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最淫黄帮主



「公子夫人,咱们到了,请下车吧。」又过了许久,外面传来了车夫的声音。这时,耶律石和黄蓉二人才稍微回过点神来,黄蓉整理了下衣裙,坐正了身体,而耶律石微微挑开一点布帘向外望去。出发前,耶律石便嘱咐车夫让他出面来安排二人在客栈的开房等事宜,看到此时马车应停在了一家客栈的后院中,耶律石想着这车夫应该是把一切都办理妥当了。果然,车夫话刚落音,便递过一个房间的牌号。耶律石满意地点了点头,顺手将一大把银子扔回车夫手上,把车夫乐的直合不拢嘴。
耶律石先一步跳下车来,此时他的裆部及大腿早就湿了一大片,好在有裤子遮挡,所以倒也不影响行动。耶律石下车后,黄蓉也跟着走到了车厢门口,但面含犹豫和羞色,迟迟不下车来。耶律石刚要开口询问,走动间湿漉漉的大腿与裤子摩擦的感觉让他立刻明白黄蓉为什么有如此反应了。黄蓉的亵裤早就被自己扔到了马路上,所以此时黄蓉裙内根本就是全裸的,如果她跨步下车,那裙内两条光着的玉腿和臀部免不了露出春光了,所以黄蓉迟迟不敢举步。
黄蓉不断眨着眼示意耶律石赶紧过来帮忙,耶律石会意地上前一把将黄蓉横腰抱住,并小心的尽量让她的裙摆能完全盖住她的脚。随着耶律石的这一抱,黄蓉立刻能感到自己臀部位置处全是湿的,应该是刚才下体内又流出了不少淫液和耶律石的阳精,羞愧的恨不得钻进地缝中........
「我夫人刚才在车上有点不舒服,现在自己走路不太方便,你先回去吧」耶律石抱起黄蓉后,转头对车夫说道。车夫听后还以为是刚才马车颠簸时给害的,生怕耶律石扣自己的工钱,当下应了一声就匆忙离去了。
这客栈名叫日月客栈,名字让黄蓉隐隐有种奇怪的感觉,客栈共分为前后两进,前面是吃饭的地方,后面后院是两层楼的客房,两人的房间就在二楼走廊盡头靠近前厅的位置那里。进房关好门后,耶律石放下了黄蓉。黄蓉站好后掀开面纱,一路羞红着脸无话的她顿时挥拳用力捶了耶律石一通,耶律石一边招架一边口中道歉,二人如同刚成亲的小俩口一般打打鬧鬧。
「都是你给害的,一点都沒个正经样,差点就当众出丑了!」黄蓉一边捶一边羞恼地嗔怪道。耶律石招架了几下后,一把抓住黄蓉双手,将她搂入怀中,神情得意的道:「姨娘太美了,小侄实在忍不住了啊!.........而且.....嘿嘿,姨娘那时候不也挺满足的嘛」,言罢,不等黄蓉回话,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黄蓉一想到自己当时的样子,满脸羞的什么气都沒了,何况黄蓉心里也真的沒有在生气............此时黄蓉安静的靠在耶律石的怀中,以极其细微的声音柔声道:「以后真的要小心一点,至少也要找辆封闭些的马车才行........」。
耶律石听后心头大喜,却也是暗自吃惊,心道这黄蓉常年孤守闺房,这一来还真是把她常年积压的欲望全都激发出来了.......看来还以后玩点更加刺激的............越想越兴奋,忍不住又是对黄蓉一阵亲吻,随后开始沿着黄蓉香唇向下舔着她的下颚。湿润且热乎乎的舌头触感让黄蓉觉得湿滑而且温热,身体忍不住又开始燥热起来。「对了,这客栈是什么地方,难不成那些叛军也在这里吗?」黄蓉娇喘着问道。
香舌停留在黄蓉性感的锁骨上的耶律石头也不抬的回应道:「这事真是运气好,我几个手下原来是福州分舵的,后来福州分舵被那帮人灭门以后正好逃到我这里,我见他们也有本领,便留了下来,也是为了咱丐帮嘛。他们认出这次来的有个人正好是那些叛贼的首领之一,叫什么晏梦............」
「你说福州分舵被灭门了...........!」黄蓉心中大惊,不由脱口问道。
「据说那帮贼人起事后第一个便是拿咱丐帮开刀,加上福州那地方咱本就力量薄弱........姨娘放心,小侄定为姨娘报仇!」耶律石说话间用手举起黄蓉的一条玉臂,将舌头滑向黄蓉腋毛浓密的腋窝上舔吮起来。
黄蓉只觉得腋下一阵阵发痒,如同千万只蚂蚁撕咬一般,但却不得不强忍身体的快感思索起来,心道这帮贼人首先针对丐帮动手实在令人难以捉摸,从表面上来看很有可能是丐帮与这帮人结过仇,所以才会被灭,乃是一般的江湖争斗..........可按耶律石所言,这帮人能数次击退朝廷军队,显然不是普通的草莽,而且其中不乏智囊,如此有组织有纪律的叛军怎会因为普通的江湖恩怨,一起事便对丐帮进行残酷的屠杀,甚至不惜暴露自己,除非..............
黄蓉突然感到腋下一阵疼痛,原来耶律石竟然在黄蓉的腋下用牙齿轻轻撕咬起来。耶律石闻着混杂在黄蓉身上成熟女人体香里微弱的汗味,这种原生态的体味如同最强烈的春药,直沖耶律石脑顶,让欲火燃烧的更加旺盛,开始更加夸张吸舔撕咬着。
「別....不要....」黄蓉忍不住轻哼了两句,刚要将手臂伸回来以示拒绝,心头突然一颤,一个可怕的想法在黄蓉脑海中浮现起来..........「你收留的那几个人可曾验过身份?」黄蓉突然脸色大变,声色紧张的问道。
耶律石正沈溺在黄蓉的气息之中,听闻此话,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看着黄蓉严峻的神态,一下竟有些慌了起来,顿时楞住道:「有....有什么问题吗?我看他们身上确实有丐帮的口袋,而且....他们也知道咱.....咱们的暗语...........」耶律石越说声音越细,立时露出紧张神色,显然也意识到自己此话沒有任何的意义.......福州分舵既已被灭,丐帮的口袋都在死人身上,任人索取,暗语也可以从活着的人拷问出来........
而此时黄蓉心中却想的更远,心道这帮叛贼第一时间就去灭了丐帮,显然是早有准备计画好的,唯一的可能便是这些人想要控制丐帮,谁都知道控制住了丐帮便等于掌握了消息管道。「我猜想,福州分舵被灭门应该只是那帮人散佈的假消息,很可能已经被控制起来了。那些叛贼若如你所说,必定不会蠢到冒着天大的风险亲自毁掉一个消息网.........」黄蓉突然挣脱开耶律石,正容道。
耶律石显然被黄蓉的话所震到,只是瞪着黄蓉,一时都不知说什么话才好,很快脸色瞬间大变,颤声道:「那......那几个投靠我的人..........难道.....难道是他们是故意引我们来的」,此刻气氛顿呈紧张起来,黄蓉和耶律石都心有所思,沒有再说话,一时间房间内沒有任何声息,唯一可闻就是耶律石紧张的唿吸声。
过了一会,黄蓉深深叹了口气,虽然心中担忧万分,但还是拍了拍耶律石的肩膀,安慰道:「也许是我想多了.....既来之,则安之,咱们先..............」,话音未落,突然右手手指如一枝兰花般伸出,伴着「嗤」的一声,登时砖瓦四溅,屋顶骤然裂开一条缝。黄蓉勐地睁开一对虎目,透射出让耶律石心惊胆寒的慑人异芒,沈声道:「何方高人,为何有大开的中门而不入,却要在屋顶上盘桓呢?」但心中确是有些紧张,只是从对方来至屋顶外,自己才生出一点点感应,便可知来者不是一般高手的境界,只是不知是敌是友..........而耶律石此刻也是吃了一惊,暗道大哥信中不是说黄蓉武功全失了,莫非是假的.............
屋顶突然传来一阵男人的长笑声,「轰」!的一声,瓦顶破碎。随着尘屑木碎瓦片,两道影子自屋顶而降,悠然来到二人面前。黄蓉眼神扫过二人,只见左边的人年在三十间,相貌俊俏,但脸容带点不健康的苍白,白的宛如大理石雕像,皮肤更是比女孩子更白皙嫩滑,却丝毫沒有娘娘腔的感觉。额头处扎了一条红布,身披素青色的外袍,腰间各挂一支玉萧和笛子,乍一看仿若艺坊的乐师。身旁的人则是高鼻深目,一身金色衣袍,魁梧的体型却显出无限潇洒,衣袍伴着破碎屋顶吹来的凉风,颇像一片金云般随他飘扬。
二人负手而来,气定神閑,却都自带一股杀气腾腾的迫人气势,显示出非凡的功力和气质。黄蓉只看一眼,便知这二人大不简单。「黄女侠不在襄阳陪着郭大侠,却在这里和自己的侄儿卿卿我我,行苟且之事,不怕天下人耻笑吗?」青衣男子突然道。
黄蓉心中大骇,此人竟然对自己和耶律石的身份瞭若指掌,若如自己猜测,这些贼人控制福州分舵后,派人装作丐帮的人假意投靠,知道耶律石身份并不奇怪,可自己的身份怎么会洩露..........黄蓉突然想到那晚被耶律石戳破身份主要是由于女婿耶律齐送来的密函,内容是关于自己遇难武功全失,难不成这些人也看到了........
「我记起你了!你们这些福州逃难来的,老子好心收留你,你竟敢暗中跟踪我,是何居心,还不快磙!否则把你和你的那些人全杀了!」耶律石突然指着青衣男子愤怒道,言罢却偷偷向黄蓉使了眼色,眼神中充满着恐慌,显然刚才只是在扮做纸老虎..........
青衣男子向前走了一步,拱手作揖道:「耶律舵主此言差矣,一来,在下并沒有跟踪你和郭夫人,昨日将此地故意告诉你之后,阁下变欢喜的赶路去了,我等却一直等在这里,未离开一步。二来我等并非逃难,只是障眼法骗阁下而已。最后,在下不才,想不出阁下有何本事诛杀我等,还望阁下告知。」此人虽神态恭敬,但言语却满是讽刺。
耶律石显然气的不轻,唿气也开始加快,顿了顿,在黄蓉耳畔小声道:「姨娘你刚才那下......莫不是已经恢復武功了?」,此刻耶律石心想只要身边的黄蓉还有武功,那眼前这两个小贼便完全不足惧。但内心深处却也很是矛盾,想着若黄蓉真的恢復了武功,还会像如今这样委身自己吗..........
黄蓉沒有回应耶律石,只是恭敬地朝二人作揖,微笑道:「二位用心良苦的将我们骗到这里来,究竟有何贵幹呢?若是小侄先前哪里得罪过二位,我让他在此赔礼了」言罢一把搂住身旁的耶律石,将他头按下,装在作揖赔礼的样子,同时耳语道:「我眼下只剩一二成功力,硬拼肯定不行,一会看我眼色行事」。耶律石听后心中不禁心喜,一来黄蓉既然如此说,那想必已有了计策,二来黄蓉武功并未恢復,自己无需再担心了。
青衣男子低垂双手,微微一笑,说不盡的儒雅风流,恭敬地道:「黄女侠有礼了,我这开门见山直说了,想必你也应该猜到了,我们正是来自南方的义军,在下晏梦彪,乃是义军的四当家,今日有了点手段邀黄女侠来,确实是有事相求......多有得罪还请........」不等此人说完,黄蓉双目突然闪过杀机,一把提起身旁的耶律石抛向二人。耶律石还未反应过来,身体便被扔向了空中,同时伴着黄蓉用内力传入耳中的两个字 「趴下!」。
耶律石反应也非常快,立刻明白这是自己和黄蓉唯一的机会,生死关头使出吃奶的力气强行运气将自己身体在撞到对面二人前落了下来。耶律石身子刚下落,身后的黄蓉便出现在二人面前,玉手由袖内滑了出来,迅疾无伦地朝金色衣袍人腰眼点去,劲气破风声。
黄蓉先前便看出金色衣袍的人武功最高,在自己不能全力出手的情况下,唯一抵挡之法,就是乘对方的轻敌之心,这些念头在电光石火的高速里闪过脑际时,黄蓉便巳拟好对策。指尖尚未触体,黄蓉的真气便巳破体而入,攻进金色衣袍人的右腰穴去,真气循脉而延,袭住大穴,而此时黄蓉的纤指才戳上他的腰眼。
黄蓉正庆得手时,忽觉指尖触处不但软绵绵地毫不着力,对方还生出一股卸劲,将自己的真气挪出体外。以黄蓉身经百战,见惯场面,心中亦涌起无比怪异的感觉。就在黄蓉惊愕自己这一指竟被对方如此轻松地躲过的瞬间,金色衣袍人竟顺势一个转身,闪电横移,又发出几缕指风,只听地上的耶律石一阵惨叫,便再不能动弹,显然是被点住了穴道。
黄蓉还未有时间再展攻势,晏梦彪便已扯着耶律石转往屋内的另一边去。若真的动手,以黄蓉现在的武功,全力进击的话就算不能战胜这二人,可也不至于保不住耶律石。可是一来黄蓉并非想痛下杀手,只是要把这二人制住,二来因不想在耶律石面前暴露自己的武功,所以只用上三、四成功力。又因错估了金衣人的本领,才会如此被动,一个回合便丧失了所有的主动。
三人的目光就这样对峙了片刻,金衣人嘴角逸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淡淡道:「梦彪,你先带这位少年出去,我想单独和黄女侠说几句话」。
黄蓉大感愕然,暗忖难道此刻此人该拿耶律石性命威胁自己才对。黄蓉隐隐感到事情有转机,暗忖眼下局势扑朔迷离,不如看看此人究竟有何目的,也好进行下一步行动,平静地道:「我侄儿的安全你务必要保证」,同时点头示意耶律石,以教他安心。
待晏梦彪拉着耶律石离开,金衣人神情肃穆,拿了两把椅子面对面放好,坐了下来,恭敬道:「黄女侠真是女中豪杰,这个时候还能保持如此冷静的心态,在下佩服」,并示意黄蓉请坐。黄蓉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能在他对面的椅上坐下来,但还是保持着警惕,随时准备动手。
金衣人默然半晌,突然道:「为善除恶,惟光明故,黄女侠可知道这句话?」
黄蓉沒想到他竟然会问这样的问题,心中甚是好奇,但「为善除恶,惟光明故」这八个字黄蓉却感觉自己并不陌生,似乎在哪见过,但就是想不起来。
金衣人见黄蓉沒有回应,怀内掏出半个造型古雅的玉佩,凝视半晌,淡淡道:「那黄女侠总该认识这个吧?」
黄蓉看了一眼那半个玉佩,立刻认出正是自己爹爹黄药师随身佩带的玉佩。黄蓉心道此玉佩乃是爹娘当年的定情信物,记忆中爹可是从不离身,莫不是爹出事了.........黄蓉不禁花容失色,一把夺了过去,刚要发难,脸上却露出不可思议的震惊之情,细看下黄蓉认出此玉佩并非爹爹带的那枚,而是应该在娘身上的另一半............
「这玉佩从哪来的?」黄蓉难以置信的望着玉佩,但还是克制住自己情绪,试探道。不等金衣人回话,黄蓉突然失声道:「你是明教的人!」
黄蓉看着那本该属于娘亲的玉佩,对娘亲仅存的回忆一点点涌上心头,突然想起娘亲在世的时候写给自己那本书,里面有很多有关明教教主方腊起义的故事,而书中出现最多的,便是「焚我残躯,熊熊圣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为善除恶,惟光明故」这几句经文。不过心中却是疑虑万分,这明教自从被朝廷镇压后便在江湖上销声匿迹,几十年来都未曾出现过.............
金衣人抬起头来深深凝注黄蓉道:「看来江湖上对黄女侠女诸葛称唿一点不假,这么快便猜到了,在下张魔王,义军的二当家,也是明教的光明左使」。言罢顿了顿,又补充道:「其实我本不叫这个名字,只是別人总这么叫,时间久了,慢慢的大家也就忘了我本来的名字............」
「确实不是个好名字,一听便知伤天害理的事做了不少,不过倒是和尊驾很配」黄蓉听到此人姓名,只道是杀人如麻的恶徒,一时竟怒气冲天,出言讥讽道。言罢黄蓉突然有些后悔,眼前这张魔王疑团重重,是敌是友都不知道,自己刚才突然出言所讽实在不智,只是不清楚自己为何竟一下控住不住情绪。其实黄蓉不知,自己小时候读的那本书中记载的全是方腊和明教的义举,带着对娘亲的思念,自己在潜移默化中对明教印象便是行善去恶,拯救世人。方才一听张魔王名字,总感觉是杀孽十足的恶徒,破坏了自己心中明教的形象,不由自主的生起气来。
张魔王对黄蓉的冷嘲热讽毫不在意,装出恍然大悟的模样,哈哈笑道:「这名字确实招人烦,不过我这魔王却不是杀人的魔王,只是在下年幼时实在是淘气,家中有位长辈气不过,硬是给了这么个称唿,沒想到便一直叫到了今日..........」张魔王话语未盡,却不再多言,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黄蓉,便有意避开黄蓉的目光,眼中却竟是哀伤之色。
黄蓉愕然往他望去,沒想到此人名字竟是如此的来歷,竟也想到自己小时候种种顽劣事蹟,不由得也笑出了声,之前山雨欲来前的紧张气氛瞬间缓和了许多。不过黄蓉脸上的笑容很快便消失无踪,沈声道:「这玉佩为何会在阁下手中?还有,你们设了这么大一个局,把我引到此,究竟意欲何为?」
张魔王笑了笑,淡淡道:「先回答你第一个问题,这玉佩本是当年显仁皇后韦氏之物,后藏于皇宫宝库,你爹当年独闯皇宫将此玉偷了出来,随后一分为二,送给你娘当做定情信物,二人各戴半个」。
黄蓉露出愕然神色,显然沒想到自己的爹娘还有这样一段往事,心中却更加疑惑,此人究竟是何人,竟能知道这般隐晦的故事,莫非是当年皇宫的人.........
张魔王望着满脸疑虑的黄蓉,点头道:「此事是你娘亲临终前亲自写得,想来不会有假。」
黄蓉心中一惊,失声道:「我娘亲写的?」,迅那之间,脑中闪过无数答案,最终沈声道:「你跟我娘亲到底是何关系?我有凭什么信你?」
张魔王微微一笑,淡然自若的道:「黄女侠应该猜到了,你娘亲冯衡本就是我明教的人」,随即避开黄蓉的目光,望往前方,接着缓缓道:「你娘乃是我教二十三代教主李师师的亲孙女,说起来,黄女侠你也应算是半个我明教的人了」。
黄蓉长身而起,勐地一掌拍在椅旁的小几上,坚木造的小几立时碎裂地上,怒道:「一派胡言!」若是自己的娘亲是明教的人,黄蓉尚可接受,可此人竟然说自己乃是青楼歌姬的后人,则是对自己赤裸裸的羞辱,不由得大怒。
张魔王叹了一口气,目光射上窗外,喟然道:「若不是万不得已,我们也不会再打扰你,这也是你娘临终前的嘱託..........可眼下形势不同,蒙古南下在即,朝廷却是苛赋重税,横徵暴敛,再这样下去这江山迟早落入蒙古鞑子之手..............」。
黄蓉语气回復平静,冷然打断道:「我大宋的江山什么时候轮得到你们这些反贼惦记了........」。
张魔王双目射出前所未见的神光,瞪视黄蓉道:「我明教自创教起便以行善去恶,拯救世人为己任,如今朝廷靠着掌握食盐专卖的权力,弄虚作假、谋取暴利。以高出原格数倍的价格强行卖给百姓,更有甚者还在里面还掺以灰土,不堪食用。试问如此朝廷,难道不应站起来对抗吗?」
黄蓉沒想到其中竟然有这样的缘由,愕然道:「你说的可是真的?」心中却早已相信,其实黄蓉跟郭靖镇守襄阳这些年来,见惯了宋朝廷的嘴脸,早就对它痛恨至极,只是碍于郭靖始终压在心底。
张魔王显然不愿和黄蓉争辩,叹了一口气道:「只是这些人多为草莽之辈,虽有一腔热血,却鼠目寸光,终究难以成大事。」
「明教做事都这么喜欢躲在背后吗?」黄蓉冷笑道。心中已明白这二人根本和起义军不是一路人,而是明教的卧底,想借着起义军的力量来达到推翻朝廷的目的。
张魔王笑道:「自从方腊教主当年失败后,我教日益势微,紧靠李教主以一己之力支撑着,因此不得不转战地下,时间久了,变习惯站在暗处了。」
黄蓉听他话中有话,心里却不由打了个寒颤,暗道明教销声匿迹了这么久,绝不可能安心一直躲在暗处,想必定是在筹画一个惊天大阴谋,或许这次起义军只是个开始..........
「这次这批人虽然多是莽夫,但也不乏武功出色之辈,尤其是大当家陈三枪,可以作为我明教的后备力量。只是这些人都是血气方刚的汉子,仅靠武力难以完全控制,需要一个女人来平衡下...........而且是绝色女子...........」张魔王声音比之前低了许多,但还是如同惊雷一般闪进黄蓉的脑海。
此刻黄蓉终于知道张魔王要和自己单独一谈的目的了,黄蓉的脸色先沈下来,然后出乎两人意料之外般由嘴角逸出一丝笑意,像阳光破开乌云普照大地,最后变成灿烂的笑容一拍桌面,大笑道:「无耻小人!找死!」
一掌击出,正是落英神剑掌,此一掌乃是黄蓉盛怒下的的凌厉攻击,看似简单,却是精气神聚蓄下巅峰之作,体内内力像大江洪水的激流般,沿经脉送往掌尖,化成「嗤嗤」剑气,声势惊人至极点。张魔王见黄蓉突然出手,却沒有任何的慌乱,右掌挥出,迎上黄蓉这一掌,两人手掌相交,竟是无声无息。黄蓉心中大惊,暗道此人武功竟比自己预料的高得多,情急之下再不隐藏武功,另一只手全力向对方击出。只见张魔王身形一侧,左掌已和黄蓉另一只掌粘住。
此时两人双掌相击,黄蓉只觉对方掌心传过来的力道一阵轻一阵重,时急时缓,瞬息万变,同时一股虚实变化繁复的内力从手掌心中直传至胸口,心中骇然,暗想这正是落英神剑掌的效果,莫非此人竟也会..........当下急运功力相抗,但对方传来的内力确实也相应的越来越厉害。黄蓉见张魔王此刻却是悠然自若,心下真是又惊又疑。,
两人相持片刻,张魔王大喝一声:「黄女侠,得罪了!」,收起双掌,身体拂退五步,结束了了这场短暂的争斗。黄蓉只感觉掌上劲力已然无影无踪,心中一动,也收掌道:「阁下使得适合武功?竟可以将内力牵引传递」。
张魔王长笑道:「黄女侠真是让人佩服,短短时间竟能看破此间玄机,此乃我明教神功干坤大挪移,可以牵引挪移敌劲」。
黄蓉射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心神剧震,暗道天下竟还有如此匪夷所思的武功.........不等她回过神,张魔王沈声道:「黄女侠可知,若你刚才杀了我,你的小侄儿便也会死......」
黄蓉听了心中一动,暗想自己刚才确实冲动了,竟忘了耶律石还在他们手上。这些日子相处下来,虽然目的还是利用他,但黄蓉内心深处其实对耶律石已经有了一点点的感情。想到这,杀气不由也减了三分,但神情却未有任何的变化。
张魔王犹未盡道:「黄女侠和自己的侄子行如此苟且之事,就不怕天下人耻笑吗?如今我们已控制了福州三地的丐帮分舵,黄女侠应该很清楚,丐帮的消息可以传的多快,相信十日之内此事便会天下皆知,到时候黄女侠可就是身败名裂了...........」张魔王顿了顿,笑道:「不过黄女侠视礼义廉耻为草芥,这等行为却和我明教大为相同」。
黄蓉表面虽依旧不露声色,但内心却已有些慌张起来,心道这些人果真是有备而来,自己若是真的杀了此人,那不但耶律石性命不保,自己的名声也完了........
张魔王见黄蓉依旧无动于衷,突然继续笑道:「耶律石算什么东西,除了有点小聪明,便是废物一个.........眼前有一支可以击退朝廷的数万人军队,只待女侠你去征服。在下发誓,待黄女侠助我们彻底拿下南方三州后,这批人便任由你差遣。」
此话一出,黄蓉为之一震,显是为张魔王的提议而动心,若襄阳城一下增加数万人的军队,那对抗蒙古的力量便会大大的增加。依旧保持冷漠的表情,淡淡道:「当真?」
张魔王正容道:「抗击蒙古也是我教的责任,我相信这些人交给郭大侠会有很大的作用」,顿了顿续道:「若黄女侠肯合作,我便将你娘亲留在我教的书籍悉数奉还,里面记载了你娘亲的生平,你看后便会知晓上一辈的恩恩怨怨,也会知道你娘亲真正的死因了。」
黄蓉此时才真正动容,这半辈子来,娘亲的死始终是压在自己心中的一块大石。黄蓉一直隐隐有种感觉,当年娘的死不是爹说的那样简单.........不等黄蓉问话,张魔王叹了口气,旋即微笑道:「这可是我最后的底缐了,虽然不符教规,但黄女侠既是我教前教主的后人,若祝我教,这干坤大挪移功法自当相送.........」。
深夜的客栈后院,一声长啸,只见一个青衣男子站落在院落中,正是晏梦彪,明月刚好挂在他俊脸后方高处,金黄的月色下,愈显得他卓尔不群,潇洒孤高的动人气质。
「为何箫声中隐隐约约竟有悲伤之意?」张魔王负手站立在晏梦彪身后,柔声道。
「想到名震江湖的侠女将会被那些粗鄙之人糟蹋,实在于心不忍。」晏梦彪默然半晌,眼睛逐渐亮了起来,旋又透出哀伤不平的神色,低声道。
张魔王拍了拍晏梦彪的肩头,道:「兄弟,明日还要靠你主持大局,我们时间不多了,切勿不可妇人之仁。」
晏梦彪回过神来,诧异道:「莫非张兄明日不在吗?」
张魔王叹了一口气,苦笑道:「我会找藉口避避,你都心有不忍,我这个黄蓉的亲表弟又怎么能独善其身........希望我们做的是对的」
刚入夜,-辆不起眼的马车,在一排壮汉的护卫下策驶,来到客栈前,客栈立时中门大开,随行的大汉分立两旁,看得出车中的人身份非比寻常。马车停了下来。一名中年男子排众而出,走前拉开车门,恭身道:「大当家,有请」。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已卓立车旁,正是起义军头领陈三枪。陈三枪环目四顾,双目如电,扫过他一众得力的手下,微微一笑。客栈老闆众人早跪在地上,吓得连头也不敢台起来。
此时一个低沈却悦耳之极的女音,从二楼敞开的厢房传下来道:「贵客既然来了,何不移驾上来,莫不是不敢吗?」。陈三枪一声长笑,点头道:「不愧是女侠,这种情况下还有这般气魄!」。此时人影闪现,二名瘦高大汉出现在二楼,相貌几乎一模一样,一看便知是亲兄弟,只是这二人衣着一黑一白,站在一起颇为显眼。只见白衣大汉手起,应是确认安全的信号。陈三枪点了点头,对身边的中年男子道:「汝为,我还是有点不敢相信!.......」。中年男子小声回道:「大哥,二当家和四当家亲自确认过,里面的就是天下闻名的襄阳郭夫人!此刻她身陷囹圄,武功全失,需要依靠我们,而且事后为保名节,她必定不敢对我们怎么样.......何况她现在已经是个十足的荡妇......大哥若是能一举征服她,嘿嘿.........这可是天赐良机啊!」。
陈三枪长舒一口气,搓了搓手,看得出非常的紧张。自从在半路听到黄蓉被擒同意献身的消息,便恨不得有双翅膀立马飞过来,这一路快马加鞭,半刻都不曾休息。可此刻美人近在咫尺,心里却紧张的要命,脚底不敢向前移动一步。陈三枪定了定神,大步走向二楼。心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哪怕日后被黄蓉杀了,这一夜也值得。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