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名器

阳光驱散了一夜的湿气,透过窗户,照在坍塌在地的木床上,带来丝丝暖意。

两具白花花的肉体交颈而眠,缠在一起,尤其是那狰狞的大鸡巴还深深地插在湿漉漉的阴户之中,散发着春色娇懒、艳情淫靡的气息。

孟伟缓缓睁开眼,看着怀里绝色娇艳的成熟美妇,尤其是脸颊上挂着昨夜喜极而泣而留下的晶莹泪珠儿,忍不住又是一阵怦然行动。感觉到自己的火热还深埋在奶奶娇嫩的阴道里,被一圈圈温软的褶皱紧紧包裹,一条肉芽不停地扫动着自己的龟头,他一个翻身,大手揉搓着奶奶胸前丰满的爆乳,准备做一下早操运动,无意中看见那红肿的阴唇,叹息一声,缓缓将鸡巴从她的花道里抽出来。

王珍珠感到身下花道充实的感觉慢慢消失,越来越空虚,茫然地睁开眼,正迎上孙儿柔情的双眼,微微一笑,道:“乖孙儿,你醒多久啦?”

“刚醒!”孟伟回答一声,亲了亲奶奶性感的柔唇,下体一用力,“啵”地一声,大鸡巴从花道里面退出来,湿漉漉地粘着晶莹的粘液,那被撑圆的肉洞也随之流出大量的白色浓浆。

王珍珠柳眉一皱,“哦”地一声,双股打颤,被孙儿的大鸡巴充胀着还不觉得,一旦抽离,只感到花道一片酥麻,阴唇阵阵撕痛。她低头看向自己的双腿之间,乌黑的毛森林泥泞一片,两瓣肥厚的红嫩阴唇微微外翻,肿得像馒头一样,白色的浓浆从撑圆的肉洞中间不断流出来,汇在粉红的屁眼周围,沿着臀沟滴落在木板上,格外淫靡。

“好看不?”孟伟坏笑着,将奶奶雪白柔腻的娇躯搂在怀里。

王珍珠娇艳的脸颊泛着嫣红,轻轻地在孟伟的肩膀上锤了一下,嗔道:“小坏蛋,昨晚上一点也不心疼奶奶,逼都被你插烂了!”

“奶,我冤枉!”孟伟苦着脸,拍了拍王珍珠肥美的屁股,坏笑道:“是奶奶昨天晚上太疯狂了,屁股扭动得像发动机一样,搅得我的鸡巴都快要断了!”

“你还说!”王珍珠羞得脸色一红,伸出柔嫩的玉手捂着孟伟的嘴巴,看向他的大鸡巴,一看之下,再次吓了一跳,惊呼道:“孙儿,你的鸡巴怎么又变了?”他那本来就很粗的大鸡巴,变得更粗了,二十厘米长的巨大肉棒粗如婴儿手臂,大龟头色紫如蟒袍,其冠如鞠,顶端的肉珠不断旋转,浑身密布青筋铠甲,煞是狰狞,那一股青紫色的煞气挥之不去,霸王之气更加浓郁。

孟伟“嘿嘿”一笑,抖着胯下威风凛凛的巨大阳物,得意洋洋道:“这是男人的名器,紫鞠龙王枪,也只有我,才收得了奶奶。”

“吹牛!”王珍珠微微一笑,柔情蜜意地看着孟伟,妩媚地白了他一眼,语气中带着不信,玉手却按耐不住,渴望地将他的大鸡巴抓在手里,水汪汪的柔媚双眸对着它细细打量着。她柔软的玉手带着丝丝冰凉,捏在火热的肉棒,白嫩和紫黑形成鲜明的对比,纤纤玉指轻轻抚摸着他色紫如蟒袍的大龟头,有些爱不释手。

肉棒上传来冰凉滑腻的感觉,不仅没有降低孟伟心中的火热,反而火上浇油般,让肉棒在奶奶的小手里越发膨胀,坚硬如钢。他轻呼一口气,道:“奶,你不要摸了,会走火的!”

“我就要摸!”王珍珠一声娇嗔,从大鸡巴里闻到一股幽香,让她身体有些酸软,好奇道:“难道真是名枪?你是名枪,奶奶还是名器呢!”

孟伟一声苦笑,早晨欲火本来就汪,被奶奶这一摸,又有燎原之势,而奶奶的娇躯,根本不足以再承受,憋着为奶奶解释道:“男人有六大名枪,分别是紫鞠、龙王、拨弦、儿臂、飞雁、越船,每一样都足以让女人欲仙欲死,孙儿的鸡巴不是里面的任何一样,却是传说中的名枪结合体——紫鞠龙王枪。”他握着大鸡巴,指着上面不同的部位,介绍道:“你看,我的龟头上含着一个小肉瘤,顶端含珠,龟头红紫,色如蟒袍,长得又圆又大,其冠如鞠,肉棒微微上翘,宛如月船,到处是青筋,像穿着铠甲似的,不是名枪是什么?特别是这颗小肉瘤,一旦钻入女人的肉洞,就疯狂旋转,放电似的,还不叫女人欲仙欲死啊!”

“照你这么一说,还真是的!”王珍珠低下身子,趴在孟伟的胯间,打量着他坚挺的大鸡巴,轻轻闻了闻,道:“我闻到一股香味,还真挺特别的,昨天还以为你肏那些小女生太多,弄坏了呢!”

“怎么会呢!”孟伟得意道:“这是名枪,肏一万个,也坏不了,奶奶以后,就等着享受吧!”

王珍珠脸上布着嫣红,重重地在那火热的大龟头上亲了一口,欣喜道:“果然是一个好宝贝!可是我宁愿你不是名枪,你已经修炼双修功法了,现在又长有这么一个宝贝,天下女人还不遭殃啊?”

“奶,瞧你说得,女人又不是下身思考的。”孟伟“嘻嘻”笑着,揉了揉奶奶高耸的乳峰,手指捏着鲜嫩的粉红乳头,道:“好多女人喜欢男人,凭的是感情,就是不肏,也出不了轨。”

王珍珠敞开胸怀,随着孙儿乱摸,娇艳地脸颊泛着嫣红,扑哧一笑,被孙儿人小鬼大的话逗乐了,笑道:“你才多大,懂什么?女人呀,我是女人了解女人的苦,可以为一个男人守贞,也可以为另一个男人失贞。再坚贞的女人,再深厚的感情,长期得不到滋润,没有性生活,感情也会变淡,如果碰到一个强壮英俊的男人,还不蠢蠢欲动啊?”

“奶,如果有一天,我没有鸡巴了,你还爱我吗?”孟伟听着奶奶这样说,突然产生一种怅然,拉着奶奶的手,惊恐道。

王珍珠嗔怪地看了孙儿一眼,趴在他的身上,道:“尝试过你这种独特的大鸡巴,哪还有男人可以勾引你的女人啊?奶奶一辈子对你好,没有鸡鸡,也永远是你的!”

“嘿嘿!”孟伟满意地将奶奶抱在怀里,道:“奶,孙儿保证每天让你欲仙欲死。”

“小坏蛋,这样还不肏死奶奶啊?一个女人,一个月中总有那么几天不舒服。”王珍珠娇媚地看着孙儿,声音中透着香甜妩媚。她伸出玉手,抚摸着孙儿结实的胸膛,语气忽然一转,带着丝丝祈求,道:“乖孙儿,我们的事不要对任何人说了!”

“放心吧,奶,这是奶孙两个的秘密。”孟伟理解地在捉住王珍珠的玉手,轻轻在她的手上亲了一下,内心却打定主意,总要有一天,给奶奶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