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阳艳行录

早初的衡阳,十里八铺的商户已支开了店面,街头巷尾,一片车水马龙人头攒动的景象。


毗邻商街的正东,有座偌大的府邸,平日里舞枪弄棒的操练之声不绝,人员往来频茂,正是衡阳城一带颇有名望的褔威镖局。今天不同以往,往日熙闹的大宅反倒寂寥许多。一女子翘首凝神站在宽敞的宅院里,似有所虑。


「夫人,衡阳府的吕谦公子求见。」一穿绿衣的丫鬟小步跑来,向面前的那位正思绪翻飞的年轻妇人柔声道。这妇人叫柳如霜,乃褔威镖局总镖头霍东海之妻。前几日,霍东海和镖局的武师皆因押送官府的公粮出走,说是此趟行程需一月有余。而柳如霜与霍东海新婚尚不足一年,夫不在身边,柳如霜思君之情难耐,一时竟独自恍恍出神,直到丫鬟小翠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柳如霜才回过神来。


「吕谦公子?他可是衡阳府知县吕宋之子?」柳如霜转过身来,此时她着一件贴身曲裾罗衣,墨色云发挽成小束,婉若初桃的脸上两道柳叶蛾眉倏地一凝,婀娜窈窕的身形中显出一股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度。


一旁丫鬟小翠听到女主人质问,连忙答应道:「的确是知县的公子,上回吕知县宴请四方,翠儿陪老爷夫人一同前往,吕老爷的公子吕谦就在一旁,翠儿不会认错的。」柳如霜这时不禁思忖,自家夫君霍东海前些日子应了官差已经出城,府里尽剩下些妇孺,他吕谦这时找上门来不知有何计较。听闻此人向来是一纨绔子弟,此番上门或没有好事。不过吕谦身为知县之子,礼数上定是推脱不得。柳如霜无奈整了整罗衣,告知小翠让吕谦到正堂厢房等她。


待到柳如霜踱步来到宅中正堂,一个语带阴柔的男音即刻传来。


「霍夫人别来无恙,吕某在此等候多时了。」吕谦边说边向柳如霜作了一揖,此时站在他一旁的,还有一位身穿雪白直襟长袍的公子,此人腰束挂了一块玉质极佳的墨玉,脚踏雕纹云靴,一看便知又是位富家子弟。


柳如霜见吕谦有礼在先,便向俩位来客微微欠身,吩咐小翠上茶,又侃侃道:


「寒舍粗陋,让俩位公子见笑了。不知两位公子今日上访,所来何事。」柳如霜心中本不愿见吕谦,是故开门见山,直奔主题。只是等了片刻,未见回应,却见面前吕谦二人身形呆滞,眼睛一眨不眨只盯着自己上下打量,不免心生鄙夷。


原来这吕谦自上回在酒宴上瞥见柳如霜,脑中便留下这妇人丰腴身姿的烙印,他本是个欺男霸女之辈,只是得知柳如霜是褔威镖局霍东海之妻,自幼师从华山,剑法了得,不是一般寻常女子。是故专门让他爹调开霍东海,他才好趁虚而入。


而他身边的这位叫许恒的公子不旦武艺精练,却也是个采花浪子。平日里,吕谦与许恒仗着家势背景和手段不知糟蹋了多少良家妇女。


此刻吕谦二人与柳如霜挨的近,但见眼前少妇面容晶莹如玉,眉目如画,露出的半截粉颈肤白胜雪,胸前虽有罗衣裹住,依旧巍峨峰峦的仿佛要将衣料撑爆。


盈盈一握的腰际下,略显宽大的裙摆怎么也掩不住那个异常丰腴挺翘的臀形。吕谦二人不由地看呆了,那吕谦心说这妇人竟比上回遇见更美上三分,尤其是注目到她侧身腰际下突显的滚圆肥美的臀部,吕谦真想现在就把这妇人扒光,按在胯下肆意操弄。


柳如霜见那两人盯住自己的目光不怀好意,心中气结,她知自己貌美,平日里多有男子对自己凝视注目,但也绝不像吕谦许恒二人这般恣意放肆的。当下柳如霜的脸色越来越冷,要不是忌于吕谦父亲的身份,她现在已经抽出袖中的软剑了。


这时,吕谦二人见到柳如霜脸色冰冷,眉宇中渐现戾气,知道自己失态,连忙打起了圆场。「夫人貌美,胜似广寒仙子,世人一见皆自顾不暇,吕某乃一凡夫,有冒昧之处,还请夫人您见谅。」那吕谦言辞凿凿,将柳如霜一阵吹捧,柳如霜也不便当面拉下脸来,只是冷色道:「公子巧言善语,奴家怎比的上月宫嫦娥,到是公子此番上门究竟为何事?」那吕谦心中早有定夺,他从怀里掏出一幅画卷,展开于柳如霜细看。


「夫人可识得此物。」


只见吕谦手中画卷上赫然腾越着一只吊睛白虎,其势凶猛异常,仿佛真要从画布中脱跳而出。柳如霜见画中白虎栩栩如生,不禁脱口而出「这是。虎啸山居图?」「夫人好眼力。」那吕谦再次献媚道:「此乃唐伯虎真迹,夫人,您看这图中所画之山,这松,还有这老虎的眼睛……」吕谦将手指向画中各处,眼神却扫视着柳如霜胸前饱满起伏的山峰,眼前美妇衣衫略略展开,白嫩丰挺的乳肉毫无顾忌的挤跃出一道深隧的香沟,看的吕谦狠狠地咽了一下口涎,继续说道:「夫人可知这虎啸山居图隐藏了一个秘密。」「秘密?什么秘密。」吕谦立刻贴身凑过头来,将脸抵在柳如霜耳际,悠悠说道。「夫人只要这般,这般……」一旁柳如霜本以为吕谦是要近身轻薄,气不打一出,但是听了吕谦的话,眼眸倒是开始渐渐发亮。


吕谦见柳如霜脸上寒意渐渐逝去,心头不禁暗自一喜,他遂将画卷收起藏于衣衫中,身旁许恒瞥见,嘴角也露出笑意。


只是这时,忽听二道破空之声,有数枚异物划破隔窗打向堂内,正堂三人皆是心中一凛,柳如霜暗叫不好,只见打进堂内的是数枚铁胆,那铁胆里还冒出丝丝浓烟,客堂里顿时变得烟雾缭绕。


「什么人敢来褔威镖局造次。」柳如霜娇喝道。


随着妇人的斥责声,堂外瞬间跃进几道模糊身影,这几人步履轻练,显是个中好手。其中一身形消瘦的男子持刀一挥,竟徙自向柳如霜掠来。


柳如霜倒也不惧,才半点功夫,她右手手掌里已悄然多出一把寒气森森的软剑。面对来势汹汹的持刀男子,她屏息凝神,一跃而起,对着来犯的贼人当胸就是一剑。


只听「噌」的一声响,刀剑相交,那男子顿觉剑气来势浑厚阴柔且犀利无比,刀锋被剑气所抯,刀口一歪,男子险些中剑,慌忙中急往后倒去。而柳如霜剑势不绝,连斩带削,那男子霎时被森森剑气笼罩,心中大骇,又是急退。


「想走,没那么容易。」


不容那男子退却,柳如霜挺身便往男子方向急纵,与此同时,另外数道人影却向堂内吕谦与许恒二人扑去。


一时间,宅府里兵器相交声不断,与柳如霜缠斗的男子功力显然不济,几招下来,胸前肩膀皆中了两剑,此时的他双目赤红,心中愤懑,无奈不抵眼前美妇,便狠狠祭出二枚铜丸砸向自己面前。轰,一道声响,一团红色烟雾骤起,柳如霜恐那雾气有毒,连忙避过,等红雾消散,持刀男子已然没了踪影。


「该死,让他跑了。」柳如霜心道,忽又想起宅内还有其它贼人,于是转身向正堂内掠去。只是待她回到正堂,堂内拼斗声全无,唯有那穿白袍的许恒立于堂中。许恒脸色焦急,他见柳如霜回来,顿时失声道:「夫人,吕谦公子让他们掳走了。」「什么,吕谦公子被掳走了。」柳如霜面露惊色。此刻她心中起伏不定,你道为何。原来那幅虎啸山居图中隐藏的秘密居然很可能与华山派的溯源有关,柳如霜乃华山派门下三大弟子之一,师祖曾向她透露过本门的镇派之宝——紫霞神功藏在一画卷中,只是那画卷早年被三师叔窃走。于是,师祖暗地里指派她在江湖中彻查此事,若秘籍找到,定能光大门派。而之前吕谦在虎啸山居图中所指的几处,柳如霜隐隐的查觉就是一「华」字。


「夫人,我们快追,或许还来得急。」许恒道。


「去马厩。」柳如霜当机立断,她心想不管之前吕谦所言真假,宝图必须追回,那人也要带回来。柳如霜立刻拉着许恒来到马房,俩人各骑了一匹枣红大马便冲出了府邸,来到街上,见西街口一众商铺零乱,知是那些人匆忙留下的痕迹,于是策马向西城方向追去。


两人骑术精湛,行不多久就见前方几骑人马,皆裹着黑衣,正是之前趁乱袭击的几人。又见吕谦此时正被为首之人挟持在马背上,柳如霜在后面忍不住喝道。


「前面几个贼子休走。」


那些贼人听闻柳如霜的声音,各个惊惧,策马发狠狂奔,两队人马一前一后你追我赶一会儿便出了城门。柳如霜一路猛抽马臀,这才追了近了,忽觉前方数道劲风打来,连忙勒住红马的缰绳往左侧急避。「轰轰轰。」对方竟一连投出数枚火器爆竹,柳如霜的马惊的直立起来,恰好被飞溅来的暗器碎片尽数击中,血滚滚地从马的胸膛上溢出,那马挣了两下便倒在地上,显然不活了。


好在柳如霜早已团身离开马背,她心中一时忿忿然,「幸好暗器是被马挡了下来,只是再无坐骑便如何是好,」这时身后许恒拍马赶到,他嚷声道。「夫人快上马。」柳如霜不疑有它,翻身上马竟自坐在许恒前面,一马两人便急冲冲又往前方贼人处赶去。


只一会儿,柳如霜感觉自己臀后一热,知是许恒贴身挨来,当下情况急迫,想那许恒也是无心,柳如霜便由他在身后贴碰。


而身后许恒脸露奸诈笑意,他向来色心滔天,之所以隐忍到现在,一是忌于柳如霜的武功,二是他在等待,他是在等待药效挥发的那一刻。


原来,吕谦许恒二人在那虎啸山居图中藏了种无色无味的迷药,只要妇人闻之,不管她何等贞洁刚烈,也定会在一个时辰之后变成娇欲淫娃。那药效为期三天,又名三日催淫散。本来,吕谦二人想在霍府稍作停留,待时辰一到便掳走美妇柳如霜,只是没想到半路无端杀出程咬金,将吕谦掳走。倒又是成全了许恒。


不过眼下出城尚不足半个时辰,药效未起,许恒不敢乱来。只得默默感受怀前美人扑鼻体香,目光所及唯有罗衣包裹下的纤腰肥臀,还有柳如霜云发下半露的嫩白粉颈,直勾的许恒心里欲火焚烧。


「妈的,这霍夫人的屁股真是又圆又翘。」许恒心道男人终于忍不住邪火开始试探。他将揽于柳如霜腰际的手慢慢下移,直至游移到挠着他心直痒那个丰满肥大的臀丘上,见柳如霜没什么反应,许恒便大着胆子来来回回抚摸妇人的屁股还轻轻的揉捏。感觉女人的臀肉肥美又弹手,许恒心里大叫一声「真是妙哉。」「唔,这人。」柳如霜明显察觉到了身后许恒的动作,想到吕谦许恒二人之前在府邸那充满色欲的眼神,便知许恒现在是刻意为之。不由心中气恼,只是前方滚涌的一群人马,以自身一已之力对付虽有赢余,但终归多一帮手便多份保障。眼下大计是夺回吕谦,个人小节只好先放一旁。柳如霜思忖至此,无奈硬忍着不发作,撅臀夹紧胯下红马一路紧跟前方贼子。


身后许恒见柳如霜隐忍不发,心中一阵窃笑。手上的气力也越来越重,甚至滑到了柳如霜的臀缝间,放肆的扣挖。搂在柳如霜腰际的左手索性攀登到了妇人饱满的山峰上。恣意感受那里的柔软。


「这许恒,嗯,真是该死。」


柳如霜被摸的心乱如麻,她紧咬着朱唇,知道不能再让许恒胡为下去,只是下身莫明地浮起一股火热的燥热感,整个身体仿佛有一阵阵电流通过,酥酥麻麻的快感传到脑际,一时让柳如霜云里雾里没了方向,她甚至在许恒的触摸下发出了一声舒缓的轻哼。这声音似嗔似怨,传到了许恒的耳朵里着实让他倍受鼓舞。


「这霍夫人居然开始发浪了。」许恒心中窃喜万分,一股热血直冲脑门。当下,他托在柳如霜胸前的贼手直接顺着衣衫领摸了进去,感受乳肉柔软温热的同时,许恒的胯下倏地贴住柳如霜挺翘的臀丘之上,猛地一阵耸挺。


「啊。」滚涌的酥爽感从男人的指间传来。柳如霜顿时浑身一颤,自己的股间也火急火燎的一片,感觉抵在那里的硬物粗壮且霸道。


这霸道的硬物竟让柳如霜出现了片刻的失神,好在她脑中尚存一丝清明,柳如霜晃动了下鬓际的墨发,渐红的脸上显出一股绝决,妇人终于转身对那许恒冷色道:「许恒,奴家忍你到现在,你若再犯,信不信奴家踹你下去。」许恒一听这口气,便知柳如霜只是羞怨于他,并非真的动气,便咧开嘴角陪笑道:「霍夫人莫要气恼,马上颠簸,磕碰难免,小子绝无轻薄之意。小子若是摔下马去,霍夫人又如何面对前方一纵敌手。」话到最后,许恒竟是拿捏了柳如霜的软处,语带胁迫之意。伸进柳如霜衣衫里的手也丝毫未见退缩,反而狠捏了一把单掌完全罩不住的豪乳,又哈哈一笑,将胯间那根早已蓄势待发的淫器狠狠地剌向柳如霜的丘臀。


「啊」当那粗长的淫棍隔着衣料划过柳如霜股间的雏菊直抵在她隆起的花穴时,马背上的两人同时舒爽的粗喘了起来。只是这当口,柳如霜骇然发现先前的骑队转眼没了踪影,她心里惊觉,想这许恒不但无理,还坏了自己大事,盛怒之下啪的一巴掌打在许恒脸上,那许恒嘴角顿时渗出血来,牙都崩了,这下他不敢造次。柳如霜这才挣脱男人搂抱,俯身纵马继续向前急奔。


没了贼子踪影,一骑两人只能顺着道上的马蹄印一路追赶。忽地,前方出现了一庙宇,只是这庙宇附近的道路越来越崎岖,路面满是滑溜的石子。柳如霜心急,驾着马儿一路狂奔至此,临到庙门处,那枣红大马收不住马蹄,带着柳如霜和许恒二人一同冲进了庙宇内。


只听「嘭」的一声,半掩的庙门被红马撞开,柳如霜和许恒看到庙内景象皆是一愣。只见庙内黑压压的一纵人马围成一圈。圈内,一位身材魁梧的大汉正将一妙龄女子压在太师椅上。那女子可怜,几近赤裸,双腿耷拉在大汉身下,身上的白肉如一滩死水,嘴里几乎没了气息。而她身上的大汉却是生龙活虎,他浑身肌健暴出,低吼连连,只顾着一个劲的对着女人的身体前后耸挺。


忽地,有个熟悉的声音大声传来,「霍夫人快快救我。」柳如霜抬头向叫嚷之人看去,发现吕谦正被人五花大绑在一石柱上,他现在左右挣扎,一副声嘶力竭的样子。


与此同时,场内的一干人等都齐刷刷的向柳如霜这边瞧来。


「呦,这泼妇都追到这了。」说这话是刚才和柳如霜对上手的刀客,他之前怀恨在心,此时仗着人多,又将手中刀刃一挥,大声叫嚣着:「泼妇你伤我在先,今有我大哥在此,你莫再猖狂。这回定把你活剥了,供一纵弟兄逍遥。」「哈哈,哈哈。」那些黑衣人见柳如霜美色,且只是两人前来,皆放声大笑。


那赤裸大汉见到柳如霜,也是有种惊为天人之感。他心道这妇人面若海棠,又长得奶大腰细臀肥,比身下的女人不知强了多少。如能按在胯下恣意操弄,那滋味定是销魂蚀骨。当下他拨开人群,大声嚷起。


「那婆娘,我二弟说你刚才伤了他,可有此事?」「是便如何,」柳如霜冷声道。


「如何?伤了人必要担责,你当我们威虎二杰是吃素的不成。」「担责?你们这帮贼人光天化日肆意掳人,难道就不用担责,就不怕王法吗。」柳如霜呵斥着。


「你与我说王法,哈哈,这里老子就是王法。」那赤裸大汉仰头大笑「哼,无耻贼人,把吕谦交出来。」那大汉见了反而又讥笑道:「笑话,老子今天不旦绑了吕谦,连你这婆娘也要一并绑了,好让弟兄们一起逍遥快活。」一旁众人听了这话立刻也跟着嬉笑群嘲起来。


柳如霜见对方一纵人等皆调笑自己,脸色冷到了极致,心中虽万分羞恼,无奈对方人多,动起手来自己未必得势。但是那吕谦就在一旁,柳如霜心想以自己武学,即使当下救不得吕谦,全身而退总不是问题。于是怒喝道:「贼人休得胡言乱语。」人也毅然凌空往对方人群中纵去,身形翻滚间,带起绫罗裙边,婉若翩翩仙子。待她落地时,只见寒光一闪,人群中顿时惨叫一声,有人血溅当场。


「把吕谦放了,我们两不相干,否则此人就是下场。」柳如霜眼冒森森戾气,她现在是敲山震虎,好让那些人知难而退。


果然,有些个胆小鼠辈立刻颤声道:「玫瑰有刺啊,大哥,这女魔头不好惹。」话音未完,好几个黑衣贼人便躲到了那大汉身后。


「尔等慌什么。」大汉的声音浑厚有力,此时竟震的众人一阵耳鸣。他稳稳地迈步向柳如霜走去,边走边道:「那婆娘,我且告诉你,吕谦这个肉票,值10W两雪花银。你今天若是跟了我,这 10W两白银我就当是聘礼。」「呸」柳如霜低叱一声,她脸色微变,面前那大汉发声震耳欲聋,劲力竟不逊少林寺的狮子吼,看来此人内功深如汪洋大海,绝不能等闲视之。想到这里,柳如霜身形不禁向后慢慢退去。


「哼哼,那婆娘,今天这个压寨夫人你是不做也得做。」那大汉拧笑着又道。


「弟兄们,把那男的灭口,这个婆娘我亲自来对付。」说完,那大汉竟赤身光腚的向柳如霜掠来。


一边许恒早就溜到庙宇宅门旁,只要见势不妙,他就准备脚底抹油走人。此时见柳如霜身形向后退却,许恒立刻拉起红马缰绳迈步开溜。只是人刚翻身上马,身后「嗡」的凛冽之声传来。一把朴刀直接没入了马腿中,许恒跌下马来。等他爬起,四周已经被一圈人围住。


「尔等找死。」许恒也是急了眼,他右手向怀里一掏,转瞬间对着周围二人投出一梭子暗器。只见红光点点,旁边二人呜呼一声,即刻痛苦的倒在了地上。


许恒刚有些得意,背后冷风又起,转瞬间,许恒只觉得嘴里一甜,一口残血顿时从他嘴角溢出。有一把寒冽的朴刀当胸穿过了他的身体,而持刀的主人正是这群贼人的二把手,那位败于柳如霜的刀客。当下,这刀客眼里暴出精芒,他拔出许恒身中的朴刀,阴冷地看向正和赤身大汉独斗的柳如霜,「剩下的人去把那娘们围起来,一定不让她跑了。」刀客低喝道。


那边柳如霜和赤身大汉憨斗在一起,两人你来我往,一时斗了个高下难分。


仔细看去,柳如霜发鬓缭乱,脸上隐现红晕,高耸的胸脯上下起伏,气息竟显出一丝不稳。而她面前大汉身形虽壮硕,伸手却极为敏捷。一双肉掌舞的虎虎生风,脚下步履走的行云如水。


「贼人无耻。」随着柳如霜的一声娇叱,两人皆翻身闪到一旁。


此刻柳如霜胸前的衣衫被撕出了个豁口,左胸半截醉人的乳肉袒露出来,罗衣的裙摆也被扯去,人显得格外的狼狈。原来那大汉掌影翻飞,专攻柳如霜的胸脯和股间。柳如霜见他故意轻薄自己,心中愤恨,又瞥见那大汉胯下之物宛如驴鞭,羞的不敢再凝神看他。心神恍惚间,身上燥热感又起,一身武功便只发挥个七七八八。柳如霜便落了下风。


这边赤身大汉掠在一旁,他心道这美人剑法了得,要不是自己一身横练功夫,铁沙掌又有八成火候,哪敢去用肉掌怼她的剑罡。当下,他鼓起掌来。


「贼婆娘,原来你的身手和你的身材一样俊俏。」那赤身大汉说完又大笑起来。


「哈哈,大哥,把这娘们的衣服扒了。」


那帮贼众见赤身大汉占了优势,一个个兴奋的在一旁鼓噪。


绑在立柱上的吕谦见柳如霜不支,便高声劝诫道:「霍夫人,你不必力敌,我个人安危是小,夫人名节是大。你一个人先回城去……」,吕谦嘴上说的大义凛然,其实一心想着让柳如霜回去搬救兵。


柳如霜听了不禁动容,没想到这个节骨眼上,吕谦还能担忧自己的安危,之前对他的不满便也淡了几分。那为首的大汉听了吕谦的话,不满地横跨出一步,大声喝道。


「连伤了我好几个弟兄,想走?且问我胯下大炮同意不同意。」话音未落,赤声大汉纵身一跃,庞大身影向着柳如霜罩去。


柳如霜心中一悚,她心道再不走脱,今日定无幸免。见那大汉向自己飞扑而来,她到不躲不避,手中软剑「噌噌噌」舞出三朵剑花直刺大汉上中下三路。嘴里也不甘示弱,呵斥道:「贼人休得猖狂,看剑。」那赤身大汉心中火急火燎,身体扑的生猛,此时见柳如霜剑势蹊跷,仿佛一团剑光向自己浑身罩来,顿时一惊。连忙在空中急急扭动身躯,向一旁翻滚。只是没想到柳如霜这三剑皆是虚招,三剑过后,柳如霜团起身体便向人群外急纵。


「想跑?」一人祭出一条型锁链,如跗骨之蛆般瞬间缠绕在柳如霜身上。祭出锁链的人正是那个二当家的刀客,他一直在伺机而动。此时只听「撕拉」一声,柳如霜整个人被带翻到地上,罗衣的下缘也被尽数扯坏,白嫩浑圆的大腿全露了出来。


「哈哈,扒了她。」有人忍不住扑上去,死死的抱住柳如霜的大腿,还把头直抵在柳如霜的屁股上,大声嚷着。「这娘们屁股好大。」话音未落,脖颈处一掌劈来,那人立刻没了动静。


「你这贼婆娘,又伤我一弟兄,今天你夫君我一定要好好管教你。」那赤身大汉挥舞着双掌如啸风般向柳如霜罩下。危急关头,柳如霜一手撑起身体,一手向赤身大汉刺出软剑,只是这一剑剑气全无,剑锋竟被大汉用双掌牢牢扣住。铛的一声,手中软剑被大汉甩出老远。瞬时,柳如霜心叫糟了,连忙想起身闪躲,又被大汉抓住腰际束带,哗,一阵猛拽,妇人白嫩嫩的肥臀全露了出来,在十几个男人团成的人圈中特别的显眼。


「妈呀,这娘们的屁股真是肥美,像两个大白馒头似的。」「呦呦,看看这腿,嫩的都能掐出水来。」「你瞧她粉粉的骚穴。老子先撸起来再说」那人果真把裤子褪了,徙自对着柳如霜赤裸的下身撸起了鸡巴。


柳如霜脸红到了脖子根,她哪遭受过这般羞辱,眼见那贼首大汉也不急于一时,只是呆呆地痴望着自己的下身,胯下驴鞭还翘的老高,周围一色男人竟全把裤子褪了,一个个顶着根腊肠一样的丑物对着自己淫笑,柳如霜真想找条地缝钻进去算了。


忽地,又有人忍不住喊。「骚妇,还不把衣衫都脱了,还等着大爷们动手?」柳如霜听了,立刻下意识的团起身体,将双手护在胸前,身子本能的往后挪。未料又被人从后当胸抱起,骇的连忙拼命扭动身体,嘴里直嚷:「住手,贼人,快放开我。」身后抱住她的贼首大汉,此时很笃定的讪笑道:「美人,忒想你夫君我了吧,还主动投怀送抱。」说完,身后又是一阵哄笑。


柳如霜听了这话气他不过,手臂又挣不过身后男人蛮力,情急之下高抬腿往自己脑后踢去,却被大汉躲开了,又踢,反被大汉擒住脚裸。于是柳如霜以一个很尴尬的一字马动作僵持着。她仿佛忘记了自己下身未着寸缕,周围男人顿时都瞪直了眼睛对着她洞门大开的地方直瞅。只见柳如霜身下细密一丛倒三角的黑丝,黑丝下鲜美的阴唇向两边微微张开,里面粉红的嫩肉清晰可辨。


「妈呀,这淫妇可真骚呀。」有人惊骇的嚷起来。


「可不嘛,穴口开这么大,这是在主动请缨。」柳如霜听了这些话,这时才反应过来周围男人所看的地方,立刻羞愤的使劲挣扎。身后大汉不管不顾,只是死抓柳如霜的脚裸,并把她的双手反剪起来一同捋到脑后,这时柳如霜胸前挺硕的胸脯都要把仅剩的衣衫撑爆了。


很快,一双竹签般的黑手不失时宜的伸了过来,牢牢地按在了柳如霜鼓胀的胸脯上。其用力之大,便如鹰爪般扣进妇人的乳肉里。「泼妇,之前你刺我两剑,现在我一并讨还。」瘦长刀客恨意犹在,竟抓着柳如霜的乳肉一个劲地向外猛拉,柳如霜痛的左右摇头。只听「嗞」的一声,衣衫尽破,两只如柚的奶子呼跃而出,一旁的男人们看的都不禁张大了嘴。


顺着男人们的视线瞧去,柳如霜的乳房不仅蔚为壮观,而且峰峦挺拔。一圈乳晕娇嫩适中,乳头又盈盈俏丽。那刀客见了不禁赞叹道:「想不到这衣衫下竟藏着这惊世骇俗的好宝贝。」一双竹签手再度死死按在柳如霜的乳房上,左右画圈,上下狠狠地揉搓。


「你们这些贼子,这般欺我,啊,」柳如霜无助的闭上了眼睛,她真希望眼下只是噩梦一场,只是乳房被那贼人擒在手上,滚滚的酥麻感夹杂着羞耻一并向她袭来,感觉如此真切,断然不是梦魇。随着柳如霜又唤出了一声哀吟,她体内炽热的烈火升腾起来,不停地在身躯内穿梭着,快感如潮水般涌入了她的大脑。


「啊,你。不要碰我。」


「哼哼,泼妇,这是你自找的。」刀客言罢,又死抓着柳如霜两只柔嫩的乳头向外圈狠狠一拧,边拧还边向两旁扭拉。


「别。啊,你这贼人」柳如霜扭动着身体。嘴里却发出了舒爽的吟叫。如此羞耻,如此疼痛,为什么快感会如电流般从乳尖传来,轰隆隆,一声炸雷在柳如霜脑际炸响,她仅有的一丝丝清明在男人的蹂躏中渐渐消散。


「嘿嘿,二弟,大哥看这婆娘身体很敏感啊。」身后的大汉这时用胯下驴鞭徐徐研磨柳如霜敞开的阴户,硕大的龟头才掠过妇人的阴蒂几次,泊泊的淫水就将贼首大汉的分身淋了个半湿。


「大哥好眼力,这娘们就是天生的荡妇,好好调教,以后肯定能卖个好价钱。」二当家的刀客依旧死拧着柳如霜的乳房,不停地试探着两团嫩白乳肉的张力极限。


被两个男人不断亵玩的柳如霜哀声连连,脸庞早已升起了红霞,眼眸中气雾霖霖,她忽地又大叫了起来,「不要,不要进来。」又听到异样的「啵滋」一声,身后的贼首大汉已经忍不住将硕大驴鞭插进了柳如霜的阴户内。一男一女同时爽的哆嗦了一下。


「妈的,这婆娘好紧。」饶是贼首大汉使劲一捅,硕大驴鞭也只是堪堪滑进去小半截。柳如霜成软叠嶂的阴道壁让贼首大汉爽的犹如踏进了云端里。


「干,真他娘的尤物啊。」贼首大汉将擒住柳如霜胳膊的手移到了她的腰际,汉子现在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开始发力前后耸挺。啪啪的耻骨相交声从两人结合处传出。柳如霜撅着的肥臀被撞出一阵阵肉晕,人也被操的软的就像滩水一样,眼下的柳如霜双手虽获自由,却只是无力的耷拉在身前刀客的肩膀上。看上去到有种投怀送抱主动勾揽的意味。


瘦高刀客也不客气,顺势吻在了柳如霜的朱唇上,同时心里暗道:「这泼妇简直忒撩人了。」柳如霜被刀客吻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慌乱,男人吻的急切,两人「呜呜呜」地拥吻在一起。舌头如胶似漆,甜蜜的缠绕又分开,晶莹的口涎从柳如霜的杏口中滴落,片刻后柳如霜看向刀客的眼神居然又闪过一丝娇羞和媚惑。


身后的贼首大汉抓着柳如霜的腰际,这时耸挺的幅度越来越大,有一种大开大合之势。妇人的大白肥臀被撞的啪啪作响,肉嘟嘟的臀瓣泛起一波波淫秽的肉浪。


「骚穴好紧,屁股真她娘的弹手。」贼首大汉狠抓了一把柳如霜的臀肉,又轮起巴掌啪啦一下打在妇人的大白屁股上。柳如霜立时扬起脑袋发出一声哀鸣,白嫩嫩的身体跟着一阵抖索。「操死你。」贼首大汉的冲击愈发激烈,每次硕大驴鞭都是滑过柳如霜娇嫩的阴壁直抵进花芯,再尽根拔出,带出点点淫水,复又尽根而入,让胯下妇人止不住的哀嚎。


「嗯,不行了,奴家。啊,要死了」柳如霜胸前的一对大奶被刀客撰在手里玩弄,或揉扁或拉长,滚圆肥臀被身后大汉狠操出了红晕,双腿因极度的快感竟有些无法支撑起身躯,小腿略微颤抖的蜷并在一起。无边的舒爽感泯灭了柳如霜的理智,在两个男人的前后夹击下,她居然慢慢的下意识的去迎合身后大汉的奸淫。主动扭起大白肥臀一下一下回应套弄那大汉胯下的驴鞭。


「骚货,屁股挺会摇啊,」贼首大汉又拍了一下柳如霜的肥臀,邪邪地淫笑道。柳如霜此时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意识不到,只顾着本能摆动臀丘一个劲的用自己的阴穴吞吐身后大汉粗壮的凶器。直到身后渐渐没了动静,她才有些诧异的回过头来。只见那贼首大汉正一动不动的一脸坏笑的看着自己,而自己的屁股依旧情不自禁的一次一次向那大汉胯下送去。


「啊,不,简直羞死人了。」柳如霜在这一瞬间很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大哥,操死这个淫妇。」一旁的一圈贼徙看的群情激奋,一个个的呐喊助威起来。「对,操死她,把她的大白屁股操烂。」立柱上绑着吕谦此时恨的牙根直痒痒,他恼怒的扭动着上身,裤裆里细长鸡巴顶的老高,直瞅着柳如霜白嫩肥美屁股的眼睛都能喷出火来。吕谦感到心里郁闷无比,本来现在恣意玩弄这具性感丰腴身体的应该是自己,怎么就阴差阳错绕了一圈反而成全了别人。


「啪啪啪」,交媾声仍在继续。柳如霜只感觉浑身酥麻的都要绷坏了,此时她墨色秀发如瀑布般低垂下来,月牙般的眼眸失神的不知在向哪张望,她的小腹开始一阵激烈的抽搐,阴穴深处止不住的收缩激颤,一大股的花浆喷洒出来,全打在贼首大汉的粗壮鸡巴上。


「这就泄身了,老子的乾坤驭女棍法还没使出来呢。」那大汉感受到柳如霜身体的痉挛,依旧不管不顾前后耸挺。片刻后,他忽地拔出自已的大号驴鞭,将柳如霜的身体按趴在地上,只让她肥美的大白屁股高高撅起。然后对着妇人早已泥泞不堪的耻户「啵滋」又是一下。


「天呢,要死了。」刚泄完身的柳如霜还没从余韵中回过神来,屁股上狂风暴雨的鞭挞再度向她袭来。她立刻又进入了失神的状态,嘴里止不住的一个劲的哼哼,忽地,俏丽脸庞处递过来一根细黑的腊肠,还带着弯,腥臭腥臭的。


「泼妇,给我吹吹。」刀客讪笑着将自己的淫器在柳如霜满是红晕的脸庞上拍打磨蹭着,他见妇人只顾着娇喘呻吟,螓首轻摇,一副醉生梦死的模样。于是刀客索性将柳如霜的下颚托起,对着她红润小巧的檀口直接将自己的鸡巴捅了进去。


「呜呜呜」妇人感觉自己就像吞进了一颗发臭的鸡蛋,那玩意还散发着一股异样的强烈的雄性气息,这气息非凡,都能将她熏的三魂出窍。


「好好舔。」刀客看着柳如霜略带幽怨的眼神,开始徐徐地前后挺动鸡巴。


山风呼呼地吹,庙宇里的贴身肉搏之声不绝于耳。绑在立柱上的吕谦最是无奈,之前散立在外围的几个精光汉子现在向内越靠越拢,将里面的景色围的密不透风。他现在是连个妇人的影子都看不到了。而人圈里的三人依旧赤身光腚的搂抱纠缠在一起,看得外围的一圈人是分外眼红。


圈里的赤身大汉此刻越战越勇,他嗷嗷地叫着与二当家的刀客将妇人的身体贴身挤在各自的胸膛前,一个搂起妇人的一条白皙大腿,从前面狠狠地挺刺女人的骚穴,一个掐着妇人的柳腰和肥臀,从后面疯狂捅碾女人的雏菊。柳如霜则像条砧板上的白鱼一样被两个男人夹在当中,她现在目光涣散,檀口微启,缭乱发鬓上香汗淋淋,似乎连哀叫声都变的轻若蚊吟了。


「大哥,我们也要。」一旁看的人实在忍不下去了。


「快了,弟兄们,让大哥再射一炮。啊」贼首大汉此时胸膛发红,嘴巴张的老大,低吼咆哮声不断,腰胯挺动的力度便如同一只爆发的黑豹一般。


「啊,来了,要来了。老子操死你个骚货。」贼首大汉一手牢牢抓着柳如霜高耸的乳房,一手紧掐妇人腰际,下身耻骨死死地抵在妇人的耻户上,硕大驴鞭滑过层层阴壁捅进柳如霜的花芯最深处。然后一股,二股,数股的白浆伴着贼首大汉的咆哮,全都激射进柳如霜的子宫里。


「她娘的,这婆娘太消魂了。」好一会,贼首大汉才拔出了他软塌塌的鸡巴,数次的射精都让他的阴囊变得萎靡。与此同时,大股的白浆从柳如霜耻户口流出,将她的浑圆大腿染的更加白嫩。


「啊,不。」柳如霜依旧在轻声的哀吟,身后的刀客还在开垦着她滚圆屁股上的雏菊。就这当口,又一个赤身男人扑到了柳如霜白嫩嫩的身上,妇人刚刚得以喘息的耻户又被填满了。


就这样,一个又一个的男人从妇人身上下去,一个又一个男人又急等着扑上了妇人的身体。也不知过了多久,夜都黑了。啪啪啪的交媾声仍然时断时续,直到那个浑厚粗狂的声音响起。


「弟兄们,今天先乐到这里。这婆娘一身的好皮囊,玩坏了就不能细水长流了。」「呵呵,大哥我还指望将她卖到杏花楼,弄个好价钱。」贼首大汉将一个男人从柳如霜的身体上扒了下来,又厉声对着庙宇里另二个人说道。


「你们,去弄桶水把这婆娘洗一洗,然后喂点东西给她吃。」贼首大汉看了一眼躺在地上了无声息,浑身精斑的柳如霜,然后冲着一旁的瘦长刀客招了招手。


「二弟,等那婆娘缓过来了,你去把她绑绑好,再给她意思意思。」贼首大汉笑的很邪。


「放心吧,大哥,我的技术你还不知道吗,保管这婆娘受用。」瘦长刀客冲着贼首大汉挤了挤眼睛,两个人又相视而笑。


夜深了,月亮从山坳坳里升起,庙宇里静悄悄地。柳如霜昏昏沉沉的,想睡却无法睡去,只是偶尔发出一声轻微的呜咽之声。现在的她,身体在半空中微微摆动,杏口中早已被人塞进了棉絮,四肢也全被反弓着绑牢,一双丰挺的大乳被绳索呈 8字紧勒住乳根。双峰之间又引一根长绳沿着柳如霜平滑的小腹,顺过稀疏的倒三角,深扣进柳如霜鼓起的耻户里,然后一同引向绑着四肢的绳扣,将她吊在庙宇的一处横梁上。


不但如此,柳如霜娇嫩的乳头还被两股细绳缠牢,细绳向下绷地紧紧,因为绳下的一端还绑着两块碎石。此时妇人的乳头和乳肉都被拉的老长,纺锤型一般,柳如霜的乳头都渐渐出现黑紫色了。


柳如霜不知道这样的噩梦还要持续多久,乳头和阴户处传来的阵阵刺痛和灼烧感,都如电流一般不断的刺激着她的神经。她轻微的扭动身体,想调整到一个略感舒适的角度,却让自己的敏感部位的灼烧酥麻感变得更加强烈。


「呜呜」柳如霜晃动着自己悲戚的脸庞,她感到自己红肿的耻户口又开始渗出淫液了。这时,一个熟悉的轻细的声音从耳畔传来。


「霍夫人,霍夫人快醒醒,我吕谦救你来了。」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