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欲之路遇劫匪

我们一家三口信马由缰的郊游持续了好几天。说实话刚开始还知道是沿着大路走的,可是走到后来,连我也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是的我们迷路了。我从小在精灵族中长大,妮雅也做过佣兵。辨认方向是野外行动的基本技能,怎么可能迷路呢。
好吧,我说实话。其实是连续的几天无忧无虑的郊游生活,让我和妮雅都忘记了一切,完全沉醉在优美的林间风景、放开一切的情欲狂欢,以及为了躲开小爱丽丝,而偷情式的刺激感里。哦,还有连续几天的纵欲,我被妮雅吸得精枯髓干、双腿发软。妮雅则是精气过剩,头晕眼花,还时不时的流鼻血,呵呵……没办法了,在十几天的纵欲后,我们终于知道要克制点,调整心情禁欲调息。五天后我终于恢复如初,而妮雅在我恢复后的第二天,才在我的帮助下恢复过来。龙力对人类来说太过霸道,要运化要多花点时间。
等到这时,我们才发现已经彻底迷路了。我们所处的位置,已经是地图之外的地方了。不过好在艾莉婕教过我观星定位,这是精灵族惯用的一种导航方法。按照星座的夹角,并以北极星为辅助,我们应该向东北方向再走十天不到,就能到达【库鲁克斯帝国】的边界。
就在我们快要走到【库鲁克斯帝国】的边境的时候,我突然发觉我们被一群人盯上了。
“巫师之眼”是法师用魔力激活一个预先刻录着魔纹的球形石英石,用来监视周围的环境的。一般用来警戒潜在的危险。不过有几个缺点,刻录魔纹大概要一个小时所有。而且召唤出来的“巫师之眼”是可见的,能被有经验的对手反追踪。
不过艾琳婕教给我的“巫师之眼”是刻录在蒲公英种子上的。虽然监视范围比传统的“巫师之眼”要小,但是体积小可隐形,而且可同时召唤好几个。
让我惊讶的是,对手太过迅捷。刚开始我的“巫师之眼”们只是发现了,周围的植被有些诡异的骚动。然后最高处的一个“巫师之眼”被人干掉了。之后才几秒的时间里,剩下总共六只“巫师之眼”都被一次性解决了。
我刚提醒妮雅警戒,几只吹箭就向我们射来。拉车的马匹脖子上中了两只,扑腾几下就晕倒了。另有六只分别向我和妮雅的头部,胸口,大腿处射来。我从小就是和精灵族的战士一起修业的,这样的短促、迅捷的袭击对我来说是没什么,但是妮雅就有些手忙脚乱、顾上不顾下了。
我右手单手结印,一个小龙卷风从我手心冒出瞬间变大,又正好将三只吹箭弹开。左手一个拔刀斩将射向妮雅大腿处的吹箭拨开。接着加大魔力输出,将刚才的龙卷风逆向发出,直指射吹箭的右前方。
“妮雅举盾!爱丽丝趴下,别动!”
还好妮雅坐马车时,习惯将盾牌放在随手能拿到的地方。我话音刚落又有几只短箭向我们射来,妮雅立即用盾档开射向她的三支。而我这里,居然从我的左前、右、右后三个方向共六只箭向我射来。还真看得起我,……我被重点照顾了。
我右手也拔出剑,舞出两朵剑花,将六只箭一一档开。接着第三波射击。只听弓弦的震动声、箭矢的风声,又沉又闷都是劲箭……是箭雨!。数不清是几枝了,这回是无论如何都挡不开了。我激发了腰带上的魔法石——“魔法·风之屏障”。多亏了艾琳婕送我的触发式魔法石,大面积的交错风刃,将所有箭枝全部弹开。总算将第三波射击挡下了。
接着是一片寂静,然而这更诡异。接下来是什么?
“嗷……!”是老虎!还有豹子、棕熊、巨猿……猛兽袭来。
呼,松口气。这个我倒不怕。
“妮雅,闭眼。”
又一颗魔法石被激发——“光系魔法·魔闪光”。只听“”嘭的一声响,周围被强烈的光芒所遮盖,什么也看不见了,只有白茫茫的一片。
光亮过后,刚才的那些猛兽们四下乱跑。可惜了,拉车的马刚才被毒到了,不然到可以乘这个机会逃跑。
“给我上!”
一声响亮而清脆的娇喝声传来。一群穿着绿色伪装的战士,纷纷从树上、灌木丛里跳出。拿着……拿着……精灵长剑……!向我们猛扑过来。
果然是精灵族的战士,尖长的耳朵,矫健而优美的身形,干脆利落冲锋。他们绝不和我们多纠缠,一招一式全都避开兵器间的碰撞,全都向我们的……我们的……脚踝、膝盖、手肘、肩膀上招呼。他们要封锁我们的行动,这是要活捉我们吗?近身格斗我可不怕,况且我从小和精灵们过招。打起来毫无压力,几个回合下来,我这里的几个精灵都被我打伤手腕,退出接触了。
精灵族怎么会突然向我们攻击?说不通啊!难道又有国家向精灵族人宣战了?不知道艾琳婕怎么样了?
妮雅由于最近有和我对战的经验,和精灵们打起来压力也不是很大。左手盾击,右手挥剑倒是和几个精灵族战士打得不相上下。
就在我摆脱纠缠,打算回援妮雅时。一阵香风袭来,绿影一晃,一个一头金发马尾的女性精灵跳到我的正面。她带着面纱,蜂腰、翘臀、长腿身形婀娜,格外醒目。她樱唇乍起,喝道:“别得意,今天一个也逃不了!”
说罢,刷的一声,拔出长长的佩刀向我劈来。翠绿色的眸子里,闪着豹子般凌厉的眼神。当我招架住她的劈砍后,我惊讶的忘记了反击。
“夜空花海”——这是当年我和艾琳婕在一起时,用各自的龙息淬火、龙力附魔、矮人老匠师亲手打造的一把苗刀。不管是韧性、锋利度,还是平衡性、魔法传导性都具臻完美的神兵利器。由于用到了矮人秘传的“折花叠打法”,刀面上有像月亮、星辰和花海一样的花纹。加上用了龙力附魔。握把一旦感应到了持刀人的能量波动,就会激发龙力,刀面上的这些花纹也会泛起金光。这把刀是我作为定情信物送给艾琳婕的。我们分别后,艾琳婕带走了这把刀,留给了我现在这把对剑。
可是“夜空花海”怎么被她拿走了?偷、抢、骗?怎么可能,艾琳婕是什么本事?再说了精灵们怎么可能会对做艾琳婕这样的事。难道……?
“停!……都住手……别打了,我们投降……妮雅,放下吧……还你,爱丽丝。”
我给了妮雅一个眼神安抚她。最后我们的马车被征用,坐上了被我们打伤的精灵。武器被没收,我被五花大绑,由刚才的那个女精灵亲自看押,妮雅由于要抱着爱丽丝,没有被绑,但是由六个精灵战士重点“照顾”。
我们向北而行,第二天傍晚我们到了一个秘密营地。
“都说了,叫你别冲动。这次行动肯定有问题。”
“怎么可能,那个人类贵族,连着家眷都被我们一网打尽……”
“那他们为什么没带护卫。还有他们的伤。明显是手下留情了。照这个打法,别说手腕了。直接切下手臂都有可能。”
“呃……?但是他们肯定洗劫了我们的村落。你看……他的武器明显就是我们打造的。”
“还嘴硬。让我看……啊!……这……这……这是……他们人呢!!”
这个声音,这个声音……!
我的带的头套被人轻柔的慢慢摘下。我第一眼看到的……看到的,正是我日日念之,何时忘之的……艾琳婕。
我只觉得一阵潮热,一股暖流从鼻子汇上双眼。两行热泪缓缓地留下。艾琳婕激动地一把抱住了我,从他微微颤抖的双肩,我觉得她也落泪了。
“哎……!怎么会这样……!”这声音略显滑稽。但坑定是刚才那个领头。呵呵……这个冒失的小精灵。
当夜安顿下妮雅和小爱丽丝后。我与朝思夜想的艾莉婕促膝长谈,时不时的还欢快的笑出声来。聊聊进入人类社会的波折,最近的状况。聊着聊着就聊到了,过去的山谷中的时光,和……初尝禁果时的甜蜜醉人。
艾琳婕的粉脸马上就染上了一抹红霞。这让温婉可爱的她,多了份明艳。我情不自禁的吻了上去。
可当我想更近一步时,艾琳婕退了一步。她躲开了。璇绮的气氛一下子蔓延开来。我慢慢的向前进了一步,而艾莉婕似乎畏惧了,又后退了一步。就这样一进一退。最后,艾琳婕一闭眼,一回头逃也似的跑出了帐篷。
“哎,艾姐,怎么了。不是好好的吗?怎么突然跑了。你的脸好红啊?怎么了?”
“你真啰嗦,闭嘴!还有……这把刀……没收!都跟你说了,这不是你该用的。”
“啊!……怎么可以这样,不要啊!我好不容易……”
渐说渐远了,我不经有点失落。毕竟我们分开了快四年了。说不定她有恋人了呢?
我默默地回到了自己的帐篷。爱丽丝已经睡了,妮雅铺好了床铺。等着我的到来。
“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
“睡吧。”
我搂着妮雅的肩膀,闭上了眼。可是心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就在我烦躁之时,突然下体一紧。耳朵上同时一股湿热袭来。
“赛尔,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烦心的事了?……嗯……需要吗?……每次你有什么烦恼时,只要一做爱,第二天准有好办法。别烦恼了,愉快点才能想出好办法嘛?嗯……好啦……!”
妮雅的手越探越深,最后直接钻入了我的胯下。灵巧的玉指揉捏着我的龟头,还时不时地搔动着我的软沟。
到底是妮雅,哪里痒痒她比我还清楚,那里敏感就往那里撩拨。没几下我的龙根就一柱擎天了。她又马上分散重点,搓揉起我的睾丸来。当我的精口溢出泪珠时,妮雅就一口叼住。硕大的乳房徐徐的夹弄我的龙根和蛋蛋,口中喉吸、舌翻、唇加。哦……!天哪?得赶快架设隔音结界。
岂料,妮雅今天心狠手辣。我居然都被这深入骨髓般的爽利感撩出喘息声。咒语自然就被打断了,我念了三遍才架设成功。
终于放心了。“啊……!厉害……”
妮雅一手环住自己的双乳,继续给我的龙根加压。另一只手圈住我的杆子,上下套弄。似乎所有的失落都飞走了。
这股熟悉的爽利感啊。“……哦……!”敏感的龟头一紧……是深喉!
“……啊……!妮雅……哦……你……你……吸得……好用力……啊!”强烈的酥麻感,从下体蔓延至全身,两颗睾丸都被妮雅吸得一跳一跳的。
我浑身酥软,精关摇摇欲坠。终于……只觉得“啵”的一声,我精关大开,一泄如注。
“啊呀!”一声娇叫。
原来这时妮雅正好换气,遒劲的精液直接射来妮雅一脸。
妮雅摊着双手,一脸惊愕。白浊粘腻的精液糊了妮雅一脸,连脖子乳房上都有。然而这样的场面缺让我有种异样的喜悦。
“啊!好多啊!原来你射精是这个样子的啊。不过好浪费哦。”
说着用舌尖微微舔了一下,嘴角的精液。
“嗯……?怎么……怎么有股……无花果和大豆的气味……还有点小苏打的味道……原来射进来的是这个东西啊。还是先洗洗吧。”
我站起身来,拿出个盆。用水魔法聚集起水来,给妮雅洗漱了一下。
接着妮雅又把我推到在床上,问道:“赛尔,还能再来吗?”
好家伙,居然撩拨了我!可我还没说话呢,小弟弟已经开始慢慢抬头了。
“看来还是不够的……”
说罢,她又用手托着我的睾丸,另一手撸着龙根,上面又熟练地吊着我的龟头开始舔弄、吸吮。
高手就是高手,没一会我又一柱擎天了。
“啊!又硬了。有求必应……真不明白,那天的贵族聚会,你怎么出的来……呜……嗯……姆……!”
这时我已经不堪她的挑逗。拉着她的肩膀,一把把她抱起压在床上。托着她那丰腴的臀部,直接……一杆到底。
“哦……!……好深……啊!……赛尔……再来……啊!”
我半蹲在妮雅的胯下,挺动虎腰。一下一下,就像破城锤一样,撞击着妮雅的花心。
“啊!好厉害!……哦!……来啊!”
妮雅娇吟浅唱,暗暗的收紧花心。乘着我意气风发之时,突然一阵肉紧。开始研磨我的龟头软沟。
说来也怪,一般这个时候,我即将溃不成军,要连连讨饶。今天我缺勇猛如斯、纵横驰骋。从下体传来的快感丝毫不减,可是并没有那种酸软酥麻感。也就是说我离射精还早着呢。
我精神一振,继续大开大合,急抽深钻。把妮雅插得花枝乱颤、摇曳生姿分外妖娆。
我心中奇怪是不是妮雅故意放水呢?
“呃……!来了……!……嗯……厉害……!”让人熟悉的酸软,妮雅的花心开始前突,接着我的马眼开始吸食我的精气了。可是,酸软管酸软、精气也照样被吃掉。可是那种摇摇欲坠般的信号,还是不在。难道是刚才射在妮雅脸上的时候,预热过了?
我自信心爆棚,继续对妮雅大肆挞伐。仔细看妮雅的神情。
只见她双颊潮红,连带着脖子肩膀也是一片春潮。乳头涨大犹如一颗小葡萄。双臀摆动,如同雨打荷花。内里又包又夹,吸吮感阵阵袭来。
和以前一样对我痛下杀手,毫不留情。
我们换了个姿势,妮雅趴伏在床上,我站在床外,开始后入式进攻。
妮雅的身形还是那样丰盈,加上近来灵与欲上的丰足,体态和神情上又多了种少妇特有的魅惑感。让人欲罢不能。
我正得意间突感下体一暖,洋洋洒洒一股滑腻的热流,淋着我的龟头,像触电般的酸麻,我深吸一口气,强定心神守住精关。妮雅一阵抽动、高吟后,一下子瘫倒在床上。她的内里还没有放松,磨弄着我还未射精,依旧硬挺的龙根。
我不在挺动,亲吻着、爱抚着妮雅光滑的裸背、丰乳、肥臀、大长腿。给她事后的舒缓。
……
“今天,好强啊!怎么不动了,再来啊……亲爱的……我还要……”
我当然也知道这样她是不会满足的,立即开动。我托举着她的一条腿,侧着身子继续活塞运动。我激烈的搏杀着,不过这次我没有刚才那般气定神闲了。当妮雅再次进入状态后,她刚一肉紧,我就觉得酥麻难忍。再耸动几下后,我只觉得呼吸急促,龟头胀满。这回真的是要了账了。
妮雅当然也心知肚明。她双臀用力一夹,将我的龙根紧紧地钳住。然后花心一探,对着我的马眼用力直唆,一股子旋吸直透我的丹田。
“呃……嗯……!”
我一声低吼,被妮雅吸得一泄如注。而这时妮雅被我包含精气的龙力一浇灌,也迎来了高潮,一股清凉的酥爽感沿着吸力,逆袭入我的体内。
这股让人欲罢不能的旋吸之力,乘着我射精时的虚弱,向下来到两颗蛋蛋处,把我的睾丸吸得一跳一跳。接着又向上沿着脊柱,蔓延至我的全身。同时伴随着吸力的渐渐增大,快感也成倍的加大。酥爽得我,瘫倒在妮雅丰腴的肉体上,一动也不能动了。
这一射一吸,刚才失而复得后又得而复失的没落感,也随着被吸走了。极度的愉悦下,我的龙力愈发活跃,并被滋养壮大。
……妮雅……
当我射精停止,后妮雅由于我深吻,一边抚摸着我的虎腰,一边盘磨着我的蛋蛋,缓解我射精后的疲乏。
在她的施为下,我很快雄风重振。
“赛尔今天怎么回气的这么快?就这么想要吗?”
“今天心情好啊。你怎么样,还能再来吗?”
“哼!来就来,谁怕谁啊!”
“那是我故意防水好不好!”
“哦……!是吗?那是谁整天,叨叨着。慢点……不行了……让我缓缓……嗯……?”
“那是情趣,情趣知道吗?多说无益,今天谁先讨饶谁就认输。”
“好!今天不把你榨干了,让你明天爬不起来。就算我输。”
各自撂下狠话后。第二回合的大战又开始了。
妮雅一把拽住我的龟头,含在嘴里,然后又舔又吸。我马上了解她打什么盘算了“嗯……!你想干什么。想作弊吗?这可不算数啊。”
“我是怕你不在状态。既然你这么自信,那来吧。”
说着躺倒在床铺上,张开大腿和双臂。邀请起我来。
我当然二话不说,又是一杆到底。
鏖战又开始了,我们各出招数,旨让对方尽早高潮。搏杀之惨烈简直难以想象,还好刚才架设了隔音结界。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我们大战至黎明前,方才疲倦至极而双双入眠。
……
到早上我居然是第一个醒来的。太好啦,我赢啦!
我这是,我们是侧着身互相拥抱着睡到的。可是我怎么记得最后一次射精,我好像是男上女下的传统体位,射精时我还吸着妮雅的乳头……?
我比她先倒下,但是我比妮雅先醒。这可怎么算?谁赢了?
不过正经来想……外来精气的吸收耐受和自身的精气总量相等。而我的精气总量比妮雅还有些差距。但是精气恢复力缺高于妮雅,这是受到龙力的影响。看来我还是需要多多锻炼啊。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