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经的入门试炼

从那日起,小龙女将古墓派的内功所传,拳法掌法、兵刃暗器,一项项的传 授。如此过得两年,杨过已尽得所传,藉着寒玉床之助,进境奇速,只功力尚浅 而已。
古墓派武功创自女子,师徒三代又是女人,不免柔灵有余,沉厚不足,但杨 过生性浮躁轻动,这武功的路子倒也合于他的本性。
杨过已十六岁了,身材渐高,喉音渐粗,已是个俊秀少年,非复初入古墓时 的孩童模样。却说或许是心法与招式的缘故,杨过的身形愈发有着一股飘渺灵异 的姿态,一身白衣裹身更是风采飘扬。
小龙女年纪渐长,越来越出落得清丽无伦。或许是有了同龄人陪伴的缘故, 少女的笑容却是愈发多了起来,身材略显修长,腰肢愈发纤细,酥胸在轻纱的遮 掩下却是依旧挺拔异常。
近日来的杨过随着身心的发育,却是愈发无法直视小龙女了。不知为何,近 来一个月的时间内杨过总是梦到自己和小龙女在一起的嘲,而且会和她十分亲 密地将身躯贴在一起,每每此时,杨过便会从一阵剧烈的快感当中惊醒,随即便 发现一滩白色的精液出现在自己的亵裤之上。
男女之事有时也是作为本能般的获取到脑海当中,杨过虽然数年之前还依旧 在那嘉兴的三教九流当中混迹,但在没人教导的情况下,对于这般男女之事却依 旧没有大接触,一日日颇为不安。
话说一日小龙女说道:「我古墓派的武功,你已学全啦!但眼下我们所修炼 之《玉女心经》据说不过是整篇功法的入门阶段罢了。据说祖师婆婆与那王重阳 自某处不知名所在发现这等神功后却是未加修炼,甚至命后人子弟不可妄为,我 倒想看一看这究竟是为何。过儿,你觉怎的」
杨过自是喜不自胜,这《玉女心经》修炼已有两年时段,虽然其中有着寒玉 床作为辅助,但自己体内的内力也依旧达到了一个相当的水平。对练武有着巨大 渴望的杨过连忙点头:「姑姑,那就让我们一起修炼它吧!」
话说这《玉女心经》当真了得,石壁上所刻画的心法异常艰深却也只是一个 入门阶段而已,据说这功法在正式开始修炼后需要一男一女共同修炼,这也正是 为何小龙女如此大力培养杨过的用意之一了。
却说两人走进一间石室当中,便是那刻画着《玉女心经》入门篇的心法所在 之处。本以为心法会刻在某处的杨过却是见小龙女从一处角落当中拿起了一块很 是不起眼的灰色石头,「姑姑,这是何物」杨过道。
「根据师父所言,当时两名修炼了《玉女心经》入门篇的男女共同向其中输 入内功方可开启,我们便依言一试好了。」话音落下,小龙女便将那长条状石块 的一端递给了杨过。
却说两人在将自己内力输入之后,顿时,随着一股暖洋洋的气流从指间涌向 全身,一道道莫名的讯息却是充盈在两人的脑海当中。这《玉女心经》在修炼完 入门篇后,便根据男女的不同而走向两种新的法诀,一门为男性而立,名曰《御 女心经》;一门为女性而立,名曰《欲女心经》。而这口诀却也便神奇地被注入 到了杨过与小龙女的脑海当中。
「这可当真是神奇万分,」即便是自杏住在古墓当中的小龙女也断未想到 这《玉女心经》有着如此之大的秘密,更加难以置信的则是那脑海当中莫名出现 的法诀。不过小龙女久居古墓却也格外单纯,未加多想地便对杨过道:「我们去 寒玉床修炼好了。」
却说这《玉女心经》在走入了正式篇后,便是如同两人脑海中所获得的讯息 所表示的那般,需要男女双方解开衣物来修炼。其原因便是在修炼的过程当中会 产生出大量热气,而衣物的阻碍则容易导致走火入魔。
「在寒玉床修炼,这热气岂不会逼入体内」杨过道。
「按理说应是如此,但就我所获的功夫来看,却说在这起始阶段正是要让散 出的热气在运转回体内。即是祖师婆婆都未曾修炼的功夫,想必自有其妙处。」
带着杨过,小龙女进了寒玉床所在的屋子,「姑姑,这就要脱去衣衫了,是 么」虽说杨过自小便没怎么受过礼仪之缚,但儿时娘亲的教导与在桃花岛上郭 伯母的教书却也令杨过对此感到些许犹豫。
不过小龙女却是无谓,她反而略微惊讶地道:「当然,还不快脱去衣衫,你 不想修炼了」说着,自己便是解起了衣裳。
小龙女此时已是年方二十,然而古墓中的修炼却使得少女与寻常二八年华的 女子无异,此时将自己始终披在身上的裙子从上身脱下后,那饮食玉峰浆多年的 曼妙身躯便等于是仅隔着一件单薄的肚兜展现在杨过面前。在看到小龙女坐在自 己身旁将长裙掀起的时候,杨过顿时感到自己身下那话膨胀了起来。
只见小龙女玉手轻轻脱下自己的鞋袜,那白皙如玉般娇嫩的一对玉足刚好踏 在了杨过的手背上,感受着那传自小龙女脚底的温润嫩滑触感,杨过顿时咽了一 大口唾液。
「还楞着作甚快脱掉衣衫!」眼见杨过居然看着自己发起呆来,虽说是催 促,但小龙女的心中却也生出一丝莫名的欣喜之情。
在杨过磨磨蹭蹭地脱下自己的上身衣物后,自己那早已兴奋地挺立而起的阳 具胀着自己粗大的身躯将长裤胯间顶起了一个明显的帐篷。
天仙般的小龙女就这般俏生生地盘腿坐于自己面前,白色的肚兜虽然将胸腹 都遮掩起来,但那纤细白皙的臂膀却毫无遮掩地与古墓中的空气摩擦着。杨过甚 至可以清晰见到那白玉般的脖颈下线条优美的锁骨正随着小龙女的唿吸而轻微起 伏着。
更甚者,那白色肚兜虽已将小龙女的身躯掩盖住,但无奈用料实在单薄,丰 润饱满的胸型却是恰好在纱般的肚兜下塑成了优美的形体,两粒隐约可见的凸起 在那若隐若现的肉色间俏然而立。长裙下却是看不到内里,杨过对此倒是显得略 感失望。
年纪尚且幼小便痛失亲人,郭伯母所教到的也不过是些劳什子学而时习之罢 了,对于异性的朦胧欲望,使得杨过只能似是而非的感到面前的小龙女是那般诱 人。
「姑姑,不知为何,我下身那话总觉得膨胀不堪,确实不知是否会对练功造 成影响。」出于对自身下体那异样感受的不安,在与小龙女双掌对接时,杨过说 道。
小龙女虽是自小在古墓长大而涉世不深,但隐约还是觉得谈论这等事情颇为 不妥,因此便凝神说道:「过儿,寒玉床的冰冷依旧不足以令你静气凝神么也 罢,虽说你我均是只知自身那一篇章的功法,但想来祖师婆婆也不会刻意加害于 自己的后人。过儿,一起按照心法运转内力吧!」
此方功法却是异常神奇,在杨过逐渐入定之后,下体的那份膨胀感却是不再 扰人,不过随着一股股热气不断蒸腾而出又被逼回体内,这胯下那话却是始终挺 立着,直涨得杨过的裤子顶起了一个高耸坚挺的帐篷来。
而在杨过眼中,但见小龙女那原本苍白的脸颊却是随着热气的飘散与回涌而 愈发红润开来,原本白嫩的臂膀与前胸也染上了一层红霞般的色彩。然而出乎于 杨过自身预料的是,饶是眼前佳人这般诱人,自己在运功的过程中却是总能保持 着神志清醒。
『也不知姑姑是否能够永远保持这般美丽』尚未完全理解男女之事的杨过 只是单纯的觉得,若是这让自己感到喜爱之情的姑姑能够永远这般美艳该是一件 多么美妙的事情。
看到那被汗珠浸满的单薄肚兜紧紧地贴在小龙女纤柔的娇躯上,看到那一滴 滴珍珠般的汗液从姑姑那黑丝耳根处缓缓流淌而下,杨过直感到一股股热流随着 心法的运转来到的胯下。
『奇了怪了,那东西竟是又开始膨胀起来了。』虽然没有那般胀痛的感觉, 但作为自身的一部份,杨过确实能够感觉到那偶然听到的、被嘉兴混子们称之为 阳具的物事开始在原先挺立的状态下变得更加坚实硕大起来。
「嘶……」甚至于令杨过感到好笑的是,自己那已经开始有点不合身的长裤 裆部竟是随着阳具的愈发膨胀而撕裂开了几根线。『莫不成这话还要直接窜出来 不成』杨过转而把目光移到了小龙女身上。
『咦,这是何物』却见盘坐着小龙女裆部的裙子也是湿了一块,眼见姑姑 正闭眼专注练功,杨过便无所顾忌地看起了小龙女的胯间。
只见随着运功时段的不断增加,在自己胯间阳具不断加粗加硬的同时,小龙 女胯间的湿痕却是有着扩散的趋势,不过两刻钟的时分,被浸湿的衣料已然覆盖 了小龙女的整个胯部。
「你胯间可有异常」而这时,小龙女却是睁开了双眼,面露疑惑地向杨过 问道。
见姑姑一脸不明地向自己询问,杨过也自然地回答道:「是了,我胯间那话 虽然已无胀痛的感觉,但却是变得越来越硬,也越来越粗大。你瞧,姑姑,我这 胯间的线都崩开了呢!」
「还真是有趣了,已经崩开了一半是么看来姑姑要给你重新缝衣服了。」
自然,杨过这两年来的衣物都是由小龙女制成的。由杨过下山去买了布料来 后进行缝制,无论是上衣下裤,亦或是汗衫亵裤均是如此,这也是源自孙婆婆的 教导了。
「姑姑,你胯间的湿印是怎产生的」虽然杨过已经清楚男女构造的不同, 但对于男女之事并不清了的他又怎会理解其中玄妙
「那是自姑姑私处流出的水迹,有时姑姑……」小龙女此时却是稍微迟疑了 一下,人性的本能让即便是涉世不深的她也感到一丝羞意:「在想起你的时候, 下身会传来酸麻的感觉,那时便会有这般液体流出。姑姑自己也蘸着嚐了嚐,确 实也没有什么味道。却未想到眼下竟是出来甚多,但那私处的酸麻感受却是尚未 出现。」
且说两人在数个时辰后收功完毕,小龙女便对杨过道:「好在姑姑的裤子间 是有着缝隙的,不然怕是要湿得更厉害。」
宋代女子的裤子大多无裆,以长裙掩盖,此时小龙女私处的水迹虽是在裙上 沾上甚多,但从未与外人有过过多交往的小龙女也不以为意,倒是杨过对寒玉床 上那一滩足有一碗的液体感到一阵莫名的激动。
「你先将裤子脱下吧,姑姑给你补一补。」从屋中取出针线,小龙女的脸庞 上露出少有的温和笑容,脸上红霞般的色彩也是未有退去。
「姑姑,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看到在练功之后明显有着些许不同的小龙 女,杨过倒是有些呆了。不过发呆归发呆,杨过却也依言脱下了自己的裤子。然 而却未想到自己的亵裤早已被胀大的阳具顶破,而那变得格外粗大的话在暴露于 相对冰冷的空气中时,杨过顿时打出了一个寒颤。
只见杨过那话依然膨胀到了一个相当引人瞩目的地步,鸡蛋大小的紫黑色龟 头顶部渗出着一道道透明瓦亮的液体,粗大黝黑的身躯比之同龄人要大出甚多。
不光是杨过在发现时瞪大了眼睛,便是小龙女也自然而然地在其上凝住了目 光:「啊,这就是你们男人那话……吗」小龙女虽是曾听孙婆婆讲过男女间的 差异,但这也是首次见到膨胀而起的阳物,并未受到任何礼仪所束缚的小龙女毫 无顾忌地上前好奇地握住了它。
「啊……啊啊!」却未想到杨过在小龙女那娇嫩的手心握住自己的棒身,指 尖好奇地拨弄起龟头的时候,却是意料之外受到了相当激烈的刺激,在小龙女略 微愕然的注视下,一股连贯而浓稠的雪白精液却是直接射到了小龙女的肚兜上。
「过儿!衣服都被你弄髒了!」皱着眉头松开那射精后依旧挺立的阳物,在 杨过立刻从刺激中反应过来,诚惶诚恐地道歉同时,小龙女却是摆摆手道:「倒 是没什么大碍,无非便是洗衣物罢了,倒是你这液体叫做什么」
好奇地从那白嫩的胸膛上挑起一道浓稠的精液,看着那随着自己手指抬起而 因重力垂到掌心的一滩浓稠液体,小龙女将指尖那股一勺两的事物含入口中,好 奇地品味起来。
「似乎是叫做精液吧我在嘉兴时听一些乞丐们提过。」杨过道。
「没什么味道,嗯,腥味」细细地蠕动着香舌,再次从衣衫上挑起一勺精 液送入口中的小龙女无谓地说道:「不过……却是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倒还 算蛮好吃的。」
随便又送了几口精液入嘴后,小龙女对杨过说道:「都是你害的,我不但需 要给你补衣服,还得洗一洗。」
(待续)
*********************************** PS:勺,市制单位,一勺等于1ml。 另,今日更两章,不等于就是这等更新速度了,更新速度不定。 另,随着剧情的发展,会有原文,不过会根据情节进行删减修改,也不会令 原文过份充当大头。 ***********************************
(第二章)採精药伤
却说一日练完功夫,杨过出墓去打些獐兔之类以作食粮,打到一只黄麖后, 又去追赶一头灰兔,这灰兔东闪西躲,灵动异常,他此时轻身功夫已甚是了得, 一时之间竟也追不上。他童心大起,不肯发暗器相伤,却与它比赛轻功,要累得 兔儿无力奔跑为止。
一人一兔越奔越远,兔儿转过山坳,忽然在一大丛红花底下钻了过去。这丛 红花排开来长达数丈,密密层层,奇香扑鼻,待他绕过花丛,兔儿已影踪不见。
杨过与它追逐了半天,已生爱惜之念,纵然追上,也会相饶,找不到也就罢 了。不过,杨过却见花丛有如一座大屏风,红瓣绿枝,煞是好看,四下里树荫垂 盖,便似天然结成的一座花房树屋,心念一动,忙回去拉了小龙女来看。
小龙女温和的笑说道:「此处风景不错,你既然喜欢,便在这玩吧!」杨过 道:「不,姑姑,你不觉得这是我们练功的一处好去处么寒玉床的效果自然出 色,不过周围模样却是单调了些。不如我们抽出几日在此地练功,一边还可欣赏 花朵美景,岂不妙哉」
小龙女听了大觉有理,又不是那牛鼻子的早课一类,也未有何人会逼着自己 要在多久内练得功夫,因此少个几日的寒玉床相助又有何大碍她跃上树去,四 下张望,见东南西北都是一片清幽,只闻泉声鸟语,杳无人迹,确是个上好的练 功所在,于是说道:「亏你想得出,咱们今晚就来练吧!」
当晚二更过后,师徒俩来到花荫深处。静夜之中,花香更是浓郁。
在双方温习了一遍当下需要修炼的口诀后,即便除去衣衫,一人赤裸上身, 一人芳裙堆落,两人当即手掌相抵练起了功夫……
两人自此以夜作昼,晚上练功,白日在古墓中休息。时当盛暑,夜间用功更 为清凉,如此两月有余,相安无事。
却说着两门分开来的功法均是有着九层,每一层又分为九个小段,每每修炼 时便是将自己当下修炼的这一层从第一段运至第九段。一个小段需运转一个小周 天方可,而九段之后需进行一整个大周天后收工。期间不可受到打扰,因而须得 一处僻静所在。
却说一晚,两人照例双掌相抵,浑身热气蒸腾,而那飘散开来的热气却又会 在身周循环飘荡一圈后缓缓浸入体内,眼下杨过与小龙女已炼至了第六、七个小 段。
为了避免劳烦姑姑每每为自己补衣物,杨过此二月间来均是将长裤与亵裤脱 下寸许,而将自己那必然会膨胀而起的阳物露出在空气中。而小龙女也早已习惯 了练功时私处必然会流淌水迹的事情,由于大多数液体都会随着自己无裆长裤的 缝隙处直接流走,所以对于相对少数粘在臀上以及裙面上的印记却也不以为意。
从眼前小龙女那完全浸湿了的裙子与侧臀部位移开视线,杨过突然听到山后 传来脚步声响,两个人一面说话,一面走近。
这《玉女心经》单数行功是「阴进」,双数则为「阳退」,杨过练的是「阳 退」功夫,随时可以休止,小龙女练的「阴进」却须一气呵成,中途不能微有顿 挫。此时她用功正到要紧关头,对脚步声和说话声全然不闻。杨过却听得清清楚 楚,心下惊异,忙将丹田之气逼出体外,吐纳三次,止了练功。
只听那二人渐行渐近,语音好生熟悉,原来一个是以前的师父赵志敬,一个 却是尹志平。两人越说越大声,竟是互相争辩。
只听赵志敬道:「尹师弟,此事你再抵赖也是无用,我去禀告丘师伯,凭他 查究罢。」
尹志平道:「你苦苦逼我,为何而来,难道我就不知你不过想做第三代弟 子的首座弟子,将来好做我教的掌门人。」
赵志敬冷笑道:「你不守清规,犯了我教的大戒,怎能再做首座弟子」
尹志平道:「我犯了什么大戒」
赵志敬大声喝道:「全真教第四条戒律,淫戒!」
杨过隐身花丛,偷眼外望,只见两个道人相对而立,尹志平脸色铁青,在月 光映照下更是全无血色,沉着嗓子道:「什么淫戒」说了这四字,伸手按住剑 柄。
赵志敬道:「你自从见了活死人墓中的那个小龙女,整日价神不守舍,胡思 乱想,你心中不知几千百遍的想过要将小龙女搂在怀里,温存亲热,无所不为。 我教讲究的是修心养性。你心中这么想,难道不是犯了淫戒么」
但听尹志平颤声道:「胡说八道!连我心中想什么,你也知道了」
赵志敬冷笑道:「你心中所思,我自然不知,但你晚上说梦话,却不许旁人 听见么你在纸上一遍又一遍书写小龙女的名字,不许旁人瞧见么」
尹志平身子摇晃了两下,默然不语。
赵志敬得意洋洋,从怀中取出一张白纸,扬了几扬,说道:「这是不是你的 笔迹咱们交给掌门马师伯、你座师丘师伯认认去。」
尹志平再也忍耐不住,「唰」的一声,长剑出鞘,分心便刺。
赵志敬侧身避开,将白纸塞入怀内,狞笑道:「你想杀我灭口么只怕没这 等容易。」
尹志平一言不发,疾刺三剑,但每一剑都被他避开了。到第四剑上,「铮」 的一声,赵志敬也是长剑出手,双双相交,当下便在花丛之旁斗起来。
这两人都是全真派的第三代高弟,一个是丘处机的首徒,一个是王处一的首 徒,武功原在伯仲之间。尹志平咬紧牙关狠命相扑,赵志敬却在恶斗之中不时夹 着几句讥嘲,意图激怒对方,造成失误。
只见二人翻翻滚滚的拆了数十招,尹志平使的尽是进手招数,赵志敬则不断 移动脚步,冷笑道:「我会的你全懂,你会的我也都练过。要想杀我,休想啊休 想。」他守得稳凝无比,尹志平奋力全扑,每一招却都被他挡开。
再斗一阵,眼见二人脚步不住移向小龙女身边,杨过大惊,心想:『这两名 贼道若是打到我姑姑身畔,那可糟啦!』
想不到杨过心中的乌鸦嘴却是真的实现了,只见两人在交手过程中,赵志敬 忽的因故在空中一个翻身,却是向着花丛处落了下来。瞧他身形落下之势,正对 准了小龙女坐处花丛,杨过大惊之下再无细思余暇,纵身而起,左掌从右掌下穿 出,托在赵志敬背心,一招「彩楼抛球」,使劲挥出,将他庞大的身躯抛在两丈 以外。
但他此时内力未足,这一下劲力使得勐了,劲集左臂,下盘便虚,登时站立 不稳,身子一侧,左足踏上了一根花枝,那花枝迅即弹回,碰在小龙女脸上。
只这么轻轻一弹,小龙女已大吃一惊,全身大汗涌出,正在急速运转的内息 阻在丹田之中,再也回不上来,立即昏晕。
尹志平陡然间见杨过出现,又陡然间见到自己昼思夜想的意中人竟隐身在花 丛之中,且大刺刺地将肚兜露在外面,登时呆了,实不知是真是幻。
此时赵志敬已站直身子,月光下已瞧清楚小龙女的面容,叫道:「妙啊!原 来她在这里偷汉子。」
杨过大怒,厉声喝道:「两个臭道士都不许走,回头找你们算帐!」见小龙 女摔倒后便即不动,伸手去摸她的额头,只觉一片冰凉,忙将她衣襟拉过,遮好 她身子,将她抱起,叫道:「姑姑,你没事么」小龙女「嗯」了一声,却不答 话。
杨过稍稍放心,道:「姑姑,咱们先回去,回头再来杀这两个贼道。」小龙 女全身无力,偎倚在他怀里。
杨过迈开大步,走过二人身边。尹志平痴痴呆呆的站在当地,赵志敬哈哈大 笑,道:「尹师弟,你的意中人在这里跟旁人干那无耻的勾当,你与其杀我,还 不如杀他!」尹志平听而不闻,不作一声。
杨过听了「干那无耻的勾当」七字,虽不明他意之所指,但知总是极恶毒的 咒骂,盛怒之下,将小龙女轻轻放在地下,让她背嵴靠在一株树上,折了一根树 枝拿在手中,向赵志敬戟指喝道:「你胡说些什么」
事隔两年,杨过已自孩童长成一个长身玉立的少年,赵志敬初时并不知道是 他,待得听他二次喝骂,脸庞又转到月光之下,这才瞧清楚原来是自己的徒儿, 自己忙乱中竟被他摔了一交,不由得惭怒交迸,见他上身赤裸,喝道:「杨过, 原来是你这小畜生!」
杨过道:「你骂我也还罢了,你骂我姑姑作甚」
赵志敬哈哈一笑,道:「人言道古墓派是姑娘派,向来传女不传男,个个是 冰清玉洁的处女,却原来污秽不堪,暗中收藏男童,幕天席地的干这调调儿!」
小龙女此时醒转过来,却是一口血剑喷了出来,尹志平与杨过一齐大惊,双 双抢近。
尹志平道:「你怎么啦」俯身察看她的伤势。杨过只道他意欲加害,左手 推向他胸口,尹志平顺手一格,却是无可奈何地退了回去。
尹志平道:「杨过,你想对付我们两个,这叫做千难万难。不过好教你姑姑 放心,今日之事,我姓尹的若是吐露了半句,立时自刎相谢。倘有食言,自当万 死不辞!」
杨过道:「姑姑,你莫理他们,我先扶你回去。」
等到杨过抱着小龙女回到古墓去,将她放在寒玉床上后,小龙女叹道:「快 些……把第二个石块递来。」
这第二方石块与那记载功法的石块不同,却是一篇记载着招式以及药物炼制 的玩意,在杨过将其取来之后,便再次输入内力阅读了起来。
却说这《玉女心经》的正式篇也不知究竟是何等仙灵般的所在,其记载的功 法居然可以通过向石块中注入内力而反覆阅读。事实上每当二人要展开修炼时, 均是会将那记载着功法的石块阅读温习一遍方会开始。
却说当下在杨过将其阅读一番后,倒是有些发楞。忍住胸口传来的不适感, 小龙女微微皱着那柳叶般的眉毛道:「可有疗伤之法」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