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子师太江湖行

(一)
逸心师太失踪了!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在短短数天里传遍武林。
提起四川白云派的逸心师太,在武林里那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不只是武功了得,飞云剑法更是博得当代剑术前辈,武当—孤鹤子大力赞赏,认为是自从逍遥剑客后,最厉害的剑法,除此之外,逸心师太更以童女之身修练白云派内功心法—「紫云秘笈」,经过将近三十年的苦练,如今她的功力与武当、少林掌门相较,可谓不相上下,也使得白云派在短短数年里就与峨嵋派齐名。
在不到四十岁的年纪就继承了白云派掌门之位,再加上平常逸心师太行侠仗义,惩恶除奸,受到武林中人的尊重,因此当失踪的消息传到各门各派的耳中,都是大感错愕,纷纷派遣人手协助白云派寻找逸心师太。
洛阳,这座历史悠久的古都,自古以来就是人口聚集的大城市,因此商业繁荣,也有不少的风月场所在此。而最近新开的「逍遥馆」却是让洛阳的士绅商贾啧啧称奇,因为里面不但姑娘标致,而且收费比一般的行规更是便宜许多,使得开业以来便门庭若市,顾客络绎不绝。
更奇怪的是,这幕后出钱的老板居然只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他请来了苏州城里最著名的鸨母来主持这座院子,又重金挖来各家妓院的红牌姑娘,但是他的身份却是个谜,没有人了解他的背景,没人知道他的财富从何而来,只知道他叫叶逍遥,每当有人问起他的家世。他总是说自己是从金陵而来的生意人,之所以选择开逍遥馆,是为了要让每个男人都有个逍遥的地方,除此之外他就不多讲了。
就在武林各派为了逸心师太失踪的事而闹的满城风雨时,叶逍遥却带了个昏迷的人到逍遥馆的密室里,由于是利用夜晚行动,又是从后门出入,所以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注意,从此人的衣着上看来是一名尼姑,衣摆上绣着一个「逸」……
「这里是哪里啊?我怎么会在这儿?」
突然看到陌生的环境,身为白云派掌门的逸心师太,也不免惊疑了起来,但是她旋即恢复镇定,仔细的观察附近的环境,也运功检查自己的内力是否受制,发觉并未受到影响,查看附近的环境,四面都是墙壁,并没有出口。
「这里好像是地窖,奇怪,我怎么会在这儿?」她开始回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想起自己是受到太原正气门的邀请参加骆老爷子的寿宴,顺便研拟今年九月初九的英雄大会细节。
「我记得我是从太原取道洛阳回四川的,怎么会在这儿,难道是……对!一定是这样!」
逸心师太想起了自己在洛阳的街头曾经施舍个馒头给一名乞丐时,闻到他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当时不以为意,后来却意识不清。
「这个小乞丐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对我暗算?这里又是什么地方?」逸心师太仔细的检查四面墙壁,希望能找到出口。
突然间前方的墙壁打开了,一名衣着华丽的男子走进来,逸心师太立刻提高警觉:「你是谁?!是不是你挟持我来此?」
「逸心师太有礼,在下姓叶名逍遥,正是在下邀请逸心师太来此,想与师太商量一事。」
「邀请?!哼!我看是绑架吧?!这里是哪里?!快放我出去,否则我要你好看!」
看到逸心师太咄咄逼人的气势,叶逍遥仍是一幅气定神闲的模样:「师太请息怒,这里是在下所开的逍遥馆地下。」
「逍遥馆?那不是洛阳著名的……的……」
「妓院!没错,这里便是让洛阳的男人到达逍遥仙境的逍遥地。」
「阿弥陀佛!逍遥地!我看是罪恶的渊薮!走开!」逸心师太使出五成的功力想逼开叶逍遥。
当逸心师太发现自己是被这个年轻的后辈暗算,心中就有要硬闯的打算,她估计以自己近三十年的功力,对付这个后生晚辈不是太大问题,可是结果完全出乎她的意料,叶逍遥不但没有被逼开,甚至一点受创的迹象都没有。
「师太乃是出家人,怎么可以使出偷袭的手段呢?幸好在下武功不算太差,还能勉强受得起师太一击。」叶逍遥依然是一副悠闲的样子。
「哼!面对如此卑鄙小人,不必拘泥于武林规矩。」虽然逸心师太口中仍不示弱,但是心中已经有着不小的疑问:「此人看来不过是二十出头年纪,自己五成功力不但无法逼开他,甚至连一点受伤的迹象都没有!他究竟是谁?叶逍遥?怎么我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当逸心师太不停的打量着叶逍遥时,叶逍遥也正看着逸心师太。
当他在洛阳街头发现逸心师太时,赫然发现她就是自己找寻多时的媚女,虽是尼姑打扮,但是凭着他的经验与直觉,判定她就是天性淫荡的媚女。
尽管已是近四十的年龄了,身材与皮肤却都保持得很好,不但没有老化的现象,更多了份成熟女子的韵味,这就是媚女的特征,有着比一般女子更诱人的身材与神韵,不管如何掩饰还是遮盖不了天生的媚态。
看到叶逍遥看着自己,逸心师太不由得心头一热,脸上一红。
虽然从小就称的上是美人,年轻时也曾经动过凡心,但在师父苦心教导以及门规限制下,强行抑制心里的欲念,转而苦心修习武功,而达到目前的境界,现在被一个二十来岁的男人一看,心头就一阵悸动,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情形。
「我是怎么了?自己是个一派掌门,又是出家人,怎能如此不知廉耻!」逸心师太不断在心中告诫自己。
「不知师太是否愿意听在下一言?」
听到叶逍遥这样说,逸心师太才回过神来,警戒的看着他。
「在下见到师太容貌艳丽,身材玲珑有致,虽未施脂粉,但神韵迷人,实在是风华绝代,虽说小生年纪尚轻,但也是英俊挺拔,家财万贯,不知师太是否有意服侍在下,成为在下的奴婢啊!」
「你住口!」逸心师太愤怒的暍斥叶逍遥。
自从她在十年前单人孤剑勇破河洛地区三十六寨以来,从来没有人敢对她说出如此轻薄的话,接任掌门之后,身为一派之主的威严,更是让往来的武林同道心生尊崇,现在一个乳臭未干的后辈竟敢如此大胆的侮辱她,不由得让她怒气横生,举起双掌就往叶逍遥攻去。
逸心师太不愧为白云派的掌门,虽说是以飞云剑法成名于天下,但是其他的武功修为也是武林数一数二的高手,尽管此时手无寸铁,但是绵云掌的威力也是不容小觑,再加上逸心师太非常愤怒,出手皆使上十成功力,想将叶逍遥立毙当场。即使逸心师太攻势凌厉,但是叶逍遥却是不慌不忙的接招。
「武林中传闻逸心师太武功高强,飞云剑法精妙绝伦。绵云掌与紫云神功更是武林一绝,果然是名不虚传啊!」叶逍遥悠闲的接招,口中更不忘轻薄几句:「看看这样的身材,那对奶子已经快要弹出来了,那屁股……啧啧……真是丰满啊!」
明明知道自己身上穿的是僧服,从头到脚包的紧紧的,但是听到这样轻薄的话,也不免让逸心师太心浮气躁,再加上急怒之下,出招便有欠考虑。
本来绵云掌讲求的便是以柔克刚,攻势绵延不绝,现在逸心师太心情浮躁,便失去了招数中讲求的绵柔之势,威力便大打折扣。转眼间,两人已对上三十余招,期间叶逍遥完全采取守势,并未出手进攻,尽管如此,逸心师太却仍然久攻不下。
「这个人是谁?功力为何如此高?只不过是二十来岁的年纪,这身功力是从哪里来?」
逸心师太发觉自己的攻势完全被轻描淡写的化解,心中浮现了一丝的恐惧,原本不利的情势,现在因为逸心师太出招迟疑,而陷入绝境。
叶逍遥也看出了逸心师太的恐惧,嘴角也扬起了笑意:「我看师太就不要再挣扎了,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哈……」
「住口!!你这无耻鼠辈,要说大话,先打赢我。」
在两人对话时,仍是不停对招,只不过逸心师太的招势已显凌乱,内息也渐渐不足。
「既是如此,那小生得罪了,暍……」
也看不清楚是什么招数,只见叶逍遥一声大叫,逸心师太便感受到排山倒海的压力迎面而来,让她不住的倒退。
突然间「嘶……」她双臂的袖子被扯断了,露出白皙的臂膀,在左手臂上更清楚地看见一颗鲜红色的守宫砂,接着叶逍遥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点了逸心师太几处穴道,让她内息受阻,全身受制倒在地窖里的床上。
「啊!!原来逸心师太还是处子啊!那小生更是一定要让师太您来服侍在下了!」
逸心师太想不到自己居然败了,而且还败在一个二十几岁的毛头小子上,耳中听到叶逍遥轻薄的话,自己却完全无法反抗,真是情何以堪,不禁从双眼流出两行泪。
「别哭嘛!我会好好照顾你的!看来你还不知道男女逍遥的境界,我会好好教导你的。」叶逍遥慢慢地向逸心师太走去,双手也伸到她的身上,开始要解开她身上的衣物。
「住手!快住手!」看到叶逍遥的动作,逸心师太仍试图做最后的反抗,不停的制止他的动作。
但是叶逍遥怎会理会她的暍止,动作仍然持续着。终于逸心师太上半身的僧服被脱下了,露出雪白的皮肤与红色的小肚兜,那胸前耸立的双峰,一点也不像近中年的女人下垂,仍然是挺立着。
看到三十余年的清白将毁在这无耻鼠辈上,自己却无能为力:「师父,徒儿对不起您,徒儿无力将白云派发扬光大,请原谅徒儿的无能。」在心里默默的向已逝的师父告罪后,逸心师太决定要自绝经脉以保全清白名声。
但是叶逍遥却更早发觉她的意图,先将她的功力禁制:「师太你又何必冲动呢!自尽是最笨的,难道你不想报仇吗?你一死就永远也无法报仇了,更何况如果你死了,我就打算把你的尸体吊在白云派的山门公诸于世,让大家看看逸心师太您的美丽裸体,让白云派永远受到天下人的耻笑,您说好吗?」
「你……你……」听到叶逍遥的话,逸心师太气的说不出话:「你这卑鄙小人,到底想怎样?」
「其实小生的愿望很简单,只是希望师太能够愿意服侍小生,做我的奴婢,如此而已。」
「你妄想!我绝不会答应的。」
「哦!是吗?没关系,在下有的是时间,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总有一天你会愿意做我的奴婢的,还会跪着求我收你当奴婢喔!!哈……」
叶逍遥也不急着占有她的身体,他知道身为天生媚女,是无法抵挡他的神功的,因为他从出生以来就是媚女的主人,就像达赖轮回转世般,只要媚女转世就注定要服侍他,所以他决定要从她开始,找齐失散多年的六媚女,来帮助自己完成统一武林的霸业……
(二)
看着叶逍遥嚣张的离开,逸心师太第一次有无力感。
从成名以来不但在武林中地位节节攀升,也因她处处行侠仗义,同道中人都给予极大的尊崇,虽然偶有凶险,终能逢凶化吉,现在孤身一人身陷险地,内力又遭禁制,逸心师太的心中不禁忧虑了起来。
「这个恶贼到底是什么来路?武功竟然如此之高,他把我囚禁在此又有什么目的?真的只是要我当他的奴婢吗?」
想到这里,逸心师太不免双颊一热。想到叶逍遥看着他的眼神充满着迷人的魅力,让自己心猿意马,甚至当他的双手抚摸自己的身体时,自己居然产生了异样的感觉,一种陶醉的情愫在心中蔓延,是自己从来没有过的。
「逸心啊逸心,你身为武林正道又是白云派掌门,怎么可以有此腛龊肮脏的想法,你对得起死去的师父吗?!」
惊觉到信心动摇的逸心师太,赶紧告诉自己不能对不起师父。
「现在只能够见机行事,随机应变了,希望逸慧师妹们能尽早找到我。」
自此以后,逸心师太就没再看过叶逍遥了,原本逸心师太想利用本身的内功冲开叶逍遥所下的禁制,但是却怎么也无法一举成功,让她非常气馁。
更令她觉得奇怪的,就是每天三餐都有不同的人送来素斋,也会准备好热水让她沐浴,除了行动受到限制以外,完全不受影响,甚至备受礼遇,这使逸心师太完全猜不透叶逍遥的想法。而这些送饭菜的仆人,武功竟然不差,功力可算是武林中的好手,让逸心师太对叶逍遥不但有一身上乘的武功,更有这些好手作为他的部属感到忧心。
「如果这恶贼存心危害武林,让正道中人恐将面临威胁!不行!我一定要想办法赶快出去!」
只可惜叶逍遥的武功手法太过古怪,让逸心师太不论多努力也不能够完全恢复原来的功力,更令她感到难为情的,就是每天晚上都会传来男女嬉笑之声,淫荡秽乱之语,逸心师太何曾听过如此的放浪之语,而今居然夜夜入耳,不但使她难以完全发挥功力,甚至在晚上就寝时,脑海里还会出现与男子交欢的画面,双手还会不由自主的抚摸着身体的敏感地带。
面对身体的异样反应,逸心师太不停的告诫自己要排除邪念,但是身体的自然反应却又不断的影响着她。
就这样子逸心师太每天都在理智与情欲间不断的挣扎,往往白天告诫自己要专心恢复功力,晚上却又克制不了自己的情欲,做出羞耻的行为。
「不知师太在此过的还习惯吗?」
当逸心师太听到这句话时,心中大吃一惊,原本以为是送早斋的人进来,却没想到是叶逍遥。
「你这恶贼,到底想怎么样?告诉你,你再执迷不悟,武林正道人士不会放过你的。」
逸心师太一看到叶逍遥,立刻摆出一副义愤填膺的脸孔,想要吓阻叶逍遥:「不要如此拒人于千里之外嘛!我们可是关系密切呢?」
「关系密切?」听到叶逍遥这样的话,逸心师太感到十分诧异。
「看来这个人身上有许多秘密,我看先探探他的底细,再做打算。」心里打定了主意,也就不急着要闯出去。
「不知师太是否听过逍遥宫呢?」
「逍遥宫?难道是百余年前震撼武林的邪派!」
「师太此言差矣!当初逍遥宫的宗旨乃是追求一个人人逍遥的境界,逍遥神君致力于创造逍遥的世界,怎可称为邪派呢?」
「胡言乱语,当初逍遥魔君到处强夺少女供其淫辱时,还培植了一批邪魔歪道,与武林正道人士对抗,造成当时武林腥风血雨,幸好在少林方丈悟悲大师带领正道同志围剿下,才将这个大魔头打下龙岩谷,武林才得保安宁。难道你与那逍遥魔君有关……」
「哈……师太果然聪明绝顶,在下正是逍遥神君的继承者。」
「继承者?」逸心师太看着二十来岁的叶逍遥,心里实在不明白逍遥宫乃是百年前的邪派,这年轻人的年龄与逍遥宫的时代相去太远,怎么会是他的继承者呢?
「师太可听说过敏感信息过滤转世传闻?每一任的西藏敏感信息过滤
在即将圆寂之时都会跟他的信徒们提示下一世的出生地方与时间,让他的信徒们能找到以便继承敏感信息过滤的地位。」似乎是看出了逸心师太的疑惑,叶逍遥开始解释:「而神君虽在百年前在龙岩谷不幸遭到暗算而败,但是他神通广大,使出闭灵大法,将他的魂魄锁在三界五行外,直到二十年前座下六侍婢通通转世之后,才完成转世投胎。」
「六侍婢?」
「对!!六侍婢,她们乃是神君的得力助手,分别是黑玫瑰、红荷渠、紫罗兰、白水仙、黄芙蓉及绿百合。在神君不幸遭到了暗算之时,她们虽然也惨遭毒手,但是神君为了将来能够重建逍遥宫,特地在她们的左胸口留下相认的标记,就是那六种花卉,以便神君转世投胎后能顺利集合她们完成大业,而师太正是神君座下侍婢中的黄芙蓉。」
「胡扯!恶贼休想用如此荒诞不经的理由来欺瞒贫尼,真是可笑!」一听到叶逍遥的话,逸心师太立刻严词反驳。
似乎早已料想到逸心师太的反应,叶逍遥并未有太大的回应:「看来我得使出『穿梭大法』让师太亲眼看看了!」
说完叶逍遥立刻双目微闭,口中念念有词。
逸心师太看到叶逍遥奇怪的举动,马上提高了戒心。突然间,叶逍遥张开了双眼,用手向逸心师太的身上一指,逸心师太只觉得一阵昏眩,然后就不省人事了……
当她再张开双眼时,却发现自己身在荒郊野外,正感到纳闷时,却听到一阵打斗声,逸心师太急忙前去查看,看到少林、武当、华山……等正派同道围攻一男六女,地上尸体遍布,看得出来正派同道已占上风,但是对方仍试图做困兽之斗,一时之间也难分胜负。
「阿弥托佛,逍遥神君你就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了,快快束手就擒吧!」
「哈……悟悲大师,本座不慎遭到你们的暗算,以至于功力受损,才让你嚣张,不过想让我投降,门都没有,放马过来吧!」
「既然施主如此执迷不悟,那老衲也只好得罪了。」
听到这样的话,逸心师太大吃一惊:「难道这里是百年前的龙岩谷?……」
她仔细的观察地形,发现果然是龙岩谷,「我真的回到了一百年前?他怎么有这样的能力?」对照地点与人物,让她不由得相信自己回到了一百年前,更对这个神秘的敌人感到恐惧。
「还不快看看神君身边的人!」
逸心师太还来不及反应这样的变化,就听到耳边传来叶逍遥的声音,她急忙四面环顾,却没发现他的身影。
「你不用再找了,我是用密音大法跟你交谈,你现在看看神君身边的人就是六侍婢,而你的前世就在那里。」
逸心师太虽不愿相信,但仍往打斗的地方看过去,看到了逍遥神君果然跟叶逍遥长得一模一样,只是多了两撇胡子、多了一份霸气;再看看她身边的女子,分着黑、红、紫、白、黄、绿六种颜色的薄纱,每个人身上都血迹斑斑,气喘吁吁,看来已无法支撑太久;再仔细观察她们的穿着,让逸心师太脸红耳赤,六个人都是酥胸半露,薄纱里面就只有一件肚兜。
「怎么会有这样的女子,如此不知羞耻。」逸心师太不禁咒骂了起来。
可是当她看到这些女子的相貌时,却遭到晴天霹雳的打击,因为她看到了里头穿着黄纱的女子,赫然就是她自己,虽然装扮不同,但清楚发现是她自己的面貌。
「这……这……怎么可能……一定是邪术,我不相信……」逸心师太不停的告诉自己一切是邪术。
突然间,逸心师太看到了一道白光,不由得闭上双眼……
等到她再张开双眼时,看到叶逍遥站再她面前,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如何?!现在应该相信我的话吧!芙蓉!」
逸心师太还无法回复心情,脑子里不断在思考着刚刚的画面。
「我……我……这是不可能的,一定是幻境。」
逸心师太仍然试图为自己找寻借口,虽然看到了百年前的情景,动摇了逸心师太的决心。但是三十年来的教育跟身为正派掌门的尊严,让她仍然不愿相信自己可能是眼前人的奴婢,也因为这样的冲击,让逸心师太不由得退后了几步,想跟叶逍遥保持距离。
「不要以为使用这样的邪术,我就会相信你的鬼话。」
「芙蓉,你又何必如此固执?这是你的宿命,又何必阻挡呢?」叶逍遥一边靠近逸心师太,一边温柔的说。
「住口!不要再说了!」
叶逍遥并不理会她的反应,伸出双手抚摸逸心师太的脸颊。面对叶逍遥的举动,逸心师太知道自己应该反抗,但是刚刚的情景已经动摇了自己的决心,再看到他的双眼仿佛有种魔力,让她完全无法抵挡他的动作。
「逸心啊逸心,还不快动手杀了这个恶贼!!」
虽然逸心师太的心里这样大叫着,但是身体却像被点穴一样动弹不得,任凭叶逍遥的手在身上不停抚摸,慢慢的解开她身上的衣服,露出了洁白的臂膀跟双肩,那胸前双峰因为心跳加速而起伏着更增添性感的气氛。
逸心师太此时已经无法思考,只有本能的发出「不要」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在呻吟。原本之前逸心师太心中就已经积压许久的欲念,现在在叶逍遥熟稔的动作下更如星火燎原般一发不可收拾。
叶逍遥温柔的抱起了逸心师太,将她放在床上,双唇仍不停的亲吻着逸心师太,从脸颊到耳垂再到肩膀,彻底的解放了她的心防。慢慢的叶逍遥脱下了逸心师太的仅剩的衣着,那身体立刻一览无遗的展露在他的眼前。
「真是人间极品啊!不但洁白无暇,而且岭上双梅形状诱人,桃源深处乌黑茂密,不愧是本座的侍婢。哈……」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般,叶逍遥不断的评论著逸心师太的身体。
「不……不要再说了……真羞死人了……啊……」听到叶逍遥的话,逸心师太只能像小女人一样的撒娇。
在此同时,叶逍遥也脱下了自己的衣物,露出了巨大的阳具,温柔的将她的双腿分开,露出了未经人事的秘洞,慢慢的将自己的阳具往里面推送。
「啊……痛啊……啊……」逸心师太本为处子,刚开始的时候自然会有些许疼痛,但是在叶逍遥温柔的爱抚与细腻的动作下,开始渐渐的享受这样的感觉,甚至还情不自禁的迎合著……
就这样子经过了一个多时辰,叶逍遥终于在逸心师太的体内爆发了,只见到逸心师太香汗淋漓,全身无力的摊在叶逍遥身上。而叶逍遥却未将阳具拔出,反而还盘腿运功,双手抵住逸心师太的双掌。
「怎么了?主人!」
看到叶逍遥的动作,逸心师太觉得很奇怪,经过刚刚的交合,叶逍遥已经成功的解开逸心师太的封印,唤起了逸心师太的前世意识,所以现在的逸心师太已经想起了自己是逍遥神君的座下侍婢,而眼前的人正是自己的主人。
「不要动,我现在正在练功。我的逍遥神功已经到达了第八层,根据心法所言,如果要顺利完成神功第九层,必须找到六个具有媚女体质的处子,以其处子之身助其功力,当初神君就是以此称霸武林的。现在我要运功来助我自己更上一层,也增强你的功力。」
听到了叶逍遥的话,逸心师太感觉到从自己的下体传来一阵阵的热力,她立刻静心凝神的运功消化这些热力。
如此经过了半个时辰,叶逍遥才完成了逍遥神功的修习,逸心师太也顺利的将这些功力化为己用。
「感觉如何?芙蓉!」
听到叶逍遥的声音,原本还在闭目养神的逸心师太,马上睁开双眼,看到叶逍遥已经穿好衣服坐在椅子上,立刻跪下行礼:「多谢主人关心,奴婢只觉得全身舒畅,也觉得皮肤更好了,功力似乎也增加许多。」
「嗯,很好,起来吧!!」
「是的,主人,咦?这是……」
逸心师太一起身就发现了自己的左乳上方一寸的地方,有着一朵小小的芙蓉花。
「我之前跟你说过,会有一个印记,就是现在的这朵芙蓉花,以后其他五个人也会有同样的印记,只是种类不同。将来你们六个人重聚之时,也就是逍遥宫重现之日。你可要多注意!」
「是的,主人。」
「现在你既然已回归我座下,也就不用再待在这里,桌上有一套衣服,你就换上它跟我走吧!」
「是!主人!」逸心师太就换上桌上的衣服。
所谓的「衣服」,也不过是一件绣有芙蓉花的黄色肚兜,跟一件黄色薄纱外衣,下半身也是一条黄色丝质长裤,只要一弄湿,哪桃源风光就若隐若现。
换上这身衣着的逸心师太举手投足都充满了女人的妩媚,只是头上的秀发一丝未存,不免有点突兀。
「主人,这样的打扮,会不会引人注目啊?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不用担心,这里主事的每一个人都是我的属下,对我可谓忠心耿耿,至于那些妓女,每个人都服了我的『逍遥清心散』,就像我的奴隶一样,不会有问题的。」
「那这件僧袍怎么办?」
「带着它吧,我还要叫你回到白云派帮我扩充势力。」
就这样子,逸心师太跟着叶逍遥离开了地窖,也宣告了武林即将陷入一片动乱之中……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