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达淫事记

杜雪和克鲁斯正兴高采烈的玩着掌上型的电动玩具,一人一台,时而交换玩,时而分享彼此的心得,两个大人疯得像小孩般,叫高达看了又羡又妒。



这阵子本市风平浪静,即使有些小案子发生,高达这个首领一声令下,事情也就差不多可以大功告成,根本就不必他亲自出马,而且本市最近也没什么新鲜玩意推出,那些KTV、MTV、HTV都已经落伍了,叫高达这个走在时代尖端的人,觉得了无生趣。



“杜雪!去看场电影如何?”高达问道。



杜雪和克鲁斯手上的动作立刻停止,他们都夸张的把眼睛睁大,好象听到了什么大消息般。



克鲁斯会有这种反应是因为他的首领明知会碰软钉子,却还是冒险的开这种口,勇气可嘉,他不得不佩服他这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举动。



杜雪则是逮到了可以好好的糗高达的会,别说高达无聊,她自己都闷得慌。



“‘首领!”杜雪嗲着嗓音。“本市的美女、名媛,明星全出城度假了吗?否则怎么会轮到我?”



“杜雪!一句话,去或不去!”



“当然不去!”



“是一部好片子哦!”



“奥斯卡名片我都不看!”



“那就算了!”高达摊摊手。



杜雪一个冷哼,又继续的玩她的电动玩具,其实她是想去的,但是高达那种可有可无的态度叫她不满,而且克鲁斯又在场,万一她一口答应了,高达再冒出一句只是开玩笑的话,她会从这层楼往下跳。





克鲁斯见场面有些僵。



“首领!如果你不‘嫌弃,我陪你去!”



“谢了!克鲁斯!”



“我是一个很好的伴!”



“但是我对男人没有兴趣!”高达笑答。



“首颔!我一片好意,你还挖苦我!”



“我看电视好了!”高达打开电视。



这时电视正在播报新闻,主播谈到目前最热门的安非他命,如何的侵入校园,危害社会治安,多少莘莘学子在国中就泄上了毒瘾,无法自拔,不只作奸犯科,最后甚至在年纪轻轻的时候,就付出了生命,叫人惋惜。“这些人真傻!”高达叹道。



杜雪和克鲁斯也都把注意力从电动玩具转到电视的新闻上面,毕竟这是人人都该关切的问题。



“那些卖安非他命的人抓到该判死刑!”杜雪念念不平的说。



“那些制造安非他命的人才该死!”克鲁斯补充。



“那些因好奇或不管任何埋由吸食的人是不是也该付出一些代?”高达说道︰“美国不是有句名言的吗?枪枝本身是无罪的,真正有罪的是拿枪去犯罪的人。”



这次杜雪没有反驳高达。



“首领!有没有我们能做的?”



“克鲁斯!你可以加入黎探长的扫毒行列,不过就怕他会无福消受!”



“黎探长?他不怀疑我们贩毒就不错了。”



“这些毒品的危害 围,愈来愈大。”



“我真替下一代操心!”



高达见杜雪沉默的未置一言,感到有些纳闷,她一向热心公益,对慈善事业的推广更是不遗余力,平常除了和他们出生入死找刺激之外,比谁都有爱心。



“杜雪!你的看法呢?”



“是啊!杜太后!你的点子比谁都多。”



“我在想成立一个基金会,帮助有毒瘾的人戒毒,并且协助他们重新的踏入社会,避开毒害,否则长久蔓延下去,国家还有希望吗?”



“好方法!”克鲁斯称赞道。



“你登高一呼是可以有些效果。”



“高达!你也可以出力。”



“我能做什么?!”“把你和那些女人鬼混的时间,拿出一部份来投入反毒的工作,不就是出力了吗?”



高达耸耸肩。



“我就知道你没这个心!”杜雪将手中的电动玩具一扔,一副盛怒不已的样子。“女人对你来说就是安非他命,戒不掉的,对不对?”



“杜雪!不要扯到我!”



“你永远都不会变!”



“变了就不是浪予高达!”



“狗改不了吃屎!”杜雪拿起搁在桌上的皮包。“其和你在这里浪费时间、抬,我不如去做些有意义的事,拯救一些还有救的人!”她轻蔑的眼光看了高达一眼。“而你没救了。”



“杜太后!”克鲁斯不知道是第 次的充当着和事佬。“怎么说着说着就翻脸了呢?”



“谁翻脸了?‘坐而言,不如起而行。”



“那也不必这么急!”



“这里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现在是没有!”



“如果有任务时再通知我好了!”她又再睨了高达一眼。“我是待不下去了。”



说完杜雪清脆的高跟鞋声在地板上响起,她就像是个女王般的扬长而去,那种气势,没有 个女人可以散发得出来,别说一个基金会,十个她都搞得出来。



“首颔!别难过啊!”



“我麻木了!”



“杜雪有口无心,她就是那样子!”



“克鲁斯!我和你一样清楚,该做的我会去做,但是只能在幕后,我不能像她一样的拋头露面,干我们这行的,总要兼顾一下神秘感。”



克鲁斯笑笑。



高达看了看表。



“要不要一块去吃中饭?”



“我等一个电话!”



“好吧!这里给你留守。”



“首领!祝你有个愉快的午餐时间。”克鲁斯朝高达眨了眨眼。



“希望如此!”



高达轻轻地用双手环抱着那穿著黑旗袍的女郎,那女郎背对着他,但是高达却可以在前面的镜子中,看到那女郎美丽的脸庞。



那女郎有着细而长的肩,那样的肩,衬着她大而乌黑的眼珠和天然的长睫毛和挺秀的鼻子,使得她看来具有一种十分雅的古典美。



高达的双手,先是环抱着她的腰肢,然后慢慢地向下移,终于轻轻按在那女郎的小腹上,那女郎微闭着眼,吸了一口气,她的胸脯起伏得十分急促。



高达的右手再移动,在她滑腴得难以形容的大腿上,轻轻抚摸着,然后他慢慢地拉下了她旗袍的拉,解开了她乳罩的扣子,他的手按在那女郎饱满 腴的乳房上,那女郎立刻发出了一下近乎呻吟的声音,她的身子也缓缓摆动起来。



高达的手心,可以感到那女郎的乳尖在渐渐坚挺,他轻轻地移动着手,当他的手快要碰到那女郎另一只 乳时,那女郎突然发出了“嗯”地一声道︰“高达,别忘了,定洋一半!”



那实是令得高达啼笑皆非的。



但是“定洋一半”,那却是出自他自己口中的话,高达向来不是答应了人随便反悔的,尤其是在女人的面前,更加不是。所以他的手立即缩了同来,但是他不得不道︰“你的意思是——”“我的意思,你应该明白,只要你替我做到了那件事,你才能整个得到我,”



高达双手按在那女郎的肩头,将她转了过来,那女郎缓缓脱下了半边旗袍,她半边白腴滑的胴体,立刻露了出来。



她的腰肢是如此之细,她的乳房是那样的坚挺,她的大腿是那样修长美丽,她全身没有一处地方,不是令人血脉贲张的。



但是,“定洋一半”?什么叫“定洋一半”呢?那自然先得从浪子高达是如何结识那女郎说起。



高达结识那美人儿,实在是很偶然的。虽然高达认识的女人,大多数是在很偶然的会之下结识的,但是这次,更可以说偶然中的偶然!



高达隔着玻璃注意那女人,是在当天中午时分的事情。



浪子高达注意那女人,已有分钟之久了,但是那女人始终未曾转过身来,高达之所以会注意那女人,开始是很偶然的,但是接着,却是为了好奇。



高达正在一家十分豪华的餐厅中,享受完了一顿 盛的午餐,他喝着浓香味郁的咖啡。高达虽然不算是大忙人,但也很少像今天那样空闲的。当他喝着咖啡之际,他抬起头,看到了那女人。



餐厅外面是一条宽阔的走廊,走廊的另一面全是商店,那女人就站在一家商店之前。首先吸引高达注意的,是那女人美妙的身材。



她穿著一件纯黑、十分合身的旗袍,显得她的手臂和小腿更白腴,使人看了有禁不住要去轻轻抚摸一下的冲动。她的腰肢是如此之细,更令人想入非非。



虽然只是背影,但是美女是浪子高达最大的爱好之一,他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任何欣赏美女的会,再加上他今天下午根本没有什么事!



但是在两分钟后,高达的好奇心却油然而生!



那女人在专心注意的商店,并不是珠宝行,也不是皮裘公司,而是一家专售体育用品的公司,在橱窗中,放着 套高尔夫球的球棍, 副拳击手套、登山鞋,和支猎枪,那样的一个橱窗,实在并没有什么特别吸引一个女人的地方。



但是那身形如此窈窕的女人,却站在橱窗之前不动,她站立的时间越久,高达心中的好奇心也越甚。终于高达看到那女人走进了那家公司。



当那女人站在柜抬之前,和售货员在谈话的时候,如果不是在一个高尚的公共场所,高达一定会忍不住大声吹起口哨来了!



那女人脸部的轮廓美极了,她有着挺秀的鼻子,大而乌黑的眼睛,以及高达在距远处分辨不清是真的还是假的长睫毛。



高达看到她指着橱窗中的 支猎,但是售货员却抱歉地摇着头。高达知道,这个城市中,猎是不能自由买卖的,要先领得警方的执照,店方才能发售。那女人转身走了出来。



这次高达看到了她的正面,即使是在高尚的公众场合,高达也不禁低低地吹了下口哨,合身的黑旗袍里在她的身上,将她全身的曲线表露无遗,她的腰肢虽然如此之细,但她的胸脯却极其 满,当她走出来的时候,高达甚至可以感到她的双乳,在轻轻颤动!



那真是诱人之极的情景,高达忙在袋中抽出了一张千元钞票,放在桌上,匆匆走了出去。当他来到餐厅门外时,那女人也恰好走出那家公司。那女人在走出公司之后,仍然回头向橱窗中的猎,看了一眼。



高达向前走近一步,他鼻端闻到了一股清幽之极的清香,那女人也已发觉高达得她太近了,是以翻起美丽的大眼睛,瞪了他一眼。



高达一鞠躬道︰“小姐,想要一支猎吗?”



一个漂亮的女人,是永远不会惹男人生气的,反过来,道理自然也一样。高达之所以成为浪子,是因为他具有一切浪子的条件。



他身高六,他一百五十磅的体重,没有半磅是多余的脂肪,他运动家般的体格给任何女人以一种雄壮而可靠之感。



而且在女人面前,高达的神情,一直是那样和蔼可亲,他的笑容,只要能感到异性存在的女人,都会自心底产生一种亲切的感觉。



所以虽然高达此际那样问,问得十分鲁莽,但是那位美人儿却只是扬起了她那两道具有古典美的柳眉,作了一个鹫讶的神情。



高达的脸上,仍然保持着那种可亲的微笑,他道︰“购买猎,是要警方的证件的,请恕我好奇,小姐你要猎何用?”



那女人大而黑的眼珠转向一旁,这表示她的心中,隐藏着有秘密,而又怕被人看穿,她薄薄的朱唇向上翘了一翘道︰“和你有关吗?”



碰了一个软钉子,高达反倒笑了起来道︰“不是,只不过我最喜欢替美丽的小姐解决困难,如果你一定要猎的话——”那女人蹙着双肩,高达发现她不论是扬起眉,还是蹙紧了眉,都有不同的美态,这样的女人,如果在床上的时候,她面部的神情,一定是极其多姿多采的,高达又不禁想入非非起来了。





那女人的脸上有了两分意道︰“你是谁?”



“我姓高,我是高达,人家都叫我浪子高达。”



那女人的两片唇,立刻成了圆圈形,她是在表示惊讶,那分明是她知道“浪子高达”的大名,然而在高达而言,她的那种神情,却具有极度的诱惑力,使高达想立刻搂着她的细腰,同时吮吻她的朱唇!



那女人立刻又笑了起来,她用手背遮着口,模样更加娇俏,她道︰“原来是高先生,真是久仰大名了,高先生,我知道——”她讲到这里,突然又现出神秘的一笑,接着她压低了声音道︰“我知道你心中在想些什么!”



高达笑了起来道︰“那并不出奇,小姐,我是浪子高达,浪子高达遇到了像你这样美丽的小姐,谁都知道我在想些什么了!”



那女人的双颊上,泛起了一股红意来。



那种自她腴白柔嫩的肌肤之中直透出来的绯红,使她看来更俏丽,也更年轻,她本来大约是二十四、五岁,但这时看来,至少年轻了四、五年。



她的声音变得十分低沉道︰“我可以令你所想的,变成事实。”



高达的脸上,堆满了笑容,那自然是再奇妙不过的事情了,这样的一个美人儿,如果能够随心所欲,那是何等愉快的享受。



然而在高达的心底深处,却也不免有小小的失望。



高达喜欢勾搭女人,但是如果那女人太容易上手了,他反而会觉得兴致索然,如果眼前的女郎,不是有着如此白的皮肤,和那么乌黑的大眼睛的话,他说不定会因为对方答应得太快而去了。



但这时,他却想看看那女郎的那种古典美,在性爱高潮时,会有什么样的变化,是以他立刻伸手搭出来,放在那女郎的腰肢上。



那女郎的细腰,是如此之柔软,她天生那样的细腰,在旗袍之内,绝没有什么腰封之类的东西箍紧着她,那然是十分令人销魂的。



可是出乎高达的意料之外,他的手刚在那女郎的腰上,轻轻按了一下,那女郎便突然转了一个身,向外避了开去!



这一回,轮到高达的嘴成了圆圈形,来表示他心中的惊讶了!他望着那女郎,那女郎向他笑道︰“我的话还没有讲完哩。”



“请说!”



“我是有条件的。”



“什么条件?”高达的兴趣高了起来。



“就在这里说?”那女郎又蹙起了她的秀眉。



“是!我太疏忽了,”高达轻敲着自己的额角。“你以为到什么地方去比较好呢?如果事情涉及秘密的话,我有 个很幽静的地方══”那女郎笑了起来道︰“随便你。”



高达作了一个“请”的手势,他们一起走了出去,高达刚才伸手去搂那女郎的腰肢,那女郎避了开去,高达也决不再试第二次,他是浪子,浪子自有浪子讨女人欢喜之处,在女人面前,永远保持着风度,决计不做使女人勉强的事,那是标准的浪子风度之一。



一走出了走廊,街上热浪逼人,人来车往,使人有说不出来的烦躁,高达带着那女郎走过了一条街,便进入另一幢大厦之中。



他们一起进了升降,升降一直在向上升着,等到过了二十层,升降中,已只有他们两个人了,升降在二十七层停下,高达问她︰“来过这里没有?”



那女郎摇了摇头,高达留意着,在升降中只有他们两个人之后,那女郎脸上的红意在渐渐加浓,显然她已经知道高达带她来的是什么地方了。



那是闹市之中,专供情侣憩息幽会的地方!



升降停下,高达和那女郎走了出来,一个衣着十分整齐的中年妇人,笑容可掬地迎了土来。那中年妇人,高达认识她已有、五年了!



可是每次当那中年妇人看到在高达身边的是一个陌生的女郎时,她总是装着根本不认识高达一样,她问道︰“先生,你需要什么?”



“一个最幽静的房间,以及不要任何打!”



中年妇人连忙转过身,向前走去,高达和那女郎,跟着她来到走廊转角处,中年妇人打开了一扇门道︰“这里最适合你的需要了!”



当高达走进门去的时候,他不禁喝了一声采!



那中年妇人叫好姑,好姑可以说是最懂得寻欢作乐者心理的人了,你一个人前来,她会替你介绍伴侣,而如果你带着伴侣来,她一定会给你适合你和你伴侣的房间。那女郎具有幽静娴雅的古典美,这时,那房间中的陈设,全是法国宫廷型的。



一进房门,便是一面和人一样高的镜子,彷佛在房间中另外有人迎面走出来。高达还记得上次他和一个混血女郎来时,他得到的是一间西班牙式的房间。



高达立刻点头表示满意,好姑的脸上始终堆着笑容,退了出去,高达顺手将门关上,那女郎绕过镜子,来到了阳台之前。



高达禁不住的在心中想道︰如果今天他带来的人是杜雪,虽然 乎是没有这种可能性,好姑会给他什么样子的房间呢?



八成是古代专门对人行刑的刑房。



或者是类似古罗马竞技场似的房间。



高达对自己笑了起来,这个念头真有意思!



隔着玻璃门前的薄纱,向下看去,下面马路上的人和车,依然是如此之拥挤,但是在如此雅清凉的房间中,简直是另一个世界。



高达来到了那女郎的背后,还不等他伸出手去,那女郎便惊觉地转过身来,高达只好摊了摊手道︰“好。你的条件现在可以说了。”



那女郎坐了下来,当她坐下的时候,她雪白约玉腿,倒有一半裸露在外,紧贴着黑色的衣服,看来格外诱人,而她似乎在突出她的诱惑,她举起手臂来,掠了掠发,令得她的胸脯看来,更加挺秀,然后自她美丽的肩中,吐出了一句令高达极其骇然的话来。



她道︰“高达,我要你去杀一个人!”



剎那之间,高达真 乎要怀疑自己的耳朵!



那女郎的外表,是如此美丽,如此古典、如此美丽,可是自她口中说出来的话,却是那样惊人,浪于高达不禁苦笑了起来。



因为高达是一个浪子,不是一个职业凶手!



他望了那女郎半晌,才叹了一声道︰“小姐,杀人不是我的所长,而且——如果用猎来杀人,也绝不是聪明人会做的事!”



“你不杀她也可以,但是我要你毁了她,你是做得到这一点的,”那女郎急促地说道,她喘着气,她的胸脯起伏着。“只要你毁了她,我——”那女郎突然站起身来。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那种激动的神情消失了,她的脸上又现出那种美丽之极的微笑,接下去道︰“我,就可以如你所。”



高达吹了一下口哨道︰“那人是谁?”



“你得先答应我。”那女郎说。



高达耸耸肩道︰“小姐,你得留意一点,不论有什么人,委托我做什么事,如果谈论到报酬的话,我是要先收一半的!”



“定洋一半?”那女郎薄薄的唇,又向上微微翘了一下。“这很公道。”



“是的,很公道,”高达笑了起来。“所以我答应了,小姐,不论你叫我去毁掉什么人,只要你吩咐下来,我一定尽力而为。”



那女郎望着高达,高达第一次发现她那大而美丽的眼睛,竟是如此深邃,这可见她是一个很具智能的女于,和平时常高达在一起的女性不同。



然而又听得她道︰“我听说浪子高达若是答应了人家,那是不论在什么情形之下,都不会反悔的,我希望传说没有错。”



“那是百份之一百的事赏!”高达立即回答。



那女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闭上她美丽的大眼睛。当她深深地吸气之际,她的胸脯更坚挺,她的腰也显得更纤细,更迷人了。



她道︰“那么你可以得我的一半作为定洋!”



高达立即搂住了她,那女郎不再将她的身子转开去,反而将头靠到了高达的肩上,向高达发出极其甜蜜的一个笑容来。



高达感到心中痒丝丝地,他是一个对女人十分有经验的人,可是他却觉得眼前这个女人,有一种深不可测,等待人家去探索的神秘意味。



他搂着她,一直来到了镜前。



然后他退后半步,从后面环抱着她,她的身子软得像没有骨头一样,靠在高达的身上,高达的鼻端,沁人了那股异样的幽香。



高达的手开始活动,但是当他在抚弄着她右边的乳房之后,那女郎却突然提醒高达︰“定洋一半!”



高达提出“定洋一半”的难题来,本来是想为难那女郎的,可是现在,他自己却跌进了自己布的陷阱中,变得十分之尴尬了。



那女郎就在他的身前,那么美好的胴体,裸露在他的眼前,那种挺秀的乳房,平坦的小腹,小腹下 满的隆起,以及修长光润的大腿,那一切, 乎是只有处女才有的,那女郎都具备,她又有着近乎古典美的脸庞,高达真感到血脉贲张。



可是那女郎却一点也没有退让的意思。



高达的手指,轻轻地在那女郎右半边身子上滑下,他手指从她的肩头上,一直滑到了那女郎的腰际,然后停留在那女郎浅紫色内裤的边上。



他在那女郎的耳际轻吻着道︰“这里,也包括我的一半在内。”



那女郎轻轻地咬着下层道︰“是的,但是请记得,只是一半!”



高达的手一用力,丝质的内裤被撕裂了,高达的手向下移,那女郎的气息急促了起来,她的身于,甚至也随着高达手指的动作,而在发抖。



但是她两条腿却紧紧地并着。



高达突然将她抱了起来,向前走出了 步,轻轻地将她放在床上,他的吻遍及那女郎的半边身子,他要挑逗起那女郎的情欲来!



高达自信,即使是贞九烈的女子,在他那样的挑逗之下,也会向他自动献身的。那女郎的身子,开始左右扭动,她的鼻孔,也急速翕张着。她双臂环抱着高达的头,双颊绯红。



高达的挑逗已有效了,高达的心中不禁十分高兴,可是当他想双手一起去按抚那女郎的胸口时,那女郎却还是突然转过了身于。



高达的欲火越来越高涨,可是半小时过去了,那女郎两条洁白美好的大腿,仍然紧紧地并在一起,她似乎知道高达是不肯对女人用强迫的,所以她全身 乎已经是赤裸的了,但是她却还坚持她的原则。



高达的爱抚更热烈,那女郎突然喘着气道︰“高达,我求求你,你应该知道我比你更需要你,可是——可是我不能相信你,你别再抚弄我了,现在就算你得到了我,我也会恨你的。”



高达在她硬得如同石粒一样的乳尖上,轻轻吻了一下,问道︰“为什么?”



“因为你还未曾替我做我要你做的事!”那女郎的双眼,水汪汪地,虽然充满了春意,但是却依然有一股难以形容的坚决和倔强。



她求饶了!



高达知道自己的爱抚再继续下去,自己的目的,一定可以达到的,但是那有什么意思呢,如果高达竟会继续下去的话,他也不是浪子高达了。高达住了手道︰“好,但是你得给我一个完整的吻,作为代。”



那女郎立即双手勾住了高达的颈,将她美好的脸庞仰向后,高达立即吮住了她的双唇,她的舌尖,轻轻度了过来,高达又吮住了她的舌尖。



那么热烈的一个吻,使那女郎半睁着眼,她眼中那种坚持的神色,渐渐消失,突然她的上身也向高达靠了上来。



她的肩自高达层上移开,喘息着道︰“高达!”



高达拥着她,只是发出了“嗯”地一声。



那女郎将头靠在高达的肩头,她的脸颊贴着高达的,高达只觉得一阵无比的灼热,她的声音也变了样,变得如此之甜腻。



她用近乎呻吟的声音道︰“高达,我 意了!”



高达捧住了她的脸道︰“不,你会恨我的。”



那女郎摇着头道︰“不,我只恨我自己,刚才为什么会讲那样的话,你可以得到我,除非——我根本不值得你得到。”



刚才,高达是真的准备放弃了,他也未曾想到,一个热吻竟使对方完全的崩溃了。当高达捧住了她的脸庞时,那女郎已拉开了高达的衬衣钮扣,她纤细的手指,在高达壮硕的胸肌上用力抚弄着,高达轻轻地放下她,她在床上滚了一滚。



她半边身子,本来还挂着旗袍的,可是当她滚了一滚之后,旗袍褪了下来,她变得完全赤裸的了,在剎那间,高达不禁呆住了!



因为那女郎实在太美了!



只看她一半的裸体,还不是觉得她的腰肢如此之纤细,但这时,她的细腰却毫无保留地呈现在高达的眼前,她的肌肤本就凝滑白,但是在她的腰肢部份,似乎格外细纤得多!



高达也不由自主,发出了 下快乐的低呼声来。他心中想,常听得人家说,半裸的美女最动人,那只是性无能者的说法!对像他那样壮健的男人而言,需要的是全裸的美人!



高达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轻轻地伸手在那女郎的腹下,托了一托,他根本没有用什么力,那女郎的小腹,已向上挺了起来。



而她一直紧并着的玉腿,这时也屈了起来。



他们已有过足够的爱抚,高达也实在无法再忍受下去,他只感到当那女郎的玉腿扬起之际,他一阵目眩,那样美好的肌肤,真是罕见的。



他的双手,近乎粗暴地捏在那女郎的大腿上,留下了红红的指印,那女郎突然发出了一下呼叫声,她的身子也俯了起来。



她紧紧地孢住了高达,高达觉出紧贴着他的身子,在发着抖。高达忙道︰“你,宝贝,你怎么了?”。那女郎仰起了头,她的双眼之中,孕满了泪水。



高达怔了一怔道︰“宝贝,你——第一次?”



那女郎摇头道︰“可是你——太强壮了,我——”她突然笑了起来,又紧紧地搂着高达。“你别理我——我还是感到——愉快!”



高达明自那女郎是为了不想减低自己的兴致,而他这时也已经完全可以明白那女郎何以会突然叫了起来,而且泪水盈眶的道理了。



当然,她说得对,有一半的原因是为了愉快,但是另一半原因,却是由于高达太鲁莽了。高达轻轻地吻着她,由衷地道︰“宝贝,你真好。”那女郎喘着气,只是用极媚的媚眼,望着高达,高达的身于慢慢向上挺起,可是那女郎的小腹,却立刻向上贴了上来。



她整个人都变成俯在高达的身上了。



高达将她抱了起来,不断地吻着她,然后才又将她放回床上,女郎娇喘着,高达看到那么美好的胴体,那样春情勃发的美丽的脸庞,他实在无法再保持文静,女郎又开始呼叫,她的双手用力在高达的胸前推着,想将高达推了开去。



高达俯下身,紧紧抱住了她,那女郎的手指,抓得高达如此用力,以至深深陷进了高达的背肌之中,她的身子摇摆着,扭动着。



她或许是想逃避,但是她却无法逃避。



而她的扭动摇摆,却令得高达感到了极度的刺激,高达更像是疯狂了一样,那女郎发出的叫声,是痛苦和愉快交集的。



如果她只发出痛苦的叫声,那么高达一定会从疯狂中清醒过来,然而她现在那种声音,却只有令得高达更加疯狂 分。



那女郎突然用力咬着高达的肩头,她的小腹是挺得如此之高,令得高达在剎那之间,似乎觉得整个世界,都变成了混沌一片!



而极度的疯狂,也变成了极度的静止。



高达觉得肩头已不再疼痛,他轻轻地拨过那女郎的脸来,替她理开遮在脸上的乱发,那女郎正现出娇羞无限的神色来。



高达深深地吻着她,然后道︰“恨我吗?”



女郎摇着头,又紧紧地抱住高达,喃喃地道︰“不,不恨,我希望就那样,我们再也不要分开!”



高达再又吻着她道︰“可是我是一个浪子!”



那女郎叹了一声道︰“是的,你是一个浪子,而我根本连我叫什么名字,都不准备让你知道,我想得太天真了。”



高达侧转身,那女郎立刻坐了起来。高达搂住了她的腰,不让她开床,那女郎也情不自禁翻过身来,吻着高达的肩头。



当她吻高达的肩头之际,她挺秀的双乳在高达的胸前,轻轻地摩挲着,她的乳尖仍然是坚挺的,高达的双手在她的背部轻轻抚摸着。



他低声问道︰“我仍然在怀疑,我是不是第一个闯进你生命的男人?”



“不是,”女郎低声回答。“我在十六岁那年,生命中就有男人了。”



高达笑道︰“他一定是个没有用的家伙。”



女郎的脸陡然红了起来道︰“我不想再提过去的事了,但是,我——并不后悔我刚才会控制不住我自己,我虽然忍受了痛苦,但也享受了愉快!”



她用力挣脱了高达,自床上跳起,奔向浴室。



高达立即追进了浴室,在宽大的浴缸中,他们放满了温水,一起浸着,然后彼此擦洗着,高达替那女郎披上了一条毛巾,一起开了浴室。



那女郎将半湿的头发,扎到了脑后,更显出她清秀白嫩的脸庞,极其动人。



高达 乎一直环抱着她,那女郎来到了大理石的咖啡茶 前道︰“高达,我们应该谈谈正事了,你是答应过我,替我去毁掉一个人的。”



“是啊,”高达吻着她的肩。“那人是谁?”



那女郎俯下身,自咖啡茶 上拿起那只黑鳄鱼皮造的小小的手提包来,她打开了手提包,取出了一只信封来,递给高达道︰“你自己去看。”高达吻着她的颈,虽然他接过了那信封,但是他却并不急于去看信封之内有什么,因为他可以肯定,信封中的东西,决不会有眼前的美人儿那样吸引人。



那美人儿,高达是已经享受过的了,高达已经和她共同寻觅过快乐的源泉,可是在高达的眼中,她却因此变得更迷人了!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