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功宁中则

令狐冲本以为袁玲芳的实力比不过宁中则,所以眼见袁玲芳大展神威后,想着宁中则那边应该也快结束了。

可惜他左等右等,还是没有搞定,屋子里面的打斗非常的激烈,与袁玲芳的闲庭信步完全没有可比性。

难道师娘是念着平日的交情没有使出全力?令狐冲暗自猜想。

眼看里面被打出来差不多三十号人了,他本以为宁中则是占着上风的,却没想到如今的师娘正在里面靠摇奶子才坚持住的。

这时候又有一个人被轰出了房门,这人看样子受伤不重,一个翻身重新站了起来,对着地面“呸”了一声,骂道“真他妈晦气,差一点就要成功了。”

“什么?”外面有人听见了,赶紧问道“什么成功了?”

那人道“比武啊!宁女侠已经快要支持不住了,我们大伙马上就要赢了,可惜我没能挡住她的最后反扑。”

他看了看其他人嘲讽道“宁女侠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你们这么多人围攻袁女侠一人却输的如此干净,真是废物。”

那人刚想回嘴,令狐冲叫道“不可能!”他说着就要往屋里冲。

袁玲芳突然一个闪身将他拦着道“站住!有我在此,轮得到你一个小辈出手?”

令狐冲不解的看着她道“师姑的意思是?”

袁玲芳看着众人道“我一开始说的就是我们二人对战你们全部,至于一人一半不过是我们师姐妹自己的较量罢了,如今看来是我赢了,但总体的比试我也不想输。”

她说完一个闪身冲了进去,显然是打算和宁中则一起出手对敌,外面的人一想也对,袁玲芳确实是之前这么说的。

屋子里面的情形却和大家想的完全不一样,看见袁玲芳进来,金刀门主带头赶紧过来见礼,袁玲芳看着他们笑道还不赶紧让大伙打的激烈一点?

她说着晃动身形来到宁中则的面前一掌打出正中宁中则的要穴,宁中则被一掌打倒在地,但人却也跟着清醒过来。

她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半裸了,‘啊’的一声尖叫,赶紧站起来想要找衣服,但这时候哪里还能找得到?

众人被金刀门主提醒,赶紧各自为战,但嘴里却吆喝的挺厉害,兵刃相交好像屋子里面打斗多么的激烈,实际上一群人都站在那里不动地方,眼睛死死的盯着宁中则。

“师妹要找的是这件衣服吗?”袁玲芳手里拿着她的衣服问道。

宁中则正要不顾一切的冲过来拿回衣服,却发现自己的内力所剩无几,而且还被袁玲芳给封住了,顿时哀求道“师姐!我知道你一向对我不满,但咱们毕竟都是华山弟子,先让我把衣服穿上好吗?”她站在袁玲芳的面前背对着其他人,双手环胸,但依旧能感受到身后几十双眼睛在火辣辣的看着自己的后背,这会儿她连死的心都有了,尤其是想到之前居然这幅打扮和拿下混蛋打了那么久,她恨不能一头撞死。

袁玲芳嘲讽道“你不是一直都受到大家的喜欢吗?我就是因为长得太高,导致一直无人问津,而你却大受欢迎,如今让大家看看你的身子,岂不是会更加的着迷?你应该感到骄傲才是。”

“师姐!”宁中则哭丧道“你要怎么样才肯把衣服还给我,直说吧。”

袁玲芳笑道“我不想让你穿上衣服,恰恰相反,我现在要你把衣服都给我脱光,既然大家都喜欢看你,那就让他们看的更清楚一点。”

宁中则忍住屈辱,冷声道“那师姐不如一剑杀了我吧,我宁愿死也不会受此侮辱的。”

“还挺刚强啊。”袁玲芳笑道“那先换个别的条件,给我跪下磕头。”

“你?”宁中则对她怒目而视,眼见四周都是看热闹的人,她也感到了不同寻常,很明显袁玲芳已经和其他人似乎串通好了。

但好汉不吃眼前亏,宁中则心里安慰自己,袁玲芳毕竟是自己的师姐,给同门师姐下跪虽然不好受,但总比被那些家伙一直看自己的身子要好的多。

她把心一横,‘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对袁玲芳道“我不知道为何师姐对我如此不满,但如果是之前小妹有什么对不起师姐的地方,我这就给你赔礼道歉。”

她说着双手按在地上竟然真的给袁玲芳磕了个头,袁玲芳毕竟她的师姐也勉强算是长辈,所以她还能勉强接受。

但来到袁玲芳身边的金刀门主却眼睛都快瞪直了,随着宁中则的弯腰磕头,胸前的抹胸再次下滑,本就有些松散了的抹胸如今都快要滑落到腹部,好在宁中则原本的奶子就很大,生育过后更加大了。

如今抹胸只能堪堪靠着她奶头的挺立才能保持没有彻底掉下来,但大半颗奶子都已经暴露出来,金刀门主甚至可以看见她粉红的乳晕,顿时鸡巴硬了起来,其他人也想看,但可惜只有金刀门主有机会站在袁玲芳的身边,毕竟他是带头人,功劳最大。

宁中则抬起头满眼希冀的看着袁玲芳,希望她信守承诺还给自己衣服,却因此忘记了胸前的走光,直到发现金刀门主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才反应过来,赶紧双手环胸遮住春光。

她满脸红透,不敢看向金刀门主,但心里已经大定注意,回头一定要宰了这个老淫贼,不仅是他,屋子里面的人一个都别想活,不然她没脸继续行走江湖,只能一死了之。

“站起来吧。”袁玲芳道。

宁中则捂着奶子,先是狠狠的瞪了金刀门主一眼,然后看向袁玲芳,犹豫道“师姐!”她希望对方信守承诺。

袁玲芳笑道“想要衣服?但我方才可没说会给你啊。”

宁中则才发现对方在戏耍她,顿时气的差点说不出话来,她把心一横道“要怎样才能让师姐消气,你给个痛快话吧,但若是打算继续羞辱师妹,那我宁愿自绝于此。”她说着将手放在自己的丹田处,以表明决心。

袁玲芳嗤笑道“别装了,你的内力都被我封了,你想要自毁丹田自杀现在根本办不到。”

宁中则脸色再红道“那我便咬舌自尽,只要我想死,怎么都可以死。”

“是吗?”袁玲芳再次娇笑道“好啊!那你就去死吧,等你死了之后我就把你扒光了,然后让外面的人都过来欣赏一下你的肉体,再告诉他们,你之前是为了面子不肯认输,所以主动脱光衣服诱惑武林朋友才坚持到现在的,但可惜被进来的我发现,于是为了华山的名誉,我只能清理门户。”

“什么?”宁中则大叫道“师姐你怎么如此无耻?”她这回是真的气疯了,杀人不过头点地,她可以想象袁玲芳所说的那幅画面,尤其是金刀门主等人也会跟着附和,那样一来,自己不但要死,而且还要被钉到耻辱柱上,被世人唾骂,岳不群也会因此没脸见人,女儿都没人敢娶了。

虽然这都是袁玲芳的计谋,但她也懂得众口铄金的道理,今天顺从袁玲芳的人显然太多了,这种情况确实有可能发生。

宁中则气的浑身发抖,连死都做不到,这比她想象的最坏情况还要坏上很多。

“不自杀了?”袁玲芳看着宁中则笑道。

宁中则的语气再次软了下来,哀求道“我真的错了,师姐!但你也是华山弟子,我受到耻辱对你也没好处,你若是想要惩罚我,等回到华山,小妹都听你的,你想如何都可以,但不要让外人羞辱我好不好。”

她再次跪倒在地,这回她是真的害怕了,比死还要可怕的就是死了之后都不得安宁,她其实并不知道袁玲芳为何如此痛恨她,只是以为对方受困二十年心态不正常了呢。

袁玲芳看着主动跪下的宁中则心中一阵痛快,你不是风光无限吗?你不是受到众人吹捧吗?呸!也不过是个只会跪地求饶的婊子罢了,什么华山女侠?不过是个骚货罢了。

她淡淡道“站起来。”

宁中则颤巍巍的站了起来,看样子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袁玲芳道“有一点你说的没错,要收拾你我有的是机会,但你也应该猜到了,如今屋子里面都是我的人,我袁玲芳一向赏罚分明,既然他们都出了力,我自然要奖赏他们。”

矮子等人心道,我们今天都是被赶鸭子上架,但也知道说出去都没人相信,所以也不去辩解,既然已经打定主意投靠袁玲芳,那就要拿出态度,如今能得到一些好处自然更是好事儿。

宁中则颤抖道“师姐打算如何奖赏?需要银子?”

“银子算什么?”袁玲芳不屑道“今天我很高兴,功劳最大的便是金刀门主,听说他爱慕你二十多年,我自然要满足一下他的愿望,这样吧,你把抹胸给我扔了,让金刀门主看看你的大奶子是什么模样,我暂时就放了你。”

“不可能!”宁中则大叫着捂住胸口,让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主动脱衣服露奶子,这还不如杀了她呢。

袁玲芳道“你没有选择的权利,要么你自己动手,只是露个奶子而已,要么我来亲自动手,直接把你给扒光了,你看着办吧。”

宁中则叫道“你这个魔鬼,我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让你如此羞辱于我,你就是打算诓骗我而已,我不会相信的。”

“你没有别的选择。”袁玲芳冷笑道“你如今内力被封,我要动手,你便连自杀都做不到,我袁玲芳言而有信,只要你露出奶子我就暂时放过你,要不然我就直接把你脱光了,让屋子里的人一块轮奸你,你自己看着吧,如今你只能相信我。”

宁中则想到被人轮奸的厄运顿时害怕了,她知道自己没有反抗的能力,要是内力还在至少有机会自杀,如今却连死都做不到。

看见宁中则沉默,袁玲芳知道对方已经屈服,心里说不出的畅快,道“把手举起来,放在头上。”

宁中则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屈辱的抬起了手,不用主动脱衣服,当她的双手都高高举起后,随着动作,原本就要脱落的抹胸顿时再也挂不住了,唰的一下落到了腰际。

宁中则一对粉嫩的大白乳球顿时暴露在空气当中,而且随着动作在空中上下晃了好几次在安稳下来。

金刀门主一手压住胯下,这一瞬间他差点射了出来,感觉现在死了都值了,什么痴心都是扯淡,他就是看中了宁中则的身子,只要跟对人就比啥都强,如今他跟了袁玲芳,所以可以轻易的看到宁中则的奶子,还是正大光明的看。

后面的众人也都屏住了呼吸,虽然他们只能看见光洁的后背,但因为姿势的原因,宁中则的奶子太大,也在不自觉的往两边略微分开,所以他们的角度也可以看见小半个乳球,顿时连假装的打斗都停了下来。

袁玲芳满意的点了点头,对着众人道“还不赶紧自己飞出去?要我亲自动手吗?”

众人如梦初醒,赶紧一个个的假装被人打飞,外面的人只看见袁玲芳进去没多久,随后以金刀门主为首的一众高手便一个个的被打飞出来,之前听说都要拿下宁中则了,足以说明这些人的厉害,本以为袁玲芳之前也消耗了不少的内力应该是一场苦战,却没想到和之前的打斗一样,根本都不是袁玲芳的对手。

令狐冲心中滋味难明,事实证明这位师姑好像确实比师娘要厉害太多,这种实力恐怕连师傅岳不群都未必能够稳赢了吧。

眼看众人全部离开,屋子里面只剩下了袁玲芳和宁中则。

宁中则没想到袁玲芳居然真的信守承诺,也长长的出了口气,但随后便是更加的羞耻,对面一直被自己比下去的袁玲芳,如今却站在自己的面前,而她却高举双手,露着奶子给对方看,虽然双方都是女的,但同样的羞耻。

“不愧是生过孩子的女人呢!”袁玲芳一把抓住一只奶子揉了几下道“居然这么大,你是怎么长的啊,岳不群这些年没少玩这对奶子吧?”

宁中则羞耻的扭过了头,道“师姐不是说暂时放过我吗?”

“没错。”袁玲芳收回手道“你现在可以穿回衣服了。”

宁中则结果衣服,刚要把抹胸穿回去,袁玲芳道“我只是让你穿回衣服,抹胸我之前可以说过让你扔掉的。”

“什么?”宁中则吃惊的看着袁玲芳,要是不穿抹胸,只是穿上外衣,那岂不是会被别人看出来?

袁玲芳道“怎么?你到现在还敢不听我的话吗?要么扔掉抹胸,要么我就把你的外衣直接扔出去。”

令狐冲终于等到了房门再次打开,袁玲芳一马当先走在前面,宁中则跟在身后,袁玲芳丝毫不见疲惫,如同进去喝了杯茶般轻松。

令狐冲赶紧来到宁中则身边,但随后身子微微一顿,他年纪也不小了,知道男女之事,师娘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从容,身子似乎都不自觉有些佝偻,他本以为是苦战之下的疲惫,但马上注意到了宁中则的胸前。

没有抹胸的束缚,外衣下顿时一对大奶子无所遁形,虽然看不清具体的轮廓,但很明显都能发现宁中则的衣服里面是真空的。

他脚步微微一停,随后假装没有看见,继续走了过来,他没有多想,只以为是之前战斗的太激烈,导致宁中则的抹胸下滑,也许是因为太累了,所以还没有发现吧,他心中猜想,但又不好提醒对方,可是只要一想到视如亲母的宁中则要这样被众人围观,顿时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袁玲芳看着众人道“我曾与偷袭华府的奸贼交手,其中有一人武功很高,从我手中逃脱,他一直故意隐藏自己的真正武功,我本以为会是你们当中的某人,但如今看来并非如此。”

众人明白,袁玲芳打他们如同摧枯拉朽,那个家伙既然能从袁玲芳的手中逃脱自然实力不至于如此。

袁玲芳继续道“但既然你们没有嫌疑,接下来就要给我四处探查,我不信一个晚上对方就能逃到千里之外,我发誓要找到对方为同门报仇,当然!如果各位有人发现对方,我以华山的名义保证,一定重重有赏。”

银狼道“是否凡是如今在华山地界的高手都要怀疑?”

袁玲芳道“不错,只要是高手,尤其是外来的高手都要找出来,我要一个个验证,甚至对方不是高手,假装普通人,只要行踪可疑都要看管起来。”

这时候一道声音响起道“袁女侠未免太过霸道,莫非老夫碰巧经过此地,也要经受你的验证不成?”

众人闻声看去,只见以为颇有精神的老者信步走来,有人认识他顿时道“嵩山费画!”

“不错,正是老夫。”费画来到近前。

这下子很多人开始看起热闹来了,费画是嵩山高手,更是十三太保之一,费彬的亲哥哥,虽然听说对方实力不如弟弟,但谁知道是不是对方故意的隐藏呢?

而且众人都知道嵩山的强势,之前袁玲芳面对众人盛气凌人,但如今面对的是有左冷禅做靠山的费画,还能继续吗?这可是很重要的信号,如果袁玲芳不把费画当回事儿,也等于是不给左冷禅面子,换句话说,那也将意味着袁玲芳有自信对抗左冷禅,这可是个大新闻。

费画走过来,抚须笑道“袁女侠风采更胜往昔,可喜可贺,我听说你今日与众多高手过招,想要找到凶手报仇,但我乃是嵩山出身,袁女侠也要怀疑我不成?”

袁玲芳冷笑道“嵩山又如何?我当年跟随师傅闯荡江湖的时候,嵩山的人可不敢如此和我说话,如今也是一样,你既然来了我自然要验证一番。”

这话一出,费画的脸色顿时不太好看,众人也开始议论纷纷,有老人知道内情的给年轻人解释了一下。

袁玲芳所说也不算错,数十年前,袁玲芳年轻的时候,正是华山巅峰时刻,门中高手如云,更有被誉为天下第一的风清扬坐镇,风头一时无两,那时的嵩山弟子见到华山中人都要非常的客气,哪里还敢嚣张。

袁玲芳多年没有离开华府,自然习惯上没有把嵩山放在眼里,更何况她今日的表现也足以证明她有实力说出这句话。

费画冷声道“是吗?是谁来与我交手呢?宁女侠看样子是没有力气了,袁女侠经过了几番战斗,如今恐怕内力也所剩不多了吧?”

令狐冲眼见众人的眼光都随着费画看向师娘,尤其是费画,直接盯着师娘的胸脯看,顿时不高兴了,叫道“不用师娘出手,我来和你交手。”

宁中则如今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她清楚知道很多人都在偷偷看着自己的胸脯,但偏偏她还要假装自己没发现,只能任由别人观看,好在毕竟穿着衣服,那些家伙也只敢偷偷看一看而已。

费画道“原来是令狐少侠,听说你是华山年轻一辈第一高手,既然你要动手,老夫便陪你走上几招也是无妨。”

令狐冲是个急性子,眼看费画还在偷眼看师娘,二话不说,抽出宝剑就直接奔向费画。

费画其实心里不太踏实,他的功力确实倒退了不少,对上令狐冲这种年轻人心里是没底的,但好在真无良开始给他暗中传音,将令狐冲的招式以及虚招都说了出来。

费画如同开挂一般,顿时轻松抵挡住了令狐冲的攻击,外人看来他非常的轻松,甚至犹有余力,但谁也不知道他一直集中注意力等着传音指示。

一旦没有真无良帮忙,他这把年纪,估计用不了多久就要手忙脚乱了。

二人打了二十多照,费画突然趁着令狐冲一个虚招,全力出手一击将对方打退几步,随后自己也趁机退出场外,假装高人一般道“令狐少侠果然不负华山弟子威名,不过想要胜过老夫恐怕还需要再苦练几年才行。”

有人忽然觉得费画颇有风度,明明看似占据上风,却没有直接击败令狐冲,给足对方面子,但也有人认为他毕竟年纪打了,持久战未必有利,但不可否认的是如今费画是略占优势,说停就停。

袁玲芳看了宁中则一眼道“这就是华山的大弟子?岳不群真是个废物,二十年就教出了这么点本事儿。”

宁中则对她怒目而视,令狐冲刚要反唇相讥,袁玲芳却不再搭理他们,直接看向费画道“出手吧,我来会会你的嵩山手段。”

费画道“袁女侠内力未复,不如打坐休息片刻。”

袁玲芳冷笑道“你还不配,出手吧。”

费画冷哼一声,调动全部功力,身子突然加速冲刺,看起来明显比和令狐冲的时候要强上不少,显然他终于使出全力。

眼见他一掌打来,袁玲芳不闪不避,同样一掌打出,双掌相交,众人正以为双方要开始变招呢,结果只见费画突然一声闷哼,随后身子不由自主的倒退十多步,脸色煞白,显然吃了亏。

他忌惮的看向袁玲芳道“二十年不见,袁女侠实力竟然精进如斯,费画佩服。”他说完话扭头就走,认谁也知道他认输了。

袁玲芳冷笑一声道“也是一个废物。”显然她也认为对方不是之前与她交手的人。

众人感到一阵的不真实,之前费画对战华山大弟子还略占上风呢,但消耗了不少内力的袁玲芳竟然一掌就把他打服了,这袁玲芳究竟多么厉害啊。

这倒是众人误会了,因为之前的战绩,没人怀疑袁玲芳的实力,更想象不到嵩山的高手会陪着袁玲芳一起演戏。

费画也是无奈,他是怕死的性格,见识到真无良的实力后便知道左冷禅也保不住他,之后真无良也承诺尽量不会杀害嵩山的高手,毕竟他也希望收编嵩山的大量战力,于是费画决定投降。

在他看来这不是背叛,而是为了同门少一些死伤的牺牲,他应该是嵩山的功臣才对。

和袁玲芳的对战,完全是演戏,袁玲芳没本事一招将他击溃,但为了真无良高兴他只能如此。

这个时候,经过几次三番的衬托,袁玲芳近乎无敌的实力在众人心中终于定型起来。

令狐冲本打算和师娘聊一聊,但宁中则却被袁玲芳拉走了。

一间精致的房屋里,宁中则在里屋稍微休息了一会儿,她心里五味杂陈,好几次想要一死了之,但又不太甘心,一来她还有大好的年华,实在舍不得死,而来那些混蛋她还没有杀了报仇,但可惜她现在无能为力,只能希望回头找岳不群,但这种事儿她又如何能说的出口?

袁玲芳这时候走进屋里,道“师妹出来一下。”

宁中则跟着袁玲芳来到外屋,这里也有一张床,如今天色已晚,床边立着一道巨大的屏风,让人看不见屏风后面的场景,床边亮着灯。

宁中则并不知道在屏风后面有着一大批的人正在看着屏风上面的影子,这些人都是银狼找来的,在经过袁玲芳的立威后,他凭借对众人的了解和试探,找出了一部分人来,这些人都是颇有势力,但也有野心的,已经初步被银狼说服一起投靠袁玲芳。

加上这些人以及白天围攻宁中则的二十来人,加起来便有三十多人了,今天来了一百多人,如今这些人都已经暗中投靠袁玲芳,打算跟着袁玲芳一起夺取华山掌门之位,然后论功行赏。

宁中则警惕的看着袁玲芳道“师姐又打算做什么?”

袁玲芳轻声笑道“师妹的身子我还没有看够,想让你再把衣服脱光一次,让我好好看看。”

“你?”宁中则气急败坏道“师姐也是女人,何必如此侮辱我。”

袁玲芳道“你也说了,大家都是女人,难道你还怕我看看不成,认识多年我还没见过你的身子呢也是有些好奇而已。”

宁中则当然不答应,但袁玲芳道“你的内力还被封着呢,要我动手的话,你的衣服恐怕就要换一换了。”

宁中则心中气苦不已,这个师姐怎么变得如此流氓了,但想到自己没有还手之力,对方又是女人,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开始宽衣解带。

屏风后面的家伙都开始屏气凝神,深怕宁中则发现,虽然只是看着影子,但依旧激动不已,只见屏风上面,宁中则脱去外衣,里面竟然没穿抹胸,一对奶子的轮廓都显现出来。

有的家伙已经开始把手伸进裤裆里了,好在宁中则如今没有内力,耳力也大不如前,没有发觉。

她站在床上,缓缓将裤子也一起脱掉,整个人都赤裸裸的被袁玲芳看在眼里,众人都差点叫出声来,华山女侠宁中则的整个身体曲线都被他们看见,太令人激动了。

袁玲芳突然惊讶道“师妹竟然是个白虎,真是出人意料,不会是你自己剃光的吧?”

“白虎?”众人一个激灵,再次看向宁中则胯下的影子,仿佛已经投过屏风看见了对方光溜溜的嫩穴了,有的家伙差点直接射了出来,这幅画面只是想想都难以自持。

宁中则大羞,辩解道“我没有剃掉。”这便等于承认了她是天生的白虎。

袁玲芳忽然来到她的面前,两根手指迅速的插进了她的肉洞,宁中则刚要阻止,但已经晚了,她没有袁玲芳的功力,只能扶着对方的手臂摇头求饶。

袁玲芳笑道“看起来如同婴儿一般的嫩穴,里面倒是没我想象中的紧凑,看来终究是生过了孩子,而且!岳不群这些年也没少操你吧?不过以你的年纪还能有这种松紧度已经很不错了。”

“卧槽!”看到这一幕,有的人已经直接射了出来,好在身边的人赶紧捂住他的嘴巴没有出声。

“师姐!”宁中则软语求饶道“你就放过我吧,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放过师妹?”

袁玲芳抽出手指道“很简单,都说你是华山女侠,但我偏偏要看看你淫荡的样子,我要你现在就自慰给我看,一直到高潮为止。”

“不可能!”宁中则宁死不从。

袁玲芳道“你不是说岳不群在福建吗?他返回华山还需要一点时间,这段时间也足够我彻底恢复了,只要你听话,等到岳不群回来我就会召集众人,与他比武,如果我赢了,掌门的位置就是我的,如果我输了,之后自然也不会再为难你,但如果你现在不听我的话,我就马上把你脱光了再找男人过来轮奸你。”

宁中则对岳不群还是抱有希望的,她如今认为袁玲芳比她厉害,但岳不群的实力比她强上一倍,她心中还是岳不群的赢面更大,想到这不仅有了一些希望。

她看向袁玲芳道“那白天那些家伙呢?”

袁玲芳道“我若是赢了,他们自然是功臣,我若是输了,你就算去把他们都杀了我也不拦着。”

“好。”宁中则也没有别的选择。

虽然羞耻,但毕竟对方也是个女的,她也是豁出去了。

宁中则躺到床上,一手抓着自己的奶子,一手来到胯下开始自慰起来,岳不群虽然也经常操她,但是毕竟也要练功和外出办事,她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又整天没有什么闹心事儿,自然也有过不少的自慰经历。

她熟练的分开肉穴,闭上眼睛不看袁玲芳,假装是在家里,两根手指插进肉洞,不得不承认,她的身子早已被开发的成熟,加上白天的羞耻,虽然被一群男人看着很耻辱,但依旧有着女人的本能反应,身子已经变的敏感。

众人屏住呼吸,看着宁中则屏风上的影子,见到她曲起双腿,手指不断的抽插自己的肉洞,‘咕叽咕叽’的水声传了出来。

所谓的宁女侠也不过是个女人罢了,这么快就开始流水了,背地里也不过是个骚货罢了,众人对宁中则的敬畏开始消失。

宁中则尽量不让自己淫叫,到了关键的时候依旧忍不住微微叫出了声,袁玲芳说过,什么时候高潮什么时候结束,她要赶紧结束这一切。

宁中则忽然感到快要到了,身体更加敏感起来,她喘着气,双腿用撑起腰部,让整个身子几乎都腾空起来,右手以飞快的速度在屏风上划出一道道残影,淫水四溅,很快的打湿了床单。

“啊~”伴随着宁中则的一声淫叫,她的身子忽然僵住,随后胯下在空中使劲向上顶了几下,如同抽搐一般,随后长出一口气,胸脯剧烈的起伏着,无力的躺在床上。

她不敢睁开眼见,只希望一切如同做梦。

在她高潮的一瞬间,并没有意识到,屏风后面的众人也都跟着一起射了出来,这是他们这辈子第一次连女人的身子都没有看见,却射的如此痛快,感觉飘飘欲仙般。

“谁?”宁中则舒缓过来后马上感到到了屏风后有浓重的喘息声音,她一个翻身想要拿起衣服,但衣服已经来到了袁玲芳的手中。

看见袁玲芳似笑非笑的神情,宁中则暗道不好。

袁玲芳坦然道“师妹猜的不错,屏风后面确实有人,有男人,有很多男人。”

“你!”宁中则指着袁玲芳说不出话来,她整个人都懵了,她居然在一群男人的面前表演了一场自慰秀?她还不如来个自杀痛快呢。

“怕什么?”袁玲芳笑道“他们又没有看到你的样子。”

“不过!”她看着宁中则气急败坏的样子道“你应该会想要看看他们的样子吧!”

“我才不要!”宁中则哪里有脸去看。

袁玲芳道“真的么?你可要想好了,如果岳不群赢了,你是有机会报仇的,白天的家伙你都可以杀了灭口,但这些家伙你都不知道是谁,将来就算有了机会,想要报复都不知道找谁啊。”

宁中则顿时愣住了,是的,她还有机会,只要岳不群胜利,她将所有人杀了灭口,到时候她已经可以恢复自己的生活,如果她不去看的话,想一想,她将来行走江湖遇到一个男人,她还在和对方亲切说话,对方却早已看过她的自慰秀,然后在心里意淫着自己,只要想一想她都要打个哆嗦。

虽然不愿意,但为了将来宁中则还是忍着羞耻站了起来,她来到屏风处,忽然更加耻辱起来,她可以想象当她探出头去看那些家伙的时候,她的整个身体是挨着屏风的,甚至乳房的影子都要印在上面被那些家伙看到。

她小心翼翼的看向屏风后面,顿时心中一凉,居然有十几人之多,每一个都如同野狼一般,绿油油的眼睛放光的看着自己,在想到他们刚刚听过自己的淫叫,她下意识的用手挡住身子,但却感觉身体忽然更加敏感起来,她可以想象这些家伙都在脑子里面操着自己,她忽然发现,不需要自慰,只是这样赤裸裸的被一群男人视奸都几乎可以得到高潮了。

袁玲芳非常贴心帮助屋子亮堂起来,让她看清了众人的面目,其中有几个她还认识,如今他们却背叛了自己。

袁玲芳过来扶着她的肩膀道“你现在就只能希望岳不群名副其实,之后还有机会报仇。”

宁中则忽然看着她道“我如何相信这些家伙不会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

袁玲芳笑道“放心吧,我找他们来是为了给我干活的,我让他们不准说他们就不会说,如果连这点事儿都做不到,不用你出手,我会亲自把他们全部杀了。”

她看向众人道“没我的命令,今天的事情都要烂在肚子里,如果我从外人口中听说了此事泄露,那么我不管是谁说的,今天所有的人都要一起陪葬,武林人士多的很,我不介意重新更换一批。”

众人顿时噤若寒蝉,听出了袁玲芳口中的杀意,一起保证,宁中则也算暂时放下心来。

第二天一早。

袁玲芳带着宁中则师徒准备启程,一众高手加上闻信赶来其他武林人士,一起出来送行。

袁玲芳一马当先走在前面,金刀门主带头道“袁女侠不负华山威名,日后定能将华山更加发扬光大,我等恭送女侠。”

上百人跟着一起弯腰行礼,声音震耳欲聋。

没人搭理跟在其身后的宁中则,她心中不是滋味,却多少有点明白袁玲芳为何对她满怀恶意了,之前都是她在前面风光无限,享受众人的吹捧,而袁玲芳却无人问津。

如今轮到她了,一群武林高手对她视而不见,全然没有了从前的恭维客套,确实不太好受,她看着威风八面的袁玲芳忽然第一次嫉妒起对方来了。

更让她难受的是,众人当中很多人都看过了自己半裸的样子,甚至听过自己的淫叫,她不敢和众人对视,感觉对方似乎都要吃了她一样。

但心中却牢牢的记住了那些人的样子,回头她一定要找机会杀人灭口的。

袁玲芳来到准备好的马车旁边,率先进去,宁中则刚要跟随,金刀门主哈哈一笑道“此番一别,不知何时还能见到妹子,我送你最后一程。”

他说着来到宁中则的身边,很自然的拉住宁中则的手腕,如同兄长一般带着她走向马车,宁中则的手微微一缩,但也许是因为有点胆怯了吧,竟然没敢如昨天一般躲开。

金刀门主拉着宁中则,帮助她拉开车门,送她进去,但右手在离开前却忽然在她的屁股上摸了一把。

令狐冲眉头一皱,他没有看清楚,直觉感到气氛不太正常,却又说不出来怎么回事儿,他安慰自己肯定是眼花了,金刀门主怎么会摸师娘的屁股,师娘更加不会容忍这种事儿。

在一众高手的恭送下,袁玲芳几人启程赶往华山。

目送他们离去,真无良看着张呈栋众人道“张大人也要启程回京了?”

张呈栋点头道“华阴府的事情已经了解,如今也见识到了华山高人的风采,公子更是让我大开眼界,连传音之术这等神仙般的手段都能练成,日后定然可以一偿夙愿,本官一切都准备妥当,这便启程离开。”

“好!”真无良抱拳道“那我就不送各位了,告辞。”

再次目送张呈栋一家子离开,真无良看向黄明道“你对咱们接下来的日程有什么安排吗?”

黄明拿着扇子道“有福兄弟要送赵勾他们去黑石寨,毕竟沈家公子的身份很重要,有福也要趁此机会和姨娘祖母多相处一下。”

他将身后的刘三拉了过来道“掌柜的毕竟知道岳不群的秘密,所以和张泰为伯父一起去了京城,刘三兄弟听说他的母亲在江阴府的江阴县,我看他有心思去看一看,觉得咱们几个不如一同前去,斧头帮之前在江阴县还有一家赌场,不过如今的日子恐怕不太好过。”

真无良道“这就是你没有让我跟着袁玲芳的原因?”

“不错!”黄明道“不建议公子现在就去华山,岳不群要回来尚需一段时日,咱们正好可以借机了解一下华山地界的情况,即便是皇帝如果每天都在朝堂之上,也不会了解民间疾苦,大臣们说什么他都要信,公子也是一样,一旦你先上了华山,角度便不一样了,从此便会习惯了从上往下看,却再也难以看的清楚,你站的越高,便越是看不清楚下面的真实,如今正是可以了解的好时机。”

他拍了拍刘三的肩膀道“刘三兄弟的母亲听掌柜的说背后很可能与华山门人有关,咱们正好可以借机去看一看,母慈子孝也好,为父报仇也罢,刘三兄弟也不算是外人,正好一起都给办了。”

“也好!”真无良无所谓的道“有你在,我不想去动脑子,这种事你来安排就好,那么,咱们这就启程前往江阴县?”

“不错。”黄明道“车马我都准备好了。”

真无良点头道“好,那便启程。”

他坐在马车里看着外面的风景,第一次觉得这个世界是真实的,来到这里快要一个月了,他也终于可以好好的放松一下,体验一把这古代的风情。

他望向远方,那边还有很多原著中耳熟能详的人物等着自己呢。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