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炼淫魔传

韩立在自室内,处理着先前得到的一批材料,逼出紫言鼎中老魔残魂重新练
化,还有泡制先前在绮天城外捕捉到的娇小魔尊与美妇魔尊等等。
那美妇先前被韩立捉为钟槌,用来驱使那一次性月阒钟后,神识受到严重损
伤。韩立将雌兽记忆烙进这美妇体内后,当作只母猪养了起来,慢慢地扩建着牧
场。豹麟和曲儿不时会去逗弄一二,看着这曾经的声名赫赫的魔尊如今就像只母
猪般吃喝拉撒,也是韩立一个阴暗的小兴趣。
至于另一名娇小魔尊,见着了这位血光大人直属下属如今这模样,吓的花容
失色。不过这羽仙子韩立还有他用,给她上了些淫具和用媚药按三餐打入乳首阴
蒂等地方,命她做为牧场管理人先关了起来。
不过月余时间,只能用纯肉身对抗韩立淫药的羽仙子铩羽而归,乳首和阴蒂
在韩立精炼的媚药下肥大化,却是敏感的连衣物也触碰不得。这位羽仙子不过稍
稍碰到一次,就无法控制的高潮,之后更是沉迷在阴蒂自慰中,还骗的那美妇母
猪来吸舔自己的阴蒂,高潮连连。
「韩兄,小妹已经准备好了,还请韩兄移步至小妹房中。」韩立牧场观察没
有多久,就从冰凤那儿传来了音讯。
韩立不疑有她,来到了冰凤的闺房前,走了进去。
「这是……」韩立意外的说道。
只见房内不再是以前那冷冰冰的石室模样,却是宛如冰雕沏成,富有透明美
感。
却见冰凤换上了一身别致的蓝色嫁衣,头盖镂空薄纱,香肩微露,一对饱满
胸部半露,蓝色长裙拖至地面。
冰凤俏脸微红,秀发梳成三束,恰似那凤尾般。
韩立却一时间看的失了神,弄的冰凤羞喜在心中。
「韩兄可莫要取笑小妹。」冰凤以淡然的语气说着,却掩饰不去那份紧张。
「凤儿如此打扮,却是让我看呆了。」韩立摇了摇头,看着冰凤笑着。
「俗话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你我相识至今不止千年,小妹
却从没想过,没想到当初那人界冰海那小小修士,最后竟然会成为我的夫婿。」
冰凤眼中闪过一丝茫然,最后化作一抹怀念的微笑。
「小妹自诞生以来,天生乃天地异种,本来从没想过伴侣之事,毕竟从没有
人真能让小妹服气。却只有韩兄着实让小妹惊讶又佩服不已,那之后更屡屡得到
韩兄帮助。小妹原本是打算透过秘术,将体内那一丝天凤元阴之气渡给韩兄的。
只是—」
冰凤脸上泛起红晕。
「妾身冰凤,在天地见证下,嫁与韩立为妻,愿天地见证妾身真心,委身于
郎君,望夫君怜惜—」冰凤微微欠身,美的如同画一样。
「我韩立,在天地见证下,娶冰凤为妻,愿天地见证在下真心,定善待冰凤。」
韩立站在冰凤对面,微微欠身,完成这夫妻交拜。
两人缓缓站直,冰凤脸上满是羞意。
「这下可真的要和婉儿妹妹说声抱歉了。」冰凤羞道。
「婉儿可是为夫的大房正妻,如果是冰凤的话她可是欢迎的很。」韩立笑道。
韩立缓缓掀起冰凤头盖,冰凤紧张的打了个颤,给韩立拥进怀中,吻住那对
蓝唇。
「嗯♥哼嗯—♥啾滋~♥」
韩立得舌头大胆的伸入冰凤唇中,早以熟悉的冰凤也热情的欢迎着。
这对从人界开始,不打不相识的一人一妖,舌头热情的交缠。
「啾滋♥嗯滋~♥吸啾~♥啾~滋啵♥」「嗯咕啾~♥吸啾咕啾~♥哈啊— 夫君……嗯唔♥」
虽不是第一次,可韩立却比以往还要热情的索求着冰凤的吻。
冰凤香舌被韩立贪心的吸吮着,口中香津不断被韩立咽下。
冰凤的舌头很快就成为了韩立的战利品,任由韩立索吻品弄。
光是这拥吻就持续了半个时辰,冰凤都感到舌头有些麻疼。
两人唇舌分离,牵丝数条。
韩立将冰凤抱起,放到了冰榻上。
伸手轻轻一抹,冰凤的蓝色嫁衣慢慢化开,露出底下凹凸有致,宛如艺术品
般的娇躯。
冰凤忍着羞意,挺起了胸部,韩立笑着低下了头,含住那对天蓝色泽的宝石
乳蒂。
「嗯唔♥」冰凤颤抖着身子,宛如触电一般,快感流过全身。
冰凤一对美乳大小一手可堪勘掌握,乳蒂硬挺,以唇舌挑逗却无比娇嫩。冰
凤身上的体香更是让人着迷。
「夫君—嗯哼♥」
韩立的舌尖不时拨弄着乳蒂,在乳晕上一圈圈慢慢转着。
娇嫩的乳蒂给韩立不时轻咬着,冰凤每次都会忍不住娇吟出声,屡试不爽。
「夫君—嗯啊♥喜欢妾身的乳首吗—♥」知道韩立淫性的冰凤忍着羞意开口
问着。
「不要急—凤儿的身子—都是夫君的—♥啊♥」冰凤忍不住叫出来,却是乳
首给韩立咬住,一点一点扯着。
「夫君这样—粗鲁的—♥妾身的乳首很是敏感—嗯啊♥」冰凤喘息着。
「夫君这样吸吮—妾身也没有乳汁—嗯~♥的啊♥」
韩立却慢慢的松口,吐出那沾满口水的乳首。
「那为夫就要好好努力,让凤儿早日泌出乳汁—」韩立贴住冰凤的耳朵,咬
着耳垂说着。
冰凤的身子隐隐泛红,却是情动不已。
冰凤缓缓张开双腿,露出那无人进入过的处子蜜穴,还有那被韩立开发的,
早已成为了韩立的肉棒套的软嫩肛菊。
「那夫君—」冰凤伸手缓缓拨开那处子蜜穴,展露出里头娇嫩的小径,还有
那被冰凤从出生到现在一直保存的处子薄膜。
「还不快些进来♥」冰凤双眼满是情欲,充满媚意的看着韩立。
韩立挺着肉棒,却是一口气顶进了冰凤的—
「嗯啊♥夫君—♥那是—♥」冰凤浪叫着。
「小冰凤居然命令为夫?看来为夫要先一振夫纲才是啊。」韩立不断挺进肉
棒,顶入那冰凤柔软又温暖的肛菊中。
「夫君—啊♥哪有—嗯啊♥好棒—♥夫君♥坏死了—♥」
「你嘴上说着,却夹的很紧呢。」
「嗯♥喔♥啊♥后面♥给弄得好深~♥」
「一边欣赏凤儿的美丽处子,一边弄着凤儿那服服贴贴的小屁眼,真是人生
一大享受啊!」
「你这—嗯啊♥淫魔—夫君啊♥♥噫♥后面♥后面好喜欢♥好喜欢夫君弄妾
身的后面♥」
「后面是哪里啊?」韩立笑着用力挺了挺。
冰凤娇媚的白了韩立一眼。
「冰凤的—小屁眼♥最喜欢~最喜欢夫君的大肉棒♥奸~奸淫了♥♥」
韩立听了,肉棒兴奋的又大上了几分。
「噫♥变态—变态夫君♥又变大了♥♥」「小凤儿才是,新嫁人妻居然在处
子之前,就给干屁眼干的如此淫浪~」「还不~啊啊♥还不都是夫君~夫君的错
♥都是夫君♥把凤儿的身子弄成这样的♥」「要不是夫君这样,妾身才不会那么
轻易答应嫁给你呢♥」
「喔?我怎样啊~?」
「妾身嫁给夫君~就是因为给夫君弄得喜欢的受不了♥才因奸生爱的♥还有
就是~」「嫁给了夫君~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给夫君奸淫了♥」
「好你个小淫凤!」韩立加快速动操弄了起来!
硕大的阳物驾轻就熟顶入冰凤柔软娇嫩的屁眼儿里头,感受着冰凤的肠道贪
心的吸吮着肉棒。
随着啪啪的碰肉声,撞击着跨下美艳仙子的玉臀!
「啊♥啊♥屁眼♥屁眼好舒服♥后边给夫君弄得不断操开来了♥」「大肉棒
♥妾身好喜欢夫君这样弄妾身的屁眼儿♥」
冰凤的屁眼儿早就不是第一次被韩立操弄,只是冰凤的身子却宛如第一次般
敏感,火热的大肉棒热情的抽动着,从屁眼深处开始融化冰凤那外冷内热的芳心。
「噫♥高潮了♥♥新婚第一天给弄屁眼弄得泄身了♥♥」「去了♥去了♥♥
去了……♥♥♥♥♥」
冰凤用力夹紧屁眼,浪荡的泄了身子。
韩立抽出沾满肠液的肉棒,上头带着清香,洁净无比。
「这下小凤儿也准备好了呢。」韩立笑着说。
「嗯?夫君你说—呜齁—♥♥♥」冰凤突然间叫了出来。
低下头一看,却是韩立的大龟头已经顶进了冰凤的穴儿里头,火热的大龟头
贴着处女膜。
「哈啊—哈啊—」冰凤紧张的喘息起来。
「冰凤,我是谁?」
「你是—韩立—哈啊—」
「我是你的谁?」
「你是我的—夫君。」
「你是谁?」
「我是冰凤。」
「你是我的谁?」
「我是你的—妻子。」
「我要进去了—冰凤。」
「请进来吧—夫君。」
韩立与冰凤贴着额头对望着。
韩立缓缓将腰身下压—!
「呜嗯—!」冰凤低吟一声,眼角泛出一点泪珠。
肉棒就这样,刺穿了冰凤的处女膜,夺走了这位曾经的冰海之主一直以来的
贞节。
那一丝冰凤元阴之气转进韩立体内,在透过下体流进冰凤体内,如此循环着。
「你是我的了,冰凤。」
「嗯,我是你的了,韩郎。」冰凤笑了出来。
韩立慢慢地开始抽动起来,开拓着冰凤的娇嫩阴道。
不过是天地异种,蜜穴里头紧致不已,越深处却越是阴凉,宛如酷暑时置身
于凉水中一般。
「韩郎的—好烫—♥」
韩立吻住了冰凤的嫩唇,忍不住大动作的操弄了起来。
「呜嗯♥哼嗯♥嗯♥嗯♥呜♥哦♥哦♥♥」
冰凤拥住韩立,承受着韩立的猛攻。
「哼嗯♥嗯♥嗯呜♥呜嗯♥♥」
冰凤不断娇吟着。
「韩郎♥大肉棒♥好烫♥大龟头♥♥不断撞着凤儿的穴儿♥♥」「喔哦♥妾
身♥妾身的子宫♥♥大肉棒在不断敲着子宫的大门♥♥」
「凤儿,给为夫生只小冰凤吧!」
「妾身~喔♥妾身才不生♥才不给韩郎生个标志的小冰凤♥」「生下来的小
冰凤♥一定要会被这个荒淫爹爹的染指♥♥」「韩郎的冰凤♥有妾身就够了♥♥」
「要妾身生♥除非韩郎不断奸淫妾身♥让妾身因奸而孕♥不然妾身才不给韩郎生
呢♥」「若是给韩郎生了个可爱的女儿♥一定会在榻上给你淫弄我们母女俩♥说
不得还要比较我们母女俩的奶子和穴儿♥妾身才不要♥」
「这可由不得你,哈哈!」
「喔喔喔♥♥肉棒♥♥肉棒用力撞进子宫了♥♥要给这好色夫君下种♥♥生
出个为了乱伦而诞生的小冰凤了♥♥♥」
韩立让肉棒变的更加硬挺,撞击着冰凤的子宫嫩肉!
「噫哦……♥♥子—子宫给重重的撞上了♥♥穴儿♥穴儿一下就给征服了♥
♥」冰凤淫荡的叫着。
「冰凤,我要射了!」
「不—不行—♥要给好色夫君下种了♥新婚第一天穴儿就输给好色夫君了♥
♥明明不愿意~子宫却做好受孕的准备了♥♥」冰凤用那对美腿勾着韩立的腰,
紧紧夹着韩立的肉棒。
「喔♥喔♥高潮了♥♥给干着子宫高潮了♥♥好色妻子给好色夫君弄得泄身
了♥♥」
韩立把肉棒顶入最深处,紧紧贴着冰凤的子宫嫩肉,狠狠的射出浓精!
「喔喔喔♥♥好烫♥♥♥精液射的好猛♥♥冰凤给下种了♥♥一边下种一边
泄身了♥♥♥」「我堂堂冰海之主♥被韩郎的人类肉棒—♥内射因奸怀孕了♥♥」
冰凤紧紧搂着韩立,双腿紧紧勾着,浑身颤抖,美美的泄了出来!
「哈啊—哈啊—穴儿—好烫—」冰凤喘息着,脸上满是羞耻和满足的神情。
韩立却诡异的笑了笑,再次挺动了肉棒!
「噫!夫君!等等♥♥妾身~妾身刚高潮♥♥」「你不是说要我奸到小凤儿
受孕吗~」「嗯喔♥不要抓妾身语病♥嗯啊♥肉棒♥穴儿好敏感的♥♥不要♥先
等等♥♥喔喔♥♥」
*** *** ***
月余后,魔族大军蓄势待发,天渊城方再也忍不住,让银光仙子前来拜访,
通知韩立。
「银光前辈,师父说他在里头等您。」白果儿红着脸说着。
银光仙子隐约嗅到了一丝淫骚味,不解的走进了房内一看……
「呜嗯♥嗯呜♥♥哼嗯嗯♥♥」浪叫声却在房内不断响起!
只见冰榻上,那曾经见过一面的冰凤赤裸着身子,整个人臀上头下的倒挂在
床上,三个男子挺着雄纠纠气昂昂的大肉棒,一人奸淫着冰凤的屁眼、一人操弄
着冰凤的穴儿、最后一人则蹲在冰凤的头上,不断低下腰干着冰凤的小嘴儿。
冰凤身上满是精液淫水,房内浓郁的性事气味更是让银光仙子都忍不住皱眉。
冰凤的肚子高高鼓起,宛如八月孕妇般,还正给两名男子不断用肉棒对着肉
穴屁眼打着桩!
「嗯喔♥喔喔喔♥嗯唔♥♥♥呜嗯……♥♥♥」冰凤突然模糊不清的浪叫着,
再次达到高潮。
几名男子突然用力挺了挺肉棒,同时在三个穴儿里头一起射精。
接着另外两名男子身形微晃后消失,独留下那个从肉穴里抽出肉棒的男子。
男子挺着沾满精液与淫水的大肉棒朝着银光仙子走来。
「让银光道友久等了。」男子—韩立笑着说。
身后的冰凤却是躺在冰榻上,一声不吭的睡死过去,穴儿和屁眼里头的精液
却是一滴也未流出。
韩立抓着银光的秀发,把沾满不知道多少天份的精液肉棒送进了银光仙子的
小嘴中,擅自的把手伸进银光仙子衣服内,把玩起了那软嫩的奶子。
「呼,为了把冰凤奸致怀孕,费了些功夫。不知道银光仙子找韩某有何要事?」
给韩立清理着肉棒的银光仙子白了韩立一眼,狠不得咬断这根肉棒给他一个
教训。
*** *** ***
韩立随着原本只是给韩立清理着肉棒,最后居然越来越兴起,被灌了一口浓
精的银光仙子一同来到了天渊城头处。
天渊城外,密密麻麻的魔族军势阵列,比起绮天城时还要远远翻上几倍之多!
血光圣祖在人界最后一具化身恨恨地望着天渊城,一边与一旁的大汉商谈着
什么。
金越禅师见韩立到来,脸上涌出一丝喜色。
「韩施主,这可总算把你等来了。」
「让大师久等了,看来魔族总攻击就在近日啊。」韩立望着魔族军势,不知
喜怒的说着。
「贫僧等几位长老预测也是如此,我等长老会有个不请之情要拜托韩施主—」
金越禅师欲言又止。
「大师不必担心,我对上那血光圣祖的化身有些经验,而且我与他有些仇怨,
那圣祖化身交给在下就是了。」韩立笑着回应着。
「那就拜托施主了,此战结束后我等长老会必有厚礼报答施主大恩。」
「大师不必如此,这一切作为人妖两族一份子,在下责无旁贷。」
*** *** ***
几日后,魔族正是开始攻城。
大批魔兽作为炮灰不断冲击着天渊城,修士们也各个浴血奋战,死命抵挡着。
在高空处,韩立对上那血光圣祖化身与他找来的大汉魔尊。
韩立的五行化身一放出,立刻与血光缠斗着,让血光不敢大意。
谁能想到,韩立不过合体期,却练了如此多的同阶化身!
韩立本体与那大汉斗在一块,大汉取出一杆魔气重重的诡妙黑枪,驱使着三
首狮魁儡。
韩立自然不怕,法相金身加上那巨猿变化,让那大汉大吃苦头!
韩立趁其不备,祭出那祭练许久的万剑图,凌厉剑气一出,转眼间就将那大
汉连同魔婴切为碎肉粉尘!
血光化身见状大惊,那万剑图的气势让他却是危机感大作,与那五行化身缠
斗不下更是让他心急如焚,正打算先后撤重整局势时,悄然接近的豹麟却突袭而
上!
豹麟像那动物般,四肢立地,翘着小屁股的模样浮在高空中,身形一晃,高
速幻化出无数个残影朝血光杀去!
豹麟的手段对血光来说自然不算什么,只是如此一来,五行化身加上韩立本
体就围上来了。
血光精怒之下就想逃窜,可韩立早做好了准备。
仙界灵符天戈符一祭出,金色巨戈将血光刺穿,直直刺入战场上,曝尸示众!
血光魔婴从天灵盖窜出,还没逃出多远,就给金越禅师与银发长老一起祭出
的玄天至宝彻底消灭!
死前怒号传遍战场!
这让魔族大军彻底慌了!
数名魔尊头也不回的疾射而出,逃离战场;数名企图重整局势的魔尊给天渊
城众长老斩杀!
魔族大军彻底溃散!
接着天渊城长老与韩立一同带着大军追杀了魔族败军七天七夜,一口气奠定
了这次大战的结局。
天渊城大捷的的消息很快扩散开来,让人妖两族势力士气大振。
*** *** ***
天渊城内,随处都是庆祝着此次大捷的狂欢人潮,人妖两族不分彼此,把酒
言欢,整个天渊城处于狂欢的气氛中。
就是长老会内部,虽然长老们还在讨论着之后的方针,可一场大捷之后的欢
快气氛还是不可避免地徘徊在议事大殿内。
韩立也在长老们盛邀之下,无法推辞的参与了。
尽管不少长老身上或多或少的带有些伤势,可脸上都充斥着笑意。
他们更是频频举杯,向韩立敬酒致意。
「韩道友神通之大,实在让本座佩服不已!」一名儒袍合体初期修士笑着说
道。
「正是如此,此次大战若是没有韩道友,胜负恐怕还是难说之事。」一名绿
袍妖修赞同道。
「妾身亲眼看见,韩道友大发神威,将那魔族圣祖化身钉在地上的一幕。那
巨大金戈高耸如塔,至今依然不散,相信韩道友就算不是合体第一修士,也是天
渊城第一修士了。」一名蓝袍美妇美目连眨,轻笑着说道。
「几位道友再说下去,在下就要无地自容了。若不是有金越大师与银哀长老
耗费精血催动那太极圣宝圣宝,怕是那化身魔婴就要成功逃走了。水夫人所说那
金戈却是在下早年机缘得到的一个消耗性灵符,如今祭出也就再也没有了。」韩
立捧着酒杯,一一笑着回应。
「不论怎么说,韩道友此战居功第一却是不错的,韩道友可千万莫要推辞。」
银哀长老笑着说到,众人纷纷附和。
那淡蓝长裙的水夫人扭着那水蛇腰走了过来,更是亲腻的与韩立攀谈了起来。
银哀长老与金越禅师在一旁小声交谈着。
「大师,你看韩道友如此厉害,不如再试着邀请韩道友加入我天渊城长老会
如何?一切待遇都是好谈的。」
「以韩道友那般大神通,如今瞧不瞧的上我们天渊城还是个问题,不过韩道
友与我们自然关系不错,与银光道友交情也深,却不是没有机会的。贫僧会再邀
请看看。」
两人频频往韩立那里望去,只见水夫人坐在了韩立的大腿上,规律的扭着那
水蛇腰,脸蛋微红。
「看韩道友与水夫人之间关系也不错,应该机率不小吧。」银哀长老说到。
「希望如此。」金越禅师说到。
两人却像是看不出韩立与水夫人之间在行那交合之事般,语气淡然!
「水夫人,在下记得夫人不是有位伴侣吗?」韩立笑着望着水夫人,不断扭
动那细腰,享受美人在怀的待遇。
「嗯♥是啊♥韩道友怎么突然间提起~♥」水夫人脸色淡红,手搭着韩立肩
膀,夹紧了肉穴不断扭动套弄着韩立肉棒。
「不不,在下只是好奇一问。」韩立笑着说。
「外子在方才大战中损失了些元气,目前已经闭关调养了~♥」
「所以在下就算在怎么操弄夫人的美穴,你那绿帽丈夫也不会知道啰?」
「正如道友所言呢~♥道友就算把妾身操至怀孕,外子也丝毫不会知情♥」
「难怪夫人腰扭的如此欢快,想必是许久没有行房了吧~」「韩道友怎么如此突
兀呢♥妾身虽然许久没有行那鱼水之欢,可妾身却不是那水性杨花之人♥妾身只
会与妾身的丈夫欢好而已♥」水夫人细腰纽的越来越起劲,渐渐浪叫了起来。
「啊♥好深呢♥比丈夫的还要大上许多♥」
「若不是欢好,那夫人觉得我和夫人现在是在做什么呢?」
「当然是体液交流啊♥嗯啊♥」水夫人笑着说。
「能和~嗯♥韩道友这般神通广大的道友体液交流~♥实在是妾身的荣幸♥」
「韩道友千万不要客气,尽情的道友的体液灌进妾身穴儿里头♥妾身也一定会努
力扭着腰♥喷出许多淫水的♥♥」
「如此甚好,那在下就来与夫人好好的体液交流一番。」韩立笑着,和水夫
人热情舌吻,吸吮声大的整个议会大厅都能听见。
「呵呵,看起来水夫人与韩道友很是谈得来呢。」天渊城长老见了,纷纷笑
着说道。
「嗯喔♥韩道友好厉害♥♥肉棒♥肉棒还会变大♥♥塞满妾身的小穴了♥♥
韩道友♥妾身要高潮了♥韩道友可要抓准时机,好好奸一奸妾身的穴儿,把体液
射进妾身子宫里头♥♥」「喔♥喔喔♥大肉棒♥♥子宫♥♥好棒♥♥」「高潮了
♥♥给韩道友操的高潮了♥♥射进来♥♥射进妾身穴儿内♥♥」「喔齁♥♥去了
~♥♥♥」
水夫人浑身僵直,人如其名一样,泄身时淫水喷的特别多!
「喔喔♥精液♥♥阳精射进来了♥♥♥」
韩立笑着抽出肉棒。
「哈啊♥韩道友♥妾身日后还希望能再与道友好好交流一番♥」水夫人穴儿
里头流出阳精,一脸满足又认真的说着。
「自然没有问题。」
*** *** ***
韩立虽然没有拒绝天渊城的邀请,不过也没有真的答应,毕竟之后要前往魔
界,天渊城长老身份却会是个拖累。
不过韩立还是答应了天渊城,若有需要绝对义不容辞,金越和银哀长老只能
苦笑着离去了。
听闻到韩立在战场上大发神威的消息,天渊城内众人皆感到欢喜,可却有这
么一个欢喜又带些愁的存在。
那正是从绮天城过来的林鸾仙子。
喜的是天渊城实力强横;愁的是青龙上人与韩立的过节。
虽然青龙上人身死道消,可林鸾仙子却还是担心韩立牵怒如今无依无靠的四
大宗门子弟。
银光仙子与韩立交好的消息林鸾仙子自然知晓,因此林鸾仙子苦思了几日后,
决定询问这位至交姊妹一些解套之法。
「我说,林鸾姐姐却是多心了。」银光仙子笑着说:「以韩立目前的势头,
怎么会如此小肚鸡肠,牵连宗门子弟。」
「唉,妹妹不知,如今四大宗门只剩下我一个合体长老,姐姐却是不得不多
思考一番。更何况以那人现在的势头和威望,我宗门内的弟子若是得知了,一但
起了出走之心,四大宗门溃散不过一瞬间的事情。如此一来我要如何对得起壮烈
牺牲黄烈两位道友,还有青龙道友呢。」林鸾仙子皱着秀眉,叹了口气。
「小妹我是可以为姐姐牵线,只是却要姊姊做好觉悟才行。」银光仙子缓缓
的开口解释着。
「这……!」林鸾仙子听到后一脸惊讶,随后苦思一阵后,点了点头。
*** *** ***
银光仙子与林鸾仙子一同,来到韩立洞府之前。
随着曲儿出来接待了一番,走进里头通报后,过了一会,曲儿走了出来。
「启禀前辈,我家主人说了,请银光前辈直接进入内室即可,我家主人在里
头恭候。」
「嗯,有劳了。」银光仙子点了点头。一旁的林鸾仙子却对韩立如此大方的
表现感到意外。
两女一同往内室走去。
才一踏入门内,阵阵淫弥呻吟便传了出来。
「嗯♥哼♥啊♥韩~韩郎♥嗯♥啊♥」
两女脸蛋一红,往声音去看去,却是一头青发的美艳女子,赤裸着身体给男
人抱在怀中,双手托着那白玉翘臀,女子双腿勾着男子腰身,手揽着肩膀给男子
操弄的呻吟不绝。
林鸾仙子定睛一看,却是那青龙上人逼迫硬要纳为妾室的女子冰凤。
林鸾仙子对冰凤在此之事豪不意外,对两人关系自然也在预料之中,却没想
到韩立会当着银光与自己的面行淫!
「两位仙子,请恕韩某失礼了。」韩立挺动着腰,笑着望向两女。
「哼。」银光仙子却是一声冷哼,接着在林鸾仙子惊讶的目光下,脱去了身
上衣物!
银光仙子赤裸着身子,走到了韩立身旁,韩立转过头,吻住了送上香吻的银
光嫩唇!
两人拥吻许久,才缓缓唇舌分离。
银光回头望着林鸾仙子:「姊姊既然都来到此处了,还没下定决心吗?」
林鸾仙子咬了咬红唇,害羞中参着一丝悲哀,跟着脱去了身上衣物。
颤抖着脚步,慢慢走了过来。
「既然林鸾仙子来到寒舍,仙子所顾虑的在下也知道了,仙子担心的事情不
会发生,甚至在下还能美言几句,相信四大宗门的弟子在天渊城不会受到差别待
遇。」韩立笑着说。
「妾身谢过韩道友—」林鸾仙子红着脸:「妾身身无长物,无以回报道友两
次相帮,若道友不嫌弃妾身的身子—」
韩立示意林鸾仙子靠近。
林鸾仙子把头一靠近,就给韩立吻住了红唇!
「唔嗯!嗯呜—嗯哼……♥」林鸾仙子愣了一会,才慢慢的配合着韩立,献
上自己的红唇嫩舌。
韩立捏了捏法诀,将法相金身自己融合。
金光一闪,却成了三头六臂之姿!
三根粗大肉棒对着三名娇艳美女,毫不掩饰着自己的意图!
在三名美丽仙子的惊呼声中,三人分别都给抱了起来,冰凤与林鸾仙子挂在
左右两侧,顶入蜜穴内;银光却是被大肉棒破开了菊门,背贴着韩立挂在正中间!
「嗯哼♥韩—韩郎♥」冰凤早就情动不已,除了有些害羞,却与刚才没有差
别。
「唔嗯♥韩—韩道友……♥」林鸾仙子却是羞得浑身泛红,一抬起头就能见
到对面的冰凤,羞的她把头埋进韩立肩膀里头,压抑着呻吟。
「唔哼♥♥不—不要这个姿势……♥」
银光仙子更是害躁不已,大肉棒顶进了菊眼里头,羞的银光仙子紧紧夹着不
放。
面朝外挂在韩立身上的姿势更是让银光仙子害羞不已,任何人进来就能看见
自己的身子!
六臂更是不断揉捏着三位女修的臀儿奶子,如此淫荡场景三女哪能承受的住!
大肉棒发威之下,将三位美丽女修操弄得呻吟连连,纷纷再也无法顾忌她人,
大声浪叫出来。
「啊啊♥韩郎♥弄凤儿♥弄你的小凤儿♥♥」「韩道友♥好大的肉棒♥♥韩
道友好会弄穴儿♥♥妾身早知道就早点~♥嗯啊♥♥」「嗯♥嗯♥嗯♥啊♥韩兄
♥♥缓一些♥♥屁眼儿酥酥麻麻的♥♥让银光休息一下啊♥♥」
三位美丽女修在韩立肉棒的操弄下,可是说是丑态让彼此都看光了,三女在
给韩立操的快感连连,要她高潮就高潮,要不高潮就无法高潮,弄的三位女修淫
性大发,当着别人的面大声求着韩立多操弄自己几下。
月许时光过去,韩立的洞府无人敢打扰。
洞府里边却是春色无边。
三位美丽女修围成了个圆,头朝内翘着雪臀,任由后面的韩立不断撞着三人
的穴儿。
啪啪啪~啪啪啪~!
撞肉声不断响起,三位女修的臀部被身后的男子不断撞击着。
大肉棒不约而同地往前顶着,顶入身前女子的蜜穴中,撞着子宫,刮着阴道,
带出重重快感。
三女不断扭着屁股迎合着肉棒,更是一心二用的伸出舌头,感情要好的一起
舔着面前的肉棒。
「咕啾♥嗯啾♥吸滋姿♥♥唔哼~♥肉棒♥」「嗯嗯~♥韩郎♥这次该给妾
身了吧~♥吸啾~♥」「不行~♥韩兄的阳精♥这次还是我的~♥咕啾嗯吸滋姿
滋♥♥」
三对娇嫩玉乳给撞的不断甩动,三女的舌头不时彼此舌吻着,分享着对方唾
液。
「银光妹妹上次已经吃过了~这次可不行~♥」林鸾仙子吻着肉棒说着。
三条肉色舌头在大肉棒上不断舔舐着,她们更是轮流分享着韩立的阳精,趁
一人含住肉棒,另外两女则会舔舐着精囊,可以说是合作无间。
「那这次~♥啊♥主人出精了~♥♥冰凤妹妹的脸蛋上给喷的白花花一片呢
~♥」「呜嗯♥好多好浓♥这气味都要钻入头壳里头了♥睁不开眼呢♥」「冰凤
姊姊别怕,我这就来把阳精吃下去♥嘻啾~吸滋~♥」
冰凤、银光与林鸾在这月许内,却是不断重复着高潮与灌精,扭臀与浪叫。
「啊啊♥♥肉棒♥♥大肉棒♥穴儿都要给操坏了♥」「还说呢♥我的屁眼儿
都灌的满满的了♥韩兄却还往里头射♥」「屁眼儿给灌浆的滋味可好了♥银光姊
姊明明就很喜欢♥」「你这小冰凤♥看我吃掉你的舌头~♥」「姊姊~♥唔嗯♥
吸啾咕啾~♥♥」
无论是三头六臂之身,还是分身奸淫,三女在这月许时间内都给操了个遍。
林鸾更是在娇羞下,当着两女的面给韩立开了后庭的处子。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