塚鬼袶传奇

玉山倾倒,雌雄眼迷,凌湘寄身绝音门下,一别数日。


又过一夜凌辱,凌湘方醒便见丫鬟传堂主口谕,要她今日仔细梳理,有贵客,
甚至,还亲自替她挑选露骨薄衫命其换上。


无法抗拒的凌湘只能从命,如今她已是绝音堂一名卑微门生,不再是什么名
震天下的剑盟盟主,经过丫鬟悉心打理后,一扫连日倦态.


尽管再多不愿,再多不平与难堪,她终究只能认命地坐在仙宇楼内等待。


接连几日,魅九娘终以淫锁配合贯珠逼她就范,兼之言喻羞辱时,不断以邪
法诱使凌湘屈服,但怎料霍向天根性硬骨,几番失利惹脑堂主。


饶是侥倖,凌湘身体终究不停累积着变化,气质比从前更加性感,下体也更
容易湿润,甚至,禁不住几句挑逗就能流出水来。


今日,不知又有何手段等着自己,直到入夜,才见魅九娘领着一名和尚,高
谈阔步而来。


凌湘晕红着脸,由於天色甚暗,不见脸目,只觉来人胸挂法串,身披架裟,
步履平稳,气宇非凡,十丈之外便知是个练气行家。


(奇怪……和尚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凌湘心里纳闷着,对於来人竟不是凌
天,顿感松一口气,转眼间又怅然若失。


「无量寿佛。」再近一看,僧人的天庭饱满、神采矍铄,一张国字脸、约四
旬精壮之年,淡淡一句朗声,尽显内劲浑厚惊人。


「嘿嘿……好妹妹,可知谁来看你呢。」


「你……是……是你!」凌湘终於看清楚来者,脸色立刻惊吓地魂不附体,
莫名颤抖缩瑟。


「呵呵呵,霍庄主,别来无恙。」僧人语气不急不徐,眼眸平静如水,但当
注视到凌湘一身透体薄纱与雪嫩玉肌时,眉目间还是露出了一丝淫邪。


「昆沙明王……原……原来你也跟凌天……一同狼狈为奸!」


「嘿嘿,霍庄主,本座可一直挂念着三年前那场恶斗,看来,今日正好化解
了这段孽缘。」昆沙明王面无表情地冷笑两声,浑厚声波差点没让功力尽失地凌
湘晕了过去。


凌湘心里惊骇莫名,因为此魔名声之恶、功力之高,丝毫不在凌天手下。


数年前,金国进犯,霍向天跟随叔父元亲王,也就是当时的剑盟盟主与金兵
交战太原外,七日难分胜负,此时,金国有人出来叫阵,来的便是昆沙明王。


大宋一连派出二名高手,皆被此僧以一招「霸气无双」压得四分五裂,碎屍
而死,正当士气低靡之时,剑盟内有人献策,使探子在酒里下毒,趁夜派三名高
手,想摸黑取他性命。


果然,两战连胜之后,昆沙明王更加有恃无恐,当夜庆功便毒势发作,但面
对突来三名高手围攻夹杀,明王依旧毫无惧意,一场恶斗,硬是将主使者元亲王
给当场击毙。


但毒患攻心必引内伤,情急中,明王额头与左臂皆被霍向天的潇湘剑削去大
块皮肉,根毒再创,只好狼狈脱逃,足足养伤三年才渐痊癒.


此战引为霍向天毕生最惊心动魄一役,但不仅手段拙劣,还痛失主帅,后来,
明王知他当上了新盟主后,更远从燕京派人三番两次下战帖,欲引他北上,可再
无交集。


不料,今日终究还是在此碰上了。


霍向天浑身不寒而栗,因为,此生他所遇见最可怕的敌手,竟活生生地出现
在自己一身娇娘打扮面前。


「两位冤家该有很多话想聊呢,就不打扰了。」魅九娘手里啪啪两声,示意
服侍凌湘的婢女们通通退下,独留二人,似乎刻意成全。


半夜三更,魅九娘竟选在凌天不在时候,私放金国敌寇入府,豺狼野心不言
可喻。


「霍庄主,多年不见,本座可想死你呢。」野僧眼波荡出一股奸邪,与适才
庄严法像般地大师风范,判若两人。


「呸!」


「真没想到,苗翳这斯无双好手艺,当真鬼斧神工。」明王左右信步端详着
凌湘,伸手正欲抚摸下巴,却被她嫌恶地躲了过去。


「秃驴!你怎识得苗翳?原来……你们都是……」


「没错,若非本座暗中相助,这小小阉人如何有胆量敢在名震江湖的剑盟头
上动土?」


凌湘恍然大悟地哆嗦着,没想到,一心以为是苗翳一人将他害的如此淒惨,
原来,背后牵扯的人物竟是如此之贼,想来,自己为何会变成女人模样,因果必
定绝不单纯。


「你……你们到底……想对我夫妻二人……做……做什么?」


「嘿嘿,尔今再见霍庄主,已成娇媚欲滴的美人儿,岂不快哉?就不知你这
小妾是否仍有当年气魄,敢否再行刺本座。」明王嘴里故意激道,手掌不安份地
欲往她胸口袭去。


「有何不敢!」


凌湘强压惧意地拿起发簪,急元一提便向对方直刺而去,但见昆沙明王不闪
不避,脸露笑意,听地滋一声,簪子竟然插在天坛穴离三吋位置,鲜血登时流了
出来。


「你!」凌湘自己都不敢置信,向来神功护体的昆沙明王,怎可能轻易地就
被自己软弱无力地偷袭所伤?


「嘿嘿,霍庄主……你看,眉间伤疤还在,这与当年情景像是不像?」


明王伸出舌尖舔了舔额头滴下的血水,凌湘只觉眼前一阵晕眩,双乳好像瞬
间起了什么骚动似地,不觉硬了起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


「啊!」接着,明王突然将沾有自己鲜血的手掌,搓入凌湘单薄的轻纱内,
无法逃避地雪肌上像触电一般,刺激地立刻叫出声来。


(啊啊!好……好……舒服……啊哈!)凌湘双眼倒吊般跪倒在地,脸上现
出一种前所未见地痴迷神态,肉穴内立刻一丝一丝地流出蜜液。


「嘿嘿,养了这么久时间,也该适时地唤醒它们了。」


明王更过分地把沾有鲜血的粗指头在凌湘身上来回涂抹,浑身犹如筋脔般抽
搐的女体,竟似露出高潮反应,伸手不住地搓弄巨乳,表情显得娇淫抚媚。


「啊啊……这是……啊哈!」明明羞耻要命,但奶子里就好像有虫蝨在窜动
一般,不搓揉就会奇痒难止,开始了却停不下来。


「啊哈!」明王最后索性把染血地指头塞进凌湘嘴里搅弄,登时,深埋更多
的乳蝨虫像似全受到激醒一般,不停对乳腺释放出催淫情素。


(成虫已经几近快产卵阶段了,呵呵,看来乳蝨虫平时隐藏地很好,就连霍
向天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明王心中窃喜道。


(好……好……痛快……又要……啊啊啊……)凌湘睁大眼睛,脑海中空泛
一片,什么也想不起来,只觉肉体不停感到无比痛快,就像上瘾地毒素蔓延开来
般,其他什么事都不再重要。


明王用手擦下更多鲜血涂上凌湘脸上、嘴里,只见呆滞脸颊不停伸长舌尖,
每吸取到一滴精血,乳腺内的蝨虫就会对女体分泌更多催淫激素。


「哼哼,你还听的见么?」


「啊唔……对我做……做……什么……啊!喝喝……」


凌湘的四肢不停抽搐,乳房内的骚动似乎又在一瞬间,往身体各方向快速地
蔓延出去,完全无法自我克制。


「跪下。」明王简洁的一句话,竟让凌湘不受控制地软跪在敌人面前,一面
还摇晃着好色丰臀。


(嘿,霍向天啊霍向天,你体内的乳蝨虫是我特别命薛神医植入的,除了确
保你拥有一对诱人巨乳外,主要是更容易受我体内的「阴蝨虫」所控制。)


「很好,霍庄主看来佛缘非浅……桀桀,本座今日就收了你如何?」


「看清楚佛鞭了么?」明王嘴里得意笑着,一面解开架裟,露出一根硕肥粗
大的雄伟阳具,直接抵住凌湘地所有视线。


(啊……好……好……大………)凌湘双眼难以置信地仰望着,颤抖地娇躯
熊熊燃烧着一股无法宣泄的情绪,她还不知道,那便是性飢渴的欲望。


(桀桀……佛鞭里充斥着都是你最爱的阴蝨虫味道,唯有即早开始阴阳双修
之法,才能叫你抵得住凌天淫术,顺利由他口中学得天媚心经。)


原来,昆沙明王所修炼的是一种藏外不传邪术,能透过阴阳双修之法,提高
人的精气神与内功修为。


这种邪术只能透过男女共修而来,因此多为师徒间一脉相传,也就是说,金
国国师其实是位美艳绝伦的奇女子,她选了性器过人的昆沙明王做弟子,两人合
体共修二十余年,最终才练就出惊天动地、叫人一招毙命的霸气无双.


可当他们出关之时,却遭正道人士以阴险狡诈之策,害他中毒,左臂重创,
国师为救爱徒,几近用尽所有办法替他疗伤,最终明王虽伤势渐癒,而国师却牺
牲了自己,性命垂危。


而今昆沙明王的伤势仍未痊癒,必须持续透过阴阳双修之术来化解毒患,可
惜,除了国师之外,不论如何逼迫女人与他合奸,终究没一个能撑过半个时辰便
毒发身亡。


因此,国师才把希望寄託在一本从天乐神教抢来的「天媚心经」上,以期找
到一名足够「匹配」爱徒的绝佳人选,后来才与苗翳等人心思,一拍即合。


另外,这等邪功传到第七代传人时,又加入一种蛊毒,用以催昇威能,男方
体内植入公虫(阴蝨虫),女的则植入母虫(乳蝨虫),平时与常人无异,一旦
男女沟合,则精血交换,蛊毒就会繁衍出更强的下一代,用来强化彼此,延续血
性。


再透过「阴阳双修」地推助下,日积月累男女体内都将充满蝨毒,一滴血液
也会沾染,是以凌湘体内的蝨虫,才会在蛰伏多时之后,一次性地爆发开来。


蝨毒潜在越久,就越会刺激宿主不停与人淫交,好吸取更多、更新的精血,
以滋补毒苗、催化内力,也就是说,蛊毒若中的越深,阴阳双修的威力也就变得
越大。


然而,最可怕地方不在蝨毒,而是苗翳,他原本就是深谙制蛊术的祭司,在
他帮助之下,乳蝨虫更获得进化,倍增嗜淫血性,并且还会对染有阴蝨虫宿主言
听计从,只消靠近就会不停发情。


当然,此等细节明王自不可能向凌湘说明,反倒是,还要令她在一次又一次
地彻底挫败后,坚信自己是个离不开淫僧的好色荡妇.


「嘿嘿,霍庄主的表情真美,是不是爱上了本座的」戒律佛鞭「?想不想一
起同登极乐世界?」


「不……没……没有……」惊觉抗拒的同时,凌湘不由暗暗纳闷,自己居然
会对口是心非感到迷惘。


「嘻嘻,看来今日不用佛鞭将你打醒,霍庄主是不肯变老实的……」明王说
完,竟抓起凌湘发丝,硬是将比小臂还粗地殷黑肉棒,塞进那樱桃小嘴里捣弄。


「唔唔!啊啊噁……噁……」凌湘只觉腥酸地强烈异臭,瞬间竟从鼻口内呛
到脑海里面,晕飘飘地,既噁心但又让人说不出地感到亢奋.


只见凌湘一边流泪,一张嘴却含不下整条巨根,只能伸出双手帮忙,一面抚
摸这淫僧的肉袋,纤细的指尖还仔细套弄着含不住的粗大根部。


「霍庄主很主动,显然是被魅九娘训练的很好。」


「唔唔……吮……唔……」


(啊啊……到底怎么……回事……我……为什么……唔……吮吮……这味道……好浓……好喜欢……)


凌湘的眼波开始淫媚媚地流转着,压抑多时的「梦娘」体质,在不知不觉间
又被这淫僧的大肉棒给唤醒起来。


「嘿嘿,再看老衲这招!」


「吮……吮……啊!」凌湘冷不妨对方突然抽出肉棒,在还不及反应下,身
躯已被压成狗爬姿势,一副强龙压顶、直捣玉穴地撞了进去!


「啊!!会……坏……坏掉……啊噁……」


无法想像地激烈姿势,一招毙命般一口气直接跳过前戏深插到最顶部,凌湘
连喊痛的机会都没有,身体却好像要散掉般,交杂在痛与快乐之中无法自拔。


「嘿嘿。」接着明王才缓慢一吋吋将肉棒抽了出来,阴道里瞬间滴答、滴答
响,淫液竟大片地打在龟头上,湿黏交叠,然后,隔空又满满地再一次终极深插!


「啊哈!」


这次,凌湘再也禁不住刺痛与刺激地尖叫起来,但痛得瞬间似乎很快就过去
了,满满地、鼓鼓地被肉棒给佔有的极端快感,一瞬间,彷彿什么滋味都比不上
被那肉棒顶到底的痛快!


(啊啊……太……厉害……啊哈!)


身体四肢全都酥了,什么痛也感受不到了,有的,只剩下肉体就快被融化地
可怕念头!


短短抽插了两下,凌湘只觉得自己随时都可能爽昏过去,直伸舌头,娇躯还
在深深期待着下一击会不会将自己顶死过去。


「嘻嘻,霍庄主,前戏还没开始呢……」昆沙明王啪了啪她的脸颊,并且一
再地提醒凌湘是谁,怀着报复,拎住秀发,把肥舌给伸进小嘴内不停搅动舌吻。


(太……太厉害……啊……)凌湘呻吟地弓直腰身,顺从地与对方接吻着,
脑海中完全想不出任何字眼来形容,世间竟有如此痛快地高潮滋味。


(连……连吻……都……厉害……啊哈……)凌湘屈辱地顺从淫欲左右。


分不清自己是不是被媚九娘调教多了,才会对昆沙明王失去抵抗,但压根就
想像不到,体内的乳蝨虫会只对着明王发情,并且越大的痛楚,就会转化成更强
烈的痛快。


「无量寿佛。」跟着明王改成盘腿坐姿,叫凌湘拎挂在他高耸翘立地肉棒上。


(喝……喝……怎……怎么不动……)


凌湘浑身上下热辣烘烘地只想快点高潮,并且就算被强吻着也一点感受不到
屈辱,与淫僧二人不知激吻多久后,才惊觉自己下体不断想磨秤着阳具,自顾想
套弄时,却被淫僧气劲夹住动弹不得。


(好……好想……啊啊……要死了……给我……)


满脑子全是意淫与肉棒,凌湘双脚不由反扣在明王腰间,採主动坐圃团姿势,
可没想到淫僧只顾跟她接吻,腰下却由不得她称心如意获取满足。


「嗯嗯……唔嗯……你……啊啊……」


「桀桀,霍庄主一心只想尽早登仙极乐,嘴巴却不肯老实看清楚自己是个浪
荡淫娃,莫要做心口不一的小贱人。」


「啊啊……不……不动了……还……要……唔……」凌湘双脚发麻地不停夹
紧,两手竟环在明王肩上,露出哀求。


以前是男人时仅晓得以单调抽穴来表现爱意,却没想到这淫僧只简短地顶了
自己三下,不急不徐地抽动那根肉柱淫棒,就能让她欲仙欲死、意乱情迷。


唯一的可能解释,就是明王有着一根自己远远不及地大鸡巴,以及肉体早已
可悲地被人改造、训练成淫乱不堪的地步了。


「呜呜……别……别停……呜……啊啊……」


「哭什么?还不老老实实说出来,让老衲替霍庄主扫去心中妖魔。」


「还……还要……插……插进去……」


「嘿嘿,呢喃什么?」


「再深深地……插……插进去!插我……呜呜!」


「插谁!」


「呜呜!插死我吧!呜……插死这好色身体!啊啊!插死奴家……随便怎样
都行!」


「怎么?终於承认自己是个贱人么?」明王嘴里羞辱地笑道,冷不妨紧抓对
方下腰,终於尽力地再度直顶最深,激得凌湘毫无招架,阴道失控地泄出潺潺淫
蜜。


「啊啊!哈……是……是……我是贱人……好舒服啊……啊哈!」一旦松口
就再无回头之理,凌湘双手疯狂地抱紧对方,完全配合明王尽情捣弄。


「哈……哈哈……啊啊……好厉害……顶……顶的好厉害……啊啊啊啊!」


熬了三天都没屈服,没想到在这淫僧脚下才只三下,就尽显淫荡本性,凌湘
的表情十分痛快,因为再也毋须矜持,终於可以像个贱人一样痛快发泄!


「嘿……嘿……无量寿佛,恭喜霍施主,如今你心魔既除,便随老衲一起同
登极乐吧,哈哈哈哈!」


昆沙明王大声朗笑,气劲全开,一把抓起凌湘秀发,犹如魔王降临之姿,将
她缠在腰上,拉住双脚,以倾天一柱姿态脉气直冲!


「啊!啊!啊!死!死!了!啊啊啊!」啪啪啪地剧烈激响,非人般地可怕
冲劲,但见这妖僧凝结之无穷气劲,霎时之间伴随撞击,一次又一次激烈地钻进
嫩穴里去!


「啊啊!」凌湘克制不了体内的化字诀源源不绝吸纳着强大内力,随着欲仙
欲死地可怕快感淹没她的理智,空泛的脑海就只能想到心经里的吐纳之法,不停
地吸、不停想要撷取更多、更多精液……


「嘿!嘿!吸吧!吸吧!乖乖地吸收我的霸气无双……很快的,它将成为你
身体里最重要的一部分!哈哈哈哈!」


翠晨


惜香被带往仙宇楼来,解了手镣,恢复她那ㄚ环身分。


然而,这已是她跟小姐被拆散后的第四天。


「啊……啊啊……」


华梁木,花绣绫罗锦玉床里,娇滴滴地美娘子半裸酥胸,横生百媚地以纤纤
玉指不停滑探玉丛,汁液湿淋地垫褥上,泛着一抹雾热香气。


(啊!小……小姐……)


惜香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娇媚欲滴的绝色美女,居然跟自己日夜思盼地女主
人,有着相似却完全不相称地神态韵味。


(好……美啊……小姐……)惜香打从内心不由悸动。


以前小姐总是百般抗拒着娇弱外表,尽管身心一天一天变化,但在她面前永
远会像个男人,而今惊鸿一瞥……那千娇百媚模样,哪里还存什么一丝男儿气概。


「啊!惜香……别……别看我!」


突然,沈沦自渎地凌湘发现了惜香的注视,惊羞地打了冷颤,不由分说,居
然在燕好过得女婢面前,尖叫地想掩饰。


「谁允许你停止了?」就在床褥另一头,惜香这才察觉道有个浑身赤裸精炼
地淫僧,嶙眼正监视着小姐的一举一动。


「是……出……出去!啊啊……啊……」


「啪!」说时迟,凌湘白皙的屁股上,已经因试图停止手淫而遭受处罚.


「啊!啊……喝喝……啊唔……」凌湘表情满是屈辱,但在又惊又羞地忍耐
下,好似夹藏某种更亢奋地奇妙情绪.


「小姐……」


「啪!啪!」冷不妨背后淫僧又一巴掌狠狠拍在屁股上,凌湘穴内激出数颗
斗大佛珠,好似那僧人解下的,随着大量蜜液如浪般噗吱、噗吱水泄不已。


「啊啊!呜呜……呜……」


随着整片白臀被人拍打到红肿发疼,凌湘脸上泪珠也悄悄滴落,惜香此刻终
於明白,女主人竟是不想让她瞧见自己淫荡痴迷地羞辱模样。


「嘻嘻,真是下贱,居然在婢女面前流了这么多水……」


「呜……不要!求求你放过小姐吧,别再折磨她了……呜呜……」


「出……出去,惜香……听话……啊哈!」凌湘不防被粗大指头深插到肉唇
里,敏感体质立刻酥麻地叫出声来,好不淫虐。


「嘿嘿,看来这小ㄚ环也是你的心魔之一,该是替你好好驱魔才行。」只见
明王啪啪两声,外头竟走进来多名身材剽悍、满脸横肉地花花和尚。


「拜见昆沙明王。」


「嗯,来的人数少了点,也罢,毕竟燕京往返路途遥远,要再派人,凌天恐
已归来。」明王嘴里思量着,算了算人数,此行下属仅来十一名。


「回禀明王,此女是何人?尔等属下来到江南……还真没……没见过这么美
的女人,嘻嘻。」这些横脸宵琐地花和尚,眼睛各各直盯着凌湘不肯放过,若非
头上已经剃度,看上去就跟寻常江洋大盗没廝两样。


「哼哼,她是你们的」新国师「,还不快来拜见?」明王此话一出,不仅徒
众人人双眼发亮、淫心窃喜,一旁的凌湘更是听的乍然若失,不明就里地感到恐
惧。


「嘿……嘿嘿!太好了……国师……国师!好美的国师……又有的玩了……」
徒众眼里竟是奸邪表情,似乎……他们口中的国师,就是可以任意亵玩淫琐地肉
奴玩具般。


「呜……不……不要!不要!别过来……啊啊啊啊!」


「小姐!小姐!」惜香也很快被人擒在一旁,眼里婆娑着泪珠,一幕又一幕
……看着叫人惊心动魄地肉欲淫戏……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