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荡屠龙传

第一章中原有佳客
“玉面修罗名菩提,诸葛山真擅行医,龙飞凌云霄,虎啸闻千里。不老南山童,蛮女何妙容,不醒常醉客,铁剑万年红。”——调寄《菩萨蛮》这首似俚非文的歌谣,在江湖上却人人传诵,说的是当时被人公认的武林八奇。这八个人中有正有邪,都是名闻一时的武林风云人物,各具独门绝学,独行独断,所向无敌。八雄并峙,却因为天各
一方,很少有相遇的时间,所以也无从分出高下,而且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各行其是,也很少有冲突的机会,所以武林中人将他们并列为八奇,编成了一阕菩萨蛮以纪其盛,传诵一时。在这八个人中,最出风头的无疑是名列首位的玉面修罗罗奇,玉面是形容他的外表,他长得堂堂一表,如玉树临风。修罗则形容他的作风,他艺业既高,行事果断,除恶务尽,成为黑道中闻名丧胆的大煞星。所以在他二十四岁的时候,即名列宇内八奇之一,风头甚至盖过了他的师父佛印上人。而八奇中最神秘的就是人称“万妙仙子”的蛮荒圣女、黎山教主何妙容了。她号称“圣女”,据说身怀异能,不但武功超群,且能驱使虎豹,在滇南一带享有神圣而不可侵犯的地位,更说她所居住的高黎贡山百兽谷内有奇花异草,功能驻颜,由异兽看护,下接地脉,乃天地灵气之源,传说之奇,已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你没到过高黎贡山,就永远不知道这山有多么的大。在山的入口处,有个叫作洛马池的小村,那是一个荒村,只有十几户人家,半夷半苗,汉人只有四五户,只有一家村店,店主人除了买酒莱外,兼做药材皮货生意。山中的蛮人用猎获的兽类皮毛以及知道的一些药材向他换取盐酒布帛,汉人的经纪向他批购,所以他的生意很兴隆店子也很大,雇了两三个帮手,算是这个村子中最象样的房舍了。店主主要作的都是一手进一手出的货物生意,只是在前面用几根竹子搭了个棚子,供往来客商歇脚喝茶,因为来的都是买货的客商,所以人并不很多,但这一日,从早上开始,却忽然来了不少人,几乎把这酒铺挤破了地方,生意兴隆,店主的眉头却紧皱了起来,天知道这都是些什么人?来者多为神情彪悍的汉子,间或也有一两个相貌文雅的,却没有女子,进来之后便大剌剌的落座,老实不客气的叫道:“店主,拿酒来!”店主忙前忙后的招呼着,人手不够,只好把自己的女儿也叫了出来帮忙。这时坐在角落里的一个年轻人挥手叫住了他,道:“店家,我向你打听件事。”店主忙赔笑道:“您老真太客气了,有什么话您尽管问,在这方圆百十里以内,还真没有我不知道的事儿。”年轻人笑道:“这儿就是高黎贡山了吧?”店主点了点头,那人又道:“那我向你打听个地方,你可知道百兽谷在哪儿吗?”店主堆满笑意的一张胖脸突然拉长了起来,并充满了惊恐,看了周围两眼,低声道:“您老找这个地方干什么?”年轻人沉吟了一下说道:“我是想找一个人,百兽谷里,不就住着人称‘圣女’的何妙容吗?”他声音并不很大,但这“何妙容”三字一出,本来喧闹不已的酒铺里突然变得鸦雀无声,众人目光齐刷刷的望向了他,更有数人的目光充满了挑衅,似乎想一下子把他看通看透似的。店主吓得全身哆嗦了一下,那年轻人却并不在意,也抬头向众人望去,本来一双黯淡无光的眸子突然变得有神起来,两道利剑一般的目光向众人招了过去,虽然只是这么一刹那,但每个人都感到有一阵寒意透体而过,不由得把目光垂了下来。店主长出了一口气,才发现自己已经出了一身大汗,陪笑道:“这位爷,没想到您还是……”那年轻人挥手打断了他,说道:“你还没答我的话。”店主面露讶色,说道:“我这双眼睛看人,多少年没差过,您这位爷必然是在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件大事您竟然不知道么?”年轻人道:“什么大事?”店主正要回答,忽然店门前一阵马蹄急响,到门口悠然而止,进来三个十八九岁的女郎,姿色较好,每个人都是薄绸子衣裤,足登蛮靴,腰间还佩着长剑,珠翠绾发,带了一顶遮阳笠。看她们的打扮,似乎是汉家子女,但她们的长相隆鼻深目,则又是蛮家少女,而且细腰平胸大足,不加束缚,也是蛮女样子。三女的样貌都长得十分艳丽,见过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望过来,毫无害羞之意,反而大胆的回望过去,顿时将无数人的眼珠都勾了出来。那为首的年纪最大的女子不屑的转过头来,说道:“找个座位,把酒菜送上来!”店主看到她们,脸上露出了一阵惊惧之色,也顾不得招呼那年轻人,连忙跑过来安排座位,店中间的几个大汉,也毫无异议的让了张桌子出来。店主很恭敬地替她们送来了洗脸水与三块很洁白的纱巾,她们也不避忌,挽起袖子露出洁白的臂腕,在水盆中洗手擦脸。先前那女子吁了一口气道:“真舒服,大热天赶急路真不是味儿,我真想跟在山里一样,把衣服都脱了,凉快一会儿,只恨这些家伙在这儿碍事。”另一个少女笑道:“姐姐,要脱就脱好了,何必顾忌他们呢?谅他们也不敢看我们一眼。”最年轻的那个娇声笑道:“那不行,要是他们看了呢?”刚才那少女道:“那还不好办,把他们的眼珠子挖去了就是。”三女格格格的笑成一团。店中众人全都傻了眼,本以为是少女间的说笑,但三女却同时缓缓站了起来,伸出那纤纤如玉的双手,将身上的大衣宽了去。众人同时眼前一亮,大衣下裹着的,是三具玲珑剔透有如仙女一般的玉体。通体不着寸缕,只在下阴处系着条小小的丝巾,简直便是通体全裸。在那雪白娇美的粉肩之下,那高挺浑圆的乳房高高耸起,在一片雪白之中,胸前那动人心弦的两点嫣红更是美妙得不可方物,峰峦之胜配上浑圆高翘的臀部,整个胴体曼妙的曲线,加上修长笔直的双腿与尽头处那隐约可透过薄纱看到的神秘黑森林和隐见的小沟,简直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尤物。有几个大汉贪婪的望着她们,喉头更发出了低低的“荷荷”之声,三女格格笑了起来,对此毫不在意,反而有意舒展了一下双臂,那一对高挺的乳房随着这一动作而微微的颤动起来,愈发令人感到那无穷的诱惑。然后才坐了下来,将一条玉腿抬了起来,拱在另一条腿上,从那条薄薄的纱巾的缝隙中,可以清楚的看到一片黑色,中间隐约透出一点红,那欲迎还拒的娇态和三女嘴角流露出来的媚笑,让所有人都为之着了迷。三女却视众人如狼似虎的目光于不顾,自顾自的说笑起来,众人你看我、我看你,虽然眼神中明白的透露出那意思,却没一个人有所动作。这些人都是跑江湖的老手,在这蛮荒之地突然出现三个如此形象奇异的女子,怎能不令人心中起疑?只见莎妮“啊”的叫了一声,向后打了几个旋转,随着转了这几个圈子,身上的武士服也跟着飞了出去,却原来是被罗奇的掌风割断了系衣的带子。这时的莎妮身上只着一件抹胸,几乎大半个乳房都裸露在外,从深深的乳沟望下去,隐约可见里面的呈嫣红色微微突起的乳头,将抹胸上顶起了两个小小的突起。下体仅用一小块布料遮掩,只能将重要的部分遮住,后面的屁股分成雪白的两片,向后翘起,那下体深黑色的三角地带中,隐约可见外露的一两根黑色的阴毛。莎妮几已近似于全裸,而手中仍然持着一把明晃晃的长剑,脸上满现惊恐之色,那种美人含羞,欲迎还拒的诱惑,给人以一种强烈的冲动,恨不得上去将她马上按倒在地,扯掉她身上剩余的衣服,大干特干一番。以罗奇的定力,亦不禁心神一荡,下意识的将头一侧,要避开莎妮那迷人诱惑的肉体,却听到本来在自己身后的两名少女的娇呼,正在他目光所及,那情景比刚才更要动人十倍。两名更为青春美丽的少女,从左肩至右边大腿处,武士服被斜着划开了一道长长的大口子,更令人惊奇的是她们里面根本是未着寸缕,一双娇俏高挺的乳房似乎是按捺不住而从里面弹了出来,要命的是还有一半衣服挡着,简直令人想迫不及待的扯掉那上衣,一睹里面的峰峦胜境。腿下的裂口斜斜的直向大腿根处,里面幽黑的深暗,简直可令人引起无穷的遐想。这时其中一名少女惊呼一声,身子不由自主的向罗奇扑来,那尖挺的双峰正巧压在罗奇前胸之上,罗奇下意识的伸手挡开,手指尖正拂在那高耸的乳尖之上,那少女娇吟了一声,全身似软弱无骨一般的倒在罗奇的身上。身体顿时弯曲得像水蛇一般不住的扭动,那细腻润滑的肌肤在罗奇身上不住的磨擦。罗奇自幼在山中苦修,甚少接近女人,这时只觉全身一热,魂魄直欲破体飞去,心神一荡,另一手已按在了少女的大腿根处,那少女全身一震,身子更是软若无骨的全靠在罗奇身上,双手环住了他的脖子,肆无忌惮的送上红唇,任他予取予求。一条柔软温热的舌头滑进罗奇的嘴唇,这时脑后忽地凉风一闪,罗奇全身一震,猛醒过来,这时莎妮的剑锋离他脑后已不足三寸,剑气袭来,令他头部顿时鼓涨欲裂,脑后的长发随着剑气而四散飘飞,眼看便有丧命之危。在这危急之际,罗奇终显出他名列八奇之一的本事,他身体平地而出,陡地射出了一丈有多,莎妮的长剑登时走空,罗奇右手轻轻一送,将怀中少女推出了数丈之远,一个转身,稳稳落在草地之上,这一切变化只在兔起鹘落之间,虽是一刹那间,但中间却已经历了生死一遭的大转折。罗奇目光缓缓巡视四周,心中暗责自己太过轻敌。事实上这场比试一开始,他已处处落在了下风。他不欲伤众女的性命,是故那出手必取人命的修罗刀,一开始便没派上用场。而更忽视了“姹女大阵”的媚术。编排此阵的人显然对人的心理有着深刻了解,在胜利在望,得意忘形之际,亦即是心神最容易露出破绽之时,将媚术突然施展出来,而数名少女剑士身体的裸露,更能令人心动之极。以他自少十数年的禅定功夫,亦不免着了道儿,此阵之厉害,可见一斑。他再也不敢大意,缓缓向前望去,莎妮仍然是原先打扮,那纯白色的抹胸只是似挂非挂的挡在胸前,随着微风轻轻拂动,似乎不知何时便会掉下来似的。那一对尖挺的乳房鼓鼓的突显出来,更可清楚的看到乳尖所留下的印痕。而她一举手一抬足间,更具有无穷的诱人风情,似乎从她身上冒出极为浓烈的催情气息,从她周围向罗奇汹涌而至。这种以牵引周围气机攻敌的媚术,罗奇还是首次见到。忙运起“入神坐照”之法,敛息内视,运气还神,心神顿时镇定下来,长啸一声,排尽胸中郁气,一掌推了出去。莎妮没想到罗奇突然出手,她论真功夫哪是罗奇对手,顿时慌了手脚,心神一分,媚功自然大减,一个跟头向后翻了开去,在半空之中被风一吹,那片抹胸斜斜的飞了出去,一双雪白而丰润的乳房毫无遮掩的露了出来。而仅裹住下体的那一小块布也破体飞去。在半空中莎妮双腿分开,两腿之间的秘处亦赤裸裸的展示在罗奇面前。在一层浅浅的绒毛之下,一对薄薄的阴唇紧紧的合着,保护着那女性的秘处,而在日光映照之下,竟还隐隐可以看见水光闪烁,可见这浪女早已动情了。罗奇不屑的一笑,这时他想起了莎妮昨日与那大汉疯狂交合的场面,心中不由得流露出一丝厌恶,开始媚术在他心中所造成的一丝破绽顿时被弥补的干净圆满。他目光遥制着在半空中掠过的莎妮,眼中流露出强烈的杀气,这“姹女大阵”的媚术既已被他破了,可以说破阵已只是举手之劳。这时在半山中的亭子里,突然伸出了一杆黄旗,摇了三摇,又换上了一杆红旗。罗奇心中一动,有人在半山中以旗法遥制,怪不得这阵法变化无穷,原来不是莎妮之功,而是那亭中不知名人的指点。罗奇不由起了一丝好奇之心,那里面的人究竟是谁呢?罗奇勇闯叠翠峰,是否能成功通过“姹女大阵”呢,又是否能见到“圣女”何妙容?高黎贡山百兽谷中,正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究竟会有什么变故呢?一切精彩内容,尽在第三章——《情挑玉女》。另外,本书中第一位女主角在下文即将出场,敬请关注!
第三章红粉煞星
旗号一出,莎妮尖啸一声,正在围攻罗奇的九女,猛地呈扇面形向后退去,罗奇手按剑决,一动不动,目光紧紧盯在莎妮身上,他知道若有什么变化,一定从她身上开始发动。谁知莎妮越退越远,这时忽听娇啼之声不绝,香风一阵一阵从左右拂来。四周间有数十名女子缓步而出,只见众女个个薄纱罩体,身材婀娜,举手投足间风韵十足,一个个水汪汪的大眼睛,目光紧紧罩定了罗奇。罗奇哈哈一笑,“原来姹女大阵是凭着人多的吗?”莎妮充满怨毒的瞪了他一眼,飞快的向后退去,眨眼间没入草丛中不见。众女呈一个圆圈,团团将罗奇围住,只见她们面容娇美,身材玲珑浮凸,漂亮之极。举手投足间带着一股媚气,却又媚而不邪,淫而不荡,轻纱之下,隐约可见只穿着肚兜及内裤的雪白肉体。丰满雪白的胸部因淡红色肚兜的支撑而托出美丽雪白的乳沟,饱满诱人的乳房高挺着,顶着一粒樱桃熟透般的乳头。平坦的小腹显得相当的光滑,浑圆的臀部包在薄薄的内裤里。白色的内裤下藏着隐隐若现的黑色神秘地带,雪白修长的大腿光滑白嫩,让人看了心生遐想。这景象落在别人眼中,或许会血脉贲张,不能自己,但罗奇是何许人也,受佛门功夫真传,禅定之功,几已不落于修行数十载的老僧,此时只是用目光缓缓环视四周,眼中却仍然清澈如水,并无半分乱了心情。四十九名女子排成天罡北斗之形,站定后看上去似是一动不动,但实际上腰肢在轻轻的扭动,带动着全身的肌肉,都在轻轻的颤动。尤其是那一对玉雪般也似的乳房,透过轻纱,可以清晰的看到那紫红色的乳头在轻轻的摇晃,而那美丽雪白的乳沟随着颤动在一开一合,更是让人看的血脉贲张,不能自己。诸女的私处,用一片小小的几乎只有算是手帕的布片在遮着,数根卷曲的阴毛,从里面不经意的钻了出来,那一块似水蜜桃似的突出地带,竟也能随着诸女的扭动轻轻的一开一合,若眼尖者更可看到那一小块布片上竟有隐隐湿润,透过这布片,还可隐隐看到里面的一条小小肉缝,那诱人之处,即使说上三天三夜,也难用言语尽述。两条丰满的大腿清晰可见,那修长浑圆的一双美腿,在月光映照下,可真是洁白似雪,温润如玉。在大腿根尽头的深处,那几根不经意流露出的阴毛,更是挑动人的无限情思。罗奇对此情景只“哼”了一声,索性抬头向天,双手负后,一派毫不在乎的模样。众女却并不因他的轻视而产生丝毫敌意,脸上仍是笑颜如花,只是脚下缓缓走动,围着他转了起来。罗奇倒并不是对此阵有轻视之心,只因这姹女大阵极讲以声色乱人耳目,是否用眼睛看并不重要,关键是要守定自己心头的一点灵机,他虽然双目向天,其实暗中运起佛门禅功“洞明心镜”,众女的一举一动,无不在他的掌握之中。他隐隐感觉到,众女脚步看似散乱,其实内中蕴含着极奥妙的变化,已经封死了他的所有退路,令他再无凭轻功闪避之机,只有出手硬闯一途。这时,半山亭中的突然伸出了一杆绿旗连挥了五次。众女中的一名身穿紫衣的女子,突然说道:“这位公子,我家姑娘有令,诸位姐妹们要施展天魔乱舞,你若觉得抵挡不住,现在只要认输,速速回转中原,以后再不来此地,我家姑娘绝不追究。”声音说来轻缓柔和,简直是一派大家闺秀的风范。罗奇早就在众人中注意到此女,一是众女皆衣着暴露,只有她一身整齐的紫衫,二是神情庄严无比,不似其她人举手投足间带有一股媚气,显然是个发号施令之人,听了她这一番话,心中不由涌起一股怒气,道:“在下虽然籍籍无名,却也不是听人呼来喝去之辈,今日之事,除非贵山主亲自向我赔礼,否则绝难善罢!”紫衣女微怒道:“你何以如此不知好歹,我看你举止文雅,不似恶人,留你一条放生之路,没想到你外表光鲜,心地却如此卑鄙不堪!”罗奇出道以来,尚是第一次有人指着他的鼻子这样说,不由怒道:“我不与你等一般见识,叫何妙容出来,我领教领教她的招数,若是输了,马上就走!”那女子脸色微红,斥道:“好个大胆淫贼!”双袖轻轻一挥,四十九名女子突然同时发出一阵极为轻微的声音,这声音悠长之极,且越来越大,千回百折,婉转娇啼,正如一女子在床上时发出的娇吟,声音起先稍稍颤抖,正似是一女子初随恩露,惶恐不已。声音愈见惶急,突地又再停住,一阵极短却又是极难忍耐的寂静过后,一声嘶心裂肺的娇啼传来,似乎显得是极为痛苦,但在这痛苦之下,却又隐隐含着一种快意与舒适。娇啼之声不停,但痛苦之意渐少,而快意渐浓,正如一少女破瓜之际,那种痛苦与快乐并存,格外是让人心动不已。声音又再响起,这时愈见轻柔,且已失去了先前那种略带惶恐的感觉,而是从心底发出来的一种快乐。声音开始轻柔无比,正似一个男人,以无比温柔的手法,抚摸着女子的全身皮肤,一寸一寸,滑如凝脂,触手生温,忽地声音略略颤抖了一下,女子们的乳房,同时也抖动了一下,这马上令人联想起那男人摸到女子的乳头之上,那紫红色的樱桃轻轻抖动,空气中充满了淫荡的气息。声音稍起波澜,又复平静,这时那群女子上身已渐不抖动了,而是自腰肢以下,一寸一寸的皮肤,都开始轻轻的扭动。忽地声音长长的拉了一声,然后如释重负般的出了口长气,全身似乎都放射出一种无比淫荡的光芒,然后单膝跪倒在地,全身皮肤不住抖动,但声音中透出一种巨大的满足,正是男人在他们射精后的瞬间。这一阵天魔舞,只用声音及形体动作,竟能把一个完整的性爱过程全部包括在内,呈现出一个活色生香的画面,如在眼前。随着众女缓缓收热,每人身上皆出了一层薄汗,在日光之下闪着晶莹的光芒。那紫衣女似也有不支之势,看了罗奇一眼,微露惊讶之色。罗奇“哼”了一声,“姹女大阵,也不过如此!”猛地腾空而起,在半空中一步横掠数丈,右手五指如爪,直向那紫衣女抓来。这时半山亭中忽有人喝道:“变天权位!”显然情势紧急,亭中人已无暇再用旗号,只好出声招呼。紫衣女猛地向后一伏,身体就如同游鱼一般,贴地滑出了一丈有多,同时在她身前身后护卫的共是八女,同时向罗奇扑上,双臂呈抱月之状,身体在半空中不住盘旋,分从八个方位扑来,那高挺的双乳在前胸不住颤动,同时双腿不住连环踢出,那上面只带有一层细细绒毛的桃源秘洞忽稳忽现,配合着八女的杀气腾腾,别有一种动人心魄之感。罗奇对面前的四女视如不见,在半空中身形一侧,左袖向后拂出,迎上另四女的掌风,借着这股力道,在半空中一个转折,身子如同一只大鸟一般,陡地从八女头上飞了过去。但那紫衣女身形如电,就缓了这一瞬的功夫,她已脱出了罗奇所笼罩的范围之内,罗奇一把竟抓了个空,紫衣女身形已从地上弹起,一下子隐进了一丝花树之后,罗奇脚步一错,如影随形,五指长伸,紧跟那紫衣女而去。只见二人在树丛内穿梭闪动,罗奇的轻功虽高,但紫衣女显然占了地形的便宜,罗奇的手指离她衣角边缘,总是差了尺许。罗奇这一招“擒贼先擒王”,果然是破阵的窍要所在。那紫衣女在罗奇的追逐之下,直吓得花容失色,神情慌张,再无法有效的组织阵法。罗奇此时可说已把阵给破了,要脱身易如反掌,但他气恼紫衣女对他出言蔑视,有意要将她抓住,好好教训她一番。这时半山亭中突然同时伸出了三杆红旗,不住摇动,只听花树丛中“蓬”的一声轻响,忽地涌出了无数女子,这些女子或以花丛遮掩,或以树叶挡饰,罗奇竟没发现她们,这时只见她们个个一丝不挂,脸上神情庄严肃穆,但身体却不住扭动,双腿交缠,双肩摇动,尖挺的乳尖犹如两点嫣红的樱桃,呈现出一种极大的不协调,更给人以极大的诱惑力。罗奇一时之间只觉眼前一片人山肉海,艳光四射,双目极力四望,那紫衣女早已逃的不知去向,心中暗暗苦笑,心道:“这一招或可叫做‘人海战术’,但确具奇效。”稍一迟疑间,已有四女围上身来。一女的双臂已环住了他的脖子,一对乳房顿时不住向他脸上磨擦。同时双腿也环上罗奇腰间。罗奇身形一转,脚步微错,已从她的臂间脱了出来,忽见两条玉腿直向面前飞来,那是一对雪白浑圆、玉洁光滑、优美修长的美腿,那细腻玉滑的大腿内侧雪白细嫩得近似透明,一根青色的静脉若隐若现,和那线条细削柔和、纤柔紧小的细腰连接得起伏有度,令人怎都忍不住要用手去爱抚、细摩一番。双腿微分,那乌黑的神秘三角赤裸裸的暴露在罗奇眼前。只见一丛黑色的阴毛掩盖下,那肉缝已微微向两边分开,露出中间粉红色的两片阴唇,更奇的是,那两片阴唇尚在微微颤动,中间一个细小的洞口,一颗只有豆粒大小的阴蒂已经悄悄的探出头来,一股催情的气息扑面而来。罗奇本来出手挡格,但手指一出,正好迎到那阴蒂上去了,他略一迟疑,面前女子双足足尖已分从左右,点向他太阳穴,招式狠辣,毫不留情。罗奇身形一转,已闪开了她双足连踢,但一招失了先手,登时被逼得连连倒退,那女子出手狠辣,毫不容情,招招夺命,罗奇一时又不想伤她,只能向后闪避。这时,身后已有四女悄无声息的围了上来。二女双足踢出,足尖点向罗奇脚踝,另两女则分取罗奇左右肩井穴。罗奇只觉劲风透体而来,此次围攻众女的功夫远非先前莎妮等人所比,显然是内功深厚,招法精奇的高手。罗奇虽然不惧,但再想似前面那般举重若轻,游刃有余,却是万万不能了。罗奇心想,“如再效法先前所为,擒住为首那发号施令之人,这阵法或可不攻自破。”但环视四周,只见众女在林内穿梭来去,粉肤雪臀在眼前交晃而过,却找不出哪个为首。只见半山亭中旗号不断变化,众女身法脚步也随之变幻百端,一时间罗奇竟找不出脱身之路。心中不由一怒,心道:“我本不欲伤人,无奈蛮女欺人太甚,嘿,玉面修罗行走天下,多少豪强巨寇尚且不惧,难道被几个小女子难倒了?”心中倒被激起了雄心,决心一破此阵,给何妙容一个厉害瞧瞧,照他思量,那在半山亭中指挥的,必是何妙容无疑。罗奇猛的劲贯双臂,同时向外一分,两道极大的劲风席卷而出,向他出手的四女娇呼了一声,分向左右跌了开去。罗奇飞身一跃,已上了树梢,正待居高下击,忽听一声娇咤,“想走没那么容易!”一道剑光扑面而来。罗奇定睛一看,原来正是方才那紫衣女,这时她已将衣服全部脱去,果然身材曼妙,曲线玲珑,比其余诸女更胜一筹。那白玉似的胴体上挺立着两座坚挺柔嫩的双峰,绝对庞然巨乳,波涛汹涌,两个玉乳既大又尖、挺,羞涩地上翘,惹人怜爱,更增添几分匀称的美感,山顶上两颗粉红色的葡萄,晶莹剔透,更令人看直了双眼,恨不得立刻上山摘取;平坦的小腹上镶着迷人、小巧的肚脐眼儿,叫人爱不释手;芳草萋萋之处更让人有多一分则太长,少一分则太短之叹;青葱似的修长双腿,不论色泽、弹性,均美的不可方物,直叫任何男人看了都忍不住那诱惑。再向下看,那丰满圆隆的少女阴阜娇嫩细滑,淡墨柔软的阴毛轻掩着其下粉嫩紧闭的绯红幽谷,令人心驰神往;象牙雕就一般的玉洁双腿温软细腻、白皙修长,那晶莹剔透的大腿、白璧无瑕的小腿、丰润秀丽的足踝、精致匀称的足趾,没有一丝掩饰的赤裸胴体闪耀着令人晕眩的美丽光芒。娇躯真如玉雪一般晶莹洁白。一双高耸的玉乳和红红的小乳头几是伸手可及,洁白的小腹下乌黑的神秘三角赤裸裸的暴露在罗奇眼前。但罗奇更无心欣赏此等迷人风致,那女子剑光如雪,剑尖幻出数点寒星,变幻不停,这乃是道家剑法中的高招——“一气化三清”,这女子使来挥洒如意,武功已臻一流高手之境。罗奇心道:“此女若行走江湖,必可名动武林!”在一年前,他曾与武当派第一俗家高手简冰如较量过剑法,这招“一气化三清”被他使得出神入化,单论此招,此女也只不过稍逊半筹而已。罗奇左手陡然伸出,一下欺进了剑光里去。他知道此时争的就是一个“快”字,时机刻不容缓,再缓得一缓,让下面众女缠上,再想破阵更是难上加难。所以出招迅如雷电,中指“铮”的一声,正弹在剑锋之上!这下虽然极险,却正是破解的高招。满天剑光顿时敛去,那女子剑法虽高,论内功却非罗奇的对手,手腕一麻,险些长剑脱手。但她应变极速,就势后仰,身体顿时弯成了一个“弓”形,双足连环向罗奇踢出。这下可不得了,她双腿一出,那两腿之间的桃源秘洞完全呈现在罗奇面前。只见她两腿分开成一个“大”字,小腹光洁玉白、平滑柔软,下端一蓬淡淡的绒毛,她的阴毛非常茂盛,那丛淡黑柔卷的阴毛下,细白柔软的少女阴阜微隆而起,阴阜下端,一条鲜红娇艳、柔滑紧闭的玉色肉缝,将一片春色尽掩其中。几以罗奇的定力,亦不禁心神微微一荡,只见她出腿无风,但来势极快,双足似是同时点来,却分有前后,若非一等一的高手,绝难分辨出她攻来的方向。罗奇左手探出,抓她足踝,她右足乘势缩回,打了个圆环,左足迅如雷电的从中飞出,直点向罗奇面门。罗奇向左一侧,闪开了她这一腿,左手极快的在半空中与她左足交了三招,右手中指中宫直进,一下子向她小腹点去!他这一指用了五成力道,直指她小腹“关元穴”,这一下至少要破了她护体真气,令她再无战斗的能力。那女子身在半空,看不清罗奇的出招,但应变之速,简直令人叹为观止。她双腿猛地向外一分,身子凭空起了两寸,同时娇叱一声,只见她那两腿之间的阴唇,竟奇迹般的向外一分,露出了中间那迷人的桃源洞口。罗奇这一指不偏不倚,直插而入!罗奇指刚一入,只觉一股极大的压力自四面八方而来,那女子竟用自己的阴道内壁,生生的将自己的这一指夹住了!罗奇被困于姹女大阵,“玉面修罗”的一世英名会否丧于此地,他是否能从阵中脱身呢?高黎贡山中,究竟又发生了什么惊天秘闻?请看下文——《美人炼狱》
、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