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恶魔的夜半野战

「嘿!哈!」

「吃饱喝饱,一路走好!」

明亮的月光照耀着璃月港外的大地,也将山间上的少女身影照得分外真切。

照亮茵茵绿草的不仅仅有银色的月光,还有时不时从她身旁迸发出的橘红色火焰。

挂着笑容的少女,正灵动地舞起手中长枪,向面前的魔物刺去——「蝶火燎原!

再会啦!」

在胡桃手中重重落下的护摩之杖迸发出一团刺目的火焰,向面前的丘丘人席卷而去。惨叫的魔物很快身体就被一团火焰包裹,最后变为草地上的一团黑烟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将武器收到背后的少女满足地插着腰,环视着身边的山间···「这附近的都解决干净了。旅行者你还想考验我些什么呀?」「不↗愧↘是往生堂第七十七代胡堂主,往生秘传枪法,果然了得······」「这就是你哄女孩子的方式吗?真不戳呀。」

面对着从树后现身的少年,转过头来的胡桃笑意盈盈地打量着面前的少年。

即使是在银色的月光下,他那头诱人的金发依然十分夺目。面对正打量着自己的少年的打趣,露出坏笑的胡桃也同样报以调皮的笑容,以她惯有的热情与古灵精怪回应着空······当然,她现在想做的可不仅仅是打趣。

栗色的长发在身后随风飘荡,在银色的月光下,旅行者能看出那张可爱的小脸上正挂着一抹不正常的绯红。如红梅般诱人的眸子中透露出的不仅仅是爱意还有少女的情欲,而胡桃常穿在身上的那套衣服,今天则有了些小变化···当然,也不能说是小变化。比如原先总是将领口系得紧紧的她,今天正毫不在意地面对着旅行者窥视着自己锁骨的目光。原先在少女下半身的那条黑色的短裤此时也已经无影无踪,山间微风吹过时被掀起的下摆隐约露出的白皙大腿根,更是引人浮想联翩···而让月下夜色中少女露出如此诱人模样的功劳,就都要归功于面前的空了。

「旅行者,别···别磨蹭啦。快一点···快一点嘛!」「哈啊,呜,空你的肉棒,比平常还要粗呢。难道说,你喜欢在这种地方做吗?」「呜嘿,哈啊,后面都要被空你撑坏了,第一次走后面就这么粗暴···」「你这小妖精,就没有一点羞耻心的吗?鬼都要被你招来咯。」「哼,哈啊,啊···那你倒是让鬼来上我啊?」双手扶在树上的少女转过头来看着身后的空,欲求不满地扭动着臀瓣前后动着腰,迎合着少年对他的进攻。虽然是夜半时分,但在银色的月光下,两人在野外尽情交合的身影还是看得清清楚楚。一开始就没有穿着短裤的她,分开旗袍的下摆便能让空方便地插入。二人出发时被放进胡桃小穴与固定在乳尖的魔石,刚刚在战斗中也在她的敏感点上振动刺激着,而面红耳赤的少女一边挥舞着长枪一边努力忍耐着快感的模样,则令欣赏着她美妙身姿的旅行者赞叹不已···只是这古灵精怪的活泼少女似乎毫无羞耻心,原先计划将自己身边的可爱小恶魔带到野外来露出,欣赏她娇羞模样的空不得不在心中承认自己的失算。尽管胡桃脖颈上纤细的项圈正被自己抓在手中,被自己抱住的少女纤细身躯也因他一次次地进攻,用温热的包裹与淫水回应着空的抽插,然而被按在身下转过头来的胡桃直视着自己的眼神还是欢快无比,勾人的梅花眼中没有丝毫的羞耻,甚至还在故意地摇晃着洁白的臀瓣,主动地用菊穴吞吐着那根正在自己身体中出入的巨根··· 「哼。旅行者没想到你还有这种爱好,啊,是不是和那些蒙德人学来的?」「哈啊,我的身体,你想怎么玩弄都可以哦?呜···你的手,好舒服···」「你个小妖精,坐着马车来的时候水就都流到大腿上了,现在还在发情吗···胡桃你的里面可真棒啊。如果这样玩乳尖的话···要是这样揉的话,会不会让堂主大人那里再变大点啊?」「看来旅行者你是今夜想变成色鬼留在这里了。可别怪我榨干你哦?」啪嗒啪嗒的肉体碰撞声在夜半时分的小树林中回荡,间歇传来的还有两人的欢声笑语,让本来有些阴森恐怖的森林现在也显得淫靡快乐了起来。感受着少女纤细腰肢的绝妙触感,空将手从探进胡桃的旗袍中,把玩揉动着她的乳尖··· 被刚刚粘在乳首的跳蛋魔石刺激过的小樱桃,此时正在空的指间被随心所欲地把玩着。而在快感侵袭下的胡桃,虽然时不时地漏出娇喘回应着旅行者的进攻,但她嘴上的回应可一点都没落下。

「要不是我懂你,我都要以为你喜欢让路人们看到你和女朋友啪啪啪的场面呢。」「呜哈···后面···后面都被旅行者撑得好大,哈啊,空你以后还要调教我吗?想让我戴着肛塞每天出来打怪,如果你这么请求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小心点,那边有人要看到你了,胡桃。」

「别想吓本堂主,旅行者,无妄坡的风吹草动我还不知道吗?」被胡桃看穿了自己想法的空,和她相视一笑,随即便用更加激烈的动作开始进攻,随之而来的胡桃甜美娇声也让二人沉浸在了浪漫而淫靡的氛围中。银色月光下身前少女纤细身躯正在进攻下不停地扭动着,曾经堂主那身规整的制服已经被脱下一半,将胡桃一侧的香肩与纤细手臂暴露出来。一开始就嫌碍事的帽子随意地被甩在一旁,而两束栗色的秀发也随着他们交合的节奏摇晃不停。束在胡桃脖颈项圈上的铁链还被拽在旅行者的手中,纤细脖颈被厚重项圈锁住的场面与拉扯时她不得不向后靠去,在自己胯下屈服的模样都让空心满意足。而胯下少女菊穴温暖柔软的包裹,则令他心中忍不住赞叹···「呜哈,旅行者···旅行者···好棒,喜欢···」「再多些也没问题的···呜咕,就是前面好空虚,好痒···哈啊,旅行者能不能帮帮我呢?」尽管少女是第一次用后穴做爱,但很快就体会到快感并沉迷其中。在性事中兴奋起来的她,正切身感受着旅行者为她带来的快感,再用她尚且青涩但也魅力非凡的身体为旅行者带来同等快乐。原先如梅花般漂亮的菊穴此时已经被旅行者的阳物撑开,而二人的激烈动作让每次粗大阳物出入少女身体时,都会带住少许粉红色的嫩肉···富有弹性的肠肉正吮吸着将少女后庭塞得满满当当的巨根,用从身体深处流出的黏黏肠液充当二人交合时的润滑剂,也让胡桃的后穴在一次次的进攻中慢慢地变为旅行者的形状。

「呜,哈···哈啊,旅行者,你真坏···」「哼。你不来满足我,我可就要···喂!」虽然后穴的快感已经能让胡桃颤抖不停,话语中也带着颤音,但沉沦在欢爱中的少女还在渴求着更多的欲望,想要伸出手来抚慰空虚无比的小穴却被空按住了。她不满地发出索求的呻吟,也停下了扭着腰肢的动作···看到了自己身前的恋人可爱表情的空没有放开抓住胡桃的手,而是自己伸出手来探向了她的下体。

在正滴下爱液的穴口拨弄了一下,少年随即准确地捏住了那里挺立着的小肉芽,同时用余下的几根手指在私处轻轻地摩挲了起来···「呜···哈啊,旅行者你打算自己来···满足我吗?哈啊,好,想要满足本堂主你可得···呜哦!」「哼,坏心眼,还挺多···哈,哈啊···」原先扶着树回望着旅行者的少女,虽然嘴上依旧是不饶人地还击着,但她身体的反应已经真实地出卖了她的快感。因快感染上粉红色的私处在空的手指擦过时便会饥渴地缠上空的手指,在对小肉芽的刺激下从蜜穴深处泌出更多色气味道的爱液,和正从后穴交合处挤出的肠液,一同滴落在草地上。交合的咕叽咕叽水声从后穴中冒出,二人的肉体撞得啪啪作响的同时,也在交合处用爱液拉出一道又一道的银丝。

空的眼前满脸羞红的胡桃看向自己的梅花眼中满溢着爱恋和欲望,被压在他的身下、项圈被握在手中、私处与后庭也被自己把玩着···在自己的身下娇喘着的可爱少女,正毫不羞耻地展现着自己的媚态与迷人之处,勾引着他将自己的欲望尽情挥洒在恋人的身体之上——「胡桃,你太棒了···」「哈啊,本堂主能让旅行者你神魂颠倒,也是理所应···呜哈,你从后面···顶着,啊···」虽然只是一瞬间的失态,但在胡桃后穴中探索了许久的旅行者,终于发现了身前恋人的弱点。毫不留情地扭着腰向着胡桃的后庭挺进的他,终于再次欣赏到了了少女刚刚一瞬间失神的可爱模样,再用更多力道不同节奏各异的抽插,让她慢慢地在自己的进攻中沉沦。坚硬的龟头隔着一层薄薄的肉壁刺激着美人的敏感花房,用后庭与蜜穴中的双重快感让她的呻吟声变大,在旅行者的怀中显露出更多高潮时的可爱模样···「哈啊,旅行者!太快了,呜没想到你还有点,有点···床上功夫,呜嘿···」空放在胡桃私处的手也没有闲着,摩挲,挑弄再到探进穴中浅浅地抽插,他也时不时用另一只手拉扯着连接少女脖颈的锁链。第一次享用恋人的绝妙后穴连同野战的刺激感,都让空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欲望。抓着锁链俯下身去在胡桃羞红的脸颊上留下一个吻,少年重新紧紧抓住怀中胡桃的娇躯,在她的身体中冲刺起来——「···呜哦,好棒,好棒···哈啊,后面都被旅行者···啊!既然这样,我也不能,哈啊···」胡桃娇滴滴的话语还没说完,便被她的娇喘中断了。不过少年已经通过她的动作知道了她意欲为何,扭动着腰肢的胡桃收缩着后穴,富有弹性的肠肉紧紧地包上、缠住他的巨根,用更多黏滑的肠液与激烈的榨取渴求着他的精华···在激烈的交换中因快感闭上眼睛,胡桃甜美的呻吟饱含着爱恋与欲望,连同对旅行者的索求。而享受了她的身体许久的少年也已经准备好,用最畅快而激烈的中出,在这场不同寻常的露出野战里在胡桃的身体深处尽情地灌进自己的精华··· 「哈啊,唔哦···空···喜欢,好棒···」坚硬粗大的巨根深深地挺进胡桃的后穴,再在少女身体饥渴的榨取与服侍中跳动着喷出空的精华。将恋人紧紧地搂在怀中的空感受着她身体的美妙之处,感受着她温热的身体与飞快的心跳,而从二人相连处传来的快感更是从他的下体如阵阵电流般传上大脑···沉浸在幸福感中的空,就这样呼吸着恋人身上的体香,感受着与自己紧紧相连的少女高潮后的每一个动作,再一同等待着二人刚刚跳得飞快的两颗心平静下来···而高潮后恢复过来的胡桃,则又变回了之前那活泼可爱古灵精怪的模样。

「旅行者的鬼点子,我怎么感觉比胡桃我还多?」「连你自己都知道你一肚子坏主意啊?」「嘿嘿~ 」

灵巧地扭动着腰肢与旅行者分开,转过身来的胡桃毫不犹豫地再次扑进了他的怀中。看到那双近在咫尺的诱人红瞳,空也将胡桃揽入怀中尽情地与她相吻,在唇舌相交的间隙还不忘为彼此送去情话,或互相打趣···「呜,呜姆··· 旅行者···」「今天胡桃你可真是格外兴奋。做一次,还不够满足吗?」「就算是第一次玩后面,对本堂主也算不上什么难事儿。但是我觉得日后每次想要满足旅行者你的变态欲望,那可就不一定啦···」「你这话说的,就好像我是什么把你骗到手的色鬼?」「难道不是吗?」将胡桃揽入怀中的空能感受到怀中少女的温度,感受着从她平坦的胸膛中传来的有力心跳的空,只要是这样拥抱着她便能感到安心。她的衣衫已经凌乱,帽子也掉在一旁,下体不着片缕滴落着爱液的她此时更是显得色气无比,与她往常的可爱模样相差甚远。不过今天的他带着胡桃来这里可不是只为了玩露出的,而抬起头来望向自己的少女可爱梅花眼中,显然没有察觉到他的真实意图··· 「胡桃,还记得这里吗?」「无妄坡嘛。这里我可是再熟悉不过了,闹鬼什么的,难道说···你被吓软了?」「不,我的意思是,对我们而言的特殊意义。」空并没有以往常的嬉笑模样呼应胡桃的段子,而是一本正经地直视着面前的少女。虽然看起来古灵精怪不务正业,但是并不愚笨的她也能猜出旅行者有什么很重要的事告诉自己···「这里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呀。海灯节之后的那个晚上,那时候的我刚刚在无妄坡这里解决了一大群魔物,正准备继续探索的时候,你和你的小鬼从这颗树后面突然蹦出来,可把我吓了一跳——」「哎嘿嘿。」露出腹黑微笑的胡桃的眼睛兴奋地闪烁着,「往常总是有些过路客夜间路过这里的时候被冤魂缠上。那天我正巧从城外收工回璃月,看到了战斗的火光就想着是不是有人···」仿佛是听到了少年的话似得,那只可爱的白色鬼魂也从胡桃的胸前钻出,微笑地在二人的身旁打着转,时不时落到空的肩膀上磨蹭着···胡桃的话并没说完,她就坐在少年的大腿上,趴在空肩膀上同时逗弄着自己的小鬼,继续说下去:

「早知道是你的话,就不来救了。反正你也不可能有事的吧?」「我可以把刚刚那句话当做是对我的抱怨吗?」「别生气嘛,空。你看我都陪你一起冒险这么久了,你看是不是···可以原谅我一下?」肉体彼此相缠,言语互相挑逗。和面前名为空的少年尽管已经经历许多的冒险,关系也逐步亲密,但她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出他的真实意图···直到他终于将心中所想和自己道出,原先脸上总是挂着游刃有余微笑的少女,那副嬉皮笑脸的模样也终于消失了。

「和我···一起冒险吗?也许很快,也许不久之后我就会离开璃月,去下一个地方旅行冒险了。我还有必须完成的使命,我必须找到我的妹妹···」「难道说,你在怀疑我会拒绝你的邀请,不想和你一起踏上旅程?」少年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自顾自地说下去:「胡桃···你是个好女孩。你还有往生堂需要被传承。在我未来的旅途中,还有许多未知的危险等待着我。所以···就算你拒绝我也不会责怪你。因为现在能和你这样亲密···我已经很开心了。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想在这里和你道出我的真实想法。」「旅行者,你···?」「在未来的旅途中,我也想邀请你与我一起同行,和我一起去领略这片大地的风景,一同开创我们的故事···不,不止有这些。胡桃小姐,我喜欢你。我想请你在未来的旅途中与我同行,一起和我去见证这场旅途的终点。」「···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怀中的少女先是羞红了脸,随后空才发现并不是娇羞,而是自己怀中的小可爱在努力地憋笑。到最后她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不过察觉到了自己失态的胡桃,还是赶紧收住了笑容:「什么嘛。我还以为空你想要和我说什么。这不是当然的吗?在你邀请我第一次去冒险的时候,我就说过了,『若你需要帮助,胡桃我定当全力以赴,绝不推辞!』」「可是···」

「把我的话当作谈笑了?往生堂堂主的话,可不是能随随便便乱说的。如果我不认同你的话,怎么可能会与你这样亲密呢?还是说,你在···啊。是在担心我吧?」在旅行者的怀中蹭了两下的胡桃,露出了往常在她脸上绝对不会看到的温柔笑容,「反正现在不少人也在说我是甩手掌柜,我干脆就当一把好了。和你旅行的时候,我可以把往生堂的分店开满提瓦特大陆,让他们好好开开眼。」「哈哈哈,不愧是璃月人,商业嗅觉可真是灵敏···」「空今天和我这样坦率地表白,我很开心哦。」察觉到面前的少年略显窘态,便将话接了过去,「能理解我的人并不多。能坦率地接纳我的更是少数,能和你相遇是我生命中的幸运···空。所以,我就接受你的邀请···不如说,是我应该请求你以后每一天都让我陪在你的身边,作为你最亲密的人,与你一同见证旅途的终点吧。」「谢谢你,胡桃,亲爱的···我现在可以这么叫你了吗?」「当然可以哟,无论你以后想叫多少次都无所谓···所以,来做吧。」坐在空身上的少女虽然是面颊羞红,但她那双漂亮的红色眸子却直视着面前的旅行者,眼中没有丝毫的闪避与退让。此刻她不再是往常古灵精怪的模样,而和任何一位热恋中的普通少女无异,心中涌动着的无数爱意,最终转化为对鱼水之欢的渴望,用最原始的方式和他一同用肉体的交合,再次确认对彼此的诚挚心意——「哈啊,旅行者···好舒服···呜,想要拥抱,想要和你尽情地吻···」「噗哈,以后每一天都要和你这样···这样一起亲热···」「当然。无论是吻也好一起做也好,胡桃无论你想要多少都可以···」「不仅要在这里,还要在璃月我们的家里,在蒙德,在稻妻,在我们旅途的每一处···」皎洁月光下的草地上,少年少女的洁白肉体尽情地交缠着。肆意地宽衣解带,眼中心中只有彼此的二人,此刻已经不再在意是否有人窥视。坐在柔软草地上的空怀抱着恋人的身躯,感受着她扭动着灵活而有力的洁白腰肢在自己面前上下身躯。月光下的白皙肌肤因兴奋与爱意染上一层羞红,随即又在激烈交合中渗出更多的细密汗珠···空胯下挺立着的阳物这一次插入的是蜜穴中,那个女孩最隐秘,最神圣也最让男人神魂颠倒的地方。调戏与额外的玩法已经不再需要,但仅仅是私处相连已经不能让他们满足。低下头来的胡桃将脸凑近少年的脸颊再闭上眼,心领神会的空,自然懂得恋人想要的是什么:「姆···哈啊···」「空···好棒···好棒···哈啊。下面也被空的肉棒,插满了··· 好舒服···只是···我忽然想到,为什么空会今天这样约我出来,又这样和我郑重地表白呢?」「因为那天碰见你之后,不知不觉中就和你亲密了起来,甚至没来得及和你好好表白啊。」咕叽咕叽的淫水声回响在胡桃的耳旁,连同正在她的身体上留下一个接一个印章的亲吻声。听完在耳边吐出的爱的话语,她能感觉得到少年温柔地吻上自己的胸前,舔舐着乳尖刺激着她的身体,而身下的抽插也更深,更用力了···怀中空拥抱的力道让她感觉空仿佛想要将她与自己合为一体似得。而她则感受着恋人的爱意,用身体的反应回应着空的进攻与挑逗···「哈啊,盖印章吗··· 可以呀,想要盖到胸前,锁骨上···都可以···呜,再往上些也可以的哦···」「反正堂主的礼服也是紧紧地系到脖颈?」

「不,才不···明天我就换上一件开领衫,去玉衡刻晴面前多转悠几圈···」相视一笑的两人交缠同时,嘴上也没闲着。粘腻的爱液水声在谈话的间隙响起,这次两人交合的节奏并不快,并非因为对彼此欲望下降或身体疲劳,而是想要更加细致地感受着恋人的形状,享受着灵肉相通的快乐···在刚刚的欢爱中兴奋起来的蜜穴已经是淫水泛滥。半张着的粉红色嫩穴,轻松地吞吐着旅行者的巨根再用温柔的吮吸和包裹,让空的阳物在她的身体中欢快地跳动着···而此时正占据着上位,刻意地扭着腰的胡桃也得以让恋人的阳物更深地吞入蜜穴中,迎合着他让他为自己带来更多的享受。

「恋爱刚不久,醋意可不小。刻晴大人这下再也不用担心低血压的毛病了···」「哈啊···呜哈,可不能让那女人和你继续眉来眼去。」「这样下去,马上就会发展为她对你胸部的嘲笑,再在璃月街头引发械斗哦?」「无论是玉衡刻晴还是天权凝光,想要得到你都得先过了我这关···咕嘿。」「好,好,都依你,我可爱的小妖精。」轻轻抱起她的身躯,不舍得将肉茎抽出她的身体,保持着相连的姿势,空将她推倒在草地上躺在自己的面前,压在胡桃的身上与她交合着。与恋人心意相通肉体相缠,连十指都彼此相连,感受着胡桃身体美妙之处的他一次次地在她的肉体中耕耘,虽然之前已经在许多个夜晚与她共享床笫之欢,但今天的他从未感觉如此满足。

「哈啊,空···空···好舒服,再快些···想要···想要你···」「胡桃···爱你···」「我也爱你,亲爱的···」

少女的蜜穴内早已变为恋人形状,顺畅地迎合着空的抽插再向她忠实地传递着他的每个动作与温暖。紧紧地包裹着肉棒的蜜穴内,灵巧地吮吸着少年的巨物再用温热的淫水和灵活的榨取动作从龟头到根部都为他带来快感。身下胡桃只属于她面如桃花、娇羞可爱的神态更是令空的眼睛一刻都舍不得转开,在一次次的进攻中用对她身体的刺激让她表露出更多可爱的模样,将眼前的一切都牢牢地记在心中。原先有节奏的抽插现在已经变得越来越快,一开始还能和旅行者说着俏皮话的胡桃此时已经是娇喘连连。从梅花眼变为眼冒爱心的少女,现在正随着抽插溅出更多的淫靡爱液,传达着自己即将再次登上高潮的事实,而空也已经再次准备好将自己的精华再次灌注进恋人的身体中了——「呜,哈啊···空,你···呜,又射进来好多···」满意地长出一口气,毫不掩饰自己的欲望与快意,空满足地呻吟着将自己的最后一点精华注入少女的蜜壶中。兴奋起来的蜜穴如小嘴般吮吸着他的阳物,再将他的阳精全数吞咽进少女的身体中。快乐的高潮已经结束,依旧贪恋对方肉体的温暖与柔软的二人,依然不想分开···空的衣服身体因激烈的动作都沾上了不少草屑,而胡桃身上的衣服在激烈的交合中早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甩掉。如今上半身仅剩手环和项圈的她也没有急于起身,而是躺在草地上休息着,看着眼前的恋人什么也不思考地,沉浸在交合后幸福的余韵···她身旁的小小鬼魂似乎也非常兴奋,如麻薯般白色柔软的灵体,似乎正凑到二人的连接处舔舐着爱液,而这小东西的动作似乎给胡桃带来了新一波的快感。

「你的这个小宠物,好像很喜欢我们这样做呢。」「哈啊,这小东西···也是个小色鬼,成天就在我的身体里钻来钻去。」娇嗔地拍打了一下正吮吸着自己蜜穴的小鬼魂,胡桃并没有阻止她的行动,「空的精华可都是我的,都进了你的肚子可太便宜你了。算了,今天本堂主心情好,就允许你放纵一次。亲爱的,我们该回家了。」「嗯,该回去了。不过···今晚,我觉得还和你有些好玩的呢。」「千岩军的弟兄们晚上好!我是旅行者,刚刚从城外驾着马车回来!请让我进城!」「好的,没问题。就是您这马车上拉着的是···」后半夜的璃月入城关口处,驾着马车的旅行者停下了自己的马车,和守卫们热情地打起了招呼。旅行者的名声早已传遍整个璃月城,只不过在守卫们看到了马车上拉着的那不祥之物的形状时,还是皱起了眉头···「今天晚上我和胡堂主去的无妄坡。镇压了一下那边的鬼怪魔物···小心点!那是具带回来的阴尸。

不过不用担心,那邪物现在被我们好好地压在棺材里,我待会儿要把它拉回到往生堂里和仪倌们作法驱邪,之后就可以送她去往生了。」「真不愧是旅行者您啊!话说胡堂主她人呢?」「她啊?她说还要在那里再布置些法阵,说忙到早上才能完事,就让我先回来了。」就在旅行者解说之时,那具漆黑沉重的棺材还在顽强地抖动着,尽管棺材盖上拴着好几道粗粗的铁链,但从漆黑的棺中却时不时地传出含混不清的声音···好奇地上前想要查看情况的千岩军,听到了旅行者的话便吓得退下了,而其他的千岩军也和旅行者行了个礼,便让他进了城。嘴角勾起一抹轻笑的空,却没有按照自己说的那样直奔往生堂,而是在城内不紧不慢地兜兜转转,最后停在了他的家门前。在驾车的间隙,身后的棺材中还在不停地传来含混不清的声音。

夜半三更的璃月城大街上空无一人,空很轻松地就将马车上的棺材拖进了家里。将棺材轻轻地放在地上的他坏笑着将耳朵贴在其上享受了好一阵其中传来的娇喘,才故意慢慢地解开铁链打开棺材。棺材中躺着的并不是什么阴尸女鬼,而是被五花大绑,脖颈上被项圈拴住,眼睛被蒙上,口中也被自己袜子堵住的胡桃。

「呜!呜呜呜,呜呜,咕呜!」

「好啦我们到家了,胡桃马上就让你出来。」

裸露身躯的少女胸前和下体还黏着三粒震动不停的魔石,而那只白色的柔软幽灵正缠绕在她的身上摩擦着少女的身躯···显然布置在她身体上的这些小道具和那只调皮的幽灵,就是让她在棺材中不停呻吟的罪魁祸首了。

「你这臭男人,再敢说我是阴尸我当场和你分手信不信···还把这些振动魔石都开到最大功率,可让我好一阵折腾!你这小捣蛋鬼魂也不老实···」少女的责怪字面上毫不留情,然而语气却是娇嗔温柔。被解开了束缚的她一脸幽怨的表情从棺材中跳出来,勒着空的脖子在棺材旁边坐下。并没有急于穿好自己的衣服,她反而是让一丝火焰从指尖升起,吓得旅行者差点从她的怀里跳了起来:「你激动什么?这是清洁棺材的。死之仪式绝不可轻视,葬仪物品像这样用作玩乐,已经是很过分的行为了。我不会把它带回往生堂,它已经不太适合给客人们用了···」并非以那个古灵精怪少女,而是用往生堂堂主口吻说话的她令空无法反驳,他也清楚,像她这样轻松活泼对死亡保持敬畏又的人才能胜任往生堂的工作···倒不如说,像这样随时都能在严肃堂主和小恶魔少女之间切换自如,也是让自己迷上她的原因吧。随着橙色的火焰覆盖上棺底的水渍,转瞬间便将棺材打扫如新。望着棺材陷入沉思,思考自己如何道歉赔款的他却没想到面前的少女又瞬间变回了之前那副欢脱活泼的样子,赤裸的身体也向自己凑来:「好啦好啦,偶尔这样一次也挺好玩的···倒不如说,把这具棺材以后带上旅途,用来晚上睡个觉什么的也挺不错的。总是露营可太难受了···」「谁要没事儿睡在棺材里啊???」「那以后就我要你抱着我睡好了,我要睡在棺材里。哼,不过别以为这事儿我能这么轻松地原谅你···把我锁在棺材里放置挑逗这一路挑起的欲望,就要让亲爱的你后半夜来满足我了哦?」将脖颈上的项圈送到空的手中,眼冒爱心的少女搂上空的臂弯一跃而进他的怀中。明白了自己恋人欲求的空,配合地以公主抱的姿势抱起自己的公主,向着浴室走去···不一会儿,哗啦啦的水声和快乐的娇声,便又从浴室中传了出来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