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娘子传奇之雷领山修道

话说宋高宗南渡,天下且定。光复北宋山河已经无望,皇室自管淫靡,百姓倒也安康。


有诗记之曰: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


暖风薰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这众生疾苦暂可不论,姑且说这杭州美景引人入胜,风流才子,数不胜数。


杭州临安府过军桥黑珠巷内,有一个宦家,姓李名仁。现做南廊阁子库募事官,又与邵太尉管钱粮。家中妻子有一个兄弟许仙,排行小乙。他爹曾开生药店,自幼父母双亡,却在表叔李将仕家生药铺做主管,年方二十二岁。这许仙当真生的是一表人才,风流倜傥。多少女子俱想与之结为连理,更有甚者只求与之欢好,别无所求,就是一夜露水也再所不惜。可着许仙皆尽婉拒,从来不曾应允。家中兄嫂也是疑惑不解。


杭州西郊有一座山,名曰「雷领」。这雷领山上,绿树如荫,阴雾缭绕。山中自是有数不清的珍贵药草,乃是医家的上好去处。


有道是:盛世之中必有浪子,幽林之涧定隐妖魔。这山中也是百妖横生,颇不太平。众妖之中,有一白蛇,天赋法力,又在山中修炼千年。如今已经幻化人形,端是生得妖娆娇媚,淫荡无比。


自名白素贞。


这日,雷领山,千风洞。


尚未进得洞中,已是闻得洞里淫声连连,娇喘不止。众位看官却道何事?这洞内石床之上,躺的一位娇媚娘子,全身一丝不挂,双腿如玉,直是高高地抬了起来,豪乳高耸,上下晃动不停。嘴中自是淫淫叫着:「相公……用力一点……搞死奴家了……」这娘子却不是白素贞是谁?


只见这俏娘子的两腿中间,直直地压着一具毛茸茸的怪物,略似人样,一双长满黑毛的大手,在白素贞的玉乳上不断揉搓。下体一根殷红的肉棒,在娘子的小穴中横冲直撞,直是把小娘子搞得淫水大泻,流了着黑毛的腿上到处都是,湿漉漉的一片。


「娘子,且说说我这大红肉棒如何啊?」黑毛说道。


「厉害的紧,你这才是五百年的道行,……能将肉棒炼的如此……如此……粗壮……恩……我……还真是……没找错人……再使劲些……快些……操到……花心了」「哈哈……想我黑熊这五百年来,八成的道行全是用在了这根宝贝上,杭州城中,不知多少良家毁它的身下,如果连你这小小白蛇都搞不了,我还有何面目继续为妖啊……娘子,小心了,相公我要使力了。」话声刚落,只见这黑熊精陡然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端得是如鸡蔸米,次次入底花心。这白素贞更是淫声高叫,怕是整座的山上也听见了。


「你这顽劣,今日就是想把老娘操死罢了……哦……我不行了……你轻一点……都快……操进……肚子里去了……好相公……奴家……今日……真是……痛快……死了」这黑熊精再不答话,自顾自地使劲猛插。


这黑熊精果是道行不高,只是略有人形,黑毛尚未褪的干净,脸部还是熊头,龇牙咧嘴,口中还不断地流出唾液,密密地滴到了白素贞的玉乳上,不小心落到她脸上的,也都被她一股脑地抹到嘴里吃了个干净。


这黑熊精倒是执着,默不做声地只是低头猛干。过了大概一个时辰,总算是到了要射精的紧要关头,更是使了吃奶的力气。白素贞早是给他操了个七荤八素,不知所以。


「好相公……快点……奴家要丢了……恩……再快点……把你的……精虫……全都射了……奴家的……淫洞……里来吧……「白素贞一边浪叫,一边加紧了淫穴的收缩和吸力,黑熊精如何有她的道行高深,给她这一吸一放,早已经是把持不住,精液也是汹涌地喷了出来。


「娘子……接好了……烫死你个淫娃……」话刚出口,但觉体内精气不断涌出,怎么也停他不住,心下暗叫不好,马上要把这肉棒抽出。


白素贞何其精明,如何能让他得逞,淫洞更是不敢放松,内力催动,吸的更加猛烈。


「你这贱人,害煞老熊了。」黑熊精愤怒之处,正要举起巨掌,想一掌了结了白素贞的性命,却在这时,停在了半空中,一动不动,认由体内的元气被她一点一点地吸走。


原来,正在这黑熊精要加害白素贞之时,却被一人从后一刀贯入头顶,魂魄顿时给收了去,再也活不成了。


你道这人是谁?不是旁人,正是金山寺的老和尚法海。


白素贞此时已经吸干了黑熊精的元气,穿好了衣服。一场大战下来,竟然不见半点的疲惫,反倒是更加的精神奕奕。


「你们倒是在里面快活了半天,害的老衲看了半天的热闹。」「吆 想不到大师也会如此啊。你倒是落的清闲,只在洞外等着收服着熊精,我在里面可是给他搞的死去活来。」「哈哈,我们是各取所需,你吸他元气,长你道行,我收他魂魄,去天庭领赏,哈哈……有没有兴趣再和老衲来上一次啊?」「今天不行了,改天再说,刚吸收的元气还没有完全汇入体内,我怕有损道行。」「也罢,老衲改天再来找你,青儿那里去了?」「那个丫头还不是正在和那五鬼鬼混?又能好到那里去了?」「你怎么不让青儿也如同你这般吸取其他鬼怪的精气?但靠那五鬼没天去杭州城里吸来的那点元气,何时才能成正果啊?」「我也是怕青儿的道行太低,还未吸得别人精气,反倒自己先给别人害了,等过了一段时间再来也不迟。」「如此说来,老衲且先去天庭,你先休息吧。」法海说完转身里去。


「大师慢行,奴家不送了。」白素贞说完,即刻闭目修炼,再无他话。


且说这小青此时正在与五鬼在白蛇洞中颠鸾倒凤,只见这五鬼面目狰狞,张牙舞爪,一个将巨大的肉棒塞到了小青的淫洞之中,来回抽插,另一个却是入了小青的后庭,也是干的不亦乐乎。另外的三个,一个将阳具插到她嘴中,另两个也是把小青的手抓了过了,放到自己的宝贝上面,不断的揉搓。


这小青虽然说是道行尚浅,但对付这五鬼也是绰绰有余,只见她的舌头在一鬼的龟头上来回打转,不时的还把大肉棒整个吞了下去,直是把他搞的大呼过瘾。


「恩……你们五个……这些日子了……哦……功夫……精进不少啊……我现在应付你们……恩……再快点……都……有点……力不从心了……哦……好过瘾哦……快……快把你们吸来的精气……通通的……给我射到了……淫穴里面……」小青一边吸吮着肉棒,一边抽空叫上几句。


小青通五鬼淫乱已过1个多时辰,五鬼之中已经有3鬼在小青的淫洞中泻了精元,只有两鬼还在小青的两个洞中抽插。


「你们三个也别闲着……恩……再来给我……亲亲……姑娘的……玉乳……哦……再使劲……来给……给我他的肉棒吃吃……」小青的淫欲不消反长,让这五鬼无所适从。


「你这个小浪蹄子……有五个猛鬼伺候你还嫌不过瘾啊……是不是要把这全山的妖怪都招了来搞你才舒服啊……」洞外响起了白素贞的声音。


「人家不来了……恩……姐姐……老是笑话人家……哎……你个死鬼……不要停啊」小青说道。


「你就暂且饶了他们,他们今天晚上还要出去给你采气,把他们累坏了,就没有鬼用了……」「就是啊,青姑娘,我们虽说是淫鬼,但也经不起姑娘这样折腾啊…」一鬼一边干着一边求饶。


「好了……看在姐姐的份上就……先饶了你们……快点啊……使点劲……恩……爽死了……不过……明天……我一定要……你们干我两次……」「谢姑娘成全了……」几经抽插,剩下两鬼也终是在小青的淫穴里射了精元。自去休息,暂且不表。


「姐姐,你的道行不是已经够了吗?为何还不能修成正果?」小青已经穿好了衣服,坐了起来,问道。


「法海说我还有一断旧恩未报,直到报了此恩,才能得修正果」「是何旧恩啊?」「一千年前,我道行尚浅还未能成的人形,为了早成正果,急于求成,就去和一山猫怪交媾,却险些把性命丢了。亏得一上山采药的小童打跑山猫,救了我一命,如今几世的轮回,他就是这杭州城里临安府过军桥黑珠巷里的许仙。现在也是报恩的时候了,过些日子,我便去杭州城里,寻得他,把恩报了。」「姐姐如何报恩啊?」小青明知故问,浪浪地笑道。


「臭丫头,还用问,就是去了给他多干几次,也就罢了……」说完,也是浪浪地笑了起来。


「只是不知这小相公的本钱如何了……」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