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侠客陆小凤

盛宴。宴席就摆在昨天上官宏见客的大堂内,酒菜丰富而精致。
陆小凤匆忙赶到的时候,上官宏、花满楼、上官飞燕、上官婉儿和上官云珠
都在,还有空着的两个座位是留给陆小凤和上官丹凤的。
陆小凤和上官丹凤就坐。
「首先感谢陆公子昨晚的辛劳!」
上官宏举杯,说道。
陆小凤的脸红了,比老实和尚在船上看到那双红色绣花鞋的时候都要红。
难得陆小凤也脸红一次。陆小凤都不记得自己上次脸红是什麽时候了。
陆小凤赶忙举杯,一饮而尽。
好在上官宏对这事没再说别的什麽。
「不过我还想请陆少侠帮忙办一件事。」
上官宏话锋一转,接着说道。
「那三个人,我只求他们在先父灵前忏悔自己的过错,让先父的在天之灵,
多少得到些安慰。」
话虽如此,谈何容易。
这三人都是当今天下声明最显赫的大人物。他们若这麽做了,就等于承认了
自己的罪行,他们的声名、地位和财富立刻就要毁于一旦。
上官宏忽又长歎一声,黯然道;
「我也知道这件事的困难和艰险,所以我也不勉强你来帮助我们,你不妨多
考虑考虑。」
上官丹凤,上官飞燕,上官婉儿和上官云珠都低着头,神情落寞。
最难消受美人恩。
一股豪气从陆小凤心底油然而生。
陆小凤忽然很快地喝了三杯酒,说道:
「你要的公道,我一定尽力替你找回。不过我要先找几个帮手。」
上官宏的眼睛亮了。
陆小凤用手拍了拍花满楼的肩膀,说道:
「我们本来就是老搭档。」
上官宏看着花满楼,有点怀疑。
他是在不相信这瞎子能有什麽用处。
无论谁都不信。
「除他之外,我还需要找两三个人,首先是朱停,爲防止他们先下手,需要
他把这地方改造的保险点。其次是西门吹雪,他若肯出手,这件事才会有成功的
机会。」
陆小凤沈吟着,说道。
「我準备明天一早就去找西门吹雪,这怪物一定要我自己去才找的出来。」
陆小凤又倒了一杯酒,接着说道。
陆小凤又从身上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用筷子蘸着酱油,画了个龙飞凤舞的
「风」,交给上官丹凤,说道:
「朱停就不必了,你随便找个人带着这张纸去见他,他会跟那个人来的。」
朋友就是朋友。
************
夜已很深,陆小凤一个人躺在床上,眼睛还是睁得很大。
他没有再去找那些上官姑娘,他需要静下心来思考一些事情。
屋子 没有点灯,风轻轻地从窗外吹来,送来满屋的花香。
很轻、很慢的脚步声传来,停在了门外。
门没有栓,一个人轻轻地推开门走进来又轻轻将门掩上。
脚步声更轻、更慢,慢慢地走到他的床头。
一阵衣服落地的声音,接着一个赤裸的身体钻进了他的被窝。
她的身子本来是冰凉而柔软的,但忽然间变得发烫起来,而且还在发着抖,
象跳动的火焰。
陆小凤禁不住翻身,紧紧拥抱着她。
她缎子般光滑的皮肤上立刻被激起了一粒粒的麻点,就像是春水被吹起了阵
阵漩涡。
她的鸽子般嫩而柔软的胸膛已紧紧贴住他的胸膛。
陆小凤已经感觉到胸前的那两粒凸起。
昨晚吃的很饱的鸡巴瞬间又翘立起来,一挺一挺地,在她大腿根部乱撞。
她用手捏住四处乱撞的鸡巴,塞进了自己的蜜穴。
蜜穴已很湿润。
饑渴的她耸动着自己的身体。
陆小凤知道怎麽对付这种饑渴的女人。
深入,深入,再深入。
深入,才能成就深度。
陆小凤迎合着她身体的耸动,努力将自己的鸡巴最大程度地深入到湿热的蜜
穴。
身上女人的腿闭紧了自己的腿,蜜穴变的更紧。
她疯狂地吻着陆小凤,吸住舌头不放,好像要把它从陆小凤的口腔内拉出。
陆小凤忽然有被强暴的感觉。
她在享用他。
蜜穴的淫水汹涌地顺着陆小凤的大腿流下。
很奇怪,她只是压抑地呻吟,声音很模糊。
只有粗重的呼吸,压抑的呻吟。
陆小凤要征服这头饑渴的母狼。
他要把她操的嚎叫。
陆小凤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
把她的两腿分的开开的,陆小凤的鸡巴狠狠地插着淫蕩的蜜穴。
嘴巴含住胸前那两颗凸起,偶尔用牙齿狠力地咬。
喘息变得更加狂乱。
却还是只有压抑的呻吟。
陆小凤要发疯了。
侧转身,陆小凤双腿牢牢夹住她的双腿,鸡巴加紧抽动的速度。
右手中指沾上淫液,摸到了后面的菊花。
中指在菊花的四周轻轻敲打。
每敲打一次,蜜穴的肌肉就是一阵紧缩。
中指野蛮地插进了菊花。
很干涩,很紧。
蜜穴以难以想象的力量夹住了肉棍。
肉棍在这片泥泞的沼泽地 已寸鸡难插。
中指在菊花 左右旋转。
每旋转一次,她的屁股就不由地转动。
鸡巴在蜜穴 已不需要抽插。
蜜穴的嫩肉随着屁股的转动艰难地摩挲着陆小凤的肉棍。
陆小凤忍不住发出「唔...」的声音。
陆小凤被彻底强暴了。
这是陆小凤的第一次。
做爱就象是一场旅行,不必在乎目的地,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和看风景的心
情,带着心灵去旅行......
沿途的风景是苍凉的,陆小凤的心情是沈重的,心灵是破碎的......
陆小凤放弃了。
她变得更加凶猛。
她又把陆小凤压在了身下。
鸡巴被动地在肉穴内抽插。
「苍天啊,大地啊,尽快结束这次旅行吧!」
陆小凤心底在狂喊。
身上的她的蜜穴一阵紧缩,夹的陆小凤的鸡巴生生地发疼。
终于,「啊...」地一声长歎,她身子一软,扑倒在陆小凤的身上。
随着而来的是蜜穴内狂奔的淫液。
听声音有点熟。
「放心吧,我会对你负责的。」
她忽然嗤嗤地笑道。
「上官飞燕?!」
陆小凤大惊道。
「你以爲我是谁?」
听声音好像她生气了。
一个女孩子最不能忍受的事,也许就是一个男人在跟她亲热时,却将她当做
了别人。
陆小凤嘴并不笨,但现在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麽。
花满楼......
「她当初本来就是去找你的。」
房门外忽然传来花满楼的声音。
花满楼是瞎子。
花满楼的听觉不是一般的好。
陆小凤几乎忍不住要钻到床底下去。
************
上午,青石板的街道已刚刚被太阳晒得发烫,两旁的店铺却还有几家未曾开
门。
丹凤公主用缀满鲜花的马车,一直将他们送到这 才回头的。
「昨晚的事......」
陆小凤不知道怎麽对花满楼开口。
「她那天本来就是去找你的,你不必内疚。」
花满楼微笑着道,很从容。
「我本来以爲你们......」
「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我已经裸奔了三十多年,不在乎再多几年。」
花满楼还有心情开玩笑。
他们没有再说什麽,只互相用力握了握手。
这就已足够说明一切。
花满楼安静地走着,看来还是那麽愉快,那麽平静。他永远愉快而满足。
因爲无论何种情形,他都能领略到一些别人领略不到的乐趣。
一个人有烦恼是因爲记性太好,如果什麽都可以忘掉,以后的每一天都会
是一个新的开始。所以,当你不能再拥有的时候,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
忘记。
「你到这 来找人?」
花满楼忽然问道。
「找大通和大智。」
陆小凤答道。
「就是那两个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怪老头?」
「你也知道他们?」
陆小凤问道。
「我虽然是个瞎子,却一点也不聋。」
花满楼淡淡道。
「有时我倒真希望你还是聋一点的好。」
陆小凤苦笑道。
两人此时已走到怡情园的门口。
一个和尚垂着头,正规规矩矩地从怡情园的门口走出来。
陆小凤看到和尚从怡情园出来,脸上浮现吃惊的表情。
「老实和尚,你的小和尚不老实了?」
陆小凤笑道。
老实和尚头垂的更低,就像小孩偷吃糖被发觉时一样。
「我刚去找欧阳了。」
老实和尚尴尬的说道。
老实和尚就会说老实话,他说去找欧阳,那肯定就是去找欧阳了。
陆小凤忽然觉得又吃惊,又好笑。
欧阳就是欧阳情,是名妓。
和尚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锺,名妓是做一天锺撞一天和尚,没想到今天撞上
了老实和尚的小和尚。
陆小凤知道欧阳情。
这座锺也撞过陆小凤的小和尚。
不过陆小凤实在想不到自己和老实和尚的小和尚会撞上了同一座锺。
************
欧阳情那时就是怡情园的头牌。
她最大的本事,就是对什麽人都一样,不管你是和尚也好,是秃子也好,只
要你有钱,她就会把你当做世界上最可爱的人。其实干她这行的,只要有这一样
本事,就已足够。
何况她长得又的确不丑,白生生的脸,乌油油的头发,笑起来脸上一边一个
酒涡,一双眼睛总是笑眯眯的看着你,更可贵的是她纤细的身材却拥有一对波涛
汹涌的大奶子。
陆小凤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就是笑眯眯的看着陆小风,看着陆小风的小胡
子,就好像从来也没有看见过这麽英俊的男人这麽漂亮的胡子。
陆小凤却被她看得有点飘飘然了,口袋 的银票好像已长出翅膀要往外飞。
欧阳情笑得更甜,道:
「你以前好像从没有到这 来过。」
「从来没有,第一次来,第一个找的就是你。」
陆小凤说道。
欧阳情走了过来,坐在陆小凤腿上,轻抚着陆小风的小胡子,说道:
「有第一次就会有第N次,因爲你会真的很爽!」
手已经脱去了陆小凤的衣服。
香舌轻吐,舔弄着陆小凤胸膛上小小的乳头。
手掌轻轻摩挲着陆小凤已经坚挺的鸡巴。
舌头划过陆小凤的腹部,丰润的嘴唇含住了硕大的龟头。
舌尖从龟头开始,一直舔弄到鸡巴的根部,再返回。
舌尖时而在龟头上打转,而手掌就着唾液的润滑,撸弄陆小凤坚挺的鸡巴。
她波涛汹涌的咪咪下垂,乳头在陆小凤的身体上摩挲。
乳头已胀大,硬硬的,却温热。
欧阳情将鸡巴吞入口中,上下套弄。
专业就是专业,没有丝毫的齿感。
鸡巴已插到口腔的最深部,抵触到了喉咙,却还有一部分留在外面。手掌轻
轻摩挲着未被吞没的坚挺,给他以刺激。
陆小凤被伺候的深舒服,发出满足的叫声。
「唔...」
其实,男人也是可以叫床的。
欧阳情嘴巴的套弄更加剧烈。
陆小凤情不自禁地按住她的头,使鸡巴更深入。
欧阳情的嘴巴好像已经无法忍受,将粗壮的鸡巴从口中抽出,五指握紧,用
力地套弄。
陆小凤的鸡巴已经快要炸了。
好在欧阳情很有经验,知道陆小凤此时需要的是什麽。
将陆小凤轻轻推倒在床上,自己跨身将鸡巴插入自己的浪穴。
浪穴内已淫水涟涟。
欧阳情伏身,双手按上陆小凤的胸膛,陆小凤双手扶住她的腰部,收缩自己
的腰肌,挺动臀部,鸡巴在肉穴 进进出出。
「啊...插的好...深...到底...了」
「你的...鸡巴...太...棒了」
专业就是专业,叫床都叫的这麽职业,满足男人的征服心。
「日...死我吧」
欧阳情彷佛变得真的饑渴了。
上体挺直,粉臀左右前后摇摆,花心摩挲着陆小凤的龟头。
一阵奇痒从龟头蔓延到陆小凤的全身。
而她还不时回转身,用手掌抚摸陆小凤的蛋蛋。
粉臀每提升一次,手掌就从蛋蛋起顺着露出肉穴的鸡巴向上抚摸。
陆小凤享受着专业性的服务,变得更加饑渴。
双手按上欧阳情的屁股,鸡巴急速地在肉穴内抽插。
次次全跟抽出,全跟没入。
「啊...操死我了」
「好...爽...」
陆小凤要狠狠地操这个骚穴。
陆小凤起身,欧阳情顺从地躺到了床上。
陆小凤擡起她的一条腿,将肉穴分的开开的,挺身将自己的肉棍刺入肉穴。
鸡巴在肉穴深入浅出,次次直顶花心。
「啊...」
双手揉搓着自己的大波,欧阳情大叫。
欧阳情在用手指摩挲着凸起的阴蒂。
好淫蕩。
但陆小凤还是感觉不满足。
欧阳情的肉穴很宽广。
随着肉穴内越来越多的蜜液,陆小凤已经感觉不到一丝的摩擦。
将自己的鸡巴用欧阳情巨大的乳房夹住,就着鸡巴沾的肉穴内淫液的润滑,
前后挺动。
每次上顶,龟头直到欧阳情的小嘴。
欧阳情会意地伸出舌尖,舔弄着送到嘴边的美味。
乳穴真的很紧,摩擦真的生热。
陆小凤的鸡巴火热、火热......地。
再也无法忍耐,大量的精液从陆小凤的马眼喷出。
欧阳情的脸、眉毛、鼻子、嘴巴和乳房上,都是陆小凤喷出的精液。
这是陆小凤和欧阳情的第一次,也是到此爲止最后的一次。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