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州志魏昭儿传

这是一个发生在 trsmk2 宇宙中的故事……
「主上勿怒,主上勿怒!」
「子平,勿要动气,勿要动气啊!」
「主上,敌已退,城已救,主如此,陷城中百姓万劫啊!」
「主三思,主三思啊!」
「闭口,汝等再敢多言,就如此柱!」
厅堂屋内,卫城太守猛地一挥手中长剑。一刹,长剑中柱,发出一声近似金
石交鸣的响声,明晃晃的宝剑一阵摇颤,几是立即就从柱上弹开,虽未深入,却
也在柱上留下一道浅浅剑痕,一蓬木屑飞起。
陈乐敞着白衣,披头散发,面如金纸,凝视屋中众人,大声喝道:「吾陈乐,
堂堂七尺,断未到已妻之身,苟活之地。今,畜辱吾娘子,犹如刀割吾肉,食吾
皮血。如不杀之,吾焉有苟活之理?」
「吾待众如手足,众带吾汝敝履。汝等再三,有孰为吾所思?为吾所忧?今,
孰再发一言,既为畜之貉!吾必斩之!」
陈乐手持长剑,看着一众亲信手足,言见众人诺诺再三,皆不再言,又猛地
一声大喝:「王九、霸吼,立传令,着府苍武,赤之牙众,南门以内!城武卫、
苍武、厮士,战马、战兽于南门之内!」
「喏!」
「是,主公!」
立即,堂中一个身高过人的边州大汉,一个明显是海这边的棕发黄睛的自由
骑士,立即一个抱拳,一个把手搭在肩头,就朝堂外走去,而另一个下巴上满是
胡渣的奥鲁希斯人的胖子,却是懒洋洋的看着气得发抖的太守大人,全无要动的
意思。
「贾霸不履吾之约乎?」太守大人眼见那人竟是不动,立即怒声喝道。
「怎么可能呢?」体重超过二百斤的胖子用手挠了挠裆部,懒洋洋的说道:
「妈的,一定是那个婊子身上的阴虱。呵呵,您可以去问问,我贾霸一向是最遵
守合约的人了。不过咱们当初说好的可就是帮你守城,可没说再和什么人打啊。
您现在要我和我的人这么做,可得再加钱才行。」
「哈哈哈哈……」陈乐望着这个浑身汗臭,真是同他再多待片刻都会作呕的
佣兵,突然一阵怒极反笑,然后,又朝后堂猛地一声大喝,「咳咳……将诸物抬
上……来!」
立即,一个穿着管家服的四十多岁男子,一面忙着用袖子擦着脸上的汗水,
一面又指挥着几个长得还算高壮的仆役、家丁,将几口沉甸甸的黄铜包边的大木
箱子从后面抬了上来。
一时间,堂中众人,刚刚下去就又回来的府卫亲信,全都望着这几口大箱,
错愕之中,那个胖子更是两眼一亮,甚至都不自觉地舔了舔自己肥厚的嘴唇,暗
道一声:肥气背猪来了!
「诸物,本为本太守为城中士卒所备,乃畜兵万一攻之,缴励之用。今,汝
若加帑,此等,尽皆予汝,吾之府宅,吾之田地,亦加于汝。」
陈乐摇晃着身子,命人将一口口大箱打开,一口口箱中,尽是金银财帛,古
玩字画,奇珍之物,诸物之多,就连那些见惯了富贵的卫城豪族,都看的有些呆
了,更别说贾霸、王九这些亲信佣兵——一时间,那金灿灿的金子,银灿的白光,
几让屋中众人都睁不开眼来,就连烛光都为之一黯。
太守大人一面说着,一边又是一阵咳嗽,就似随时都会倒下一般。
「爹爹……」近处,一个容貌和陈乐有几分相近的年轻儒生赶紧上前,搀扶
着他的说道。
「咳咳……咳咳……无妨,为父……无事……」
陈乐一面摇着手,示意自己无事,一面又在自己二子的搀扶下,从一口大木
箱子的小箱里,抓出一叠写满文字的契约牍片出来,让那些佣兵,还有刚刚率众
回来的两名亲信,还有一众府中苍武、厮士的首领看着,气都快喘不过来的吼道:
「此战如胜,除吾之娘子,吾之一切,皆予尔等,吾所求,唯畜一人之首也!」
一时间,那个二百多斤重的佣兵头目的嘴角都快裂到耳根边上,一众府中家
将、卫士,也全都被这满眼的金银,还有陈乐的气势所振,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
勇夫,几乎全是立即抱拳吼道:「愿为主赴汤蹈火,取畜首级,在所不辞!」
而那些本来一直劝阻陈乐的众人,纵使心中再怎么不愿,眼看此景,也再不
敢再言一语。至多,也只是在领命回家召集家将、苍武,众厮士的一刻,拖拖时
间,不去而已。
当夜,卫城南门城内,一队队装备简陋的武卫兵士,铠甲齐备的府中苍武,
还有一堆只穿着单衣,莫说布甲,就是连点像样的家伙都欠捧的仆役家丁,还有
一群明显没什么阵型,皮甲、铁甲,简易的包头和布甲什么都有,海这边的奥鲁
希斯人、边州本地、下樱的浪人,仔细去看的话,还能看到两个人类和兽人混血
的半兽人,看似散乱,却一个个都是战场老兵的赤之牙佣兵团的佣兵,全都集结
完毕。
「真若行乎?」
「然,金以赏,汝惧乎?」
他们手中拿着赤足的白银打造的银钱,一块块黄澄澄的金子铸成的方孔金币,
检查着自己的武具,小声言道。
恍然间,一队人影浩浩荡荡的来到队伍之前,为首之人,正是本城太守:陈
乐陈子平,陈大人——众人前,陈乐穿着一袭锃亮崭新的皮甲,铜兜包头,面色
虽然依旧苍白,但一身戎装,却也真有那么几分大将军的样子。而他的身旁,则
是他的二子陈岳是也。
人前,陈乐踩着上马石翻身上马,接过自己儿子递过来的马鞭,正准备下令
出城的一刻,忽地想起一事。
「儿啊」
「爹爹?」
「骓可曾捕乎?」
「一刀片前曾回,言爹爹回时,子生既以单骑离城,现一刀众追之,料必不
久,定将此贼头擒至!」
「咳咳……咳咳……如此贼子,本该祭旗之用!也罢,谅其亦不远也,待吾
父子取畜臭首,再烹其全家,不迟也。」陈乐又是一阵咳嗽,咬着白牙,愤恨的
说道,又看了看身后集结的众人,再次一声高呼:「诸公,吾陈乐所言无虚也,
今,诸与吾共进,胜,除吾娘子,吾之金银,地契,皆可予汝。败,诸与吾有死
无生。乐无以为谢,除金银二物外,今,所有奴者,皆去奴籍。所有武者,皆是
吾之兄昆,乐先拜此!」
他坐于马上,脸色苍白的一阵说完,又是双手抱拳,朝着一众武卫,家将,
仆役,还有佣兵就是一揖。旁边的二子稍稍一愣,也是赶紧随着父亲,跟着向众
人一拜。
一时间,集在城内的诸人,眼见太守大人如此,大多也是一愣,然后,不知
谁带头大呼一声:「某不才,愿随太守一战!」,紧跟着,几乎所有剩下的人等,
也全如此吼出:「某不才,愿为主一战!」
突然间,南门城内一阵战吼滔天,如洪之声,直让那些藏在自己府中的城中
诸位大人都是心中一惊。
「大,吾等真不与子平进乎?」
「诶,蜥尾垫石,怎可承车也?子平……哉也……」
「传吾之令,门开!」
「喏!主有令,门开!」
「喏!门开!」
南门门内,随着一声军令,巨大的卫城城门缓缓打开,陈乐、陈岳、王九、
霸吼,四骑一马当先,一支由赤之牙佣兵团的佣兵和陈府苍武、厮士,还有城中
武卫集合在一起的足有千余人的军马,缓缓开出城去。他们浩浩荡荡,骑马,步
进,口中含钱,马蹄裹布,不亮火光,全凭众人对这段路程的熟悉,就如幽灵一
般,向着州府军队驻扎的海港附近的高丘行去。
而同时,就在卫城太守亲率府中众将,去偷袭刘柱大营的一刻,就在刘柱军
中,一间堆满草料、泥巴,肮脏不堪的吼舍里面,「呜呜……呜呜……」一个浑
身赤裸的女人,也正好像一条母吼般的趴在地上,眼上蒙着黑布,双耳被遮,小
嘴里都被塞了一根好像吼鞭一样又粗又长的假鞭,被用绳子紧紧勒住,高高撅起
的粉臀中间,也赫然插了一根巨大的假鞭,不断动着。
「呜呜……呜呜……」
黑暗中,魏氏目不能视,耳不能闻,都不知被用这种姿势绑着跪了多久,只
觉自己的花穴都好像已经不是自己的一样,不,不是不是自己的一样,而是,而
是……「呜呜呜呜……」,下身处,那恐怖假鞭在自己花穴中的搅动,一根根好
像毛刷般的尖利鞭刺在自己花房口处的不断旋动,就好像自己的整个花穴都随着
一起旋转起来一般。
「呜呜……呜呜呜呜……」
那一阵又一阵酥麻酸痒的感觉,就好像自己的身子里有一团无处喷出的火,
宣泄不出,在假鞭的搅动下,尖叫着,渴求着,希望能够泄身般的——如果不是
因为小嘴里也被塞了根假鞭的话,都会让魏氏控制不住,用堪比世界第一女魔音
的声音叫出,但是现在,她却只能不断呜呜的,流着口涏的哼着。
「呜呜……呜呜呜呜……」
一滴滴黏黏香唾,不断沿着魏氏的唇角,她的下颌,向下滴去——那种不管
身子里的假鞭怎么疯狂扭转,都无法满足的渴求泄身的感觉,直让魏氏不断仰起
粉颈,恨不得自己死了才好,「呜呜……呜呜……」但是,不管怎么想叫,又都
因为小嘴里塞了东西,而无法发出声来……不……不……我不要……我不要…… 啊啊……啊啊……夫君,夫君……啊啊……啊啊……
因为假鞭的刺激,就连她那高高撅起的雪臀,还有大腿芯处的嫩肉,都糊满
了从假鞭插进的小穴里溢出的蜜液。
「呜呜……呜呜呜呜……」
明明,明明自己的整个身子,自己被用绳子捆住,只能跪在地上,只能用臂
肘支在地上的双臂,自己被强迫好像铁板一样撑起的小腰,都酸痛的,都好似再
也支撑不住,不……我不要……我不要……夫君……夫君……救我……救我…… 但是,只要片刻,只要那些东西稍稍减缓片刻,不再是像现在这么厉害,自己就
会受不住的,如果不是双手被绑,都会用手抓着那个东西,不知羞耻的自己抽动
起来。
「呜呜……呜呜呜呜……」
那种明明已经疲惫不堪,却就是渴望着,希望可以再次泄身出来的不知羞耻
的感觉,直让魏氏在一次次抬起粉领呻吟同时,又一次次垂下螓首,整个赤露的
身子都在颤抖,颤抖着,一滴滴黏滑稥汗,不断自她那早已被欲火折磨的好像桃
花般火红的肌肤上渗出,沿着高高垫起的肩胛,浅浅的脊弯,高耸的臀瓣,向着
小腰中处,都积出一洼小小的水潭的,不断的流着。
「呜呜……呜呜……」
那颤抖的双臂,粉腿,一颗颗因为双腿被八字形的朝后绑着,跪在地上,而
蹬在地上的小脚的趾尖,还有一对沉甸甸的垂在自己身子下面的美乳,都因为这
种只能用臂肘撑着身子的姿势,两粒红红的乳尖,都几乎快挨到地上——如果仔
细去看的话,都能看到有两根细细的绳子系在魏氏两个乳头根处。
一滴滴透明香滑的汗滴,不断沿着魏氏都好像要肿胀破开,就好像灌满了奶
水的皮囊般,不,不是好像,而是真的,曾经哺育过四个孩子的女人清楚的知道,
这种乳房胀痛的感觉,正是女人有了奶水,却又不能流出的痛苦的感觉——但是,
但是,明明,自己明明还未再怀上夫君的孩子,为什么,为什么会是如此……呜
呜……呜呜呜呜……
魏氏不断的扭着,叫着,双乳内盛满乳汁的胀痛,鼓鼓涨圆的乳房,还有小
穴里假鞭不断扭旋的折磨,还有前面的小嘴里,那根粗粗假鞭,不仅是在转着,
还好像根梭镖一样,在自己的喉中疯狂捅着,「咕呜……呜呜……咕呜……咕呜
……」一下下,直把自己细细的颈腔都撑到极点的鼓起,那种满是软刺的龟头,
在自己敏感的喉颈中的穿梭,剐蹭,刺激着自己的喉部,那种生理上根本无法承
受的痛苦,难受,想要呕吐,窒息般的感觉,直让魏氏几乎疯掉,还有,还有就
是在自己被这么折磨同时,还有那些地精拿着鞭子,一下下狠狠抽打在自己双乳,
还有臀瓣上的疼痛。
啪!
啪!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那一下下鞭子抽打在身上的响声——从小到大,就是自己的爹爹都未曾训斥
过自己,为人妻母后,更是集千般恩宠,万般疼爱于一身,哪曾受过这般折磨的
魏氏,在那一下下皮鞭的抽打下,那肥肥垂在身下的硕乳,丰腴圆鼓的臀瓣上的
美肉,都被打的啪啪作响的晃动起来。再加上前后两根假鞭疯狂的扭转,抽缩,
直让魏氏只觉自己连一刹都再难捱受,「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每一次鞭打的折磨,都让自己痛如骨髓,自己的花穴里都是一颤——但是同时,
魏氏的身子中,却更加恐怖的,她自己都未曾察觉到的,升出了一抹更加厉害,
不,我不要,我不要了……哇哇,哇哇……呜呜……呜呜……夫君……夫君…… 我要……我要……啊啊!啊啊!!!
那就好像最下贱的妓女,人尽可夫的淫娃般,希望这鞭打、折磨的痛处可以
更加厉害一些的感觉!
「呜呜……呜呜呜呜……」
黑暗中,不,因为双眼被蒙,在这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的世界里,
魏氏只觉自己的身子里都是又一阵猛地揪紧,那种在鞭打,还有口中和小穴中的
假鞭疯狂旋转,插进的刺激下,就如山洪海啸般爆发出来的快感——在那一刻,
直让魏氏那因手腕被捆,本来都攥在一起的十只纤纤玉指,十只使劲蹬在地上的
就如豆蔻般可爱颀长的足趾,都用力扭紧,被好像毛刷一样的假鞭搅动的小穴中,
每一丝敏感的蜜肉都急速颤缩着,一蓬蓬透明的蜜液都不断自花穴浸出,都让魏
氏再次不受控制的,从她被假鞭紧紧挤压的花壁缝隙间,沿着那早已湿濡不堪的
双腿间的缝隙,还有两条大腿根部的蜜肉,就如一蓬小小的喷雾般,喷了出来!
「呜呜……呜呜呜呜……」
一刹,那透明的水液,足足喷了一丈还远,魏氏那彤红彤红的身子,高高翘
起的肩胛,摇耸的臀瓣上的美肉,都是一阵痉挛般的绷紧,如水波般的抽颤着—
—然后,还不等这泄身的快感稍稍歇下,不,是都没有任何间隔,就在魏氏泄身
同时,那插在她花穴里的假鞭就继续不停的疯狂旋转,转着,「呜呜……呜呜…
…」那种前所未有的感觉,还有在泄身同时依旧不断的折磨,一鞭一鞭狠狠抽打
在自己双乳,雪臀,还有下身壑缝处的疼痛,还有假鞭对自己花穴的刺激,直让
魏氏觉得自己都飞到了天上,自己的灵魂都仿佛飞出了身子,自己好像都已经死
了一般——然后,又再被硬生生的拽了回来,被塞进这具皮囊里面——立即就又
能感觉到疲劳、痛苦、疼痛,还有那最最重要的,短短的泄身根本无法满足的,
渴求着可以立即再次泄身的让人羞耻的欲海难填的感觉。
「呜呜……呜呜呜呜……」
不,我还要,我还要,给我,给我……在那一刻,魏氏的脑中一片空白,全
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丝血肉,都在不住的颤着,跳着,心中,都似有一个
什么声音在喊着——在这一刻,什么自己的夫君,自己的爱郎,自己和郡名门,
魏氏之女,太守夫人的身份,都被魏氏抛到九霄云外,只要能够让自己再次体验
到那种泄身的快感,就是让她被一千个人肏,一万个人肏,都会毫不犹豫的撅起
屁股,让他们去入自己本只属于自己夫君的花穴,尽情的享用自己的身子。
「呜呜……呜呜呜呜……」
她那插着假鞭的花穴口处的嫩肉,肥厚的花瓣,都随着刺激,不断翕阖的颤
蠕着。
(口桀口桀,快看,这穷屄又流水了)
(渣渣辉说错了,母吼可不是穷屄,母吼昨天晚上剥下的衣服料子和首饰可
值钱呢)
吼舍里,一个个绿皮小人围在魏氏四周,举着手爪,又蹦又跳的看着魏氏因
为高潮扭紧的娇躯,羞耻的模样,叽叽喳喳的说道。
(咔咔咔说什么穷话,那些东西咔咔咔拿到了吗?不都是给吝啬、抠门的老
板拿走了?)
(闭嘴,你们这些用上班时间说工作外话题的劣质员工!巴勒扎要扣光你们
的工资,扣光你们的工资!)
吼舍里,几个绿皮小人叽叽喳喳的说着,却不想被另一边正在检查工作进度
的巴勒扎听个正着,嘴里镶着一颗金牙的老地精立即挥起手杖,冲着这些员工就
是一阵抽打。
(啊啊,仁慈、富有的巴勒扎大人,求求巴勒扎大人别打了,咔咔咔这就去
抽这个穷逼的屁股)
(还抽什么屁股啊?没看到第一阶段已经差不多了吗?快把母吼吊起来,要
开始深入活塞调整了)
(是,是,是,伟大、仁慈的老板大人!)
几个小地精赶忙抓着魏氏的身子,抓着她被捆住的双手,还有落满了汗水的
纤腰,肥大屁股上的臀肉。
「呜呜……呜呜呜呜……」
魏氏无力的扭着自己的身子,软软的娇躯,在地精们解开绳索后,就如一滩
烂泥般的瘫在那里——黑暗中,那些什么东西转抓着自己的身子,那冰凉、诱人,
可以让自己如火一般的身子,稍稍舒服些的感觉,直让她都不知羞耻的扭动起自
己的臀部,在心中渴求着,渴求着那些东西可以再多一些,再多一些,抓着自己
的身子,自己的娇躯,自己的双乳,自己的……
「呜呜……呜……」
(看啊,看啊,穷屄已经等不及渣渣辉的大鸡巴了)
(开玩笑,工作时间肏母胎,小心巴勒扎扣光工资,还要倒找钱给它干活)
(快点,你们这些数跳蚤的懒鬼,穷屄的身子沉死了,穷屄不仅穷,肚子里
的屎都比地精多)
吼舍中,魏氏无力的哼哼着,因为无数次泄身,还有整整一夜都没有丝毫休
息的缘故,即便是被一堆地精这么抓着,推着,举着,都是那么软软的,就好像
根面条一般,连一丝挣扎的力气都没有。
(快点,快点,穷屄好沉啊)
(口桀口桀,这大肥屁股,一定能生很多小地精)
(口桀口桀,还有这奶子,可惜了,员工条例里居然不让咔咔咔喝母吼的奶
水,啧啧啧啧)
几个地精抓着魏氏的身子,她粉粉的手臂,肥大圆润的雪臀,为了能够让她
直起身子,其中一个地精的脑袋都被魏氏肥硕的豪乳压在下面——那黏黏淌满汗
液的乳球,被地精的大圆脑袋从下面一高一低的浑圆顶起,简直就像把脑袋埋在
魏氏的雪乳底下,吸着……不是,是舔着她的稥汗一般。
「呜呜……」
黑暗中,魏氏都能清楚感到地精那湿漉漉的喘息喷到自己身上的感觉,红红
的乳尖都在顶起的乳球顶端,湿蠕的翘起着——那一高一低两个圆润的奶子,淌
满了黏腻的香汗,被蒙着眼睛的女人喘息着,沾满了蜜液的下身,就像涂满了一
层精油般只有生过孩子的女人才能有的丰润巨臀,纤细柔美的腰身,雪背的滑动。
吼舍里,目不能视的魏氏任着它们的摆弄,直到被重新摆成一种只能用脚尖
撑地,半蹲挺胸的姿势后,才终于停止下来。
(快点,快点,赶紧把穷屄的手捆住,还有膝盖,再多加几根绳子,别用那
种捆你们的,要用气背猪的背毛做的那种,又扎又疼的那种)
(是,卑鄙、无耻、吝啬的老板)
(报告,伟大、慷慨的老板,穷屄不听话,不肯好好呆着怎么办?)
(连自己爪子是几根都数不清的哥布林,回头把下面的吼鞭插进去后,穷屄
就倒不下去了)
(快点,快点,你们这些懒鬼)
几个地精在巴勒扎的催促下,一面扶着魏氏的身子,把她的双手转而捆在身
子后面,雪白的膝上都又加了好几根用气背猪的鬃毛编成的绳子,把她的双腿捆
得死死的,变成只能岔着双腿蹲在地上的姿势后,又把一堆乱七八糟好像随时都
能塌了的魔法器材推了过来——当那一根根粗粗满是毛刺的绳子捆在魏氏的双膝、
大腿和小腿上后,魏氏都再次忍不住的呜呜哼着,双腿上的肌肤都被勒得红紫,
都快磨破了的,双腿芯处那羞人的耻缝都被迫张开着,就好像是展览给这些地精
们看般,露出在了那些地精们的面前。
「呜呜……呜呜呜呜……」
一瞬,当那个叫渣渣辉的地精把那根满是毛刺的假鞭从魏氏身子下面拔出的
一刻,魏氏的身子都是再次一阵扭紧,高耸的大屁股上的臀肉,还有那一抹小不
容指的菊穴口处,都是一阵一抽一抽的动着,被假鞭肏的都没法合拢的花穴里面,
一褶褶红红的蜜肉,都好像还在夹裹着什么东西一样,两片花唇的唇瓣都红肿翘
挺的,微微的颤着。
「呜呜……呜呜呜呜……」
在那一刻,魏氏都能清楚的感到,感到自己好像又一次飞到了天上。
「呜呜……呜呜呜呜……」
(口桀,口桀,渣渣辉用的药太多了,穷屄现在做什么都能流水了)
(口桀,口桀,流水好啊,穷屄虽然穷,但穷屄的水很好喝啊)
魏氏身后,那个负责拔东西的地精被花穴里的蜜液喷了一脸,却反而一脸喜
相,伸着长长满是黑灰色舌苔的舌头,在自己脸上舔了起来。
(小心,别让巴勒扎看到,私自侵占公司财产,小心巴勒扎剥了渣渣辉的皮)
旁边,另一个地精立即羡慕的朝它吼道。
(渣渣辉知道,渣渣辉知道)
拿着假鞭的地精咧着大嘴,在把脸上和手指上的蜜液都舔完后,又忍不住朝
魏氏的菊穴瞧了一眼——它一面攥着假鞭,一面又抓着魏氏那原本属于人类贵族
女性的圆大屁股,看着再次泄身后,那就和下面的小穴一样,一下一下嗡翕阖张
的魏氏屁眼里的嫩肉——昏暗的烛光下,魏氏那微微张开的菊穴里的红肉,都是
那么湿腻,火红的蠕动着。
(口桀,口桀,穷屄虽然没钱,但屁股里的屎好香,吃的肯定都是肉)
(废话,渣渣辉不是说过了吗,穷屄昨晚穿的衣服都贵着呢)
(不,渣渣辉说的不对,渣渣辉一定要亲自检查检查才能确定)
尖耳朵的地精一面说着,一面又使劲掰着魏氏屁股上的嫩肉,粗糙的指爪都
陷在了魏氏的臀肉里面,在魏氏的哀鸣中,把一只又粗又大,指甲头处都是崩口
的指爪,朝魏氏的屁眼里使劲一挤——「呜呜……呜呜呜呜……」一瞬,那自己
后挺被异物插进的感觉!
「呜呜……呜呜呜呜……」
被蒙着眼睛,塞着耳朵的太守夫人,「呜呜」的挣动着,因为眼不能看,耳
不能闻的缘故,都不知是谁对自己做了什么,但那脏脏排出浊物的地方,被什么
东西捅进的感觉,却还是分外刺激着魏氏,就像,就像……不,不要,怎么可能
……但是她的身子,明明那么恶心羞耻,却就是让她控制不住的扭着自己的臀瓣。
不,说扭不太准确,但被地精手指插进的菊芯里的肛肉,却真的就好像张小嘴般,
使劲嘬紧着那根肮脏不堪的指爪——魏氏那大屁股上的臀肉,还有丰腴扭紧都能
勒出一道道诱人折痕的小腰上的嫩肉,都是一阵不可控制的颤着。
「呜呜……呜呜呜呜……」
甚至,就连魏氏那对饱满丰腴的双乳,乳根处系着两根绳子的湿蠕红颤的乳
头,两条蹲在地上支着自己身子的美腿,小小的足踝,还有小脚丫上的嫩肉,都
跟着一起颤着,粉颈上的嫩肉都绷紧的跳着,跳着。
(口桀,口桀,看,穷屄就和那些穷屄一样,一样都喜欢渣渣辉扣她们的屁
眼)——魏氏不知道那些地精在说什么,但在被魔药还有假鞭折磨了整整一晚之
后,她的每一寸娇躯都敏感到令人难以想象的程度,就像是夜驭三千都不能满足
的夜之女王般,哪怕是这么一根地精的指爪,都能让她受不了的,如果,如果不
是双手还被绑在身子后面,都会用手抓住地精的手爪,抓着它的,让它在自己的
菊穴里抽捅起来。
快……快点……奴家……奴家受不了了……奴家的花穴好痒,好痒,奴家的
后庭好痒……呜呜……夫君,夫君,快来救救昭儿啊,快来救救昭儿,昭儿受不
了了,昭儿受不了了,呜呜……呜呜呜呜……
黑暗中,魏氏拧着白皙宛如春笋的趾尖,扭着屁股的颤抖着,随着双足撑地
的姿势,裸露在空气中的白白小脚心处,都能看到一丝丝浅浅的汗线,沿着那细
细的足纹,向着肉乎乎的前掌根处淌去。
不要……不要……夫君,夫君……啊啊……啊啊啊啊……
(啊,不行,渣渣辉忍不住了)
身后,那个垫着脚的地精都没有去管魏氏的反应,只是看着魏氏那一下下就
好像张小嘴一样,不断蠕动的屁眼里的红肉,嗅着从魏氏屁眼里飘出的粪便臭味,
就再也忍不住的,一头埋在了魏氏的大屁股缝里,使劲吸了起来。
「呜呜……呜呜呜呜……」
一瞬,那从未有过的感觉,屁股里的东西都受不住的,要被吸出的感觉,
「呜呜……呜呜呜呜……」,直让魏氏使劲仰着粉颈,一颗颗撑着自己身子的白
嫩足趾,玉趾的关节处,都绷紧成一道道白色的线痕,红红小穴里的嫩肉都跟着
一阵急速蠕颤,都升出了一种就好像是要尿出的感觉。
(口桀,口桀,看,穷屄下面又流水了)
魏氏撅着浑圆的粉臀,因为这种双膝外分,蹲在地上的姿势,那一蓬黏黏的
蜜液,都再次从她的花穴里喷出,不断的颤着,颤着。
「呜呜……呜呜……」
(你们这些败家的员工,巴勒扎还在就敢偷盗公司财产!巴勒扎要扣你们两
个月、三个月,不,半年的工资!你们半年都别想领到薪水了)
而终于发现异样的老地精则是立即再次举起拐杖,朝着渣渣辉还有后面的地
精就是一顿狠抽。
(哇啊!哇哇!伟大、仁慈、怜悯、慷慨的老板,这和咔咔咔无关,这都是
渣渣辉干的!)
无辜受连的地精抱着脑袋尖叫着。
(伟大、仁慈、怜悯,慷慨的老板,这和渣渣辉无关啊!全是咔咔咔蹿捣渣
渣辉干的!)
而吃屎的渣渣辉则是赶紧恶精先告状的推脱着责任,指责着同伴。
(闭嘴,你们两个好吃懒做的废物,当巴勒扎得了白内障吗?)
(一个懒鬼、两个懒鬼、三个懒鬼)
(哇哦,哇哦……)
(还有你们几个,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把东西弄好?没看到夜已经过了
三分之一,就快天亮了吗?)
(巴勒扎答应过卑鄙、无耻、残忍、狡诈但是慷慨和富有的主人,要在一个
月内把母吼变成真正的母吼,现在只剩下四万一千八百七十五分钟了,时间已经
所剩无几了)
老地精一面挥舞着拐杖,一面又把另一只好像老鸡爪子一样的手爪,手心朝
上的举起,五指如刀的竖着,尖叫道。
(你们这群穷鬼,垃圾,屁眼里生蛆的侏儒粪里捡出的四角蹬羚都不吃的渣
滓,想让巴勒扎违约赔钱吗?快点,快点,快点,巴勒扎要扣光垃圾的工资,扣
垃圾的工资!)
(是,是,是,是,伟大,慷慨,仁慈的老板)
一群被打的抱头鼠窜的地精赶紧抓着魏氏的身子,都没有去管魏氏泄身后都
快晕过去了的境况,就把一堆魔法器材上的东西全都连到了她的身上,在把魏氏
下面的假鞭拔出来后,又把两根更大的假鞭拿了出来,分别插在她的花穴,还有
菊芯里面——那恐怖的大物,在一天前都不是魏氏的身子能承受的了的……不,
即使现在,即便魏氏的花穴没受什么阻力就插了进去,但当那粗若儿臂的假鞭挤
进魏氏菊穴的一刻,「呜呜……」,魏氏还是不尽轻轻的哼了一声。
「呜呜……」
昏暗中,魏氏的身子微颤着,微微抬起少许粉颈,但是随即,就又在那些地
精的淫虐下——在那一波又一波的泄身,还有整整一夜的折磨下,真是连一点反
抗力气都没有的——就又缓缓垂了下老。
那粗大,就好像毛刷般的都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做成的假鞭,在那些地精的
攥紧下,一点一点拧着,钻进魏氏的菊穴里面的疼痛,就好像自己的身子都被撑
裂,疼着,撕裂一样的疼的感觉,直让魏氏黏满稥汗的娇躯都在微微抖着,抖着,
垫着脚尖,撅着肥大的屁股,那屁股上的嫩肉,都好像又更加圆润丰腴了几分,
所有的抗争、煎熬,都似乎只剩那微微的哼声,随着一滴滴黏黏汗液,从她那好
像石头子般硬硬挺立在雪峰顶上的乳尖上的滴下,乌黑的发丝都被汗水浸湿浸透,
若有若无的哼着,轻轻的哼着。
「嗯嗯……嗯嗯……」
(快点,快点,还有这个,还有这个,把这个也加上去,要让母吼以后只要
一尝到吼尿就会发骚,还有下面也是,这个,还有这个,都用上,要让母吼下面
也肿起来,再也回不去,还有敏感度也要增加,把这种药水涂到她的身上,让她
以后再也不能穿衣服)
(是,卑鄙、无耻、邪恶、狡诈的老板)
几个地精互相叠踩着,因为身高的差距,即便魏氏现在就这么蹲在地上,都
得费上半天劲,才能把假鞭从她小嘴中拔出——当那假鞭从自己喉咙里拔出的一
刻,那粘在吼鞭上的黏黏香唾,都仿如一条透明水绳般,一直黏伸到魏氏的口里,
就这么挂在假鞭下面——「咳咳……咳咳……」,还有刚刚才被拔出假鞭的小嘴
里,那湿蠕的红舌,雪白的贝齿,被强迫撑开的嗓子眼处的肉洞,在这种居高临
下的姿势下,都能清楚看到魏氏嗓子眼处的小舌的蠕动。
「呜呜呜呜……」
然后,还不等魏氏喘过一口气来,那些地精就又把另一根假鞭拿了出来—— 立即,那种刚刚才得到解脱,就又被什么东西塞进自己嘴里的感觉,「呜呜…… 不……咳咳……」,而且,还是更粗,更难忍受的东西——那粗粗的假鞭,简直
是比魏氏的粉颈都要粗的,一点一点,竖着挤进自己的小嘴里面,「呜呜……呜
呜呜呜……」,那些好像刀子般尖利的毛刺,在魏氏娇嫩,已经被之前的假鞭撑
的都红肿起来的喉管中,一点点向下压进的感觉。
「呜呜呜呜……」
直让魏氏控制不住的挣扎着,扭着自己颀长的粉颈和被汗水湿透的长发,强
插之下,都能看到魏氏的粉颈是怎么被一点点撑起,那浑圆的臀瓣,都是跟着一
起拧紧的颤着,颤着。
「呜呜……咕呜……不……喔喔……」
(老实点,穷屄,老实点)
抓着假鞭的地精尖叫着,就似生怕魏氏还能把这根假鞭吐出一样,在使劲塞
进一半后,又使劲拧了好几圈,直让魏氏痛苦的,被捆在身后的雪白玉手,十只
纤纤玉指,雪白粉背上的嫩肉都拧紧的,「呜呜呜呜……」,因为被这么竖着插
进喉中的缘故,甚至连头都不能低下,只能这么一直使劲仰着螓首——一抹抹透
明的香涏,不断沿着魏氏被口水浸得红肿的唇角,白白尖尖的下颌,一直淌到她
雪白的颈上——雪白鼓起的喉颈处,都能看到一截巨大圆滚的凸起,直把魏氏粉
颈上的肌肤都撑的好像就要爆开一样,化出一缕缕青色的丝瓣出来。
(快点,快点,还有这个,还有这个)
然后,那些地精又把一根软管和那根假鞭尾部连在一起,又把几根细绳从假
鞭尾部上的几个小环上穿过,在魏氏的脑后使劲勒紧。
「呜呜……呜呜……」
彷如窒息一般的感觉,不,不是彷如,而是真的都喘不过气来,被使劲强迫
张开的小嘴间,唇角处,都因为挣动,喷出几滴小的不能再小的飞沫……
然后,又随着那些地精把一个开关拧开,一股浑浊黄色的液体立即就沿着那
根软管,「咕噜」、「咕噜」,都能看到那些浊液是怎么在透明的管子里流动,
朝魏氏的小嘴里灌进。
一瞬,当那什么东西顺着假鞭,冲进自己毫无防阻的腹腔里的一刻,「呜呜
……咕呜……咕咕……」,那从口鼻中溢出的骚臭尿味,即便魏氏是被蒙着眼睛,
眼不能看,耳不能闻,都能立即察觉不对,「呜呜呜呜……」在那一瞬,魏氏再
次奋力扭起自己都没有一丝力气的娇躯,圆滚的臀瓣,白白细细的小腰和小腹。
「呜呜……咕噜……咕噜……」
但是,但是……
「咕呜……咕噜……咕噜……」
不管魏氏再怎么挣扎,那些尿液还是顺着她的食管,涌进她的胃里,几乎是
肉眼可见的,就能看到魏氏的小腹微微变鼓起来。
不……不……
「咕呜……咕噜……」
不断涌进的尿液,都好似要往上反涌到自己的喉部,从自己的口鼻中溢出的
……不,不是好像,是真的已经涌上来了!
「呜呜……咕呜……咕呜……」
(口桀,口桀,穷屄看起来很喜欢喝吼尿啊)
(口桀,口桀,肯定是因为吼尿便宜呗,可以让穷屄喝个够)
而那些地精却反而笑的更加开心起来。
(说什么废话呢?赶紧,快把下面也连好,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了,所剩无几
了!!!)
(是,是,是,是,伟大、吝啬、残忍、邪恶的老板)
几个地精一面笑着,一面又继续在老地精的催促下,赶紧把另外两根假鞭下
面也连上两根金属机关,然后,又把一堆线头和魏氏的双乳,乳尖,还有身上各
处敏感的地方,就连女人那最羞羞的小豆豆都没有放过,也被它们用一根什么东
西扎着,把什么东西注入了进去。
「呜呜……呜呜呜呜……」
一瞬,那都麻木了的身子,在恶臭的东西不断灌进自己嘴里同时,双腿间处
的地方,也被什么东西抓住,用力挤着,猛地一疼,「呜呜呜呜……」,还有紧
接着的,那因为疼痛,还有胃里的吼尿,让魏氏都感觉不出的下身异样的感觉。
「呜呜……」
(都弄好了吗?)
(报告邪恶、残忍、吝啬的老板,已经全都弄好了)
(混蛋,食人魔屁眼里的生蛆,那还那么多废话干嘛,赶紧打开啊!)
(哎呦,哎呦……是,打开)
「呜呜呜呜……」
吼舍里,魏氏继续仰着粉颈,就像一条被吊起的活鱼般,仰着下巴,嘴里塞
着假鞭,以着一种极为扭曲、妖艳的姿势,岔腿撅臀的蹲在地上,肥大的屁股间,
插着两根连着金属棍的假鞭,全身各处都被贴满了连着机器的魔法线头,湿蠕的
身子上,淌满了滑腻的稥汗,就似涂抹了一层晶莹的油脂般,闪着亮光。
她无力的阖着眼睛,在眼不能看,耳不能闻的世界中,呜呜的哀啼着,一股
股的吼尿,不断沿着假鞭,注入她已经微微鼓起的小腹里面,就似永远也不会停
止一般……呜呜……不……不要……停……呜呜……停下……还有下身处,那被
什么东西扎进,都好像要把她抽筋剥皮一般的痛着的小豆豆,又在疼痛同时,就
如火一般的感觉——在魏氏什么都不能看到的视觉下,那粒紫红色的小小花蒂都
在针刺和药物的注入下,一下一下微微颤的跳动着,似乎都变大了几分的。
她那白皙的玉指,一双雪白的玉足,都微微地抖着,拧着,扣紧了地面。红
红的乳尖,还有整个红红的身子,都不断微微的拧动着,颤着,颤着。
不……不……
然后,又随着那些地精在老地精的鞭策下,抱着脑袋的一阵鼠窜,把其余魔
法台上的开关一起打开!
啪、啪、啪、啪……
「呜呜呜呜呜……」
立即,一阵魔法闪光就在那些魔法机器,还有魏氏的身子上一阵爆开——一
瞬,魏氏的身子都好似被电击一般,猛地一阵肉跳。肥硕的美乳,还有屁股上的
嫩肉,都在魔法的刺激下,就如水波般的弹动着,还有那根插在魏氏小嘴里的假
鞭,还有身子下面的两根假鞭一起活动起来。
「呜呜呜呜……」
黑暗中,魏氏痛苦的摇着螓首,在不断灌着吼尿的同时,白白仰起的粉颈都
被一下下抽插,转动,就好像要把她的喉管从身子里拽出一样的旋转,起伏,还
有前后两根假鞭一起在她下面的两个小洞里交错的插动,扭转,隔着一层薄薄的
肉膜,挤压在一起的感觉,在各种魔法药剂,还有魔法器材的刺激下,几乎瞬间
就让魏氏再次攀上一个小小的高潮——魏氏被塞进了大物的花穴里都是又一蓬黏
黏蜜液从假鞭和花壁的缝隙间滋出,糊满了她的屁股,沥沥啦啦的淌满了一地。
「呜呜……呜呜呜呜……」
(快点,快点,你们这群蠢货,现在是调整脊椎和膝盖的时候吗?先把敏感
度调高再说,要让母吼永远记住吼鞭的滋味,让她的阴道只能接受吼鞭)
还有那个老地精,居然还不满足的,继续挥舞着拐杖,让那些地精们把所有
魔法仪器上的开关全部打开。
(是,是,吝啬、卑鄙、慷慨的老板)
「呜呜……呜呜呜呜……」
立即,不止是那些插在魏氏身上的魔法连接,就连插在魏氏身子里的三根假
鞭上,都是一蓬魔法闪光爆出。
「呜呜呜呜……」
三根粗大假鞭同时爆出的恐怖魔光,让魏氏的身子都是猛地一弹,纤纤细腰,
被绳索和假鞭固定住的黏满黏汗的娇躯,都剧烈的,就如折柳般的猛地一歪,然
后,还不等她再次蹲稳,紧接着一道道恐怖魔光的刺激,闪耀,就让魏氏的身子
都彷如跳舞般,「呜呜呜呜……」,纤细雪白的腰肢,硕大的美乳,被捆紧勒住
的双臂,肩胛,雪肩,就连被绳子一道道曲折捆起的双膝,美腿,都一下下东倒
西歪的跳着,弹着,就连本就酸软的都撑不住自己身子的脚踝都是猛地一扭—— 如果不是身子下面还插着两根假鞭,还有上面那根塞进自己嘴里的假鞭维持着身
子的平衡的话,都会一下倒下。
「呜呜呜呜……」
但即使如此,魏氏的身子还是一下一下,「呜呜呜呜呜……」,那恐怖魔光,
就好像从自己身子里炸开般的,不,不是好像,而是就是在自己身子里爆开的魔
法闪光,爆炸,让魏氏在那种东倒西歪的娇颤中,刺激着她敏感的花穴、直肠,
在喉咙口里的跳动,「呜呜呜呜……」,那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每一下都让
魏氏清醒到极点,敏感到极点,「呜呜呜呜……」,又痛苦到极点的,在蒙布之
下,痛苦的睁开着双眸,目眦欲裂的呜呜叫着。
「呜呜呜呜……」
在那眼不能看,耳不能闻的世界中,魏氏痛苦的看着,看着一片漆黑的世界,
十只如玉一般蹬在地上的足趾,背在身后的双臂,绷紧的雪白肩胛,粉背上的肌
肉,脊线两侧的娇嫩雪肌,就连那对饱满的双乳,都在痛苦的电击中,不断鼓颤
的跳着,两粒大大红红的奶头都一下下随着双乳的甩动,在自己身上疯狂甩着。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每一次,每一次,当魔法电击炸开的时候,魏氏的花穴,菊穴,还有小嘴里
的嫩肉都好像痉挛般的跳动,被塞进堵住的小嘴唇角,都在魔法电击的刺激下,
从唇角处溢出一涏涏透明的口液。
「呜呜……呜呜呜呜……」
在那痛苦的折磨下,魏氏都感觉自己好像已经死了!死了!死了!!!
啪啪!啪啪啪啪!!!
但是同时,她那就好像下面的花蒂一样,也是插着魔法连接,被夹子夹紧的
乳头,还有身下的花蒂,却又在一拨一拨魔法电击的刺激,剧痛的同时,分外刺
激着魏氏的身子,「呜呜呜呜……」,每一次,每一次,都让魏氏仿佛已经死了,
死了,但是又万分清醒的,那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只有全身上下的每一寸肌
肤,都在痛苦的好像撕裂般的折磨中,跳起中,鼓颤着,被无限扩大放大到极点
的感觉,「呜呜呜呜……」直让刚刚才经历过一次高潮的魏氏花穴里,就又喷出
一蓬蓬黏黏的蜜液,甚至,就连魏氏的直肠中都不断涌出着浑黄的液体,就连花
穴前面的那个小小洞里,都一股一股的不断喷出着金黄色的尿液!
「呜呜呜呜……」
啊啊啊啊……
在电击刺激下,一泡一泡金色的尿液都好像不会歇止般,每一次都朝着完全
不同的角度,随着魏氏被魔法电击乱晃的身子,纤腰的扭动,双腿,不断从身子
下面射出。
不,不,停下,停下,啊啊,啊啊啊啊啊……
「呜呜……呜呜呜呜……」
在魔发闪光的刺激下,魏氏的身子都仿如变成透明一般,不,不是全身,就
是她的粉颈和身子下面的部分,在那一下下魔法闪光的爆炸下,都能清楚看到魏
氏喉骨前的阴影,那不断伸缩,抽插,喷出液体的粗粗假鞭,那些尿液在她食道
里向下流淌注入的情景。还有在她胯骨前的阴影处,两根巨大黑色物体不断交错
旋转,扭动,就连直肠和花房的影子,都能模模糊糊看到的,那根粗粗的假鞭,
一直挤进她的花房里面,在花房中就像朵花骨朵般的张开,旋转,直让魏氏的整
个花房都跟着一起纠紧,仿佛都旋转凄厉,她那淌满稥汗的美臀,都仿佛被撑列
的菊穴,豁开的臀瓣间的缝隙的一下下拧紧的颤着,夹紧着假鞭的一下下的翕阖。
「呜呜……呜呜呜呜……」
不……妾身受不住了,妾身受不住了,夫君救我……夫君救我……
黑暗中,魏氏在心里绝望的凄嘶着。
(小心!小心穷屄的尿水)
(你们这些笨蛋,蠢货,把母吼的尿孔忘了吗?塞住,赶紧塞住)
还要那一群衣不遮体的地精,一面躲着魏氏身子下面喷出的尿水,一面又试
图再次抓住魏氏的身子——但在那一下下魔法的电击下,就连魏氏自己都不能控
制自己的身子。
「呜呜……呜呜呜呜……」
不要……不要……夫君……夫君……救我,救我……啊啊……啊啊啊啊……
每一刹那,每一刹那,自己的身子都猛烈甩动,都好像爆炸一般,跳动,完
全不能歇止下来,自己的腰肢都仿佛断了,断了……还有那三根不断爆出魔法闪
光插在自己身子里的东西,在电击同时,让魏氏在地狱和天界间不断徘徊,啊啊
……啊啊啊……
「呜呜呜呜呜……」
那种让魏氏就连想要昏迷都不行,只想大叫着快停下,停下,妾身受不住了,
妾身受不住了的悲哀,泄身的感觉。
「呜呜……呜呜……」
「呜呜呜呜呜呜……」
而同时,也是在这间吼舍里面,另一处位在犄角旮旯的吼笼里面,一个就好
像魏氏般年轻、娇媚,雪白的身子都嫩的仿佛可以掐出水来的女人,却好整以暇
的看着这个全身上下的三个洞洞都被插着假鞭,被肏的屎尿狂喷的女人——是的,
她太了解魏氏现在感觉了,自己刚被它们抓来的时候,不是也曾被这么对待过吗?
它们就好对待牛马牲口一样,给自己身上插上各种东西,而且那时它们还没
这么精细,在把那些东西插进自己身上的同时,都没给自己的嘴里塞过什么东西,
下面也干脆就是两根魔法铁棒。那玩意,硬的简直就和……不,是真的就是两根
硌人的铁棒,就这么插在自己前后两处肉穴里面,通了电流后在自己身子里爆炸
的感觉,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自己一边光着屁股,在那种铁架子上扭着,不断
泄着身子,全身都好像撕裂般的疼着,但就是高潮不断,就好像自己身子里的骨
髓都快拉出来的感觉,一边求着那些地精,说自己再也受不了了,一边被肏的呜
呜叫着,流着口水的样子——呵呵,这不正是这位好妹妹现在的样子吗?
而那些地精和丘八呢?他们就是那么笑着的看着,就好像自己越难受,越受
不住,他们就越开心一样——当然了,如此美肉在前,却只能看,不能吃,要是
自己肯定也会和他们一样的。哼,如果是自己的话,自己一定会用那种钢丝的东
西,去刷他们的玩意,狠狠的刷,刷的他们肉烂了才好呢。哼,还要把他们下面
缠上油布,点上火,烧不熟,却又烫的不得了才行。
她看着,看着这个仅仅两天前,还是锦衣玉食,高床软枕,不管去到那里都
被人前呼后拥,一大堆仆人伺候着,足以被称为卫郡城母的女人,现在,却好像
一头牝兽一样,一边光着屁股的「呜呜」叫着,一边全身上下的三个洞里都被插
了假鸡巴,不断的电着,被肏的屎尿齐流挣扎的样子,她的心里就越发开心…… 不,不是开心,而是越发觉得这个女人好幸福……不,不是她现在这种被肏的样
子,而是因为她的男人,她的男人还在为她拼命,还想要救她。
什么?自己是怎么知道的?当然了,如果不是的话,这满舍的吼兽,怎么会
只剩这伤病的几条呢?
呵呵,是的,她清楚的知道,即便绝无可能成功,但不管怎样,至少她的男
人还是这么做了,尝试了,而自己的男人呢?……呵呵……呵呵……冯郎啊,冯
郎,奴家的爱郎啊,汝不是总言要与奴家白头偕老,此生不渝吗?呵呵,汝怎把
奴家卖给魔鬼而苟活呢?
呵呵,两年了,两年了,柳甄儿啊,柳甄儿,汝居然还信其会来救汝,天下
还有比汝更傻的女人吗?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哗哗哗哗……哗哗……哗哗……呜呜……呜呜…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