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之劫

仙云深处,青山高耸奇石峥嵘,晚霞照耀,仙风吹拂,露出一座一座白玉广台架在各处山巅,缭绕间好似飘飘而浮,其上殿銮盛大,赤木金瓦,骏瓴高耸,熠熠生辉,好不辉煌。

此时正有一白发高髻,面容霞光,白衣胜雪如雾飘袂的神仙老叟端坐正殿其中,闻他朗音震震,开口便传遍仙山:“吾长生门众弟子何在?”

须臾间便有十数道光霞从云山各处疾驰而至,落地却是一个个俊秀少年男女纳剑而拜:“仙尊在上,弟子请安。”

只是观其装束五花八门,或粗麻短打如山野村夫,或斜襟青衫不知哪朝儒生。总之年代错综,风格复杂。

也不见仙尊抬眼,他便轻咦一声:“瑟儿何在?”

闻言落座末首一中山装打扮青年敬手恭应:“禀仙尊,小师弟前日推行天衍,临受感召,下山应劫去了。”

“应劫?”仙尊微微皱眉,掐指算来,冷哼一声,“什么应劫,分明红鸾星动!”

仙威一怒,风云凝滞,万灵消声,众弟子面面相觑,静若寒蝉。

过了一会儿,仙尊叹道:“也罢,此乃命数,天道本如是,就由他去吧。尔等各自散去好生修行,切勿忘心妄行。”

“谨遵师命!”十数道光起,回归天方各处。

此时先前答话那人正要掐诀,仙尊开口吩咐:“建国,那孽徒回来,领他来见。”

“诺!”建国躬身答应,待得仙尊点头,光芒乍起。

只是他才飞致空中,便有数道霞光从旁飞近:“诶,建国师弟,老幺去干嘛了呀?”

建国操控着一个黑板三角尺状法宝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我哪知道,他就跟我说要去降妖,顺便探个亲。”

“唉~年轻真好~父母亲朋健在,还能回家串门,不像我们几百年前就啥都没得了……”

“嘘——说啥蠢话呢!当心被仙尊听去了。”

果不其然,当空就传来一声冷哼,众弟子霞光一阵摇曳不敢再私语妄言,纷纷作鸟兽散,留下建国抬眼望远,长吁短叹。

此时此刻,就在建国瞭望的方向下界,鹏城繁华的夜市才刚刚开始,川流的马路上一辆滴滴出租的后座上一个嘻哈潮服的青年,面容俊郎,脖子里挂着硕大的头戴式耳机,音量开到最大,他跟着节奏动感的抖音神曲微微摆动,轻声哼唱:“谁见万箭齐发星火满天夜如昼……”

这时司机师傅一脚刹车,停靠路边,望了眼车窗外夜灯绚烂金碧辉煌的顶级会所大楼,回头道:“帅哥,到地方了。”

青年抬手瞄了眼手里的导航定位,又马上闭眼一脸陶醉,同时伸出根手指示意等下,司机不明所以,正要再开口,青年嗓音突然随着音乐爆发:“长枪枪刺破云霞,放下一生牵挂,望着寒月如牙,孤身纵马,生死无话……”


司机顿时被吓了一跳,话都噎住了,待到他回神,后座哪里还有人,只有一卷十张蓝灰色旧版的百元大钞孤零零地躺在那里。

“这!什么情况。这钱真的假的还能用吗?”司机顿时慌了,马上开门冲到外面,人流涓涓,哪还有青年影子。

无奈后面车辆催促,他只能回到车上慢慢开走,一边打开叫车软件,却怎么也找不到刚才那单。

他越想越不对,正惊疑自己是否遇鬼,一通电话打开,却正是医院通知他正在医院待产的妻子刚刚临盆,给他添了件个小棉袄。

他自是烦恼尽去,喜不自胜,同时福灵心至,一下就想到了刚出生的女儿小宝贝要叫啥,反正刚刚得了一千块钱,虽然是旧钞,也不知真假,今晚都不想开车了,赶忙往医院赶去。

再去种种奇妙自是他言,略去不表。

却说这潮服青年用歌声镇住司机,留了小费,嘱托快去照顾妻儿,并如果是女儿,就取何种芳名,寓意生机勃发,可保一世姻缘富贵子孙满堂。

之后便开门下车,进入了路边林植,待到暗影浓处只听得一声响指,他再出来,已是一身修身剪裁的西装打扮,油头倒梳,皮鞋锃亮,金丝眼镜,胸针袖口的碎钻映着霓虹熠熠生辉,特别是唇红齿白的长相,活脱脱是这座城市最顶级的头牌男宠。

见他这幅模样,会所门口把门的壮汉一秒都没耽误,直接放行,进得厅堂,青年脚步轻捷,好似住在这一般,左绕右转,找到电梯上了高层。

熟门熟路找到某间贵宾房,都不用房卡钥匙,手机对着门禁,竖指在唇间轻捻一诀,屏幕金光斑驳,装典豪华的房门应声而开,里面瞬间穿出女人惊恐的尖叫。

“嚯!这隔音效果可够好的。”青年神色轻松,进门前还不忘吐槽一句,说着跨步入内,同时拿出手机,拨弄两下,屏幕上出现一个白底金字的符咒,拇指一划,符咒从屏幕中飞出,打在墙上,所有门窗嘭的一声自动合上,墙体隐隐透出一丝丝金芒。

“谁!”里屋瞬时传来一声不似人声的怒吼。

青年两步踱进里屋,只见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足有百平的超大房间,里头大床浴缸只是标配,还有SM专用、cosplay刑讯场景的监狱刑房,其中麻绳皮鞭,各种刑具一应俱全。

此时正有一个巨乳蜂腰翘臀长腿的极品尤物被皮带捆住双手高高吊在刑架上,美女面容姣好,媚眼如丝,脸色则异常怪异,底色煞白,又双颊绯红,性感肥厚的樱桃小口被粉红色的口塞撑开,滴滴答答地留着口水,沾湿了下面一对目测足有G杯的圆润奶子,挺拔的玉乳因双臂高举的姿势向前聚拢,高耸入云,上面两粒粉红被挂着铃铛的乳夹紧紧夹着,随着身体摇摆淫淫作响。


再往下,盈盈一握的蜂腰被拉得笔直,蛮腰马甲线异常清晰,缠着黑色蕾丝的吊带圈挂下两条带子连着蕾丝宽边的过膝黑丝,两条修长的玉腿浑圆结实被架在木马两侧,任凭她绷直修长的玉足上蹬着足有二十厘米的性虐高跟鞋,也点不到地上,重量全部被马背上肥硕的屁股和淫猥的耻丘分走。

从木马上传来的电动马达声和她无比痛苦却依旧妖娆地前后扭动腰肢可以看出,绝逼有两根不小的假阳具在进出她两个娇弱的蜜穴。

性虐淫靡的画面一下冲击得血气方刚的青年顿时就要杠上开花,硕大无朋的阳根隐隐抬头,眼看就要把修身西装长裤撑出帐篷,他只能强忍诱惑,挪开目光。

而刑具旁现正站着一个形容枯槁,秃头斑脸的赤身老者,身形佝偻,皮包骨头,乳瘪肚圆,四肢瘦峋。

此时说他是人已然十分错误。那双如铜铃般圆睁的大眼里长得是一对琥珀色的竖瞳,充满邪厉凶光,裂至耳根的血盆大口也长了近十圈七鳃鳗一样的勾牙,一根像水蛭一样恶心的舌头在它口器外游弋,看得青年直想吐。

看来人生得如此俊郎,手段神奇金光熠熠,刑具上的美女娇哼阵阵,眼神湿润急切,求救之意溢于言表。

老妖斜眼看了一眼她,冷哼道:“贱货闭嘴!哼哼,我当谁呢,原来不过是个修为入门的小娃娃,怎么也敢来你爷爷头上动土!”

“噗!”青年闻言一声嗤笑,又给了美女一个安心的眼神,见她停下挣扎,只因胯下悸动重新开始婉转呻吟,心下不免燥热,又不好多看,再次回头对老妖道,“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有拿这修为说事的傻逼。我是仙门修士,要灭你这个妖物邪祟,是替天行道,理所应当的事情,跟修为有什么搭嘎。”

“哈哈哈哈!”老妖猖笑,“无知黄口小儿,你没有修为拿什么降我!”

语毕一个纵跃便超青年扑来,空中带起腥风呼啸,黑烟滚滚中背上鬃毛猎猎作响,膝盖以下化为狼爪狈足形状,双臂胀大,长出鬃毛,指节劈啪作响,指甲疯狂生长狭长,如同寒刀利刃,划过空中,闪过十道血芒!

见此异变,青年笑意上脸,身躯一震,帅气西装散为白雾云绕,再聚合成形时已是一身轻罗白纱。


他身后升起六个拳头大小的青铜法球,观其由来竟是先前手机变化的。

迎着老妖的血爪,青年向前半步左手成拳右手成掌对在胸前,身后一个法球就猛然飞出与老妖攻击磕在一处,咣然巨响下,轻松将其崩飞!

老妖倒飞出去撞在墙上,墙上顿时灵光凛冽,老妖碰触光壁的皮毛登时滋滋作响,焦湖一片,传出阵阵刺鼻白烟。

老妖惨叫坠地,腥黄双目憋得赤红,看向一身白衣的青年的眼神惊异莫名:“你,你究竟是谁?!”色厉内荏,声音凄厉。

青年咧嘴一笑:“荒天十三境,靖灵山长生门,白云仙尊座下第十七修贤,玉龙子——李瑟!”

顺着他伸手一招,刚刚将老妖磕飞的法球飞回手边。法球剧烈抖动,铮的一声,一边伸出个一尺左右的枪头,一边伸出条一丈长短的枪身,法球雕刻的沟槽里燃起熊熊火焰。

李瑟一把抓过枪身,剧抖一下,振起一片罡风,直把老妖压在当下动弹不得,接着舞过一个枪花,气浪翻涌间枪出如龙,但朝老妖一指,便把老妖环身的黑色妖气吹烬。

突然边上传来一声尖叫,李瑟转头看去,却是吊着裸艳美女的刑架一侧的柱子被烈风挂到,瞬间焦灼成碳,碎裂塌倒了下来,他立马收起枪势,烈风骤停。

尖叫同时也吸引了老妖注意,它看看倒在脚边的裸女,又看看刚刚撞过的墙壁,眼中闪过阴狠凶光,嘿嘿一笑,一口黑血吐在美女身上,看着黑血沾身立马侵蚀进她白皙的皮肤中,它一把抓起美女就往墙上丢去。

李瑟见状,神色一厉,但无奈他到底怜香惜玉,只能手指凌空一划,墙壁上的结界顿时散开华为光斑,冲他重新聚合时已是又一颗法珠模样,飘到背后和其余珠子排成圆圈。

老妖投鼠忌器之计得逞,恶意一笑,桀桀怪叫着撞破窗体,化作黑烟遁空而去。

冲到窗前,看着远去黑云,李瑟正要掐诀追击,却扫见脚边裸女,玉体横陈,黑气入体却丝毫未觉,她躺在地上穿着二十厘米高跟鞋的玉足踮到极致,双腿岔开,竭力把刚刚遭受木马刑具无尽贱淫而充血红肿的私处张开,朝李瑟这边送来。

她满脸潮红双眼迷离,微睁的眼眸直勾勾地盯着李瑟钢浇铁铸般的精瘦身体,丁香小舌盘旋地舔着口塞不知道几时候脱落的性感丰唇。因刑架倒塌重获自由的双手,一只掐着自己浑圆丰润的乳房肆意揉搓,一只伸在不知是剃得,还是天生光洁的私处疯狂揉搓充血饱满的肉芽。

“嗯~嗯~啊~啊~小哥哥~我的神仙小哥哥~快来干我呀~奴家要谢谢你的救命之恩~”女人开始胡言乱语,不过感觉她应该还是有点神智,不然又怎么会知道要在仙家面前用“奴家”这么古风又谦卑的叫法自称呢。


勾人的手指在自己身上游移:“我知道的~嗯~救命之恩~古代都要以身相许的~啊~你来嘛~我的小穴好痒,奶子好胀~想被小哥哥临幸~啊~好想~好想~”

“小哥哥,奴家是你的~啊~嗯啊~奴家的小嘴,大奶子,小骚穴~”

已经彻底化为骚浪贱货的女人,看李瑟目光随她手指撩过自己那双又长又直的丝袜美腿时咽口水的样子,登时喜上眉梢:“小哥哥,你喜欢我的美腿对吧~给你,给你~啊~什么都给你,啊~我的黑丝好滑~小哥哥快来摸呀~”

李瑟看着直拿丝袜美腿来蹭自己的淫娃荡妇,直觉自己的阳根炽热,坚硬如铁,长叹一声:“师父你个乌鸦嘴!徒儿真的过不了这关了……”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