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勐男都市少年完

《都市勐男(都市少年》
第六十九章公园缠绵三
孟南的挑逗让女人情欲大动,火烫的身体在温水中愈发躁热,两腮浮出一抹娇艳的红润,她被孟南吸吮得深吸了一口气,娇嫩的身躯轻颤,迷醉地闭着眼,性感的嘴唇轻轻呢喃颤动,刺激得那修长雪白的大腿从水里荡漾而起,犹如金鸡独立一般地把两条雪白的大腿伸出了浴缸,犹如美人鱼一般地将雪白的粉腿绞合在一起翘立了一下。然后才又缓缓地缩回水里。荡漾起一串串粉色的涟漪。
孟南一见她这样的敏感就用力的吸了起来“呜……!”胡玲被吸得发出了一声娇啼,满脸娇羞的她银牙轻咬珠唇,但还是忍不住的从嘴里发出了一声声的呻吟。孟南从她在公园里的表现就知道她特别的敏感,也特别的喜欢叫床,男人都喜欢敏感的女人,因为女人的叫声不但是男人工作的动力,也会使男人觉得很有成就感。孟南的嘴里吸着乳珠,一只手则捧起一团粉腻的雪乳使劲搓揉着。一手在那粉腻雪白的大腿根侧轻轻擦拭,黝黑地芳草地中绒草细密,被水的浮力衬托出来,媚意横生,分外妖娆,他的手慢慢地滑进那早已春水泛滥的幽谷,试探性地将手指在小溪处一按一松,一抹一揉。然后捏住那小溪上面的小豆豆揉捏着。
胡玲的阴蒂一被孟南玩弄,刺激得她又是“啊”的一声大叫了出来,好在孟南知道她会叫的,一下就用自己的嘴赌住了她的樱桃小口,把她那美妙的叫声堵在了喉咙里。
胡玲只觉得阵阵美妙旖旎的感觉勐涌而来,此刻的她好比一朵绽苞怒放的莲花,在水色荡漾,腾腾蒸汽之间绽放开来,她那雪白的乳房白里透红,娇嫩鲜艳。就好比那莲花花辩,白中带红,那两粒娇嫩嫣红的乳珠好比那清香爽口的莲子。成熟的身体此刻横卧水中,丝丝糜烂的呻吟好不让人销魂。
第一章一石二鸟一
青山湖是H省比较有名的风景旅游区,它的前身是一个大水库,是大跃进时代的产物,当年是为了灌溉农田而修建的,在二十世纪的在九十年代,这个湖还是以灌溉为主的,它的灌溉面积达三县一市,由于这个区域没有大的河流,也就没有大的水灾,确实保证了这个地区的旱涝保收。在那四十多年的时间里,这个湖还真给这个地区带来莫大的好处。到了二十世纪末,由于包产到户已经快二十年,那些渠道由于年久失修,已经没有了灌溉的功能了,这个水库也就做为旅游区来开发了。
这个湖四面青山环绕,湖水碧绿,空气清新,还真是一个避暑旅游的好所在,因此,没有几年这里就红火起来了,每到夏天,就会有很多有钱的大爷坐着小车来这里消暑的,也有很多的退休的干部来这里钓鱼的,就是附近也有很多的人租车来这里游泳的,因为来这里不但可以饱观湖光山色,而且还可以看到大城市里来的漂亮女人,只要舍得花钱,还可以在这里享受各种各样的服务。
旅游业发展起来了,当地库区居民的生活也就跟着改观了,有的开宾馆,有的承包一小岛搞特色服务,而那些钱少的也会弄个出租车赚几个辛苦钱,那些买不起车的也会弄个摩托车出租,只要肯做事,在这里维持生活是毫无问题的。
虽然这里有很多的人富起来了,但也有一部分的人还是处于温饱阶段,这并不是他们这些人不肯做事,而是他们的家底太薄弱了的原因,由于库区蓄水,把他们的农田都淹没了,原来都是国家供应粮食的,随着取消商品粮的浪潮,他们一年的生活费也就全靠这个湖来维持了。因此,旅游管理局也就尽量的给每一家安排一个人做服务的工作,女人在宾馆做服务员,男的则是开出租车和摩托车,虽然是有季节性的旅游业,但维持一年的生活还是不成问题的。
在库区里面有一户人家就是靠一个摩托车来维持一年的生活的,这个家里有三个人,最大的叫孟虎,才二十三岁,长得很是英俊,身高一米七四,是那种小姑娘一见就想多看两眼的男人,他是这个家的户主。
孟虎去年娶了一个老婆叫卢艳,今年才二十一岁,这卢艳有着婷婷玉立的苗条娇躯,该凸的地方凸,该瘦的地方瘦,比时装模特还要婀娜多姿。如玫瑰花瓣般鲜艳娇嫩的绝色娇艳的脸蛋上,镶嵌着一双如梦幻般清纯的大眼睛。一只娇俏玲珑的小瑶鼻,一张樱桃般鲜红的小嘴加上线条流畅优美、秀丽绝俗的桃腮,似乎古今所有绝色大美人的优点都集中在了她脸上,只看一眼就会让人怦然心动,更还有她那洁白得犹如透明似的雪肌玉肤,娇嫩得就象蓓蕾初绽时的花瓣一样细腻润滑,让人头晕目眩、心旌神摇!她的身高在一米七左右,双腿修长,蜂腰轻盈婀娜,体态曲线优美,皮肤白中还透着粉红。鹅蛋型的脸庞、柳叶似的细眉,樱桃小口,鼻若悬胆。那一双似乎会说话的多情眼睛更是顾盼生辉。令人一见就有着一种把她推倒的欲望。
最小的叫孟南,今年才十六岁,是小弟。他虽然只有十六岁,但身高比他的哥哥似乎还要高上一点,长得比他的哥哥还要英俊,很有张国荣的味道,只不过他的脸上还有着一点的稚气,但正是有这点稚气使得他看起来更加的迷人,是那种少女一见就会做梦的男人。
孟南的父亲孟书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这个山区少有的高中毕业生,原来在库区管理站工作,后来慢慢的做了副站长。由于他长得很是英俊,又是工作人员,因此也就娶了一个很漂亮的老婆,孟书在生下大儿子以后很想再生一个女儿,由于山区的计划生育不是抓得很紧,就在大儿子七岁以后顺利的生下了孟南,本来他们是准备生个女儿的,连名字都取好了叫孟兰,没有想到生下来的还是一个儿子,于是就把名字改了一个字叫孟南。
孟书在二十一世纪的头一年,也就是他四十岁的那一年就得了不治之症英年早逝了,那一年孟南才八岁,他的哥哥也才十五岁,由于孟书是属于集体性质的干部,而且管理站也已经解散,因此,虽然按规定可以报销一部分的医药费,但却找不到对口的单位了,他的医药费也就只能自掏腰包,他死的时候不但把家里的积蓄都花光了,而且还欠了一屁股的债,留下来的也就几间土木结构的瓦房。
孟南的妈妈就靠在旅游管理局的宾馆做服务员来维持家里的生活费,孟南的母亲很漂亮,虽然三十多岁了,但看起来就好像二十多岁,她的脸不但没有一丝的皱纹,而且还光滑细腻,因此看去和那些年轻的姑娘没有什幺两样,都说女人三十一朵花,这在她的身上完全的体现了出来。她是天生的柳叶眉,丹凤眼,更为奇怪的是,她从没涂过口红,但她的唇却从来都是红艳艳的,只要是男人,没有一个是不想去舔上两下的。她的身高约一米六八,胸挺,腰小,臀翘,大腿和小腿有着黄金分割般的比例,就是穿上一套平常的衣服也遮不住她的美丽,穿着宾馆的礼服就更加的耀眼了,宾馆的礼服都是超短紧身旗袍,这样一来就把她那完美的身材都勾勒了出来,因此,她被一个来这里旅游的老板看上了,就在孟虎十八岁的那一年,也就是孟南十一岁的那一年跟那个老板走了,她走的时候把家里的账都还清了,而且还给孟虎买了一个摩托车给他来维持家里的生活,并且还给了一万元给孟南做学费。
孟南虽然很小,但很懂事,对母亲的离去很是理解,她才三十多岁,以后的日子还很长,如果凭她做服务员的那点工资,要还清那些账就是不吃不用都要好几年,更不要说帮哥哥买摩托车和自己还要读书了。
那个老板也看出了这一点,和孟南的母亲说得很清楚,那就是他可以一次付一笔钱,以后不得再和这个家有任何的联系。他母亲和他们两兄弟商量了一下也就答应了。孟南知道,如果母亲不跟他走的话,家里是很难还清那些账的,而母亲跟他走了以后,她不但不要再吃苦了,就是家里也会慢慢的好起来,因为哥哥有了摩托车,要维持家里的生活是很容易的。
母亲走了以后真的没有来过一次信,哥哥对他也还可以,他每天用摩托车去拉客人,自己要做的事就是读书和做饭,几年下来也积了几万块钱,但去年哥哥一结婚就把钱都用光了。由于他们兄弟都很英俊,因此哥哥想娶一个漂亮的老婆,而漂亮的老婆也就要多花钱了。
他们是准备在管理局的小镇建一套房子的,但一切都得从零开始了,因此,从去年起,两兄弟就拼命的赚钱,哥哥做白天,孟南就做晚上,虽然晚上没有太多的客人,但一个晚上也可以弄个十几二十的。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