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馆里真逍遥



不愧是洛阳第一大妓院,不但气派,连里头的摆设都非常豪华。客人川流不息,到处都有客人与姑娘打情骂俏的声音。

逍遥馆分成前后两院,前院包括招呼客人的大厅与举行酒席的宴会厅,后院则是姑娘们的房间。而叶逍遥则有一栋独立的小屋,座落在后院的东侧。

一路上逸心师太看着往来的人潮,男的都一副急色鬼的样子,搂着姑娘上下其手,一点也不在意是否有人在旁边。这原本没啥奇怪的,男人到妓院不就是为了寻欢作乐,可是让逸心师太觉得讷闷的,连这里的姑娘也是一副情欲高涨的样子,双眼充满媚态,脸颊红通通的,一脸欲求不满的样子,好像也是在这里寻找慰藉一样。而且大家看到自己光头的样子,都完全没有人提出疑惑,甚至连困惑的表情都没有,一切都表现出事不关己的模样,不禁让逸心师太想起叶逍遥在地窖说过的话。

「这清心逍遥散果然厉害,一路上所有的姑娘看到主人都是必恭必敬的,连后面跟着一个光头的女人都没有人有疑问的表情,只是不知道这种药能否使用在有武功的人身上?如果可以,收服白云派应该轻而易举。」

回到了叶逍遥的住所后,叶逍遥拿出了一幅地图。

「主人,这是……?」看到地图上写着武当、少林、华山……等名门大派的名字与详细的地点,另外还有苗疆巫蛊门、河洛地区大刀门、伏牛寨……太湖地区海鲸帮……等所谓邪门歪道,逸心师太满脸疑惑的看着叶逍遥。

「这是我这几年来收罗的势力,看看地图上有用朱砂写的就是逍遥宫的附庸势力,现在我们的力量已经称得上是一方大派。」

逸心师太仔细的研究地图上的情况,果然有许多的门派都是用朱砂写的,只是都是一些不大不小的帮派,还都是不容于正道的。

「主人,这些恐怕难以跟武当、少林……等相抗衡……」

「你不用担心,我还没打算跟他们明刀明枪的对抗,这些都是暗地里臣服在逍遥宫之下,这样才不会引起他们的紧张,而且这些所谓名门大派多是自扫门前雪的自私人,事情没发生在他们头上,是不会操心的,现在你也回到了我身边,那四川白云派也将为我囊中之物。」

听到叶逍遥提起白云派,逸心师太不禁在心中盘算着如何帮主人收服她们。
「主人,奴婢虽然是白云派的掌门,但是白云派毕竟是名门正派,恐怕不容易收服,不知主人有何计策?」

叶逍遥沉思了一会儿,便对逸心师太说:「白云派现在有多少门徒,又有多少人是可堪利用的?」

「回主人,自从奴婢接任白云派掌门后,门下的门徒约有一百余人,其中大部分是清修的尼姑,不谙武功,严格算起来只算是藉白云派的地方修行而已,派中的事务也不插手过问。真正算我门下弟子的约有三十二人,其中削发为尼的有二十人,另外有十二人是俗家女弟子,多是拜师学武,这些人年龄都在二十岁上下,也有一定的武功根基,在江湖上都算的上是数一数二的好手,应该能供主人驱使。」

「嗯,不错,那便是江湖上人称『白云十二金钗』吧!芙蓉你可以在短短时间培养出这些弟子,也算是相当厉害了。」

「多谢主人夸奖。」

「那你的师妹们呢?功力应该不差吧?」

「回主人,奴婢的两个师妹武功跟我相差无几,逸慧师妹擅长飞云剑法,而逸明师妹则以绵云掌见长,虽然紫云神功的修为都略逊奴婢一筹,但是严格来说可算得上武林前一百名的高手,而且两人皆是处子之身,如果主人能得到她们的处子之身,一定能够帮助主人的逍遥神功更上一层楼。」

叶逍遥满意的听着逸心师太的报告:「芙蓉啊芙蓉,有你在身旁为本座分忧解劳,本座大事何患不成。哈……」

「主人过奖了,奴婢为主人办事乃是理所当然的,只是不知道主人准备如何做?」

叶逍遥稍微思考了一下,便已有了主意,便在逸心师太耳边吩咐几句……

就在叶逍遥与逸心师太商量如何收服白云派时,白云派的逸慧师太与逸明师太正为掌门下落不明烦恼。

「师姐,掌门失踪都快要两个月了,这期间音讯全无,真叫人担心。」
「逸明师妹,不用太担心,凭掌门的武功,武林中能打败她的屈指可数,就算深入险境,一定也能平安归来,更何况各门派都派人手协寻,短期内一定可以有消息的。」

虽然逸慧师太安慰着师妹,但是自己也不免有不祥的预兆:「现在只能等掌门跟我们联络了,希望她平安无事。」

「逸慧师伯,掌门有信来到。」

一听到弟子呼喊,逸慧跟逸明两人都掩不住兴奋的表情。

「快、快把信给我。」逸慧师太迫不及待的接过弟子手上的信,跟逸明师太仔细的看着。

「喔,原来掌门是在洛阳发现了大刀门门主陈田駇与伏牛寨寨主孙天杉,正在秘密商量要破坏九月初九的英雄大会,要你我二人前往协助调查,以便于发觉阴谋,及早应对。」

「师姐,那是不是要告诉少林方丈圆静大师跟武当掌门青松子他们?」
逸慧师太稍微想了一下:「我看还先不要惊动他们,一方面是这些恶人的计划还没有完全查明,如果背后有幕后主使,这样子不就打草惊蛇了!另一方面,如果贸然通知他们,万一事情查明之后,只是一些小门派不自量力的小动作,那少林、武当、华山……等同道会笑我们小题大作,到时候岂不贻笑大方?」
「那我们还是要告诉圆静大师及青松子道长,掌门已跟我们联络,请他们不要紧张。」

「嗯,事不宜迟,掌门已经在洛阳等我们了,逸明师妹快去准备一下,明日出发。骆英!」

「在!」

被叫做骆英的人,正是太原正气门骆老爷子的孙女,从小父母早逝,由骆锦峰抚养长大,现年二十岁,长得眉清目秀,皮肤白洁无暇,正拜在白云派门下学武,乃是「白云十二金钗」中武功最佳的,颇有后起之势。

「你马上带着师姊妹们分批到少林、武当、华山禀告圆静大师、青松子道长及苍松先生,就说逸心掌门平安无事,请他们放心,也请他们通知各武林同道,顺便回家看看你爷爷吧,说不定我会跟你逸明师叔还有掌门去探望你爷爷呢!」
「是!逸慧师叔!」

「嗯。去吧!」

一到达洛阳,逸慧及逸明师太就跟逸心师太碰了面,逸慧简单的报告了这一段时间里发生的大事:「掌门,现在既已知道这些邪派的计划,我想凭他们的实力似乎还不足以卵击石,这背后一定有个大阴谋,不知掌门有何打算?」

逸慧看着眼前的掌门,虽然容貌与谈吐都与以前无异,但是总觉得有些地方改变了,心里隐隐有些不祥的预感。

「是啊!掌门,所谓防微杜渐,由这件事情看来,武林中应该有邪道入侵,否则以这些小门派的实力那能如此张狂,而且最近我听说不只这些门派,连海鲸帮与大漠狂沙门都蠢蠢欲动,这可不是巧合。」

就在逸慧师太正在思考的时候,逸明师太也发表了她的看法:「两位师妹的想法正与我相同,此事不可等闲视之,必须小心行事。我已经查到他们两人今晚将在逍遥馆里饮酒作乐,我们在外面守株待兔,等到他们享乐玩了,我们再暗自跟踪。记住,不要打草惊蛇,我们的目标是幕后的首脑及更进一步的计划。」

当晚三人便在逍遥馆外埋伏,原本以她们的身分实在不适合出现在秦楼楚馆之处,但此事必须秘密进行,不能大肆宣张,不得已只好在逍遥馆外的客栈里监视。

终于在子夜时分,看到陈田駇与孙天杉两人走出逍遥馆往城东方向走,三人立刻尾随跟踪,一直到两人进入城外的张家庄。

「两位师妹这里看来就是他们密商的地方,我们在外面密切监视,看看有何动静。」

过没多久,就看到一个穿着华丽的年轻男子走入,屋内两人立即起身行礼,接着便窃窃私语,似乎在商量某些事情。

「两位师妹,看来此人必定有极大来头,幕后主脑纵不是他,也一定有密切的关系,将他们三人擒获,一定能知道更多的内幕。」

逸慧与逸明师太都认同逸心师太的想法,于是三人决定破门而入。

在屋内的陈田駇跟孙天杉看到闯入的逸心师太三人,脸上并未有一丝惊恐的表情,这让逸慧师太感到很奇怪,她再看着仍安坐在位置上的男人,一点也没有慌张的神态,一幅怡然自得的样子。

「莫非这个男人实力深厚,所以才有恃无恐?」

就在逸慧师太打量着面前的年轻男子时,陈田駇已经开口说话了:「原来是白云派掌门逸心师太与逸慧、逸明师太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贵干?」

逸慧师太已经忍不住气:「哼!姓陈的,你不用在这里虚情假意,老实的招出来,你跟孙天杉到底在九月初九的英雄大会上要进行什么勾当?」

「原来各位师太已经知道在下将跟孙兄参加英雄大会共襄盛举,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想结合志同道合的伙伴一起作番大事罢了,师太又何必紧张。」
听到这样的说话,逸明师太也不禁觉得事态严重:「少说废话,还不束手就擒。」只有先擒住三人才能够阻止阴谋。

「两位师太稍安勿躁,你们掌门都还没说话呢!」

这时逸慧跟逸明才发现掌门从进来到现在都是一言不发,两人不禁感到十分奇怪。

「两位施主,贫尼与两位师妹到此,不过是想了解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逸心师太缓缓的说:「既然两位施主不合作,那贫尼只有得罪了。」

「啊!」「啊!」

原本逸慧与逸明师太听到掌门的话,都以为她要向两个鼠辈出手,却没想到却是对自己出手,点了自己身上的穴道。

「掌门,你……你……这是干什么?」

「是啊!掌门快放开我跟逸慧师姐。」

「哈!哈!芙蓉做得好。」原本一直不开口的男子出声了:「天杉,去拿我的迷魂香给两位师太闻,以免打扰了我跟芙蓉的谈话,然后带到后面密室里,我要好好的调教她们。」

「遵命,宫主。」

逸慧跟逸明才知道原来这个年轻男子就是幕后主脑,可是为什么掌门会跟她有牵扯?只可惜还想不出答案,孙天杉就拿着迷魂香让她们进入昏迷状态,带到密室里。

「办完这件事,你们也可以走了。」

「是!宫主。」

当两人离开以后,大厅里只剩逸心师太跟叶逍遥。今天的行动都是叶逍遥安排逸心师太骗出逸慧及逸明两人。

「主人,奴婢已经遵照您的指示,将她们带来了,不知主人有何打算?」

「芙蓉你不用担心,这几天你先在逍遥馆里帮我处理事务,七天以后你再到这里来,我会给你新的指示。」

「是!主人」七天之后,当逸心师太再回到张家庄,一进入密室,眼前的情景让她张大了口,惊讶不已。原本应该清心寡欲修身养性的修道人,现在居然全身赤裸的站在叶逍遥身后,一点也没有羞愧的样子。

「芙蓉!怎么样?是不是让你吓一跳啊!哈哈……」

「主人,您到底是用什么方法让她们如此服贴?」逸心师太似乎还对眼前的情景怀疑不已,急忙的想知道叶逍遥的手段。

「别急嘛!这个问题我等一下再回答你,现在先让你看看我的成果。明奴、慧奴,先向你们掌门行礼啊!」

「是!主人。」两个人慢慢地走出来,双峰摇晃,举手投足都充满着女人的妩媚,走到了逸心师太的面前,跪了下来:「奴婢向掌门行礼。」

双脚打开,那隐密的桃源深处,立刻一览无遗。更让逸心师太诧异的不只是这样,那原本应该茂密的三角森林,现在居然洁白无暇,而下面的神秘地带上,还挂着两个小铜铃,左右各一。

逸心师太仔细的端详着两位师妹,七天不见,似乎娇媚了许多,虽然年近中年,但是身体保养得当,再加上调理得法,使得两人看上去跟二十余岁少女相差无几,双峰依然尖挺,皮肤也是光滑细嫩,比起自己虽有不足,但已算是相当不错的。

「好戏还在后头呢!明奴、慧奴,好好的服侍你们掌门。」

听到叶逍遥的话,一时之间逸心师太还反应不过来。

「芙蓉!这一阵子你也辛苦了,让她们服侍你,让你尝尝新鲜。」

「遵命!」

两人温柔的靠近逸心师太,明奴缓缓的脱下她身上的黄色薄纱,解开身上的肚兜,最后卸下她所有的衣物,雪白的身躯赤裸的显露出来。另一边慧奴轻轻的吻着逸心师太,从耳垂到脸颊再到颈子。

「掌门,不要紧张,让我们姊妹俩好好的服侍你喔!」

两个人四只手肆意抚摸着她的身体,尽量地去挑逗着她的情欲。逸心师太对自己师妹如此大胆的举动,起初是有点诧异,但慢慢的自己的欲念也被挑逗了起来,再加上明奴慧奴两人的动作,渐渐的三个人越来越放浪,彼此互相亲吻,抚摸身体,一点也没有羞耻的样子……

看到她们的表演,叶逍遥满意的走出密室……


一阵缠绵以后,逸心师太回到了大厅,看见叶逍遥坐在椅子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双颊竟泛起红晕:「主人,我……」

「还舒服吧!」

逸心师太羞赧的点点头,她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女人跟女人之间也可以如此舒服。

「以后她们两个就跟着你回白云派,辅助你处理事务。」

「主人,她们怎么会……」逸心师太还是很想了解这七天发生了什么事。
「芙蓉,你知道苗疆的巫蛊门吧?」

「就是那个以巫术下蛊为长的门派?据说里面的门徒都是下蛊的专家。」
「嗯!它可是我逍遥宫在南方的重要据点,当我收服了巫蛊门后,我得到了一对『七日淫心蛊』。」

「七日淫心蛊?!奴婢从未听过。」

「你当然没听过,这可是巫蛊门里最厉害的催情蛊,只适用于女人身上。一但中了此蛊,便会春心大动,欲念丛生,那阴户就像有千万只蚂蚁在咬一样麻痒难当,而且功力暂失,无法运功抵御,最适合用在有武功的女人身上。头两天每三个时辰发作一次,之后发作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一直到第七天,更是无时无刻需要男人的阳具抽插。」

听到叶逍遥的叙述,逸心师太仿佛看到了逸慧跟逸明两人这七天以来不断遭受叶逍遥蹂躏的画面,听到两人不知羞耻的要求插入的话。但是此时的她已成为叶逍遥的奴婢,面对师妹的遭遇,一点也没有心痛的感觉。

「厉害之处还不只于此,这七日淫心蛊发作以后,中蛊之人固然要谋取解脱之道。但这却是饮鸩止渴的做法,因为这些中蛊人在不断高潮的情况下,心智也慢慢的被侵蚀。等到七天一过,中蛊之人的独立思考能力就完全丧失,以前的记忆虽然存在,但判断能力已经消失,只会听从下蛊人的命令。所以现在明奴跟慧奴虽然外表没有改变,可是心智已经被完全洗脑,她们已经是我的忠实奴隶,我不断的在教导她们关于性的技巧,成为淫荡的奴隶。」

听到这里,逸心师太已经对这七天的情形有大致的了解。

「可是主人,您刚刚说,这『七日淫心蛊』只有一对,给了明奴、慧奴使用后,那……」

「你不用担心,这一对『七日淫心蛊』是母蛊,它们交配之后的子蛊,才是我给明奴、慧奴吃的。我之前使用的『清心逍遥散』便是用它的粪便再配合上其他的药物炼制而成的,所以只能用在一般不谙武功女子身上。」

「主人,现在明奴跟慧奴既然已成为主人的奴隶,那白云派已成为囊中之物了,不知主人有何打算?」

叶逍遥略为思考了一下便有了决定:「本座决定派你为逍遥宫芙蓉门门主,负责替本宫拓展西边包括青海、西藏地区的势力,至于白云派门下的尼姑,你回去看看,如果姿色不差,就送到逍遥馆里,让我们调教一下,毕竟如果有尼姑加入我们的阵容,那也是噱头嘛!哈……」

「是!」

「至于『白云十二金钗』嘛……」叶逍遥突然想起,在逍遥神功秘笈的后段有一个「六花阵」,原本是要给六侍婢合练的阵法,是用来对抗武当「太极混元剑阵」跟少林「罗汉阵」,阵法精妙多变,六人合力更是威力强大。

「现在既然六侍婢尚未完全找齐,不如利用这十二个人先作个试验,也可以发现这阵法的缺点,加以改进。」

「芙蓉,你先把十二个人带来给我,由我亲自调教『六花阵』,以便作你的助手。」

「但是主人,根据明奴、慧奴的说法,十二金钗已经分批前往各大派,一时之间难以聚集,不如我跟明奴、慧奴先回白云派处理事务。至于十二金钗应该会跟奴婢在英雄大会上碰面,到时主人再行调教。」

「嗯!这也是个办法,你先退下,明奴跟慧奴马上会跟你会合。」

「是,主人。」

逸心师太离开后,叶逍遥回到了密室外,看着里面的两个奴隶温驯的跪在地上,一点也没有逃跑的意图,不禁让他的扬起了笑意。

「『英雄大会』,看来我得会会各路英雄啰!」

……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