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禁录7

第07章、野战
把安雅送回旅馆,大概心情低落的原因,她昏昏沉沉的就睡了过去,在屋里坐了会实在无聊,于是我决定出去透透气。
现在人们估计都在角斗场,四处也没什么人,想到克鲁萨可能还在享用战利品,就决定回角斗场碰碰运气,快到角斗场时,远远看到远处角落的草丛中有什么东西在晃动,而人总是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于是我决定绕路过去看看,反正没东西也不吃亏。
随着越靠近,越发现确实有什么在,于是便隐秘了自己的气息,一点点的靠近,直到听出草丛后发出来肉体交合所发出来的啪啪声,心想克鲁萨难道已经结束了动了情的小情侣出来打野战心想不要妨碍了他们转身要走时,后面传来的声音让我停下了脚步。
“哈……哈……杀我兄弟……笑啊……哈……我要替他们干死你个骚货!”
这句话倒真是勾起了我的好奇心,于是我小心翻开一些草,从缝隙中望眼看去,果然是一个男人正大力挺动着自己的屁股,鸡巴正前前后后的快速抽插着女人的小穴,不断发出扑哧扑哧的交合声,女人的袍子被直接掀了上去,内裤卷在一条腿上,看男人一边性急的狠狠的操弄着,一边将女人的双手反剪在背后用一只手抓住,另一只手抓在女人的大白屁股上,大力的捏揉把玩着,屁股上留下一个个通红的手掌印。
“怎么样!骚货,没有队友的帮助只是条任人操弄的母猪吧,看你当时笑得那么淫贱,现在再笑啊!”
女人只发出颤抖的呜呜声,一头深红色略微带卷的齐肩长发此刻变得杂乱交错,仔细一看原来男人将自己的内裤塞在了女人的嘴里,大概是不想被女人的队友发现吧,看了一会我才认出这男女就是第一场战斗中的女魔导师和幸存的盾战士。
男人丝毫不在乎女人的反应,肉棒在那娇嫩的肉穴中快速抽插,似乎真是要用自己的肉棒活活刺穿这个蜜洞,为自己死去的兄弟报仇一样。
“被强奸还流了这么多淫水十足的荡妇,你这张放荡的骚逼一定天天晚上都含着其他队友的鸡巴吧!”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将手摸上了随着操弄来回摆动的奶子上,女人那对柚子般大小的奶子看起来相当的柔软,在男人粗糙的手中被轻易捏成各种形状,捏的女人不断的发出嗯嗯的娇喘声,男人越干胆子越大起来,将女人整个翻过身按在草地上,并取下了她嘴里的内裤,女人似乎刚想张嘴咒骂什么,男人早准备好,迅速大力的挺动屁股,将大鸡巴又狠狠的插进了女人的小肉穴。
“啊……轻点……啊……”
男人索性整个趴在女人身上,头埋在女人的双峰前,用嘴含住一个奶子吸熘吸熘的吸允着,口水顺着柔嫩的乳峰流的到处都是,女人被干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头发散乱在周围,只能嗯嗯啊啊的胡乱呻吟着。
“不要……啊……不要再干我了……我受不了了……啊……啊……”
男人完全不理会女人的求饶,屁股依旧有规律的冲刺着,淫水越来越多的从那小穴流出,屁股周围被淫水浸湿了的草如同沾满晨露一般。“嘴上说不要,下边小穴都已经泛滥成这个样子了,臭婊子,让我射进你这个浪穴,让你怀上我的种!”
女人被压在身下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口水流的到处都是,只是一个劲的淫叫着:“不要啊……啊……不要射在里边……啊……嗯……不要……”
女人的求饶更是增加了男人的征服感,直起身子将女人那双白嫩的小腿架在自己的肩上,屁股开始更加快速的耸动起来,肉体碰撞的啪啪啪声越来越响,要不是会场内正在大声叫喊,不然整个会场都该听到这淫荡的撞击声了吧,淫水被这快速有力的撞击溅的到处都是。
“干死你!干死你个婊子!”
“啊……干我……啊……干死我吧……把精液射进我的淫贱的小浪穴……干死我……”
男人被女人突然淫荡的叫床声引得一个哆嗦,知道一定是自己将这骚货干上了高潮,吼叫着将肉棒紧紧的抵在女人的蜜穴深处,屁股一阵阵的收缩,足足射了有半分钟还在射。慢慢我发觉有些不对,男人开始喊不出声音,双手用力的撑在地上,屁股依旧死死的向前顶着,一下一下的抖动着,似乎还在喷射着。
渐渐男人的脸型开始迅速变得消瘦起来,短短1分钟,男人的身体就变成了一具干尸一样,我一惊,心说难道是传说中的魅魔不由转身退下,这一退却踩到了一根树枝,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咔嚓声。
我皱了下眉头心说不妙,这魅魔是魔兽中的高等生物,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化成人类女性的模样,引诱能力者与其交媾,吸收能力者修炼的精华转化为自身的魔法之力。传说这魅魔的小穴奇淫无比,一旦进入凭自己的意志很难再停止,直至在其体内射精,而精关一开便再无活路。
愣了半天,后边没有发生任何事,大概她还沉浸在吸收的快感中,我慢慢转过脸去,正好对上两只大眼睛,那女人正用手托着腮媚笑的看着我。我尴尬的给了她一个笑脸,紧接着伸手去拔刀,但指尖才刚刚碰到刀柄,女人的小嘴已经亲了上来,一股香气顺着喉咙直接散入体内,精神一个恍惚心说完了。
紧急关头忽略掉的感触一下子回来了,她的小嘴柔软细滑,亲在嘴上软绵绵的好舒服,与其说触感回来了,倒不如说是加倍了。仅仅亲个嘴已经让我下边紧绷的如同要爆开一般,我的舌头不由自主的伸了出去,她的舌头立刻迎合上来纠缠在了一起,两人的唾液交汇在一起,顺着嘴角源源不断的滴落在她丰满的双峰上。
我的手已经不听使唤的脱下她的衣服,从下边拖住了她的奶子,两个食指来回搓弄着两个乳头,其他手指已因为力道陷入到乳肉中,她的手也没闲着,隔着裤子在上下抚弄着我下身的帐篷。
“呵呵,下边的小淘气已经这么大了,在里面不憋得慌么”说着就拉开了我下边的拉链,将手伸了进去。
喔!连小手都那么柔软,因为空间有限,她只能轻微的来回搓弄着,我低下头去,勐地吸在她的一个乳房上,那乳房柔软无比,轻轻一吸就嵌入嘴里,用舌头顶住两粒乳头来回挑动,空出来的手摸向女人的后背,洁白润滑的皮肤摸在手上舒服极了,因为刚刚底下的口水早已打湿了大半个奶子,吸在嘴里不断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我不断的在两个乳房上来回交替吸允着,不时的用牙齿轻轻咬住她的乳头,来回摩擦。
她似乎也十分受用,经常被咬的身体轻轻颤抖。“嗯……嗯……就这样……喔……使劲的舔……嗯啊……怎么样……我的……奶子……很好吃吧……嗯……嗯……啊……”
我用舌头将她的整个胸部舔了个遍,到处都留下了我口水的痕迹,奶子吸累了,就用舌头一路舔到她的脖子,她配合的扬起头,将整个玉颈舒展开,任我品尝。品尝够了,再一路蜻蜓点水的吸下来,再次含住那对柔软的奶子。
“好棒……”说着我挣脱她的小手,将她按在了地上,两只手分开她雪白的大腿,用嘴巴开始在她的大腿上来回舔弄,她的大腿柔软而又不失弹润,吸在嘴里不同于乳房的酥软却口感十足,我不断上下的舔弄着,舔得她小腿不时的伸直抖动。
我发现她的小穴虽然已经湿润了,却看不到一点精液,似乎这小穴内有一个黑洞,将刚刚发生的一切都吸收殆尽了,想到这,头脑不断的思考着如何脱险,身体却在本能的运作着。
舔了一会,我将整个嘴吸在了她的鲍鱼上,不断向里边拱动,同时将源源不断的淫水大口大口的吸进嘴里,她被我吸得颤抖连连,脸瞥向一侧,用玉齿轻轻咬住拇指,显出一副娇羞的样子,好像我才是那个在强暴她的人,同时我的手继续向上伸去,扣住她的奶子来回搓弄,时不时的将乳头用食指和拇指夹住来回揉弄。
“嗯……好舒服……舔得我好舒服……我的浪穴都要被你吸干了,喔……”
我里心想着,等下要被吸干的是我好吧!眼睛瞥向刚刚被吸干还晾在那的盾战士,却完全不知道怎么办,为毛现在一个人出来的都没,路过解救我一下啊!
我一边舔着,另一只胳臂扣过她的大腿,用手指来回摸玩着她渐渐隆起的小花蕾,她的手本能的放在我的手上轻轻抚弄着,似乎在鼓励我,同时后背随着舔弄不断弓起,嘴里舒服的呻吟着。
“喔……嗯……好爽……浪死我了……再大力的吸……嗯……嗯……”
她舒服的开始不断的用那双美丽的大白腿夹住我的头,被柔软的内柔夹住虽然舒服,但不利于头部的运动,只好收回奶子上的手按在腿上捏弄,她则舒服的闭着双眼,忘情的舔着舌头,发出嗯嗯啊啊的呻吟。
舔了好久我抬起头,看着她淫荡的表情还在回味着刚刚的舔弄,将她身子翻了过来,让她趴跪在草地上,食指和中指并拢,慢慢插入了她的小穴,因为淫水的充分滋润,手指在蜜穴里可以毫不费力的抠弄着,淫水随着抽出的手指大量的流出,再随着插入发出噗叽噗叽的声响,接着我说出了令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话。
“很湿了嘛!好色的淫穴,让你爽个够!”边说着边用手指在里面大力的抽插着,淫水顺着我的手不断滴在草地上,那大白屁股欲求不满的不断向后顶着,两个大奶子也随着屁股的扭动在前边相互碰撞着,我明显感觉到下体已经再也承受不住了,龟头开始渗出乳白的精液。
果然身体跪直了起来,将女人的身体按到,侧躺在我前方,手扶住早已坚挺到要爆裂的肉棒开始在那布满淫水的肉缝上来回摩擦,一根根暴起青筋让鸡巴显得凶悍无比。
“嗯……喔……别再磨了……插进来吧……插进我的小浪穴……给我……给我你的大鸡巴!”
听了她的话,再也没有停留的可能,腰部往前一送,几乎整根鸡巴一下子顶了进去,龟头死死的顶在了她的花心上,这一下让我们俩同时舒爽的喊了出来。
“喔!”
“啊……好棒……顶……顶到花心了……顶死我了……”
这一进去我就感受到了传说中的淫穴,与老板娘的完全不同,肉壁紧紧的包裹着肉棒,还在不断的来回收缩着,好像有自己的生命一样,肉棒虽然顶到了尽头,却感觉有股吸力在不断吸引着肉棒,渴望更深入一步,刚这一下就差点射了出来,立马出了一身冷汗,这就半只脚踏进坟墓了,听人说过牡丹花吓死,做鬼也风流,见鬼了你们,我才不要死呢!
这么想着,身体却开始自己耸动了起来,屁股开始一下一下的发力,微微的拔出一点再狠狠的操进去,本能的操出了我都不懂的花样,一只手还不忘按在大腿上享受着别样的柔软,我的身体已经完全被控制了,不断地说着我想都没想过的下流词汇。
“啊……好骚的小穴啊……插进去差点就让我射出来了……就这么想要我的精子么……这么浪的小穴……也太湿了吧……唔……紧啊……干……”
她则完全不在乎我的言辞,屁股主动的来回摆弄着,配合我的动作,随着淫水的泛滥不断的发出肉体碰在一起的啪啪声。
“啊……啊……好爽啊……不要……停……再……再大力些……”
受到了鼓舞的我将她的身体扶了起来,用鸡巴顶着她一路前行,来到树前,短短几步路就来回抽插了几十下,她用手扶住粗壮的树干,屁股尽可能的翘起,好让我的肉棒尽可能的深入,我双手扶住她的小蛮腰,毫无前奏的开始大力操弄起来。
她被突然的勐攻干得头高高扬起,秀发随着甩动,那淫荡的脸上完全看不出一丝魔导师的威严,简直是只发情的母狗,想来那些垂色与她的男人们看到这一幕,肯定会立刻挺起自己的大鸡巴操进她淫荡的骚穴,但这一刻插在她的骚穴里的是我的肉棒,但我并没有高兴到哪去。
随着肉棒在这紧窄的浪逼不断抽插,舒服的感觉开始传遍全身,我越来越着急,再这么下去我就是第二具干尸了,但此刻下身却因为太湿润而不断发出吧唧吧唧的操弄声,多么讽刺,这一刻第一次感觉疼痛有多美好,感觉不到舒服也是一种福啊!感觉不到!
想到这我心中一激动,差点射了出来,好不容易将那股冲动压了下去,我开始集中精神,将触感不断的分散到其他四感上,慢慢的开始射精的感觉随着触感的削弱而消失了,身体在操弄了一百来下后开始回到自己的控制中来。
我本想拔出刀杀了她,但看到她不断在挺动屁股的浪样,决定好好收拾一下她先,于是开始更大力的操弄起来。啪啪声明显变的更加紧凑响亮,她以为我要射了开始更加配合的挺动着屁股。
“啊……啊……好棒啊……插死我了……快……快……射进来……射进我淫乱的蜜穴……用的精液灌满我的子宫……让我怀上你的贱种……”
我装作快要射精的样子,仍旧快速大力的抽送着,而此时因为触感削弱的关系如同轻轻爱抚一般,我怕完全消除触感会软下去被她发现,再说万一用力过度折断了就不好办了,她仍然什么都不知道的大声呻吟着。
“嗯……快一点!我……我也要丢了……你坚持好久……我快被插死了!”
她开始不断加强语言攻势,恐怕她自己也要坚持不住了,我有条不紊的加强力度,抱起她的一条大腿,一手向前紧紧地抓住她的豪乳向后拉扯着,屁股开始更加勐烈的拍击着她的小穴,每一次抽插都将肉棒几乎整个抽出,再狠狠大力的整根干进去,龟头每一下都能顶开子宫口的防御插进她的子宫内,她那硕大浑圆的奶子在大力的挤压下乳肉从指缝满满的溢出,她似乎发现了情况的逆转,试图摆脱我。
“啊……不要再来了!啊……怎么会这么久停下来啊……不要!啊……”
现在哪有放她走的可能,她试图逃脱我只能将双手死死锁住她的腰部,屁股如同打桩一样急速的抖动着,她被干得舌头伸在外边,只能啊啊呻吟的抱着树,两个奶子被树桩挤压分开,随着我的抽插好像她在给大树乳交一样。
“啊……我去了……我去了……啊……啊……”
随着她最后大声的呻吟,她的屁股死死的向后顶着,嘴巴也发不出声音,身体不断的抽搐再抽搐,大腿紧紧的绷直着,全靠脚尖撑在地上,一大股一大股的阴精喷洒而出,浇在龟头上暖暖的好舒服。
我正沉浸在成功的快感,突然感觉一股异样源源不断的传入下体,产生剧烈的疼痛,失败了么我就要死了么都怪我一时骄傲!早拔出来就好了!师傅、安雅、老板娘、克鲁萨在我眼前闪过,我不想死啊!我还什么都没做!疼痛感源源不断的从下体传来,好像将我撕裂一般,接着疼痛开始蔓延全身,疼得我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