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张玉芝


清晨,张玉芝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昏昏沉沉的醒来,赫然发现自己身上除了盖着棉被外,竟然是一丝不挂,下体传来一阵麻酸,而且身旁还睡着一个赤裸男子,煞时吓出一身冷汗,脑子里只记得昨晚自己喝了三杯酒后,便有些头晕目眩神智不清,难道自己的身子已经……



她坐起身来,一狠心便举起左掌来便往那男子印堂劈去,不料手掌竟被那男子抓个正着,古陵心睁开双眼笑道:“嘿嘿……想谋害亲夫吗?”



张玉芝“呸”的一声,右手往再古陵心的咽喉斩去,古陵心变招奇快,便用张玉芝的左手挡下她这一斩,痛的张玉芝眼泪都流了下来。



古陵心迳自下床穿好衣服,向张玉芝道:“我们交欢教主要请你到赤土坡盘桓几日,穿好衣服后就跟我走吧!”



“哼!我就算死也不会到你们那什么鬼教去。”张玉芝骂道。



古陵心蛮不在乎的道:“好啊!你就死吧!我就把你的尸体光溜溜的丢到街上,让人看看‘青羽飞燕’到底是什么模样。”



张玉芝听了真是又惊又怒,只怕眼前这个衣冠禽兽什么都干的出来,自己又打不过这个无赖,只得含泪点头道:“好,我跟你去就是了。”张玉芝虽表面如此,心中却暗暗寻思日后脱身之计。






张玉芝被古陵心挟持后,古陵心便点了她用武的穴道,倘若在解穴之前强行运功便会全身瘫痪,但每次点穴的有效时间只有六个时辰,所以在点穴后六个时辰内,古陵心会再点一次张玉芝的穴道。



在路途中,古陵心为了调教张玉芝,不但故意与她共乘一匹马,还让她坐在自己的前面,好让他大肆轻薄。到了晚上投宿时,古陵心又几乎夜夜都提出交欢的要求,而张玉芝迫于情势只得答应,无形中内心的自尊也开始一步步的崩溃。



一日深夜,古陵心于投宿的客栈里逞完兽欲后,张玉芝累得昏睡过去,古陵心只觉得喉咙发干,房里恰好又没有茶水,于是只好到饭厅找水喝,到了饭厅只见店小二还在整理桌椅,便喊道:“喂!小二哥,给我倒杯茶来。”



那小二听了,马上就给古陵心倒了杯茶送了过来,古陵心一口饮尽,赞道:“嗯~不错,不错,你这伙计还蛮伶俐的嘛!”



“你们交欢神教一举便打击了中原五大门派也不差啊!”那店小二答道。



古陵心一惊之下正待发难,谁知肩头一重,已经让那小二两只手给按上了,他登时吓得不敢动弹,要是那小二劲力一吐,只怕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



“不知阁下何门何派?有何指教?”古陵心虽然受制于人,话声仍然十分平顺。



“我只是来跟你说一声,咱们临风渡已经在注意你们了。”



古陵心听了默不作声,心里却是叫苦连天。



原来在交欢神教进军中原的计划里,临风渡被列为最麻烦的门派。



这是个极其神秘的杀手集团,除了河北绝尘居里的五绝掌??赵三临是整个组织的头子外,组织里的结构、人数多寡全都不为外人所知,加之组织的手段千变万化,防不胜防,黑白两道都吃了临风渡不少亏。因此在交欢神教认定里,临风渡是少惹为妙,没想到树大招风,临风渡还是找上门了。



“其实临风渡里群英汇集,几件铲奸除恶的大事干的轰轰烈烈,敝教早想拜会,由其是贵派五绝神掌??赵掌门,敝教教主更是神交已久,可惜一直无缘得见,还要劳烦小二哥引见引见。”古陵心说了好一大串,又吹又捧的,看能不能消除临风渡对交欢教的敌意,



那小二干笑几声:“今天我只是来传个话,嘿嘿~你叫古陵心是吧?一张嘴是又香又甜的,我定要叫大哥把你留给我。哈哈~~”笑声尚不绝于耳,古陵心只觉得肩头一轻,猛然回头却什么也没看见,那小二早去得远了。



古陵心自知遇到了高手,依然忍不住喃喃咒骂:“王八羔子。”伸手一摸额头,竟是满手的冷汗。



※※※※



隔日,古陵心也不敢再和张玉芝玩什么把戏,在市集买了匹快马,然后绑住张玉芝双手,让她乘坐其上,而缰绳则是握在自己手中,两匹马加速的赶往交欢教在湖南太湖城的分舵。



到了太湖城之后,古陵心带张玉芝来到了一座庄园面前,庄园的横匾写着:“语香园”。古陵心上前敲敲门把的铜环,一会儿,一个黑衣仆役出来应门。



“请问阁下有何贵干?”那仆役没好气的问道。



古陵心微微一笑,从怀里掏出一块黑色的令牌,道:“你该不会认不得这个吧?”



那仆役一惊,失声道:“原来是古香主,恕罪,恕……”



古陵心皱起眉头,食指竖在嘴前,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那仆役立时让在一旁,拱手小声道:“快请进,快请进。”说着请古、张二人进园,眼角还不时偷瞄标致可人的张玉芝,脸上流露出淫邪的表情。



一进庄园,只见苍松垂柳,红梅绿竹,种植的井然有序,此等美景不禁让人精神为之一振。



古陵心嘱咐那仆役先行将张玉芝带下去后,便迳自穿过大厅往后厢房走去。他左拐右弯的,显然对这里的地形十分清楚,途中经过几间厢房,里面偶而传出男女欢愉之声。



最后古陵心绕过一堆假山,路上一位华绣锦衣的年轻胖子垂头丧气的迎面走来,脚步轻浮,似乎有些力不从心。古陵心一见他,便热烈的打招呼:“这不是黎兄吗?好久不见。”



那胖子一抬头,看到了古陵心,先是一惊,接着像是见到了救星般的喊道:“你……你怎么来了?来了也好,来了也好,快快去帮我搞定那骚货,否则老子我可要精尽人亡了。”



这胖子名叫黎友恭,跟古陵心一样是交欢教里香主级的人物,在上次教里的大会中相识,不过只算是点头之交,彼此并不熟稔。



“快!你先帮我顶着那个骚货,我刚才不到半时辰便泄了四回,如果再来一次,我可要受不了了,还好老子借尿遁溜了出来。快!快去顶我的位!”说到后来黎友恭竟然半推着古陵心,将他往彼端推去。



“好,好,别推了,我帮你上阵便是。”古陵心无奈的说着。其实古陵心这次来到太湖分舵,躲避敌人固然是主因,但来到此地后,又自然而然的多了另一个来太湖分舵的理由了。



古陵心告别了黎友恭,又走没多久,最后来到一间大厢房前。他轻轻推门进去,一进门便闻到一股奇特的幽香,他知道这是教中为了催化男女交合的“云雨香”,其实就算不用“云雨香”,古陵心也已经随时蓄势待发了。



房间内的灯光有些昏暗,但古陵心还是蹑手蹑脚往床边走去。古陵心边走边除去身上的衣裤,到达床沿时已是一丝不挂。他轻轻分开纱帐,只见床上躺着一位古铜肤色的赤裸佳人,清秀的五官,窈窕的曲线,高耸的酥胸与晶莹修长的双腿,双腿间令人销魂的禁地还湿润着。



她面外背里,弓身屈膝的侧躺着,秀目紧闭,似是因为刚才的激情而稍做休息。看见这般情景,饶是像古陵心这等淫棍也不禁心跳加速,鼻息粗重起来。



原来这位有着印度血统的女子便是黎友恭口中的“骚货”,交欢教劲风堂堂主依丽亚。她因十五岁那年的奇遇加入了交欢教,原来连汉话都不会讲的她一来天资聪颖兼之丽质天生,二来又得教主莫久镇的青睐,短短几年间便给她学成了高深的武功,并且又为教里立了不少大功,在教中的阶级自然跳的比一般人要快的多,不过二十来岁便爬上堂主之位,是教里了不得的人物。由于堂主在分舵内就犹如半个教主,位高权重的依丽亚对待下属就像玩物一般,当性欲来时,便招纳喜爱的下属做入幕之宾,与她共赴巫山,而被她钦点的下属自然也乐的配合堂主的要求。



而上次古陵心在教中的大会初见依丽亚时,心中便跃跃欲试,可惜一直苦无机会得一亲芳泽,今日借避难之便,古陵心自然打算好好和依丽亚快活一番。



“你是谁?黎胖子呢?”依丽亚问道。



虽然依丽亚依旧是闭着眼睛,但她耳音极敏,从脚步声与呼吸声便知道来者并非是黎友恭。



“嘿嘿~~我俏丽的堂主倒是猜一猜啊。”古陵心谈笑间已经摸上了床,肉贴肉的跟依丽亚黏在一起,火热挺立的阳具在她双腿根处磨啊磨的。



“好,你这是考验本座来着。嗯……”依丽亚仍是双目紧闭,决心要用感觉猜出古陵心的来历。



古陵心接着双手爬向两座玉峰,嘴巴放肆的含上那椒红的乳蒂,舔着吸着,另一手则握着那形状完美的乳房,又抓又揉的,弄得依利亚浪吟连连:“嗯……嗯……哦……哦……啊……啊……嗯……”



依丽亚的乳头硬挺了起来,胸脯为了迎合古陵心的吸舔微微上挺,而古陵心的手转向下方,按上她那耻毛浓密的禁地,中食指轻柔的在早已湿润的花瓣上画圆,使得依丽亚又流出一波波的浪水。



“啊……啊……好……好美……真是……喔……唔……啊……”



其实古陵心也早想一尝肉味,他扶好直挺的阳具,对准花瓣中心,把大鸡巴慢慢的推了进去,才干进一个龟头,已听得依丽亚舒服的呻吟:“啊……好……好大……再……再来……嗯……”



依丽亚轻轻地扭动娇躯迎合古陵心的进入,而古陵心耐心的将鸡巴一寸寸插入她的阴户里,终至整根没入,只觉得鸡巴被一股温暖的感觉紧紧包围,又是麻痒又是舒服。



依丽亚心里寻思:“嗯……好……好粗的家伙……教中除了教主,又有谁这般粗壮……喔……”



她被插的心痒难搔,轻轻哼道?“嗯……好……开、开始动啊……嗯……”



古陵心闻言,双手按在依丽亚张开的双腿上,摆动腰部,轻轻抽出鸡巴,又慢慢插了进去,这样一抽一插,缓缓有节奏的抽送着。



“嗯……好粗……嗯…嗯……美死人了……好舒服……再用力……用力……再……再进去……唉呦……你……哼……你倒是快一点……喔……哦哦……”



伊丽亚媚态百出,古陵心见了也开始加足马力,大起大落抽送着,每一下都直捣她的花心,发出“啪!啪!”的撞击声,插的她直哼?“你…你到底是……啊……太……太会插了……啊……啊……”



依丽亚终于被插的忍不住睁开了眼,除了教主莫久镇之外,她还鲜少尝过这等真正欲仙欲死的美味,一见眼前俊俏的古陵心,不禁惊呼:“啊……原……原来是你……真……真看不出来……喔……弄死人了……哦……”



在上次的教中的大会里,依丽亚只以为古陵心是个文弱的书生,浑然没想到他是这么天赋异秉。



“人……人不可貌相,堂主对属下的服务还……还满意吗?”古陵心喘着问道,底下却是越干越猛,干得依丽亚杏眼微眯,双手紧抓着古陵心的手臂,口中不断呻吟着?“满…满意极了……本……本座要……留……啊……留你下来……喔……喔……天…天天伺候本座……啊……太……你太……太行了……啊……”



这一声声淫荡的娇呼,更引发了古陵心的兽性,他压着依丽亚几乎要贴上肩膀的双腿,疯狂的插干着。依丽亚被撑起的阴户只能被动的迎合那一下下销魂的冲击。



“啊……啊……舒服啊……爽啊……好……好大啊……爽……爽死人了……好厉……厉害啊……啊……嗯……大鸡巴好会干啊……喔……插…插到底了……唔……啊……受不了了……啊……要……要泄……要泄啦……啊啊……”



依丽亚双手无力的摊在床上浪哼着,泄出了她的阴精,古陵心也在不停地抽送中,精关一松,在依丽亚体内深处激射出火热的阳精,全身酸软无力的两人就这样赤裸裸地相拥睡去。



※※※※



自从在纳福客栈与古陵心分手后,常金昴等三人继续南下,虽然少了一人羁押,但失去武功的王湘仪并不因此增加逃走的机会,于是她决定对常金昴动之以情。



这日午后,常金昴一行人正要穿山而过,恰巧遇着一阵急雨,常金昴只得叫车夫快些赶路,不料雨越下越大,老车夫见状喊道:“公子,这雨只怕得下上一阵子,我知道前面不远有座凉亭,不如在那歇会儿吧。”



常金昴抬头望了望天,豆大的雨滴竟打的脸颊上有些疼痛,他向车夫点头同意。



果然,走没多久便来到了一座凉亭,那车夫先栓好了马,便一个箭步冲了进去,而常金昴则不顾早已湿透的身体,到车厢内请王湘仪到凉亭内休息。



王湘仪到了凉亭,看到那车夫正赤裸着上身,双手用力的拧着衣服,不觉微微脸红。



“哈哈~夫人,我是个粗人,希望您别见怪。”车夫笑道。



王湘仪微笑着摇摇头,转头看见全身湿淋淋的常金昴只是背着双手,遥望着远方呆呆出神,不禁关心的问道:“常公子,你这样好吗?要不要到车里换件衣服?”



常金昴一听,回过头来用奇怪的眼神盯着王湘仪,像是看到什么怪物似的,王湘仪反而给他看的有些手足无措。



“我如此对你,你却反而关心我?”常金昴不解的问道。



“我想或许你肯加入邪教是另有隐情吧,你这么做并不是出自于真心的。”王湘仪摇头回答道。



“这么说来,将来你也许肯原谅我?!”



“不!如果你真的是身不由己,我便一剑了结你,让你少受折磨。如果你真是贪淫好色之辈,我便要一剑剑的将你折磨至死。”这几句话说的斩钉截铁,没有丝毫转圜的余地。



常金昴听了反而哑然失笑道:“该当如此,该当如此。”笑声中竟然有些苦涩。



此时凉亭外传来一阵笑声:“哈哈~刘夫人果然是女中豪杰,像这等淫邪之人本就该……”话还没说完,常金昴已经纵身向身后那人藏匿的树丛劈去,人未先到掌风已经激射而出。常金昴这招“破空斩”只用了五成真力,为的只是要将这位不速之客给逼出树丛。



“碰”的一声,听那树丛中人“唉呦”一声,似乎已经受伤,常金昴腿随身势向树丛踢了过去,不料却踢了个空,突然间心念一闪,急忙回头往凉亭看,顿时一颗心如堕冰窖,王湘仪和那车夫早已消失无踪。



常金昴急忙飞掠而出,展开轻功毫无目标的四处寻找,却又哪里能找的着,雨越下越大像是要把他吞没似的……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