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夜夜销魂

粉嫩鲜美的花蝶一对对的翩翩飞舞在阳光下,吸引住了小女孩的目光。
原本趴在窗上,因思念爹爹而沉郁着一张小脸蛋的小女孩,在刹那间泛出喜悦的光泽。
这些花蝶好美呀!
由于羡慕彩蝶翩舞的自由自在,小女孩踏出房门,一步一脚印的追逐这些翩翩起舞的花蝶,不知不觉中渐行渐远,竟慢慢走离了南郡王府特地为贵客准备的翠涵楼。
年纪小小的花落,慢慢的被这偌大的、如迷宫似的花园包围住。
待她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竟已不认得来时路。
她——迷路了!
她边走边看,心中暗忖,哇!这个地方好大呀!而且,到处都是花海。
各式各样的百花争奇斗艳,看得她眼花撩乱。
生平从未离开过月眠岛的小花落,今年才十岁,然而,看到她现在这副绝美柔白的模样,分明是个十足十的天仙美人胚子——毕竟,这麽小小年纪就生得这个模样,真的教人想像不出来她将来会美丽到什麽样子!
就是因为避免江湖上的人见过她后人心蠢动,因此,自她出生至今,她还从未踏出月眠岛一步。
花落早逝的亲娘正是当年轰动整个武林的倾城佳人——风扬雪凝,一个绝世的红颜,所以,她完全承袭了母亲的美色。
不过,小花落有一个很大的缺点。她太黏她爹了,在岛上,她无时无刻不跟在她爹的屁股后头,而这一次,当她知道她爹有事外出,她鼓起最大的勇气,坚持这次一定要跟她爹一起离开岛上。
她再也不要忍受那种整日见不到她爹的痛苦了。
这要回溯到很久很久以前——
应该说是打从小花落有记忆开始,她便无法克制自己,满心满脑装的全都是她爹的影子,就连梦里捍卫她的勇士,都化身成她爹俊美无俦的身影。
虽然花落现在只有十岁,但她已经……爱上她爹了啊!
所以,她无法忍受长久以来被她爹忽略的孤单,她希望她爹能随时随地的注意到她,时时刻刻把她带在身边,不要再像往常一样把她一个人放在自己的苑落里。
虽然有青缈这名贴心的婢女陪伴她,但她仍然觉得自己好孤单喔!
于是,她这一次是真的下定决心了,她再也不要像过去一样,只能被动的等她爹,她要化被动为主动。
所以,她特别跟青缈百般商量,请她陪她一起去向她爹求情。因为,不知是什麽原因,每回只要有青缈陪着她交涉,她爹总是比平常好说话。
刚开始,她爹仍然不肯答应她的要求。
但后来青缈不知道用了哪一种方式求情,竟然终于使得一向冥顽不灵的爹点头答应了。
当她一听到这个消息,简直高兴得差点跳起来了!
但为了在她爹的面前保持大家闺秀的气质与风范,她没敢忘记自己的身分是月眠岛的当家小姐,只好偷偷的在心里开心的敲锣打鼓、大声欢唿罗!
不过,她最开心的是,这次他们离开月眠岛,并没有任何仆佣跟着一起来,一共就只有她爹跟她而已!
嘻!连青缈也没跟来呢!她真的好开心喔!
虽然青缈对她很好、很忠心,可是,有时候她仍不免心里感到有比一丝丝、一咪咪更多的妒意,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她爹对青缈的注意力甚至比对她还多很多很多。
事实上,她爹投注在青缈身上的眼神,有时炽热得令她难以忍受,她不明白,她爹为什麽要用那样的眼光去看青缈呢而她爹又为什麽不用看青缈的眼光来看她呢
难道……她在她爹心中的地位,竟然不及一个婢女
花落虽然才只有十岁,可是,对于月眠岛岛主风扬月眠的爱慕之心,却让她小小的心灵异常的敏感,只是,她从来都不敢向他抗议。
只因,在她的心目中,她爹可是很有权威的。
她曾经改用「暗示」的方法,试着询问她爹,她可不可以换掉青缈,改由别的婢女来服侍她毕竟,谁希望自己只是心爱的人眼中的「次级品」、「配角」
她当然想做最佳女主角罗!
但想当然耳,她一定是无功而返。
这可以由青缈直到现在依旧留在她身边服侍她得到明证。
只不过,不知道为什麽,这一次青缈居然没有跟她一起来。
她真的感到好开心喔!
其实,她对青缈并不讨厌的,甚至可以说,她喜欢青缈、依赖青缈,只要她不要引起她爹的注目,青缈可以说是她最贴心的好侍女。
然而,昨日她爹将她带来到这个叫作「南郡王府」的地方,就留她一个人在房里,之后,人就不知上哪儿去了。
她爹就如同往常一般,既忙碌,行踪又隐秘。
连她这个唯一的女儿也不被允许过问他的行踪,因为,从她有记忆以来,任她怎麽打破砂锅,她爹却从来不多作解释。
唉!看不到她爹,害她的心情又跌落到谷底,直到今日见到阳光下翩飞的彩蝶,她才不再忧郁。
可追着追着,她竟迷路了!
她该怎麽办呢这个什麽东东的王府好大,到处都是花呀树的,而且都好华丽,每个地方看起来都好像差不多似的。
她懊恼的凝起秀眉,不知该怎麽走回去
花落小小的双足一下子左转、一下子右走,就是怎麽样都寻不到回去的路径……
从没出过岛的花落,没见过这麽陌生繁复的屋宇设计,不免吓慌了手脚,但她紧咬住下唇,不敢让自己哭出来。
她在心中暗忖,她可是月眠岛岛主的女儿呢!怎麽可以丢她爹的脸
于是,她强打起精神,摸摸索索的向前走着……
突然,她听到在花园的某处隐约传出了人声。
她听了不禁大喜过望,虽然她迷路了,可是,她可以找到人问路了。
没有再多考虑些什麽,她开心的循着声音的方向快步走过去。
然而,越接近声音的源头,她的心却越加的不安了!
因为,那个声音听起来好奇怪喔!
好像是一种呻吟,又更像是一种吼叫似的,而且,更可怕的是,男人和女人的声音混杂在一块的叫声……
天啊!那……那是什麽
是有人被……欺负了吗
她的心里开始七上八下的,她真的好害怕,脚步越来越迟疑,她不知道自己应该转身就跑开,还是继续往前走过去……
就在这时,女人的声音清楚的传进她的耳中,那声音又是大叫又是呻吟……
清楚得教她想掩耳假装听不见都很困难!
而且,她发现自己想撤身逃离现场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她已经一脚踏、入「禁地」了!
在她眼前的是一座好大的凉亭,布置得美轮美奂,然而,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亲眼目睹的情形。教她目瞪口呆的怔在现场。
她什麽都不能想,只能呆呆的愣住,无法做出任何反应。
她她她……她看到一个好壮的大男人把一个女人压在凉庭的石桌上,正很粗暴的做一种似乎会令那个女人很痛的动作!
花落的眼中看到的「事实」是,那个女人的表情看起来一副很痛苦的样子,而且还「哭叫」得那麽大声,她一定很痛!
更「糟糕」的是,这两个人看起来都是衣衫不整的模样。
纯洁的她,完全不知道那就是男女间所谓的交媾行为,她只知道她好害怕这两个人脸上的表情。
她的一双小脚就像钉在地上似的,无法移动,也没有力气走开。
她想开口大叫,叫人来救救眼前这个「可怜」的姑娘,可是,她的咽喉好像被人掐住了似的,失去了功用。
她只能苍白着一张绝美的小脸,呆呆的注视着眼前的这一对——她只能无助的看着大男人继续做着让女人大叫的「坏事」!
南宫开正处于一种放荡的亢奋状态之下,整个人沉醉在名妓燕燕的体内狂肆的冲刺着。
燕燕不愧是名妓,她那具又香又软的丰腴女体和妖娇放浪的技巧一直是临渊城一带男人痴心梦想的「床伴」。
然而,今天她却被送进「南郡王府」,成为南郡王可口的点心,这可真让那些「吃」不到她的人急得跳脚。
但说真格的,她自己倒是快乐极了呢!
南郡王身强体健,虽不俊美,却多金风流,而且,年轻勇勐又有活力,冲得……她快不行了。
哦!天哪!她有好久没尝到这麽精力旺盛的壮男人,怎麽不教她快乐呢
毕竟,那些成日在她身边来来去去的男人,没有几个像南郡王这样可以同时拥有权势,人又很粗壮,哦!多麽令人喜欢这种滋味!
她舒服得又是呻吟又是大叫的,心中不禁暗忖,这麽勐健的男人,谁不喜欢
就算他多要她几次,她都非常愿意配合。
她被他奋勇的冲刺弄得快昏过去了,几乎什麽都听不见。
然而,压在她身上的南宫开,任凭他再怎麽沉溺在纯生理的肉体喜悦之中,一个突然步入凉庭花园里的脚步声,仍传入了他的耳里。
是哪个仆人这麽大胆
他不是已经吩咐过,不准任何人打扰了吗
他的粗眉一皱,转眼望向发出脚步声的来处,没想到,映入眼帘的竟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娃。
哇!他在心中暗忖,好一个标致的小佳人。
瞧她现在就生得这般娇嫩动人,不知长大后会变成什麽天仙模样
他的心中一震,也不管身下的女人仍在爽快的哼哼哈哈,整颗心瞬间被眼前的这个小女孩夺去了全部的注意力,他亢奋的眼眸染上了一层浓冽的欲望,锐利的盯住发愣的小女孩。
一股难言的激奋突然漫上他的全身,他用专注而狂野的眼神盯住她绝丽的小小雪颜,在燕燕的欢快叫声中,迅速宣泄掉体内郁积的热潮。
直起身子,他拉上裤头,整理好身上略显凌乱的服装,再也无心于石桌上仍兀自昏昏沉沉的艳妓,他神清气爽的大跨步走到小女孩的面前,弯身蹲在她前面。
她那美得无与伦比的容貌令他瞬间忘了所有的谨慎和疑问,甚至令他忘了她只是一个小女孩,「你叫什麽名字」这样近看之下,他发现她的雪肤远比他所能想像的还要细致粉嫩,简直到了吹弹可破的地步。
他情不自禁的伸出大手去触摸她完美无瑕的雪嫩脸蛋,看看是不是真如他所见的那般细致,结果这一触碰,他便再难抽手,竟不觉的沉溺于手下滑嫩的醉人感受。
不!
花落害怕的想要退后,她不爱除了她爹以外的任何男人触碰到她,当然,也包括眼前这个壮硕的男人。
然而,他身上迸发出来的一股强烈的气势让她直觉的不敢乱动,深怕这一动便会惹出他更无礼的举动。
十年来,除了爹以外,从来没有任何男人可以靠得她这麽近……
她无法抑制的打从心底发出阵阵的颤抖,但一想起她是她爹的女儿,便给了她支撑下去的勇气,于是,她勉强保持住不动的姿势,尽量不退缩的回视他。
然而,他身上传来强烈的男人气息仍让她不自觉的轻颤,她紧紧咬住红嫩的下唇,不愿意轻易向他透露自己的名字。
因为,这个男人看她的眼光让她觉得好不安喔!
而且,刚刚他压着那女人的「暴行」,此时仍然在她脑海里逗留不去。
他见她咬住下唇的轻颤模样,留连在她脸颊上的手指,不舍的徘徊到她的下唇,轻轻抚揉着被她几乎咬出血丝的下唇。
这一碰,花落再也顾不得礼貌的问题,她的脚步渐渐往后退,避开他粗大的手指,转身正想跑离这个地方,却被他的大掌一抓,一把抱进怀里。
她完全没料到这个陌生的男人会有这种举动,吓得她大声惊叫,并开始在他的怀里不停的挣扎。
爹!她要爹!爹在哪里啊她心急的暗忖。
他抱住挣扎不休的她,这才想起,她只是一个小女孩啊!
他不知为何,刚刚一见到她想要跑离开自己,他竟会想都没想的就伸手拉她入怀……
难道他昏头了吗
不然,他为何会强抱住这样一个陌生的小女孩甚至看她已经吓得不敢再挣扎,他还是放不下她
他低头凝视着她,一看见她的脸色虽然吓得更加雪白,却一点也不减损她粉粉嫩嫩的美丽,更加舍不下。
「别怕,乖!我不会伤害你的。来!告诉我,你叫什麽名字」他已经完全忘记被他晾在凉亭上的燕燕,试图展开善意的笑容,藉以缓和自己脸上看来豪气粗犷的坚硬线条,想要安抚怀中惊慌失措的小女孩,降低她的惧意。
这时,却有一声娇嗲的女声从他身后响起。
原来是燕燕,她恨恨的在心里骂他,想她好歹也是临渊一带的名妓,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床上伴侣,然而,这个南郡王末免太可恶了,竟敢在她的体内「发射完毕」之后,随即把她一个人晾在石桌上,一点都不管她会不会着凉!
待她从昏昏沉沉的快感中清醒过来时,才发现他……竟跑去逗弄一个小女孩!
呸!好端端一个艳妓放在这里他不搭理,竟去对一个小女孩花心思,教她怎麽忍得下这口气
她原以为他很快就会打发掉这个小女孩,马上回到她的身上继续刚才那令人昏眩的男欢女爱,谁知她等得都快打喷嚏了,他竟然还在那边和那小女孩牵扯不停!
看来,她不亲自出马是不行了!
她拢拢凌乱的发丝,拉好脱了一半的上衣,下了石桌,踏过台阶,来到南郡王的身边。
「哎——哟——王爷,你怎麽可以把燕燕一个人放在凉亭里呢难道你都不会心疼吗」南宫开挑起一边的眉毛,转头看向燕燕,双臂仍抱住渐渐不再挣动的小花落。
「心疼哈哈哈……燕燕,本王的确舍不得啊!」只不过,他舍不得的是怀中这个始终不愿开口的小女孩。
花落知道自己若再执意挣扎,只会使自己更出丑,只好慢慢安静下来,不再浪费多馀的力气。
但她盈盈的双瞳不禁蒙上一层备受屈辱的泪雾,染得她的眼眸更加水汪汪的,看起来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燕燕偷偷看了一眼南郡王怀中搂抱的小女孩,这一看,不禁倒抽了一口气!
天哪!好美丽的小尤物,长大后八成也会勾媚得男人失魂落魄。
害她一向自傲的绝艳姿色在这个小女孩面前一比,马上失去了所有的颜色。
她再看看南郡王,发现他已经被这个小女孩勾引得忘了她的存在。
这怎麽可以
她好不容易才被南郡王召进府里,可不想就这样被送出王府呢!
南郡王有权有钱、体力强健、人又年轻,虽然时常流连于花丛,可是,听那些姊妹淘们说,南郡王至今还未娶妻纳妾呢!
这不正代表着,若她能善用她远近驰名的床上技巧,吸引住南郡王的极大的兴趣,搞不好……正室或许没她的份,但说不定能让她捞到一个妾的位置呢!
那她的身价不就可以翻上好几转了
想到此,燕燕不由得狠狠的瞪了小女孩一眼,她在心中暗暗立誓,她岂可让这个小女孩抢走南郡王的注意力
「王爷,这个小女孩是谁呀」莫非她没长骨头,否则,干嘛净赖在南郡王的怀里燕燕恨恨的想。
只是,燕燕还算是聪明的女人,懂得把这些话吞进肚里去。
毕竟,南宫开是何等精明之人啊!在女人堆中经验丰富的他,岂会不明白燕燕那点小心思
平常他倒还会觉得颇为有趣的,只是此刻不知是什麽原因,燕燕那张娇媚如春花的艳容突然令他觉得好腻。
他哈哈大笑,「燕燕,我们就到此为止吧!我会差人送你回去的。」足尖一点,他已抱着小花落飞跃出百花亭!留下燕燕一人独自张口结舌的愣在当场,完全失去了反应的能力。
***********************************
花落觉得自己快昏过去了,她在心里暗忖,这个大男人好无礼喔!竟敢紧抱着她不放手,连她爹也不曾如此抱过她,他怎麽可以如此放肆
然而,她越挣扎,他却抱得越紧。
天——谁来告诉她,她该怎麽办才好
南宫开抱住怀中的小女娃,大步走向正厅。他的心脏怦怦急跳,怀中的小女孩虽然尚未发育完全,然而,她纤细的身子却有一种更甚于一般女人的清幽润香,很自然的钻进了他的鼻间,充满了他的心肺,让他为之迷惑。
那种自然散发出的清香气息,既不是乳臭末干的小奶娃味道,也不是浓妆艳抹的女人味,而这引发他极大的兴趣。
她究竟是谁他在心中暗忖,瞧她一身打扮贵气鲜丽、气质不俗!不像是仆佣丫环之流,但南郡王府何时进来这麽一个貌胜天仙的小娇客,他怎麽都不知道
跨进大厅,他唤来赵总管。
「赵老,这个小女娃是谁,你知道吗」他坐在大厅椅上,双臂揽紧怀中的香软小佳人,他明知蹈矩,却怎麽样也舍不得放开她。
赵总管跟在南郡王身边已有多年,对于他的风流早已见怪不怪,照理说,他怀中抱个姑娘他不该感到大惊小怪,然而,南郡王这次抱的不是个花娘,而是一个小小的女孩,他不免惊讶的多看了一眼。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