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灵御林军

约翰所属的北苑步兵旅团是御林军四部之一,眼下正好有百夫长的空缺,考核却在下周进行。
对于约翰来说目前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左大臣的两个儿子,苏龙和苏虎,他们武功高强,精通军略,最主要的还是后台够硬。
约翰的猪朋狗友之一巴闭,正为此忧心忡忡。苏龙、苏虎和他们素来与不合,一旦让他们当上了这百夫长,他们这边的日子就要难过了。
巴闭忽然一拍手,道:有了,约翰。我新弄到了一种药物,给人注射了,可以让他神智迷煳,听命于第一眼看到的人,只要把这药打进夏小鬼身体,何愁大事不成?
夏小鬼,你是说夏兴眉?
夏兴眉也是一个月前刚入伍的新人,出身民间,阶级只是个小步兵,但武功可也真吓人,上次的空手战技演习,这小鬼凭一人之力打败包括苏龙、苏虎兄弟在内的百名好手。苏家兄弟虽辩称自己擅长使剑,不善拳脚,但强弱之分仍是明显。这小鬼被视为这一次比武的黑马,要不是苏家兄弟后台太硬,百夫长之位肯定非他莫属。
这么好用?那何必多此一举,你直接搞定苏家兄弟,不是更好?
不瞒你说,这药太贵,我也沒试过。
巴闭惭愧笑道:说不准会有什么副作用,而且时效性也不确定,要是最关键的时候对方突然恢復了神志,那我们不是前功盡弃。
听巴闭说得头头是道,约翰颇为意动,再被连续劝说几回,苦于沒有良策之下,终于答应实施巴闭的这个奸计。
万事俱备,约翰和巴闭约在三天后下午,去夏小鬼天天去的那个废弃的练功塔低下伏击。
嗯,嗯,嗯,唔,嗯,啊!
因为是废弃的练功塔,平时除了夏小鬼根本不会有第二个人过来,然后今天约翰二人刚刚来到这个废弃的练功塔,却听到里面传来女人的喘息声。
两人对视一眼,心想,怪不得夏小鬼天天来这里练功,感情这里面还有这样的猫腻,看来这药都省下了,在军营重地玩女人,別说夏小鬼这样的平民,就算约翰这些贵族都难逃罪责。
约翰跟巴闭小心翼翼的往里走去,不知道里面的人是不是太过专注还是什么原因,约翰两人就这么顺利的潜入了练功塔。
由于废弃已久的缘故,整座练功塔显得十分破旧杂乱,年久失修的缘故塔内也沒有照明设施,只能靠着从塔壁上破洞射进来的阳光来观看塔内,不过好在两人视力还算不错,能看得到塔内的一切。
映入眼帘的情景,却使得约翰两人却疑惑起来,里面根本沒有什么夏小鬼,有的是两人的仇敌,苏龙苏虎两个兄弟和一个金髮的身材十分娇小女孩。
金髮女孩眼神迷茫,身上的衣服被撕的破碎,赤裸的幼小的娇躯正跨坐在苏龙的身上,主动挺起屁股迎合着身下紫黑肉棒的进出。
而苏虎则站在女孩的旁边,指导着女孩吞吐着他的肉棒,脑袋上下的摆动着,把那巨大的肉棒深深的塞进自己的嘴里。
哎,这才几分钟居然又要泄了?你这么骚,谁能喂得饱你?苏龙淫笑着拍打着夏兴眉屁股,腰部时不时的用力往上顶着。
啊,要坏掉了,坏掉了!诱人的呻吟声从夏兴眉的嘴中露出。
大哥,你搞的这药真管用啊。刚刚开始这女的倔的跟匹驴一样,这会变得这么听话。
那当然这可是万金难求的药物,喝了此药的女子,会对药力第一次发作时幹过她的男人产生不可遏制的情欲,潜意识里当成最亲近的人,而且控制期间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不会记得,就像催眠一样。
可惜这药是一位炼金术师实验失败的副产物,一共就三颗,可惜这么好的东西,被那约翰的狗腿子巴闭买走的一颗。
不,其实这是好事,全都城的人只知道巴闭有,而沒人会想到会有一颗在我们手里。万一出了事,正好让他们被这个黑锅。
大哥这事一定要小心,谁知道夏兴眉居然是个女的,而且还是陛下最宠爱的三公主,要是洩漏出去,我们就死定了。
由于双方离得很近,就算有着女孩呻吟声的遮掩,约翰和巴闭在搞不清楚事情之前,不敢制造出太大的声响,自己两人可不是里面苏家兄弟的对手,这种情况下被对方发现,可不是简简单单就能了结。
约翰,卧槽夏小鬼居然是三公主啊。
在大陆上有某些贵族,当家族血亲出生时,会以独门颜料,在身上纹上记号,而这往往是大陆上一些贵族相认的血裔特徵,所以约翰跟巴闭听到苏家兄弟的话时,立刻看向女孩的赤裸的娇躯,只见象徵着我国皇室的蓝色花形图腾就印在女孩的的肩膀上。
惊吓之中巴闭忘记了压制声音,直接吓了约翰一跳,不过被吓到的不仅仅是约翰,还有正在享受美人的苏氏兄弟。
谁!苏氏兄弟大喝一声,毕竟是生死攸关的事情,如果让陛下知道自己姦淫公主,到时候死的就不知他们兄弟二人了。
只见苏氏兄弟立刻推开身边赤裸的美人,提起裤子就跑向约翰两人躲藏的地方。
妈呀,不怕虎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如果不是现在情况不对,约翰真恨不得狠狠的暴打巴闭一顿。
怎么办,约翰。六神无主的巴闭问道。
怎么办!凉拌啊!约翰快速吟唱起;古老的性欲的精灵们啊,我以约翰?法雷尔的名义与你们签订契约,我将毕生服从于性爱的冲动并为你们提供性欲的能量。所以借予我你们的力量,服从于我。出来吧,淫兽!
当咒文吟唱完毕,一个两人高的硕大巨影,缓缓摇晃着现形。
那只淫兽的模样颇怪:大约有两人高,身上十几条触角,就像是个大号的章鱼,但却沒有了那个令人做呕的头,周身不住冒着腥臭绿浆,古怪地吼叫着,黏液弄得到处都是。
约翰跟苏家兄弟交手多次,双方十分清晰对方的底细,知道区区淫兽根本奈何不到对方,在淫兽出现的时候,一边指挥着淫兽攻击苏家兄弟,一边立往出口跑去。
苏家兄弟看着约翰逃跑,立刻追了上去。
眼看苏家兄弟临近,淫兽立刻舞动触手朝苏家兄弟卷去,苏家兄弟立刻灵敏的像旁边躲闪,同时苏龙反手伸出一拳打向淫兽的触手。
苏家兄弟身手确实十分强大,特別是大哥苏龙,仅仅一拳就将淫兽击退半米之远。
卧槽,要不要这么勐。约翰一看淫兽失利,对着巴闭使了个眼色。
两人偷鸡摸狗的事情的做多了,一个眼神就知道该怎么做,巴闭立刻心领神会的迎了上去,对着沖上来的苏龙迎了上去了。
虽然巴闭实力要比苏龙差一筹,但是苏龙想两三下就制服巴闭,也不是那么容易,就巴闭阻止的这会功夫,刚刚被大退的淫兽已经追了上来。
粘稠的触手,朝着苏龙就卷了上去,苏龙想要躲闪,却被旁边的巴闭阻止了下来,硬生生受了淫兽的一击,顿时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一是落下下风。
眼看苏龙受伤苏虎立刻放弃追赶约翰,回身帮助苏龙。
苏虎跟苏龙虽然是两兄弟,但是苏龙虽然好色却还有几分能力,但苏虎完全就是个草包,实力比之巴闭还差一筹,跟约翰召唤出的淫兽还有些许不如,对着淫兽发动了攻击,却被淫兽挡了下来。
別管我,先把约翰追回来。看到苏虎完全帮不上忙,苏龙立刻吼道。
卧槽你別过来。
约翰可是一位魔法师,自身半点武力也沒有,看着苏虎朝自己过来,立刻掉头就跑,但是淫兽召唤有着距离范围,离得越远约翰对淫兽的掌控力越弱,无奈之下只能围着试炼塔跑来跑去。
但是约翰一个魔法师哪里跑得过苏虎这个战士,眼看就要被追上了。突然看到旁边躺着的夏兴眉,灵机一动想到了一招。
飞舞在天空中的淫欲的精灵呀,请将我的心愿传达在空气中,张开邪恶的结界,加速欲望的奔流。巴达斯,维达菲。
一层粉红色的结界,悄然在空气中形成,在约翰的控制下,瞬间笼罩了整个训练塔。
淫欲结界是约翰的最常用的招式,每次寻欢作乐的时候都会用来增加自己的能力,当然除了会无限放大结界中任何生物的欲望外,还会增加淫兽的实力。
一增一减苏式兄弟受到的影响最大,特別是刚刚跟夏兴眉那样的绝色美人做了那么久,两人的积攒的欲望都沒有发洩出来,很快在淫欲结界的影响下,苏氏兄弟的肉棒高高的挺起。
正在追赶约翰的苏虎双眼通红的看着约翰,在经过夏兴眉的身边时,原本躺在地上的夏兴眉,却突然站了起来,一把扑倒正在追杀约翰的苏虎。
只见夏兴眉赤裸的娇躯不自然的呈现出粉红色的状态,双颊酡红,娇喘吁吁,眼中的迷茫已经褪去,变成了一具纯凭原始本能行动的肉欲傀儡,第一时间开始寻找能够满足她欲望的物件。
哈哈,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啊。 刚刚听到苏龙介绍这药会对药力第一次发作时幹过她的男人产生不可遏制的情欲时候,约翰就意识到了这点,眼看就要被苏虎追上,兵行险招一试之下居然成功了。
夏兴眉在苏虎身上下意识摩擦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当留着淫水的小穴移到苏虎的胯下,触摸到苏虎那因为淫欲结界而高高勃起的黝黑肉棒时,眼光一亮,下意识的扯掉对方的胯下的束缚,缓缓地对着高耸的肉棒坐下,开始快速的耸动着腰部,寻求着快感。
啊,啊。夏兴眉仰起雪白的脖颈,透明的口水顺着下巴滴落。
要,要死了,贱人快放开我。于夏兴眉不同,苏虎虽然被也受到了淫欲结界的影响,但是毕竟不像夏兴眉那样事先吃了春药,所以在发洩一次后便清醒了过来,挣扎着想要起来。
啊,啊,好爽。然而回答他的是更加强烈的扭动,此时的夏兴眉就像一个优秀的骑手,在苏虎的身上快速的摇摆着纤细的腰肢。
以夏兴眉以一敌百的实力,苏虎只能在夏兴眉身下挣扎着,就像平时那些被他欺凌的夏兴眉,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兄长苏龙在一旁的战斗中越来越劣势,眼泪不留自主的流了下来。
啧啧,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约翰拿起一把钢刀,对着苏虎的头颅狠狠的噼下。
虽然苏虎伸手想要去抵挡,但他人肉之躯哪里抵挡得住铁器之威,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钢刀落下。
噗!鲜血好像小雨一样,不仅溅了约翰一身,同时也淋在了跨坐在他身上做着活塞运动的夏兴眉一身。
但夏兴眉好像根本沒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似的,依然摇摆着诱人的娇躯,让苏虎那渐渐变软、失去生命的肉棒在她火热的小穴内进出。
弟弟!啊!眼看苏虎丧命,远处的苏龙顿时心神失手,被巴闭瞅准时机一掌击中他的胸口,再次喷出一口鲜血。
要我死,你们也別想好活。似乎意识到今天无法活下去,苏龙硬受了巴闭一掌后直接放弃了躲闪,直接对着巴闭迎了上去,不再对淫兽的攻击做出抵御,完全一副拼命的样子。
很快苏龙也步了苏虎的后尘,他还是小看了约翰的淫兽,他本以为淫兽的攻击只能对他造成骚扰,当他放弃躲闪,拼命攻击巴闭的时候,被淫兽从背后用一根特殊的触手穿透了心脏。
约翰,这次篓子真是桶大了。受了重伤的巴闭在一旁苦笑起来。苏氏兄弟的死亡,帝都三公主被人姦淫,无论那件事情暴露出去,自己都不会好过。
让我想想,对了你的那颗药呢,给我开开。收起淫兽跟淫欲结界约翰扛着钢刀,缓缓的走到巴闭身边坐下,叹了口气。
在这里给你。巴闭从怀中掏出自己的重金购买的药物,扔到了约翰的手里。
但愿这药真有苏氏兄弟说的那么好吧。
约翰,怎么搞的,你……话说到一半,巴闭的脸孔忽然扭曲起来,并非惊讶,而是因为痛苦。他满面不解地,看着自己手上的温热鲜血,和约翰刺进他肚里的那柄钢刀。
苏氏兄弟企图强姦公主,被我们合力斩杀,巴闭重伤不遇。公主还是我一个人享用就好了。约翰他耳边悄声说完,把刀用力一绞,看着这曾陪我在王城内大小妓馆花天酒地的旧友,在惊怒交集中变成尸体。
带着巴闭手中拿来的药丸走到夏兴眉的旁边,此时夏兴眉还在苏虎的身上摩擦着身体,苏虎那根因为死亡而无法勃起的肉棒,正软绵绵的垂在胯下,寻求不到快感的夏兴眉只能徒劳的摩擦着。
刚刚离得远还看得不是很清晰,近了一看约翰不由得吞几口馋沫,想不到夏兴眉是个如此漂亮小妞。俏丽金髮,雪肤樱唇的清秀面容,身体虽然纤瘦,却玲珑有致,他妈的,这么好的好货居然被苏氏兄弟尝了鲜。
捏着药物的双手伸到夏兴眉的嘴边,被欲望充满头的夏兴眉沒有任何反抗直接吞了下去,并且伸出香舌舔舐着约翰的手指,口中发出嗯唔的吞咽声。
啧啧,这么淫荡,还真像是个公主啊约翰一边淫笑地,一边迅速的脱掉自己身上的衣物。
当胯下粗大的肉棒从内裤里跳出来时,夏兴眉就像闻到腥味的猫一样,吐出口中的约翰的手指,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口水不自然的流了下来。
约翰可沒有在別的男人尸体上做爱的恶癖,伸手抱起女孩纤细的柳腰,跟着用粗大的龟头去确认小穴的位置,就着苏氏兄弟的精液润滑直接沒入底部。
啊,嗯,嗯,唔。夏兴眉欲望的欲望很快得到了舒缓,在一波波快感的刺激下,夏兴眉不停地扭动着雪白的乳房及柳腰,同时将浑圆结实的屁股不住向上挺,藉由这些动作,夏兴眉似乎获得了更加强烈的快感。
哦,爽,真爽啊。约翰用自己粗大的肉棒,勐力抽插在夏兴眉湿淋淋的小穴内。夏兴眉的小穴十分紧凑。随着肉棒一次次越插越深,约翰那粗大龟头也直接撞击到夏兴眉脆弱的子宫口。
啊,嗯。
在阴道被大肉棒勐然撑开的短暂痛楚后,两人沈浸在这麻痹的陶醉感中,久久不能自拔,而那紧实的肉壁,更是不停配合着约翰冲刺的动作,不时忽深忽浅地吸吮着里头的肉棒,那强大的力道,着实令约翰感到讶异。
最后的抽插中,约翰瞬间到达了巅峰,夏兴眉温湿的淫穴也发生强烈痉挛,紧紧挟着逐渐失去力道的肉棒,将浓浊精液一滴不剩地榨进她的淫荡的体内。
约翰依依难舍地将精疲力盡肉棒从夏兴眉的淫穴中拔出,看着夏兴眉大腿根部的浅红色花瓣,还犹自一张一合着,并绽放出动人的娇艳。
唿,唿,实在极品啊!时间还早再来一发。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