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荡龙虎山

清晨的阳光洒在龙虎山上,绿树,青草,房屋甚至是人都披上了金黄色的衣
服,寒风此时站在龙虎山主峰的最高点,鸟瞰着山下的景色。他抬手擦了擦额头
上的汗水,然后将手里已经破烂不堪的木剑扔下了山崖。
“公子!家师有请!”玫瑰甜美的声音传到寒风的耳朵里,他一回身,发现
玫瑰已经站在他后面了,手里拿着一件黑色的披风。
“哦?这么早啊。”寒风看了看手表,才六点钟而已。“知道是什么事情
吗?”
“不清楚,公子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玫瑰说着将披风披在寒风的身上。
寒风把左手搭在玫瑰的肩上,右手摸着她的嘴唇:“今天应该轮到你了吧。
不要跑哦。”
玫瑰脸一红,然后低下了头。
寒风低头在玫瑰的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然后直起了身子,“走吧,去看看
天师有什么事情。”
“是~!”玫瑰乖巧的答应了一声。
清晨的道观里四处都是香烟,一些道士三个一群五个一伙的在讨论着什么,
还有几个年长的道士在打扫着院子,他们看见寒风同玫瑰走了进来一起行礼。
寒风点头示意,然后走进了大殿,大殿的正中间供奉着三位天神的神像,正
中间的是一个白色的雕像,脚踏翔云,手拿拂尘。旁边的两尊是则看上去年纪要
大一些,寒风知道正中间的是原始天尊,左面的有白色胡子的是太上老君,右面
的则是灵宝道君。
张天师正在给三位天神上香,寒风站在他的后面一直等到他上完香坐了下来
才走上前。
“玫瑰,你先出去!按照吩咐你的去做吧。”张天师说。
“是,师傅!”玫瑰恭敬的退了出去。
“天师,找我来有什么事情吗?”寒风问。
“居士,昨天我得到了消息,108星中的36天罡已经有大部分归位了,
现在是居士出马的时候了。”张天师说。
“终于到时候了,我早就准备好了。”寒风兴奋说。
“居士真非凡人,在这一个月中不仅将贫道所授的剑法融会贯通,更是将玄
门中的召唤术练的炉火纯青。”张天师说。
“天师过奖了,我还是有些事情想问。”寒风说。
“居士请问。”
“天师所传的剑法为什么进攻的招数只有几招?还有为什么每天晚上都安排
四位姐姐来陪我?”寒风问。
“哈哈,我就想到居士有此一问,我所传的剑法名字叫做竖道,它其实并不
是用来攻击的,而是用来保护自己的,大凡天下间的剑法不是用轻盈快速来进攻
就是以力大沉稳来进攻,但是它们的目的无非是击中敌人,但是在吉中敌人的时
候也就是自己破绽暴露的时候,所以说如果着急攻击的话避免不了会暴露自己的
弱点,这就是竖道的用意所在,如果必要时候需要进攻的话,居士应该发现竖道
的最后几招正是用来进攻的,因此竖道最后十招又叫做灭道。”
“果然厉害。”寒风说,“那么为什么要四位姐姐来……”
“居士不必着急,玫瑰,牡丹,月季,雪梅四人都是自愿的,我没有为难她
们。道家讲究男女双修,这一点在佛家中也有,而且居士在你那个时代身边美女
如云,如果到了这里因为这个原因而影响居士的情绪,这可直接关系到除魔大业
啊。”张天师笑着说。
寒风点了点头,虽然张天师说的有道理,但是他还是感觉有什么事情在瞒着
他一样。
张天师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黄色的卷轴,“居士,这上面记载了108魔星
的情况,以及现在他们的名字,请收好。”
寒风接了过来,张天师又拿出一个木匣,“这是居士的兵器。”
“吟~~~~”寒风一打开木匣,一阵兵器交鸣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寒
风把从里面拿出了一把剑,剑身不是很长,绿色的剑鞘,错金的护手,剑还没有
出鞘,但是房间内已经充满了剑气。
“好剑!”寒风说。
“这把剑是我的一位朋友送给我的,相传是用玄铁打造而成,又在北方极冷
之地埋藏了数年方才取出,但是现在还没有名字,我看就用居士的名字来给它起
个名字吧。”张天师摸着胡须说。
“哦?”寒风想了想,“那我就叫它‘寒’。”寒风说完把剑同卷轴放在了
一起。
 “好名字,既同居士有关联又可体现出剑的特点。”张天师点点头又说,
“居士这次下山,我会让玫瑰等人在暗中保护你的。”
“好,那么我今天晚上就下山。”寒风说。
“为什么要晚上?”张天师问。
“我……我想再同四位姐姐多呆上一段时间。”寒风说。
“哈哈哈哈,当然可以~~”张天师笑了。
寒风回到了自己的房中,发现玫瑰,牡丹,月季同雪梅已经在房间内了。
“公子!”四人一齐说。
“原来都在这里啊,太好了,我正担心找不到你们呢。”寒风说着将手里的
东西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叹了一声气。
“哎!还没有同你们玩够呢,就要上路了。”
“公子,师傅已经吩咐我们在暗中保护你,你就放心吧。”四人中最活泼的
雪梅抢着说。
寒风看着眼前四个美貌如花的女子,短短的一个月,四人的处子之身都给了
他,她们给他带来的不只是心理上的安慰,还有心灵上的一点慰藉。玫瑰温柔可
人,牡丹丰姿照人,月季动静借宜,雪梅伶俐活泼,最为可贵的是四个人心地善
良,而且善解人意。
“公子,你什么时候出发?”月季问。
“今天晚上七点左右吧。”寒风说。
“七点?”四女一齐望着寒风。
“哦,太阳落山就走。”寒风说。
“为什么啊,晚上走的话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清楚啊。”牡丹问。
“我想再和你们多呆一会啊。”寒风笑着说。
四女同时低下了头,脸上挂着会心的微笑。自从她们将处子之身交给寒风后
便体验了以前从来没有的快感,寒风将现代的性爱技巧全部用在了她们身上。
寒风看四女都不做声,他一拉玫瑰的手,玫瑰轻盈的身体投入了他的怀抱,
然后吻上了玫瑰的香唇,玫瑰挣扎着摆脱了寒风的唇。
“公子。不要~~这里~~~~”玫瑰语无伦次的说。
寒风明白,因为其他三女还在,虽然四人早已经将处子之身交给了他,但是
从来没有四人一起同寒风做爱,但是寒风就想感觉一下五个人一起的滋味。
寒风又吻住了玫瑰的唇,任凭她怎么挣扎也不松开,他伸手拉出了已经勃起
的肉棒,然后左手拉过了月季,右手拉过了雪梅,双手用力的将她们按到自己的
身下。
月季明白寒风要她作什么,她迟疑了片刻,然后抓住寒风的肉棒轻轻的上下
套弄起来,雪梅的双手则轻轻的把玩他的两颗肉球。
寒风满意的松开手,然后又拉过了牡丹,左手隔着衣服揉搓着牡丹比较丰满
的乳房,另一只手则掀开了玫瑰的裙子,在她的腿上抚摩着。
月季套弄了片刻后,伸出舌头开始在寒风的龟头上轻轻的舔了起来,灵巧的
舌头上下翻飞,左右纵横全面的舔着,过了一会她停止了动作把寒风的龟头推到
了雪梅的嘴边,雪梅立刻极力的张大口将粗大的龟头含在嘴中,可是她的嘴实在
是小,只能含入半个龟头,但是即使是这样她还是用力的吮吸着。
寒风吞咽着玫瑰的香津,此时的玫瑰已经完全沉醉在寒风的激情中,她的衣
服早已经在寒风以及牡丹两人的努力下被扒了下来,寒风离开了玫瑰的嘴唇又来
到了牡丹的唇上,牡丹左手紧紧的抱着寒风,右手被寒风抓住在玫瑰尖挺的乳房
上揉来揉去,第一次这么全面的接触到女人的乳房,牡丹闭上眼睛贪婪的享受着
这细腻的感觉。
寒风双手各自抓住牡丹同玫瑰的乳房十个手指轮番进攻两颗粉红的乳头,身
下的月季正在用湿湿的舌头舔着他的肉球,雪梅也努力的吮吸着寒风的肉棒,只
是她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吮吸了,而是不时的用牙齿轻轻的咬。两双柔软的手紧紧
的抱住寒风的腿。
牡丹的乳头上挂满了寒风的口水,但是他还没有放过它的意思,仍旧吮吸着
另一颗乳头,直到两个乳头都被他吸的胀了起来才放过她而将目标转到了玫瑰的
乳房上,寒风的手早就伸到了二女的阴户上,手指在两个不同的密穴中滑动着。
寒风拉出了手指,上面沾满了玫瑰同牡丹的液体,他将手指上的液体涂在两
人的乳头上,然后又轮流的吮吸儿女的乳头。
“嗯~~~~公子~~~~~”牡丹终于忍不住了呻吟起来,她的手更加用
力的捏着玫瑰的乳房。
“牡丹~~不~~不要再捏了~~我~~~~”玫瑰哀求道。
“呵呵,你们两个出声了,公子要惩罚她们吗?”雪梅听到了玫瑰同牡丹的
呻吟后,立刻将寒风的肉棒从口中吐出塞入了月季的口中。
“当然要,不过先要惩罚你,谁让你这么快就放弃。”寒风说着将玫瑰同牡
丹推到了一边,牡丹立刻紧紧的搂着玫瑰,接近疯狂的吻着玫瑰的嘴唇,玫瑰无
法躲闪只有任由牡丹亲吻。
“月季,把雪梅放在床上。”寒风从月季的口中拉出了肉棒说。
“是,公子。”月季答应了一声,立刻站了起来,双手一挥,一红一黄两道
光从她的手中飞出。
“啊~”雪梅一惊,两道光已经缠绕在她的身上,随着月季的双手挥动,两
道光好象两把刀一样将雪梅的衣服绞碎。
雪梅感觉身体一凉,衣服已经成了碎片,月季的双手向上一扬,雪梅的身体
被两束光抬了起来,然后放到了床上。
“月季,你帮助公子一起欺负我。”雪梅说着噘起了小嘴。
寒风看着雪梅的样子,心里高兴的很,他立刻跳上床,吻上了雪梅的嘴唇,
双手在她像馒头一样的乳房上轻轻的揉着。
“嗯~~~公子~~~我~~~~”雪梅松开了寒风的嘴唇,但是却被后来
的月季吻住了嘴唇。
月季早已经脱光了衣服趴在雪梅的身边,双手同寒风一起抚摩雪梅的乳房。
寒风分开雪梅的双腿,手指在她的阴户上不断的揉着,雪梅想要叫,可是嘴
唇被月季吻着,她只有扭动着身躯,寒风玩弄着那长着几根黑色绒毛的阴户,肉
棒在阴唇上面沾了一些爱液后,用力的插入了紧紧的肉穴中。
这边牡丹趴在玫瑰的双腿间舔着玫瑰香液横流的阴户,玫瑰双手放在牡丹的
头上,牡丹的双手则尽力的揉着玫瑰的乳房。
雪梅的密穴在被寒风的肉棒插了几千下后已经变得又红又肿,密穴中深红色
的嫩肉随着寒风的肉棒前后的收缩着,快感如波浪一样一波接着一波,她的手指
则插入了月季的穴中用力的搅动着。
月季深出舌头舔着她的耳垂,双手放在雪梅同寒风的身体结合处,手指在她
阴蒂上力度适中的揉捏着。
寒风双手用力的揉搓着雪梅的乳房,雪梅的身体不断的向上挺起以配合寒风
的插入。
“啊~~公子~~我~~我不行了~~”才说完雪梅的肉穴开始剧烈的抖动
起来,一股热乎乎的液体将寒风的肉棒包围。
被快感笼罩的雪梅手指更加用力的在月季的身体内搅动。
寒风拉出了肉棒,然后把月季推到雪梅的身体上,月季立刻开始舔吻起雪梅
的全身来。
“啊~~~牡丹~~”玫瑰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销魂,寒风立刻走到了牡
丹的身后,牡丹正全身心的舔着玫瑰的阴户,左手则在自己的肉穴中抽动着,她
完全没有留意到寒风已经走到了她的后面。
寒风蹲下了身体,迅速的拉开了牡丹在穴中的手指,然后将肉棒插了进去。
“公子~~我还没有准备好~~”牡丹呻吟道。
寒风吻了一下牡丹的耳垂,然后将牡丹抱了起来压到了玫瑰的身上,玫瑰才
轻松片刻,嘴唇又被牡丹堵住,她只有紧紧的抱着牡丹的后背。
寒风的肉棒进出于牡丹的肉穴,牡丹是四女中体态最为丰满的一个,身体很
有肉感,但是又不发胖,寒风的肉棒在牡丹的肉穴中舒服的前进后退,牡丹的乳
房同玫瑰的乳房顶在一起,四个美丽的乳头被压的陷入了乳腺之中。
“嗯~~~公子~~~”牡丹只觉得自己像要飞起来一样,她紧紧的抓住玫
瑰,怕自己真飞起来。
玫瑰在牡丹的身下,牡丹把一条腿伸到了玫瑰的双腿之间上下的摩擦着,一
丝爱液从玫瑰的穴口流了出来,接着又被牡丹腿蹭到了阴蒂上,弄的玫瑰整个阴
户都是水汪汪的。
“公子~~我~~我不行了~~你去欺负玫瑰好了~~~”牡丹是四女中最
后一个被寒风“开苞”的,她的身体非常的敏感,再加上事前同玫瑰的一番温存
几乎使她要到了高潮,所以寒风的肉棒还没有发挥多大威力的时候她已经感觉到
自己要到极限了。
听了牡丹的话后,寒风将她从玫瑰的身上抱了下来,然后把肉棒拉出,牡丹
立刻蹲下了身体,用舌头清理着肉棒上的液体。
玫瑰半躺在桌子上,双腿分开着,肉穴一览无遗,粉红色的阴蒂上沾着一些
液体,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一看见玫瑰的穴寒风就有要口交的欲望,刚才同其他三女在一起的时候,虽
然她们的阴户都很美,但是寒风却丝毫没有口交的念头,他也不知道怎么搞的一
看见玫瑰洁白无暇的阴户他的口水就分泌出来了。
寒风分开玫瑰的双腿,舌头轻轻的舔着她的阴蒂,手指拨弄着两瓣如花蕾般
的阴唇,这两瓣阴唇极其有弹性,当寒风松开手的时候,它们立刻合了起来,保
护住穴口,只留一条小小的肉缝。寒风仔细的看着玫瑰的阴户,舌头离开了粉红
的阴蒂然后沿着她的肉缝从上往下的舔着,开始是用舌尖,后来用整条舌头大面
积的舔了起来。
玫瑰闭着眼睛,寒风的舌头比牡丹的不知道要厉害多少倍,她想用双腿夹住
寒风的头,可是身体早已经不听使唤了,她只有任由寒风舔着自己的神秘之处。
寒风的肉棒胀到了极限,牡丹尽力的将它整根的含在口中,她想用舌头舔舔
寒风的龟头,但是肉棒将她的口塞的满满的,她只有轻轻的摇晃着头,利用身体
的力量使自己的嘴可以摩擦肉棒,来弥补身体的不足。
“玫瑰,我可以吗?”寒风松开恶劣的嘴唇轻声问。
玫瑰闭着眼睛点了点头,寒风从牡丹的口中拉出了肉棒,轻轻的插入了玫瑰
柔软的小穴中,玫瑰的身体微微的一抖,一丝红晕从她的胸上散开,寒风开始了
抽动。
外面阳光依然灿烂,鸟儿依然鸣叫着,龙虎山一片祥和的景象。
四女沉醉在寒风的魅力之中,忘记了周围的一切,当她们清醒的时候发现她
们相拥在一起,寒风早已经不知道去向。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