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忘情录

第一章情伤

看着无忧师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慕无晴好生无奈,那个叫云公子的男人究竟有何
本领,竟让天真烂漫的无忧师妹如此迷恋?

「妳不是不知道师傅平生最恨男人,也难怪师傅会禁足妳。」慕无晴道。

「我们太上忘情派如今已废,既然已无法回到过往风光,为何师傅还要将我们绑得
死死的?」慕无忧脸颊气鼓鼓地,边说边抽鼻子。

「若让师傅听见这话,非要再禁足妳一年不可。」慕无晴摇着头道,然后默默叹了口气。

太上忘情派自命为天道使者,只杀上天所不容之人,每代只有两位传人,鲜少踏足世间
,但偶尔出手,杀的皆是赫赫有名之辈,然后飘然而去,只在世间留下许多传说。

然而二十年前,她们的秦茹师姑被合欢派掳走姦淫,至今依然下落不明!

这也导致太上忘情派的功法缺失了一半。

「绝情绝性无情剑,晶莹无瑕无心剑,天赐绝世容颜,身怀无上武道,奈何却太上
忘情,直叫人捶胸顿足。」

武林中有这一说法广为流传,除讚叹太上忘情派传人的美貌与武功外,也描述该派
的功法特性-

太上忘情派功法是套合体剑诀,分为无情剑诀与无心剑诀。

无情剑诀,其功法真气代代相传,需由天资惊人,绝情绝性之女子修练,不可破身
,不可动情,因绝情而专注,因专注而至强。

无心剑诀,其功法真气代代相传,需由根骨绝佳,心思无暇之女子修练,不可破身
,不可动情,因无暇而明镜,因明镜而悟道。

当无情剑与无心剑双诀同修,即可施展无上武道-太上忘情剑,修练者可体会其境
界,进而破境窥天,以武证道。

然而二十年前,无心剑秦茹师姑败于合欢老魔,被夺其元阴,从此被奴役成世人闻
风丧胆的无心剑妃,而师傅则重伤潜逃。

合欢老魔将太上忘情派女子视为绝佳炉鼎,追杀不止。此役之后,师傅境界跌落,
无力抵抗合欢老魔,太上忘情派只好隐藏于深山老林间,说是苟延残喘也不为过,师傅
也因而变的痛恨男人。

慕无晴叹了口气,如今师傅已将无情剑真气传功给自己,然而秦茹师姑失蹤,自然
无人传无心剑真气给无忧师妹,无心剑诀可谓就此失传。无法合诀也就修不成太上忘情
剑,说门派已废也不无道理。

「无晴师姐妳一心向道,修无情剑亦有机会登上武道巅峰。而我只能修武技,无法修
真气功法,一点希望也没有,那幺追求爱情又有何错,难道只能孤老终生?我不管,我
要去找云公子,无晴师姐妳就帮我隐瞒一下,求妳了。」

看着天真无邪的慕无忧哭得唏哩哗啦,慕无晴无法反驳什幺。

慕无晴叹了口气道:「……我没办法隐瞒太久的。」修练无情剑诀的她纵使对事物漠不
关心,但唯独对从小一起长大的无忧师妹有着真情。

慕无忧破啼为笑道:「多谢无晴师姐。」


***

云腾客栈今日气氛很不一样,全因为门口那位美的不像凡间人儿的姑娘,她有着乌
黑的头髮,梳成两条不长的辫子,明眸皓齿,像是出水芙蓉般,天真烂漫,娇滴可爱。

此时姑娘正垫着脚尖,左顾右盼,似在寻找什幺人。

「姑娘,找人吗,要不要哥哥帮忙?」耳边响起一道声音。

「我找云华,你认识吗?」慕无忧歪着头问。

满脸鬍子的汉子笑道:「认识认识,我跟云华老弟可熟了,先陪哥哥喝一杯,稍后
我让他来找妳。」说完便伸手抓向慕无忧的手腕。

云腾客栈众人见状纷纷叹了口气,汉子是附近出了名的恶霸,不知糟蹋多少姑娘家,
眼前这美的不可方物的姑娘恐怕难以倖免。

慕无忧虽然天真,却不蠢笨,只见她手腕一翻闪过对方的抓取,同时手掐剑指,正
欲反击。

「在下云华,听说兄台与我很熟?」一名青衫剑客忽然出现在场间,一手抓住慕无忧
的剑指,另一手横剑于汉子颈间。

慕无忧俏脸微微一红。

「少管闲事……疑?」汉子正欲出手反击,但认出青衫剑客的身分后忽然变得极为惶恐
,「云,云公子……是小的眼拙,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小的在此谢过。」

「云公子?」

「武道天骄榜第二,出云剑传人云华?」

云腾客栈众人纷纷惊呼。

云华淡淡道:「今日我不想见血,滚吧。」

一旁的慕无忧可爱的吐了吐舌,想起上次偷跑出来,第一次与云公子相遇,也是如
今天这般场景,那时自己不开心对方相救,还和他还打了一架呢。


云腾客栈一间上等客房内。

慕无忧俏脸布满红霞,小手扯着衣角,一个黄花闺女与男性私会,共处一室,若是
让师傅知道,非得打断她的腿不可。

像是要打破尴尬,慕无忧率先找个话题道:「武道天骄榜第二,出云剑传人,好像
很厉害?」

云华点点头,说:「很厉害。」

云华故作郑重的模样,让慕无忧噗哧一笑。她其实也听过武道天骄榜,无晴师姐还
是榜上榜首,只是太上忘情派对这种虚名并不在意。

房间内又变的沈默,有点尴尬,两人心知肚明,今日相会于此,自然是因为那个原
因。

云华望向慕无忧,说:「无忧姑娘,我将要离开杭州远行,不知妳考虑如何,是否
愿与我同行?」

慕无忧低下头,闪过云华期待的目光,难过道:「抱歉,师门之恩重如山。」

云华一声叹息:「原来只是一场美梦。」语气充满遗憾。

慕无忧美目渐渐泛红,好不容易遇上倾心的男子,此时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
就算相见此缘又是否仍在?

之后自己恐怕又得回到门派,修练那了无希望的无心剑,过着禁止与男人接触的日
子,就此孤老一生。

……怎幺可以。

内心这彭湃的情意,怎幺甘心?

太上忘情派女子难动情,一旦动情轻易不可收拾。

深吸口气,像是下定某种决心,慕无忧说:「不管怎样,我等你,你要来找我。」

云华一愣,摇摇头说:「此行一别,天涯一方,前途凶险,我不愿辜负无忧姑娘青
春。」

「不辜负,我现在就把自己给了你,我会一直等你,你不可以不来找我。」慕无忧低
着头,娇嫩的脸庞像颗红透的苹果。

云华为之惊愕道:「……无忧姑娘的意思是?」

「如果你此时再废话,我就不当你是个男人。」慕无忧已经羞的快要将头埋进地板里
了。


油灯熄了,灯光暗了,月光静谧,房内男女耳鬓嘶磨,轻声软语。

「妳真美。」云华忘情道,目光炙热的让慕无忧只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呜姆……」慕无忧的唇被佔领了,云华的舌霸道的探伸进来,她的香舌本能的欲躲抗
拒,却反而与之交缠。

接着,一只大手探进她的衣内,穿过肚兜,抚摸她从未让人碰触过的胸部。慕无忧
娇躯一颤,似是不太习惯,娇羞的扭着身子,却是躲不过云华的侵略。

慕无忧感受到云华渐渐粗重的阳刚气息,看见云华眼中对自己的迷恋,她不禁心生
喜悦。她知道自己生的极美,事实上太上忘情派的传人也一直被誉为世上最美的绝色,
她很开心自己的容貌能让云华喜欢。

忽然,云华的一只手探入她的下身,碰触到她已湿漉漉的私密之处。「不要。」慕无忧
又羞又惊的双腿一夹,不让云华继续侵略。

「无忧,给我吧,从此妳就是我的,我就是妳的。纵使我身处异地,也会心繫于妳,
最终也会回来迎娶妳。」云华盯着慕无忧的双眼深情道。

慕无忧的双腿慢慢放鬆,害羞地低下头,嗫蠕一声:「嗯。」

衣服一件一件滑落,月光下,两人渐渐合为一体。

感受到云华进入自己的体内,慕无忧觉得有一层膜被撕裂,痛的流出泪来。

云华摸着慕无忧的脸颊心疼道:「疼吗?」

「吻我。」慕无忧一双玉藕勾住云华的颈间,香唇吻了上去,香舌笨拙的寻找云华的
舌头。

云华开始在她的身上挺动。

那灼热的南傍国插在她的下身内,来来回回,浅浅深深,摩擦的慕无忧好疼,原来男
女之事竟是如此痛苦。

她胸前挺拔的山峰也被云华把玩于手中,被不断揉捏,还不停弹着她的蓓蕾,让慕无
忧羞的不时瞪向云华。

说也奇怪,渐渐的慕无忧开始不再疼痛,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酥麻,她不禁小嘴微
张,不可抑制的发出羞人的声音。

「嗯……嗯……嗯……云华……嗯……」

「嗯……喔……嗯……嗯……」

慕无忧放开心神,原本紧绷的玉腿也渐渐放鬆,此时她天真的乱想,觉得气喘吁吁的
云华好像农夫,压在自己身上卖力耕耘。

耕耘哪里?

慕无忧顿时羞的直欲钻进云华怀里,然而又有一丝甜滋滋的喜悦。

渐渐地,云华的挺动越发迅速,慕无忧体内每一处敏感地带都被撑满、摩擦,一种
没有体验过感觉涌上头顶。

「嗯呀──云华,若你不回来找我,我会恨你一辈子。」慕无忧仰头娇吟,臀部一拱,
像是要回应云华似的,下身痉挛颤抖。

慕无忧很满足,能遇到自己所爱之人,还有什幺不满意的呢?不管过了多久,她都
会在太上忘情派等云华来迎娶自己。

慕无忧没有注意到,随着她高潮洩身,一股不明的红色气息从她的下身不断流向云
华,两人交合处散发淡淡红光。而此时云华的面容狂热,疯魔似鬼。

「嗯……云华……嗯……阿……」

「嗯……阿……嗯……无忧好喜欢你……阿……」

慕无忧双眼迷离,娇喘着气,有如登上云端般,下身洩了一次次,久久不能停息,
初经人事的她只觉得世间怎有如此舒服之事,所有人生不快彷彿也随之一洩千里。

然而渐渐的,慕无忧感到一丝不对劲。

……怎幺她的武道根基正在流失?

慕无忧回过神,便看见两人交合处正散发着诡异红光,再感受自己的武道根基流失
,心中有些不可置信,颤抖地问:「云华,这是什幺?」

「採捕呀。」

「太上忘情派无心剑传人,虽因缺少上一代传功,少了真气,但处女元阴仍是大补
,不跟妳说了,我还没吸完,真是爽阿……」

採捕?

这种邪功只有一个地方有,那个慕无忧从小便知道的地方。

慕无忧不可置信地问:「合欢派?」

云华含笑点头道:「合欢老魔正是家师。」

慕无忧闻言骤觉天崩地裂,觉得人生中最美好的一块顿时崩塌。

此时她还不知道自己遭到陷害,自己竟是将最宝贵的东西奉送给太上忘情派的生死仇敌吗?

「畜生,拔出去!」慕无忧哭着道,发力欲要起身,然而失去武道根基的她却是一阵乏力,只觉
人生从未如此虚弱过。

云华斥道:「别闹。」说完,右手探向慕无忧双腿间,两指捏住其阴蒂不断旋转,正是合欢道
武技-落雨缤纷。

「喔──」慕无忧悲呼一声,无法抗拒的快感再度袭来,下身再度失守狂洩,下身紧密交合
处搭起一道红色光桥,珍贵的武道根基不断输向云华。

太上忘情派传人皆是世上根骨最佳,天资绝世之女子。就算没有修练真气,其根基
对合欢派来说依旧是大补之物。

渐渐的,慕无忧的眼神绝望,她望向云华流泪问道:「我曾如此倾心于你,甚至愿
意许身于你,就算你是合欢派中人,但岂能无真情,难道你对我只有欺骗?」

慕无忧盯着云华的眼睛,像是要看出些什幺。至今依她然无法接受,第一次动了真
情竟是如此下场。她只是想要追求爱情,不愿孤老终生,上天岂能如此残酷?

「传说太上无情派传人绝情绝性,却又倾国倾城、国色天香,为世间最美之绝色。无忧妳
生的如此美,又天真善良,又怎幺会有男人对妳无情?」云华抚摸慕无忧的脸颊,为其
拭去泪水。

就在慕无忧心中稍微升起一点希望时,云华恶魔般的声音再度响起。

「所以我不只想为妳开苞,更想像师傅收了妳的秦茹师姑一样,把妳收为性奴阿……
合欢奴印!」

云华大喝一声,一掌印在慕无忧心窝。在慕无忧看不到的地方,心脏表层浮现出一
个狰狞的「奴」字。


片刻。

慕无忧如失魂木偶般,浑身乏力的躺在床上,双腿间仍残存初经人事的狼藉。

慕无忧的心、魂、意志、思想依然没有消失,只是淩驾于此之上多了一个存在-云华
,她的本能告诉她,自己此生已无法违背云华的意志。

「剑妃,此女处子之身已破,是否还可以传功无心剑诀?」

「可以,只是就如破了洞的壶,日后就算修练,十成的真气也会流失八分,境界提
升缓慢,此生武道无望。」暗处响起一道陌生女子的声音。

「这样便行。」

慕无忧艰难的转头,望向声音来源,看见一位容颜不逊于自己、无晴师姊,秦妍师傅的
女子。

「那妳先去準备一下,我还要对此女採补一番。」

「是。」

……


第二章无情剑

太上忘情派。

鸟语花香的山谷间。

晨曦洒落在慕无晴如瀑的长髮上,落下点点星沙,她的睫毛秀长,面庞精緻无暇,
清冷彻骨。若说慕无忧是天真烂漫的出水芙蓉,那慕无晴就是一朵不容侵犯的绝美孤梅。

挥剑。

挥剑。

挥剑。

慕无晴已连续挥剑三日不曾间断,奇异的是,她每一次挥剑,都有无数鸣虫、彩蝶、
翠鸟在剑周飞舞,似是不怕被误伤似的。

若是慕无忧见此画面必能知晓原因。

因为人绝性,剑无情,无情剑前众生平等,如天道。无情剑的气息与天道相似,无
数鸣虫、彩蝶、翠鸟等天地万物不自觉被其所吸引。

蓦然,慕无晴清冷的双目一凝,无情剑真气运转至剑身,向前一刺。苍天突起惊雷,鸣
虫、彩蝶、翠鸟惊飞而走。

片刻,惊雷止,山谷现,花还是花,树还是树,山谷依旧是山谷,一切彷若没有变
化。

慕无晴闭上眼,若有所悟,清冷的脸庞露出微笑。

「天无情,视苍生为刍狗;但天也有情,一怒则劫雷生,杀天欲杀之人。」无情剑只
杀欲杀之人,山谷间的一花一树自然毫髮无伤。

慕无晴天生对事物少情,只会因武道而喜悦,对她来说修练就是世上最快乐的事。
就算无法修成太上忘情剑,慕无晴也想以手中的无情剑问鼎天道。

就在此时,一只信鸽飞至身前。

「无忧师妹?」

解开信捲,仅有一行字-

「合欢派现蹤,速来杭州!」

慕无晴面色大变,奔往师傅所在。


太上忘情派殿堂。

秦妍看着信捲内容,玉手微微颤抖,二十年前的过往彷若昨日,时光飞逝,当初的
少女如今已成熟沧桑,秦妍看着跪在眼前的弟子道-

「二十年前,秦茹师妹被合欢派掳走姦淫,而我重伤潜逃,从此无心剑诀断了传承
,太上忘情派被迫隐忍山林间。」

「师傅这代,是太上忘情派的耻辱,我愧对历代先人。如今我已传功予妳,妳身为当
代无情剑传人,上一代留下来的耻辱自然需由妳来洗刷。」

「妳是我派历代天赋最高的人,如今妳的实力,就算是当年的合欢老魔也可一战。
此行除了灭合欢派外,还需拯救妳秦茹师姑,若她已经无救,夺了无心剑诀……便杀了她
吧。」

慕无晴心中一凛,跪在沈声道:「弟子遵命。」

秦妍叹了口气:「万事小心。」看着面容清冷的慕无晴,秦妍彷彿看见当年的自己。然
而慕无晴的天赋才情远高于她,必不会重蹈她当年覆辙,只望苍天保佑太上忘情派,能
让一切顺利。

……


慕无晴一路轻功飞掠,抵达杭州时已是三天后的夜晚。

刚踏入此地慕无晴便心生感应,在一定距离内,她可以感应到修练无心剑的慕无忧
。只是慕无晴有些讶异,此时慕无忧气息竟是像夜里的灯火般明亮,气息远比过去强大?

心中疑惑,慕无晴向慕无忧的方位掠去,不一会儿她便看到慕无忧的小脑勺,她藉
着夜色隐身于一棵枝叶茂密的树上。

慕无晴蜻蜓点水般,脚尖落在慕无忧所在的枝头上。

「无晴师姐。」不用回头,慕无忧同样也能心生感应。

慕无晴疑惑的看向慕无忧,近距离感受更深,慕无忧看起来果然和之前不太一样,似乎
是……功力见长?

察觉到慕无晴的目光,慕无忧道:「之后再向无晴师姐解释,我在那合欢派妖人身
上下了追蹤香,不敢靠得太近。那妖人今晚似会有行动,我担心晚了会有无辜女子受害。」

慕无晴神点头,情清冷道:「救人要紧,请无忧师妹带路。」

说完,两人便动身往东掠去,慕无晴没有发现慕无忧眼中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悲哀。


杭州郡守府邸。

此时夜深人静,没有人知道郡守大人最疼爱的麽女闺房内,正发生惊天大事。

只见余月儿美目含泪,周身大穴被封,小嘴使劲的张,却是发不出半点声音。

「不愧是杭州远近驰名的美女,虽不及慕无忧,但还是让人期待妳的滋味。」蒙面男
笑道,双手麻利的解除余月儿的衣物,卸下肚兜,很快的,余月儿便一丝不挂,露出赤
裸姣好的身驱。

余月儿羞愤欲绝,却无法动弹。她目露哀求,全杭州的人民都知道一个月后,她将
出嫁给宁王府的公子,怎能在此时失了清白。

若是真失了清白,宁公子又会怎幺看她?

蒙面男轻挑道:「虽然想慢慢品尝,温柔待妳,但今夜妳只是个诱饵,我只能速战速
决,吃乾抹尽后就要跑路了。」说完便挺枪而入,不顾余月儿花径乾涩,毫不留情地开始
抽插起来。

「呜呕!──」余月儿嘴角咬出一丝鲜血,目露绝望,只觉得剧痛不断从下身袭来。

但那蒙面人不知用何手法,一连串花俏複杂的手势,一会搓揉她的胸部,一会轻弹
乳首,一会捏着她羞人的阴核,搭配时浅时深的抽插,她竟开始感到情慾上涨。

「呜呜……不……」余月儿本就没有修练过,对于合欢派奇淫武技根本无力抵抗,很快她
便美目迷离,娇喘连连。

抽插了一阵,蒙面人感觉差不多了,右手探向余月儿双腿间,熟练的捏转其阴蒂,
正是「落雨缤纷」。

只见余月儿小嘴「痾痾」的呻吟着,下身不断洩出处女元阴。与修练过武技的慕无忧
不同,只是普通人的余月儿很快就脸色苍白,光滑的肌肤变的略为乾涩。

余月儿不知道的是,她此后的人生将会体弱多病,甚至很难活过三十年华,合欢派
功法对普通人的伤害就是这幺大。

片刻。

蒙面人感应到属于自己的「合欢奴」已到附近,他连点余月儿娇躯,解开她被封的穴
道,然后甩了余月儿一个耳光,说:「叫。」

「阿──」一道撕心裂肺的尖叫响彻夜空。



「不好,来晚了。」屋檐上的慕无忧脸色大变道。

一道蒙面身影从下方一处房间破门而出,迅速朝远方遁去。

慕无晴寒声道:「追。」她的目力极强,自然已看到房内的女子已惨遭玷汙,合欢派
如此行径,绝对是天所不容之人。

两人一阵追赶,那蒙面身影最后似是知道无法逃脱,在一处无人的暗巷内停下。

慕无晴抽出佩剑,剑指蒙面身影道:「无忧师妹妳退下。」对面那妖人显然也有修行
真气,只修武技的慕无忧在这种场合并不适合。

「无晴师姐小心。」慕无忧没有多话,向后退去。

慕无晴神情清冷道:「交出我派秦茹师姑的下落,我留你全尸。」

「无心剑妃?嘿嘿,没想到来人是太上忘情派的传人,难怪妳两人生的如此美,若
能将妳们收为炉鼎,岂不快哉?」蒙面身影一双眼像是要透视慕无晴身躯,满是淫光的
扫视。

「无耻。」慕无晴脚步轻抬,上一刻还在十米之外,下一刻却已来到蒙面身影身前,
挥剑斩下。

蒙面身影只觉一道不带杀气的剑招劈来,彷彿下一刻自己的右臂就会因此被斩落。
但蒙面身影并不惊慌,反倒嘿嘿一笑:「绝情绝性无情剑?但只想废了我,妳也太过托
大。」

蒙面身影右手撚出莲花手势,两指夹住慕无晴的剑身,手指玄妙的旋转,竟是使用
「落雨缤纷」将慕无晴的剑当作玩物挑逗,化解其淩厉的剑招。

似是看出这武技的淫邪,慕无晴清冷的面庞骤寒,出剑原本仅有五分力,此时顿增
为八分,意欲将此妖人手指斩下。

然而蒙面身影一招「乳首弹」,马上将慕无晴的剑弹开,同时左手成爪,带着腥风淫
气抓向慕无晴的胸前。慕无晴自然不愿身体被妖人触碰,只得与其硬碰一掌。

碰!

一声真气碰撞的巨响,两人皆向后飞退。

慕无晴站定身形,对掌的那只手微微颤抖,心中震撼。过往她与人比武,不曾有人
能与她平分秋色,就连师傅也说她可与合欢老魔一战,莫非此人就是合欢老魔?

慕无晴不知道的是云华与她一样,被誉为合欢派历代天赋最高的传人,一身武功不
在她之下,甚至隐隐超出其师合欢老魔。

云华将对掌的那手抬至眼前平视,只见食指指甲有些微断裂出血,他皱着眉,似乎
极不满意:「看来是没办法在这将妳拿下了,来日再会吧。」

慕无晴寒声道:「想逃?」

云华摇摇头,手指指向不远处隐匿的慕无忧,轻笑一声,纵身一掠,就此远去。

慕无晴脚步抬起,然而思及不远处的慕无忧后,还是没有继续追赶。

慕无忧回到慕无晴身边,低头愧疚道:「我成为无晴师姊妳的累赘了。」

慕无晴摇摇头,深深望了一眼蒙面身影离去的方向,随即注意力又转到慕无忧的身
上,她的感觉没错,慕无忧的确是功力见长。

这种感觉……是真气?

察觉到慕无晴的目光,慕无忧点点头道:「我遇见秦茹师姑了,她没有被合欢派完
全控制住,还偷偷传了一部分的无心剑真气给我,合欢派妖人的行蹤也是她透漏给我
的,我们一定要救师姑出来!」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