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贼李二

黑云寨是个山贼窝,刚成立不久。在江湖上既没有什么名气,里面也没有什么硬手,只是一个叫李二的地痞流氓纠集了一批无所事事的混混成立的。就连那所谓的寨子,也只是在一个险峻点的山头上建的几间茅草屋,连围墙都只有一米来高。


不过,现在他们在附近干了一桩颇为轰动的大买卖。他们把马员外家给抢了,甚至把那如花似玉的马大小姐都给掠到了山上。


干成此种大事,山贼们自然是尽情地喝酒享乐,就连放哨的山贼都喝得醉醺醺的,靠到一个墙角就咕噜一下滚到了地上呼呼大睡。而那山贼头李二,已经开始在房子里享受着马大小姐那鲜嫩的身子。


马大小姐双手被反剪到了背后捆了起来,身上再无寸缕。她现在正无力地趴在床上,浑圆雪白的臀部向上翘起,像条母狗般的被身后的男人抽插着未经人事的蜜穴。


这个男人身材魁梧,但却长得歪鼻塌眼,丑陋非常。一条大大的伤疤从他的左眼眼角斜斜划过,直拉到嘴角,让他看起来更显得凶厉非常,而这个人正是黑云寨的寨主李二。他双手扶着马大小姐肉感十足的臀部,双手五指深深地陷入了臀肉里。他那比常人要粗大许多的肉棒则快速而猛烈地抽插着滑腻的蜜穴,享受着内里的紧密与温暖。


「不,不要……求你了,拔出去吧。」马大小姐带着哭腔呻吟着,但蜜穴内传来的阵阵强烈的酥麻快感却让她的哭诉婉转如叫春。


听到这浪声浪气的哀求声,李二心中的欲焰更加高涨了。他「啪」的一下用力一拍马大小姐挺翘的臀部,下身一挺,直刺入马大小姐蜜穴的最深处,抽出时两片肥美的肉唇翻起,露出里面粉红色的嫩肉。


如此痛并快乐着的巨大刺激让马大小姐浑身一哆嗦,樱桃小嘴一张,发出了一声享受无比的娇吟声。可马上的,她就羞耻的把美丽的面庞埋入了床单之中,美目中流下了羞辱的泪珠。


「大小姐,小人伺候得你爽不爽啊?他娘的,老子在你家做长工时就想这么干你了。」李二两眼放光的兴奋叫着,身下抽插得越来越猛烈。


听到身后无耻恶徒的污言秽语,马大小姐奋力把头抬起,出声反驳道:「你这恶贼,啊……我……我……嗯……父亲一定……一定……哦……一定会……找人……找……啊!」在如惊涛骇浪般的快感地冲击下,享受无比的叫春声夹在骂声里脱口而出。


马大小姐羞耻到了极点,可身上的快感却是越积越多,身体酥麻的像是已经融化掉了一般。


李二得意万分。几年前,他在某个山洞里找到本残缺的破书,他本以为是什么神功秘籍,欣喜之下依法而练。但可惜,他的身体虽然因此而变得比普通人要强壮许多,也十分耐打,但传说中的武林高手才拥有的内力却是一点都没练出来。


反而的,在床第之上,本就天赋异禀的他更加的雄风不败了,能把女人奸得欲仙欲死,欲罢不能。


此时,马大小姐的身体微微地颤抖痉挛了起来。李二感觉到肉棒被嫩肉给用力夹了起来,蜜穴呼吸般一下下地吮吸着他的肉棒。他舒服的噢了一声,知道马大小姐快泄了。


「大小姐,我这就让你知道什么是他娘的女人。」李二大叫着,肉棒破开紧密的嫩肉,一插到底。


「砰!」一个人撞进了房里,并狼狈地跌倒在了地上。


「他娘的,老子的女人是你们能看的么?狗娘养的,不想活了,不知道老子干事时最烦别人……」李二大怒,开口就骂。


地上的人爬了起来,是个獐头鼠目的家伙。不顾李二那杀人似的眼神,甚至也没顾床上淫靡的春色,就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哀号道:「头,坏了,真坏了。弟兄们,弟兄们都死了。」李二呆了,马大小姐却在此时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一次高潮。她高高地扬起螓首,娇美的面容上虽然残留着泪痕,但此时却布满了欢愉的红潮。她长吟一声,就浑身无力地倒到了床上,李二的肉棒也随即从她的蜜穴内滑出。肉棒上涂满了淫液和珍贵的落红,如条恶龙般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路带到了,你也可以去了。」


月光般清冷纯净的声音中,冲进房内的男子的脖颈处忽然露出了一点冷冽的寒芒。接着,鲜血喷涌而出,男子不敢相信地摸了摸脖子,就一头栽倒在了地上,再无声息。


刺目的鲜血在地上扩散着,杀人者此时也显出了踪影。


那是一个身着宝蓝色丝绸衣裙的妙龄少女。她有着如瓷器般细腻完美的面容,眉如远岱,眼如秋水。挺秀的琼鼻之下,诱人的樱桃小嘴半张,银牙贝齿若隐若现。微风从洞开的房门吹了进来,吹拂起少女那丝缎般的乌黑长发,飘逸如月中仙子。


真想玩玩这个女人啊!李二贪婪地注视着少女那完美的面容和玲珑的身姿,身下肉棒不由得更加高挺,一翘一翘的。


丑恶的场面让少女柳眉轻蹙,厌恶地偏头望向了它处。手中寒光凛冽的长剑已然微微抬起,蓄势待发。


李二的头脑并非只想着女色,在少女望向它处的同时,他趁机一把就抄起了被褥下的短刀,并把高潮过后,浑身无力的马大小姐揽到了怀里。


把短刀放到了马大小姐粉嫩的玉颈处,李二大吼道;「别动,否则我就杀了她。」「你杀她又关我何事?」少女冷如冰霜的举剑向前踏了一步。


李二有些慌乱,这女人难道不是来救马大小姐的么?


马大小姐望着少女流下了眼泪,喃喃道:「救救我,女侠,求您救救我。」声入泣血,少女停了下来。她看到了床上那刺目的处子落红。她虽然不知道马大小姐的事情,只是路过看到了这伙山贼就想为民除害,但看现在的情况,这床上的好像并不是恶贼的姘头,而是一个被掳来的无辜女子。


李二胆气又壮了,他伸出大手握住了马大小姐丰满的乳房揉搓着,并用力地扯了扯粉嫩挺立的乳头,让马大小姐痛呼出声。


「恶贼,你敢。」少女柳眉一竖,叱道。


「嘿嘿。我他娘的还有什么不敢的?」李二淫笑着,下巴一抬,就像是在青楼里点妓一般地问道:「你是谁,为什么要杀我的兄弟?」其实他对那群兄弟并不在乎,他和那群混混本就没什么交情,只是为了 大业 才找了群混混,打服之后,拉到山上当了山贼。但少了这群手下,他这山贼头子还怎么当?


「冰虹月,韩婉儿。杀你们自然是要为民除害。」少女厌恶地撇了撇嘴,说道。她心中正想着两全的方法。


李二脑中一晕。冰虹月韩婉儿,这可是鼎鼎大名的峨眉三月之一啊!关于峨眉三月行侠仗义的事迹,甚至连他们这种偏僻地方都有人提及,可见其名气之大了。当然,让李二印象最深的,就是江湖上一群唯恐天下不乱,生怕那些淫贼宵小找不到目标的好事之徒专门为当今武林排了个绝色榜,韩婉儿就名列第七。


梦中意淫了无数遍的美人儿就这么站在了自己的面前,李二心中的邪火简直都要烧破了天。他贪婪地看着韩婉儿吞了几口唾沫,淫笑道:「韩女侠,刚才被你打扰,我可还没爽到,你要怎么赔偿我的损失啊?」他故意用短刀在马大小姐脖子上滑来滑去,胁迫之意尽显无疑。


「是么?」冰虹月韩婉儿露出了一个迷人至极的微笑,如寒冰初融,冷冽中自有一种诱人心魄的春意。她心中其实已经怒到了极点,决定再不留手。她柔声说道:「那我这就送你归西。」一抹清冷的剑光在房间中绽起,其速快如闪电,绝非常人可以比及。显然的,李二这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山贼估错了真正的武林中人的实力,那绝不是他这么一个普通山贼找个人质就能够威胁的。


可是,韩婉儿也料错了李二的反应。是的,李二没拜过高师,资质也不好,但在练过那本连名字都没有的破书后,各方面他确实都要比普通人强上不少。也正是凭借着这副好身体,他才打起了当山贼的念头,并最终付诸实施,成了一个山贼头子。


李二虽然看不太清楚剑光的来势,只能下意识的想把身体藏到马大小姐的身后,但他也并非任何反应都做不出来。他心中一发狠,猛地就把马大小姐和手中的刀都一股脑地扔向了韩婉儿,他自己则光着屁股,一溜烟地窜下了床。


「啊!」马大小姐一声惊呼。


李二鸿运当头,虽然短刀被他扔偏了,可马大小姐的身体却恰好挡在了韩婉儿的剑前。


韩婉儿轻轻地叹息了一声,把剑收起,接住了马大小姐。顺势之下,半起在空中的她一个曼妙的旋转,轻盈如燕的落了地。等到她把惊魂未定的马大小姐放下,李二早已推开了墙壁上的暗门,逃之夭夭了。


犹豫了一下,韩婉儿就做出了决定,对着嘤嘤而泣的马大小姐说道:「这位姐姐,你先找身衣服穿吧,我杀掉那个恶贼后就会回来。」除了那个丑陋的山贼头子以外,山寨里已经没有活着的山贼了,把马大小姐一个人放在这里应该不会有什么差错。


「谢谢女侠的救命之恩。」马大小姐哭泣着拜谢道。


韩婉儿轻轻一颔首,手中长剑一挥,土墙就在剑光中被轻易地破开了一个大洞。她从洞中一跃而出,纵身跃上了房顶,搜寻着李二的踪迹。


天上半满的月亮在山寨里洒下了如雪的月光,衬托着一手持剑的冰虹月韩婉儿那曼妙的身姿。一阵强烈的山风吹袭而过,带起了韩婉儿的裙角,猎猎作响。


此情此景,如月中仙子,美丽绝伦,不愧为名列绝色榜第七位的美人。


韩婉儿此时轻笑了一声,她已经发现了李二的踪影。那个恶贼已经翻过了寨墙,逃进了山寨后的林子里。


未见作势,韩婉儿已飘然而起,如空中划过的雨燕,电射而去。


李二急急如丧家之犬,惶惶如漏网之鱼。他本以为逃进林子里就安全了,他在这片林子里可是安设了无数陷阱,连树上都有,当然,都很简陋就是了。可那冰虹月韩婉儿却轻易就破去了他费尽心机设下的陷阱,其来势也只是稍稍受到了一点阻碍。


幸运的是,李二虽然不会轻功,速度比起常人来却要快上许多。而他又是这里的地头蛇,对附近的地形熟稔无比。再加上有那些简陋的陷阱的阻挡,让韩婉儿在追击间不得不加倍小心,放缓了速度。因此七绕八绕的,一时半刻他倒也不至于被韩婉儿给追上。


可韩婉儿却不时地折下一段树枝,信手射向李二。韩婉儿虽然不是什么暗器名家,柔软的树枝也不是什么杀人利器,可在注入内力之下,即使李二皮糙肉厚,仍感到疼痛难忍。


「他娘的臭婊子,要是落到老子手里,看老子怎么操烂你。」李二破口大骂,惊起一片林中鸟。


韩婉儿柳眉一皱,隐现煞气。这恶贼找死!


如没有重量一般,她双脚在树枝上一弹,已然射向了空中,踏风而行,凌空虚度,林中陷阱对她再无威胁。


这是峨眉派响震武林的轻功绝技「奔月飞仙」,练到极处,可翱翔于空,再也无需于地上借力。韩婉儿年龄还小,自然不可能练到那种至高的境界,可要在短时间内做到凌空虚度却还是可以的,只是会消耗大量的真气。


已经用出如此绝技,韩婉儿显然已经怒极,誓要把这个口出污言的恶贼斩于剑下。


但天却不从人愿,李二只是一晃,就忽然间消失无踪了。失去目标,韩婉儿也不得不从空中缓缓落下。


周围再无人迹,韩婉儿紧皱眉头屏息凝神,耳中马上就传来了李二那慌乱的脚步声。寻声而去,她就在一个极其诡异的角度发现了一个山谷。她展颜一笑,轻声自语道:「看你还能往哪里逃。」话语里充满了自信,可韩婉儿虽然艺高人胆大,但此时却也加倍的小心,山谷里毕竟是容易遭到埋伏的地方。


山谷开口很小,轻易的就能被树木挡住。但越往里,地势就越开阔。而且,由于山谷是斜向下的,因此在不久之后,韩婉儿就发现山谷的山壁已经高愈百丈,笔直而又光滑如镜,看起来相当的难以攀爬。但对于身负绝顶轻功的她来说,却不值一提,她也就没放到心里去。


不久,韩婉儿已经可以看到山谷的尽头了。很意外的,那里并没有那个恶贼的踪迹,空旷的山谷里除了一些碎石以外,再无别的什么东西了。


韩婉儿更加小心了,谨慎的在附近搜寻着可以藏身的地方,但一无所获。她的耳中也听不到丝毫声响,仿佛那个恶贼忽然间就从人间消失掉了一般。


心中犹豫不决,韩婉儿是深知除恶务尽的道理的,不把那个恶贼除掉的话,即使对她不会有什么威胁,但那个恶贼却有可能会报复附近的村民。想到那些无辜的人,她脑中立刻就浮现出了还孤身一人留在山寨里的那个被恶贼污辱了的女子。


她轻叹了一口气,最终还是放弃了,飘然离开了山谷。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