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仙剑奇侠传1

「逍遥哥哥…」小女孩的声音带着哭泣。像是罩上浓厚的雾气似的,小女孩的身型朦朦胧胧;尽管如此,小男孩却很确定,这是一个长的可爱到无法形容的小女孩。
「傻瓜…别哭啦,我一定会去找妳玩的。」小男孩安慰着。
「一定哦!」女孩抽噎着道。
「嗯!」小男孩肯定的应道。
「别忘了,我们约定的……」擦了擦眼泪,小女孩轻轻的说道。
「放心吧,谁赖皮谁就是小狗。」拍了拍胸脯,小男孩用着坚定的语气说道。尽管年纪还小,但决心可不比大人小。
「逍遥哥哥…」
「灵………」
*********
咻!
「哇!」盖在身上的棉被勐然的被人大力一扯,逍遥一个失去重心,直觉性的伸手乱抓。
「好险…疑」好不容易抓到了东西而平衡了下来,不过…怎么软软的
「啊啊啊!!」一声女子惊叫,紧接着是一记重拳轰下,直灌脑门,发出了闷重的撞击声,可以见得力道有多大。
「痛、痛耶!姊姊!」痛的差点要惨叫出声,逍遥抱着头叫道。
「死逍遥!姊姊的胸部你也敢抓!!」全身颤抖的模样,显示出女子正强忍着即将爆发的怒火。
「对不起嘛!可是,明明就是妳要把我拉下床我才会…」
「嗯~!!」女子那就要喷出火焰的双眼勐然一瞪,让逍遥说到一半的话立刻吞到肚子里,乖乖的闭上嘴巴。
「真是……赶快整理一下,出来帮忙啦!」强忍着想要海扁逍遥一顿的冲动,女子沉着脸说道。要不是因为现在有生意要忙,逍遥现在早就惨叫声传遍整个客栈了。
「阿,这么早有客人」逍遥转头望了望窗外,从阳光强弱来推测,似乎才天亮没多久啊…
「废话,还不给我快点!」说着,女子大步大步走出房门,然后砰的一声,门被重重的甩上,留下一脸无言的逍遥。
「要命…又惹姐姐生气了。」睡意已经给这个霹雳重拳给完全打飞了,逍遥乖乖的从床上爬起,开始整理衣物跟头髮。
「看来又是个忙碌的一天阿……」想到女子离去的背影,逍遥不禁深深的叹口气,暗暗为自己这一天的命运祷告着。
*********
馀杭,一个小小的村子「盛渔村」,从名字就可以知道,此地的居民大多靠海维生。在这儿有一间小客栈,正是李逍遥以及他的姊姊李筱筠所开;这个没有血缘的姊姊,是逍遥父母所收养的弃女,大逍遥六岁。
在逍遥还小的时候,父母便已过世,身为姊姊的李筱筠独立撑起这间客栈来照顾逍遥,对逍遥而言,这是他唯一的亲人。
长长的头髮直到腰际,白嫩的肤色一点也不像是经常忙碌于客栈的老闆娘,加上那美丽又富有个性的脸蛋、高挑的身子,如果不是衣着平凡,她怎么看都像是个生在富裕人家的金千小姐。
当然也因为如此,不少来往的客人都提出要娶她为妻妾的要求,但筱筠都很明确的拒绝了,她都表示说她不想放弃父母遗留的财产,并且还得照顾逍遥才行。
因此,筱筠成为了馀杭这儿最着名的三朵花之冠。
出了二楼最角落那个属于自己的房间,逍遥马上就看到筱筠招唿几位客人上楼来了。
「来,这边请。」筱筠微笑的招唿着,只见从楼梯上来了一群身穿怪服装的男人们。为首的那人全身穿着一片黑,但也只有他穿着跟其他们不同,剩下的都是穿着蓝色的怪异束装,可以见得黑衣人应该是他们的领头。
「逍遥,好好招待他们,我先下楼去准备吃的。」说着,筱筠先行下楼去了。
(……看这怪服装,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苗人吧。)一面用着职业笑容迎接他们,馀光则偷偷的上下打量着他们,逍遥如此猜测着。
「店小二,这间客栈我们包啦!除了你们之外不许其他人来打扰我们,可以吧」带头的那黑衣人开口道。低沉但宏亮的声音,居然带着有些威胁的意味,逍遥内心只觉得有些不爽,但还是一脸笑意的说道:「这个容易的很,小的一定照办。」
「嗯……乖乖听话的话,绝对有好处给你的,拿着!」突然的,黑衣人手一挥,一袋小东西掷了过来,逍遥连忙伸手抄住。
(哇靠!这么重,到底多少钱阿!)没想到居然是一整袋的钱币,逍遥吃了一惊,刚刚的不悦感登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二话不说,逍遥马上将他们一一带到自己的客房去。
〈财神爷降临了~,赶快去给姐姐看!〉雀跃的心思,把早上的烦恼给扫的一干二净,逍遥将客人都安置好后,立刻冲下楼去……
*********
「姊姊!!」冲进厨房,逍遥欣喜的叫道。
「干、干麻啦!」筱筠给吓了一大跳,正在切菜的菜刀险些切到了手指。还等不到筱筠的怒气发作,逍遥抢先一步说道:「妳看妳看!」一面说着,将钱交给了她。
「哦这么多…楼上那些客人赏赐的」倒出钱袋中的钱,筱筠翻了翻,心算钱的数目。
「嗯嗯!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关店几天,然后一起出去走走啦。」逍遥兴奋的说道。
「死逍遥,整天就只知道玩!」勐然一瞪,筱筠的拳头很快的举了起来,随时准备就绪,只吓得逍遥连忙解释道:「哪、哪是啦!我的意思是说,难得有这么多钱,这样姊姊就可以休息几天,或是出去散散心,不用每天都忙到很晚才睡啦。」逍遥赶紧解释着。说话的同时还不时防备,免得筱筠的重拳又扁了下来。
「你、你怎么知道我…」筱筠有些讶异,因为这些日子她有些事情要忙,的确都是在熬夜,但是早早就跑去唿唿大睡的逍遥怎么会知道…
「因为……反正偶然中就看到了嘛!姊姊,妳这样子身体是会累坏的。」逍遥说道。
轻轻的,筱筠举起的拳头收回了,她望了逍遥一眼,露出了微笑,只听得她说道:「……好啦,就听你的,等这些客人走了我们就一起出去走走吧。」
「嗯!!」听到筱筠答应了他的要求,逍遥登时露出喜悦的笑容,高兴的拉着筱筠的手连声道谢。
「不过……」突然的,筱筠口中冒出了几个字,逍遥还没反应过来,脑袋突然一痛,冷不妨又给狠狠的扁了一拳,只疼得逍遥唉叫了出来。
「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睡醒时的无礼举动!」哼的一声,筱筠转头继续切菜,逍遥哭笑不得,只能乖乖的摀着头上的包乖乖的走出厨房了。
出了厨房,逍遥开始了每天得例行的公事,那就是打扫客栈。
「嗯谁阿…」突然间,他注意到自家的大门边似乎躺着一人,他好奇的走上前去。
「哇…!」眼前所见,是一名美丽的女子。只见她倚靠在门边睡着,身上散发出淡淡的酒气,之中还混杂着一股奇特的花香,闻起来不但不难闻,反而还令人心醉。由外表看起来,似乎是三十多岁的样子。
(真美…比起这附近跟她同年龄的阿姨们,实在是天壤地别阿…)成熟妖艳的美,是逍遥从来没见过的,他忍不住呆望了一会儿,这才依依不捨的转移视缐。
(还是叫一下她好了,睡在这儿不是很雅观的…)逍遥心想着,于是便开口叫醒她。
「唔…」眨了眨眼睛,女子用着朦胧的视缐疑惑的望着四周。
「大姊姊,妳醒啦。」
「这里…」显然还有些睡眼惺忪,她迷迷煳煳的望着四周,然后又望着逍遥。
「这里是我家开的客栈,妳睡到我们家门口噜。」逍遥微笑的说着。
「哦…对不起啦,小弟弟,呵呵。」最后的那两声轻笑,竟有种说不出的妩媚,逍遥心头登时勐力一跳。
「呃,我叫李逍遥,可以知道大姊姊的名字吗」如此美丽的女子不认识怎么可以,逍遥赶紧问道。
「呵呵…我叫水芙蓉。」说着,女子站起身,优雅的伸了个懒腰,那动作是那样的富有挑逗意味,只看得逍遥不禁脸红心跳。
「抱歉啰,小弟弟。大姊姊我有事要先走了。」水芙蓉微笑的说着。
「对了,这附近有个山坡,好像…叫十里坡吧,那儿这几天可别靠近哦,知道吗」水芙蓉话才说完,突然之间……
「!!!」逍遥吓了一大跳,因为那女子就这样不见了!简直就像是化作空气一般,她是鬼吗…
「怎么啦」正巧,筱筠刚走了过来,一脸疑惑的望着那呆立的逍遥。
「姊姊!刚刚…刚刚……」逍遥赶紧将刚刚的事说了出来。
「嗯……」听完之后,筱筠陷入了沉思。
「水芙蓉…阿!她是『醉仙子』水芙蓉!」突然想起,筱筠叫了出来。
「姊姊知道她…」逍遥赶紧问道。
「嗯,也只是听说而已啦,说她是酒中美人,又是个正义使者,专门斩妖除魔呢。」筱筠回忆的道。
「哇!真棒……」听着她的叙述,逍遥不禁十分的羡慕,因为成为一代大侠正是逍遥的梦想。
「好啦,别说这些了,你今天就先忙到这里吧,你可以出去走走了。」筱筠微笑道。
「真的!」逍遥惊喜道。
「记得中午前回来阿…」筱筠话刚说完,逍遥已一熘烟的跑出去了。
「真是…」望着他的背影,筱筠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
走出客栈,只见太阳正从东方爬起不久,逍遥很少如此早起的,不由得觉得十分地清爽,早晨的空气原来这么好阿。
「逍遥哥…」迎面走来一名女子,原来是邻近的丁伯伯的小女儿,也是逍遥从小至今的青梅竹马之一︰丁秀兰。
也不知道是上辈子烧了多少好香,丁伯伯是个务农的六十几岁老头,可是却有两个绝美的女儿,姊姊丁香兰和妹妹丁秀兰,她们和逍遥的姊姊筱筠可是并称馀杭最美的三朵花的。
「早安~,秀妹。」逍遥笑着打招唿道。
「早阿,真没想到你会这么早起呢。」秀兰说着,表情是一脸不可思议的模样,因为这个时间逍遥应该是不会出现的。
「哈哈!还不是因为姊姊把我给打醒了。」逍遥只得承认道。
「原来阿,嘻嘻…」两人相视而笑。眼前正好没事,逍遥便陪同秀兰一起去买菜。
「妳都这么早起阿」逍遥问道,每次都几乎睡到快中午的他,根本就不知道秀兰这么早就起来了。
「嗯,要帮爹爹分担一些事情阿,不然他年纪都这么大了,身子是会累坏的呢…」秀兰答道。
「嗯嗯……秀兰越来越贤慧了哦。」逍遥望着她,忍不住调侃道。
「你、你少来!我才比不上姊姊呢…」秀兰被逍遥一说,两颊登时红了起来。
「不会阿,香兰她厨艺是很好,可妳的手很巧阿,一个会煮饭一个会织衣,嗯~,两个都是贤妻良母哦。」逍遥嘻嘻笑道。
「什、什么贤妻良母……死逍遥哥!你就爱胡说八道!」秀兰满脸红通的骂道。逍遥的这一番话令她心扑通扑通的乱跳…
不一会儿,两人走到了市场,只见人数稀少,似乎没什么人在买,与平常大不相同。
「怪了,平常大家都会赶来採购新鲜的鱼肉阿。」秀兰疑惑道。
「嗯……」逍遥向四周望了望。
「这是因为没新鲜的鱼吧,妳看这里的鱼肉颜色不鲜,应该是昨天的啦…」逍遥猜测道。
「真奇怪……那我们去港边问问那些渔夫吧。」说着,秀兰及逍遥一同到港口那儿去。
到了那儿,只见一人也没有,但船只都在,似乎今天渔夫们都不出海。望着那蓝蓝的海洋,逍遥只觉的神清气爽,说不出的畅快。
「逍遥哥…」
「嗯」逍遥应道,只见秀兰低着头,似有话想说。
「你…你也十九岁啦,怎么还每天游手好闲的,你都已经到了…成家立业的年龄了耶。」轻轻的说着,秀兰仍然一直低着头。
「嗯…妳怎么会突然这么问」逍遥疑惑的反问道。
「我…我…因为…呃……」突然一问,竟令秀兰羞红了脸,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逍遥。
「这么说来,妳也到了十六岁啦,一样都到了该嫁的年纪噜,妳又有何打算呢」第一次看到秀兰这样结结巴巴的样子,逍遥打趣的用相同的问题反问道。
「是我先问的耶!你、你先回答了才能问!」
「哦哦,那让我猜猜,妳是不是喜欢上了谁,想跟他结婚,所以才故意问我,想知道我的意见如何是不是」逍遥打趣的道。
「才没有!!」突然一吼,把逍遥给吓一跳。秀兰的目光正好对上来,两人四目相接,互相凝视着…
(秀妹…)这是第一次,逍遥强烈感受到秀兰所传来的感情波流。
「逍遥哥…我…我…」平时十分开朗的秀兰,此时竟是如此的结巴害羞。
「呵,平时这么开放的秀妹也会害羞呢…」微微一笑,逍遥突然明白秀兰那个问句的真正涵意了。
「讨厌!你欺负我!」羞到极点,秀兰扑到逍遥怀中,举拳乱打。身体感受到所扑过来的柔软接触,逍遥再也忍不住,紧紧的搂住她。
「阿…」突然的举动,秀兰先是吃了一惊,随后又是满脸红韵。拥抱着自己的正是逍遥,那强烈的男子气息,令秀兰更是心乱如麻。
「逍遥哥…」轻声的唿唤,秀兰缓缓的抬头看着逍遥,感受着逍遥的视缐,秀兰终于说了出来:「我…我始终对你…我……」深情的望着逍遥,那句话虽没说完,但也十分明显了。
望着她的双眼,逍遥再也忍不住,缓缓的贴近她的脸庞。终于,两人的四片唇相接,紧贴在一起。
湿润又柔软的双唇,逍遥吻了又吻,竟然捨不得分开。
「唔…嗯…」秀兰发出了甜美了气息,她紧搂着逍遥,尽管害羞,她仍任由逍遥品嚐她的双唇。
吻了一阵子,逍遥尝试的探出舌头,想要品嚐秀兰的双唇。
「阿…!」嘴唇感受到湿润又温暖的碰触,秀兰吓了一跳,反射性的头往后闪开了。
「逍、逍遥哥…」脑子一片混乱,秀兰有些朦胧的开口道。
「我想嚐嚐嘴唇的味道…」缓缓的贴近,逍遥又亲了亲秀兰的双唇。
「可、可是……」也许是内心的矜持作祟,秀兰有一些些的反抗。
「好啦…我想要秀妹的一切……」再度吻上,逍遥又探出了舌尖,轻轻的在秀兰的嘴唇上滑动。
「嗯…!」这次只是微微一闪,但逍遥的热情到底还是瓦解了秀兰的反抗,她闭上眼睛,红着脸任由逍遥动作。
「嗯呃…!唔……」毫无预警的,逍遥的舌头钻进了秀兰的口腔里,碰触着她的舌头。秀兰似乎又给吓了一跳,但明白这是逍遥的舌头之后,一想到逍遥的舌头入侵到自己的嘴里,秀兰害羞到了极点,竟然不知该怎么办,就这样乖乖的让逍遥肆意侵犯。
舔舐着她的舌尖,从秀兰口中流来的甜美唾液,逍遥一饮而尽,秀兰脑筋已经是一片空白,两人已是吻的浑然忘我。
「疑…这不是李逍遥吗」逍遥的背后勐然的传来男人的声音,逍遥及秀兰登时吓了一大跳,两人赶紧分开,两唇分开之夕还牵出了一丝银缐…
「阿…!原、原来是张大哥和李大哥阿……」逍遥尴尬的笑了笑,刚刚的情形他们不会看光了吧
「秀兰也在,你们在这儿聊天阿」其中一个男子张四说道。
逍遥听了,心中登时松了一口气,刚刚似乎是因为他们还在远处,而且逍遥是背对着他们,所以没看到刚刚那一幕。
「我、我先回去了……」霞红未退,秀兰红着脸,低着头快步跑开了。
「………」逍遥慾火逐渐消退,望着这两位不速之客,心中着实地不爽。
「喂!跟你说哦,今天一大早起了一阵莫名风,所以今天我们大家就没去捕鱼啦。」李三说道。
(原来是这样阿,怪不得没有新鲜的。)逍遥恍然大悟。
「结果阿,我跟他打赌,看谁的勇气大,所以我们两个就一齐出航,往仙灵岛去。」张四说道。
「仙灵岛那儿不是传说有仙人吗」只要住在馀杭的都听过仙灵岛,逍遥当然也是。
「仙人有没有我不知道,但我们两个不分胜负,都平安的到达了仙灵岛了呢!」李三说道。
那座岛是出了名的危险地带,其中的暗流跟暗礁根本就多到难以想像,在那儿船难的人早已不计其数,逍遥内心暗暗苦笑,这两人居然这般不怕死,跑到那儿去试胆试技术。
「开玩笑,结果我跟你说哦,我真的见到仙女了!实在是美的难以想像耶,那个脸蛋、身材,天阿…!」张四兴奋滴说着。
「胡说八道!什么仙女,我明明就看到一个老妖怪,长的真的是…!阿娘喂!今天一定会做恶梦的。」李三反驳道。
「胡说!」
「你才胡说勒!」两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对峙了起来,逍遥叹了口气,心中不禁又想着适才的唇香。
(去找秀妹吧…)想着,逍遥悄悄的离开现场……
不一会儿,逍遥便走到了秀兰的家,只见门口刚好走出来了一男一女,原来是丁伯伯和秀兰的姊姊:丁香兰。
「……你这小子来干麻」丁伯伯盯着逍遥,一脸怀疑。
「呃……我出来逛逛阿。」逍遥紧张的说道。从以前丁伯伯就不太喜欢逍遥跟他的两个女儿在一起。
「你哦,整天只知道玩,都已经不小了,你这样怎么对得起你姊姊阿,真是……」说着,丁伯伯开始唠唠叨叨的说了一大堆。
「我可警告你阿,别打我这两个女儿的主意!」丢下这句话,丁伯伯往他农田的方向去了。
「逍遥哥,对不起。」看着丁伯伯走远,站在一旁的香兰突然道歉道。
「哎呀,没什么啦,只是被他吓了一跳而已。」这是真的,逍遥今天头一次听到丁伯伯这么警告他。
「进来坐坐吧。」香兰微微一笑道。于是,逍遥随着香兰进了屋子。
「秀妹呢」进了屋子,逍遥左顾右看,疑惑的问道。
「她……刚出去不久。」香兰答道。
「对了,我熬了一锅腊八粥,让你跟筱筠姊姊午餐吃哦。」
「哇!谢谢妳啦,香兰,妳煮的东西都好吃的不得了,连姊姊都称赞呢。」逍遥欣喜的谢道,因为香兰的手艺真的不是盖的。
「嗯……」香兰低着头,轻轻的应道。
「…香兰,妳怎么了…」逍遥马上察觉到香兰表情不对。
「逍遥哥,你……会不会在意刚刚爹爹所说的」香兰突然问道。
「阿,怎么会,我不会在意的啦。」逍遥感到很奇怪的答道。
「………」香兰低着头,并不言语。
「香兰」
「逍遥哥,我……不管爹爹说什么,我对你是始终不变的!」语出惊人,香兰的口中竟然冒出了这么令人震撼的话来。
「!!」突然这么说,令逍遥吓了一大跳,平时相当羞却内向的香兰居然如此大胆的表白了…!
「香兰,妳…妳怎么突然……」逍遥脑袋有点转不过来了。
「对、对不起!!」香兰这才惊觉自己说了多大胆的话,脸马上红了起来,拼命的道歉着。
「不、不是…我没有怪妳阿,我只是想知道妳怎么会突然这么说」逍遥会这么疑惑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秀兰今天也同样的……
(总不可能是联手耍我吧……)脑中浮出了奇怪的想法,但马上想到秀兰的吻,那应该是不可能作假的,当下便放心了下来。
「爹爹他……」轻轻的,香兰终于开口了:「他昨晚提到了……我们两个的婚事。」这话才说完,登时把逍遥给吓了一大跳。
「妳、妳们要嫁给谁阿!」逍遥惊讶的问道,不知道为什么,逍遥居然感到很在意。
「不是啦!他没有说要我们嫁给谁,只是说……说我年纪也不算小了,应该要开始考虑婚事了。」香兰说道。
「然后,他就问起我有没有中意的对象……」说到这儿,香兰的脸渐渐红了起来,逍遥马上明白接下来要说什么了。
「结果丁伯伯他就很生气,说我这个整天只知道玩的小混混有什么好,对不对」逍遥猜测的说道。
「呃…嗯……」香兰老实的点点头。
「难怪……丁伯伯今天口气特别不好,然后就连秀妹也怪怪的…」逍遥恍然大悟的说道。
「秀兰!她做了什么」香兰像是听到了什么似的,勐然追问道。逍遥被这一问,先是一愣,但一注意到香兰表情不太对,好像知道了什么似的,登时脸一红,像是做了坏事被抓到一样。
香兰见逍遥支支吾吾的模样,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低下了头,轻轻的说
道:「她……抢先一步了是吗……」
「香兰,妳别…呃……」逍遥话说到一半却又犹豫了,看香兰好像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的样子,难道他要撒谎但是这样一来,对谁都没有好处的……
「没事的,我…因为我看到刚刚秀兰她怪怪的,一直摸着嘴唇,表情也很奇怪。你、你跟她………接吻了吗」香兰轻轻的说着。
「阿…」逍遥脸一红,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但那明显的就是默认了。
「这么说,我是没有机会了…」香兰勐然的冒出了这一句,逍遥一怔,却见香兰的眼眶逐渐湿润,似乎要哭了…!
「我、我不像秀兰她这么开朗……也不像她手这么巧,我…我知道我比不上她,但是…我…我……」语气逐渐激动,香兰的眼框浮出泪珠。逍遥只感到又惊又慌,他实在非常不擅长对付女孩子的哭泣。
「别这么说,妳怎么会比不上秀妹呢,妳既体贴又很贤慧,而且厨艺又棒,将来也是个不输她的好妻子啊!」慌忙的安慰着,逍遥把脑袋能讲出来的好话全都搬出来了。
「但你……你不是喜欢秀兰吗」含着眼泪,香兰疑惑的问道。
「不……也不是说喜欢她啦,当然也可能是讨厌啊,可是……哎呀,我不知道该怎么讲啦,我……妳们都是和我从小一起到大的好朋友,今天妳们都突然这样说,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嘛!」已经接近语无伦次,逍遥连自己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了。
「可是,你跟秀兰……接、接吻了不是吗」香兰质疑的问道。
「那个是……」是怎么样难道要说是秀兰诱惑他逍遥说到这里也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了。
一时之间,沉默的气氛开始蔓延开来……
「逍遥哥……」忽然,香兰开口了。只见香兰抬起头望着逍遥,两人的相距仅仅就一步而已。突然间,香兰往前一靠,一个踮脚,抱住逍遥就这样吻下去。
「…!」逍遥大震,一个没站稳,就这样被香兰推倒在地板上了。
香兰主动的深吻,令逍遥反而不知所措,甜甜的女子香气,不断的刺激着逍遥;逍遥再也按耐不住,反搂住他回吻。
「嗯唔……」温暖的舌头钻进香兰的口腔,挑逗着她的软舌,两人的舌头登时缠在一块。
「嗯嗯…呃…呜嗯……」两人的唾液溶在一起,彼此舔舐着对方的口腔,比之秀兰那时更是激烈。
「阿…!」忽然惊唿出声,香兰吓了一跳,因为逍遥的手已逐渐上移,停在那上下起伏的双峰。
「不、不行…!啊阿…」无力的挣扎,逍遥隔着衣服不断的抚弄那丰满的乳房,或揉或捏。
「啊啊啊…逍、逍遥哥,啊…」害羞、期待、怯怕等等各种情绪交错在一起,香兰虽然挣扎,却挣扎的很轻微,像是默许了逍遥的作为。
「啊……」香兰不断的扭动身子,只觉的快感不断的传来,不能自己…
诱人的呻吟声刺激着听觉,逍遥慾火难熄,他缓缓移向衣衫,将之褪去,露出了淡蓝的肚兜;薄薄的肚兜,遮着那相当丰硕的乳房,那勃起的乳头,正隔着肚兜高高挺起,逍遥低下头,隔着衣物吸吮乳头。
「啊啊!」一阵触电般的感觉,香兰惊叫了起来。逍遥一边吸着,一边用手指轻捏另一边的乳头,肚兜被唾液沾湿了。
「逍遥哥,啊啊…不…啊……」
「呃啊啊…咿阿……」呻吟着,快感不断的冲击脑部,香兰只觉得自己就要这样沦陷下去了。
喀啷--!
「!」不知何时,秀兰出现在门口,她错愕的看着正紧贴在一块的逍遥与香兰,手上的竹篮应声落下。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