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真子战鳌拜

深宫楼宇之上,端庄肃穆,厮杀之声却连连传来,玉真子此刻正跟鳌拜在房梁之上打的不可开交,你来我往,左右交戈,一时间工整的墙瓦纷纷应声落地,发出「叮叮咣咣」的破碎之声。
鳌拜靠着一身金刚门的硬派功夫,又仰仗着自己天生神力,竟是空手跟玉真子斗了几十回合不落下风。
不过他多次想脱离这玉真子的纠缠,但奈何那玉真子出身铁剑门,一身轻功用的格外高明。鳌拜几次拚命相搏,竟然都被玉真子给拦住了去路,让他逃无可逃,不由得大为光火。
那玉真子方才奸淫了阿九之前,耗费了许多真气来逼出铅毒。眼下他居然跟鳌拜相持不下,顿时也愈发的焦躁起来。
二人一副不死不休的样子,惊动了过往巡逻的金国士兵,很快完颜洪烈就带人赶了过来。那二人全以比武为藉口,算是应付了过去,不过梁子算是彻底结了下来。
我迷晕的趴在床上,双腿依旧半跪着,玉臀微微扬起,玉穴之外一片狼藉,粘稠的阳精顺着我臀部流到了大腿上,再慢慢低落在床单上,形成一个深色耻辱的结节。
我浑身上下提不出一点力气,被三人奸污的玉穴开始隐隐作痛,蔓延到整个身子,我哪怕是轻轻移一下腿,就传来一阵让人死去活来的痛楚。
不知何时那玉真子已经回到了屋内,他瞧见我的玉穴之中,被灌满了腥臭浓白的阳精,心中的无名之火大起,想到鳌拜跟灵智上人纷纷把阳精射入我的蜜穴之中,他咬着牙捏着拳头站了好久,方才将怒气平复下去。
玉真子拍了拍手,招呼过来几名宫女,吩咐她们去烧火,一会儿要给我沐浴。之後就坐在床边,将我的身子翻转我过来。
「啊!好疼啊,不要碰我!」我身子刚被玉真子一移,那种剧痛立刻从玉穴之中传来,继而全身传来撕裂般的痛感、「仙子,你稍稍忍受一下,待一会儿我给你洗净身子,便你敷上灵丹妙药,就安然无事了。」那玉真子这样说道,我只能强忍着巨痛,让他将我翻身。毕竟这个姿势很是放荡无耻,而且还让我的身子分外难受。
我几乎快要昏死过去,才让玉真子将我的身子翻了过来。我终於可以放平身子躺在床上了,那玉真子却直接坐到了我身旁,用手轻轻剥开我的青丝,抚弄着我俏丽的脸颊,另一只手又在我有些微红的骄横玉体上游走抚摸着。
我难受的连抗拒的心思都没有了,任由玉真子在我身上抚摸着。只是觉得头昏蒙蒙的,眼皮不停垂闭打转着,我恍恍惚惚之间便睡了过去。
待得我醒来之时,瞧见玉真子正准备将我从床上抱起来,一旁有宫女告知他火已经生好了。我一片迷迷糊糊中,被他抱到一间专供人沐浴的房间。或许因为我刚刚睡醒的缘故,睡眼朦胧之下,倒是麻痹了一部分下身的疼痛。
玉真子将我放平在了光洁平滑的地板之上,就立刻有数名衣衫单薄的宫女拿着木桶跟巾帕,前来服侍我沐浴身子。
那青砖的瓦石下,盈盈冒着丝丝热气,我即便是全身赤裸的躺在上面,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凉意。
那些宫女的动作的甚为嫺熟,她们在我的玉穴之上涂抹了一些清凉滑腻的油脂东西,下身的疼痛就减弱了许多,她们缓缓分开我的双腿,擦拭着那些散落全身的污秽之物。我的纤纤玉手跟柔弱香肩,甚至连娟秀的脚掌心,都有宫女在为我拿捏按摩着。
母後过世後,我只有三个宫人伺候,我自小就没有什麽享受的余地,早早的就学得了自力更生。竟是没有想到这几名宫女的手法居然能让我这般舒服,我开始明白了那些妃子们为何要孜孜不倦的去献媚争宠。
我的身子平缓的放松下来,在一片舒畅之中沐浴着,不时有宫女将温度适宜的水从我肩头泼洒下来,顺着我的身子,一直浇落在我的脚趾。我悠然自得的平躺着,下身的疼痛却好似已然不在,充分享受着这等如临仙境的沐浴,竟是忘了了玉真子就在一旁瞧着我。
那玉真子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精致的瓷瓶,倒出一颗银白色的药丸,他用手指轻轻一捏,那药丸就「哢嚓」一声破碎开来,流出了一些晶莹剔透的液体,化开在玉真子的掌心。
玉真子用手指在掌心上蘸了一抹那液体,径直向我走来,那些宫女便纷纷停下手中的活,起身避让到一旁。
那玉真子用手指将那些液体在我的玉穴上涂抹着,一股摄人心扉的奇异味道在屋内弥漫开来。那药竟是分外的神奇,我玉穴之外的两片肉瓣的红肿,随着那液体的涂抹,迅速吸收着,竟是一点一点的消退了下去。
玉真子瞧见我一脸惊讶的表情,便化作一脸的吹嘘之状,说道:「这可是九转熊蛇丸,天下的疗伤至宝,,也就是仙子的玉穴了,贫道自己受伤了都舍不得用。」我彷佛又从仙境之中跌落到了眼前,这个又老又丑的道士,每每都叫着我「仙子」,我很厌恶这种称呼,或许换了其他人这麽称呼我,我还能有一丝的心悦。但这个大了我几十岁的老头,将我的大好年华跟青葱岁月夺走奸污,亵渎淩辱,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又是十分的绞痛。
他在我的玉穴好生均匀涂抹了一番,瞧见我的花瓣唇口红肿渐消,居然又将手指伸入到了我的蜜穴之中。
那沾满了九转熊蛇丸液体的手指在我的蜜穴之中左右搅动着,我起先还是十分疼痛的,花壁上的哲麻之感,如同火燎。但随着那些液体沾附在花壁之上,那些火辣的感觉就开始消退,逐渐演变成了一种夹带着丝丝渴望的欢愉。
很快我的蜜穴之中激起了丝丝涟漪,那玉真子也感觉到了那不同於手上液体的异样,那种潮湿之感让整个蜜穴都温润起来。
那玉真子好似觉得这样不够一般,居然又擡起一根指头,一并插入了我蜜穴之中。
他两根手指稍稍弓曲,整个手指向上抠提着,瞬而又向蜜穴中抽插着,那手指虽然不同於阳具大开大合,却是胜在小巧灵活,给我一种别样的感觉。
那玉真子瞧见我神色动容,好似已再无疼痛之感,转而加快了手指抽插我蜜穴的速度。
「啊!啊!快停!啊!好痒!」玉真子的手指快速摩擦着,花壁瞬间就传来阵阵难以压抑的酥痒之感,我连忙挺起半截身子,双手护在我的玉穴之上,紧紧抓住玉真子的手,但依旧不能终止玉真子手指的抽插。
那种止不住的酥痒萧萧瑟瑟,拨弄着我脆弱的心智。我全身不停的摇摆着,湿了的青丝顿时淩乱起来,我娇声摇晃着头,风情无限。
玉真子的手指却是愈发的纵横驰骋,进进出出之间带出的淫液飞溅四处。
「哦,嗯!啊!哦!」
我转而发出婉转动听的娇吟,蜜穴的深处,好似有了一股热流,随着手指的抽插,在逐渐积蓄着力量。
瞧见我的丝丝媚态,玉真子的手指用快到分不清进出的速度抽插起来,我顿时感到那股热流在花心处炸开,花壁飞速收缩着,那种无比销魂的感觉让我不自觉的发出声声浪叫,身子猛烈的颤动着,滚烫的淫水从蜜穴之中喷涌而出。
那玉真子瞧见我高潮叠起,连忙把手指伸了出来,可我依旧在止不住的晃动着小蛮腰,那飞射出来的淫水喷了好高好远,一波接着一波,竟然是如同小解一般,但场面却是淫荡无比。
我的蜜穴接连喷射出了四五次,我才颤栗的躺了下去,脸颊跟跟雪肤全然被这种高潮的刺激染的姹紫嫣红。我又瞧见周围的那些宫女全然看见了我的浪荡之色,我顿时觉得羞愧无比,娇羞的缩起身子闭上了眼睛。
玉真子瞧见我媚眼如丝的醉态,早就憋忍了许久的阳具此时饥渴难耐,他如同一头饿狼一般扑倒了我的身上,双手在我的美乳上混乱的揉搓起来。又忙乱的褪去衣裤,拦腰挺进,阳具轻而易举的就插入了我潮水泛滥的蜜穴。
玉真子的阳具方一进去,就感到了我那温润而暖的柔柔丝滑,满是淫水的蜜穴却依旧紧致柔嫩。他转而抱住我,整个身子将我压在身下扭动着腰部,享受着我的蜜穴给他带来的人间极乐。
高潮的过後迷晕,起初玉真子的阳具在我蜜穴的抽插是有些索然无味的,但很快,先前高潮残留的余温渐渐被他挑拨起来,蜜穴之中传来了痒痒的感觉,但我瞧见周围站着的宫女都神色迷乱的瞧着眼前的这幅春色,便强压着心中的慾望。
那玉真子察觉出来了我的羞涩不安,便出言调戏道:「仙子,你若是抱着我,我便让这些人都退下去。」「不要!」我当即就拒绝了,即便是这个淫道把我弄的十分舒服,我也不愿意去搂抱着他老态龙锺的身体。
「仙子,你我鱼水之欢,便是抱着贫道又能如何。若不成贫道再叫多点人瞧着咱俩阴阳交合之态。」我没有理会玉真子,只是羞涩的闭着眼睛。那玉真子却对旁边的一个宫女使了个眼色。
那宫女退了下去,很快这房间之中便站满了宫娥,里里外外竟然排了三层,皆是面露娇羞的瞧着我被玉真子压在身下忘情抽插着。
我终於忍不住这种羞耻的目光注视,擡起玉臂搂住了玉真子的脖子。
我的纤纤玉臂娇若灵蛇,缠在那玉真子身子之时,他眼光顿时闪烁起来,心头泛起别样的满足,便立刻吩咐道:「你们都下去吧,贫道要跟仙子独处了。」「仙子,你的蜜穴被贫道伺候的如何?」
玉真子瞧着我婉转压抑的低声娇吟,色眯眯的问道。
我不愿理会这丑陋淫道的淫邪之语,他却依旧不依不饶的说道:「仙子可知道,女人的蜜穴通常却是干的,只有被作弄的舒服或者有了淫慾之时,才会潮湿出水,仙子现今的蜜穴之中却是水灵的很。」「不,你住嘴!你这淫道,我痛苦死了!一点也不舒服!」我强忍着下身的迷乱酥爽,一口否定。虽然这玉真子说的好似有些句句在理,我却依旧不愿承认身子被这个老丑的淫道玩弄的舒服。
「仙子何必强词夺理呢,王爷已经把仙子赐给贫道,日後仙子就是贫道的夫人,咱们日日行那鱼水之欢,到时候再让仙子给贫道生个胖娃娃,岂不美哉。」我瞧见玉真子一副色慾饱满的模样,还妄想让我给他生孩子,便忍不住骂道:「你淫道好生下流无耻,清修之人这般淫邪不要脸,污了我的身子,还妄想娶妻生子。」那玉真子却眼珠一转,「嘿嘿,仙子这你便不知了,我铁剑门信奉的是正一道,本就可娶妻生子。再说我现今已经不在铁剑门下,乃是皇上亲自册封的护国真人,所以跟仙子你可是天作之合。」我正准备反驳,不想那玉真子说完就一把吻住我的双唇,我双唇被盖住,只得发出「呜呜」的不情愿之声,却依旧无法挣脱他的嘴巴。他便紧紧压着我的身子,嘴巴浓烈的狂吻着我,把我口中因为挣紮涌起的唾液都一概吸到嘴里,下身开始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我蜜穴中的高潮之感随着玉真子快速抽插,又隐隐而现,我生怕那玉真子吃不住又要将阳精射入的蜜穴之中,到时候怀了他的孩子,这一生别再无法逃离他的魔爪了。
我捏着拳头疯狂拍打着玉真子的背,他却若无其事的继续抽插着我的蜜穴。
那玉真子很是清楚女子在高潮之後,继续抽插的话,就能接连引来女子多次的高潮,他想在我的高潮之中一起射精,好达到阴阳共生的玄妙境界,便强忍着我蜜穴给他阳具带来的销魂触感,卖力的抽插着。
不想我拍打着玉真子之时,瞧见他无动於衷,情急之下,便身子也跟着左右摇晃着,那玉真子本就就在快速抽插着我的蜜穴,突然我的这一番摇晃破了他的节奏,一直在强忍着的阳具经受不住这四面八方的震动,顿时一泻千里。
蜜穴中一股热流奔涌而出,我再次感到一阵的炽热喷射,玉真子的浓稠腥臭的阳精再次浸透了我的花壁,在蜜穴之中流淌着。我想到这玉真子肯定不会如同先前,将那些阳精洗净,我便很有可能因此怀孕,不禁盈盈落泪,哭嚎了起来。
那玉真子却是没有将阳具拔出我的蜜穴,反而用已经疲软的阳具堵住我的穴口,在我花壁之中拨弄着,把那些阳精往花心深处灌去。
他又瞧见我落泪,便擡起那张恶心的嘴巴,吻住我的俏丽的眼睛,一点点的吮吸我晶莹的泪滴。

玉真子的这种举动只能让我觉得愈发的耻辱,我居然留流泪都要被人所制止。我痛哭了好久,他却是全然把我的眼泪都吸到了嘴里,还说着「仙子的泪水,汗水,淫水都是甘露,贫道都要喝到肚里」这等无耻之话。
时间一长,玉真子放在我蜜穴之中的阳具开始有了反应,逐渐开始膨胀起来。他的小腹又开始来回摆动起来,阳具再次研磨起我水润的花壁。
「求求你了,不要在插了。」我一边哀求着,一边还用手抱住了玉真子,希望这种献媚示好能让他饶过我。
那玉真子瞧见自己突然被我抱住心中止不住的大喜,顿时停下了抽插,转而向我问道:「仙子,你有所不知,这男人的阳具凡是硬了起来,就必须要把阳精泻出去,不然便是分外难受。」「那我求你,不要射到里面,好不好?」我知道我是难逃被他奸淫的命运,只好央求他不要射到蜜穴之中。
那玉真子听我这麽一说,十分为难,他对我的占有慾让他不可能不将阳精灌在我的蜜穴之中。但他瞧见我娇巧如樱的小嘴,心中顿时有了淫邪的想法,立刻说道:「仙子若是肯将我的阳具含在口中,我便答应仙子的要求。」说罢,他就将他紫黑色的龟头抵在我的唇前,一股腥臭的味道顿时在我鼻腔内蔓延,我经受不住味道痛苦的咳嗽了几下。
我看着那个样貌恶心的丑陋阳具,心中各种思绪来来往往,我犹豫了半天,终是不想再被那阳精射入体内,强忍着恶心张开双唇,含住了玉真子的阳具。
「哦!」
玉真子的大半根阳具被我含入口中,他不禁发出输出畅快的欢愉之声。他自打入了宋国的皇宫,每日便寻那些宫女供自己淫乐,那些宫女中不乏绝色,但他自从触碰了我的身子,就瞬间对周围的那些宫女丧失了性趣。
我的口中温软如玉,美巧的粉舌香滑细嫩,口腔内的弧度均匀有致。玉真子的阳具一被含进来,他就感到这香甜玉口的美妙。
「仙子,你把你的牙齿擡起来,莫要碰到贫道的阳具。」我只得安然照做,毕竟先前已经踏出了这屈辱的一部,为了祈求他不射在我的蜜穴之中,我只得听从於他。
「嗯,对,对,就是这般。仙子,你再用你的小舌舔舔贫道的龟头,贫道舒服了就会很快射出来。」我眼睛一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便伸出舌头触碰到了玉真子的阳具,我想那个阳具正中间,那犹如没有眼睛的小蛇一般,应该就是他所说的龟头了吧。
我的舌尖碰到了玉真子龟头上的马眼,就是我所说的那个小蛇的口,顿时传来一股腥酸苦涩的味道,在舌头上的味蕾之处蔓延开来,让我止不住的恶心。
我含着阳具嘴痛苦的干呕了几下,又继续用舌头舔弄玉真子的龟头,我学着先前玉真子用舌头舔我玉穴的方法,用舌头挑开龟头上的马眼,舌尖微微拨弄着。
那玉真子被这番一弄,从龟头出传来一阵酥麻之感,在全身上下扩散,顿时眯着眼睛陶醉道:「哎呦,仙子,你这小舌当真是厉害无比,真是让贫道欲仙欲死啊!」「仙子,你再试试,一边舔弄一边吸着贫道的龟头。」我瞧见玉真子那副飘扬欲仙的模样,心中顿时觉得这样便可尽快让他射出来,便依旧照做。舌尖依旧在龟头处上下舔弄着,小口微微鼓动,一股吮吸之力从脸颊发出,夹杂着口水发出「吱吱」的声响。
「对对对,就是这般,仙子真是天赐聪颖,第一次便弄的这般好,仙子就这般保持着,不要乱动。」那玉真子没想到我能学的如此之快,心中说不出的受用,放下双手就扶住了我头的两侧,前後来回运作拉扯着。我的嘤嘤玉口吸着他的阳具,口腔的肉壁紧紧包裹着,他这麽一来回拉扯我的头部,就好似在抽插蜜穴一般,但又有着和身下蜜穴别样的曼妙风情。
那玉真子发出阵阵欢快的腔调,我心中已是全然忘了这腥臭恶心的阳具,和这如同娼妇一般下贱的屈辱,只是更加卖力的吸着他的阳具。心中只想他能快点射出来,即便是射在我的嘴里,也好过射入蜜穴之中。
那玉真子本想拔出来,继续插我的蜜穴,但无奈我的小嘴实在让他欲罢不能,他加快了拉扯我的头部的速度,我的脸颊开始撞上他小腹上的阴毛,一时间让我瘙痒难忍。
好在那玉真子很快就吃不住这等销魂,大声叫喊道:「仙子,贫道要射了,你且接好了,莫要吐出来。」那玉真子身子猛烈朝前挺了几下,我的口中就被灌入一股滚烫的液体,直抵喉头。我放开玉真子的阳具,口中第一次尝到了阳精的味道,苦涩又夹杂少许腥味,我却强忍着恶心,勉强咽了下去。
玉真子瞧见我咽下阳精的痛苦表情,心中大为畅快,又继续吩咐我道:「仙子,还有这阳具上,你也一并给舔乾净了。」他又将阳具塞入我的口中,我只得继续拨弄着我的玉唇巧舌,在那根瘫软的阳具舔吸着。
待得我将玉真子的阳具舔了乾净,他却一把将我抱了起来:「仙子,贫道这就抱你去床上就寝。」想到要跟这个老丑的淫道共睡一张床榻,我心中的那份委屈跟恶心又翻涌出来。但我又庆幸这场噩梦终於要结束了,不过想到我日後还是难逃被这淫道奸污的命运,脸上的阴霾又迎面而起。
我没有想到那玉真子将我放在床榻之上後,居然拿了一颗绿色药丸服了下去。在他吃了那药丸後,身下那根瘫软下垂的阳具一点一点的擡了起来。
「仙子这等人间绝色,贫道已是吃不消,只能靠服食药物来满足仙子了!」那玉真子吃了那绿色的药丸,两眼顿时神色发亮,瞧见床上洁白如玉的美躯,提起阳具就压倒在我的身上。
「放手啊,你这淫道,我已经给你用嘴巴含过了,你怎麽还来!」我惊恐的嚎叫抗拒着,那玉真子却是淫笑道:「那是先前之事,现在贫道的阳具又硬了。再说仙子是贫道的人,贫道跟仙子共用鱼水之欢乃是天经地义之事。」我实在没有想到玉真子这个无耻淫道居然最後还要服用春药,让自己阳根再立,继续对我宣淫。
「你不要脸,放开我!」
我叫喊着,却无济於事。玉真子霸道的拨开我的双腿,直接一把将阳具刺入我的蜜穴之中。刚才蜜穴之中的淫水跟阳精已经乾涸,他吃了春药分外饥渴,一下都没有拨弄我的情慾,玉穴的嫩肉全都被他的阳具挑了起来,这一下便疼我的大叫起来。
「快停下,我好疼啊!」
此时吃了春药的玉真子哪里听得见我的哀求,只管抽插着我的蜜穴。这次他的阳具明显粗大了许多,我痛了一阵後,蜜穴之中不自觉的又溢出了盈盈水色。
那比先前粗大的阳具搅动着我的蜜穴,那种不可言说的曼妙酥爽之感再次传来,我舒服的放声浪叫着,嘴上却依旧不愿求饶:「啊!啊!啊!你这淫道,快,快滚出去。啊!出去啊!」随着玉真子的阳具节奏飞快的操弄着我的蜜穴,一浪接一浪的快感在我身上蔓延开来,我便只剩下了婉转的娇吟。蜜穴内的花壁跳动颤抖着,那种销魂蚀骨的愉悦再次从花心深处奔涌而来,强大的痉挛感把我送上了高潮顶峰,剧烈的晃动着下腹,喷射出一波又一波的淫水出来,最後我竟是在一片热辣的高潮之中昏了过去。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