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蜂浪蝶殷小蝶

寻山上,白雪皑皑。
仇虎站定在风雪中,任凭雪花落在自己的肩头,浸湿自己的粗布衣裳。他双手抱怀,护住胸前的宝剑,双目紧闭,似闭目养神,却是在聚气凝神耳朵仔细辩听周围动静。
沙沙一阵轻盈脚步踏雪的声音,仇虎睁眼一看,十步开外站立了一位白衣素素的女子。此女头戴斗篷,白纱遮脸,纱布后面一张俊俏的脸蛋。呼呼的寒风中吹起女子的素衣,更加凸显女子身材曼妙。
仇虎开口了,“来人可是狂蜂浪蝶的殷小蝶?”江湖上狂蜂浪蝶是一双情侣,男的叫做韩峰,女的叫做殷小蝶,坊间盛传两人武艺高超且为人正派,行侠仗义劫富济贫。因此得此称号。殷小蝶和丈夫韩峰纵横江湖数十年,一直夫唱妇随,习惯了江湖的打打杀杀,不曾想到丈夫今日被人所害,看到杀夫之人就在眼前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殷小蝶一股怒血直冲头顶。甩出一片血布。
血布便是仇虎当日杀人杀人时候留下。布上血字书:若报夫仇十五日寻山相见。殷小蝶问:“杀我夫君,今日便是你死我亡之日。即便是死,也先问个明白。你是哪门哪派?”
仇虎感觉到对方血气正乱,如果此时动手便轻而易举。那日仇虎能够杀了韩峰,一是仇虎确实一身好武艺,二是韩峰在行苟且之事疏于防范。但是仇虎不急于那么做。他看着盛怒中的妇人,觉得些许亲切,也觉得可以戏弄对方。于是开口“没门没派,江湖也没有名字,我只是跟随了我的师傅而已。”
殷小蝶透过面纱观察起仇虎,年龄不过十六七,却英俊潇洒,面容看起来极其清秀,想不到年纪轻轻便踏入歧途。“你师从何人,报上名来,倘若江湖人士替我夫妻报仇也好寻路问庙。
仇虎道:“白头翁仇尹天。”
殷小蝶一听名字便大笑了起来,“哈哈哈,白头翁仇尹天,怪不得。你师傅可是江湖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平时奸淫掳掠坏事做尽,人人杀之而后快,想不到教出你这样的徒弟却杀了我夫君,哎!“殷小蝶叹息。
仇虎按了按胸前的宝剑,虽然师傅的事情自己知道,奸淫掳掠也确实实情,可是被外人如此说道,仇虎心里不免有些不平。
殷小蝶也察觉到对方细小的举止变化。继续追问“既然你师从仇尹天,但是杀人总有缘由。那我问你为何要杀我夫君?”
仇虎松开了双手,殷小蝶提防按住了身旁的佩剑。仇虎开口道,“杀你夫君本是我师傅临终所托,要我杀了你们夫妻中一人。师傅死后我不再受他管束,而江湖上你们名声很好,我不是滥杀无辜的人,我怕错杀所以一路跟踪了你们。”
殷小蝶旋转了手里的武器觉得仇虎并不简单。仇虎自顾自在雪地里踱步起来。“当日跟踪你们到了林员外府邸,知道你们洗劫林府。我伺机暗中观察,虽然林员外平时欺压百姓鱼肉乡里,你们杀得倒是干脆,里里外外都没有放过。只是官兵赶来时韩峰让你先回避再汇合。”
殷小蝶听着仇虎所讲确实这样“这就是你杀我夫君的理由?”
仇虎继续说道:“我原本以为你们就这样劫富济贫而已,没有想到我暗中跟踪的韩峰抓住林员外的小妾和女儿轻功遁走了。我暗中跟踪却要小心谨慎不被发现。直到我跟踪到韩峰五里外一处草屋他才停下。接下来的事情才让我有了杀了他的打算。“仇虎冷静说完叹气,嘴里喷出一阵雾气。
殷小蝶紧握住手里的佩剑,紧张的口吻继续问:“你看到了什么?”仇虎吸了一口气说道:“韩峰放下了母女二人,先是胁迫了小妾脱光了她衣服然后奸淫了她。旁边林员外的女儿吓得不出声。奸淫完小妾之后,韩峰便撕开了林员外女儿的衣服。可怜林员外的女儿只有十岁啊。被他强行破身,身边的小妾起身阻止兽行被韩峰一刀刺入胸口倒地死了。接着你夫君肆意强奸起林员外之女。”
殷小蝶混身颤抖,并不相信少年所讲,怒气上涌,她单单是知道自己的夫君平时有沾花惹草的习惯,可是并不是杀人越货之徒。“你住嘴,我夫君岂是你说的那种人。”对方一阵怒气冲顶,仇虎继续冷静说道:“早年时候见识过师傅也那样做过,但是不对妇孺下手,可是我看到韩峰所作,觉得江湖上称谓都是虚名。表面上都是仁义道德的正人君子私下都是无恶不作的自私自利之徒。我拔剑从后背偷袭韩峰想救下女孩,可是韩峰听到了动静把女孩作为肉盾,结果误杀了她。随即一番厮杀我成功斩下你夫君阳具,一剑刺穿他的心口。留了血书,今日便是你来这里的原因。”
殷小蝶连连退后,她不愿意相信少年所讲,可是她找到韩峰尸体时。林员外小妾胸口中刀,小女孩下体血迹,胸口一道血口。韩峰胸口一道血口且没了下体。如此说来,少年所说非假。
“既然生不能同死,那就死了葬于同穴,今日我殷小蝶就要与你拼个你死我活。”殷小蝶话一说完,利剑出鞘,扬起一阵地上一阵白雪就要向仇虎杀将过来,只是少年感觉这妇人的脚步已经凌乱,想必是急于替夫报仇,说时迟那时快殷小蝶的身影已经贴近了仇虎,仇虎定气凝神眼看殷小蝶就要刺中面门,侧身一闪殷小蝶就刺了一阵空。不过殷小蝶发现并未刺中少年便右手收力向少年脖子边一扫。仇虎急忙抬起手中宝剑,剑鞘一挡,殷小蝶又落空。少年倾身向后连连后退数步,和殷小蝶拉开了距离。殷小蝶连刺两次不中,于是又转向少年,剑头寒光直闪铁定要取他性命。少年知道妇人已经乱了方寸,对方向自己刺来时便双脚点地来一招 离地飞,双臂一摆,轻功向后飞去。殷小蝶也双脚点地剑指前方轻功追逐少年,那仇虎面对殷小蝶看得妇人真切,寒风吹开了斗篷上面的面纱,妇人一张清新可人的脸便清晰地被仇虎看见,若不是一脸杀气,也算是端庄秀丽,出神间殷小蝶的剑就追上自己。
仇虎还是侧身一闪,只是这次躲闪不及时,被殷小蝶削去了侧脸的头发。仇虎心里说道不好,侧身一闪时略过殷小蝶旁侧时机直接一手压下妇人身子,脚尖对着妇人屁股一踩,仇虎便凌空直起,落到旁边大树枝上,妇人吃了一脚“啊”一声,直直下坠,马上就要吃个嘴啃泥了,突然舞动手中宝剑指地,那宝剑被压成弯月,妇人有了剑身支撑落地瞬间便飞旋起身没有沾到一点尘土。定身一看少年正在树间俯瞰妇人。
殷小蝶受辱一般,怒上眉梢,双脚点地飞起,直上树梢要少年性命。仇虎一看要杀了上来,环抱树枝,移形换影瞬间便闪到妇人脚下,没等她看清楚,少年便拉着殷小蝶的脚使劲拽下地来。仇虎握着三寸金莲的热感未消,心里想这女人双脚身段都不错。这次殷小蝶没有用剑撑地了,直接一屁股摔到地上。此刻如受到莫大屈辱的殷小蝶才知道自己不是少年对手,不论是身形速度,还是武功。
殷小蝶操起手中宝剑,飞速起身左闪右挪,宝剑劈得寒风沙沙作响,剑锋一指向仇虎~玉~女~逍~遥~剑~等殷小蝶舞完剑法,少年所依附的大树就噼啪作响,最后从中被剑气劈开。少年心下吃惊,一阵倚树疾飞。可是殷小蝶的剑气指着少年不挪开,噼噼啪啪一阵乱响之后,竟然把周围树林劈出一个圆形来。殷小蝶大为得意,心想把树劈完看你往哪里逃。看见少年落地便直飞去刺他。少年起 脚踢起一段木头直接踹飞向殷小蝶,妇人剑气一扫,木头就劈了粉碎。殷小蝶裹挟剑气而来,这次威力胜于之前直指仇虎。将要刺中时仇虎屈身一跪,向后一倾便躲过妇人的袭击,甚至仇虎躲过殷小蝶看着她从自己身上擦过时还拉扯了一下她的衣服。~嘶~的一声,妇人的裙摆便留在了仇虎手里,裙摆下落还留着妇人淡淡的香气。殷小蝶一看露出了大腿便怒不可遏,怒火攻心聚气便使出了全力,剑锋一扫扬起地上雪花形成一道雪浪,雪浪高过仇虎便铺天盖地飞。殷小蝶躲在了雪浪背后急速向仇虎冲来,少年不知道妇人狡猾,妇人剑气突破了雪浪破浪而出,少年一惊,连忙抽出手里的剑来阻挡,可是对方剑气太甚,少年连连后退数十步。忍无可忍宝剑出鞘,破了对方剑气,与妇人咫尺之遥,旋即右手一扬收起剑锋。剑柄在妇人的隔空穴和水池穴处一点。妇人全身失去力气身子一软跌落了手里的剑,双眼一闭失去知觉,全身瘫软就被少年搂在了怀里。火光电石之间妇人就彻底败了。
等到殷小蝶缓缓睁眼,才看到自己身处一个洞穴之中,旁边烧着堆火。自己躺在一张虎皮床上,身上换了衣裳。殷小蝶连忙看向下身,没有被人侵犯。少年蹲在火旁背对自己,“你醒啦?”殷小蝶看着旁边放着自己的剑,想要拾起偷袭少年。全身一动气却马上嘤咛一声又倒下,她被锁住了真气,又被点了穴一点力气也使不上。少年转身,手里拿着烤好的鸡肉,端了一碗热乎乎的汤来到床前扶起了妇人,“你应该饿了吧,吃点东西吧!”殷小蝶别过小嘴表示反抗。“放心吧,没有下毒,想杀你的话也留不到现在再动手。”妇人没了好气,只是全身动弹不得,现在是又累又渴,少年就一点一点的喂她。“学艺不精啊,点穴的功夫还不到家,力道过大很容易私人。幸好你没事。”妇人心想原来是刚学会就用到自己身上,小年纪没轻没重很容易伤人性命。仇虎看出来妇人的担忧。
“你为何不杀我?”妇人眉头一皱。
仇虎放下手里的碗“我师傅临终前交给我一封遗书,要我找到狂蜂浪蝶杀你丈夫但是不要杀你。我也不知道为何。但是信里说你年轻时和我师傅相恋,却始乱终弃跟了别人。”殷小蝶这才想起来,年轻的时候确实和一个叫做尹天的人来往甚密,只是被后来的丈夫所迫才离开了尹天。啊,妇人一惊,仇尹天,尹天,这就是同一个人。
仇虎顿了一下看着身下这个妇人。“我师傅特意嘱咐我你是他此生的遗憾,此生没有和你共做鸳鸯他死不瞑目,于是在遗书中特意嘱咐我要了你的身子,今后取代他照顾你。”
说完仇虎抓住妇人的细手。
妇人不肯,“休得无礼,我这般年纪可做你母亲,休要对我动手。”妇人咬紧牙齿,恶狠狠瞪着少年。少年哈哈大笑,“人前贞烈,人后你是怎样的人,想当日我跟踪你到五里坡时候,你在月香楼客栈遇到了秃驴和尚慧空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啊。”妇人面色一红,“你跟踪我到了客栈?月香楼的时候是慧空那个秃驴下了药才让我失身。”“可是后来你极力和慧空交合是怎么回事?”妇人羞红脸不语。
仇虎一笑,想到不到人们口口声声所说的江湖正义之士,私底下净是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既然你失身于慧空,也可以失身于我,我和他一样,对你这样淫荡的女人来说是谁都无所谓吧。”殷小蝶面对仇虎的侵犯使劲摇晃着身子。仇虎继续说道“刚才我已经在你喝的汤里面下了天淫地贱合欢散,这是一种烈性的春药,吃完以后药力迅速进入你的血液。”仇虎拂过妇人的胸脯,“先是进入你的胃,然后是你的内脏,经过你全身的血液,即使你是贞洁烈妇,也会变成淫娃荡妇,慢慢你的身子会发热。”摸到妇人的脸颊,妇人别过脸,呼吸开始急促。“然后你的四肢酸软乏力。”仇虎捏到了殷小蝶的手和脚。殷小蝶心里暗暗不好,药力发作,全身果然动弹不得了。“最后你的身子滚烫,阴户会流出水来。一个时辰之内没有男人和你交欢,你会全身奇痒,淫水流尽而死。”手指抚过妇人的腰肢,女人就开始呻吟“~不要,你不要过来,你这无耻之徒,居然用这样的手段。”脸色绯红的殷小蝶想着药力在身体内运作应该已经到达了五脏六腑了,可是自己还算年轻,这样轻易死去未免可惜。在仇虎抚摸下,药力催情作用下,殷小蝶扭起了身子,下体好似千万只蚂蚁在撕咬蜜处,慢慢地私处竟然透出一些温水出来。这药力未免太强了吧。管他今日是死也要好好对付这个小子一番,免得看轻了行走江湖十几载的自己。仇虎握住殷小蝶的金莲就在手里把玩,摸到小腿,褪去妇人的衣袍,一手托住妇人大腿,一手探入花心。妇人嘤咛一声皱眉起来,私处这样被侵犯又发出丢人的声音。殷小蝶告诉自己那是春药的关系,不是自己内心所为。少年一个手指探入私处,灵巧地在穴周围画着圆圈,渐渐湿润了妇人洞口。“~啊 ~”妇人心中一惊,短小的手指竟然有这般好处,私处奇痒难忍而又湿润不堪。隔着薄纱,妇人手指轻轻点点放在自己胸口按压葡萄,一下子挺立起来顶住薄纱,透过衣裳仇虎隐约看见了两粒粉红,虽然妇人有了长自己多年,可是这身子保养很好,纤细的腰肢让仇虎爱不释手。等仇虎攀上了双峰,两指拧拧捏捏,那妇人便发出嘤咛,眼前一片雾水,透红的脸蛋上皆是春色。
妇人起身解开了少年衣服,便躺下。衣服尽去,露出少年胯下宝贝,这宝贝虽然青筋暴胀,但是颜色却很白,怒红的龙头指着妇人。其尺寸之大妇人前所未见,双手一握还有盈余,妇人眼见此穴心子便开了水闸,泄出无数温水。
仇虎揭开妇人身上衣物仔细一看来,下体玉蚌鲜红肥美,蚌口猩红且淌着淫汤,四周阴发茂盛,此女定是欲望极强。
仇虎顶着龙头撑开了妇人的蚌口,还未插入妇人便银牙紧咬等待仇虎撑开花心。仇虎开口“其实我并未在汤食中放什么媚药之类,刚才种种不过是对你的暗示而已。不过如此看来你也同喝了春药一般。”说完手指蘸淫汤,伸到妇人鼻口前。妇人一闻腥臊骚味,一脸怒气。“事已至此,你已经得到我身子,要杀要剐随你便是。何必再作贱我?”仇虎一听,盛怒龙根全根没入,~啊~啊妇人瞬间僵硬身子,双手抓住虎皮,那叫声似痛似爽少年难以分辨。“你这是要我性命啊?啊~”妇人双手反掐少年的大腿。少年吃了一痛,退出龙根,徐徐插入,缓缓退出,妇人软了身子,松开了下身的力道。慢慢抽插让妇人渐入佳境,“~啊~太大了,慢些~啊~”少年也感觉下身阻碍减少,龙根在一坛肉泥中进进出出,温暖湿润,拉过妇人,和妇人亲嘴起来。
两唇相接,妇人嗯嗯伸出舌头探入少年口中,彼此纠缠。仇虎只是感到对方香舌湿滑,口津生香,便使出了更多力道突入妇人体内。妇人被插的花枝乱颤,口中连吐淫语“啊,太大,太撑,穴心子痒死啦~”仇虎不理,抱起妇人原地起身,妇人挂在少年身上,龙根为中心上下耸动,双乳浪起一阵白浪。这样的姿势让少妇次次穴心被顶,几十下之后便泄出温汤,直接淋在少年龙头。见妇人丢身少年玩心即起,双脚点地一个腾空飞,和妇人一起升空,妇人回味泄身,余韵未消,便感觉身下轻浮依然上天,然后两人着地妇人重压龙头之上,彷佛撞开了花心。~啊
~妇人穴心已开纳入了龙头。殷小蝶吃味其中便感觉半辈子白活,哪有如此舒服的姿势,完全撞开了花心,撞得花心一痒,撞得妇人失了魂魄。少年乐此不疲,一飞一降,龙头死死顶入花心,殷小蝶秀发四散,光着身子丢魂一样~啊,去了啊~飞了~。
一阵腾飞停下,妇人在少年的怀里面便彻底失了女人的尊严,紧紧搂仇虎脖子。下身急于脱离龙根,不是妇人不想继续,怕是继续下去便没有了性命,刚才已经觉得魂魄飞升上天,先缓缓舒口气。
少年年轻力盛,翻过分开殷小蝶白嫩大腿便从后面进入,龙根一入,妇人又尖叫着不要
~啊,太大,轻点,要了我命了,啊娇喘连连,少年一手拉过妇人手臂一手拉住妇人大腿,龙根没入妇人体内,妇人手脚悬空整个身体就如插在少年腰间,看着妇人紧缩的菊花和泥泞不堪的私处仇虎又玩了起来,双腿一个马步,前后跨步,一步一插,妇人哪里体会过这滋味,一边要夹紧大腿以防落地,还要忍受后面龙根插入。~啊,穴心又开了啊
少年越走越快,下体也越插越猛,妇人的声音尖锐起来。少年干脆在山洞里奔走,越来越快。穴心一阵抽送,妇人叫苦不迭泄了身。仇虎觉得这个姿势很适合自己,便轻功起身在山洞的四处停停走走,~啊,飞了,下面酸死了~妇人跟着飞了起来,魂魄也飞了起来。少年大呼过瘾。“殷小蝶,以后就把这一招叫做御女飞天吧。”殷小蝶哪里听得进去,~啊。你快出来吧,我承受不了啊~啊~殷小蝶大叫,快要昏死过去。
少年也不能亏待了妇人,忙停在虎皮床前,飞速抽插百来下突突突地直接灌入妇人花心,妇人被冲击到花心又丢了身子,一身香汗颤抖着身子,看着红彤彤的身子仇虎想上前好好抚慰一番。可是喘息殷小蝶使出全身力气软软摇手,“停~待我休息,休息”少年作罢。
转身便要取汤水来喝,妇人媚眼朦胧看着少年,一身洁白,身材健硕,高大威猛。这是上佳的练武料子。只是屁股上面有一点胎记,心中一惊,再仔细看时,少年屁股右边是一块小小的月牙胎记光亮绯红。这不是和当年被盗自己孩子屁股胎记一样?若还在人世算来此时也和仇虎一般年纪。
殷小蝶一阵血气冲顶,大喊一身
~啊,小虎~
待到少年转身看时,殷小蝶口鼻喷血,脸上已经没了颜色。仇虎大惊抓住妇人手臂一探,体内经脉混乱,经血逆流,真气聚在腹内冲撞。心里大叫不好,仇虎看着妇人眼里复杂的神色不知所措。殷小蝶吃力抬手摸到仇虎脸颊,来不及说出一个字,便闭眼昏死过去。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