酬鸾凤淫录

天地间祸福甚是无常,只有一个存心听命,不可强求。利之所在,原是害之所伏。即如浙江一省,杭、嘉、宁、绍、台、温都边着海,这海里出的是珊瑚、玛瑙、夜明珠、玳瑁、鲛鲔,这还是不容易得的物件。
是处,又有两件极大利,人常得的,乃是渔盐。每日大小渔船出海,管甚大鲸小鲵,一罟打来货卖。
途又是是石首、鲳鱼、鳓鱼、呼鱼、鳗鲡各样,可以做鲞;乌蛀、海菜、海僧可以做干。其余虾子、虾干、紫菜、石花、燕窝、鱼翅、蛤蜊、龟甲、吐蛛、风馔、澶涂、江鹞、鱼螵,那件不出海中?
恁般供人食用、货贩。至于沿海一带沙上,各定了场分,拨灶户刮沙沥卤、熬卤成盐,卖与商人。这两项,鱼有渔课,盐有盐课,不惟足国,这养活滨海人户与客商,岂不是个大利之蔽?
不期祟祯元年七月二十三日,各处狂风猛雨,省城与各府县山林被风害,坍墙坏屋,拨木场砂,木石牌坊俱是风摆过一两摆,便是山崩也失俐,压死人畜数多。
那近海处更苦。申酉时分,近诲的人望去,每而黑白雨中间,一片红光闪烁,渐之再远而近,也不知风声水声,但听得一派似雷轰虎水般近来。只见:
急激连天起,惊涛卷地来。白茫茫雪升献平多,乱滚滚银山下压。一泊西泊三四泊,那怕你铁壁铜垣;五尺六尺七八尺,早已是越墙过尾。叫的叫,嚷的嚷,无非觅子寻妻;余的余,流的流,辨甚富寒贫户。纤枝蔽水,是千年老树带根流;片叶随波,是万丈横塘随水滚,满耳是突声悲惨,满眼是不势汪洋。
有一句诗作证:
万丈陆地皆成海,千户荒村那得人。
横尸津远浦,新鬼泣膏磷。
莫说临着海,便是通海的江河浦港,也都平长丈余,竟自穿房入户,飘凳流箱,那是遮拦得住。走出去水淹死,在家中屋压死,那处逃躲得过?
还有遇着夜间来水时,睡梦之中,都随着水赤身露体氽去。凡是一个野港荒湾,少也有个百个尸首,弄得通海处水皆腥赤。
受害的凡杭、嘉、严、宁、绍、温、台七府,飘流去房屋数百万间,人民数千万口,是一个东南大害。海又做了害薮了。
但是其间贫的富,富的贫,翻覆了多少人家;争钱的,夺货的,也惹出多少纠纷,内中都有个主意谋财的,却至于失财失妻;主意救人的,却至于得人得财,这也是屡堪把人劝戒。
如今要说的,便是这样一个故事。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二回 狗安国夺财杀妇人
诗曰:
作客共天涯,相逢醉小斋。
趋炎图所丑,盛德良所怀。
话说海宁县东北乡有个姓朱的,叫做朱安国,家事富有,年纪二十二 岁,仗着家资,做人极是暴戾奸狡,横行乡里,无恶不作。
两年前,朱安国曾定一个本处袁花镇郑寡妇妇女儿,费这等两个尺头、十六两银子,择在本年十月做亲。
又说他族分中,却也有数十房分,有一个族叔,叫做朱玉,比他年纪小两岁,家事虽贫,喜得做人忠厚。朱安国倚着他年小家贫,时时欺侮他。
到了七月二十三日,海水先自上边一路滚将下来,东门海塘打款,塔顶吹堕于地,四回浪涌灌流。水乡低的房屋、人民、牛羊、鸡犬、桑麻、田稻、什物、氽个罄尽。高的水也到楼板上。
好个朱安国,乖滑得紧,忙寻了一只船,将家私尽搬在船中,傍着一株绝大树缆了,叫家中小厮阿狗稍了船,他自蓑衣笠帽,立在船上捞氽来东西。
阿狗亦是精明人,生得尖嘴猴腮,与他主子一般性情。朱安国左捞右揽,先是掳得一头淹死的幼羊,那边阿狗接了,嘻嘻—笑,道:「赶这潮退了,去喝一盅儿,」朱安国道:「死羊不消吃,去店家换钱罢。」早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自远而。阿狗眼尖,道:「大爷,靠过去。」近了,却是一口漆得油皮黑亮的棺材。朱安国见了,骂道:「狗奴才,找死么?」阿狗道;「不消骂,保不准内中藏有银子哩。」便欲捞。朱安国一篙撑开,又撇了阿狗一篙子,道:「去!不吉利。」此时天色已晚,只见水面上氽过两个箱子,都用绳索联着,上面骑着二个十七八岁的女子,一个老妇人也把身子扑在箱上氽来。
三个见了朱安国,远远叫道:「救人!救人!救得情愿将东西谢你。」安国想到:「这三个人拼命顾这箱子,必定有物。」四顾无人,他便起个恶念,将船拨开去,遂着他手起一篙,将妇人一搠。妇人一滑,忙扯得一个索头,大叫道:「大哥留情,莫害我!」安国哪里听他,道:「顾不得。」又是一篙,妇人滚落水下,还连呼饶命。
早有一个大浪打来,没以踪影。
这边两个女子见了,一迭声哭起来。安国只见箱子半浮半沉,忙把箱儿带住。
内中一女子,直呼:「娘,你走了,女儿何须偷生!』一纵身下去,一连两个翻身,早已不知去向。
余得那一女子,仍死命抱定箱儿,道:「大哥。没奈何只留我性命,我是丫头,将这箱儿与你,便做你丫头,我情愿。」安国近前看了,果然好个女子,又想道:「斩草不除根,萌芽依旧发。我若留了他,不惟与我讨箱子,还要向我讨人命,也须狠心这一次。」想罢,安国遂道:「我已定亲,用你不着了。」一篙把箱子一掀,欲发力,阿狗窜出阻道:「老爷,他是丫头,不妨,留他一命罢。」安国止住,继尔问道:「你果真余财得命么?」那女子道:「非但得命,余了财,这个原本都是你的。」阿狗听了,附首道:「爷,允了他。」安国便道:「恁般,你上岸来。」便合力扯他上来,似一只落水的鸡,早已冻得紫红。
二人又慢慢把箱儿带住了,苦是箱子已装满了一箱水,只得用尽平生气力,扯到船上,沥去些水,叫阿狗拱起,扛入船。正是:
泊天波浪势汤汤,母子萍飘实可伤。
惊是鱼龙满江水,谁知人类有豺狡。
三人撑篙回屋。是时水稍退,安国见得恁般一个女子,喜然,不及启箱点财,与那女子话道:「你何许人?又姓甚名谁?」欲知那人作何回答?且看下回分解。
第三回 双获利反生淫念心
诗曰:
恃才傲物,黩货病民。
一勘莅事,四知盟心。
且说安国、阿狗乘洪乱之机,巧遇三人护一箱儿氽水哀救。安国见财眼开,得篙将妇人提掼入洪流,一女见状,投江而溺。正余一女,一道劫得。
恁般,二人登起淫心。安国与女子问话,女子答道:「奴乃潮州人氏,自幼卖与袁家服侍小姐,日子太平,不想昨日天降暴雨,毁了堤坝,淹了家园。流离至此,多亏二位大哥相救。言讫,上前就要拜,被安国扶住,又问道:「如何称唤?」那女子道:「奴祖姓齐,唤着齐庄儿。」安国又道:「我杀了你家主子,你忌恨么?」庄儿道:「不消恨。」这边阿狗见庄儿瑟瑟发抖,便去寻了几件干净衣裳,与他换。庄儿不肯。再三催促,方去内屋更衣。
原来朱家物丰财富,又是独子,更显富足。庄儿眼见屋内绫罗绸缎,样样新奇,心中怦然。这边安国、阿狗二人见庄儿屋中更衣,倚门窥得,但见:
罗衣羞解,身芳柳絮,白如绵团,酥胸乍露,腥红两点,撩人心怀。
阿狗道:「我家爷,一个活脱脱的天仙美人儿,如今倒是你的了。」安国喜道:「妙!妙,我今夜便圆他一个双对儿。」一对说,一边竟启门而入。
庄儿不意有人闯入,忙探手遮那小牝户,安国「嘻嘻」一笑,上前抱住,道:
「美人儿,你如今是落难的,便依了我,与你享不尽的人间富贵。」庄和早羞得满面桃红,口中「咿咿」,道:「全凭公子安顿。」言讫,早被安国亲了数口。身下又被一只粗大手儿狠力弯搂,忙道:「亲亲公子,你莫性急。
如今一应属你,待奴慢慢与你畅快。」安国见他骚发,已知遇着了一个惯家,心头火热,道:「亲妹妹,不消你说,哥哥自来罢。」便把庄儿推于绣榻之上,掰开玉股,窥那妙处,但见腥红一道细缝,幽深莫测,挖进一指,忽的一投热流溢出。
庄儿又探手轻覆阴面,道:「哥哥,你莫久瞧,妹妹那件东西,是不曾被男子看过的。」安国道:「我如今非但使眼窥之,亦欲耍弄一回哩。」遂把那只纤纤玉手扯去,露身上去。又急褪自家中衣,因久不近女色,一时竟手忙脚乱矣。幸得庄儿着力帮衬,方一应褪尽,那件长长大大的尘柄竖将起来。
庄儿急掳尘柄在手,笑道:「果是一件绝好的物件!」安国道:「亲妹妹,你先时所见男子之物,亦有本公子恁般喜欢的么?」庄儿道:「亲哥哥,你如何言中带刺?奴乃未破身的雏瓜儿,经不得你一翻胡言乱语。」说话时,手却把那腰间活儿狠狠掳扬,似久逢甘雨之旱苗一般焦渴。
安国道:「你若是个雏苞儿,便封你二房;反之,权作一房丫头。是耶不是,即刻明矣。」便把那件大东西往阴面上直顶,庄儿连声叫道;「痛!痛。」安国见状,暗想:「许是不曾破过的。」愈加发力顶去。掳了十余回合,意不进半寸。只是弄出了股股淫水儿,忙拾巾揩之,持枪再战。此番庄儿把秀臀高高掀起,道:「亲哥哥,你若要干,便把奴—对金莲扶了罢。」安国依言,把玉股扛在肩上,以龟凑牝,点点拨拨。庄儿忙道:「内中有些痒!」安国闻言,便知他有些好意思了,遂发力一顶,只闻的「唧」的一声响,尘柄—贯而入。庄儿登觉小肚中添了一截硬物,十分美快,叫道:「亲哥哥,肏得奴爽快,你与何人学得的恁般手段?」安国笑道:「汝之亲娘所授!」庄儿骂道:「死囚!不许胡言。」便—头头耸动开来。安国觉那牝户宽绰,知他绝非处子身儿,亦不顾得,便—下下抽射开来。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四回 憨朱玉喜救薄命女
诗曰:
谷暗不容日,山高常接云。
石横纤马足,流瀑湿人巾。
且说朱公子与庄儿正干得紧,忽的闻听惊涛骇浪之声。二人止住,不及穿衣,启窗四顾。不想窗扇开启这时,闻得」哎哟」一声,原来阿狗正倚窗窥探二人行事,及至二人近前,竟不察觉。
当即,安国厉声道:「奴才,你只顾窥我二人作甚?且回头瞧瞧。」阿狗回头顾盼,只见依稀月光之下,洪波翻涌,其势汹汹,无可言状!
四人当即瞠目结舌,不知所处,少顷,朱公子方回神,返身着了衣裳,庄儿亦套了罗裙,三人奔赴屋前小舟而去。
暂按下三人不表。且道先时安国为抢钱财使篙把那妇人掼入洪流之中。妇人年高体弱,那经得赁般洪浪拍击?连呛了几口昏沙水,毙命不知去向。
又道那妇的女儿,姓郑,乳名怜儿,见恩母落水,自知遇了恶人,性命难得,索性投水自尽,欲随母往阴曹而去。
只是伶儿命不该绝,下水被一浪抛出一丈开外,正撞着一张梳桌,反倒清醒一些,亦或突生为母报仇之愿,竟却了轻生之念,把个梳桌的一只脚儿,牢牢抱定,又把身儿扑上,亦免了河流之呛苦。
如此这般,漾来漾去,漾在一门首撞住。这家主人是谁?却是前文所叙朱玉家里。朱玉先见水来,就赤了脚。赤得脚时,水到腿边了,急跳上桌,水随到桌边。
骇浪之下,要走走不出门,只得往楼上躲。听得这壁泥坍,那厢瓦落,房子也咯略响,朱玉好不心焦。
少时,又听得甚么撞厦子响,道:「悔气。」如今屋子也难支撑,在这里不禁得甚么直磕哩,黑影子内开窗着,是一张桌子,扑着个人在上面。
此人乃非别人,正是郑怜儿。当下,见有人开窗,急呼「救人」!朱玉道:
「我这屋子也象在水里一般了,再摆两摆,少不得也似你要落水,怎救得你?罢,且你我时运捱得过,大家也都逃了性命出,逃不出再处。」遂两只手狠命在窗子里扯了这女子起来,沥了一楼水。那张梳桌撞住不走,也捞了起来。
这夜是性命不知如何的时节,一浸得不要,蹲在壁边吐水,一个靠着窗口,看水心焦,只见捱到天明,雨也渐止,水也渐退,朱玉就在楼上煨了些粥请他吃。
郑怜儿经一夜泡冻,又冷又饿,便不顾—切的吃开来。毕了,朱玉问他住居。
怜儿道:「姓郑,在袁花镇住,爷早殁,止得一个娘儿,并一个丫头庄儿,被强人掳去;娘亦被强人打入洪流之中,而今止余弱女苟生于世,于祖上深愧矣。」言讫,泪如雨下。朱玉无以相劝,只道:「你如今细把遭遇道来。」郑怜儿啜了半晌;方止住道:「昨日水来,我娘儿两并一丫头,收拾得几匹织下的布、银子、铜钱、丝绵,二十来件绸绢衣服、首饰,又一家定我的十六两财礼、两匹花绸,装了两个小黑箱,缚做—块,我母子扶着随水氽来。到前边那大树下。船里一个强盗把我母亲推下水去。又欲把我推入水中,我索性投了水,箱子都枪去。」朱玉道:「依你所言,那棵大树把距离此不远住且把那强盗的模样道来。」郑怜儿略作思忖,方道:「是这样一个麻脸,有二十多岁后生。如今我还要认着他,问他要。只是我亏你救了性命,我家里房屋已氽光,母亲已死,我没人倚靠,没甚报你,好歹做丫头服侍你罢。」朱玉忙道:「不可,不可!我虽不曾定亲,亦不能乘乱时图得此番情意,遭邻人笑白。」郑怜儿道:「不妨,我虽定许这人的,但这日月,谁知谁的光景?料不得夫家早无定所,人迹渺然,又何须顾忌?」朱玉只不答允。道:「那人抢你箱子,害你娘的性命,待这水去后,还得报官,讨你公道哩。」欲知后来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五回 奸娘舅邀侄怀鬼胎
诗曰:
堪笑浮生似寄数,漫将凄冷恼心头。
相携且看愚溪晓,傲杀当年柳柳州。
且道郑怜儿大难不死,被朱玉捞救于破屋之中。怜儿感恩报恩,又皆家破人亡,愿做丫头,以侍朱玉。
朱玉不肯,只道他早已许人,岂能一女许二家?恐况兼乱时,更非君子所为,再三相拒道:「再捱两日,等你娘家、夫家来寻去罢。」郑怜儿见恩人再三不应,亦不得强他。只可怜没以去处,勉强留下歇了儿日,朱玉在家中做饭与他吃,帮他晒晾衣服。因他有夫的,绝没一毫苟且之心。
次日水退。街上人簇簇的道:「某人得采,捞得两个箱子,某人收得多少家伙,某人氽去多少什物,某人几乎压死,某人幸不淹死。
朱玉的紧邻张千头道:「我们隔家朱小官也造化,收得一个开口货。」众人道:「这合不来,反倒要养他。」围里一个李教管道:「不坊。有人来寻,毕竟也还有些饭钱,出些谢礼。没有来,卖他娘,料不折本。」张千头道:「生得好个儿,朱小官正好应急。」适值朱玉出来,众人道:
「朱小官,你鼻头塌了,这是天赐来的姻缘。」朱玉道:「甚么活!这女人并不曾脱衣裳困觉,我也并不敢惹他。」只听李都管道:「朱小官,这又不是你去捞带,又不是他逃来,这是天灾偶凑,待我们去寻他爷和娘和来说—说明,表一表正。」朱玉道:「他袁花郑家只得娘儿两个并一个丫,前日扶着两个箱子氽来,人要抢他箱子,把娘推落水淹死,又掳去了丫头,只剩得他了。他又道先前已曾许把一个朱家,如何行得这等事。」李都管道:「甚么朱家?这潮水不知氽到那里去了。我看后日是个好日,接些户族亲眷拢来,做子亲罢。不要狗咬骨头干咽唾。」正说,只见朱玉娘舅陈小桥在城晨出来望他,听得说直道:「外甥,你一向不曾寻得亲事,这便是天赐姻缘,送来佳配。我做主,我做主!」朱玉见众人予头所向,一口难矣,转身溜了开去,不再与他等咂嘴,省得一场哄然。陈小桥见侄转去,暗想:「都道那女子长得好一副颜色,我且去张望一眼。」原来朱玉的这一忍娘舅,甚贪女色。当下,朱玉前脚拢屋,他后脚便至。连打了一阵哈呵,道:「侄,做舅的赶来看新人,择日为你遂了心愿。」朱玉一头沏茶水,一头道:「侄无甚心愿。」郑怜儿在屋内听得二人谈话,知来人乃朱玉娘舅,忙理鬓相迎,见了礼。
陈小桥抬首一看,果是一个绝色女子,生得姿容艳丽,意态妖娆,非常标致。
怎见得?但见:
蛾眉带秀,凤眼含情。
腰如弱柳迎风,面似娇花拂水。
体态轻盈,汉有飞蒸同称;性格风流,吴国西施并美。
蕊宫仙子谪人间,月殿嫦娥临下界。
不题怜儿貌美,且说陈小桥见色眼开,半晌不得开口。直至怜儿轻移莲步而去,那人方才转神来。道:「做舅的今儿就去托媒人商议,与侄儿完姻可好?」朱玉道:「恐他族里来的人领,岂不空喜一场?」小桥道:「届时生米已成熟饭,他又奈何得了?」朱玉只道:「不妥!不妥。事关终生,须从长计议。」陈小桥满指望二人做了亲,他亦日日把那美人盼顾,不想侄儿血气未定,不敢妄为。遂思量:「不若我使一软策儿,先把那女子弄到手心,先尝他一个鲜。
再言之,他家破人亡,沦落至此,于侄儿有情,着实没有半分不情愿的罢。中!
中!」凭般思量一番,得意忘形,与朱玉告辞,遂心欢喜的去了。
次日晚些时候,陈小桥假称有要事相商,使小儿唤侄至。朱玉只道娘舅重提做亲之事,只不去。小儿回报,他爷听了,大怒道:「娘舅有事唤他,竟敢不来!」气得吹胡瞪眼。
欲知后来事,且看下回分解。
第六回 假冒恩人巧遂欢情
诗曰:
临岐一诺重千金,肯眷红颜觅寸心?
且道朱玉之娘舅欲霸占郑怜儿,假措要事,使小儿唤朱玉前往。朱玉不肯,小儿回报,陈小桥当即大怒,小儿一旁惊呆,不知所措,忙复去唤。
朱玉见躲不过,来见娘舅。陈小桥满脸堆笑,道:「你来,便是正理;你若拒,便是不尊。」朱玉连声道:「是。」又问:「娘舅何事见教?」陈小桥道:「侄儿莫急。
若非上好的事儿,老身又何须焦急唤你。且慢,咱爷俩先饮一盅儿,再作计议。」随即吩咐小和烫酒。约莫—刻光景,半年烧酒盛出,外加一盘烧牛肉。朱玉道:「舅,你家多年不曾养牛,那路来的牛肉?」陈小桥桥笑道:「水路来的。」朱玉道:「侄儿知晓了,这是前日水中打捞的。」陈小桥道:「正是。只是一头死牛,那有你家那个开口货好!」朱玉道:「舅莫取笑。」便端杯痛饮,二人互敬互劝,三杯下肚,早已面逞绯红,语无伦次。
陈小桥心怀鬼胎,借着酒兴,又连连劝。朱玉早已醺然,不知是计,一杯连一杯,直饮得天昏地暗,早已酩酊大醉。颓然而卧。
陈小桥见小计逞了,悄然离席,径往朱家而去。至屋首,轻叩窗门,内里答道:「甚人?」小桥恐被他识破,只不作声,内里又道:「恁才归么?走错了歇处,在那处哩。」小桥只不离去,依样把窗门叩。郑怜儿不明究里,只当朱玉一改旧往,欲与他成其姻事,心头陡在欢喜。遂捱下床,捻亮油灯。又对镜梳妆。
这边陈小桥待不及,连连把门撞。郑怜儿梳理未毕,忙上前把门开。刚启一道缝,小桥陡见屋内亮灯,心头叫苦,正欲转身溜之大吉,却又被怜儿一只纤纤玉手相勾。是时,正巧一股清香夜风刮至,吹灭油灯。真是天凑其缘,陈小桥心中大喜,把个郑怜儿高高抱起,朝绣榻捱去。
郑怜和被男子相拥,又惊又怕,只道:「大哥,你是奴的恩人,今夜以身相许,只盼大哥不嫌奴的贫贱,待完姻之后,同去寻老母尸首,再打寻仇敌,以谢女儿不孝之罪。」陈小桥不敢作声,鼻头应着。郑怜儿见他支吾,道:「你且道来,应还是不应?「陈小桥勉强说声「应」!手儿已把罗裙解开,似剥春笋—般。
怜儿忙把手儿探出,覆了小小阴面。小桥连忙拨开纤手,摩玩牝户。但觉面上寸毫稀稀,长不过一寸。喜然!挖进一指,郑怜儿「呀呀」叫道:「亲哥哥,你莫使手儿弄,把你那物件掏将出来罢!」陈小桥也不言语,自解裤带,直褪了个精光。怜儿不敢近力,亏得小桥扯过纤手,摩在尘柄之上。
陈小桥道:「亲妹妹,稍待与你快恬。」自知失口,却亦挽回不得。正知吃惊,郑怜儿道:「亲哥哥,你倒不似先时声色!」陈小桥将错就错,硬着头道:「娘舅死命把烈酒与侄儿劝,敌不过,我饮了数杯,因故如此。」言讫,便趴半上去,把玉股启开。寻那亲亲仙人洞。怜儿知他情发,亦不拒得,只道:「亲哥哥,妹妹不曾做过的,还须你怜人痛痒,切莫蛮力的弄。」陈小桥已把尘柄抵近阴门,亦觉出那处湿湿的,言道:「亲妹妹,不想你小小嫩穴,却亦似惯常妇人胯间之物,一俟尘柄临驾,便自行开启,真绝好一件活宝也。」郑怜儿道:「承蒙哥哥一番奉承,小女实乃处女,却有女之所求,何以避得?
只是时下酸痒有加,望哥哥更加亲抚爱惜之!」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七回 假朱玉奸淫俏佳人
诗曰:
一叶新红托便航,雨云为寄楚襄王。
知君固是柳小惠,白璧应先入赵邦。
且道陈小桥贪恋郑怜儿之美色,暗使计谋使酒将朱玉灌得烂醉,尔后假扮之,径闯怜儿厢房。
是时天黑地黑,郑制儿如何辨得?虽盅亮油灯,却又被夜风刮灭。如此这般,正中陈小桥下怀,二人相拥绣榻,互褪罗衫,只是怜儿初识男子腰间之物,未免淫心泼然,当下阴中淫水汩汩矣。
陈小桥见怜儿浪水儿流得紧,打趣一回。怜儿手握硕大尘柄,又惊又怕,无奈阴中作痒,亦顾不得羞,把龟将军直往阴门拽去,口中道:「亲哥哥,你就可怜妹妹一回,与妹妹一尽欢畅罢。」假朱玉道:「只怕妹妹不好消受。」言讫,便把尘柄往那阴门上一顶。郑怜儿「哎哟」一声,道:「疼!」假朱玉便把龟轻轻研磨,又弄出好些浪水儿。约莫一刻光景,怜儿实受不得,又道:「亲哥哥,内里似飞蛾扑翔,你且仗着看着,果真么?」假朱玉道:「不消看,不消看。我把尘柄探入,万痒俱释矣。」又是轻轻一顶,只因那淫水恁多,尘柄滑出,只不得进半寸矣。
郑怜儿索性把玉股高高挑起,牝户逞露,假朱玉一时兴发,丢开纤纤细手,埋首把牝户一阵乱吞吐。
怜儿那里经过这般风雨?连呼痛杀,原来假朱玉舌尖恁硬,拱进拱出,直挠花心,怜儿又是不曾经历风雨的人,自然抵挡不过。只是假朱玉舔得兴起,那里怜香惜玉?又把玉股狠掰。
怜儿恐呼声惊动邻里,忙把一被角紧塞香口。时时陈小桥尘柄陡然胀大,长及一尺,直竖起来,便覆上去,把一对腥红小乳含吮一回。方道:「亲妹妹,你如今实受不得的人,哥哥即刻与你解一个痒。」怜儿闻听,方将被角吐出,道:「亲哥哥,如今把身儿与了你,还望日后看重。」陈小桥道:「这个自然。」及至郑怜儿把尘柄捻在手心,陡在一惊,战栗道:「恁般巨物,莫不把奴身撑得四分五裂么?」假朱玉道:「女子阴张驰自如,断不妨。」便把那物挪近,凑在阴门上,道:
「妹妹,哥哥这便发力弄。」郑怜儿一时情急,接口道:「发些力儿。」假朱玉应声一顶,郑怜儿怪叫一声,四肢俱瘫,假朱王大惊失色!原来用力过猛,尘柄已贯入大半矣。
当即,假朱玉拱身狠抽尘柄。怎奈那物一经贯入,又兼怜几阴户紧缩,竟一时抽他不出!
假朱玉急熬,忙以口布气,又把太阳穴相乱揉捏半晌,怜儿方才缓过气来。
假朱玉道:「亲妹妹,适才恁的?」郑怜儿娇声道:「还消问么?只怨你那件东西恁猛,痛杀了!」假朱玉打趣道:「幸得不曾把你小小性命入丢!」郑怜儿道:「小女子命薄!前番洪流苛生,已属奇事,如今倒为风流快活而死,只怕要入十九层地狱。」假朱玉道:「亲妹妹,你莫叹。此刻阴中滋味何如?」郑怜儿道:「似火炭烘烤,热痒有加。」假朱玉道:「有些意思,定然宽绰有加。我如今倒想钻将进去,又怕你生我不出。」怜儿道:「哥哥莫乱说,你这一说,我那小嫩穴,倒又痒得慌哩。」假朱玉道:「罢!罢!你这些话儿,莫非是要我重操金枪,与你战上几百回合。这有何难?即刻挺枪便是。」言讫,翻身而下,将个娇小美人儿举在手心,缓缓覆半下来,两处活儿正顶个正着。怜儿喜然,道:「亲哥哥,进了一寸。」此番假朱玉不敢妄为,一点一点顶及至一半,怜儿把个秀臀急缩,道:「疼,疼。」假朱玉只得歇兵,静候其变。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八回 苦命女彻夜蒙羞辱
诗曰:
水连天去白,山夹岸来青。
苇浦喧风叶,渔舱聚晚星。
且说假朱玉把郑怜儿一番撩拨,怜儿心花怒放,情不能禁,穴中作痒。假朱玉立时把他拥过,以柄投牝。
怎奈怜儿初经云雨,牝户恁窄,尘柄贯入,不及一半,怜儿便「呀」叫痛,又反秀臀缩。此时假朱玉心火上窜,如何止得住?便一连连顶刺。
少顷,尘柄尽根没入。怜儿亦初尝滋味,口中道:「亲哥哥,你肏得妹妹穴中好受,快发些力儿。」假朱玉见他骚发,不消拒得,遂自首至根,连连抽射。约有五百余度。俯首问道:「亲妹妹,内里何如?」怜儿道:「不消问,似一根棍子捅进捅出,美快死了。」假朱玉又耸腰大弄一气,肏得怜儿云鬓篷松。口中哼哼,腰若柳曳,金莲半举。但凡妇人经男子大肏之时,其淫邪之状,无所不有。
假朱玉稍歇,问道:「亲妹妹,我这活儿也算长长大大的,只不知顶着妹妹花心否?」怜儿道:「花心乃暗藏心苞这中,女孩子儿家如何有?」假朱玉道:「妹有所不知,女孩儿胯间之物,可比花房,内里含有一软骨嫩肉,欲称女子花心。此物非同寻常,但凡女子美快之至,花心必将绽,正所谓极乐也!」郑怜儿听罢,忙止住,道:「亲哥哥,你非女孩子儿家,如何把这羞人之物,一应惧知?」假朱玉把怜儿覆在身下,把尘柄导入,方道:「哥哥属非女儿之身,却通房中之术,如何不知?如何不晓?」怜儿道:「我却不信,你小小年经,如何倒通房中之术?」假朱玉道:「我自小便看春宫之册。大到宫廷艳史,小到朝野偷人儿女之事,尽揽眼帘。今日与你畅宵于此,实乃天缘凑巧,乐不可收矣。」郑怜儿被这一番话儿,惹得阴中酥痒。那件大东西,正紧紧抵着娇小花心、陡然间一阵酥麻热痒,连把秀臀摆动,尘柄几度滑落,忙以手捻之,复塞入内,又「咿咿呀呀」的欢叫,只不歇口。
假朱玉有意与怜儿下功夫,便把—双金莲扛于肩上,大肏开来。尘柄急急穿梭于牝户之间。怜儿正当美,吞锁自如。
少时,二人已冲撞了千余度。假朱玉自觉尘柄陡然胀大,知精儿将至,更是不得歇息抽插得紧。约莫又是五百余度,肏得怜儿好个消受得了,连叫也叫不出来。
假朱玉道:「亲妹妹,我欲丢矣。」摇摇身子,三两下就泄了。怜儿也不答话,挺身承纳。花心汪流烫精儿炽烧,一抖一抖亦将阴精丢个干净。
二人俱皆畅意。郑怜儿欲把灯儿捻亮,假朱玉立时阻道:「不可。」亲妹妹,你我这番云雨,如何以得光亮儿照,要损人的。」硬是把纤手拖回。
怜儿不知就里,只好作罢。只可怜他心想把男子腰间之物饱览一回,不得遂愿,道:「亲哥哥,你赶明儿要让我瞧个仔细。」假朱玉慌里慌张道:「是是!赶明儿你我把衣什褪尽,我看我,我看你,那方好哩。」是时月华灿烂,透窗棂入屋。假朱玉恐郑怜儿识破真身,便寻了衣服收拾整齐,就要辞行,郑怜儿再三挽留,假朱玉只要去。怜儿无奈,相约次日以叙旧情,补夜来不足,方辞别。这边假朱玉满心欢喜;摸回自家屋首。只见朱玉仍斜卧大椅之中,酣睡有如烂泥—般,心头一阵窃喜,自上房歇下了。
闭话休表,且次日晨时,朱玉酒醒,腹中气上涌,熬不住,一阵狂吐。早饭罢时,方才缓过气来,心中直骂娘舅歹毒。不好发作,愤愤的去了。
这边郑怜儿一夜欢快,又做了一场美梦,醒来直睡到日上三竿,方才下榻,对镜梳妆,恰逢朱玉归来,看了一眼,道:「亲哥哥,妹妹假着你与我相看一回哩。」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九回 陷圈套白日枉口舌
诗曰:
佳气郁菁葱,山回亥向龙。
中眠开胜域,折臂有三公。
且说陈小桥假扮朱玉,与郑怜儿寻一回欢。怜儿只顾贪乐,未曾识破?及至朱玉自娘舅家归来,又拿话和与他逗趣,是时,朱玉见郑怜儿正云鬓蓬乱,满颊晕红,心中疑惑,问道:「大白天里,如何日上三竿才下榻?」郑怜儿笑道:「妹妹心头有话儿,却不便与哥哥相告。」朱玉不明就里,当下又问:「你至此多日,怎不见你家人寻访而来?」郑怜儿闻听此言,悲从中来,凄然道:「奴妹先时早与哥哥告知,奴亲娘被强人撇入江中溺死,家中一丫头被强人掳去矣。奴早无家可归,何足谈焉?」朱玉只怕时长了,又是孤男寡女,邻人定要见笑他乘人之危,逼他为妻,便道:「亦不存一家亲戚么?」郑怜儿闻听,便知朱玉有驱遣之意,当即大放悲声,哀告道:「奴下歇于此,与哥哥有情,只盼早日完婚,尔后报官寻凶,为亲娘雪恨;却不想与哥哥有了—夜之欢,反落下驱遣之名,遭世人耻笑,此生不得长矣!恨只恨初时未与亲娘同去,也算死得干净;如今不消苟且于世,便亦洪流之中矣。」言之后,郑怜儿快步如飞,往江边而去。朱玉闻方在为惊诧,拔腿便追。直追出三丈开外,方将那女子拽住,道:「你若真心欲与我过日子,我亦不阻;只是适才话中尚有不明之处,还望还我正理!」郑怜儿道:「有甚不明之处?」朱玉道:「你适才言道『一夜之欢』,为兄甚是不解?自你歇此处,为兄决无沾惹之念,还须还我清白!」郑怜儿闻言大惊,道:「莫非昨夜与我为枕席之欢者是鬼么?」朱玉亦莫名其妙。道:「为兄昨夜于娘舅家一夜未归,何来枕席之欢?定是你念母心切,一时做下了恶梦,恍若真情矣!」郑怜儿此时已顾不得羞,道:「亲哥哥,你莫胡言。奴妹昨夜与你乐了两个更次,今日你真不记得了么?」朱玉闻听,自语道:「怪!怪,我昨夜分明醉酒,于大椅中不曾挪动半步,何来风流之举?况我与他皆未成姻事,那桩事断然是不敢如的!奇哉!奇哉!」郑怜儿与朱玉近在咫尺,他那自语之声一应听在耳中,亦觉得大此事非同寻常。若说是一场夜游之事,先时从不曾有过;若说—切俱真,他今日如何又反口不认?」当下,二人你瞪我,我瞪你,竟道不出半句话来。
少顷,朱玉道:「你若是良家女子,又无害人之心,今日无家可归,我便留你做义妹,亦无怨言;只是昨夜之事,你需从实道来,为兄的心头也便水落石现。」郑怜道:「奴妹知你昨夜酒醉,一时鲁莽行事;然奴妹心头情愿,又不告奸,哥哥何故一再遮掩?」朱玉沉呤半晌,道:「这话越发离奇了。」郑怜儿道:「奴妹如今已是朱家的人,死亦当是朱家的鬼,哥哥何须拒我?」朱玉道:「这般看来,你是有意害我了。想我一生清白,却被一外来女子害得声名狼籍,真可恨也!」郑怜儿闻听,悲恸失声。道:「亲哥哥,你如何不把夜间的恩情与我,却还要恶言攻之!你便不允这门姻事,奴便另投他门,也不受你这污辱之言矣!」二人争斗一气,仍似云雾之中一般,也不了然。朱玉见事已至此,思相脱身而去,撇他不予理睬,正待起步,又闻郑怜儿大声道:「亲哥哥,你今日如何倒不存半根须毛?」朱玉不知其问何故?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十回 失身女堂前订姻事
诗曰:
羞向豪门曳绮罗,一番愁绝蹙双蛾。
恨随流水流难尽,拼把朱颜逐绿波。
且说朱玉与郑怜儿争辨不下,正欲撇他而去,不想郑怜儿忽问他为何今日不存须毛半根?
朱玉一头雾水,答道:「本公子虽至近二十,却不曾长得半根须毛。」郑怜儿一听,泪如雨下。朱玉见事有蹊跷,忙问其故。郑怜儿哭道:「奴妹昨夜定是被外人所奸矣!」朱玉道:「这般道来,果真有此事矣。你且道来,须毛之事何讲?」郑怜儿哀嚎不已,一时无口答之。
朱玉继而追问,郑怜儿方止住哭泣,道:「昨夜奴熟睡之后,有一男子闯入,其声与你无异,高五尺,与你亦相仿;奴一时差错,与他行下了罪过。然昨夜那好人口边须毛浓浓。今见你并无半根须毛,方知夜间有人偷梁换柱,占我为奸矣。」朱玉闻听,半晌无语。饿尔,郑怜儿又道:「奴既已被奸人强占,今日不得颜面见救命恩人,亦不得颜面于世,指望一死之矣。」就要举身赴江,朱玉忙挡住,道:「事已至此,便轻生了,岂不把奸人纵容?况你有深仇大恨,若今日轻生,便有愧先人矣!」郑怜儿一意要死,朱玉好言相劝,又道:「妹妹,你若死了,邻人反怨我通奸不成,把你谋害;若果告官,本兄剩后难免—问罪。你便细细思量,死耶?生耶?」是时,吵嚷之声惊来了邻人。内中李都管道:「朱小官,吵甚?」朱玉道:「妹妹念亲人远逝,一时思想不开,定要追随,我劝他,他不从,因此而吵。」又对郑怜儿低语道:「切莫露真情,看我行事罢。」那边陈小桥打着呵欠,也走来。郑怜儿看那人,似曾眼熟,正要指向,朱玉忙住,谓众人道:「承蒙各位邻人看顾,我已与此女定了姻事,也算一遂乡邻之愿。届时再临门上诚邀各位。」遂拉了郑怜儿纤纤玉手;当众邻道别,那连有人喊道:「属订姻事,却还不曾拜天谢地?如何倒先有肌肤之交?授受不亲!授受不亲!」二人也不予理睬,竟自去了。
按下这边不表,回头再道朱安国,白白得了一个人儿,还抢得满箱财物,整日饮酒作乐,欢天喜地。只是害得母女两人性命,恐事情败露,便叫阿狗时把风声打探。
又忆及那夜初占庄儿初行云雨之时,逢惊涛骇浪。虽是雨天,又逢洪季节,恐这是凶兆,心中终不坦然矣。
这一日,朱安国与庄儿云雨事毕,又把箱和翻看,庄儿一边道:「箱中衣物,尽是我家小姐嫁妆,百两银钱,亦是悉数家当。只是小姐生前待我尤好,如今做了水中之鬼,好生想念。」朱安国闻言,怒道:「他却是自寻死路而去,怨不得我。我亦本不愿杀他矣。」庄儿道:「好端端一个乖巧女儿,你如何舍得杀?只怕存心一同掳来,占二美日夜同乐。只可惜你早已算尽,终是一场空想,不遂心愿哩。」一头说,一头把许多丝布、铜钱、银子、衣服,一件件取出。口中道:「这一应家当,乃我一人奉命装填,是时洪流将至,危在旦夕哩。」朱安国道:「当初若把那女子收来,兴许能值得双倍银。」见了两匹水漫的花被,一封银子却有些认得,也不想到,且将来晾是上楼估计甚么用。
次日,晴天气爽,朱安国往楼上去,收敛昨日晾晒之物,看那花布,十分眼热,仔细辨认,正是初时聘物,当下大惊失色,把阿狗唤过,问道:「奴才,这些东西,你可认得么?」阿狗打量了一番,吃惊道:「我当时买得这些东西,早已交女方作聘物矣,为何却反在原处?」朱安国听了,不快活得紧。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十一回 真凶人赴约识真容
诗曰:
一窗灯影映青毡,书债今宵暂息肩。
不作凤皇将九子,且亲鸳鸯学双骞。
且道朱安国当庄儿日夜淫乐,这—日把劫得物件晾晒,不想阿狗识出此物乃初时聘物。朱安国亦觉铜钱、银子、丝布甚是眼熟,当即十分不快。
朱安国一夜不困,赶到袁花郑家地上,片瓦—椽没了。复又到城里。寻了原媒婆张篦娘,是会篦头纹脸、卖鬏鬓花粉的一个老娘婆。
朱安国说起事由,却隐去家存原有聘物一事。当下,媒婆道:「且一道去看看。」不出一日,二人便至袁花郑家。媒婆放眼一看,那还有屋的影迹。
朱安国便道:「初时人由你领来,谢钱已是收了;如今,不说人,就连尸首也不曾见,你咋计较?」媒婆道:「这也是天命,怨不得我。」朱安国不依,道:「既恁般,你须把聘钱退回。」媒婆道:「原数银两俱交予袁花郑家,你如今倒反问我讨要?还讲理数么?」朱安国道:「我要告官。」媒婆道:「告便告,我一个老婆子,又不曾做得骗人勾当,还讨饶不成?」言讫,媒婆自去。朱安国无奈,干瞪跟,只因那女子恐与他牵连,反惹出一个谋财害命的口角来,只好作罢。
朱安国回家,问阿狗道:「你可瞥见得那日逼下水的女子么?」阿狗道:
「见得,见得。有好几分颜色哩。」又问庄儿道:「你家小姐生时曾嫁与朱家么?」庄儿道:「如何不知?媒婆是城里的,叫张蓖娘。」朱安国又问:「那个朱家?」庄和道:「这一带人家,有几家不姓朱的?便不知晓。」朱安国又把聘礼—件件理出来,细细的看了,正是当初起聘之物,便生出于—段不快活来。暗想:「当初我何不把他留下。原来却是未过门的媳妇哩。」阿狗见主人不高兴得紧,问其故,朱安国以实言告之。阿狗惊问道:「真有这等巧事?」朱安国问道:「你不信么?如今虽捞得—个箱儿,却丢了一个大活人!」阿狗道:「幸而丢他去的好。」朱安国道:「死奴才,你这是幸灾乐祸么?」阿狗道:「非也。你那日把他娘一篙掼入水中溺死,却又把他留作活口,岂不是祸么?倒是死了省心。」朱安国长叹道:「天命如此矣。也不消计较得。」二人正说话,只听得外面叫声,却是朱玉来请他吃亲事酒,朱安道:「你快括,却不晓我正生闷气哩。」朱玉道:「众人定要我作亲。」朱安国道:「那方人氏?」朱玉道:「水路来的。见其可怜,收下了。」朱安暗想:「这姻缘来得也算快了。」就封了一封人情,到那日去赴筵。但见里面几个内眷,把这女子打扮得花花朵朵,簇拥出来,全不是当日大水里光景了:
涂脂抹粉一时新,袅袅腰肢熬可人;缭绕炉烟相映处,君山簿雾拥湘君。
两个拜了堂,谒见亲邻,话铣吹打,甚是兴头。只是这女子还有乐中之苦:
烛影煌煌照艳妆,满堂欢会反悲伤。
鸾和幸得联佳配,题起慈母欲斯肠。
这些亲邻坐上一屋,猜拳行令,吃个爽快。只是朱安国见这女人有些认得,去问人时,都道水氽来的。
朱安国又去把阿狗唤来,道:「你去看看那新人,眼熟么?」阿狗见了,连声喊道:「有鬼!」朱安国道:「你且回,莫作声。」这边,朱安国又去问张千头。欲知张千头作何应答,且看下回分解。
第十二回 帐中新人终成眷属
诗曰:
床头声断歌鱼铗,囊底欣余润笔钱。
应笑书生镇孤另。情缘久别意偏坚。
且道朱安国往朱玉家吃亲事酒,却觉新人十分眼熟。使唤过阿狗,暗暗相望。
阿狗一见,便大呼「有鬼」!
原来此女非别人。正是那日被朱安国撑入洪水的郑怜儿。朱安国见了分,当即惊出一身冷汗。
又问张千头,张千头道:「这原是袁花郑家女儿,因海啸,娘儿两个并一个丫头坐着两个箱子氽来,撞了强盗,抢了箱子。他娘落水身亡,只余他绕幸被救,也不知丫头是死是活?」朱安国道:「他们如何成的亲?」张千头道:「你还须问么?这朱小官有福气,那日救了他。他领情,情愿嫁他,故此我就撺掇,叫他成亲。」朱安国问道:「袁花哪个郑家?」张千头道:「不知。」朱安国道:「我也曾有一头亲在袁花,也是郑家,连日不曾去看得,不知怎么?」张千头笑道:「料不得妨哩,却也没法。」朱安国心头不快,也不终席,竟赶回去。叫阿狗把庄儿藏好,月余不得露脸。
按下这边不题。且朱玉与郑怜儿成亲,二人自得亲戚酒散。是夜,待众亲邻离去,朱玉便拥怜儿入厢屋,急要行好事。
郑怜儿只因那夜锗遭强人淫乐,心头有愧,未免半时不入就里。朱玉看出心思,宽慰道:「我不见怪,你莫记挂在心。」郑怜儿道:「你可认得那人么?」朱玉道:「依亲妹妹所言,那日鬓须浓浓,又有酒气,我便知晓了七分。」郑怜儿恨恨道:「甚人?你说了,我去杀了他!」朱玉道:「无凭无据,从何议起?就是告官,也未必包赢。罢!罢,你是水中来的,大难不死;我亦算得白招一个美人坯子,何须找多话说?」郑怜儿道:「只怕哥哥日后把妹妹不当人看。」其言悠悠,其意绵绵。朱玉大为感慨道:「亲妹妹,我为何不把你当人待?当初只因你与我有情,才节外生出那根枝来,又何须怨他人?」郑怜儿心头依然恨恨,道:「只是那奸人如何处置他?」朱玉道:「今夜良宵,暂把他留着后话罢,看我与你行一回乐。」一时心急,便去褪怜儿罗衫。郑怜儿也不相找,帮衬他把一应衣什褪尽。朱玉喜极,轻摩玉乳,中含乳儿道:「亲肉达达,你果然生得好个肌肤;似玉笋—般,看我把你狠亲—回。」言讫。便缘香颈亲吃而下。郑怜儿觉出美快,口上低低叫道:「亲哥哥,你切莫把妹妹火儿勾,怕把你烧着。」朱玉抬首道:「不妨。」及至脐儿而止。郑怜惜儿只待他亲那妙处,却觉毫无动静。问道:「哥哥,你莫不是嫌弃妹妹那件妙东西?」朱玉道:「妹妹不许瞎说。哥哥正把那道细缝观摩哩。」言讫,轻轻挖进—指,拱拱钻钻,及至尽根,道:「亲妹妹,内中有何滋味?」怜儿道:「酥麻得紧哩。却不知你那根大东西是何模样?」朱玉道:「你莫性急,片时方与你相看。」朱玉一头摩玩牝户,一头紧勾粉颈,吐过舌尖,与怜儿吮咂。怜儿气喘吁吁,只觉牝中如游蛇钻入,直抵花心,十分爽快。
少顷,朱玉忍禁不住,自家那件大大的尘柄坚将起来,正欲抽手褪自家裤儿,忽觉怜儿阴中汪水洋洋。
原来怜儿心性已动,花心绽放,流出许多浪水儿。朱玉覆着细观,只见那道牝户儿,贮着粘滑滑、青悠悠的一汪水儿,问道:「亲妹妹,你阴中又作怪哩。」怜儿「呀呀」叫道:「亲哥哥。妹妹花心痒得紧,你与我杀一回乐罢。」朱玉道:「亲肉达达,你莫急,我待你会忍不住之时,方与你行乐。」郑怜儿道:「妹妹会忍不住,便要丢那精儿;既丢了精儿,又有甚趣?」朱玉道;「想你正值妙龄,我亦正值年少,两活相撞,不知有有多美快!」怜儿道:「不消问,弄弄便知。」遂探手去朱玉胯间,触着那件大东西。一把捉住,笑道:「活宝!活宝!」那物件一以掳扬,昂然直竖,粗了一围,长了数寸,反把怜儿骇得香汗沁出。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十三回 娇怜儿命善正姻事
诗曰:
饭起王孙色,金怜管叔穷。
不教徐市媪,千载独称雄。
且道朱玉择吉日与郑怜儿吉良缘。是夜,朱玉把怜儿百般摩弄,直弄出许多浪水出来。当下。郑伶儿含忍不住,叫嚷着要朱玉与他弄弄。
是的,朱玉自家活儿直驽,又被怜儿双手捉牢,愈发胀大。当下,朱玉道:
「心肝,你莫性急,我这便来。」便把衣裤一应脱了,赤精条条的,把怜儿揽定。那件尘柄,直抵着花宫前。
郑怜儿俯首见了,笑道:「亲哥哥,你长得一件好话儿,长又长,力又大,只是奴妹早已以被人破过,有愧于你矣。」朱玉此时情兴正浓,道:「妹妹,良宵之夜,何足议此耳?你若是真爱我,便容哥哥奉承一回不得罗嗦。」郑怜儿道:「全凭哥哥。」朱玉闻言,知他心火正旺,便把龟头顶入。刚及一寸,怜儿叫道:「痒得紧,快些肏。 」朱玉有意为难,反倒把尘柄抽出。怜儿急熬,急寻尘柄握住,道:「亲哥哥,你把我欲火勾起,如今须得你来灭。」便以牝户相迎凑。朱玉瞧他玉乳高耸,粉颈白嫩,牝户一翕一合,十分可人,当下一挺肉枪,照准玉户,一刺而入。
只闻得「唧」的一声响,尘柄悉数没入。郑怜儿觉出美快,十分喜然,把臀儿左右乱摆,叫道:「心肝哥哥,你真个好惯家,杀痒的乐哩。」朱玉连连抵刺,怜儿那道小牝户,到底是经人大肏过的,也不觉出疼,口中叫得亲亲热热。
少顷,二人便有一千余抽。朱玉忽然止住尘柄,道:「亲肉肉,你那内里有何滋味?」郑怜儿道:「无以言状矣。哥哥,你就莫问,快快狼狠抽射罢。」朱玉便把他一双玉股架在肩上,一下—下抽射开来。怜儿叫道:「尽根了,尽根了!」朱玉道:「顶着花心了么?」怜儿道:「再发些力,方能顶着。」朱玉依言大干,弄出一片「唧唧」水响。
少顷又问:「亲亲心肝,此番大肏,定然顶着花心儿哩。」那知郑怜儿花房内的那件妙东西,一以重创,便连连畏退。难怪朱玉愈射得疾,愈不着花心。
郑怜儿又是留腰,又是颠臀,忙忙迎凑,娇娇花心方才悠悠浮直。朱玉觉出尘柄已顶着那件东西,十分喜然,大呼道:「亲肉肉,哥哥把你花心采摘而下,你允么?」怜儿道:「不可。妹妹花心乃有绝妙的用处,你若把他采摘了,奴妹便羞为妇人矣。」朱玉自首至根,又抽动数回合,方道:「亲肉达达,你这小穴儿,也生得浅了。而吾家这东西,却不见小。此乃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哩。」怜儿此时云鬓乱飞,头钗早坠,口中「咿咿呀呀」,无所不叫,少时,朱玉又使九强—深这法,直弄得怜儿叫都叫不出来也。
如此恁般,二人「乒乒乓乓』一阵大入。郑怜儿香汗淋漓,玉口难开。朱玉亦长喘粗气,一路披荆斩棘,杀进杀出,直弄得床儿乱响。
约莫又有千余度。牝中渐渐干涩,抽送甚艰。朱玉急吐唾水手柄上,方捅入阴门。问道:「亲妹,你这穴中的水儿,如何倒干凋了?不似先前滑润矣?」怜儿道:「奴奴穴中浪水,悉数被你龟将军饱饮而去,如何却反怪罪与我?」朱玉道:「若非我唾水帮衬,却不知如何了结?」言讫,又一阵大肏。
怜儿险些跌倒。及至扶劳榻沿,方答道:「亲哥哥,你不知女子穴中之水,夹间断面来,是一眼上好的井,逢汛而暴涨,逢旱渐涸。你如今要作的,便是与我汛无限矣。」朱玉听罢,十分诧然,问道:「妹妹言语艰深,哥哥一时屈解不得,还望言明。」怜儿嘻笑道:「奴奴之意,便是要你把我娇小身儿亲之、抚之、疼之、惜之,如此恁般,我定水儿不断,便不烦你唾水帮衬也。」朱玉道:「说得是,我这便使此轻抚的手段与你。」言讫,手揍香腮,吮咂开来。又把腰身揍过,摩玩玉乳,直弄得怜儿气喘吁吁,穴中痒痒矣。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十四回 呆小官榻沿放手段
诗曰:
干济吾儒事,何愁箧底空。
脱骖非市侠,赠麦岂贪功。
上回说到朱玉、郑怜儿喜结良缘,夜里同乐。约莫一更时分,二人俱皆完了一度,却不曾大畅。当下,朱玉把怜儿香腮捧定,亲吮有加,又把手儿摩玩小小牝户。觉那处干干涩涩,并无一点浪水儿。
当下,朱玉道:「心肝肉肉,你是个铁石女子,容哥哥百般亲摩,却不动兴,怪哉!怪哉!」郑怜儿「嘻嘻」一笑,道:「亲哥哥,只怨你手段不济哩。」朱玉道:「甚般手段方使你心动?」郑冷儿道;「奴奴不便言明,凭你使尽百般手段一试,方明就里。」朱玉道:
「心肝达达,权当救我一回,快快言明你身儿之隐秘所!」郑怜儿道:「亲哥哥,你真要妹妹言明,不消拒你,你只把指儿挖入奴奴的小牝户中,拨弄那花心妹妹,不出一刻,自然水儿横溢,何愁一路不顺畅?」朱玉喜极,道:「依亲肉肉之言,这便行之。」当下,把一根小指儿,轻轻挖入牝户,抬首问道:「疼么?」是时郑怜儿已有些意思来了,答道:「不疼,亦须怜我。」朱玉遂又使些力儿,小指儿整根惯入,再不得进。」郑怜儿便把身儿向前耸动,无奈小指儿又短又细,不着花心,当即道:「亲哥哥,你亦须杀进杀出!」朱玉按兵不动,问道:「亲肉达达,顶着花心么?」郑怜儿道:「不曾哩。」朱玉便抽出小指儿,却把中指儿拱钻而入。登时,郑怜儿觉出爽利,「呀呀」欢叫开来。
少顷,朱玉便挥舞指儿,似尘柄之态杀进杀出。怜儿十分受用,高叫迭迭。
云鬓乱飞,玉乳晃荡,牝户咻咻,其状无以言表矣。
约莫杀了千余度,郑怜儿玉股轻夹,朱玉止住。怜儿问道:「那好东西来了么?」朱玉道:「你自己摸摸。」怜儿便把纤手儿覆向阴面,不觉吃了一惊,道:「不想水儿都流将出来,似决堤之水一般!莫非哥哥那指儿有甚魔法不成?」朱王道:「只怜你那花心娇嫩,不曾发大力顶撞;若我不惜,妹妹花房早成汪洋之海矣。」怜儿道:「亲哥哥,你若要怜香惜玉,亦得先把妹妹的痒儿解!」朱玉只了阴中作痒,又看他骚发发的样儿,便不相拒持尘柄在手,道:「我来也!」怜儿见其势汹汹,忙展股承纳。只是朱玉一时性急,又皆牝户浪水浓浓,尘柄触着那道缝儿,一滑开去。
朱玉忙收兵而回,观摩牝户,道:「亲妹妹,你如何把门户开放,却还紧锁哩。」怜儿回道:「妹妹亦不情愿紧锁穴儿,只因你来势过猛,一时畏怕阴门自然锁闭矣。」朱玉道:「哥哥此翻与你轻缓手段何如?」怜儿道:「奴奴心头情愿。」便把玉股高高竖起。朱玉观摩一回小嫩穴,见奸物略有开意,一股浪水儿,似那不断线的水珠儿,缘牝缝而滴,十分可爱。
朱玉见状,不忍即刻以柄凑之,却吐过舌尖,缓缓送进牝户;直至尽根。怜儿问道:「如何又软了许我?又是短短的?」原来怜儿当朱玉把尘柄顶之,便闭了眼了,只顾承纳。不想朱玉途中变卦,以舌尖拨弄花心,怜儿如何知觉。
当下,朱玉舌尖收刮花房,口不能开。怜儿觉出异样,睁眼一看,方知就里,也不消拒得,只把金莲又双搭在朱玉肩头,任他舔吃—个欢尽儿。
是时窗外月影依稀,屋中烛光曳曳,偶尔一声夜鸟怪鸣。略添情趣。
朱玉轻架金莲,头埋股间,足足舔食了半个时辰,直吮得花房暴胀,通红一片,内中浪水泖也不知流了多少。
又过—刻光景,郑怜儿和实当不得,探手把尘柄捉住,套弄开来,口中道:
「亲哥哥,你就是恁般怜香惜玉么?若把妹妹痒死了,你是要抵命的。」朱玉抽回舌尖,拿齿儿把牝沿轻咬一番,笑道:「亲肉达达,你不知晓,若哥哥不把花房吮咂,花心妹妹如何肯反脸儿露。」欲知二人来作何计较,且看下回分解。
第十五回 嫩娇花遇雨乱红落
诗曰:
幽谷从来亦有春;萤窗休自懂艰辛。
青灯须与神灯映,暂屈还同蠖屈伸。
上回说到朱玉把郑怜儿花心吮砸,弄得唧唧的响,把那流不尽、涌不竭的浪水儿,弄了个满嘴满脸,十分惨然。
然郑怜儿到底不谙世事,是个未经狂风疾雨的妙龄女子,当下便受不得,连连讨饶。朱玉又咂吮了一刻,方歇手,辩称道:「若不搜刮花心,花心何儿露面?」郑怜儿闻听,接口道:「死贼囚,你原是贪吃的男子!」朱玉笑道:「这便与你比试一回,看看谁先滚鞍下马?」怜儿道:「榻中绵绵软软,何以显英雄本色?况本夜只在此处作耍,不曾移动半步,何以得趣?依妹妹心中之愿,莫若我俩把枕席摆于月光之下,那才别有一番情趣!」朱玉闻听,连声附和道:「妹妹所言极是,这便去。」随即,趴将起来,二人动手,把席、凤枕移出厢屋之外,找一空处铺将开来。
布置停当,郑怜儿便把身儿轻跃,横卧席中央,先把金莲晃荡,又将玉乳摩玩,好不骚发。
朱玉见状,心火上窜,道:「我来把你火儿杀灭!」便趴将上去,正合了格势。两活儿相对,已是熟门熟路。
朱玉正欲抽射,陡然间天昏地暗。举着四望,原来天空—团乌云袭过,把月儿尽遮。怜儿见状,道:「怕不是好兆头。」朱玉道:「六、七月之间,白日烈日炎炎,夜间打些雨点,起些云雾,却是常事。」怜儿道:「恐未然。适才月光娇艳,如何片刻就天昏地暗?这一奇变一有来头,还须慎观之。」朱玉道:「心肝,你只顾得多虑,我已是久旷之人,如何候得?」便拱起来取身,一下下捣将开来。」怜儿仰面朝天,一头承纳,一头道:「这乌云越发多了。」朱玉不语只顾狂抽溜射。
俄尔,怜儿又道:「乌云却了东南方向,月影渐渐透出。」朱玉因一时发力过猛,有些力乏,遂轻缓相抽射。
少时,怜儿道:「那乌云又自东南方向而回。」朱玉再度发力,加紧狠捣花房,口中问道:「心肝,你莫不是看花了眼?」怜儿道:「兴许天上刮风哩。」朱玉道:「若真有风,亦免去你我汗淋之苦。」继尔,怜儿则道:「亲哥哥,你看,那处有枝叶儿动哩。」果然起了风。霎时,乌云重把月影遮严。朱玉觉身心俱爽,尘柄陡然间又粗了一围,连连抽顶,肏得怜儿口中「咿咿呀呀」、心肝肉麻不断。
稍候,怜儿便至欲丢未丢之时,大叫道:「我欲丢矣。」连连把身儿跌起跌落。朱玉正待大肏,忽觉一颗雨点凌空滴在背心,心中一惊,那尘柄便软了。
怜儿觉出尘柄异样,问道:「亲哥哥,你如何中途罢战?」朱玉道:「心肝,你却不知,看这天色,即刻便有倾盆大雨;你我还须把席枕摆回卧榻,重续一回欢罢。」怜儿道:「你把人弄得丢不去,余不余的时候,却又罢战,是不有心与我作对么?」朱玉好言劝道:「这雨点儿快要落下了。」怜儿道:「奴亦欲丢哩。」死命不依,硬把朱玉揽定,要他抽射。
朱玉没策,只得重振旗鼓,正欲顶刺花心,忽闻下院人声嚷嚷,火光通亮。
原来,这生在江边的人,但凡夜间闷热,总在坝中纳凉至深夜不寝。今夜突逢雨至,便奔走相告,以收捡白日里露天晾晒之物。
是时,到处皆是通亮。正忙间,一道火光闪来,却是闪电,忽闻上院李都管道:「朱小官,不安寝么?洪水又来矣!」只是朱玉把郑怜儿覆得严严实实,竟不作声响。正逢又一道闪电,把二人照个彻亮。当下,李都管在上院叫道:「看,下处坝中有人。」朱玉闻言大惊!忙扶怜儿直起身来,慌慌的拾捡枕席,忽然雷电交夹,近邻闻听李都管喝叫,都来相着。只见二人赤身裸体,疾奔而回,惹得—场哄笑矣。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