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龙戏凤淫传

宰相府。
「老爷老爷,小姐们不见了,还留了封书信,您快看看。」王管家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还看什么,跑了呗。女大不中留呀。」
「可是吕公子的这趟江南,老朽怕……」
「恩,我知道了,你让一和二跟着一起走一趟吧,不到需要的时候不要漏了行踪。」「我这就去办。」王管家转身要走。
「回来。」
「老爷还有何事?」
「肚兜还我」
……
可算出来拉,两岸绿树成荫,河水清澈,阳光和煦,清风习习,实在是个游玩的好日子。
操船的是三个精壮的船夫,老把式了,人看着也老实,船行的快且平稳,我在想着用不用告诉他们慢点,这么个走法没几天就到了,我还怎么玩。
我的心情很好,非常好,有美食,有美女,有乖巧的徒弟,有会打架的兄弟,直到小虎走到我的身前,用奇怪的口气和我说「姐夫,我刚才在船上抓了俩奸细……船舱内。
看着身前这俩家丁打扮的小丫头,我真是哭笑不得。「说吧,怎么知道的?」「爹告诉我们的。」敏瑶连忙解释。
「恩,爹说的。」若瑶一本正经的补充了一句,在小姑娘的心里估计认为这样比较可信。
真当我是傻的了,岳父可不是没轻没重的人。有内鬼呀,就是不知道家里谁被这俩丫头收买了,要是柔儿和玉娘,那我就先奸后奸,再奸再奸。
没辙了,带着把,这俩小拖油瓶。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得对你们执行家法。」「不要啊相公,妹妹快跑。」知道我一说执行家法那就是没事了,两个小丫头笑着就要跑出船舱。
「小虎,大龙,快给我抓住她们。」
逃跑计划失败了,还没跑出舱门,就被哥俩一人一个抓了回来。
「嘿嘿,逃跑是吧」我笑的象个大魔王,「两个选择,一,你们跑,我让小虎和大龙按着你们,脱了裤子打屁股;二,你们不跑,我让小虎和大龙出去后脱了裤子打屁股。」「相公,若瑶最听话了,不打行不行?」这臭丫头,都给我惯的,这会儿还讨价还价,我起身,动手。
「不要呀,相公,别脱,他们还看着呢。」不管她,我撩起了若瑶短襟的下摆,纤细白嫩的腰肢露出了一小片。
「小虎哥,你们快别看,快转过头去,别看了……」当着我的面,若瑶羞的都要哭了。
「现在让打了不?」
「让打了,相公你快让他们转过去,大龙哥你还偷看。」若瑶一边说一边往我身后躲。
「行了,你俩先出去吧,后面的少儿不宜了。」哥俩一步三回头的走了出去。房间里传来了「啪,啪,啪」的声音,伴随着两个小姑娘的痛呼。
舱外,「师娘,师傅在干吗?」
「你师傅在执行家法呢。」
过了一会,「啪,啪」声没变,痛呼声却变成了一声声的娇吟。
「这也是执行家法么?小师娘的叫声怎么变了?」马坤问。
柔儿脸红了,玉娘赶紧过来解围「去去,小孩子别在这了,去前满面甲板上玩去。」家,国,天下。
我这终于算把家事摆平了,出来五天,商船现在行驶在汴州河段,初时的新鲜感已经消失,柔儿在船舱里教两个小家伙读书识字,小虎那哥俩正闲不住站甲板上切磋,我?
「话说那法海抓住了白素贞后,看她生的相貌醇美,身材婀娜,趁着许仙出家,便夜夜密探雷峰塔,白娘子也迷恋上了法海的神勇,每天也是宽衣相迎……」我在给围在身边的三个小娘子讲述前世SIS版的白蛇传。
「相公你又瞎说,法海大师神通广大的得道高僧,怎么会象你说的那样,那样么……」若瑶抗议了。
「哦,按你说的得道高僧就不会了么?真的不会么?」我玩味的盯着若瑶的眼睛。
「啊」这个迟钝的小丫头终于想起来了,「臭相公,就会欺负我,走,姐姐,咱们不理他。」红着小脸拉着敏瑶跑了。真是的,是她们非要我讲故事的么,也许我应该讲个更年期的黄蓉能好点?
扑通一声,前面甲板上又剩大龙一个人了。
「我说你小子傻呀,你是用剑的,又不能和你哥真动手,这都输几次了,还打?船家救人拉,这笨蛋又掉下去了。」我站在船上冲着河里的小虎揶揄。
「姐夫你站着说话不腰疼,要不你来试试。」小虎抓着船夫递过来的撑竿往船上爬,还不忘回嘴。
「是哦,姐夫咱俩打,输了的请赢了的吃烧饼。」大龙一边搭讪。
「你当我也傻么?欠你十个烧饼还没还呢,再打不是欠的更多?」「对哦,你还欠我十个烧饼呢,我给忘了。」我操,嘴贱了。
玉娘还站在我身边,不知道烧饼的故事,主动往火坑里跳「相公怎么还欠大龙兄弟烧饼么?还了不就是了?」还?咋还?现在柔儿和那俩丫头一听我说烧饼就躲的远远的,不给我机会呀,对哦,玉娘不知道呢,要不……「玉娘,你看你家相公我老欠着大龙烧饼不还也不好,要不你帮我还了?」我腆着脸问。
「行呀,听相公的,等会船靠了岸,我去买。」「真的哦,你答应我了,不许反悔。」我故意避重就轻。
也许看我说的孩子气,玉娘笑了笑「恩,不反悔,我一定帮相公还上,十个烧饼呀,好大的一笔债呢。」嘿嘿,上钩了。「大龙,你玉娘姐说帮我还,你看行不?」玉娘今天穿了一身湖绿的长裙,河风轻轻吹拂着裙角,长裙包裹着丰韵的身子,大龙盯着玉娘看了几眼,「恩」重重的点了点头。
「那你要怎么还,一个一个还,还是五个五个还?」「什么一个五个的?」玉娘还不明就理。
「我想现在就还一个。」这小子,还是个急色。
「行呀,那你来吧。」我把玉娘拉到怀里,让她背对着我,双手拉到了身后抓住,这样本就丰满的胸部挺的更高了。
「相公,你干吗,不要,别拉我手,别,这个姿势好羞。」玉娘嘴上抗议着,身子却软软的任我摆布。直到发现胸部被拉的高高挺起,大龙又走到自己面前时,这才发现不对劲,想要摆脱我的控制,可是你要是挣扎的话能不能用点力呀,只会微微的扭动身子,然后软语相求。
「大龙,你别过来,你要干吗,别,你别伸手,呜……」胸前的一对丰满被大龙抓了个结实「大龙你怎么能摸我,快松开,疼,你别抓那么用力,相公你看他,快让他松手。」「咦?这就反悔了么,你说要帮我还烧饼的,我们说好的欠的烧饼就这么还呀,不信你问柔儿和两个妹妹,她们都知道。」「啊,相公你骗我,我不还了,他摸的我好难受,你快让他放手,等下妹妹们出来会看到的。」玉娘扭动着身子,却怎么也挣脱不开「现在反悔可来不及了,再说他现在只让你先还一个,摸两下就完了。」「那也不要,哎呦,大龙,你轻,轻一点……啊,相公你?」玉娘转过头来吃惊的看着我,她已经感受到了自己的丰臀被我硬起的长枪紧紧顶住。
「我一看见自己心爱的女人被别人轻薄,我就硬的不行。」我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被我说是心爱的女人,玉娘幸福值瞬间全满,颠怪的瞪了我一眼「你这坏人,就会作弄我们几个女儿家,跟了你这一辈子不知道要被多少男人占便宜了。」「那玉娘喜欢不?」说着,我还用故意用凸起的帐篷隔着裙子在她的肉臀上顶了顶。
玉娘的脸红了红,「相公喜欢,那奴家就随相公,只求相公……啊,别,大龙,你的手不能伸进来。」我早就说这小子不傻么,知道隔着衣服摸不过瘾,趁我们说话的工夫,不知何时解开了玉娘腰间的丝绦,手从玉娘裙子的缝隙间伸了进去。
玉娘的抗议被无视了,裙子的前襟被解开,露出了红色的肚兜,大龙正用一双大手在肚兜下游弋着。乳房直接被大龙握住,玉娘感受着自己的丰满被男人揉出各种形状,任不住轻轻呻吟了两声。
这小子真是傻大胆,这还在可是在船的前甲板上呢,我连忙四处转头,还好周围没有船只,三个船家也都在船尾。
「相公,我……」玉娘又转过了头来看着我,眼神中透着羞涩,愧疚,忍耐,还有一丝丝的情欲。我连忙吻住了她的唇,让她说不出话来。刚一伸出舌头,玉娘马上便张开小嘴迎接我的入侵,两个人的舌头交缠在一起,良久,玉娘的身子突然抖了起来,想说什么,却呜呜的腾不开嘴。
我向她身前看去,原来大龙已经掀开了肚兜,白嫩丰满的大奶就颤巍巍的暴露在空气中,粉红的乳头早就被大龙捏硬了,这小子正伸出舌头,围着左边的乳头打转。
「这可不对呀,说好摸摸的,你怎么亲上了,这可得算两个烧饼。」我趁机加价。
大龙点点头,不舍得放开口里的美味。我这时已经放开了玉娘的双手,用手拖着她的身子,随着乳头被不断舔弄,玉娘的身子越来越软,我真怕一松手她就会摔倒。
「相公,别让他舔了,奴家受不住了。」玉娘靠在我身上,微微颤抖着身子说。
「大龙,姐姐让你用点力,姐姐很舒服。」我假传圣旨。
「我没有,啊,大龙,你别吸那么用力,用舌头舔舔,对,相公,你又害我,不行了,我要到了,要到了……」玉娘的双腿猛的夹紧,然后全身都放松了下来。
「这就泄了?」
「恩。」玉娘羞涩的点头「他这么舔我,你还在一边看着,我太紧张了,忍不住……」「果然白虎的女人就是敏感,淫荡的小妮子。」说着我轻轻刮了下玉娘的小琼鼻。
「相公,快别让他舔了,他再舔下去我怕我还会,还会的……」我这正看的性致勃勃,大龙舔的津津有味,玉娘被刺激的媚眼如丝,不想这时候,耳边突然穿来一道声音「东家,咱们恐怕……啊,你们这是?」船家是父子三人,姓何,不知什么时候,老何已经来到了前甲板。日了,本来以我的功夫,有人接近是能发现的,可这不是,不是正那什么呢么,果然男人想那事的时候是最没有戒备的。
场间四个人,三个人都楞住了,有一个例外,大龙这斯没反应,还在那吸的过瘾。我一拍他脑袋,他才直起身子「怎么了么?姐夫你打我。」还敢问,穿帮拉。老何的眼睛落在玉娘那裸露的乳房上就离不开了,我看见他的喉结明显吞咽了一下。玉娘已经傻掉了,居然忘了遮掩,就那么挺着胸脯任人观看,三四秒后才突然「啊」的一声尖叫,俏脸通红,连忙用肚兜遮住乳房抓着衣裙跑进了船舱。
「咳,咳,去,大龙去看看小虎,换个湿衣服怎么这么半天都没出来。」大龙被我支走了,我转过头来面对船主「那个,刚才内子胸口有点不舒服,我让兄弟帮忙看看,何船主你找我有事?你刚才说什么恐怕?」我知道这个借口蹩脚之极,连忙叉开话题,真他妈尴尬。
「哦?哦,东家,我是说咱们恐怕有麻烦了,有条船已经跟了咱们两天了。」美景已经不在,何船主也缓过神来,说起了正事。
原来从两天前开始,就有条小船跟在了我们后面,我们走他走,我们停他停,都是运河上长跑船了,第一天的是时候船家就发现不对劲,直到又过了一天确认下来,这就连忙向我汇报来了。
「按您的意思,他们不怀好意?」
「多半如此,我干这行三十年了,看他们的形迹,多半是河匪。」「抢钱还是杀人?」「一般来说只是抢钱,只要不反抗到也不伤性命,只是东家你带着几个女眷,怕是他们看到几位夫人的姿色,会……」说到这他的脸到红了,估计是又想起了刚才玉娘那赤裸丰满的乳房「要不东家咱们等下到了码头就先靠岸吧,过几天再走,人多的地方他们不敢动手的。」感情哥这又上被人惦记上了,难道我脑门上写着「人傻,钱多」四个字么。「那咱们加快船速,能甩掉么?」「不行,咱们这是客船,他们是河上专用的快船,甩不掉的。这两天河上船多,他们不敢靠的太近,等到人少的时候,他们估计就要跟近了。」「好吧,最后一个问题,这帮河匪靠在河上抢劫过活,那他们很有钱么?」「恩,一个个肥的流油,这运河上跑的本就有钱的商人居多,他们抢一票就吃喝半年,而且大部分河匪和官面的人有说不清的关系,要不这河匪怎么年年剿,年年有的。」船主看来怨气不小。「那东家,等会再到了码头我就靠岸了,咱们等等再走。」「别,别呀。听我的,哪偏僻走哪,船钱我付你三倍,我们要是真被抢了,你们爷三躲舱里别出来,他们抢了我也不会为难你的。长这么大还没被抢过呢,可赶上这波了。」船主用看精神病人的眼光看着我,直到我塞给他一锭十两重的纹银,又多翻保证不牵连他后,这才一脸纳闷的勉强同意。船在经过又一个叉口时驶进了运河的一条支流,这里很是安静,航行了一个时辰后,已经一条其他的船也看不见了,在一个水流缓慢的河湾处,我吩咐船家落了锚。
人迹罕至,近点连个村庄也没有,到了晚上实在是个杀人越货的好地方。几百米外的河面上,果然有条小船也靠了岸停了下来。
「何船主,他们白天会动手不?这儿已经没人了。」「东家您还是叫我老何吧,这船主啥的听着别扭,应该不会,一般都是晚上。东家您这是闹哪样呀,真想在这等着被抢劫?您还带着女眷那。」「恩,想抢。哦,我是说想被抢,你别担心了,到时候躲好,河匪没被抢完你别出来。」船主显然不明白我在说什么,喏喏的走了。还要等到晚上才有节目呀,这会刚下午呢,没事做呀。看着眼前清澈的小河湾,这大热的天,游泳吧。
「游泳拉,游泳拉。」我挨个船舱喊人,不一会大家都集中在了甲板上。马乾和马坤两兄弟被柔儿看着念了半天书了,一听说要下河玩水高兴的不得了,大龙也赞成,只有小虎撇撇嘴「我刚才都游了好几趟了。」「你们几个姑娘,要不要一起游?」「相公你又瞎说,哪有女子下水的道理。」柔儿埋怨我。
「以前在山里的时候你不也和我一起游,而且还不穿……呜呜」柔儿连忙捂住我的嘴,怕我说出她和我一起裸泳的事。「切,不游算了,活该你们挨热,小的们随我下水拉。」一阵下饺子声,我们五个穿着短裤跳进了水里,河水清凉透彻,下水后立马开战,我带着两个小的围攻大龙和小虎,一片欢乐的嬉闹声。四个女眷坐在船边笑盈盈看着我们胡闹,若瑶的眼中明显透露出向往之色。
「若瑶,要不要一起来,很凉快哦。」我游到船边,开始忽悠。
「我,我,柔儿姐姐说女人不能和男人一起游泳。」「别管她,她自己还和我一起游过呢,现在却来限制你们。」我连忙揭柔儿的短。
「竟瞎说,那会就咱俩,现在还这么多其他人呢。」柔儿辩解道。
「若瑶,别听她的,咱家我做主,只要你想游,就下来,我保护着你。」看着小虎他们玩的高兴,若瑶眼神更亮了「可是,可是,我没有游泳穿的衣服呀。」「这有什么,你穿着肚兜和亵裤下来不就好了。」「这,这怎么行。」若瑶犹豫了。
「有什么不行的,我护着你,不让那些臭小子靠近。」我拍胸脯保证着我自己都不信的话。
若瑶终于动摇了,躲在敏瑶后面脱去了裙子,然后趁那边几个男孩不注意的工夫,顺着船边溜下了水。这里的水不深,若瑶站在水底刚好能露出脖子,我拉着若瑶在船边来回游了两趟,非常规矩,那几个小子想过来,都被我的眼神瞪退了。
「姐姐,你也来吧,真的好凉快呢,真好玩。」若瑶冲敏瑶喊到。
「就是,来敏瑶,一起下来吧。」已经跃跃欲试的敏瑶看我们玩的高兴,终于也忍不住下了水。两个只穿肚兜亵裤的少女在水里围在我的身边,不经意间的身体接触,我可耻的硬了。可我还是没有伸出我的咸猪手,还不到时候,臭柔儿,拆我台,看我等会怎么报复你。
船边,「完了,两个妹妹都被骗下水了。」柔儿象是在自言自语。
「怎么,有什么不妥么?」玉娘不解的问。
「咱们那相公,你还不知道么,一定会让那些男孩占便宜的。」「哦。」玉娘只应了一声,不知想到了什么,小脸红扑扑的。
我又游到了船边「柔儿,玉娘,你们不下来么,看两个妹妹玩的多好。」「我才不上当呢。」柔儿冲我做鬼脸,玉娘却只是微笑着摇头。
「真的不下?」
「就不下。」
臭妮子,和我较劲,招我还不离船边远点,我突然伸手一下拉住了柔儿泡在水里的脚腕,一拉一抱,等柔儿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在水里被我抱住了。
「啊,不要呀,」……扑通……「臭相公,你突然袭击,我的衣服都湿了。」柔儿娇颠着。
「什么?你说穿着衣服没法游?好,我帮你。」在柔儿的抗议中,啪,湿透的裙子被我甩到了甲板上,「啊,相公不要,肚兜不能脱。」不管她,啪,肚兜也让我扔上了船。「真的不行了,不能再脱了。」柔儿手死死抓住亵裤,不让我得逞。这个好办,我伸手在柔儿的乳头上一捏,柔儿一声娇吟松了手,身上最后的物件也没保住,我把亵裤扔给了玉娘,这时的柔儿已经是全裸的泡在水里了。
我转头看看若瑶和敏瑶。
「不要,相公,我们听话,别脱我们衣服。」
「恩,听话的不脱,柔儿姐姐不听话,你们要记住教训。」我故意说的一本正经。
柔儿这时已经躲到了我的身后,躲避着远处男孩们望过来的目光,「相公不要了,我错了,你让我穿上衣服吧,他们都看我呢……」这丫头终于服软了,小声哀求我。
「这有什么的,那边那四个哪个是没看过你裸体的,射都射过了,还怕看么?」「啪」,柔儿给我来了下,「瞎说什么呢。」这时玉娘在船边搭话了,「相公还是让妹妹穿上吧,咱们自己人就算了,还有外人呢。」说者冲船尾努了努嘴。可不是么,船主带着俩儿子正在那探头探脑,应该是知道有女眷下水了,想看又不敢看。
「要不要我现在把你送回船上,让他们看个过瘾。」我故意打趣柔儿。
「不要相公,他们看到了忍不住会冲过来,柔儿会被轮奸的,然后被他们射在里面。」故意的,故意的,这臭丫头跟我最久,最了解我,知道怎么逗我。
「死丫头,都学坏了。」我捏了捏柔儿的鼻子,「玉娘把她的内衣扔过来吧。」柔儿在水下穿好了肚兜和亵裤,这才敢站直了身子。大概是遇水收缩的缘故,肚兜明显不够包裹住胸部的,从两侧分别挤出了三分之一白嫩的乳肉,十分性感。柔儿自己还不知道,穿完了在我脸上香了一下,「相公最好了。」这丫头,「玉娘你也下来吧,大家都下来了,你也一起来玩会吧。」玉娘还是微笑着摇头,「你们玩吧,我看看就好。」玉娘执意不肯下水,我也不好勉强他。带着三个娘子军,我们去和那四个小子开战。那四个小子显然是等了很久了,终于能近距离接触了。又是泼水,又是水下暗袭的,不一会三个小娘子就娇喘连连了,我看不到他们水下是怎么弄的,估计没少占便宜。
「嘤咛」一声,柔儿一下窜到了我身边,「怎么了?」「有人摸我……摸我下面,不知道是谁。」柔儿红着脸说。
「不知道你怎么找,不行,这样下去咱们不是对手。」那边,两个小瑶瑶更惨,被四个小子团团围住,马乾宣布她们现在是俘虏了。不知道水下发生了什么,两个小姑娘脸红红的,轻声说着不要,不要了,却怎么也躲不开。
「停战,停战,这局我们输了,等下我们再报仇。」我游过去赶开小虎他们,把两个小姑娘搂进怀里。日哦,肚兜闹腾间已经被扯到了一边,乳房已经失去了保护,我伸手一摸,连乳头都已经硬了。再往下,竟然连亵裤都褪到了膝盖处。
「被欺负了?」我小声问。
「恩,他们摸我胸,还有人用那个东西顶我屁股。」敏瑶红着脸小声说。
「我也是,不知道谁扒了我的裤子,还把手伸到下边摸来摸去的。」若瑶的情况也没好到哪去。
「你们几个臭小子,连师娘和姐姐的便宜也敢占。」我假装冲那几个小子训斥到。
「不是我,我啥也没干呀。」
「就是哦,不就是打水仗么。」
「反正我没做过分的事。」
「恩,没做。」
得,全都不认,糊涂帐了。
「相公,还是我来帮你吧。」玉娘不知道什么时候下了水,就站在我身后。这身上穿的居然不是肚兜,黑色不名材质的布料包裹住全身,只露出脑袋,这难道是专业的水靠?这妞不会是专业人士吧?这身衣服我咋从来没见她拿出来过。
事实印证了我的判断,玉娘低头潜入了水里,四个小倒霉蛋惨了,大呼小叫,一会被拖下水一个,一露出水面就大声惨叫,整个过程我就没见玉娘浮出水面换过气。连大龙那皮糙肉厚的都顶不住「不玩了不玩了,姐姐掐人太疼了。」柔儿和若瑶敏瑶大呼小叫的给玉娘加油,也不管水里的玉娘其实跟本就听不到。过了好一会,玉娘才在我身边露出了头,「他们服了么?」「服?你再不露面他们都要精神崩溃了。」「娘,你太狠了,疼死我了。」马坤跟玉娘抱怨着。
「给你们几个小子长点记性,别老觉着女人好欺负。」我也是满脸疑问的看着玉娘,这怎么个情况?这妹子岸上我一个打她八个,水里她一个打我十六个,可能还有富余。
看我有询问的意思,玉娘主动说「我嫁人前从小是在水边长大的,这水里的功夫算是家传的,太久没下过水,退步了很多。」呃,这是在骂人,反正我当她在骂人。
其他三个妹子围了上来,唧唧喳喳,唧唧喳喳,四个五百,两千,吵死我了。
船上,三个船家已经看傻了,「爹,城里的女人居然也下水,你看那个穿肚兜年岁稍大的那个,奶子又白又大,肚兜都包不住了,快从两边掉出来了,要是能摸一把那可真是爽死了。」「哥,你别说了,我都硬的不行了,刚才她们闹的时候,她的一个奶子已经掉了出来,你没看到么?白不说,乳头还是粉色的,比咱家里的婆娘强多了。我那婆娘,生过孩子后乳头就变黑了,没法比呀。」「你们两个,就知道看女人,那可都是东家的女人,不是你们能想的。东家好象是蜀中东方家的公子,那可是真正的大户人家,你们俩都管好自己的眼睛。我倒是好奇最后穿水靠的女子,奶子好看不说,好深的水性呀。」「爹,人家穿着水靠呢,你啥时候看见人家奶子了?」「刚才在甲板……去去,和你们说这个干什么,别看了,干活去。」玉娘被恭维的已经快晕了,向我投来求救的目光。「行拉行拉,玩累了,歇会吧,都上船去换衣服,等下该吃晚饭了。
几个人互相拉着爬上船,一上来,柔儿才发现自己的肚兜太小了,从两侧几乎露出了快一半,乳头就卡在肚兜的边缘,从侧面看过去,刚好能看到粉嫩的乳头边缘。
「不许看,你们不许看我。」这傻妞,你不说没人发现,你主动叫出来,引的众人的目光都看了过来。柔儿抓着裙子遮着胸口逃跑了……玉娘一身黑色的水靠,紧紧的包裹住玲珑有致的身子,里面明显是赤裸的,因为我能清楚的看见胸前的两粒凸起。这衣服性感,我哪天得让玉娘穿着这身和我做一次。
我留下了玉娘,「玉娘,你水性这么好,能帮我个忙么?」「哦?相公有事吩咐便是,奴家也只有这一技之长,相公要我做什么呢?」「看见远处那条船了么……」我将事情的缘由和玉娘讲了一遍,「他们应该今晚就会动手,我想知道他们什么时辰动手,有几个人,你能潜过去帮我探听一下么?」「这个应该行。」玉娘答道。
「别勉强,安全重要,如果发现事不可为,就回来。」「相公放心,奴家知道轻重的。玉娘终于能帮到相公的忙了,我好高兴。」「速去速回,自己小心,你不会武功,切记别离开水。」玉娘悄无声息的滑入了水中,看来要等一会了,我回到自己的船舱,柔儿居然还没换过衣服,裙子已经全都湿了,要晾干了才能穿,柔儿正穿着肚兜亵裤在翻衣服。
「怎么还没换衣服?」
「相公,这些兜兜都遮不住了,刚才你也看到了,太小了。」「那以后就不穿了好不好,相公最喜欢柔儿不穿内衣了。」「才不要呢,就喜欢柔儿被别人看,色相公。」「好呀,你说我色,那我就色给你看。」我一把抱住了柔儿,伸手从肚兜下握住了她的乳房。柔儿的丰满是我一只手握不住的,用两跟手指捏住一边的乳头,另一只手向她的下身探了过去,入手间已经满是滑腻,这肯定不是刚才游泳没干的水迹。
「小色女,这怎么回事?」
「相公要了柔儿吧。」依偎在我怀里,柔儿小声的说着,明显是动情了。
「不许打岔,怎么这么湿?」
「我也不知道,刚才穿那么少游水,被男人色咪咪的盯着看,我就好象有感觉。相公,我最近身体好象越来越敏感了,我知道如果被男人盯着身子看我应该愤怒,可我现在更多的觉着兴奋,身子都会变热,我是不是……」我打断了她的话,白虎的女人之所以被说是克夫,是因为这样的女人性欲本身比较强,会对自己的男人索求无度,造成男人早衰而亡,在古代也许会被世间理法不容,可是,她架不住我这个性趣爱好特别呀,这简直就是给我量身打造的伴侣。
「又瞎想了不是,敏感还不好,你们不老说相公好色么,正好配你这个小淫女。」被我叫成小淫女,柔儿脸都羞红了「我们只是那么说,可从没见过相公对家眷以外的女人有过任何无礼的举动,相公是个君子呢。」这回我脸红了,看着柔儿清澈的双眼,心里禁不住想到,她这是在骂我吧?
「君子不好,君子活着太累,我要当小人,要坑人就坑人,想打架就打架,性致来了想看老婆被人上就看老婆被人上。」「三句话不离本行,不理你了。」柔儿装做生气的扭过脸去,身子却不动,任我轻薄。
「好了,说正事,玉娘去办事了,我在等她回来,晚上相公再要你,你要是现在真想了,要不我叫别人过来?」「去你的,我才不要呢,对了,你让姐姐干吗去了?」我把事情一说,「啊?那姐姐不会有危险吧?」「应该不会,她水性那么好,偷听不到什么回来就是了。」其实我也不是太放心。
「是哦,相公你别担心,姐姐不会有事的。你先歇会吧,我去找船主要点针线来,那俩孩子的衣服破了,我去给他们缝缝。」说完柔儿换过一身干爽的衣服出去了。
我独自一人在卧舱内闭目养神,大概过了半个时辰,我睁开了双眼,有人上船了,听脚步声是玉娘没错,等到她走到我的舱门外时,我连忙打开门让她进来,可看到的情景却另我吃惊……几百米的距离对水中的玉娘来说并不算远,不大的工夫,当玉娘露出头时,已经到了船的一侧。船靠在岸边,玉娘小心的潜了过去。
甲板上站着两个中年汉子,一人高大威武,面相上就带着一股彪悍之意,另一个…怎么有人会长的这么猥琐,这位属于让人看着就想在他脸上踹一脚的那种。“看到没,这就叫自投罗网,你看他们停船这地选的,正好方便了兄弟们干活。”
“是,是,大当家说的是,应该是没什么经验的富家子弟出门,看来这一票下来油水不会少,也不枉咱们跟了这两天。”
“信发出了么?弟兄们什么时候到齐?”
“这个您放心,已经发出去了,入夜前都能到,不会耽误了买卖。”这人说话间却非要点头哈腰的,趁着他那个面相,真是个极品。
“好,你和我到舱里来,咱俩商量商量晚上怎么动手。”彪悍男子说完,两人进了船舱。
玉娘的耳力并没有那么强,两人进去后再说话她就完全听不到了,按照相公的吩咐,玉娘知道这时候自己该离开了。可好不容易才能帮到相公一次,听他们刚才说还会有人手赶来,人会不会很多?相公他们能动手的就三个,要是对付不了怎么办?想到这,玉娘咬咬牙,决定冒险,反正就在河上,万一被发现了转身往河里一跳,只要入了水玉娘自信逃走是很有把握的。
女人的身子很轻,双手轻轻一撑,玉娘悄无声息的上了船。悄悄的来到船舱的舷窗下,里面两个人的说话声又传了出来。
“看好了么,他们连护卫都没带?”
“看好了,看好了,除了船家,算上他们那个领头的也只有三个成年男子,其中两个好象会点工夫,不过也不怎么样,有个傻大个子看样子就只有傻力气,另一个连他都不如,昨天远远的看他们在甲板上比划,另一个被打落水好几回。”
我呢?为啥不提我?哥又被人忽略了。
“这就好办了,只要不是身上带着功夫的,在这地界就不怕他翻上天去。”
“那是那是,大当家的英明神武,盖世无双,拳打……”
“打住,打住,我说面猴你这老毛病啥时候能改改,马屁拍成习惯了是吧。虽说哥几个当初是逼你入伙,可你不也走投无路了不是,这几年兄弟们可都没把你当外人,别整天说这没用的,大伙都是脑袋别裤腰上混口饭吃,咱们这鱼龙寨虽说就那么是十几号人,可在这汴州地界也是排的上号的,以后硬气点,出去别老给我丢人。”
“是,是,大当家教训的是。说正事,寨子里兄弟一共十四个,今晚都会到,子时动手,银子由大当家的来分,如果有货物还是老渠道出手,换回现银再做打算。只是,大当家的我说句过分的话,咱们这次不杀人行么?”
“管好你份内的事,动手的事又不靠你,怎么你还想做回良民?别忘了当初你可是纳过状子的人。”
这个叫面猴的不说话了,神色揣揣。
“对了,彪子说去上岸方便,怎么还没回来?”
怎么这船上还有第三个人?玉娘听到这就想离开,今天已经太冒险了,该听的也已经听到了,一转身,“啊”的一声尖叫,一个汉子就站在她身后,正用戏谑的眼光看着玉娘。然后一把就将她抱住,“大哥,抓了个奸细。”
舱里的二人此时也走了出来。“又是翻江帮派来的?这第几回了,还真跟咱们杠上了。呦?这回还是个娘们,我说你们帮里人死绝了?居然派女的来。”
玉娘被吓到了,低着头一句话也不敢说,她的沉默被几个男人当成是默认了。
彪悍的男人捏着玉娘的下巴抬起了她的头,“好俊俏的小媳妇。”
“大哥,这回怎么处理?老规矩么?”彪子问道。
“当然老规矩,不过这回规矩前,得先让老子乐呵乐呵。”
旁边面猴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忍的神色。
玉娘的双手被彪子反剪到身后,紧身水靠包裹下的胸脯本就高高挺翘着,大当家的一伸手,就捏住了玉娘上面的凸起。
“不要,别捏,疼。”玉娘扭动着身子躲闪,却无奈双手被人拉在后面。
“正说闲的无聊呢,就送这么到菜来,彪子把她外面这身皮扒了,看这形状,这妞奶子不小呀。”
水靠被人从上到下脱了,白腻的乳房先弹了出来,刚一露出完整的形状,大当家的就迫不及待的一手抓住了一个,“这奶子肥呀,比玩过的那些婊子可强多了。”说完用里的挫弄了两下。
玉娘除了当初树林里被强奸那次,还没被人这么粗鲁的对待过,当时就痛苦的呻吟出来。却不知道她的呻吟对男人来说就是强力的催情剂,“这叫声好听,再叫两声听听。”
玉娘抿住了嘴,不肯出声。
“啪”乳头被男人用力的弹了一下,“啊,不要,疼,我叫。”柔弱的玉娘屈服了。
水靠被完整的脱下扔到了一边,玉娘的身子已经不着寸缕,“大哥,快看,这婊子逼上没毛。”
“真的,万中无一的白虎呀,这种女人娶回家不行,不过玩玩最爽了。”
被人直视自己的腿间的娇嫩,玉娘的身子剧烈的扭动起来。
“大哥,要不把她绑起来吧,这老动来动去的,太麻烦了。”
“绑起来玩还有啥意思,我说姑娘,你今天好好陪哥几个爽两次,我们不伤害你,等下还放你走,如何?要不就别怪我们没轻没重了。”
想起相公说过的话,无论何时自己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就当是被狗咬了,不过玉娘还是追问了一句“你们真的会放我走么?”
“当然,只要你把我们伺候舒坦了。”
玉娘不动了,认命般被两个男人上下非礼着。
这女人怎么在江湖上混的,这就信了?彪悍的男子自己也在纳闷,不过想不了那么细了,这小娘子叫声真好听,碰一下乳头就哼哼两身,“面猴你来不来,这可是良家女子,过了这村可没这店了。”
“大当家的你和彪子先上吧,等下我吃口剩的就行。”
“我说面猴你这口味可够重的,人家都抢头口,你只吃剩饭,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彪子接完嘴,按着玉娘蹲下了身子,他和大当家的都已掏出了自己的肉枪“先给我们吹吹,吹硬点,不够硬等会怎么操的爽你。”
玉娘面前晃动着两只挺立的肉棒,根本就不是不够硬的问题,玉娘知道他们就是想让自己的用嘴先服侍他们,相公不也是喜欢这样么,有时候还直接射在嘴里。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只求他们能说话算话吧。强忍住铺面而来的腥臊气味,“相公,对不起。”玉娘张开了樱红的小嘴,含住了大当家的龟头。
嘴里吸允着大当家的肉棒,左手还轻轻撸动着彪子的长枪。几十下后,换过位置,彪子鸡巴很长,玉娘不能完全含进去,被彪子按住了脑子使劲在嘴里顶了几下“咳,咳…”不要了,你这个太长,顶到喉咙了。“一吐出来,玉娘就轻声抱怨着。
”嫌长?等下就让你知道长的好处。大哥,我忍不住了,这婊子太会舔,那舌头在我龟头上舔来舔去的,今天能不能让兄弟先一次呀。“”随你吧,反正看这样子也不是处女了,你喜欢就你先来。“”谢大哥。“彪子得了允许,一把将玉娘推倒在甲板上。该来的总会来,玉娘默默的想,脚腕被抓住了,腿被分开了,他要插进来了么?相公会原谅我的失身吧?怎么还没进来?玉娘胡思乱想着。”哎,别捏…“腿被分开,玉娘赤裸的阴户就再没任何遮拦,彪子一眼就看到了玉娘粉嫩中那已经凸起的阴蒂,伸手揉捏了几下。强烈的刺激让玉娘觉着一股热流瞬间从身体里涌了出来,透明的黏液从阴道口缓缓流出。
”大哥,这婊子流了嘿,我就摸了几下,真他妈是个骚货,我操死你个骚婊子。“没有一丁点的怜香惜玉,龟头顶上玉娘的蜜穴入口,直楞楞的一插到底。好在玉娘下边已经湿腻一片,才没造成什么伤害。”呜“的一声闷哼,玉娘被插的腰都弓了起来,缓了缓才慢慢放松。
”怎么样,是不是够长操的你才爽。“彪子得意的问。没有回应,强忍着不让自已发出声音,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咬完了我就可以回到相公身边了,玉娘告戒自己。
”不爽?那我就操的你叫爽?“彪子动了起来,玉娘的双腿被他抗到了自己肩上,股间,两片丰满的大阴唇间夹着一道粉色的肉缝,靠下一点的位置,本应只属于自己相公的桃源入口已经被陌生男子侵入。彪子的鸡巴很长,至少比玉娘以前经历过的那些男人都要长,彪子的动作很粗鲁,至少比自己相公的动作要粗鲁,龟头每次都将将要拔出去时在一捅到底,龟头瞬间破开阴道里的嫩肉,然后重重的啄在花心上,研磨一下后,退出去,再来一次。
彪子奋力顶操了几十下的工夫,玉娘忍不住了”轻,轻些,奴家受不住了。“”轻?哥哥操女人只会重,不会轻。“说完受到鼓励似的更加用力,撞的啪啪作响。
彪子这会已经整个人都爬到了玉娘身上,双手一边玩弄着玉娘的乳头,下身拼命挺动。玉娘的双腿从刚才一被放下,就不自觉的盘到了彪子的腰上,嘴里叫着”不要…噢…不要了…噢…太深了…真的…受不住了…“一边随着彪子的动作挺动腰肢,仿佛嫌弃身上的男子插的还不够深。
”我说彪子,你还成不成了,操那么快,不是要射了吧?“大当家的一边淫笑着问。
”大哥,我这还真快不成了,这婊子太骚,这穴里吸的厉害,哎呦,你看这娘们,还他妈主动往上送呢,真是欠操。“”我说你小子要射了可得拿出来,你都射进去了,我他妈等会还怎么操。“”大哥放心,小弟心里有数,我…就要…射出来了…“彪子再次提速,显然已经到了射精的边缘。”不要…噢…别那么快…奴家会泄出来的…不要…啊…奴家要死了…啊…要被操死了…不要…别…“彪子在射精的瞬间就要抽身而退,却不想刚拔出一半,被玉娘的双腿在腰上一缠一拉,又重重的顶了进去,”啪“的一声,鸡巴重重的操进了玉娘的蜜穴,彪子再也忍不住了,龟头冲着玉娘的花心就射出了精华。
”不要…别…别拿走…啊…就射在里面…噢…好热…奴家也到了…“玉娘的花心受到了男人精液的冲击,颤抖着和彪子一起泄了身子。
”大哥,这可不怪我,你看到了,这婊子不让我走呀,求我射里面呢,真他妈骚,我射死你…“彪子的鸡巴在玉娘的穴里跳动着,足有七八下才安静下来。
玉娘被一股股的精液烫的身子不停颤抖,感觉自己的穴心象是开了水闸般不停的往外分泌着爱液,直到彪子软了的肉枪抽出她的身子,玉娘才恢复了一点理智。”我刚才做了什么,他都要拿出去了我却…真是羞死了…相公要我时都没这么主动过,都怪相公,把人家身子弄的这么敏感,现在被外人操了也这么…噢…“玉娘没法再想下去了,又一根生龙活虎的肉枪顺着蜜穴插了进来。”他妈的,刚被我兄弟操完居然还这么紧,喜欢被男人射里面是吧,三天没碰女人了,看爷我等会给你射个多的。“大当家的嘴里骂骂咧咧的,顺着刚刚二人交合过的体液插了进去,一点也没嫌别扭,看来他们兄弟以前没少一起玩女人。
已经不再矜持,玉娘的好听的媚吟在甲板上响了起来,雪白丰满的身子被粗壮的大汉压在身下,伴随着一声声的求饶,直到蜜穴内再次迎来男人的万千子孙。”真够劲,这骚婊子,肯定是她相公喂不饱她,楼子里我都没操过这样的。“大当家的射完起身了,玉娘大腿张开的躺在甲板上,顺着蜜穴口,男人的精液象条小溪般的缓缓流了出来,没有阴毛的光秃阴户上,看着异常淫靡。
”面猴,该你了。“
玉娘刚刚高潮过的身子还没有平复下来”已经被两个男人射入了,虽然他们动作一点也不温柔,嘴里也不停的侮辱我,可我却总能被他们操到泄身,难道我真象他们说的是个婊子么,难道我还会被面前这第三个男人再射一次么?可是,他长的好猥琐…“面猴爬到了玉娘的身上,带着猥琐的表情。我冤枉呀,我这是没有表情好不好。
”来,妹子,翻个身,我喜欢从后面来。“
他果然要换着花样玩我,罢了,他玩完了应该就会放我走了。玉娘顺从的爬跪在了甲板上,双腿分开,臀部翘起,迷人的肉穴就那么毫无保留的一览无遗。感觉到男人粗糙的大手放到了自己丰满的臀肉上,龟头也顶上了阴道口。
”妹子,我能进去了么?“
经历过粗暴的强奸,面猴的温柔让玉娘有点不适应了,”恩,进来吧,大哥轻一些。“动作很轻柔,龟头一点点的将肉穴内的嫩肉挤压到两侧,然后轻轻的吻住花心,面猴不动了。”行么妹子,不疼吧?“”我草,我说面猴,你当这是操自己媳妇呢,那就是个婊子,想怎么操就怎么操。“玉娘被身后的男人感动了,没想到他会这么对自己,即使自己是被他们抓住的,即使自己刚被两个男人轮奸过,即使他粗暴的对自己也无法反抗,这张猥琐的脸下到底是怎样一颗心呢?”不疼,大哥你来吧,奴家愿意被你操。“说完这句话,玉娘觉着自己的脸在发烧。
”听见没面猴,这就是个婊子,自己就说想被操了。“面猴没理会彪子的调侃,将上半身趴到了玉娘的背上,双手温柔的握住了玉娘垂在身下的一对乳房,嘴唇吻着玉娘颈后细腻的皮肤,下身慢慢的挺动起来。
另一边,彪子和大当家的还没回过劲来”大哥,等下杀了这婊子割下耳朵给翻江帮送回去?要不留下来多玩几天吧,从没玩过这样的,明明骚的要命,还老奴家奴家的,真当自己良家妇女了。“”不行,留着她是个麻烦,等下兄弟们都来了,挨个玩一次,那晚上不用干活了,按规矩办。“彪子不说话了,都是杀人如麻之辈,女人对他们来说只是泄欲工具。
玉娘还在享受面猴的温柔,这让她觉得自己不是被强奸,象是在被自己的相公疼爱,乳房被搓揉的不断变形,乳头在男人的大手里摩擦的又酥又麻,穴里的鸡巴软硬大小适中,操的自己很是舒服,让自己忍不住向后挺着屁股迎合男人的操弄。这时,一道轻轻的声音从脑后传来”妹子,他们不会放过你的,等我玩完了,他们会杀了你的,别停,继续动,对,别漏破绽,听我说,我们抓到了奸细从不会放走的,他们刚才骗你的,我想救你,你听我吩咐,现在直起身子,转头和我亲吻。“玉娘突然听见这些话本来一惊,也知道了身后的男人对自己没有恶意。配合的直起了上半身,转头与面猴吻在了一起。
”你是穿水靠来的,把你放回水里你走的了么?“”恩,只要入了水,我…噢…我就能走。“”那就好,咱们这么办…“”那,大哥,我走了…噢…噢…你在怎么办?“”放心吧,顶多受点皮肉之苦,我对他们还有用,他们不会杀我的。“”大哥你对我这么好,要不…噢…大哥你射完了,我再走吧,妹子…噢…愿意让大哥射进来,只要大哥…噢…不嫌弃我刚被他们俩给…“”妹子说的哪里话,你那种情况,除了暂时委身他们,也是没别的办法了,留得性命比什么都重要,我要是射出来,他们马上就会动手的,来妹子,按我刚才是说的办。“说着,面猴拉着玉娘站了起来,嘴里还大声说道”来,换个姿势,爷给你来几下深的。“两人变成了站立姿势,面猴将玉娘的一双手臂拉到身后,玉娘向后挺着臀部,两人就这么一下下的操弄。
这个姿势插的十分深,因为角度的关系,鸡巴对蜜穴的摩擦力也陡然加大,玉娘的呻吟声高亢起来。面猴每一次发力都把玉娘的身子往前顶的一个趔趄,可是被拉住的双臂又让玉娘无法挣脱。
”大哥,你看这小子终于现原形了,先是亲嘴,这会又站着操,那小婊子的叫的比刚才还大声呢。“”面猴,你够会玩的呀,哎?你怎么,快抓住她,别让她跑了…“扑通,玉娘落入了水里。
就在刚才,面猴用力的往前一顶,玉娘的身子向前一冲的工夫,面猴拉着玉娘的手却悄悄的松开了,借着冲势,本来就站在甲板上,离船边不远,玉娘借着势头两步就到了船边跃入了水中……我拿过一条毯子包裹住玉娘赤裸的身子,听着她讲完事情的经过。”是我的错,没想到差点让出了意外。“我真是后怕呀,玉娘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我不敢想了。
”相公别这么说,是我没听你的上了船,才会被他们抓住,都怪我。“我将玉娘紧紧的抱在怀里,很用力,就象怕她突然再离我而去一样。玉娘明白了我心意,依偎在我身上,”相公,奴家被他们给,给那样了,相公不会…“”会,我一定会的,我以后一定会使劲操你,看看是他们厉害还是你这相公厉害。“”讨厌,又瞎说。“玉娘红了小脸,两个人相拥无话。
玉娘很累,没一会就在我怀里睡着了,我轻轻将她放下,去找其他人安排晚上的娱乐活动。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