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妖迷情故事

吃过早膳,李允还是一副恹恹的样子,似乎对什麽都提不起劲,葡萄质问青蛇是不是催眠法术有副作用,青蛇苦思了很久,很肯定地确定,他的法术不但没有任何副作用,而且有利于睡眠。
“允,你怎麽啦。”葡萄缠到李允脖子上,“怎麽一副柔弱的样子。”
“你才柔弱。”李允没好气地回了句。
“你一副做什麽都没劲的样子,不是柔弱是什麽啊。”
“允是不是有心事?”青蛇低声问道,李允看了他一眼,皱皱眉。
“我没事。”
“没事?那去玩不?”墨绿凑上来,“还有……我们好久没做了……”变成人形仍改不了做蛇的习惯,吐舌头想李允的侧脸,却忘了人的舌可没蛇的信子长,这麽伸舌头,不到,墨绿愣了一下,气愤地一转身变爲蛇,缠在李允身上嚣张地他的脸。
“一边去。”李允受不了地翻翻白眼,推推他,“放开,我要出去。”
“好,去哪玩?”墨绿立即乖了,放开他变爲人形。
“不是去玩。”瞪了墨绿一眼,“我出去半点事情,你们不要跟来。”说完,走出屋,出门前还往屋里看看他们有没有不乖得跟上来。
李允走后,衆蛇心有灵犀地对视了几眼,变成长相普通的人类男子,悄悄跟上去。
不让跟就不跟?怎麽可能?!
李允出了客栈,上了街,四处转了转,不知该去哪儿,茫然之间,猛一擡头,发现自己居然在迷糊中走到了瑞王府。
踌躇了一会,最终还是想进去看看,走到门口,门卫打量了两眼,便放行了。
上次是辛苦地翻墙进去,这次……
是瑞吩咐过下人麽……
来到上次见到瑞的花园,远远看到花园中央的凉亭,李允有些诧异地发现那里有三个人。
一个是瑞,一个剑眉星目远远看去就觉得很有威势、李允无论如何也忘不了放不下恨的刘毅──那个抢走他心爱舅舅的皇帝,还有一个中年男人,不认识。
他们似乎在交谈什麽,李允躲在花圃后面努力伸长耳朵偷听。
“……是他自己不识好歹,居然敢跟朕抢,朕没有将他腰斩,已经是天大的恩惠!”刘毅。
“天大的恩惠?”李瑞,“你……”
“好大胆的老鼠,敢偷听朕的谈话。”刘毅忽然一声大喝打断李瑞的话,李允顿感不妙,正要溜走,刘毅忽然出现在眼前,认命地闭上眼,却听到刘毅的闷哼和一声物体落在地上的倒地声,自己什麽感觉也没有,疑惑地睁开眼,讶异地发现青蛇等护在自己身边,那皇帝倒在前方的花丛中,正挣扎着要站起来。
“何方妖孽!”原本和李瑞交谈的、李允不认识的中年男人阴沈着脸开口了,警惕地祭出一把桃木剑,飞奔到刘毅身边恭敬地将他扶起。
“咳、咳咳。”刘毅擦擦唇边的血迹,很有兴趣地看着李允和他身边或大或小的蛇类,“我说你怎麽没死,原来是跟蛇妖交上好了。”
“大胆蛇咬,竟敢伤害当今天子!”那男人检查后发现刘毅只是一些不碍事的轻伤,稍稍放心,执起桃木剑一脸严肃地对着衆蛇,“纳命来!”
“住手!”李瑞沈着脸喝道,那男人顿了一下,刘毅摆摆手说了声不碍事才愤愤地退下。
“李允,你可知伤害皇帝是什麽罪过?”刘毅笑着,又转头说:“瑞,你可知包庇要受到什麽惩罚?”
李瑞阴沈下脸,李允火气上来要说两句,却被李瑞瞪了一眼,“闭嘴!不要再给我惹麻烦!”
李允扁扁嘴,委屈地闭嘴。
“允,你舅舅好凶。”葡萄缠到李允脖子上,说着,“要不要我替你教训……”
“闭嘴!不要再给我惹麻烦!”瞪。
葡萄委屈地垂下脑袋。
“唉……”揉揉着额头,李瑞感到头一阵隐隐作痛。好几年不见据说是出外游曆的侄子突然出现,这时候才知道所谓‘出外游曆’是另有隐情,似乎侄子几年前曾遭到皇帝的陷害,今日皇帝来找自己‘叙旧’,他趁机问他几年前对侄子做了什麽,那皇帝倒没有一点隐瞒,将事实托盘说出,紧接着就是刚才一路发生的事……唉,头痛……最头痛的是侄子旁边这几个蛇妖,允是爲何要跟这些蛇妖在一起?被伤着了怎麽办?!
烦躁,真烦躁。
刘毅好笑地看着李瑞几乎快要扭曲变形的脸,嘿嘿笑着,说:“瑞,只要你乖乖入住朕的后宫,朕就不追究你侄子伤害我的罪过。”
“想都不要想!”李允怒道。
“大白天的,要做梦回自己家去。”李瑞冷冷地说着,走到侄子前面,“走。”
“啊?”
“去你住的地方。”
“哦,好!”李允喜出望外,拉起舅舅的手,两人转身即走,五蛇亦跟了上去,刘毅蠕蠕嘴,要说什麽最后却没说,眼看着他们离去。
“你就住这种破地方?”李瑞不悦地说着,丝毫不理会不远处的掌柜一脸敢怒不敢言的模样。
“呃……这里已经是这周围最好的客栈了。”李允有些些脸红,在一直单纯喜欢着的舅舅面前就像个单纯的孩子。
“是麽。”弹弹手指,李瑞瞄了眼躲在一边的掌柜,“京城最大最好的客栈是冬雨客栈,而冬雨客栈恰好就在对街,什麽时候这里最好的客栈轮到这种破地方当了。”
“啊……呵呵。”傻笑。
“算了,将就着算了。”不太乐意地甩甩袖子,让侄子带着自己来到他的房间,又是一阵嫌弃。
“我觉得还行。”李允搔搔头,说。
李瑞撇撇嘴,目光投射到李允后面衆蛇的身上,不由皱了眉。
“你怎麽会和妖怪在一起?”
“……要不是他们,我早就死了。”李允低着头,。
“哦?他们救了你?然后呢?”
“然后……”李允不想说自己跟蛇妖们的关系,转头看看身后眼巴巴看着自己很听话的衆蛇,又转过头来,“然后……”
“然后他们要你报恩,就要你留在他们身边?”李瑞挑起眉,“还是别的什麽原因?爲什麽他们一直跟着你?”
兽奴系列之二蛇侵14五只蛇攻
“他们……咕,是朋友。”李允随便扯了个谎,衆蛇骚动了一下,个个在青蛇的传音下愤愤地安静下来。
“是吗。”李瑞皱着眉,“人妖殊途,这种妖怪朋友,还是趁早散了好。”
“额……”
“来,跟我好好说说,几年前你忽然消失,到底是出了什麽事。”李瑞招招手,李允乖乖坐到他旁边,李瑞擡擡眼皮,看了看没有任何回避打算的衆蛇。“我要和外甥谈话,你们不懂回避吗?”
明显的逐客令,衆蛇非常不乐意地鱼贯而出,在外面愤怒地窃窃私语。
“那个李瑞太讨厌了!”葡萄。
“就是,亏他还是允的舅舅。”墨绿。
“要不是看在他是允的舅舅的份上,我早就将他@??&……”白腹。
“什麽人妖殊途,哪里殊途了!”黑白。
“呵……”青蛇苦笑,“好了,别说了,小心让允听到。”
“听到又怎麽样。”墨绿还是很愤怒,但明显声音小了许多,“允居然说我们只是朋友,可恶啊,我明明是他的雄性!”
“拜托,和妖怪做朋友已经是很匪夷所思的事情了,要允说出和我们的关系,你是不是想让它浸猪笼啊。”青蛇。
“会被浸猪笼?”黑白无比郁闷,“人类真是……”
“没办法,这是人类世界的规矩。”青蛇耸耸肩,无奈说道。
“还是山上好。”葡萄撅着嘴,“那个坏李瑞,小心我咬他的脖子!”露出尖尖的毒牙对着空气示威,却不料脑海忽然冒出一阵响雷般的炸声,震得他头晕脑胀几乎站不稳,歪歪地让旁边的墨绿扶住,刚好看到一个长胡子老和尚端着个钵从衆蛇站着的楼梯口这儿走过去。
衆蛇忽然安静下来,警惕地看着老和尚走过,直到不见了身影。
“臭和尚,敢吓我。”葡萄嘟囔着,被青蛇敲了一记脑袋。
“还敢说,这里可是人类的地盘,有什麽想法不要随便说出来。”
“唔……”葡萄认衰了。
还是山上好啊……
衆蛇郁闷地离开这里,準备上街乱逛。
“哼,几个小小的蛇妖,也敢在天子脚下放肆!”老和尚走进自己的房间,重重地哼了一声,房间里的一个和尚迎了上来,若青蛇在的话,一定认得出这家伙是当初在河边偷窥的和尚。
“师傅,您怎麽会忽然想起出山除妖了?”
“国师派人告诉我皇上被几只胆大妄爲的蛇妖伤着了,我这次出山就是爲了保护皇上。”
“伤了皇上的蛇妖……就是那几只?”
“嗯。”老和尚威严地点点头。
“真是大胆啊……”和尚忽然想到一计,“师傅,徒儿前几天在前往京城的时候,在路上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不知……当将不当讲。”
“讲。”老和尚闭着眼睛上床打坐。
“前些天在一河边……”
“太不要脸了!”听完徒弟说的,老和尚猛睁开眼,“身爲一个男人,居然跟妖怪苟合,不知廉耻!”
……分割分割……
一直溜达到傍晚,想着这时候那两人应该谈完了,衆蛇便回了客栈,“扣扣扣。”
“进来。”
墨绿推开门,看到房内就李允一个人,便走进来,后面还跟着葡萄等蛇。
“你舅舅走了?”墨绿问。
“嗯。”李允对它们笑笑,“要不要去出去逛逛,买点吃的?”
“去。”葡萄首先答应,蹦蹦跳跳到李允身边,“去哪逛?我刚刚走从外边回来。”
“你们想去哪就去哪罗。”李允笑着,似乎心情很好。
“我们刚出去过,现在不想出去。”黑白忽然说。
“那……想做什麽?”
“想吃你。”黑白露出毒牙,“刚才我很生气,你舅舅太坏了。”
“呵呵。”李允笑笑,“我舅舅就是那样,不要介意,我给你们赔罪好了。”

“哼。”白腹高傲地翘着头。
“赔罪好啊。”葡萄变成蛇顺着李允的小腿爬上小腹爬到肩膀上,尾巴缠住李允的脖子,“允,你要让我上,不然我不开心。”
“……你太小了。”
“我不小了,都快两百岁了!”
“青蛇都快一千岁了,等你有他年龄的一半再让你做。”
“不要,那得多长时间啊!”葡萄抗议,“你不能年龄歧视!”
“我就歧视怎麽了?”李允笑着探手,一副你能拿我怎麽样的样子。
“允心情很好?”青蛇忽然问。
“嗯。”
“我心情不好。”青蛇走上来,抱住他,啃啃李允耳朵。
李允回抱青蛇,咪咪笑,“我说了赔罪嘛,我服侍大家好不好?让你们好好舒服一把……?”
承诺要衆蛇好好舒服,还要自己主动,这……
李允在爲下午同舅舅说‘他们是朋友’这话愧疚,虽然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和他们算得上是什麽关系,但……总觉得好像这麽说对不起它们。
兽奴系类之二蛇侵15五只蛇攻H
主动好好服侍衆蛇妖,不过如果蛇妖们被服饰地太高兴他肯定会累的跟个死狗一样。
李允一边想着对策,一边慢慢脱着衣裳,外套慢慢脱下来,接着是内衣,内衣慢慢脱下来,接着是外裤,外裤慢慢脱下来,接着是裘裤,手伸到裤腰处忽然蹲下来,改爲现解下头上的头巾,再脱裤子,耐性不太好的白腹和黑白下面已经直挺挺硬邦邦的了。
“你是在服饰我们呢,还是挑逗?”青蛇挑高了眉。
“两者兼有。”李允轻笑道,左右摸摸自己的右乳尖,“你们是自己不动全部让我来主动呢……还是……”
“你是不是想自己主动就能多点主控权?”白腹可看穿了他的心思,“服饰我的时候,你乖乖张开大腿就行。”
“对,我跟白腹一样。”青蛇轻笑,化作蛇形爬向一边的柱子上缠着,“我可以慢慢等,没关系,就算轮到我的时候你已经累地快要昏过去,我不介意贡献我内胆的力量。”
“嘿嘿,我也一样。”黑白和墨绿同时化爲蛇形爬柱子的爬柱子,上房梁的上房梁,都是一副準备看好戏的模样。
蛇的表情人类怎麽看得懂,可别人看不懂这些蛇的表情心思,李允可看得懂,从它们的眼神。
身边只剩下白腹和葡萄,李允看看葡萄,葡萄立即擡头挺胸,脸上闪着期待的红晕,“允,你想完全主动没关系,我就躺着让你做。”
“让我做你?”
“让你主动带领我做你。”
“一边去。”手一伸按住葡萄的脑门将他推开,葡萄撅起嘴万分不乐意变成蛇形,愤愤地缠上桌脚。
“看来只有先服饰我罗。”白腹得意地笑着,变成蛇形爬上床,做着人的动作把蛇脑袋靠到枕头上。
偏头大量床上的蛇,李允觉得诡异又妩媚,不知是不是跟这些蛇类呆久了,他的审美观也变味了,这麽看,总觉得,白腹的眼睛微眯,似乎在笑吟吟看着自己,感觉好性感。
咳嗽两声掩饰自己忽然涌起的诡异感觉,跨上床,上身前俯与白腹对视,双腿跨开在蛇身子两边,伸手扶起蛇身,让蛇长长的身体缓缓缠绕自己的腿、下身、腰腹……“你想把自己包成粽子啊?”白腹忽然问道,李允呵呵笑。
“你有那麽长吗?”
“你要长,我自然可以再变长。”
“哼。”不甘心地在白腹七寸处掐了一把,掐地白腹吐着信子直叫“你好狠”。
“哼哼。”心情忽然非常好,李允伸舌头白腹的嘴线,“张嘴。”
白腹摇摇头,疑惑看着他,“干嘛?”
“亲嘴。”
“不行。”
“我不会受伤的,你小心点就行了。”
“不。”
“哼。”这些蛇老不爱以蛇形的模样张嘴让他亲,说什麽毒液会把他毒死,毒液不是藏在牙齿里的吗?它们只要把牙齿上关着毒液的那麽‘门’关好不就行了嘛?
不再对蛇张嘴抱希望,李允开始认真做前戏,俯下身,胸前两粒豆子缓缓摩擦蛇身,双手抚摸蛇身,摸到蛇尾巴尖儿,一手拿着蛇尾巴凑到翘起的屁股边,用蛇尾挑弄屁股洞边的皮肤,另一只手挤进洞里,安抚饑渴的身体。
“允的功力越来越厉害了。”在一旁观赏的墨绿开口说,其他閑閑的蛇连点头,李允转头朝它们翻翻白眼。
“你还不想要?”李允有些恼火地啃啃白腹的嘴巴,在体内的手指不能满足身体的渴望,抽出手指,摸索着将白腹的尾巴塞进去。
“想啊。”白腹呵呵笑道:“可我还想多看一会你求不满的样子。”
李允直翻白眼。
李允其实也算不上什麽床事高手,第一次就给了这些蛇,这些蛇向来是一挑逗就受不了地缠上来,所以李允只会在一开始做些对这些蛇来说很具诱惑的动作,其实他的性事能力很低,不懂更高的勾引手段,跟真正的高手相比,他还只是一只小菜鸟。
身下的蛇不动,自己自己满足自己,李允抓着白腹的尾巴往体内挤,然后抽出一截,然后又往里挤……虽说不是真货,但怎麽说也有点感觉。
“唔……啊哈……”似乎是碰到了敏感的那一点,李允忽然仰头出声,那乱的听在耳里,痒在心上,白腹禁不住扭了扭尾巴,尾巴尖端被湿热的环境包围,柔软的肠壁还在努力绞紧,似乎想把它的尾巴吞下……受不了了!
还憋的下他就不是雄的!
白腹身子一翻,立即抢到了主控权,李允一瞬间被翻倒在床上,同一时间体内的尾巴自动拔出,换上狰狞的蛇。
兽奴系列之二蛇侵16五只蛇攻H
“啊啊──”仰头,同一时间挺起腰身迎接白腹凶猛的沖撞,李允粗喘着,调笑道:“你啊,啊哈──还说想多看会我求不满的样子呢。”
“欺準了我定力不够是不。”性器在身下男人的体内搅动,白腹呲牙咧嘴说着。
“就是欺负你定力不够。”挑眉,挑衅。
“哼!”白腹猛然加大的力道,随着动作,蛇的身体击打在人的胯间,靡的声音布满整个房间,旁边看戏的几条蛇不免爲之动容。
野兽实在是没有人类那般的定力,才看这麽一小会,墨绿已经有点挨不住,身子在柱子上摩擦,藉此以得到一点点的安慰。
“啊──哈哈……”李允忽然觉得腰侧好痒,手一摸,摸到一个凉凉的细细的滑溜溜的东西。立即知道了是什麽,将那东西抓出来。
“嘿嘿。”偷袭被抓包的葡萄缩在李允手心里,只突出一个三角小脑袋,跟李允打哈哈,“早上好。”
“现在是早上吗?”李允哼哼冷笑,正在想是将葡萄丢出窗外还是用绳子绑着挂在床帘上,白腹忽然恶劣的一个猛顶,李允被刺激地尖叫出声,身子紧绷,两手忽然僵硬地捏紧,手中的葡萄自然遭了殃,下颚被掐住的它直扭身子,还好李允反映得及时,赶紧松手。
“你们欺负我呜呜呜。”一获得自由,葡萄唆地一下躲进枕头底下。
“你故意的。”李允盯着白腹,白腹嘿嘿笑笑。
“当然是故意的。”
“葡萄还小、啊啊……嗯哈……轻点……”
“不小了,你爷爷都得叫它一声老前辈。”
压在身上的蛇猛力,才这麽一会儿,李允的肠道已经湿透了,蛇类的狰狞半在里面探索,毫无阻碍。
“快点啊……嗯……”李允扭扭腰身,催促。
“如你所愿。”白腹邪笑,缠着男人的腰肢,力道注入尾部加快抽动的速度,尾巴尖转到李允前方,挑弄挺立着的人类的性器,那昂首挺胸的兄弟激动地颤抖着。
“嗯唔……啊啊啊──啊──不用这麽……”
“怎麽?”
“太快……”肠壁的收缩跟不上节奏。
那边两个正做的火热朝天,青蛇却忽然不太舒服起来。
有股怪怪的感觉。
看向一边在看戏的几位,那几条家伙也看向自己,看来这种忽然而来的怪异不是错觉。
白腹咧嘴露着毒牙哈哈笑着干着,忽然动作慢了下来,疑惑地看看那几条蛇。
“奇怪,谁偷窥我。”
“没人偷窥啊,我们都光明正大看着呢。”墨绿说道。
“不,不是你们。”白腹摇头,“奇怪,总觉得房里多出一个人在盯着我似的。”
“怎麽了?”李允因白腹忽然停下而不快,扭扭腰,“我没感觉到啊,快点做啦。”
“你一个普通人自然是什麽感觉都没有。”白腹继续动作,一边分心说道:“我感觉到了,那被人窥视的感觉很明显。”
“嗯……啊快点……你专心一点!”李允不高兴了,他后面痒得很呢,居然这个时候分心。
“好好好。”白腹只有先填饱这个正当头的男人,专心致志在下面的动作上,带刺的蛇类猛顶进李允肠道内,在里面快速好几下,又全部抽出,带出一些些肠道分泌的粘液,又猛挤进去,继续循环刚才的动作……“啊啊──”
第五部分?纯洁的剧情,虎摸杯具的青蛇?
那被窥视的感觉很真实,而它也没感觉到隔壁房间与窗户外有人,那麽就很明显了,肯定是有谁用法术在窥视这个房间。
啧,居然有人那麽无聊偷看别人行房,这人类的大千世界还是真实无奇不有。
小贼,小心点别被我抓到!
“啊──啊哈……要到了……”李允哆嗦着,他快要高潮了,紧紧抱着身上蛇的身躯尖叫,“快点……快了……”
“唔……”
“啊啊到了──”好一会,李允胯间的老二终于舒爽地喷出,李允亦舒服地放开手,瘫在那,任白腹继续在自己身上做运动。
“就摊了?”白腹哼哼着,“你没这麽没用吧,我还没舒服呢。”
“我就休息会,急什麽。”微喘着,李允朝白腹翻白眼。
他怎麽说也只是一普通人类,刚刚泄身自然要休息休息,谁见过刚泄身完又能立即上阵的啊?
……分割分割……
“不知廉耻!哼!”镜中的男人和蛇妖的交合秽之至,老和尚再也看不下去了,袖子一甩将镜中的法术撤下。
“是啊,太不知廉耻了。”徒弟连点头,“这种人啊,要好好惩罚才行!”
“还用得着想法子惩罚?”老和尚哼哼:“直接浸猪笼!”
“是是。”徒弟眼珠子转转,巴巴的凑上来:“师傅,什麽时候……将那秽之人捉拿?”
“不急。”老和尚坐到左边,喝了口苦茶,“国师吩咐我暂时不要急于捉妖,一切听皇上的。”
“哎。”

在房内整整服侍了那蛇两天,接下来又在床上躺了整整一天,第三天,蛇们叫他再休息会,李瑞却派人来唤他去王府里坐坐,李允自然是高高兴兴正装过去了,那下人说了,瑞王爷严令禁止那几条蛇妖出现在他府里,李允只有给每蛇一个安慰的吻,开心地走了。
“舅舅。”下人将他带到王府内的花园,李瑞正在花园中央的凉亭里,李允笑着跑过去。
“过来。”李瑞招招手,李允乖乖坐到他面前。
“舅舅找我有什麽事吗?”
“当然有。”李瑞挥挥手让下人退下,眼炯炯盯着眼前的人,“实话告诉我,你和那几条蛇,到底是什麽关系。”
“只是朋友啊……”李允干笑道。
“是吗?”李瑞挑眉,“还不说真话?”
“我说的是真话……”
“允,说谎话的时候眼睛不要乱看。”李瑞的一根手指一下一下敲击着将两人隔开的石桌,“只是朋友,我看是情人吧。”
“不……舅舅怎麽会这麽说。”李允一下子慌了。
“不要以爲我看不懂那些妖怪的眼神。”李瑞很不高兴,“朋友之间会有那种充满占有的眼神?”
“呃……”
“这几天都呆在我这里,不準出去。”李瑞拉住李允的手,站起来。
“啊?不行。”李允脸色瞬变,“舅舅,他们虽然是妖,但从未伤人,从未作恶,爲什麽不能在一起?”
“你这根本不是单纯的‘在一起’!”李瑞亦沈下脸,“你以爲它们真把你当宝?它们只是把你当成发泄的对象!来人!”
“舅舅。”周围忽然窜出两个侍卫,一左一右制住李允,李允大惊失色,“舅舅,你干嘛,舅舅。”
“不要给你母亲丢脸。”李瑞手一挥,“带去我的书房看好。”
“是!”侍卫恭敬地点头,将还在呼喊的李允押了下去,半响之后,李瑞继续坐下,在凉亭内喝茶看风景,彷佛刚才什麽事也没发生。
“瑞。”眼前一花,刘毅出现在他身后。
“知道你武功高,不用在我面前炫耀。”李瑞懒懒地说道,顺手再翻开一个杯子,沏上一杯茶。
“武功高有何用,受不住那些鬼怪妖精轻轻一掌。”刘毅坐到他旁边,喝口茶,又说:“刚刚我看到你外甥被两个侍卫押着,出什麽事了?”
“没什麽,不要问了。”李瑞忽然想到什麽,又说:“借你的国师一用。”
“噢?没什麽爲什麽还要压制自己的亲人?”
“我说了,不要问了,不準再问了!”李瑞忽然吼出来,双眼圆睁,一手成爪猛攻过来,刘毅轻轻松松挡住。
“瑞,你又犯病了。”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