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庙淫僧传

削发披缁修道,烧香礼佛心虔。不宜潜地去胡缠,致使清名有玷。


念佛持斋把素,看经打坐参禅。逍遥散诞胜神仙,万贯腰缠不羡。


自古以来,佛家俱是以修身养性,打坐参禅而闻名,所谓清修者也不出佛门之界。然,人有七情六欲,和尚也是人,自然也有生理需求。长期的禁欲也是使他们焦躁不安,有朝一日,性欲爆发,还当真是一发不可收拾。


且说这佛门子弟,不守清规的也是大有人在,但整寺淫乱的却是少之又少。


无独有偶,明朝时期,福建境内却有一寺,寺名宝莲,其中淫僧者大有人在。


明朝时期的福建乃是蛮夷之地,民风彪悍,风俗奇异,甚为难治。此地民生崇尚勇力,故一般寺庙很少有人光顾,香火自是十分稀少。但只有这宝莲一寺却大异于此,常年香客不断,人丁很是兴旺。原因说起来也是简单,传说这宝莲寺中有一子孙堂。若是常年没有子嗣的人,若是到这里烧香拜佛,自是求男得男,求女得女,十分灵验。


众所不知,这子孙堂中其实各设净室十数间,中有床帐。但是来这里求神拜佛的女子,要斋戒七日,亲到寺中拜祷,向佛讨笤。如讨得圣笤,就宿于净室中一宵,每房只宿一人。若讨不得圣笤,便是举念不诚,和尚替他忏悔一番,又斋戒七日,再来祈祷。


话说这福建有一名门望族,家财万贯。其夫姓张,妻氏李婉儿,年过30还是没有给张家留下一脉香火。这张公子为人迂腐懦弱,胆小怕事,事事都是听妻子所言,丝毫不敢忤逆。更可怜的是,这张公子在床上也是如秋后的茄子,蔫头耷脑的,鸡吧短小不说,早泻严重,插了进去,不用5分钟,就缴枪投降。这更是让李婉儿恼火不已。你想,一个正值狼虎之年的少妇,如何受得了这空房寂寞之苦?


所以,这婉儿也是经常动辄就把张公子赶出了闺房,让他到西首的小厢房睡觉。张公子也自知理屈,也不声张,就默默的住在了西厢。


说这李婉儿,正是性欲旺盛的时候。那时代的妇女如何知道出去找「鸭」,家中的强壮男丁才是最好的选择。于是,没过多少时候,家中所有壮丁,也是人人都和她有过春宵。


就是年过50的公公,也没能逃了过她的淫荡骚媚。要说她公公,这个老头可真是了不得。年轻时候也是一代猛将,床上更是御女无数。尤其是一根非常大的巨型鸡吧,让无数少妇投降其下。要说这因果报应还真是灵验,父亲如此,生个儿子却是如此的不争气。张翁也很是无奈,家丑自是不能外扬,整个张府的人都知道自家的事情,也乐的其中,能时不时的操一下自家的少夫人毕竟也不是什么很难过的事情。


却说张公子这天晚上深夜起床小解,经过娘子房间,忽然听得里面叫床声连连,心下不禁的也是色心顿起。来到窗下,用唾沫濡湿了手指,戳破纸窗,向里看去,只看的是春光无限。


「不出所料,果然是父亲!」张公子心下无奈,却是再也不能把眼睛拿开。


但见张翁赤身裸体,双腿分开,大喇喇的坐在太师椅上,一根粗大的鸡吧,赫然挺立在两腿间。自己的娘子婉儿也是酥胸半露,下身一丝不挂的蹲在地上,用手捧着父亲硕大的鸡吧,宛如侍奉天神一般恭敬。玉口大张,却是把这鸡吧吞了下去。但见这樱唇套弄,巧舌飞舞,不断的在这根老鸡吧上攻城掠池。用舌尖挑逗着老人家的龟头马眼。


「夫君!贱妾给你吸的怎么样啊?」李婉儿媚眼如丝,抬头问道。


「哈哈!」张翁乐极,「好!好!好!真不愧是我的骚媳妇,果然是一张好嘴啊!」老头一手拂须,一手探到婉儿的胸前,抓着她挺拔的大奶拼命揉搓。


「死人,你的手好厉害啊!摸的我下面都流水了。」婉儿越发的浪起来。双手玩弄着公公的卵蛋,嘴里更是丝毫的不放松,直把一根鸡吧吸吮的青筋暴出。


「哈哈!那你说说到底是我的手厉害?还是我的鸡吧厉害啊?」张翁挑逗了起来。


「一样的厉害,都让婉儿欲罢不能,恨不得天天让你来操了。」「哈哈!我看你说的这话不太真心啊,真的想天天让我操?怎么我还经常看见你和几个下人一起玩操穴啊,场面还挺宏大的啊……」「奴家不来了,你取笑人家,人家整天都给你操了,私下找几个人玩还不行啊?」婉儿佯装生气,打了张老头的鸡吧一下。


「好了好了,我就是和你说着玩的。这些天,我确实也是操你操的少了。」「知道就好!」婉儿又继续给张翁认真的舔拭着鸡吧。


张公子看着自己老爹的粗长鸡吧在自己娘子嘴里进进出出,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但是却有另一种异样的兴奋从两腿间涌出,鸡吧竟然也不自觉的硬了起来。


「哎,每次都是这样,操着我娘子,还要调情。要不是我这不争气的鸡吧,这么个风骚的俏穴还有你操的份?每次看完你们操穴,我自己还要回去再解决。


屋里的情形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两人已经是交缠在一起。李婉儿已经全身脱光,双手扶在太师椅的靠背上,屁股死命的往上翘,小穴里的淫水已经是流了一腿,白亮亮的挂在腿上,刹是好看。


张翁的鸡吧业已插了进去,此时正在兢兢业业的操着自己的媳妇。双手按住雪白柔嫩的大屁股,还不时的拍打几下。


「哦……亲相公……可是操死奴家了……恩……好热啊……又粗又长……比那个死鬼的好多了……又能干……恩……」婉儿淫声浪语的叫个不停,更是刺激了老鬼的欲望,禁不住又多下了几分力气。


「你说我们张府谁的鸡吧最厉害?干的你最爽?」「当然是你的了!奴家可是爱死你这条大宝贝了。」「那那几个下人和老夫比怎么样啊?」「自然是不如你厉害了!也都没有你操的时间长,更不用说鸡吧的大小了。


啊……使劲啊……再深一点……恩……都操到奴家的花心里了……舒服死人了……「张翁越操越是得意,索性把媳妇整个的抱了起来。婉儿还是双手扶着椅背,但两脚已经是在空中了,整个人都被顶了起来。这老头年轻时候练过武功,臂力更是惊人,虽然把她整个抬了起来,但鸡吧还是一停不停的操着。「扑哧扑哧」的水声充斥着婉儿的闺房。


婉儿如何受的了这样的折腾?本来已经给老鬼操的如同升天,这样一腾空,更是有了做神仙的感觉。嘴里也是已经语无伦次,不知道在叫着什么。


屋外偷看的张公子也是看的性情激奋,心里想:「难怪娘子不喜欢我!反倒喜欢父亲来操她,这样的功力我就是再练是100年也是不及。」想到这里,他顿时万念俱灰,连打飞机的心情都没有了,悻悻的回到了自己的厢房。


而屋里的肉搏还在继续,婉儿也不知道被操出了多少次的高潮。已经虚弱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战场也由地上转移到了床上。


「亲相公,啊……死人……你可操死我了……总有一天……你就把我操死了你看看……你还在你儿子的床上……恩……使劲啊……操……操……他的娘子……」「饶了我吧……老爷……奴家真的……不行了……真要死了……死了……」张翁又是持续的操了约500下后,觉得精液马上就要射出来了,大鸡吧更是舍不得离开婉儿的湿润的小骚洞口。


「哦……不行了……老夫要射了……射在你的小洞里面……来日给我生个大胖小子……哦……」一拨一拨的滚烫的精液,直直的射进了婉儿的小洞里面。直是把婉儿烫的浑身抽搐,晕了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婉儿才醒了过来。看见张翁独自一人,坐在床边,愁眉不展。


婉儿温柔的靠了过来,「老爷!你是怎么了?是不是操的奴家不爽啊?来,奴家再给你吃吃大鸡吧。」说完就用手把已经软了的鸡吧扶了起来,含入口中吃了起来。


张翁爱怜的看着给自己吃着鸡吧的媳妇,一边用手揉着她的奶子,一边叹气说:「你入我家也是十几年有余了,到现在还是一子都不曾留下,我这年纪也大了,要是再没个争气的,孙子可能也抱不上了。听说宝莲寺的子孙堂很灵验,要不你明天就带上香钱祭品去拜拜佛吧。」婉儿听后也没多言语,只是默默的给张翁吃着鸡吧。或许是心情有些沉重,没过多久,老鬼又是在婉儿的口中一泻如注了。婉儿倒是毫不浪费,全都吞了下去,希望多吃一点精液,或许真的能诞下龙种也不一定……翌日,婉儿盛装打扮了一番,随着丫鬟陪同,一起来到了宝莲寺。


这宝莲寺果然是香火鼎盛,云雾缭绕,颇有仙家之风。由于张家是当地名门望族,自然银两出的不少。寺里也是主持亲自接待。主持玉禅大师,生的也是仙风道骨,长髯尽白。


「啊弥陀佛,不知道女施主来鄙寺,所求何事?贫僧自当尽力而为。」刚入禅堂,玉禅长老就问道。


「我家夫人是为求子嗣而来。」丫鬟说道。


「哦!按照规矩,还是请夫人回家斋戒沐浴7天精辟再来吧。」长老道。


「素闻贵寺求子甚灵,没想到规矩也多,如此就告辞了。7天以后,我会再来。」婉儿道,「我们走吧!」「是夫人。」


「施主慢行!」玉禅长老看着婉儿远去的背影,不禁色欲冲动,更加期待7天后婉儿的到来了。


7天之后……


婉儿被安排到了子孙堂的一间特别的卧室,大户人家当然不一样,怎么也要住个豪华的套间。按照规矩,婉儿要先服下寺里密制的送子丸,全身赤裸。


刚服了药丸没多长时间,婉儿觉得下腹便有一股热气上涌。「这哪里是什么送子丸?明明是淫药!」婉儿想,「这点小伎俩怎么能瞒过我?我平时吃的比你们做的还要多。看样子不久,玉禅这个老色驴就要来操我了……」婉儿并没有害怕,心里反倒有点窃喜。「听说这些秃驴的鸡吧厉害的紧,我今天倒要看看是怎么个厉害法。这几天斋戒,7天都没敢找人操了。」果然,婉儿看到床下突然打开了一道门,一个光头露了出来。现身一看,果然是玉禅这个老和尚。不过意外的是,又陆续的从洞里出来了两个和尚,年纪尚轻。


「死秃驴!还和我装神弄鬼,你们这点道行怎么能瞒的了我?赶快点吧,奴家已经等不及了。」玉禅心里也不禁的一惊:「你怎么会知道?」


其他两和尚也是面面相觑,不知所以。


「还记得2个月前,你们曾经干过的刘家的少夫人?哼哼,她是我的闺中密友,自从上次你们几个把她操了以后,她还一直对你们念念不忘呢。说什么你们的鸡吧怎么厉害,我倒不信了。今天就来领教了。」玉禅听后哈哈一笑,气氛顿时缓和了下来,「施主既然这么说,我们必定全力以赴了,不过日后还是希望施主不要说了出去。」「这个你放心!只要你们把我伺候的舒服,日后香火钱自是少不,或许我还会经常来劳烦大师了。不过以后要是每次都要斋戒7日,夫人我可是受不了。」婉儿说完,就用媚眼瞟了一下三人,不禁把三人看的神魂颠倒了。


「哈哈,日后夫人只要想来,随时可以,至于斋戒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嘴上这样说,老和尚心里也不禁佩服起婉儿的聪明来,看样子今天是一定要使出浑身的解数来了。


玉禅向其他两僧使个眼色,三人撩起僧袍,下面竟然什么都没穿,三根粗壮的鸡吧赫然挺立!


婉儿看了也是一惊,「原来以为只有我家老爷有如此雄厚的本钱,没想到这几个秃驴也不简单啊。」三人相视一笑,跨步到了床前。婉儿也知趣的躺了下来,等待他们的进攻。


「你们三人果然是经常一起去奸淫良家妇女啊!看你们三个人的配合还真是天衣无缝。」婉儿道。


三人没有答话,一个把鸡吧塞到了婉儿的嘴里,一个俯身用嘴亲吻她的小洞,另一个则是亲吻她的奶子。三人功夫各有所长,直是把这个骚货搞的「哼哼唧唧」,淫声不断。


「玉禅大师的嘴上功夫果然了得,我那妹妹说的不错,真是……恩……再深点……让人……欲仙……欲死了……哦……」婉儿一边吃着鸡吧,一边呻吟道。


玉禅的胡须也在婉儿的下面刮来刮去,弄的她的屁眼痒的不行。


就这样,三个人轮换着位置,半个时辰下来,婉儿已经是香汗淋漓,高潮迭起了。


婉儿心下不由的暗喜,还没开始操,就已经高潮了2次,要是真的操起来,那还不爽死了?


或许是觉得时机已到,除了把鸡吧塞到婉儿嘴的那个人没有动以外,玉禅和另一个人把她翻了过来,趴在床上。两根粗大的鸡吧,一前一后的插进了婉儿的屁眼和小穴。


「哦……好粗啊……死秃驴……不能轻点啊……你们还……真会……玩呢。


恩……快点操……起来啊……哦……好充实……奴家要死了……」一根偌大的鸡吧塞到嘴里,让婉儿的叫床声断断续续。


玉禅和另一个和尚也是在卖力的抽插,一点也不敢怠慢。


这老和尚是何等的厉害?自小出家开始,就苦练「帝王神功」,虽然现在已经年过70,也把婉儿操的是哭爹喊娘。两个人把她夹在中间,动也动弹不得,只能乖乖的任人鱼肉。婉儿此时也是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同时有三个如此强壮的猛男,要是别的女人怕早就告饶了。


就是保持这样的形势,三个人不断的更换位置。一个时辰下来,婉儿早已经人事不醒了。当婉儿迷迷糊糊挣开眼的时候,看见在床前站了至少有2排,十几个和尚,个个都是精猛壮汉。再看看自己,已经是如一滩烂泥般的,半点也动弹不得了。


「夫人!方才你已经晕了过去,我们三人已经将精种都射入你的淫穴里面。


相信不用多久,等可得贵子。」玉禅大师说道,「现请夫人饮下这百精汤,以保万无一失。这百精汤乃是敝寺的16位高僧的精气,对身体极其有益。」婉儿已经无力答话了,点了点头。有一名僧人服侍,喝了下去,但觉入口丝毫没有一般常人精液的腥臭之气,反是甘甜无比。


玉禅大师早已看出婉儿的疑惑,说到:「我们僧人常年食素,故精液中就没有那些世俗人的腥气了,夫人好生休息,贫僧等先行告退了。」休息了一天以后,婉儿也回到了家中。淫荡生活还在继续,公公也好,家丁也好,和尚也罢,从此也都是一般的和婉儿常常戏耍。


一年以后,诞下一子,婉儿给子取名曰「僧得」。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