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难过美人关

************
「唔…这是什么地方」

当勇者恢复意识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昏暗的房间里,房间里有石床,还有蜡烛散发着摇曳的微光,并且房间前放置着一个巨大的铁笼子,就像监狱一样。
「咦…我刚刚明明在跟魔王决斗…」

神志清醒后勇者立刻回忆起来,自己的确赶到了魔王城,并和伙伴一起跟魔王决战。但是勇者一行人的力量比起魔王仍是稍逊一筹,在激战最后关头仍是失败告终……好像是这样…吧。

「为什么我还没死?魔王应该没有理由还留我性命…」

看现在情形自己应该是被囚禁在地牢中了。…但是看着身上许许多多的处理痕迹,想来战斗中受的伤已经都被处理好了。

「伙伴们应该都安全了吧…」

与魔王决战失败后,勇者拼着最后的力量保护同伴们逃脱。之后自己便失去了意识,也不知道后来有没有发生了什么事。

「您醒了吗?勇者先生」

「谁!?」

这时,地牢里突然想起了一个女性的声音?回过神来的勇者朝着声音来源望去。

「那…那个…突然叫您实在抱歉。」

对面的铁笼子里那个突然无故道歉的人,乍看之下像是个女性人类,但是长长的耳朵,绮角,背后隐约可见的翅膀以及从臀部延伸出来的尾巴,这些特征怎么看也不像是个普通的人类。倒像是恶魔族的妖怪。

「把我关在这里你想做什么?你这妖怪到底有什么企图?」

勇者正想挥舞双手威胁她,却发现自己双手被戴上了手铐。连着锁链紧紧的钉在墙上,没法自由活动。

「不是,我…那个…我什么企图也没有。」

昏暗的地牢连人的脸都看不清。但是从刚才就一直从那个女妖怪那里飘来一阵甜腻的幽香。并且虽然无法看清脸但是能看到那丰满的身材和恶魔才有的特征。只看这些也大概能知道这女妖怪的身份。

(这家伙是女妖吗?战斗力微弱的妖怪…把我关在这…不对!这恐怕是魔王的手下)

冷静下来的勇者猜想这现在牢前双手交叉放在胸前的女妖,应该是接受魔王的命令来到这的。既然语言交流没问题现在最好跟她探听些情况。

「你是魔王的手下?」

「额…是的,是这样的。」

女妖战战兢兢有点没底气的答到。是害怕勇者吗?还是只是个圈套?勇者没有解除戒心继续问道。

「你知道他为什么要把我关在这儿吗?」

「您请看这里」

说着女妖把一个水晶球一样的球体放在地上,水晶球立刻就出现了魔王的身影。

「哈哈哈,狼狈不堪的勇者先生呀」

「魔王你!!!」

显现出来的影像确实是在激烈战斗的魔王。缀满不详装饰物的法袍包裹着身躯,桀骜的翘着腿坐在王座上,脸上覆着面具所以看不到表情。

「勇者呀,你好像还是什么都不明白,让我来告诉你吧。你现在在魔王城的最深处。」

「什么?魔王城??」

「对我来说,杀了手下败将勇者是很简单的事,但是嘛…我对勇者你有一种莫名的友好感。无论对战多少次,每次双方都会竭尽全力的战斗,这样的对手我在你之前可一个也没遇到过。」

「别搞笑了!我可一次也没这么觉得!」

对着怒吼的勇者魔王依旧倨傲的接着说道。

「不要这样大声喊叫,我不忍心轻易杀掉像你这样的男人…可是我要是放了你,你又会养精蓄锐然后再来找我决斗吧。」

「当然!现在立刻马上放了我!!」

「啧啧,不行不行,好不容易抓到你呢。就请你作为贵客在魔王城度过余生吧。牢房周围已经被我用封印切断与外界的联系了。再想出去也没用。」

魔王一边嘲笑的看着勇者盯着牢房,搜寻可以逃脱的地方一边说着。

勇者又恨又怒的盯着魔王的影像。

「生活必需用品已经给你准备好了。那边的女妖们就当是送你的临别礼物了,你好好照顾着勇者先生,各种需要都照顾着。哈哈哈」

无视震怒的勇者魔王自顾自的说着。

在牢外待命的女妖急忙点头应承。女妖们…也就是还有其他女妖吗?

「那么勇者你就尽情享受在我城中的生活吧。如果你愿发誓效忠于我,加入我魔王军我可是随时欢迎哦!哈哈哈!」

「放屁!该死的魔王!别做梦了!」

说完这句话水晶球就失去亮光,碎了一地。只剩下没有感受不到魔力的玻璃碎片。

「呼~该死的!」

明白自己处境的勇者,闭上眼深呼吸想让怒气腾腾的大脑冷静下来。魔王设的封印可不是什么好解决的东西。对于没有武器,没有道具,没有自由的勇者怎么想也想不出逃出去的方法。

「那…那个…勇者先生?」

「干什…么?」

冷静下来的勇者从头上方突然听到呼唤。刚刚满脑子都在想着魔王,突然想起来外面还有女妖在。被声音吸引勇者抬头一看,一下噤了声。

「我是勇者先生的侍婢,我叫世乐菲。」

这个叫世乐菲的女妖,黑色的长发,温柔的眉眼,红润的双唇,是个性感撩人的美女。曲线窈窕,身材匀称,是个男人都会忍不住回头多看几眼的尤物。但是,不管怎么说,她身体有一部分,有一部分是异常的……

「这怎么会这么大…」

比起任何部位都更吸引人目光的那对乳房。那是对异常硕大的乳房。只裹着一件薄薄的领子敞到胸口几乎能看到情趣内衣的外衫。更能明显感觉到它的硕大。至少比乐菲自己的头还大的乳房在这匀称的身材中绝对是格外突出。

「啊…我…是女妖中的乳妖,比起别的女妖,乳房会更大一些…」

世乐菲感觉到自己的乳房被盯着看稍微有点害羞的把双手背到身后,好似想遮掩却反而让他看的更清楚。配合着世乐菲的动作,乳房也摇晃摩擦着发出淫靡的声音。

「您这样的看着我的乳房,勇者先生,你对我的乳房还满意吗?」

「…额,谁看了!算了,魔王不是让你伺候我吗?过来!」

虽然体积巨大,但是形状依旧美好的乳房无论哪个男人都移不开视线的,真是美妙还有点淫荡!呆呆的盯着世乐菲的乳房的勇者突然反应过来厉声命令道。又似乎想忘记这种看入迷的状态的晃了晃头。

「把持住!对方是魔物,是女妖啊!」

当然了,勇者其实和女妖决斗过的。那时候没有被诱惑直接打败对方。是因为不小心被吸引?还是世乐菲的乳房太过淫靡惹眼?勇者确实被诱惑了。乱了心的勇者拼命想否认这个事实,压制住欲望。

「勇者先生,不需要忍耐的。我已经是勇者先生的人了。如果您喜欢的话,请尽情玩弄我的身体。」

「开…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对女妖有欲望!」

听了世乐菲的话,让身为男人勇者的忍不住想象起那个画面。勇者一边动摇一边设法坚定意志甩开那些画面。女妖是利用肉体,香气,话语诱惑人类的魔物,认真跟她们聊天相当于自取灭亡。

「啊…但…但是勇者先生,能听我说几句吗?」

但是,勇者作为男人的本能,还有一丝怎么也无法隐藏的跃跃欲试的兴奋,答到。

「什…什么?」

突然勇者看到自己两腿的因勃起被撑起的裤子。勇者在完全无意识中竟然自己硬了!作为女妖的世乐菲肯定看到了这个。事实摆在眼前勇者动摇的心也停止了。

「看到我的胸部,您的阴茎有反应了呢。」

世乐菲对着裤子明显撑起的勇者笑着说道。和刚才战战兢兢的态度完全不同。甜甜柔柔的声音和表情让勇者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涨这么大一定很辛苦吧,作为侍婢,我有责任把您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

勇者想开口说点拒绝的话,但是就是说不出口。并且身体也像僵硬的石头一样想动也动不了。

(难道…要无视我的抵抗强行诱惑我!!)

从世乐菲身上漂来一阵迷惑心神的甜香味,根据以往经验,勇者知道这个香味是淫魔的体香。闻了这香味,就会被淫魔诱惑勾引。但是这是在完全没有抵抗的情况下。尽管现在所有装备被拿走,对抗能力下降的勇者,但他一开始抵抗性就很强。

「我们…乳妖的乳房都很独特,有强大的力量,就像今天勇者先生一样只是看着就会被迷倒。」

「!!!」

勇者只是嘴巴一张一合的看着世乐菲微笑着靠近。

随着世乐菲的接近越来越浓烈的幽香,双手被铐着站在原地的勇者逐渐失去了冷静的判断。

「那么,我就冒犯了。」

说着世乐菲就熟练的伸手到勇者的裤子,一下子就解开了皮带,裤子随着重力掉下,之后世乐菲又两手伸到内裤,在不刮蹭到阴茎的情况下温柔的褪下。
「唔…」

「啊…竟然这么大,还散发着诱人的味道,要是放过了这样的阴茎那我这婢女可就失职咯!」

勇者的阴茎已经涨大到极限,朝天竖着,完全暴露在了世乐菲的面前。阴茎被女妖以如此近距离的观赏,品闻这样的情形,只让已进入迷惑状态的勇者愈加兴奋。

「勇者先生如此喜欢,就让这对乳房来给您服务吧。如果勇者先生能满足并认可婢女的服侍婢女一定会很开心的。」

一边说着世乐菲一边慢悠悠的将情趣内衣肩带拉开。包裹在薄薄布料下的硕大乳房一下子被释放出来,波浪似的摇晃着。

「快看看吧~」

只是看着就能感觉到这对巨大乳房的柔软,但又有些违和,这美丽的乳房竟然一点也不因为它的巨大而下垂。

「您能着迷我非常开心,我对乳房可是非常有信心哦!」

看到完全被乳房夺取视线的勇者,世乐菲一边微笑着一边自己托着乳房,丰满的乳房之间好似埋了条深深的缝隙,世乐菲就这样缓缓的朝勇者的阴茎接近。
「勇者先生,请插入我的乳房吧」

想逃却动弹不得想出声却无法开口的勇者只能一动不动的盯着眼前的景象。
「唔…不要…」

好像有点力气能抵抗诱惑了,可以出声表达自己的想法了。但是完全没用了。阴茎的前端已经几乎接触到了世乐菲的乳沟。

「唔…啊啊啊啊啊啊…」

那是从未感受到的快乐,幸福!被柔嫩的肌肤紧密的无限的吞没住的感觉。同时感受到世乐菲的体温,有种好像能把阴茎都融化了的错觉。阴茎一下子插入乳房,感觉完全被包裹住了。

「勇者先生的阴茎,全部进来咯!怎么样呢?舒服吗?」

(怎么搞的!这个!要融化了!好奇怪!)

自己的整根阴茎被乳房包裹住,这种濒临融化,又同时兴奋颤动的清晰的快感像勇者袭来。连脚都兴奋的发抖,差点无法站稳。但是手铐连接的锁是吊到屋顶的,所以没法坐下。

「勇者先生的阴茎在乳房中一颤一颤的跳动呢,随时射出来都没有关系哦!」
「啊…啊…啊啊啊啊」

观察到勇者的阴茎濒临爆发世乐菲便用甜甜的声音轻声说道。只是被这乳房包裹着勇者就轻易的达到了高潮。勇者有过做爱经验但是完全比不上刚刚那种快感。

(不…不行,不能向女妖屈服,我是勇者呀!)

因此勇者为了维护自己的骄傲,不向女妖屈服拼命的忍住高潮的释放。
「勇者先生,还不射精吗?太过强烈的快感也会变成痛苦,再来玩一会儿吧,那就让我来帮帮忙。」

世乐菲保持着微笑说道,一边固定住乳房自己前后运动着身体。

一前…一后…

「你…啊…啊啊啊啊」

瞬间,勇者的忍耐轻易烟消云散。世乐菲只是慢慢的运动着身体包裹着阴茎的乳房摩擦着阴茎,产生一种压力的快感。比刚刚的感觉还要强烈!好像要被乳肉摩擦融化了。

「你的表情很满足哦,那我就更深入咯,请尽情的射吧。」

说完瞬间,世乐菲一下子把阴茎拔出乳房,接触到外部空气的阴茎有一点颤抖,世乐菲稍微呼吸了一口气,挤住乳房,一鼓作气的将阴茎连根没入乳房深处。
「!!!啊,要…要去了!啊啊啊啊啊」

没入温暖巨大乳房深处的阴茎,像决堤般的射出精液,没有丝毫保留。世乐菲确实好好伺候了一把。只是稍微活动了下乳房,勇者就轻易的射精了。

「啊…射了好多…」

大量的精液像婴儿漏在尿布上一样落在乳房上,因为被包裹在巨大乳房中,不管射多少精液全部被乳房接住了。

「请全部射出来吧。」

「啊…全…全部…」

世乐菲两手挤压着乳肉,压迫着阴茎连残留在尿道中的精液都榨取干净。勇者完全放松的任由身体痉挛颤动,剩余的精液也全部放出留在了世乐菲的乳房上。
「呀…那个…勇者先生,还是很大呢,嘻嘻,就交给世乐菲吧。」

「哈?啊…不要…啊啊啊啊」

结束了长时间的射精已经全部射出的阴茎不知道为何没有萎缩反而依旧坚硬如铁。原来被包裹在乳房的阴茎迎来高潮快感的同时,也准备好了第二次射精的。意识到这一点世乐菲开心的再次运动起乳房。

「嗯,请尽兴吧,无论多少回,请尽情释放在我的乳房中。」

「啊啊啊啊啊…」

刚射精完变得敏感的阴茎再次被乳房包围,那种只是包裹住就止不住像高潮的快感。无论怎么控制勇者也无法忍耐。虽然动作缓慢,但是效果简直爽的不要不要的。

「呼~有射了呢。对乳房的服务如此满意真是太好了。」

「啊…啊啊啊啊」

无边无际的甜蜜快感,再接下去体验这种快感就太不正常了,好像担心再处在乳房中阴茎也好心也好都会被融化一般勇者提起腰想逃开。

「还不能离开,我的服务还没被勇者先生肯定的。」

可是世乐菲不允许他离开。

两手环着抱住勇者的腰,再次将阴茎包入乳房中。

「额…你很棒了,真的很棒了,一味想逃离这种快感的勇者无奈的说道」习惯伤痛的勇者对于一味的被给予快乐是毫无抵抗力的,更何况对方是女妖。
「勇者先生,我好开心!以后会更加努力来服侍您的。」

听着勇者像是投降宣言的话世乐菲从心底里开心的笑的一脸可爱。

「好不容易…该结束…」

「那么,现在就让我真正的来服侍勇者先生的阴茎吧。」

「什么?啊…啊啊啊啊」

好不容易被放出来,有点掉以轻心的勇者下一瞬间比刚才的快乐更强烈的快感袭来。世乐菲将乳房左右交错的夹住,从正面将阴茎插入乳沟。

「呀,真是好荣幸,以后每天都能这么服侍勇者先生。为了勇者先生能更喜欢我的乳房我会努力的。」

因为缓慢而大幅度的撞击,乳房撞到勇者的腰。感受到乳房的强大压力,结实的乳肉,阴茎彻底沦陷了。

「啊…啊…啊啊」

每一次乳肉的前后运动,勇者的阴茎都会漏出一些精液,哪怕射精结束了,因为阴茎周围的柔软乳肉也不会萎缩。因为逃脱也好萎缩也好都不允许,勇者只能在乳沟中反复的射精。

「射精时勇者先生的表情,非常的可爱哦!让我多多的伺候您吧。」

(咦…啊!啊啊啊啊)

勇者呻吟着沉浸在无边的快感中。

无数次的乳内射精,一次有一次的勃起,世乐菲的服务也在不间断的进行。
「唉呀,勇者哥哥晕倒了!」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