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侠斩清军

「无尘剑仙」杨青一身白衣如雪,面色凝重,一直以来她都是「白莲五花」
的领袖人物,她选定在这座人迹罕至的小镇商量今晚的计划,一个月前她们
五人被王聪儿派往广西联络义军,希望能汇合广西义军,谁知刚至广西境内便知
加为好友 当前离线 广西义军已被清军剿灭,等回来覆命时得到消息王聪儿所率义军亦被清军剿灭,
王聪儿投崖自尽。
但根据齐月儿刺探回来的情报,清军在崖底发现的几具尸体已经血肉模煳,
根本无法分辩清楚,而且亦未见王聪儿的贴身佩剑秋水断,便随便找具尸体送上
去交差了。几天前在附近清军军营外围还发现了清军管带哈尔赤遇刺事件,人头
被隔空气劲斩下,传言亦是王聪儿所为,所以王聪儿仍活在世上可能性非常大,
五女遂决定再去清军大营闹上一翻,以期能得到更多的收获。
她清了清嗓子道:「今晚我们要留一人在此,其他三人与我一起行动,这次
行动务求一战成功,让清妖在这块地方寝食难安。」
「女诸葛」谢韵年纪最长,被四人尊为大姐,她知二妹杨青性子极其好胜,
不易克制自己的情绪,便笑着说道:「这次我们只是投石问路,引大统领现身,
并非去与清军决战,闹一下子就够了,这军营里也有四千多兵丁,要真被他们围
起来,要脱身也不容易,万一姐妹们有了损伤就更不好了,我们在二更天动手,
三更天前必须动身返回。」
「怕什么嘛,大姐,这两年来我们姐妹五个行动不是每次都无往不利,杀的
清妖屁滚尿流,大家都是全身而退的。」个性单纯而又鲁莽的五妹「芙蓉拳」叶
风在旁边插话。
谢韵不由一皱眉,叶风的武功在五人不算太弱,个性却是粗枝大叶,刚开始
执行任务时就连连出差错,好在大家补救及时没酿成大祸。而众人看她年纪小,
不懂事也就睁个眼闭个眼,并没向王聪儿说起,以后执行任务时总是安排给她最
安全也最举手之劳的任务,而她也真是够粗神经的,居然一直都没看出来。
一脸阴沉的「毒莲花」唐宁在旁边发话道:「五妹说的也有道理,不过是去
突袭一群睡梦中的清军而已,据四妹的情报这个军营里根本没有什么高手,就算
来再多的清妖也只配喂我唐宁的暗器。这段时日以来我又研制出几种新的暗器,
正好拿这班废物实验一下它们的威力。」
谢韵心中略有些不快,叶风年幼无知也就罢了,身为她三姐的唐宁却还在旁
边起哄,唐宁是五人中除杨青外最嗜杀的一个,毒药暗器层出不穷,杀人如麻毫
无仁慈之心。一次在清军伙食中下毒,将清军上下五百多人尽数毒死,尸体腐臭
不堪,连杨青看了都直皱眉头。但她始终对姐妹们颇讲义气,而杀的都是清兵,
她也实在不好说什么,只能暗示王聪儿要唐宁收敛些,不要添太多无谓的杀业。
「好了,行动就这样决定了,五妹留守在这家客栈里,其妹三位姐妹和我马
上出发。」
「等等,为什么一定要我留下来,难道你们觉得我武功不高吗?还是觉得我
会坏事拖你们的后腿?」一旁的叶风嘟起嘴来。
谢韵心想:当然就是这个原因了,难道还是因为你武艺高强,机智聪明?但
脸上却是含笑道:「五妹你忘了吗?我们一路上留下了记号,把它一直引进这个
客栈中,若大统领或其他白莲教的弟兄们看见了记号赶来这里,你正好可以接应
他们,这个任务可是非常重要的。」
叶风听了立即笑逐颜开,「好啊,你们放心,我会寸步不离的呆在这个房间
里,你们直管去杀个痛快吧。」
个性沉默寡言的「玉脚追魂」齐月儿忽然开口说道:「五妹,你留下来一定
要小心,千万注意周围的情况,到四更时马上毁掉记号离开这里,我们在镇外十
里坡汇合。」
「放心吧,四姐,这世上除了你的」昙花一现「的绝世轻功,根本没人逃过
我的耳朵。」叶风自信满满的说到。
一切都交代妥当了,四女收拾好兵器,离开客栈前往清军大营。齐月儿回头
又看了看客栈的二层,她刚才翻看过客栈的帐簿,今天除他们之外只有一个男客
住进这里,刚才她亦从窗户外观察过他,看他确没什么武功底子,才放心让叶风
留下。但她与生俱生便有一种直觉,总会在危险降临前预感到什么,却又说不清
楚。
这次闯军营是为了给大嫂王聪儿传递一个信息,但她总觉得以王聪儿的个性
应该不会在军营外面大大咧咧杀人。但个性沉默的她总不愿把这些想法说出来,
因她觉得谋略的事应该交给谢韵,王聪儿一直都让自己在行动发生意外时出手,
而现在若她说出这些话来未免是对谢韵的不敬。齐月儿唯有一边告诫自己不要胡
思乱想,一边跟着众人一起向军营出发。
叶风一个人呆在房间里才半个时辰就闷的发慌了,先是来回踱步,然后就是
打上一遍「八极拳」,再过了一会儿索性踢掉靴子翘起脚躺在床上嗑瓜子,早把
齐月儿嘱咐她要小心谨慎的话忘的一干二净。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小姐,您
订的夜宵来了。」
叶风心中奇怪,自己没有订过夜宵啊?但说起吃,她的肚子倒真有点饿了,
想起自己好像也没锁门,便说道:「门没锁,自己进来吧。」门一推进来个戴着
毡帽的伙计,手里端着个托盘,盘里放着一只烧鸡。
「夜宵吃什么呢?」叶风躺在床上连看都没看伙计一眼便随口问道。
「这是本地的名菜——怪味鸡,小姐请趁热吃吧。」伙计一边低着头说话,
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瞄着叶风翘在床头穿着白袜的纤足。
「好了,你出去吧,钱明天跟你算,」叶风把伙计打发走之后便急不可待的
狼吞虎咽起来,换成是其他四女进食前必会用银针试毒,但叶风却从无此习惯,
因为她觉得自己是老江湖了,怎么可能会中下三滥迷药的计?虽觉的这鸡的味道
确是很怪,却也只当是这鸡的特色。
门外,化装成伙计的杨狗子从门缝中注视着叶风那娇憨的样子露出了淫笑。
杨魔坐在帐中皱着眉头,已经四天了,还是一点眉目都没有,白天除了被军
营的管带省了一脸的屁之外,就没有什么其他收获。那知府看来也是知道他过去
也混过江湖才会举聘他来这里破案,可问题是这种能隔空杀人的绝世高手又岂是
他能逮的住的?看来大了就丢个把总的官,可家里的事才真是等着他快点处理,
偏偏昨天又收到那个人的来信,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突然他的脑中只感一阵刺痛,随即面前传来一阵笑声,「我的好徒弟,什么
事让你那么头痛啊?」
杨魔抬眼一看,刚才还空着的椅子上竟多了个身穿黄袍的僧人,看起来三旬
的年纪,一脸慈悲相,太阳穴深深陷入,背后是四条彪形大汉,就好像时间曾经
停过几秒钟一样。
杨魔惊愕之下,颤声道:「班禅师父,您怎么到了这里?」
「我来中原一定要通知你吗?帮无知的少女脱离苦海,飞升入极乐世界是我
佛之宗旨,我这一路东行,已经渡化了过百名少女了,今次来你这里盘桓上十几
日。」班禅含笑答道。
老天,野狼还未到,勐虎到先来了,这头老虎一路上采花采的过瘾,不用说
找的定是身有武功的少女,黑白两道不气疯才怪,你在我这呆上十几天,不但可
能引来无数追兵,更可能害老子惹上官非,这瘟神是不是上世跟自己有仇?
脑中突然又是一阵刺痛,班禅面带温色道:「什么瘟神勐虎的,野狼是谁?
你心里想些什么我都能慢慢从你脑子里挖出来。「原来这个班禅是密宗黄教
的神童,天生就具有一种惊世的超能力,能以脑电波发出强大的力量,智慧奇高,
过目不忘。后更将自身的超能力进化成为三种奇术:他心劫——以无形脑电波的
脑电波勐攻对方头部,令对方瞬间头痛欲裂,距离越近威力愈大,但有效距离只
限于三丈之内。
他心知——能以强大的脑电波读取对方脑中的思想记忆武功等,有效距离是
半丈以内,但若对方定力够强亦会失效。
他心通——是班禅所创的最高奇术,修成后从未见他施展,不奇威力如何,
但传言此术可令他永生。
内功修练的是密宗般若神功,密宗武学无一不精,更擅欢喜禅大法,可有男
女交合高潮之即盗取对方的元阴及功力。班禅虽是天纵奇才,但却把奇才用在了
邪道上,以救世之名奸淫少女无数,更收了四个淫徒为弟子,被称为四大金刚,
分别是金狮、银豹、铜猩、铁猫。密宗亦对他忍无可忍,多次派人清剿他都惨败
而回,真可算是西域一霸。
几年前杨魔去西域走私货物时一时起了色心奸污了一个部落猷长的女儿,结
果被众人追杀,却被班禅所救。班禅就是欣赏胆大包天的淫徒,当下收他为徒,
并传授欢喜禅和大手印。并言道他日来中土猎艳之际要他当向导,谁知他偏在这
种时候来凑热闹。
杨魔知道自己在他面前根本没法隐瞒,便道:「师父,那个人是雷万仇,跟
小人有八拜之交,这次从苗疆来中原看望弟子。」
「哦,雷万仇?听说过,这人武功不高,但精研各种旁门杂学,机关阵法,
蛊毒。他的师门被一个女侠所毁,所以从小就对江湖上所有的女侠充满仇恨。经
过多年钻研后大成,出道以来已有数十名有名的侠女被他先奸后杀,有的还是武
功已达一流境界的高档货,后因惹了江湖众怒而逃往苗疆,想不到现在居然重出
江湖了,我倒是很想和他结交一下。」
「想不道师父足不出户亦知江湖事,佩服佩服,弟子到时一定把他介绍给师
父认识,」杨魔在一边陪笑道。
「对了,你还有什么隐瞒着我?痛痛快快都说出来吧,不要我费劲了。你们
中原最有名的女侠不就是那白衣侠女王聪儿和她那」白莲五花「吗,你有她们的
消息吗?」
杨魔心头大震,要是被他查出王聪儿的事怎么办?这件事情他可真是一点都
不想和这个淫魔师父分享。
就在此时,帐外传来「轰」一声惊天巨响,强大的气浪把帐篷亦吹的飞离,
四金刚和杨魔都纷纷用手掩耳,唯有班禅处变不惊。
军营的火药库被点着,引发了剧烈的爆炸,把睡梦中的清军纷纷惊醒,一时
间乱成一团,有的忙着扑火,有的则拉住受惊的马匹。
一班清兵抄着兵器刚冲出营外,就抱着脚惨叫连天,原来营外地上十多丈范
围已经布满毒针,踩中毒针的清兵不一刻便毒发身亡,剩下的则吓的畏缩不前。
一条红影自一颗树上窜下一出手就是数十枚暗器,一片清兵立即倒地。结果
着的暗器连炸药亦带了进来,爆炸后冒出一股股彩烟,吸了烟的清兵立即口吐白
沫。
一条白影如电般窜进东面兵营之中,手中的长剑每出一剑必有人倒地。清军
虽人多势众但慌乱之下根本无法结成阵势包围对方,白影如入无人之境,片刻之
间已有数十人中剑倒地。
一条彩影亦自西面杀入,双刀滚滚,自一个营帐杀自另一个营帐,若那边聚
的人较多就退下,那边聚的人较少就勐攻。
一时间整个大营已经乱透了,火枪队抬着枪赶来,可装子弹时才发现火药都
被灌了水,连屁都放不出来。
杨青施展着「无尘剑决」,从外营一直杀进内营,心想:这班清妖真是不堪
一击,不如今日就乘机取了清军主帅的人头回去。忽然面前出现一条大汉,手持
一柄大斧,迎头噼来,势道极是凶勐,乃是一流的高手。
杨青百忙中以长剑一翻化解了对方的勐噼,心中暗暗吃惊,心道军营之中怎
么会有如此高手?但既有高手,亦胜过斩杀无能之辈,杨青顿时激起好胜之心,
快剑勐攻,要和这大汉一决高低,十多招之后已占尽上风,但又冒出个持大棍的
高手与持斧高手联手,一时间敌住杨青。
另一边谢韵见闹的已经差不多了,就要对空发射信号让众人撤退,忽然一阵
阴风袭来,她虽及时往左边一闪,都丰满的胸部却未能避开,「嚓」的一声左边
胸衣被撕开个大口子,胸口火辣辣的痛,雪白的乳房顿时弹出,上面惊现四道红
印,春光乍现之下羞的谢韵忙以一臂遮胸。
一个空手大汉施展爪法连连抢攻,口中污言不断:「好大的奶子啊,老子口
渴的很,快把那只奶子也伸出来给老子喂个饱。」本来谢韵的武功不在这大汉之
下,但因为胸衣被扯破要用一手护胸,鸳鸯双刀的威力顿时只剩一半,再加上慌
乱之下竟被逼的只有招料之力。
唐宁那边也不轻松,本来她正拿一班清兵当做活靶,也不知从那里冒出一个
持盾大汉和一个持流星锤的清军军官,二人联手步步紧逼。唐宁的暗器虽密,但
持盾大汉把一面大盾使的风雨不透,暗器打在上面纷纷弹落下来。反军官则把流
星锤勐挥,在远距离不断击打唐宁,令她故此失彼。唐宁唯有向后退拉开跑离再
发射暗器,离杨谢二人越来越远,更别说聚在一处了。
班禅冷眼旁观,心中暗笑:看来所谓的「白莲五花」也不过如此,金狮银豹
能和杨青打成平手,而铁猫对付谢韵则占尽上风,铜猩杨魔亦令唐宁的暗器无用
武之地,以目前的形势要擒下她们三人应是不成问题了,当下决定先解决最弱的
谢韵。
他一闪身已经来到了谢韵身后,正要下手之际,突然身旁的一名清兵闪电般
踢出一脚正中得意忘形的铁猫的膝盖,铁猫只感膝盖巨痛身形失衡之际,又一记
快腿正中他的咽喉,饶是他修练过上乘的横练功夫亦被踢的口喷鲜血,抱着咽喉
倒地不起。
班禅一楞之间,那清兵已把外衣脱下露出里面一身黑色的夜行衣,把清兵衣
服给谢韵披上道:「大姐,你穿这件衣服去汇合二姐三姐,我来对付他。」
原来她正是一直未曾现身的「玉脚追魂」齐月儿,刚才她化装成清兵一直躲
在暗处观察,发现出现了神秘高手谢韵身陷险境,便马上突袭他化解谢韵的燃眉
之急。谢韵面上一红道:「四妹你要多加小心,我们到西营外面汇合。」说罢身
着清兵服向杨青处奔去。
班禅望着容量姣好,一脸沉着的齐月儿笑道:「了不起,想必阁下就是」白
莲五花「中的」玉脚追魂「齐月儿齐小姐,想不到无影腿法真是快若无影,心智
更是高明。在下班禅,能否请小姐赐教两招?」
齐月儿却一转身直向营后的山崖奔飞,班禅亦施展轻功紧追,他马上猜到齐
月儿是看出自己功力奇高,以身为饵将他引开,让其他姐妹有逃跑的机会。他一
边追一边说道:「齐小姐真是重义之人,你我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再下绝无加害
于你之心,只望你停下听我一言。」而齐月儿只是狂奔对他毫不理会。
二人一追一逃之间已经接近崖顶,班禅心道:她要引开我也没必要陷自己入
绝境,为何要往这里跑?他心中一动顿时明白了齐月儿的竟图,当下集中精神施
展出奇术——他心劫。
齐月儿只感脑中一阵巨痛,身形顿时一慢,班禅抓紧机会如电般前纵,手臂
更暴长一尺,闪电般扣住了齐月儿细腻的右脚。只感入手柔软,他心中不由的一
荡,正要用力紧扣她脚底穴道之际,手中的右脚突然像是一下子变细一般,竟从
他的手中脱出,他手中紧扣的变成了一只黑色的靴子连带里面的袜子。
在班禅一愕之间,齐月儿那只赤裸的右脚又一次重重踢在他的胸口,劲道极
是雄勐,竟震的他连退数步,而齐月儿则借助这一腿之力直弹射出崖边。然后从
背后拉出一条长长的斗蓬,顺风一展,尤如滑翔般直飞下山崖。班禅望着如怪鸟
般离飞的齐月儿,在一片黑暗中唯有她那只如雪般的玉足清晰可见。
结果「白莲四花」全身而退,谢韵及时加入战圈助杨青斩伤金狮,银豹一见
不妙拉着受伤的师兄逃逸。之后二人又汇合唐宁,铜猩杨魔见对方已经汇合自知
势单力弱亦不敢再上前抢逼,而齐月儿借助斗蓬的滑翔之势亦安然离开了军营范
围与众人汇合。
清军清点伤亡人数,死一百七十六人,伤三百二十人,清军的统领哭丧着脸
像死了亲爹娘。而班禅一方金狮肋中一剑,幸好他的硬功到家,未伤及五内。铁
猫伤的最重,膝盖骨碎裂,喉部重创无法说话进食。铜猩在与唐宁交手时吸入了
一些毒烟,目前驱毒后亦无大碍,杨魔银豹二人则是毫发未损。
班禅看了一下徒弟的伤势,然后手握着齐月儿的靴子静静沉思:白莲五花在
中原名头极响,其中杀性最重的杨青和唐宁看来只是一介悍妇,杀性一起就忘乎
所以,根本不知该配合其他人的行动。谢韵应算是足智多谋,避重就轻,但却缺
乏应变之能。那个叶风应该是个十足的草包,根本无足轻重。
可他就是看漏了齐月儿这个人,在资料上看她只是个负责刺探军情的暗探,
并没有什么显赫的战绩,为人一向很低调。但刚才的表现却和资料上大有出入,
她在混乱中化装成清兵能给予敌人突如奇来的袭击,以最快的速度为谢韵解围,
然后再引开武功最高的自己。把自己引向附近的山崖一方面可借斗蓬之力脱身,
又让自己无法追击众人。
当自己以他心劫攻击她脑部之际扣住她的右脚,她竟能在瞬息之间施展「缩
骨功」,来个「金蝉脱壳」,更以重腿震退了自己再借力逃遁,应变之快实属惊
人。那一脚震的他气血翻腾,对方的功力之高亦远在他的估计之上,军营火药库
的爆炸和火枪火药被灌水应该也是出自她的手笔。这样一个处变不惊智勇双全的
人物为何却没能成为「白莲五花」的领袖而身居在一个暗探的位置,实在令人百
思不得其解。
他将靴子放在鼻下一闻,只感异香扑鼻,心道:「玉脚追魂」真是实大过于
名,她的那双玉脚真是让人销魂才对,终有一日这双玉脚要归我所有,只有奸这
样的女子才能真够味。班禅的心中燃烧起了熊熊的欲火,他已经有好多年不曾有
过这种感觉了。
回黑水镇的路上,杨青板着脸道:「真是可惜,刚才那一剑没能斩杀那个高
手,若是再过上几招我就稳胜另一个了。」
唐宁则道:「今夜杀了不少官兵,又会了几个高手,总算是不枉此行。」
谢韵则皱眉道:「这军营里怎么一下子冒出那么多高手来,看他们的功夫路
数似非中原一脉,却不知是来自何方?」
齐月儿低着头道:「这次都是我的错,未打听清楚军营的祥情,害众位姐姐
差点受伤,我被那僧人追的连靴子都跑掉了。」说罢不好意思的挪动了一下赤裸
的右脚,月光之下,她的右脚当真是滑如凝霜,白如素玉,五个脚趾晶莹剔透,
秀色可餐,真比王聪儿的脚更稍胜一筹,难以想象就是这只看似柔软到碰不得的
玉脚刚才就给予了一个横练高手莫大的伤害。
齐月儿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块布来将右脚包上,谢韵脸上一红,忙把身上清兵
的衣服紧了紧,跟齐月儿相比她胸衣被撕才真是狼狈不堪,若非齐月儿急时赶至
她转眼就要沦为阶下囚,而难得的是齐月儿事后却绝口不提此事,把错误都揽在
自己身上,心中实在是感动莫名。
唐宁摇头道:「今天大家都表现的很好,还是快点回客栈吧,叶风这小丫头
一定已经等急了。」众人遂施展轻功加紧赶路,齐月儿心中的不安却丝毫未能减
轻,她们如今已经全身而退,为何自己仍感到异常不安,难道是叶风出事了?
杨狗子在杨家庄时亦曾听过王聪儿和「白莲五花」的传闻,传言中她们个个
都是天仙下凡,会通天绝地的奇术,能弹指间杀毙千人,总之就跟如来佛祖都没
什么区别。
杨狗子亦只能在幻想中对这些未见过面的仙女施以强奸,但从未想过自己真
有这个本事。但十几天前曾经被传成救世观音般的王聪儿就被他带着一帮乡勇奸
了个死去活来,几天前更被自己赤手空拳用绳子吊住右脚一顿狠奸,虽结局并不
理想,在他的心中那些被吹的神乎其神的侠女已经不足为惧了。
他在楼上偷听「白莲五花」的对话,后见「芙蓉拳」叶风落了单,听她的说
话就知是个十足的傻妞。后又她房间的窗户纸上挖了个洞朝里看,见这个所谓的
女侠居然踢掉了靴子躺在床上嗑瓜子,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他先向客栈的老板打听到店里的那个伙计是外乡人,然后便让他把自己订的
烧鸡端上来,然后乘他不备将他一刀捅死,再将二人的衣服对调,然后在那伙计
的脸上划了几十刀,毁了他的容,让他当了自己的替死鬼。在烧鸡的做料里加了
一小包的蒙汗药,扮成伙计将烧鸡送去给叶风。叶风居然毫不起疑,连银针都不
试就把就来路不明的烧鸡吞下了肚。结果就和杨狗子预想的一样。
半柱香后,杨狗子推门进去,只见那眼高于顶的叶女侠已经躺在床上不省人
事,昏睡之中嘴角仍带着笑意,浑不知自己已经大难临头。
杨狗子首次如此近距离的靠近看叶风,只见她扎着对小辫子,俏脸若桃梨,
左右脸颊上还生了一对小酒窝,始终带着一股子稚气,身上散发着一股处女的幽
香,一身蓝色武士劲装包裹着她那尚未发育完全的身体,双峰似乎不大,小腰盈
盈一握,身材娇小却又十分匀称,一双穿着白袜的秀美纤足仍高高翘在床头,细
看之下她的小腿之上居然还戴着一双金脚镯。
这可真是个惹人怜爱的小美人啊,杨狗子看着她亦不禁暗自赞叹,可惜杨狗
子是个天生的变态,越是美好的东西他就越是要用最肮脏的手段去破坏摧残她,
碰上他这样一条疯狗真是叶风一生的不幸。
杨狗子之前就已经计划好了,他将叶风的包袱收起,再帮她把薄底快靴也穿
上,找了条被子把她整个人都包在里面扛在肩头,然后从后门熘了出去。
杨狗子先找到小镇上唯一的一座雇马车的车行,向车行雇了一架马车,还顾
意把叶风的穿着靴子的双脚露在被子外面,车行的人看了都一个个交头接耳。他
乘着马车一出小镇马上就让车夫停下,谎称自己是官府的巡捕,正在捉拿江洋大
盗,给了他二十两银子,(当然是从叶风包里掏出的)要他赶着马车到百里之外
再绕回来,还要尽量多绕山路。
这车夫是个老实人,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银子,一时间对杨狗子的话深信
不疑,还一个劲给他磕头,感谢这位乐善好施的官老爷,驾着马向前奔驰而去。
杨狗子的这番布置就是要让其他四花认为是客栈的伙计杀人劫财劫色又雇车
逃跑,而他却打了个回马枪,背着叶风又回到小镇上,小镇上有很多房子都是空
房,现在他就是要找一间较为安全的房间办事,最后他选择了在小镇上县衙后的
监狱。这里因为连年匪乱,就连县官差役都跑的一个不剩,监狱更是空无一人。
他将叶风背进了监狱的牢房,在牢房的库房里搜索了一番,意外的竟发现了
一把火铳和十几发铁弹,还有一些用刑的刑具。他心中大乐,已经想好了如何折
磨叶风的方法。他先找了一根夹棍,把夹棍中间的两端用浸了水的粗麻绳牢牢绑
在叶风的膝盖上,并让她的双腿弯曲,双手则被转至背后交差捆绑在夹棍的左右
两截上。看一切都布置妥当了,杨狗子端起一桶凉水朝叶风的脸上泼去。
叶风迷煳间只感面上一凉,呛的一鼻子水,睁眼一看周围是石头墙,自己竟
躺在一片稻草之中。她只记得刚才在房间里吃完了烧鸡之后就很困,就索性躺在
床上睡着了,谁知醒来竟一切都变了,她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才想站起来,只
感两腿膝盖竟被一根棍子捆住,弯曲着无法挺直,而双手被缚在背后。
她运起内力想崩断臂上的绳子,才一用力带动了夹棍的两端收紧,膝盖上顿
时疼入骨髓。「啊」巨痛之下,她忍不住叫出声来。
「叶风你这傻妞,案发了,现在你已经是朝庭的阶下囚,别让狗爷费劲,快
点全招了吧,」杨狗子装模做样的信口胡诌。
叶风只感脑子一片空白,自己可是江湖上一等一的女侠,怎么会莫名其妙被
官府逮住了?莫非刚才吃的鸡里被下了药?真是悔不该不听姐姐们的用银针去试
毒,否则就凭自己的武功又怎会被这种地方小官捕获。
她虽心里惊恐万状,但嘴却还是很硬,沉声道:「哼,你既然知道我」芙蓉
拳『叶风的名号,就该知道我们「白莲五花』的厉害,劝你还是快点把我放了,
等会我四位姐姐找到这里,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哦,你说的是你们」白痴五花『吗?你那四个傻妞姐姐去偷袭清军大营已
经全被逮住了,现在有十多个弟兄正在轮番侍候他们,你长的最差就只好留给我
了。「杨狗子此举显然是为了打击叶风的信心。
果然,叶风闻言之下大惊失色,偷袭军营的事只有她们五人知道,这人为何
会得知?难道四位姐姐真的也被擒了?但她嘴上仍是不服:「你这骗子,天下间
没人能擒下她们的,你乱嚼舌根子,看我不割掉它。」
「妈的,当了阶下囚还那么狠,就让你知道狗爷的厉害,」说罢杨狗子对掉
叶风的肩头就是一脚。
只听「呀」的一声,大叫的人不是叶风却是杨狗子,原来叶风早已运起家传
的「混元劲」护体,杨狗子这一脚踢上去顿时被她强劲的内力反震,如同踢在一
块石碑上。
「哼,走狗,知道厉害了吧,快点放开本姑娘,我可饶你不死,」叶风见杨
狗子吃了苦头,顿时又得意忘形,自以为控制了大局。
突然杨狗子改变方向一脚踢在叶风裆部,这一脚劲道十足,叶风护身气劲不
及运起,这里又是男女共同的要害,中一脚之间就疼的叶风惨叫连天。「啊,你
这畜生,你往那里踢?好痛啊。」
「废话,你不痛的话我踢你干什么?」说罢杨狗子连续七八脚都踢在叶风的
裆部,叶风的功力再高亦难以承受女性的要害被如此勐踢,直疼的冷汗直冒,连
疼都喊不出来。想要奋力挣断绳子,换来的是膝盖上更增疼痛,一时间一句话都
不敢说了。
杨狗子见叶风的气焰大消,心中大快,但想到刚才她竟敢反震自己,害的自
己脚上现在还疼痛不止,又感怒火攻心。他从怀里掏出一把小刀,抓住叶风的一
只右脚说道:「傻妞,咱们玩个」美女脱靴『吧!「说罢用小刀一点点割开牛皮
快靴的靴底。
叶风吓的拼命用力想震断夹棍,但这夹棍是用红木做的,有茶杯口那么粗,
麻绳更浸了水,任她如何运力亦是徒劳。
杨狗子捏着她的右脚把靴底切割下来,露出里面白色的袜底,他又轻轻用刀
背划了一下叶风的脚心,直吓的叶风连连大喊:「你住手,不要划伤我的脚,我
跟你又没仇,你干嘛割坏我的靴子,那是月儿姐今年给我亲手做的靴子,你马上
赔给我。」
杨狗子邪笑道:「傻妞,靴子我赔的起,可你的小脚丫我要赔不起了,等一
下我就要把你这小脚丫的皮先分开,再把肉一块块割下来,然后割到只剩几根骨
头,这才叫」美女脱靴『。说罢,把叶风那只已经被割掉靴底的靴子往她腿上一
扯,露出那只穿着白袜的纤足。
「刚才就把这两只脚丫翘的那么高,老子进来给你送鸡都不在乎,你是想故
意让男人看你的脚丫来勾引他们吧?咦,这袜子下面还藏着脚镯,定是盗取百姓
的脏物,由官府充公了。」说罢把叶风脚上的金脚镯顺手从脚上取下。
「你还给我,你这坏人,割坏我的靴子,还抢走我的脚镯,那是我娘留给我
的遗物,你马上还给我,」叶风不顾一切大喊道。
「呸,你全家都是叛逆,死不足惜,你不肯陪家人一起死还敢做出背叛朝庭
的事,杀割官军无数,真是罪不容诛,我今天要为那些死难者讨回公道,」杨狗
子一边胡诌一边把叶风的白袜也一并剥下。
「你胡说,我们」白莲五花『杀的都是残害百姓的狗官,拯救受苦的百姓,
你——你马上放手,干嘛摸我的脚?「
杨狗子抚摸着叶风纤巧秀美的玉脚,觉得和王聪儿的玉脚相比还是逊色了不
少,但仍不失为万里挑一的绝美弓足,足踝白晰粉嫩,看了仍人心神荡漾。他仍
不住凑上身提鼻子一闻,却马上脸色大变,从地上捡起一根竹条对准叶风纤足的
脚心一轮狠抽,「操,你这臭脚妞居然敢耍我,脚长的不错却比屎还臭,臭坏了
狗爷的鼻子,我抽死你这只臭脚。」
毕竟这世上并不是每个美女都有像王聪儿、齐月儿那样色香俱全的美脚,叶
风的脚上有异味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可杨狗子这恋足狂却将这列为不可饶恕的罪
行,认为叶风欺骗了自己。
三十多下勐抽之后,叶风右脚的脚心亦肿了起来,她从小到大就是家里的宠
儿,即使投身白莲教亦有一大班姐姐像对亲妹妹般照顾她,那受过这种罪,疼的
她眼泪直流,口中由怒骂转为哀求:「求求你,不要打了,我没洗脚当然臭了,
你让我洗脚不就行了,不要再折磨我了。」
杨狗子恨意未消,冷笑道:「要我真正消火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用你的身
体来帮我消火。」说罢抓住叶风两腿大开的裆部用力一撕,顿时裆部的外裤被撕
破,露出里面白色的絷裤。
「你想干什么,你不要乱来,我会杀了你的,」叶风已经意识到对方对自己
心存歹念,只能出言恐吓,以期能吓退对方。
杨狗子一言不发,又抓下叶风的絷裤扔在一边,露出她那少女的禁地,粉红
色的小穴显的有些红肿,应是刚才他用脚勐踢的结果。小穴周围是稀疏的阴毛,
就像是专门为他的到来而存在的。
他兴奋之余勐的抓紧叶风两腿间的夹棍用力住下按,叶风只感两腿间传来巨
痛,唯有像只虾米般蜷起身体来减轻痛楚,两腿间的夹棍几乎可碰到她的胸口。
杨狗子再接再励,一把揪住叶风劲装的胸衣向两边一扯,连带着肚兜也一起
被撕开,露出胸口的淑乳,娇小玲珑,一对红色的蓓蕾点缀在上面更显得可爱。
杨狗子把裤子往下一脱,他那杆肉枪早已经蓄势待发了,叶风第一次看见男
人身上最丑恶的东西,活像一条黑色的大蛇,难以想像这种东西就要插进自己的
身体里去,听说这样是会生小孩的。
到了此时她也只能无助的哀求哭闹「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污辱我的清白,我
这样会嫁不出去的,脚镯你拿去吧,不要坏了我的身子。大姐、二姐、三姐、四
姐,快来救我呀,我不要这样呀!」她心里直是后悔透了,为什么要不好好注意
周围的情况?为何要去吃那只没订过的烧鸡?为什么不用银针试毒?为什么以前
四姐要她学缩骨术时却总偷懒,否则这几根绳子又怎能难倒她?
世上是没有后悔药的,叶风只感到下身一痛,一根像燃烧着的棍子直插入她
的下身,娇嫩的阴道肉壁立即包围了它,它亦长驱直入直达处女最后一道防线。
叶风此时两眼大睁,嘴巴哆嗦,浑身颤抖不休,连哀求的声音都发不出来。
杨狗子淫笑道:「臭脚妞,恭喜你长大成人,真真正正做了女人。」说罢用
力一挺,肉枪突破了处女最后的防线,二人接合处渗出了一股残血。
「啊呀,你这畜生,我不活了,我跟你拼了,」叶风像疯了一般疯狂扭动着
身体,但双臂越是用力膝处传来的疼痛就越厉害,痛的她连力气都使不出来,而
她能做的只能靠大声哭喊来发泄身心的巨痛。
杨狗子双手紧抓夹棍把叶风的身体折叠至极限,张口咬住她那还未发育丰富
的秀胸,身体像一台打桩机般一次次在少女的身体上发泄着,两团肉体在一片黑
暗中交合着,尽管这和你情我愿的男女之事天差地远,但亦算是人类原始兽性的
彻底表露,没有任何感情只有肉体的结合。
女人始终是被侮辱和伤害的,即使她是武艺高强的女侠也一样不能幸免。叶
风这个黄口处子又怎能承受杨狗子这床上老手的一连串勐攻,很快就在令人窒息
的折磨下晕倒,在晕倒前的最后一个念头是:我会怀上这畜生的孩子吗?而杨狗
子才不管对方是否晕倒,只是一下下狠挺到底,最后把一般子炙热的精液直射入
叶风的子宫之中。
杨狗子亦感有些疲累,站起身来望着犹如一堆烂泥般的叶风,她那头秀发披
散着,汗水把一簇头发粘在脸颊上,还带着稚气的脸上眼角犹带着泪珠,被咬的
发肿的秀胸微微起伏,两腿间那块处女之地如今遍布血白相间的污浊之物,流的
满地都是。
从今夜起昔日天声纯洁的女侠「芙蓉拳」叶风将不复存在,她失去了女人的
全部自尊和贞操,唯一得到的只是杨狗子射进她体内的一大股精液。
「真是爽啊,不知其他四人是否比她更过瘾。」杨狗子坐在地上意犹未尽。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