹿丸曾經跟天天所過,回來時就會賦予天天一道影子!
“嗯!那鹿丸…”天天點頭,略有遲疑的不敢說明!
兩年半來,除了鹿丸的女人外,天天也是一直期待鹿丸的回歸,畢竟見到和自己同期的夥伴們個個都成就一身名氣,天天也有挫敗感,除了等待鹿丸的回歸外也是拼命的鍛煉著,雖然同樣晉升上忍可是跟井野她們還是有很大的差距!
“呵呵!影子我是幫你找到了!可是…”鹿丸輕笑一聲,道出天天心中所想,卻是遲疑起來!
“可是什麽?”天天聞言一驚,馬上急迫的抓著鹿丸的手道!
“因為這個影子比較特殊!賦予的方式有些…嗯…有些暧昧…”鹿丸略有不好意思的道,眼底中卻盡是笑意!
“啊!怎…怎麽個暧昧啊…”天天啊叫一聲,卻還是急迫的繼續追問!
“呵!不說先,我先讓你看一下影子的能力再說吧!”鹿丸笑道,隨后身形快速向村外而去,天天連忙跟上!
鹿丸來到小時候自己練習三身術的地方,方才停下腳步,眼看著那些熟悉的樹木,鹿丸心中突然噓籲不已,不由想起了自己莫名其妙的來到火影世界!
起先還在努力的鍛煉所謂的基本忍術,其中的艱辛言語不足于道來,直到后來才慢慢變得強大起來的!
“鹿丸!”看到鹿丸呆呆的看著身前,天天不由奇怪的叫了鹿丸一聲,鹿丸這才從回憶中回醒過來!
“嗯!我沒事!天天你看好了!”鹿丸應了一聲!隨即一把漆黑如墨的苦無就出現在鹿丸手中!赫然是鹿丸的暗影之金疑聚的,自從覺醒了暗影之金后,鹿丸身上就沒有再帶忍具了!
在鹿丸刻意的放慢下,鹿丸手中的苦無緩慢的從鹿丸手中飛射而出,向一棵大樹飛去!
天天看得一愣,這是什麽,一點奇特的地方也沒有啊,不過還是沒有轉移自己的視線,認真的盯著!
眼角瞟見天天錯楞的眼神,鹿丸嘴角微微翹起,隨即心中低喝一聲,“忍法-空間穿透之術!”
豪無征兆的,在天天驚訝的眼中,鹿丸射出的那枚苦無,好似沒入虛空一樣,驟然間就消失不見了!
哆~一聲傳來,天天一看,臉上驚訝之色更濃,方才失去蹤跡的那枚苦無,不知何時已經命中目標,整支插進樹里!
“怎麽樣?天天?還看不出來的話我再給你示范一次!”鹿丸旋即對天天道,也不待天天回答,鹿丸身前空中,驟然旋聚出數十支苦無來!
“忍法-空間穿透之術!”
這次鹿丸的低喝聲從口中說出,清晰的傳進天天耳中,天天聞言心中馬上一震,隨即就見到鹿丸再次揮手!
全部的苦無,在鹿丸的揮動下,瞬間爆射而出,然后不等飛射出多遠,所有的苦無都像剛剛那支鹿丸一樣,詭異的沒入虛空之中,天天注意到這點時目光馬上瞟向那棵大樹!
消失的苦無,果然全部從樹身身前一尺處穿越而出,隨即全部命中目標!
“怎麽樣?天天,還滿意吧?”鹿丸隨后對天天笑道,這個影子可是鹿丸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剝奪到的!
兩年半里,鹿丸也只撞見一個使用空間忍術的忍者,可見空間忍術是多麽的罕見!
“啊!鹿丸,這…這真的是空間忍術嗎?我…我真的能夠擁有嗎?”天天聞言不敢確信的問道,天天一向喜歡的都是忍具,如果搭配上這空間忍術的話,天天釋放的所有忍具,都可以向鹿丸剛剛展示的那樣,豪無征兆的出現在敵人面前,突然性跟殺傷力絕對驚人!天天一見就喜歡上了!
“嗯!”鹿丸輕輕點頭!
“鹿丸!給我!我要!”天天聞言,雙手馬上激動的抓住鹿丸的雙手,顫聲道!
“…”聽到天天那鹿丸只有跟自己女人恩愛時才會聽到的言語,鹿丸不由無語,還好知道天天不是那個意思!
“天天你確定?我不是說過賦予影子的方式…”鹿丸像等待肥羊上鉤的大灰狼一樣的微笑,只是天天沒能看出來!
“什麽方式我都接受!”天天馬上打斷鹿丸的話急切道!
“嗯!”

暗部總部密室里,鹿丸天天兩人各自背對背的解除自己的衣服,鹿丸是一直淫笑著,身后的天天也是臉色一直發紅,顫抖著手一個一個的解開自己的衣扣!
天天沒有想到,鹿丸所說的暧昧程度居然達到這種程度,需要兩人都不穿衣服身體緊貼才行!
起初天天還不相信,在鹿丸的示范后不得不無奈接受,那道會時空忍術的影子,離開鹿丸身體后,會馬上沒入虛空之中,還好鹿丸能夠收回!
而且就算身穿衣服,兩人緊抱著,影子也會遁走,天天經過一次次心跳加速臉色泛紅的試驗后,最后只能按照鹿丸說的方式賦予影子!
不知為何,天天在感覺到羞煞的同時,心中卻跳躍著歡喜之意!
“我不會早就喜歡上鹿丸了吧?”天天臉紅的想到!
一會兩人的衣物終于豪無余漏的解除在地,鹿丸的影瞳早于睜開,在天天沒有發現的情況下把天天寬衣解帶的整個過程欣賞下來!
“鹿…鹿丸!可以了…”天天那猶如蚊子般的叫聲響起,鹿丸差點就沒聽見!
“嗯!那天天你別動就好了!”鹿丸道,隨即身子后靠,在天天驚顫的身體反應中,背對背緊密的貼上天天的粉背,四肢也是!
“可…可以開始了嗎?”天天心慌意亂的道,雖然只是背對著背,天天心底也已經認定自己跟鹿丸有肌?膚之親了!
“影忍法-影子賦予!”
天天成功融合了鹿丸賦予的影子轉醒過來后,就發現自己身躺在一個溫暖的懷抱中,渾身香汗淋淋!
天天一驚,馬上發覺自己和抱著自己的人都是身無片屢,剛欲掙紮起來,馬上就聽到鹿丸那擔心的語氣!
“天天!你沒事吧?”鹿丸見到天天終于融合成功,方才放心下來,融合影子的過程中,天天還是出了意外,鹿丸唯有抱著天天運用自身的能力幫天天融合成功!
“啊!鹿丸…”天天羞叫一聲,同時想起了自己融合影子出岔的事,知道鹿丸是因為幫助自己才抱著自己的,可是…
“別動!天天…”見到天天就欲從自己的懷中掙紮起來,鹿丸不由柔聲道!
“你體內的查克拉還沒穩定,休息一下先!”
“嗯!”聽到鹿丸溫柔的語氣,天天不知為何,居然不掙紮起來,本來就摟住鹿丸的手也安靜的繼續摟著,只是小臉發紅!都已經這樣了…多抱一會也無所謂了!
“天天!”鹿丸突然柔聲道!
“剛剛你出事時我好擔心你!”
“啊…”天天聞言馬上驚叫出聲,驚訝的同時心底卻湧起無限的欣喜!
“我喜歡你!天天!”在天天欣喜的心情下,鹿丸隨即直白的對天天表白道!
天天腦袋馬上一片空白,巨大的喜意瞬間吞沒了天天,天天這才終于確定,自己早于深深的愛上鹿丸了!每天期待鹿丸的回歸,早于在天天心中種下鹿丸的影子!
“嗯!鹿丸!我也是!”天天微細的聲音幸福的道!
天天也不起來了,就這樣一直靜靜的抱著鹿丸,直到鹿丸身下的某樣東西堅挺火熱起來,天天才嬌呼出聲,“啊…鹿丸!”
懷抱著這麽一個青春動人的身體,鹿丸當然忍不住了,翻身就騎在天天身上,對俏臉通紅的天天吻了上去!
嗚~天天突然被鹿丸突襲,心慌過后馬上生澀的回應起鹿丸的熱吻來!
鹿丸的手,慢慢的撫摸上天天柔滑富有彈性的誘?人朣體!攀上那直挺的高峰…
“啊…鹿丸不要!”天天突然極力的掙紮開來,歉意的對鹿丸道,“鹿丸!不可以!我要先得到我媽媽的同意才可以!”
“天天!那你爸爸呢?”鹿丸見到天天的樣子,也不再逼天天,知道天天是一個比較保守的女孩,不過聽到天天居然沒有提到她父親不由心中期待的詢問起來,下面都激動的顫抖一下!
“我…我不知道!我從來都沒見過我爸爸…”天天看著鹿丸身下昂首挺胸的分身怯怯的道!
“哦!”看著天天小嘴微張的可愛樣子,鹿丸心中不由燃起邪惡的念頭,隨即對天天說了一句!
天天聞言起初大為羞憤,可是看到鹿丸真的很難受的樣子心中不由一軟,知道多少男女之事的天天羞紅著臉道,“不可以射在嘴里…”
“嗯!我保證!”鹿丸點頭道,心中暗笑,男人這時的保證怎麽可以相信!
雙手捧住天天的臉頰,天天的頭被鹿丸捧得仰起,嘴唇離鹿丸的龜頭幾寸之遙。“只許這一次……”天天的喉嚨滑動了一下,閉著眼睛小聲的說,那表情可愛極了。

“天天,把小嘴張開……”鹿丸捧著天天發燙的臉將粗大的龜頭擠進天天的小嘴,天天的嘴角被撐得大開,臉上的溫度驟升,連脖子都紅透了。鹿丸扶住天天的頭,腰部輕輕聳動,在天天的小嘴里抽送起來。天天可能感到有些屈辱,頭微微扭擺卻又被鹿丸固定住。

“天天,用你的舌頭幫鹿丸舔舔!”天天盡力張開嘴含著一截肉棒,舌頭在不多的口腔空間里努力舔舐。龜頭被舔得又麻又癢,很是舒服。舔了一陣天天盡量不讓牙齒碰到龜頭,將陰莖往自己口腔深處又吞進去一些,嬌艷滋潤的雙唇在包皮上主動套弄起來。“喔……天…含得我好舒服……”天天的誘惑實在驚人,鹿丸又有點把持不住了。天天第一次為男人口交,靈巧的長舌舔、吸、刮、攪,諸般技巧雖然生澀。嘴里賣力吞吐,一只溫暖的小手不時套弄著暴露在嘴外的陰莖部分。盡管鹿丸心疼天天,怕頂痛她的喉嚨,但在天天賣力吞吐的強烈刺激下,還是忍不住抓緊天天的頭發加強了腰部的聳動。

“唔……唔……”天天的小嘴撐得大大的一點縫隙也沒有,喉嚨發出混濁不清的聲音,顯然不滿鹿丸將肉棒送進口腔深處。看著天天驚恐的眼神鹿丸把肉棒抽出幾分,龜頭在天天溫暖的小嘴里快速抽插。

天天知道鹿丸到了緊要關頭,緊閉雙眼,抓住鹿丸的手臂,指甲深深掐進鹿丸的肉里。自己竟然用嘴幫鹿丸完成射精,幾滴淚水從眼角滲出。這是鹿丸射得最暢快淋漓的一次,龜頭剛剛離開口腔就勁射而出,天天的鼻子、嘴唇、眼皮都留下鹿丸和天天合作的結晶。

“我的嘴都快被你撐裂了,告訴你,別想有下次……”下次?下次也許是其他部位了。天天張著嘴大口喘息著,口腔里還有一點殘余的精液……
“天天!這樣直接去你家好嗎?”牽著天天的手,前往天天的家的路上,鹿丸對天天道!
“沒問題的,我媽媽知道我跟一個那麽厲害的人在一起的話肯定高興死的!”天天臉色微紅著道!
一直往村子外走去,在天天的帶領下,鹿丸才知道天天母女居然也跟之前收的小樁一樣,是住在山上的!
遠遠的,鹿丸就看見一棟小木屋,一個倩麗的身影正在門口打掃著,一身白衣,樣子跟天天非常相似!
“媽…”天天歡叫一聲,拉著鹿丸的手就飛奔了上去!
“天天!你回來啦?他是…”天天媽聞聲喜道,隨即看到天天手里拉著的鹿丸,微微一愣,隨后問道!
“伯母你好!我是鹿丸!天天的男朋友!”鹿丸微笑的打著招呼道,近了才發覺,天天媽除了樣子跟天天相像外,胸前一對玉兔也比天天大了一號!
再看天天媽的容顏,眼角一絲皺紋都沒有,跟天天站在一起的話不知道的還會誤以為是雙胞胎呢,看到天天媽嬌小的櫻唇,鹿丸不由自主就想到在暗部總部自己全數射進天天嘴里的事,小腹馬上一片火熱!
“啊!是鹿丸大人啊!快到屋里面坐!”天天媽聞言馬上熱情的道!從天天那里經常聽到鹿丸的名字!知道鹿丸就是木葉人氣超高的暗影修羅!

“媽媽!我想跟鹿丸在一起,希望能得到您的認同!”木屋里,天天跪坐在天天媽的面前道!
“天天!你確定嗎?”天天媽聞言聲音略顯疑重的問天天道,鹿丸身邊有很多女子的事,天天媽多少也有耳聞!
“伯母!我知道你擔心什麽!我可以用暗影修羅的名義發誓!我一定不會讓天天傷心的!”鹿丸看出天天媽的擔心,義正嚴詞的道!
看到鹿丸一臉正色的道,而且還用暗影修羅的名義起誓!天天媽這才相信鹿丸會對自己的女兒好!
“天天!這是你自己決定的事,媽媽怎麽可能反對呢!”最后天天媽對著天天笑道!
“嗚…媽媽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天天歡叫一聲,就撲進天天媽懷里,腦袋在天天媽那豐?滿高聳的雙?峰上使勁磨蹭,看得鹿丸暗暗流口水!

在天天家吃完晚飯,天天就帶著鹿丸來到天天的房間,小巧精致,干淨整潔,空氣中還有一股少女的芳香彌漫!
坐在天天床上,邊和天天聊天鹿丸一邊把天天擁入懷中,雙手自然不老實的在天天玲珑有秩的嬌?軀上遊走起來!隔著衣服感受天天皮膚的柔滑!
“嗚…鹿丸不要!我媽媽在外面呢…”天天無力的抗拒著道,小臉再次通紅!
“天天!跟你媽媽說,一起搬到我家去,好嗎?”鹿丸手里沒停著,不過也沒進一步,畢竟才跟天天第一天走在一起!
“嗯!我知道了!不過不知道我媽媽會不會答應!”天天乖順的點頭道!
過了一會鹿丸就離開了,鹿丸還真怕等下忍不住就把天天上了,還是先把天天帶回家再說,走時鹿丸是要天天一定要把天天媽也勸動的…
回到家里,鹿丸二話不說的就沖進房間里,里面,等待鹿丸的是鹿丸最早收入后宮的卯月夕顏還有不知火舞,兩人也是最初就認識的朋友!
在天天那里被激發而沒得到滿足的欲焰,促使鹿丸歡叫一聲,馬上撲上床上,把兩女擁入懷中,一邊親吻一邊撫摸一邊把兩女的睡袍退去,讓兩具豐?滿火爆的誘?人酮?體在鹿丸眼前呈現!
迅速剝奪了自己的衣服,鹿丸急色的分開卯月夕顏的修長玉腿,分身殺氣騰騰的直往卯月夕顏的神秘三角地帶沖殺上去…
激情的花樣層出不窮,直到把卯月夕顏殺的丟盔棄甲,求饒不已,鹿丸才轉移目標,把一雙色手伸向旁邊早于動請的不知火舞!

第二天,鹿丸來到火影崖上時,一個嬌小倩麗的身影早于在上面等待鹿丸多時!
“花火,那麽早就來啦!”鹿丸從一道暗影化身而起,笑著對花火道!
“姐夫!你來啦!”見到鹿丸,花火馬上欣喜興奮的道!
“呵呵!什麽姐夫!現在開始要叫老師!”鹿丸伸手在花火頭上摸了摸道,十一歲的花火,雖然沒有姐姐雛田漂亮,也極為亮麗可人了!
“不要!我就要叫姐夫!”花火出言反對道!小嘴微微掘起!
“好好!那就叫姐夫吧!”鹿丸只能無奈道,花火果然沒有雛田那麽聽話!
“那麽花火,你先展示一下你會的能力給我看吧!”鹿丸隨即道!要教導花火!當然要先了解花火的實力才行!
“嗯!那姐夫是你跟我對打嗎?”花火聞言興奮一叫,蠢蠢欲試的樣子,跟木葉最強的暗影修羅對戰也,回去都好炫耀!
嘭~一陣白霧過后,鹿丸就分出一個影分身出來,笑著對花火道,“花火,你就跟我的影分身對戰吧,小心不要受傷了哦…”
“哼~臭姐夫,居然叫分身跟我打,還叫人家不要受傷…”花火氣嘟嘟的小聲哼道,卻也不敢反駁鹿丸,上前馬上擺起柔拳起拭!
鹿丸微微一笑,花火的嘀咕自然聽得一清二楚,后退幾步,馬上吩咐影分身測試起花火的實力來!
“柔拳-八卦三十二掌!”
“柔拳-八卦六十四掌!”
“回天!”
“柔拳-守護太極!”
“柔拳-八卦太極!”

花火的能力在鹿丸影分身的逼迫下,一樣一樣的展現出來,鹿丸最后也不得不承認,花火的天賦確實比她姐姐雛田高出很多,回天會了不說,雛田的守護太極也會,自己還融合了八卦太極,完全攻擊性的八卦太極!
如果不考慮作戰經驗的話,鹿丸驚訝的發現十一歲的花火已經具備了中忍的實力!
“好了!實力測試到此為止了,姐夫請你吃烤肉去!”最后看著累得喘息不已的花火,鹿丸笑了笑就收起影分身,隨后對花火道!
“好啊!”一聽鹿丸請客吃烤肉,花火馬上又精神起來,拉著鹿丸就走!一掃沒能打敗鹿丸影分身的郁悶!
跟花火相處了半天,鹿丸發現花火還有一些大小姐的嬌氣,隨即吩咐花火,明天開始接受村子的低級任務,磨練一下花火先!

波之國!一個粉紅長發的少女獨自站在鳴人大橋上,一身粉紅色的和服,在這里不由自主的懷想過去,自己第一次出村子的任務就是來這里的…
遊走世界各地,小櫻又一次來到波之國,三年的時間,令得小櫻在忍界也得到了一個櫻花魔女的稱號!
“鹿丸…再過段時間我就回回去找你了…”小櫻口中喃喃自語,想到鹿丸,小櫻心中就不由復雜不已,三年來,小櫻還是每天晚上都會夢到鹿丸對自己施暴,夢里的自己卻是從最先的反抗到最后極力應承,每次醒來下?身都會濕了一片!對鹿丸的恨意早就不知不覺消失殆盡了!甚至現在小櫻都有回到木葉,投入鹿丸懷抱的沖動!
“媽媽…你在木葉還好嗎?”小櫻最后回望木葉的方向,再次自言自語道!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