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游龙传

月色如霜,树木葱翠。


墙角处的草丛里传来一阵‘沙沙’的响声,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正弯腰拱
背,撅着屁股趴在墙上,透过小洞,睁大了眼睛向内观望。


屋内水气腾饶,昏黄的烛光透过层层薄雾四散开来,好像仙境一般。


一个身材纤细,但却风韵有緻的少妇立于澡盆前面,双手挽着肩上丝衣,慢
慢褪下。


粉嫩的肩膀渐渐露出,少年的鼻血也跟着流了出来,整个人都快贴到了墙上
,恨不得钻进那小洞里去。


一缕青丝自娇躯滑落地上,整面凝滞若雪的背部完全呈现在了少年的眼中。


素手放在颈下,轻轻一扬,乌黑亮丽的秀发漫天飞舞,然后倾泻而下。


少年张大了嘴,口水不住外流,这等场面真是太刺激了,这世上再也找不到
比她更美的妇人了。


少妇双手倒背,轻轻解开红绳上的结扣。


胸前肚兜瞬间滑落到了地上,墙外少年更加兴奋了,鼻血横流,双手不住挠
墙,恨只恨这个洞实在是太小了…接下来是裙子了,接下来是裙子了!少年满怀
期待的扭了扭屁股。


不对,什么流到嘴里了?少年用手在脸上一抹,是血…不管了,就算失血而
亡也要将这出好戏看完。


想着,他再次趴回到了墙上小洞前,左眼紧闭,右眼圆睁,使劲想看清里面
画面。


可是,薄雾后面,澡盆前面,什么都没有了,空空如也。


少年微微起身,摸了摸后脑勺。


心说,奇怪,脱了衣服不洗澡,跑哪儿去了?他还以为自己刚才眼睛花了呢
,再次趴到小洞前。


可除了蒸蒸白雾之外,还是什么都没有。


糟糕!少年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急忙擡起头来,转身就要逃跑。


这时,只听屋中一声娇喝。


「波~叶~斩!」


少年心中暗叫不妙,脚下步伐一乱,踉跄趴在了地上。


紧接着只听到‘轰隆’一声,一道翠绿色剑气将浴室墙壁劈开一道口子,紧
贴着少年的身子飞了过去,最终落在了不远处的假山上,轰的一下,碎石四溅。


来真的!少年也顾不上此招的威力了,急忙从地上爬了起来,沿着走廊仓皇
逃走。


‘哗啦’一声,刚才少年用来偷窥的那面墙壁被人踹开一个大洞,那美艳少
妇胸前围着浴巾,手持一把利剑,怒气沖沖的从里面沖了出来,左右观察一番之
后,沖着少年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少年跑到祠堂前,用力推开房门,向前沖了几步,然后‘扑通’一下跪在了
供桌前,对着面前十几个排位捣蒜似的不住磕头。


这时,美艳少妇也追了进来,看到少年在灵牌前磕的‘咚咚’直响,便放下
长剑,一双玲珑玉足踩在冰凉的大理石地闆上,慢慢地向他走了过去。


因为过于气愤,少妇的双腮红润异常,包裹在浴巾里的一对小白兔也不安分
的起伏着。


少年一边磕头,一边侧耳倾听着。


突然间,冰凉的剑锋架到了他的脖子上,吓得他一动也不敢动了。


少妇嘴角微微一扬,手持利剑将他的脖子向上擡了擡,冷笑道:「胆子不小
嘛,敢偷看老娘洗澡。」


少年尴尬一笑,道:「老妈,你误会了。我刚才是在后院练功,突然看到墙
上有一个洞,心里好奇,然后就忍不住趴在墙上,往里看了一眼,谁知道就看到
你了。」


「啊~!」


少妇小嘴微张,道:「原来你是好奇才去偷看的。」


少年狡辩道:「我都说了,我不是去偷看的。我…」


「嗯?」


少妇发出一阵不愉快的声音,手中长剑紧贴着他的脖子按了按,吓得少年连
忙改口道:「是,我是去偷看的。」


少妇看他承认了,倒不似刚才那么生气了,驳斥道:「偷看你娘洗澡,难道
你不觉着很无趣吗?家中那么多丫鬟,你怎么不偷看她们去。万紫、千红两个丫
鬟不也经常深夜洗澡吗?」


少年双手平摊,摇头歎道:「那两个黄毛丫头,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
哪有偷看老妈来的过瘾。」


「啪!」


「哎呀!」


少年的脸上多了个血红的五指印,少妇伸手拽住他的衣领,狠狠说道:「小
小年纪就这般好色,我看我还是宰了你吧。免得你以后再去危害人间。」


「啊~!」


少年大叫一声,说道:「别把我说的好像妖怪一般。我可是李家唯一的血脉
啊!」


「我管你李家还是王家。偷看老娘洗澡就是死罪!」


少妇高举长剑,作势向下砍去。


少年急忙举起双手,大声喊道:「老爸救命,爷爷救命,李家祖宗们救命啊
!」


「啊!」


少妇不加理会,手中长剑顺势劈了下来。


可就在这时,地闆突然一阵晃动,十几个灵位全都倒了下来。


母子两人面面相觑,片刻后少年指着整齐摔倒的灵位大声笑道:「显灵了,
显灵了,祖宗们显灵了。」


少妇眨了眨眼睛,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走到灵台前,将灵位重新摆好



心中嘀咕道:不会这么邪吧。


「显灵了,显灵了。娘,你不能杀我了吧。」


少年笑道。


少妇刚想说话,就听到后院喊道:「地震了吗?地震了吗?刚才怎么突然晃
了一下?」


「不知道,赶紧报告夫人吧,看看有没有什么损失。」


原来是地震。


少妇收起手中长剑,瞥了地上少年一眼,冷冷道:「今天先饶了你这小兔崽
子。如果今后再犯,哼哼!起来吧。」


少妇说完就向门口走去,少年急忙喊道:「腿麻了,拉我。」


一边说着,一边伸手胡乱抓去。


「自己起…」


少妇的浴巾被少年伸出的爪子无意中给拽住了下来,整个上身裸露在外。


皎洁月光倾泻入屋,如幻彩银纱般披洒在她的身上,耀的肌肤如乳似酪,通
体泛着梦幻般的光晕,玲珑剔透,只看得背后少年鼻血横流。


………………少妇娇躯微颤,低头垂目,乌黑秀发垂在面前,手中剑柄越握
越紧,似乎是在极力忍耐着。


少年虽然不是故意的,但突如其来的美妙画面却也让他大饱眼福。


直到发现自己老妈不住颤抖的娇躯,这才意识到自己闯祸了,手里握着那条
浴巾,尴尬的笑道:「我…我不是故意的…」


「嗯…嗯…嗯…」


少妇的嗓子里不住发出低吟声,身子也越颤越紧,最后终于爆发了,大喝一
声:「啊~!波叶斩~!」


手中长剑向后砍去,一道翠绿色剑气贴着少年头皮划了过去,直飞到灵台之
上。


‘咔嚓’一声,灵台被劈成了两半,轰然倒塌。


少年吓得大叫道:「呀!老妈,你把祖宗们砍倒了。」


「波叶斩!」


「啊~!」


昨天晚上初云被母亲揍的很惨,疼的他一晚上也没睡好。


第二天一大早便偷偷的溜出了家门,带上东、西、南、北四大家丁,闲逛市
去了。


他们李家其实并不算天波城里的老住户,听母亲说是在他们李家人都死光了
以后才搬到这里来的,虽然他老爸甯年早逝,不过幸好留了不少的遗产,够他挥
霍几十年了。


初云领着四个家丁,吃吃转转,玩玩闹闹,游手好闲的转了一上午。


在十香楼吃了午饭之后,一行人来到了奇乐斋。


奇乐斋的老闆是个老玩主,什么新鲜玩意都有。


初云每个礼拜都会来逛一圈,看能不能淘到什么新奇的玩意。


老闆正低头看着账本,突然看到初云带着几个家丁装扮的人进到了店里来,
赶忙放下手头上的活,推开柜台门迎了出去。


「李公子怎么有雅兴到老朽的小店里来了?」


老闆笑着问道。


初云经常来,而且每次来都会带点东西走,所以算是老主顾了。


初云不管他人,靠在柜台上,笑问道:「老闆,来什么新玩意了吗?」


老闆击掌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今天上午刚到了一批小玩意,李公子看
看?」


「拿出来吧。」


老闆给初云看了个位子,吩咐夥计上了杯好茶,然后便进到屋内去了。


没多久老闆抱着个锦盒走了出来,小心翼翼的放到了他的面前。


「这什么玩意呀?这么宝贝?」


初云左右观察了下锦盒,看不出什么特别来。


老闆小心翼翼的打开锦盒,初云忍不住向内望去,只见一个树皮拧成的黑色
外壳,中间夹着一面透明水晶镜片,看样子就知道是西洋玩意,只是叫不上名字
来,便开口问道:「这什么玩意?」


老闆道:「这叫放大镜,可是正宗的波斯货。」


「这是干什么用的?」


初云从老闆手中接过放大镜,好奇的问道。


老闆挠了挠头,有些为难。


干什么用的,这还真不知道。


「这就是个玩意,也说不上来是干什么用的。」


老闆将镜面放到初云面前,解释道:「你透过这面镜子看东西,什么都会放
大。」


透过镜面看去,面前的东西是被放大了,可感觉有点模模糊糊。


他将放大镜拿在手里把玩了一会儿,然后问道:「真的什么都能放大吗?」


「什么都能放大。」


老闆自信满满的回答。


初云转过头来,笑着问道:「那银票也能放大了花吗?」


老闆微微一怔,随即笑道:「公子您开玩笑,银票放大了还能花的出去吗?



初云拿着镜子左看看、右看看,开始时还有些新鲜,看了一会儿之后也就觉
着无聊了,便对阿东招手道:「那个谁,那个谁,你过来,你过来。」


阿东颠颠地跑了过来,献媚的问道:「少爷,什么事?」


初云笑道:「你不经常唠叨你老婆是个太平公主吗?你拿着这个回去看看,
她的胸是不是变大了。」


阿东激动道:「送我了?」


初云乐道:「想得美,自己掏钱。」


扭头问老闆:「这个多少钱?」


老闆笑眯眯的伸了五个手指:「五两。」


「不贵,不贵,赶紧掏钱,赶紧掏钱。」


初云拽着阿东的衣袖,催促着他赶紧掏钱。


阿东根本就不知道他手里拿着的是个什么玩意,说五两就五两啊,对于一个
家丁来说,五两可不是个小数目啊。


初云看他极不情愿、磨磨蹭蹭的样子,不耐烦的骂道:「少爷我平时赏你们
多少银子,现在让你掏五两买个小玩意儿都不愿意。好,那把我赏的钱全还给我
,还给我。」


说着,将手伸到了阿东的面前。


阿东以为少爷要玩真的,赶紧掏了五两的碎银子出来,交到了老闆的手里。


然后拿着放大镜在屋子里左右观看,却突然被旁边的阿南夺了过去,他急忙
喊道:「小心点,这可是五两银子啊。」


「知道了,知道了!」


阿南不耐烦的嘟囔了句,然后透过镜面想桌子上望去…「哇~!好大的一只
苍蝇!」


阿南大叫一声,不自觉的用手里的放大镜向那只‘巨型’苍蝇拍了过去,只
听得‘咣当’一声,镜子便变成了碎片。


被强迫着掏了五两银子的阿东傻眼了,阿南赶忙将破碎的放大镜还到了他手
里,笑道:「还是还给你吧,这东西太容易坏了。」


众人一阵欢笑,包括老闆在内,东西已经卖出,是好是坏就不关他的事了。


初云道:「这东西太容易坏了,还有没有什么耐玩的东西呀?」


说完,老闆再次向里屋走去。


等了半天也不见他出来,初云无聊的端起茶杯,放在唇边轻抿一口。


阿北突然说道:「少爷,听说你要出嫁了。」


「扑~!」


初云将口中茶水全都喷到了他的脸上,蹙眉问道:「什么?出家?我出家?
我是个离了肉活不了的人,好好的我出家干什么?「「不是出家,是出嫁。」


阿北帮他纠正了一下。


初云不禁笑道:「越说越离谱了,我一大男人出什么嫁!」


「现在府里的人都在议论。说夫人给你订了门亲事,说不定哪天就让你入赘
过去了。」


「入赘?亲事?」


初云愣了一会儿,不禁笑道:「不可能吧。」


「我也是听说的。」


「假的,假的,一定是假的。我从来都没听我老妈提过,肯定是假的。」


初云摆手否认道。


这时,老闆抱着另一个盒子走了出来,上面还用绸缎仔仔细细的包裹了一层
,比刚才那个金贵多了。


「这又是什么宝贝?」


初云问道。


老闆神秘兮兮的说:「这宝贝可不得了,是我无意中在一个农夫手里买到的
。足足花了我三千两银子。「「什么宝贝呀,这么贵?」


说着就要去掀那盒子,老闆急忙阻止道:「呦,公子你可得小心,这个东西
可危险了。」


危险?初云的好奇心完全被调了起来,越是危险、刺激的东西他越是喜欢。


老闆轻轻掀开绸缎,然后慢慢打开锦盒。


里面躺着一朵花苞,看样子好像是黄金做的,可又不太像,因为金子不会这
么暗淡无光。


初云小心翼翼的将它拿了出来,问道:「这到底是什么?」


老闆道:「这叫寸金若梦,听说是天山火神用暗金打造出来的独门暗器,厉
害非常,发射速度奇快,任你武功再高也是防不胜防。」


初云将它拿在手里自己观看,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暗金做的,难怪暗无光泽



只是不知道这东西怎么用的。


便问:「这个什么寸金若梦,到底如何使用?」


老闆道:「据说,只需轻轻转动花茎,就可以…公子小心!」


没等老闆说完,便听阿东‘啊’的一声惨叫,大腿上齐齐的紮着十几个金钉



************「跪下!」


白玲珑手持家法,一脸怒气的端坐在椅子上,初云扁着小嘴,一脸委屈的表
情,‘扑通’一声跪到了她的面前。


「你…你真是要气死我了。什么不好玩,你去玩这个玩意。」


白玲珑拿起那个寸金若梦,擡手就要往地上摔。


初云急忙喊道:「摔不得,摔不得!娘啊,这可是我花了五千五百两才买回
来的呀。」


白玲珑怒气沖沖的喊道:「对,还得加上阿东那二百两的汤药费。」


她的手依然高举,那柄细小的暗器随时都有被摔下来的危险。


虽然那是暗金做的玩意儿,可在大名鼎鼎的女侠白玲珑手里,这不过是个破
烂儿而已,别说暗金了,就是金刚也能让她给捏碎了。


初云跪在她的面前,哭丧着脸,生怕她一个手下不留情,五千两银子倒不算
什么,可这暗器却是个稀罕物啊。


不过还好,白玲珑犹豫了片刻之后,最终还是将它放了回去。


初云这才长长地舒了口气。


白玲珑用手中家法点着他的脑袋,气愤道:「你羞不羞,习武之人哪有用暗
器的,只有那些阴险的废物才用这东西,你说要东、西、南、北拿去防身我倒不
反对,可你是我白夜凤凰白玲珑的儿子,拿着暗器招摇过市,让江湖上的朋友听
去了,我还有脸活吗?」


只要不把暗器弄坏了怎么都好说,不就是骂几句吗。


初云跪在地上,一边肩膀高一边肩膀地,跪也没个跪样,脸上一副无所谓的
表情。


白玲珑越看越气,手中家法沖着他的脑袋呼啸而来,初云急忙低身闪躲,白
玲珑蹙眉,大喝一声:「你给我跪好!」


不得已,初云只好规规矩矩的跪到了地上,随口嘟囔了句:「你不是总说我
是个废物吗,拿来防身还不行呀?」


听到这话,白玲珑一脸不悦的说道:「是呀,是呀,你不是废物是什么。人
家废,你也废。可人家赖好也有点内气。你倒好,体内根本就没有一点气的存在
,连我那把玲珑剑你都耍不动。哼哼,说来你也真算是废物堆里的一朵奇葩了。



「过奖了,过奖了!」


初云拱了拱手,对于母亲的冷嘲热讽毫不在意。


气的白玲珑用力挥舞手中的家法,可无论怎么挥,就是打不到他的身上。


白玲珑赌气道:「别动,跪好!好好让我揍一顿。」


这小子什么本事都没有,反射神经却是出奇的好,逃跑那真是一绝,白玲珑
这个剑术高手想要抓住他都得费把子劲。


「老妈,我可不傻。跪着不动让你打呀。」


初云嬉皮笑脸地说。


白玲珑将手里家法一扔,站起身来就往内堂走。


初云喊道:「老妈,你干什么去?」


白玲珑道:「我去拿玲珑剑。」


初云这下可慌了,急忙喊道:「不行,不行!不带耍赖的。」


白玲珑转身道:「你这么厉害,我不拿玲珑剑怎么对付的了你啊。」


初云咧嘴了笑,嘲讽道:「说到厉害,我哪有老爸、老妈厉害呀。我今年十
五岁,老妈你今年二十七岁。想想你十二岁就怀了我,哇~!老爸可真是禽兽呀
,十一、二的小姑娘都不放过。」


白玲珑俏脸一羞,娇躯一阵颤抖,然后狂奔到内堂中。


没多大会儿便提着玲珑剑回到了大堂,可哪里还见到儿子的身影。


气的白玲珑将手中长剑对天一指,娇声喊道:「李初云,这可是你逼我的!



初云慌忙逃出家门,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转悠了两圈,眼看天就快黑了,可又
不敢回家,晃来晃去,竟莫名其妙的晃到了城南的灵安寺前。


初云是个不信佛的人,平时路过这里也不愿多看上一眼,今天也是如此。


可他刚刚擡脚想要离开,旁边忽然一阵香风扑鼻而来。


一个身材婀娜、娇艳美丽的少女从他面前走了过去,身后还跟着一个侍女。


那少女也是十五、六岁,圆圆的鹅蛋脸,娇俏的玲珑鼻,一双大眼睛闪着扑
朔迷离的光芒,美貌里虽然还带着些稚气,可身材却好似瓜熟蒂落,前凸后翘小
蛮腰,妙曼曲线勾着男人魂魄,薄薄的樱唇引人上前一探,所见之人无不回头观
望。


初云闭起眼来嗅着空气中遗留的香气,心想这天波城里竟然还有如此美丽的
小妞,怎么平时没有见过呢?再睁眼时主仆两人早已走进灵安寺内。


他想也不想急忙迈步跟了进去。


灵安寺是天波城第一大寺,传说是求风得风、求雨得雨、求个媳妇直接得个
儿子,所以香火十分旺盛。


只是现在已经临近黄昏,寺中香客早已散去,加上周围乌鸦啼叫,倒显得有
些清幽寂寥。


初云跟着少女来到大殿之内。


大雄宝殿,巨大的金佛庄严肃立,青烟缭绕,念经、敲钵之声不绝于耳。


那少女从侍女手中接过三株香,插在炉内,然后双手合十,虔诚的跪在佛前



初云站在殿门前,一双色迷迷的眼睛不停的望着少女背影。


这时一个光头小和尚双手合十走到了他的跟前,念道:「阿弥陀佛。施主,
是来上香的么?」


「上香?」


初云一怔,然后马上反映了过来,急忙说道:「对,我是来上香的,上香拜
佛的。」


和尚念道:「那请施主先到这边来施舍些香火钱,然后再去上香。」


「香火钱?要多少钱?」


「少则五两、十两,多则百两、千两,施主自愿。」


「哇!」


初云将嘴大张,歎道:「念一句阿弥陀佛就这么多钱,那你们和尚岂不是都
肥的流油了。」


和尚微微笑道:「施主说笑,施舍香火钱本来就是自愿,施舍的越多越是灵
验,佛祖自然也会关照的多些。」


初云回头望了一眼,那少女还在那里虔诚的祈祷着。


便回头问道:「真的求什么都灵验吗?」


和尚微微笑道:「真的求什么都灵验。比如…」


他指着佛前溃跪拜的少女,若有所指的说道:「比如那位女施主,她正在祈
求佛祖赐她一位如意郎君,施舍了小寺一千两银子,佛祖一定会帮她实现愿望的
。」


「她在求姻缘?还施舍了一千两?」


初云眼睛一亮,急忙掏出一沓银票放在和尚手里,说道:「这是两千两银票
,替我跟佛祖说说,就把我赏赐给那位女施主吧。」


和尚忍着强烈的笑意,说道:「施主如此虔诚,佛祖一定会帮您完成夙愿的
。阿弥陀佛。「初云掏了钱,接过了香,转身向佛祖跑去。和尚这时终于忍不住
了,大嘴一咧,旁边几个光头和尚也一起围了过来,一阵窃窃私语。那少女哪里
施舍了一千两啊,根本一两都没施舍,她到底求了些什么,和尚们就更不知道了
。其实和尚也是男人,看到如此美丽的少女进入寺内自然也会动凡心。跟进来的
初云一脸色迷迷的表情,怎么会猜不出他的心思。初云穿的又很体面,一看就是
个从来不拜佛的主。这种富家公子追着漂亮姐进入寺中的情况见得多了。和尚们
自然也就知道该如何从他们手中诈些香火钱来。初云学着少女的样子,将香火插
在香炉中,然后双手合十,跪在少女旁边的蒲团上,故作虔诚的拜了几下。耳朵
却在仔细的聆听着少女的声音。「佛祖,佛祖。求求您老人家,保佑我家族兴旺
,父母身体安康,兄友弟恭,前程似锦。」


少女低声念道,声音犹如出谷黄莺般好听。


初云一阵沮丧,原来她不是来求姻缘的啊。


可这两千两也不能白白打了水漂,便转过头来,好像遇见熟人一般,嬉皮笑
脸的说道:「咦?小姐,你也来拜佛呀?拜佛好呀,拜多了佛,佛自然会保佑你
的。「那少女好像根本没有听到说话一般,依然表情严肃,虔诚的念叨着。初云
望着她那水灵灵的小模样,越看越是喜欢。只听那少女继续念道:「佛祖,求您
保佑弟子觅得一位如意郎君吧。不求他的武功有多高强,他的学问有多高深,弟
子只求他能是一位品行端正,孝敬父母的正人君子。」


说完,双腮一红,小模样更是娇羞美丽。


初云心中又是一阵窃喜,她果然是来求姻缘的。


急忙双手合十,十分虔诚的拜道:「佛祖啊,佛祖。求您帮我觅得一位窈窕
淑女吧。弟子我虽然没什么武功,学问也不是很高深,但我品行最是端正,十里
八乡谁不知道我是个大孝子啊。」


少女听到他的祈祷,微微侧目,向他看来。


初云连忙故作惊讶的说道:「咦?小姐,原来你也是来求姻缘的呀,好巧啊
!我也是!「很明显,这个穿着华丽的登徒子是沖着自己来的。少女俏脸一红,
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初云也不在意,继续嬉笑着说:「小姐是来求姻缘的,小生
也是来求姻缘的,不知道佛祖会不会将咱们俩配成一对呢?」


那位少女还没说话,旁边的丫鬟却抢道:「你别做梦了,我们小姐早就许配
给人家了。」


那少女脸色更是通红,娇声斥道:「闭嘴!」


初云心中又是一阵失落,原来名花已经有主了,那自己的两千两花的岂不是
太冤枉了。


嘴上却不认输,继续调笑道:「小姐,既然你来祈求佛祖,那就证明你还没
有见过那个男的。我呢,虽然年少,才疏学浅,不过平行却是端正,在家孝敬父
母,出门尊敬长辈。小姐的要求,我是最适合不过的了。」


少女娇羞道:「闭嘴!」


初云继续笑道:「我呢,以前从来都不拜佛的,今日却莫名其妙的进了这灵
安寺,又正好遇到小姐在这里求姻缘,你说怎么会这么巧呢?我想这肯定是佛祖
他老人家的旨意,想要将我们撮合成一对。」


少女急道:「你还说!」


初云继续笑道:「我啊,最是懂得疼老婆的…」


还没等他说完,只觉一阵劲力伴随着香风向自己袭来,待他反应过来,少女
粉掌已经到了跟前,急忙一个懒驴打滚,仓皇躲了过去。


那少女见一掌不中,心中暗道,看这小子漫不经心,想不到却有如此反应。


可他那狼狈相,又不像有什么武功的样子,怎么会躲过自己的攻击呢?初云
狼狈躲开攻击,站起身来,惊道:「哇!好厉害的小妞。」


少女也从蒲团上站了起来,娇声喝道:「你这个登徒子,今天让你见识见识
姑奶奶的本事。」


初云一愣,心想她说话的语气怎么这么像我娘?少女摆开架势,粉臂向后一
扬,然后一掌向他打了过去。


初云是在白玲珑的玲珑剑下长大的,对于逃跑自然是得心应手,少女虽然厉
害,但怎么也比不上白玲珑的本事。


「姑娘,何必动手动脚呢?」


初云闪过攻击,调笑着说道。


少女看他连着闪过自己两掌,心中更加羞愤,身子立定,粉臂后摆,然后禦
气于掌心,娇声喝道:「看你怎么躲的过这招。排山倒海~!」


一股巨大的气息呼啸着向初云涌来,他的眼前好似出现了一面势不可挡的巨
浪,想要逃跑却无处闪躲,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身子已经随着那股气息飞了出去



只听‘咚’的一声,后背撞在了圆柱上,‘哇’的一下,张嘴吐了一大口的
鲜血。


丫鬟看到小姐竟然使了家传绝学,急忙跑到少女身边,焦急喊道:「小姐,
你这下要闹出人命了。」


丫鬟的话音刚落,初云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仓皇逃
出了灵安寺。


待初云的身影完全消失后,丫鬟才反应过来,说道:「小姐,您怎么不追呀
?」


少女楞道:「中了我的排山倒海,竟然还能起身逃走,他到底是什么人?」


这时,躲藏起来的光头和尚们大着胆子从后面走了出来,双手合十,畏畏缩
缩的念道:「这位女施主,您是不是…是不是…施舍本寺一些修理费呢?」


少女一愣,问道:「什么修理费?」


和尚指着大殿几处,说道:「这里,这里,这里,还有这里…」


主仆两人这才看到,大殿内已经是瓦片翻飞,供桌歪斜,被初云撞到的那根
柱子已经裂了一条大缝,完全是一副残败不堪的样子,哪里还有半点的庄严肃穆



丫鬟嘴角抽搐了一下:「小姐…你可真厉害…」


初云仓皇逃出灵安寺,扶着寺院围墙猛吐几口鲜血。


心中暗道,这小妞长得虽然漂亮,可脾气太捍了,要真娶回家,那和老妈两
个人还不双剑合璧、天下无敌?算了,算了,不要也罢,不要也罢。


佛祖啊,刚才的事算我没求啊,那两千两就当是孝敬您的香火钱了。


他找了几医馆医了医自己的伤,那个老医生摸着他的胸口判断,这肯定为野
兽所伤,他也只能满脸尴尬的点头承认。


要让人知道这是一个小姑娘打的,那还混不混了。


到家时已经临近深夜,初云不敢从正门进入,打了个暗号,让阿东帮他打开
后门,偷偷进入。


当他摸索着走到自己屋前,庆幸自己蒙混过关时,却听到了白玲珑那娇艳而
冰冷的声音。


「跟我到正厅来。」


初云浑身一哆嗦,胸口猛地一抽,险些再次吐出血来。
第二章


初云跟在白玲珑的身后,看着母亲那丰满的翘臀在自己面前不住的摆动,心
中恨道,为什么这么个大美女会是我的母亲呢。


胡思乱想间,两人已经来到了正堂,白玲珑坐在椅子上,修长的右腿轻轻擡
起,优雅的搭在了左腿上。


初云也没等母亲开口,直接就跪到了她的面前。


出乎意料的是,白玲珑并没有责骂他。


等了半天,也不见说话,初云缓缓的擡起头来,发现母亲正满脸微笑的望着
他。


初云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诧异的问道:「你是谁?」


白玲珑素手掩嘴,吃吃一笑,道:「你这傻孩子,我是你娘呀。」


初云连忙摆手道:「不是,不是,你不是我娘,我娘怎么可能这么温柔。」


白玲珑的额上绷起一道青筋,可她还是极力忍耐着不让自己发火,毕竟儿子
就快不在自己身边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微笑道:「乖儿子,别跪着了,起来吧。」


「阴谋,阴谋,你一定有阴谋。」


初云手指母亲,睁大了双眼,不停的喊着。


白玲珑手指旁边的椅子说道:「行了,别闹了,快点坐下。娘跟你说点正经
事。」


初云犹豫了半天才磨磨蹭蹭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小心翼翼的坐到了母亲
的旁边。


只听白玲珑说道:「儿子啊,你今年多大了?」


初云道:「十…十五岁了吧。」


白玲珑抿嘴轻轻一笑,道:「是啊,十五岁了,是该成家的时候了。」


听到这话,初云眼前马上一亮,急忙问道:「母亲大人是要给我说亲了?」


白玲珑道:「是呀,我的儿子就是聪明。」


初云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趴在桌上,将身子探在母亲跟前,忐忑不安的问道
:「那给我说的是哪家的姑娘啊?」


白玲珑微微一笑:「城南沈家的三小姐。」


初云不禁深吸一口气,早就听说这沈家千金排行老三,貌似仙女下凡,没想
会成为自己老婆。


初云一边欢喜的跳着,一边问道:「谢谢娘,谢谢老娘!沈家小姐什么时候
过门呀。」


白玲珑抿嘴笑道:「下个月初三,你过门到沈家。」………………初云停止
了蹦跳,整个人僵在了地上,好半天才结结巴巴的问道:「娘…娘…娘,你刚才
…刚才说什么?」


白玲珑重複道:「下个月初三,你过门到沈家,就是入赘。」


入赘!入赘!入赘!入赘…犹如一道晴天霹雳打在他的头上,初云再也高兴
不起来了,僵在原地一动不动,口中不住的念叨着。


白玲珑站起身来,小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喂,傻了呀?」


初云这才醒过神来,‘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双手环绕母亲大腿,大声哭
道:「娘啊!你好狠心呀,你怎么舍得让我入赘到别人家里呀!我可是李家的独
苗啊,你怎么对得起列祖列宗啊。」


白玲珑可不吃他这套,任由她晃着自己的大腿,冷冷道:「你是我儿子,不
是李家列祖列宗的儿子,你这么不听话,我再被你气上几年,说不定就提前去见
列祖列宗了。如果真是这样,倒不如早些将你扔出家门。听说沈如成老爷,也就
是你的嶽父大人,可是个不好惹的主,以后你在沈家可不能像在自己家里一样这
么没规没距的了。」


听母亲这么一说,初云的脑海里立刻出现了一副悲惨的画面,寄人篱下,遭
人白眼。


想到这里,‘哇’的一声,哭的更加伤心了。


白玲珑看儿子哭得如此伤心,如此真切,不禁也动了恻隐之心,毕竟养了十
五年了,自己一半的人生都花了他的身上,这眼看就要离开自己了,做母亲的哪
里能不伤心呢。


白玲珑慢慢蹲下身来,拍着他的后背,柔声说道:「别哭了,别哭了。沈家
就在城南,也不远,什么时候想娘了就回来看看。」


「呜呜呜…」


初云顺势趴在了她的怀里,闻着母亲身上传来的阵阵幽香,情不自禁的用鼻
子在她的胸前拱了拱,脸颊贴在两团软肉中间,滑滑腻腻,好不舒服。


高耸的酥胸被一张小脸不停的挤压、揉搓,白玲珑不禁玉腮一羞,知道这小
子没安好心,用力将他推到了一边,厉声说道:「回房睡觉吧,这几天就不要出
去乱走了。」


初云一手按在地上,一手伸向母亲,哭天抢地的喊道:「娘啊,您真的不要
儿子啦。」


白玲珑想到他刚才对自己的轻薄举动,咬了咬牙,狠狠道:「不要了。」


「娘啊~!」


白玲珑转过身去,大声喊道:「万紫!千红!」


「在,夫人。」


两个小丫鬟站了出来。


白玲珑吩咐道:「将少爷带回房里,好生看管。如果少爷不见了,拿你们试
问。」


「是。」


「娘啊~!」


初云悲切的声音传遍了整个李府,真是绕梁三日、不绝于耳,闻者伤心,听
者也会流泪。


十几天一眨眼就过去了,如同被压在五指山下的孙悟空一样,李初云度过了
人生中最痛苦、最压抑的半个月。


今天是初二,眼看明天就要‘出嫁’了,白玲珑带着万紫、千红两个丫头,
来到了初云的房间。


初云看到母亲来了,也不打招呼,赌气的将脸转向一旁,鼻子里还不住的发
出哼声。


白玲珑迈着优雅的步子来到了他的身边,柔声说道:「还生气呢?」


「哼~!」


白玲珑坐到了他的旁边,一双白皙光滑的玉手按在他的肩上,微笑道:「你
也老大不小了,该懂点事了。虽然是入赘沈家,可人家毕竟家大业大,那沈三小
姐又貌美如花,多少人想要入赘都没那福分呢。」


「哼~!」


白玲珑娇躯一摆,娇声歎道:「哎~!收起你那小脾气吧,明天天一亮花轿
就要来了,你是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了。趁现在还有时间,跟娘说说
话吧。」


等了半天也不见他答话,白玲珑无奈的歎了口气,站起身来吩咐道:「万紫
、千红,将新衣拿来给少爷试试。」


说完迈步向外走去。


这时,初云才转过身来,低声喊了声,「娘…」


白玲珑娇躯一颤,停下了脚步。


这一声娘将她的心叫的好碎、好碎,可她现在不能有任何留恋之心,只得转
过来身,强作欢颜的问道:「怎么了?还有什么要求吗?」


母子二人默默注视着对方,初云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的白玲珑好是心痛,如
果儿子这时说一声‘我舍不得娘’,那说不定她真会推掉婚事。


白玲珑秀眉微蹙,贝齿紧咬下唇,一副既期盼又焦急的模样。


半晌过后,初云终于开口说道:「娘…可不可以将那支暗器还给我呀?」…
………………白玲珑表情一沉,冷冷说道:「我会当做嫁妆给你送过去的。」


说完,‘咣当’一声,摔门而去。


初云双手枕于脑后,漫不经心的躺在床上,心想老妈这是干什么呀,一日三
变脸,说变脸就变脸。


「少爷。」


万紫、千红轻声念道:「起来试试新衣服吧。」


初云没好气的喊道:「试什么试!我就穿这身结婚了!」


「啊?」


两个小丫鬟目瞪口呆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小主人,惊讶的问道:「您要穿着内
衣上花轿?」


初云坐起身来,不耐烦的挥手骂道:「滚!滚!滚!滚!滚!」*****
****门外传来了敲锣打鼓的声音,喇叭唢呐吹的震天。


这讨厌的时刻终于到来了。


初云好似屠宰场力的待宰的牲口一样,双手张开,一动不动的站在屋子中央
,任由两个丫鬟为自己穿衣打扮。


万紫、千红先帮他套上一件新红色的锦衣,然后又围上一条玉树腰带,一个
英俊的少年新郎就这么诞生了。


初云站在铜镜前转了一圈,万紫抿嘴笑道:「少爷这副模样可真好看。」


初云没好气的嘟囔道:「好什么好,穿得好像个一样。」


千红道:「少爷穿什么都好看,就算穿成
,也是个英俊的*****。」


初云转过身来,愁眉苦脸的看着两个小丫鬟。


万紫千红迎着少爷的那哀怨的目光,心中不禁也跟着悲了起来。


毕竟在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虽然这个少爷游手好闲、不学无术外加流氓、
好色,平时对她们又总是动手动脚的,可眼看着他要离开了,还真有些舍不得。


两个丫鬟也默默地低下头来,咬着嘴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初云长出了口气,说道:「万紫…千红…少爷我就要走了。」


两个丫鬟默默地点了点头。


初云继续说道:「少爷走之前求你们件事行不行?」


两个丫鬟擡起头来,望着少爷那期盼的目光,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说道:
「少爷,有什么事您尽管说吧。」


「让我…」


这时,他脸色一变,嬉皮笑脸的说道:「让我再来一次吧。」


两女闻言,愣在了当场,眨着明亮的大眼睛,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初云见她们俩半天也不回话,便将脸凑了过去,问道:「怎么样?怎么样?
少爷我就要走了,以后可没机会啦。」


两个小丫鬟臻首低垂,满面潮红,两只小手扭扭捏捏的也不知该放在哪里。


沉默片刻之后,万紫才娇滴滴的问道:「少爷在说什么…奴婢听不明白…」


初云双手一拍,表情诧异的喊道:「哎呀呀,你这死丫头,上次在书房叫的
那么大声,爽完了就不认账了?」


万紫顿时羞得俏脸通红,偷偷瞧了一眼千红,见她也在偷偷瞧着自己,真恨
不得立时找个地缝钻进去才好。


初云又将矛头指向千红:「还有你也是,上次在柴房你不也很爽吗?一直大
叫‘要死了,要死了!’那个是不是你,是不是你?」


千红一张小脸瞬间飞红,偷偷瞧了一眼万紫,羞的她连死的心都有了。


这两个丫鬟其实早就和初云发生关系了,可谁都没跟对方说起,现在这张窗
户纸被人当场捅破,两人满面潮红,眼光游移不定,谁也不敢注视对方。


初云指着她们说:「你们两个死丫头,亏我平日待你们如珠如宝,在我走之
前连这点小小的心愿不都能满足我吗?」


万紫怯怯的问道:「什么心愿?」


千红可比她机灵多了,知道少爷话中有话,急忙拽了她衣袖了一下,让她不
要多问,可惜话已出口,无法收回了。


初云马上回道:「当然是让我来一次一龙二凤啊。」


万紫真是追悔莫及,有心想说不要吧,可人家毕竟是个主子,怎么能顶撞他
呢。


而且,也真有些想要……只是一想到要当着自己好姐妹的面和少爷同床,那
真是羞也羞死了。


还是千红机灵,借口说道:「少爷…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吉时马上就要到
了,夫人还等着您出去呢。现在…不太好吧…」


初云撩起自己的喜袍,一把将里裤褪到了膝盖处,露出一根粗长坚硬的大肉
棒,说道:「如果你们不答应,我就这么上花轿。如果我老妈问起,就说你们两
个勾引我,强奸我。」


两个丫鬟咋见那根让人又爱又恨的大家夥,小心肝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可
又被他那番胡言乱语搞得哭笑不得,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这时有人轻轻叩门,一个丫鬟问道:「少爷,吉时快到了,夫人问您准备好
了没有。」


初云喊道:「还没呢,让她们等着吧。」


小丫鬟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初云笑道:「快点哦,再不决定我老妈可就要亲自来催了,到时候我看你们
怎么死。」


万紫、千红两个丫鬟已经被她搞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外面敲锣打鼓、鞭
炮齐鸣,接亲的队伍马上就要到来,而新郎官却要逼着自己和他亲热,想想真是
既羞人,又刺激…万紫偷偷瞧了一眼少爷身下的大肉棒,深吸一口气,扭捏的说
道:「那…少爷…千万快点…」


初云见她妥协,开心的咧嘴一笑:「放心,放心,很快的。」


说话间,双手搂住她的小蛮腰,一张嘴已经贴在了那张光滑润泽的小脸蛋上



万紫被他这么一搂一亲,身子立时便软了下来,想起以往日子里的荒唐事,
只觉四肢乏力,只想躺在他的怀里。


初云伸手要去解她的衣服,万紫急忙将他制住,娇声喘道:「少爷,不要脱
衣,等一下夫人如果来催,那就真不得了了。」


想想也是,便推着她走了两步,让她双手扶床,弯腰翘臀,背对着自己趴在
了床边,伸手撩起裙褂,褪下亵裤,将龟头顶在已经泥泞不堪的小穴口上,用力
一压,便将整根肉棒插进了香泽软滑的蜜穴里……「嗯~!」


万紫秀眉紧蹙,轻咬下唇,大家夥直直的撞在了娇柔的花心上,不由的娇躯
一紧,小穴里跟着涌出了更多滑腻的蜜液。


初云双手扣住纤细的小蛮腰,待缠着肉棒的嫩肉渐渐放松之后,开始用力抽
插起来。


想着这也许是最后一次了,便不再留情,使出浑身力气,次次抽到穴口,然
后狠狠插到穴底。


万紫虽然和他玩了许多次,可从来没见他这么狠心过,硕大的龟头每次进来
都要撞到穴心上,力道之大仿佛要将花心撞开一样。


「嗯…啊…少爷…轻一点…疼啊…」


初云正在兴头上,哪里理会她的哀求,越叫他慢反而越插越猛。


眼见身下小丫鬟没插几下便娇躯轻摆,口中哼哼唧唧发出一些甜腻的呻吟声



两人没有经过任何前戏,只凭着一股子猛劲,愣是将小丫鬟干到了高潮。


只见她玉颈微扬,娇躯紧绷,两只小手使劲攥着床单,嫩穴蜜肉死死缠着肉
棒,而且还在不规律的蠕动着。


「嗯…少爷…好酸…好酸…奴婢…不行了啊…」


万紫苦苦哀求一声,双臂一软,整个上半身便趴在了床上,两条修长雪白的
大腿也在微微颤抖,如果不是被身后男人扶着,恐怕在就瘫在了地上。


初云没想到她这么不禁干,便将肉棒抽了出来,只听‘噗’的一声,玉蛤微
张,蜜液横流。


他顾不上欣赏这难得的美景,转身向另外一个俏人儿望了过去。


千红早已被眼前的活春宫弄得意乱情迷了,眼见少爷挺着肉棒向自己走了过
来,慌慌张张的向后倒退两步,谁知脚下一绊,一个踉跄坐在了地上。


初云笑道:「哎呀,原来千红姐姐喜欢坐在地上玩。」


千红被他说的俏脸通红,急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初云走过去一把将她搂在怀
里,在雪白净滑的小脸蛋上胡乱亲了几下,便也像万紫那般,让她背对着自己,
趴在了床边。


千红感到下身一阵凉爽,亵裤被褪到了膝盖上,紧接着一个硕大滚烫的东西
贴在了自己的小穴上,顶住穴口上那粒殷红的玉珠轻轻的揉了起来,瞬间便有一
股酥麻酸痒从穴底花心蔓延开来,不由得娇躯一颤,哼出声来。


原本看了一场春宫,蜜穴早就已经泥泞不堪,再被龟头这么一顶一揉,滑腻
的蜜液更是湍湍的流了出来,硬是将肉棒淋了个通透。


初云见她也已动情,挺起肉棒‘噗’的一下插了进去,只觉穴中软滑温暖,
肥美异常,与万紫那丫头比起来,自又是另外一番滋味。


千红娇呼一声,凝眉喘道:「啊…少爷…您…您…慢点…奴婢…啊…身子弱
…经不起…嗯…经不起…您这般玩弄…」


初云双手紧握她的细腰,肉棒在小穴里狠抽猛插,见她求饶,便道:「你这
丫鬟最是可恶,每次都要少爷求你,一操进去便哼哼唧唧,求个不停,这次非要
让你好看才行。」


说完,双手将她大腿向两边分开,抽插起来也更加虎虎生风。


千红虽然比起万紫精明许多,可是却比她更加不禁操干,只被大肉棒猛插了
十来下,便以双臂酸软,向前一跌,整个人趴在了床上。


一张通红俏脸贴在床榻上,嘴里娇喘连连,只撅着圆润白净的小屁股,勉强
承受男人的抽插。


初云低头向两人交合处望去,竟被腰间裙摆挡的时隐时现,瞧不真着,便搂
住她的小腰,向上一抱,让她整个人重新跪在了床榻上,只可惜小丫鬟已经被操
的没什么力气了,只能用一张娇俏的小脸蛋勉强支撑着上半身的重量。


滑腻粘稠的蜜液随着肉棒抽插被带了出来,发出淫媒的声音,穴内嫩肉更是
死死的缠着粗大的家夥,初云只感一阵销魂惬意,抽插之时更是平添几分力道,
也不管身下人儿是否承受得了,龟头顶到花心之时,还要揉上一揉才肯离开。


千红从来没有这么美过,张开小嘴咬住枕头,小手握拳,直攥的指尖泛白。


这时,外面敲锣打鼓的声音越来越近,似乎就在耳边一样。


千红急道:「嗯…嗯…啊…少爷…少爷…快一点…吉时…要到了…」


「可是你说要快点的。」


说罢,初云双手按在她的翘臀上,对着小穴一阵疯狂的抽插,只干的小丫鬟
前仰后合,娇躯直颤,最后身子一弓,向万紫一般也跟着丢了出来。


初云知道现在不是玩闹的时候,泻火才是主要。


抽出肉棒任由她软在床上,然后再次抓住万紫,又一次插了进去。


「嗯…少爷…疼…」


万紫尚未从刚才的高潮中清醒过来,突然间被人抓住身子,紧接着蜜穴一涨
,粗硬的大肉棒再次插了进来。


小丫鬟是越来越不禁玩,没插几下便娇躯一颤,又丢了过去。


初云无奈,只得将她放开,抓住一旁的千红,再次干了进去,没想到千红还
在高潮之中,被干了没几下,便又是哼哼唧唧的求饶起来,最后身子一摆,又丢
了出来。


就这么,初云挺着根肉棒在两个丫鬟之间来回交替抽插,而两个小丫鬟也越
来越不争气,插到最后,竟然吟吟抽泣起来。


初云心说,这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呀,这么下去就是过了吉时也别想泻出火
来。


他将心一横,肉棒插进千红小穴,双手紧扣她的蛮腰,任由她哭泣求饶,硬
是狠抽猛插,想要赶紧泻出火来。


猛干一百来下,刚刚有些感觉,门外突然传来了白玲珑咯咯的笑声:「儿子
,准备好了没有?」


初云心中一恼,怎么偏偏挑这么关键的时候来催。


不耐烦的大叫一声:「还没好,等一等。」


然后继续用力猛干身下的人儿。


千红虽然早已爽上了天,可却还没有昏头,方才正在丢精之时,突然听到夫
人的声音,吓得她猛一哆嗦,双手紧捂小嘴,再也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嗯…呜呜…呜…」


千红想叫又不敢叫,委屈的眼泪吧嗒吧嗒直往下流。


初云瞧她一副可怜兮兮的娇俏模样,不由的心中一荡,忽觉一阵酥麻之感袭
来,双手掐住圆润的翘臀,做起了最后的沖刺。


眼见吉时快到,门外的白玲珑实在有些不耐烦了,便双手推门,迈步走了进
去。


「穿个衣服也这么磨蹭,万紫、千红你们怎么…」


白玲珑领着媒婆欢天喜地的走了进来,看到床上景象,如同被瞬间石化了一
般,表情、动作凝于一瞬,站在了门前,一动不动。


媒婆被她堵在了门外,看不到屋中景象,但靠着职业的八卦敏感,也知道屋
中必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伸长了脖子向内望去,好奇的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咚’的一拳,白玲珑将她打了出去,媒婆连哼都没哼一声就晕了过去。


初云见母亲竟然闯了进来,知道大事不妙,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扭头对着
她呵呵傻笑,身下却是越干越猛。


白玲珑一张白嫩柔滑的俏脸,青一阵红一阵,最后半黑半白,咬牙切齿,可
身后还站着许多外人,实在不好发在,只好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终于,初云一声低吼之后,将一股股又浓又稠的精液射进了千红已经红肿的
小穴里。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