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烈女侠淫记

陈师师虽然年芳三十,由于宫中保养有术又兼有驻颜的妙法,端庄清秀的眉目看起来也不过二十有余,宽松的衣服露出了雪白的半个肩膀,一对儿圆润欲滴的雪乳饱满的露出半分,纤腰肥臀,宽大的下摆被刮破了,露出一双修长白皙的长腿,这凹凸有致妩媚曼妙的身材说不出的万种风情,陈师师看着围拢过来的百十来个打着赤膊的蒙古鞑子兵,那一双双如狼似虎饥渴的眼睛盯着她的身子仿佛要看到衣服下面的胴体,那泛着古铜色缀满了汗水肌肉发达的胸膛合着那一根根粗壮勃起宛若儿臂的肉棍,陈师师不禁浑身颤抖,乳房随着身体的震颤也微微抖动,这更是激起了这帮蒙古兵的性欲,有的甚至抑制不住的淫笑起来。


陈师师强作镇定对着徐铁说道:「这位官爷,美人配英雄,如果您不嫌弃,妾身愿意以身相许,妾身的女儿年方二八,仍是处子之身,在宫中琴棋书画甚得妙义,又是天子的骨血,若是官爷能将她献给大汗,必是奇功一件!」徐铁听到这里,心中一百个鄙夷,虽然我徐铁落为汉奸,但若不是中原各路豪侠都要取我性命,我何苦如此,你本是青楼女子承蒙皇恩,居然如此不守妇道!


徐铁一把抓住陈师师的乳房揉捏起来笑嘻嘻的问道:「你刚刚说你要许配给我,可是当真?」陈师师感到这手孔武有力,揉捏得乳房有些吃疼,但只能勉强呻吟一声看着自己白皙娇嫩的雪乳在徐铁的手里变化着形状。


「官爷正是,如果不嫌弃,妾身……」还没等陈师师说完,徐铁另一只手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陈师师衣服下摆破开的地方伸进手,两根手指直接探入了陈师师两腿之间的方寸之地,这徐铁成名绝技就是金刚指,手指不仅具备气功,灵活度也是常人难及,食指拨弄阴蒂,中指无名指直接探入陈师师的阴道深处,陈师师哪里承受的了这样的侵犯,顿时感觉下体奇痒全身酥麻,纤细的腰肢不由得扭动起来,丰满的臀部撅起,私处被徐铁的手指撩拨得简直欲仙欲死,「官爷,官爷……求求你,啊啊啊啊,求求你……妾身,妾身」徐师师的乳房被徐铁揉捏摩挲着从衣服里露出多半个,下体被徐铁修长粗壮的手指蹂躏着,浑身感觉酥麻而兴奋,衣服随着身体剧烈的扭动和颤抖,慢慢难以遮体。


有几个蒙古兵看着陈师师白皙而性感的身子因为高潮兴奋而扭动,不由得脱下裤子开始自慰。


陈师师此时被徐铁撩拨的下体不断的流出白浆,顺着双腿往下横流,脚下的地面都湿透,徐铁故意用力点了陈师师的几处乳穴,陈师师本生育过玉儿,此时奶水又开始分泌,随着徐铁的一次次挤压,奶水就不断喷射出来。


「求求你官人,不要不要这样,求求你,这里人多求求你……」陈师师再也无法镇定了,双手无法护住自己的身子干脆抱住徐铁哀求起来。「官人求求你,我快不行了,求求你带我走,我的身子全给你……」陈师师不住的哀求,玉儿吓得哭起来,陈师师的衣衫尽湿,发髻也随着挣扎开始散乱,徐铁把玩着手里这柔滑白皙的大美人,闻着陈师师衣衫内胴体的清幽之气,从乳房不断流出的奶水散发着奶香,怎肯放过她呢。


左手揉捏着酥胸,右手的抽插又加快了一倍,感觉从陈师师下体不断喷射出来的液体越来越多,但陈师师的下面果然是经受了千般历练,依然随着每次乳房吃疼,下面都紧一下,若是寻常女子,只怕被徐铁这样搞不出半个时辰就虚脱昏厥,纵使是未曾开苞的处子之穴也会被这两根运气则粗长的手指玩弄得松弛。


之前作采花贼时被徐铁害死的一个美貌少女还未等到徐铁的肉棒插入,下体已经被摩挲得高潮迭起,那女子虚脱无力,下面也松弛得可以容得下徐铁的整只大手,最终徐铁玩儿得太过兴起,用整只拳头在那女子体内进进出出,整只手没入女子体内直到手肘,直到此时徐铁才发现那女子已经气绝身亡,只好掏出肉棒对着尸体的后庭进行了一阵云雨。


若是有眼前陈师师的这身体素质,又能爽快的玩儿个把时辰。徐铁想到这里嬉笑着说:「人多无妨,这些人都是我手下的兄弟,今天我大喜的日子兄弟们也开心看看又何妨?」说罢掏出自己青筋勃起的肉棒对着陈师师已经湿漉漉的下体狠狠插了进去。


陈师师只觉得那两根手指变成了一个粗壮有力宛若手臂一般粗壮的东西深入到了腹内,一路往上顶,顿时哎呀一身大叫,几个正在自慰的蒙古兵不小心把白浆射到了陈师师的腿上。玉儿被两个侍卫控制着流着眼泪看着母亲被徐铁糟蹋着。


陈师师自小就学会如何讨好男人,下体被徐铁进入的同时,立刻双腿将徐铁环绕起来,高耸的胸脯挺起,正好乳头送进徐铁的口中,徐铁含着陈师师的乳头,感觉自己的肉棒被陈师师的阴道紧紧的含住,每一次摩擦都膨胀一寸,但陈师师面若桃花双目传情每一次都很配合的轻声呻吟,甜美的奶水和这女人的香气让徐铁有些不忍,但徐铁的内心又因为这女人的失节感到阵阵恶心。


「陈娘娘,你既然要委身下嫁与我,我跟我的这二百六十一个弟兄出生入死多年,我承诺过我有的也得给他们哎,你答应么?」陈师师正在娇媚的依偎在徐铁的怀里,听到徐铁忽然来这么一句突然怔住了。


几十个蒙古兵会意凑过来很轻易的扯掉了陈师师身上绣金描龙的衣服,最壮硕的是徐铁的副官,趁着徐铁吸允着陈师师的乳汁,下体不住的抽动摩擦着陈师师的小洞之时,副官捧起陈师师白皙的屁股,挺起自己的粗壮如长枪一般的肉棍照着陈师师肛门那紧绷的洞口狠狠的插入进去。


顿时陈师师红润的脸蛋变得煞白「官官爷……为……为什么?……我我要的是你啊……」徐铁大笑道:「我的美人,你既然是我的人,我让我弟兄们跟我一起享用,合情合理啊,你伺候好我们,你女儿我才会送去给大汗啊,要不你看我这如狼似虎的一帮兄弟,你如花似玉女儿只怕保不住呀。」陈师师咬着嘴唇,泪水顺着脸颊留下来,一辈子的争名夺利,从一个穷苦人家孩子被卖到妓院,出落得美貌无双成为公子王孙一掷千金的花魁,又得到皇室宠幸,怀了赵家骨肉,这一生的棋最后毁在樊城了,眼下只能保住女儿。「好!


你们都来吧,我会像伺候官爷您一样伺候他们的,请您一定照顾好玉儿。」说罢陈师师擦擦泪水,抱住了徐铁。


徐铁在这精通房中术身材又曼妙妩媚的女人身体里抽动了千余下,射了三四次,瘫倒在地上。那副官抱着美人的身体,对陈师师紧紧的肛门内只动了六七下就射的一塌糊涂,又两个蒙古兵抱住陈师师一个插前边一个插后边开始抽插,陈师师被徐铁干完也是筋疲力尽,扑在前面的蒙古兵身上,身体微微配合着抽插,双脚被两个蒙古兵抓起在他们的肉棒上摩擦起来,双手又被两个蒙古兵抓住让她攥住他们的肉棒帮他们自慰,一对雪乳因为能分泌奶水,被几个蒙古兵争着吸允,陈师师刚想叫,一个蒙古兵掏出了肉棒朝着她的喉咙捅了进去,可怜这风华绝代的美艳女子,柔美的身体就被着一轮轮换上来的蒙古兵蹂躏糟蹋着「……不不……来干我」陈师师想起自己精心培养的女儿,有着自己当年的美貌,决不能落入蒙古兵的手里,每次明明被干的筋疲力尽却要央求他们赶快再来。


几个蒙古兵把她抬上屋内唯一的床上,陈师师的下体被精液和自己的白浆润的湿滑,乳房上乳汁横流,一个个牙印在雪白的乳房上留下痕迹,纤细的腰背上淋满了男人的精液,大腿上部摩擦得通红,下部满是抓痕和蒙古甲衣碰触的伤痕,在一多半的蒙古兵干完之后,这风华绝代的陈师师头发散乱,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形。


到再床上双眼圆睁,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话来,完全虚脱无力。徐铁此时缓过来力气,看着床上白皙性感的身子,还有好多蒙古兵跃跃欲试的爬上去对着已经毫无反应的陈师师发泄一番。「娘,娘你不要死,玉儿不要你死啊」徐铁一激灵坐起来。循着声音看到被侍卫控制着的那个妩媚动人的小美人赵玉儿。


赵玉儿刚刚十六,由于母亲的调养栽培,身体发育得丰乳肥臀身材纤长高挑,身体看起来像是十八九岁的大姑娘,脸蛋却妩媚中带着一些清纯。


明明仍然是个小孩子,身体却已经具备了女人的一切特质。有几个还没上过陈师师的蒙古兵很气愤的问徐铁:「千户大人,这女人眼看快咽气了,我们跟着您上刀山下火海的,还没碰着她奶子,她这一蹬腿儿,我们摸着她冰凉的身子,心也凉了半截啊,你看那思查黑阿他们,没半点功劳就先跟那女人亲热了,我们只能连他们的剩都没得捡,不公平啊!」「是啊是啊,千户大人不公平啊!」这一百来人气势汹汹的看着徐铁。


此时徐铁感觉自己身体像掏空了,射了陈师师三四次,完全已经没力气来服众,况且这批士兵说的也在理,之前没有考虑好他们先后顺序。「不要啊,救命啊!娘啊娘啊,救救我!救救玉儿!」玉儿哭喊声音甚是刺耳。


徐铁望去,那一百多个还没干过陈师师的,以及最早干完陈师师已经缓过来的蒙古兵,把那两个侍卫捆了个结结实实,上来就扒玉儿的衣服。「你们住手」徐铁想说,但看见其中一个蒙古大汉腰上带着弯刀,怪眼圆睁看着他,只得住口。


赵玉儿哭喊着,衣服被这百十条大汉瞬间扒得精光,他们嬉笑着,把玉儿雪白的身子推来推去,玉儿哭哑了嗓子,想挣脱却挣脱不开,两个大汉把她摁住在床上,陈师师的旁边,撕掉玉儿的红色肚兜,玉儿白皙的身体一览无余:还稀稀疏疏的阴毛下面宛如花瓣一般的粉嫩阴唇包裹下仿佛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纤长的一双玉腿被两个蒙古兵强行拉开,女孩从未被男人触碰的部位毫无保留的展现在这些兽兵面前。


两只雪白浑圆的乳房宛如两只梨子挺在胸前,随着玉儿的挣扎不住晃动。乳头粉嫩乳房坚挺。玉儿哭喊着呼唤妈妈,陈师师睁着眼睛看着玉儿,身上还趴着个蒙古士兵,随着蒙古士兵的抽插,陈师师的身体跟着颤动,不知道是死是活,只是从她眼里不断流出的泪水看出她的还没有死去。


之前的那个最强壮的徐铁的副官最先扑到玉儿身上,把曾经插入到玉儿母亲后庭内的粗大肉棒顶开了玉儿的处女膜,直接没入到玉儿的身体内。「啊啊啊!


不,好疼,娘娘,好疼,救我啊!」玉儿哭喊起来,那副官死命的抽插下,每次抽出肉棒就带出许多的鲜血。「你比你娘的还紧嘿嘿」副官笑道,周围的蒙古兵哄堂大笑。玉儿的挣扎更增加了他们侵犯她的欲望。


副官狠狠的干到射出粘稠的精液到玉儿体内之后,留下拼命挣扎哭喊的玉儿,第二个爬上来的在玉儿的号哭声里尽情的发泄,当第三个,第四个人强奸玉儿的时候,玉儿的哭声越来越小,旁边的玉儿母亲陈师师已经毫无生气,被几个蒙古兵翻过来调过去的干,嘴里装满了精液,玉儿稚嫩的乳房被蒙古兵撕咬,两条修长的腿无助的挣扎,鲜血不住的喷涌出来,她第一次的性爱,稚嫩的阴道完全无法抵挡这突如其来,几十上百人的轮番摩擦,早已破裂外翻,满床殷红的鲜血更激发了士兵们的性欲。


玉儿在第九个士兵爬上来之前就已经断气了,但这些如饥似渴的蒙古兵根本没有在意她渐渐冰凉的身子和空洞的眼神,闻着她全身的体香,这些蒙古人对这个汉人少女充满了欲望之火。


第四十个爬上玉儿身体的士兵发现了不对头。他咬掉了玉儿的一个粉红的乳头玉儿却没有任何反应。第六十三个爬上玉儿身体的士兵把玉儿翻了过去想干玉儿的后庭,却觉得玉儿的后庭不仅不紧,还很松弛,不过他还是尽兴的抽插直到射到了玉儿的体内。这样大家都知道这对母女已经离世的时候,却已经到了第二天的中午,这两具白皙美艳的女尸,不再发出女人的香气,而是被上面淋满的精液散发的腥臊之气取代,不断还有士兵看床上这美艳丰满白皙的胴体,按耐不住爬上去发泄兽欲。


徐铁也阻止不住,就看着两个绝代美女的尸体被翻来覆去的折腾,一个身下是白色的液体留下的污渍,一个身下是下体流出的血污。


傍晚时分,又有两三个年轻女子被抓来,是负隅顽抗的樊城女居民,丈夫和父亲都死了,这三个女子不过二十岁,还没等到夜晚降临就相继死去。


一个因为被抓之后大骂蒙古士兵,徐铁还没发话,一个身强力壮的军士抓住这姑娘,撕去衣服,讲一根粗树枝狠狠的插入这姑娘的私处,女孩痛不欲生的挣扎扭动,这军士又被激发出了性欲,把肉棒硬插进女孩的肛门内奸污了她,拔出肉棒的时候才发现因为用力过猛,那半截三尺来长的树枝被全部戳进女孩体内,那女孩早已气绝身亡。


第二个女孩死的就更惨了,双手都被捆住吊挂在房梁上,两条腿悬空着,几十个蒙古兵趁着徐铁不注意就给姑娘轮奸了,怕徐铁知道,其中一个管刑具的蒙古兵就把一根用来拷打犯人的粗粗的铁棍烧了通红,然后狠狠的插进那女孩的阴道内,女孩惨叫起来,这蒙古兵拿着烧红的铁棍狠狠的抽插了三次,女孩的叫声才停下,双腿用力蹬了几下气绝身亡。


第三个女孩遭遇要比前两个还可怕,六个士兵不由分说就把她衣服扒了精光,奸污了她,之后,这六个士兵找来宋朝做火炮的硫磺硝石,放进碗口粗的竹筒里,把这姑娘双腿拉开,将竹筒硬生生塞进了这姑娘的阴道最深处,女孩惨叫挣扎起来,想拔出竹筒又拔不出来,这六个蒙古兵找来一根细线点燃,只听轰隆一声,那女孩大叫了两三声就再无声息,之间她两条腿之间的阴道已经被炸成了一个大洞,阴道肛门都已被炸烂,内脏流出,女孩挣扎了两下就再无气息。


徐铁熟视无睹,樊城破掉之后,被奸杀被活活钉死在墙上被强迫亲人互相乱伦被割掉乳房阴户惨死的女人比比皆是,徐铁本曾是个采花大盗,但直到樊城破掉才真正看到女人的各种可悲可怜的死法。


「报千户,又抓到汉人女子十五人,我们审问一番如何」几个蒙古报信的小兵兴奋雀跃的冲进来。徐铁喜形于色:「好样的,你立了首功一件!」正在此时,一阵冷笑震颤屋檐「哈哈哈哈哈,小小采花蟊贼果然陋习不改在这里还要捉女人玩儿弄!」「师兄,这小采花贼敢不敢出来要是跑了我们怎么办?」「师弟,他还有跑的可能嘛?到咱们手里?」徐铁听闻这三个声音不由冷汗一阵阵袭来。


只见一声女子的惨叫,一个白花花的东西打将过来,徐铁立刻闪过,那白东西落到桌子上顿时桌子变成碎片飞散开了,这才看到是一具赤身露体的年轻女子尸体,双腿大开,两个硕大的乳房上青紫色指印甚是显眼,女子的私处大开成一个巨大的黑洞却无一滴液体流出干涩无比,这女子眉清目秀嘴角渗出鲜血,不是别人,是有「大漠西施」美誉的女剑客完颜盈,此时死状凄惨万状,修长的双腿劈开着露着松弛打开的私处甚是不雅,可见杀死她的人绝非善类。


扔进女尸之后飞身进来是三个黑影,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像徐铁,徐铁本是硬气功的好手,但之前因为跟陈师师大鱼水之欢,自己又只是一人,还未等反抗三处大穴已被这三人制住,这时才看清来着长相:这三个人身披袈裟,脑袋光亮确是面目凶恶,「阁下莫非就是西域少林八大金刚中有名的释空,释性,释法?」徐铁叹道。「既然都给蒙人卖命,何必自相残杀呢?」「自相残杀?」释空笑道「我们何时会把你当自己人过?你一个淫贼而已!」「淫贼?」徐铁冷冷的道「我倒是听说阁下三位才是淫僧中之翘楚,适才抛进来的那个,是不是就是你们先奸后杀?」「非也非也!」释性双手合十「刚才那个女施主,不巧被我们遇见了,我师兄有好生之德,想同那女施主阴阳双修,那女施主不但不肯,还辱骂我师兄弟三人。


于是我们就只好,把她内力吸走然后让她尝尝生老病死之苦。」说道这里三个番僧淫笑起来。「对对对,我们让她试试如何生产,我师兄的头刚好在她身体里带了一呆,现在她的辈分修行可不浅」释法笑起来,解释怎么吸干了完颜盈的内力然后让释空把头硬塞入完颜盈的下体把完颜盈活活折磨致死的。「我们也许可以联手」徐铁心里充满了鄙夷和不快。「联手?跟你?可惜你是个死人了!」释空说罢三个人手上稍微一用力,只听几声脆响,徐铁全身筋脉尽断倒毙当场。


门外的女子惨叫之声不绝于耳。三人出门观瞧,之间刚刚掳来的十几个年轻女子尸横遍地惨状万千,有的女孩双腿岔开,满地鲜血,肠子从私处流出来。


有的女孩被一根禅杖从阴道插入从嘴里穿出死在当场,有的女孩下身赤裸被一杆戒刀钉在树上。


有的女孩身上身下各一个死去的光屁股的蒙古士兵,一杆戒刀把三个人穿在一起,那两个死蒙古兵的肉棍还都插在可怜女孩的体内。这些惨案的凶手——五个光头披着袈裟的番僧正在轮番强暴一个还没咽气的女子,那女子眼看也气息奄奄,乃是樊城外六十里小门派青女剑的掌门绣娘。


这五个人中四个人摁住绣娘的手脚,余下的一个人用手指先不住的挑弄绣娘的下体,绣娘内力已经被五人吸走,全身无半点力气,抖如筛糠,年纪仅仅二十余岁就掌管了一个小门派押镖护航在樊城周围,此时的绣娘哀声求饶:「求求你们,不要杀我,求求你们」这五个番僧也不答话,那个用手指玩弄绣娘的和尚不断的抽插着,绣娘被挑弄的呻吟不止「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不要杀我,求求你们啊啊啊啊」绣娘的下体淫水飞溅起来,和尚两根手指很快就变成四根手指,抽插,最后很快就变成了拳头在绣娘的体内进进出出「啊啊啊啊……疼啊……不要啊,好疼啊……我要裂开了疼死了……不要啊求求你们不要啊」。


绣娘哭喊着,绝望的看着五个人,而屋里那三个和尚也走了出来:「释嗔,释痴,释贪,释悟,释净!你们五个在玩儿什么,我们也来玩儿玩儿!」三个和尚淫笑着凑过来看着绣娘。其中一个脱下袈裟把自己的肉棒递过来给绣娘。


「吃!」释空叫到。绣娘立刻大张小口,任凭释空的肉棒顶进喉咙,非常顺从。「想不到青女剑派的掌门居然是如此下流货色,白瞎了一副好皮囊」三个和尚甚是不悦。绣娘用力的吸允着,承受着下体被拳头一下下的摩擦着。八个和尚轮番玩弄了绣娘一会儿,释空找来一把戒刀,慢慢的插进绣娘的阴户,「求求你,别杀我,让我做什么都行!」绣娘哭喊着,双手双脚被摁着,一直引以为傲的青女剑被戒刀砍为两段,绣娘哭红了眼睛,看着释空的戒刀一点点的伸进自己的方寸之地,「求求你,别杀我,求求你,你干的我很舒服,求求你」绣娘哀求着一遍又一遍。释空慈眉善目的和蔼的说:「好吧,就依你。」从阴户前收起了戒刀,用手指又开始玩弄起绣娘。「啊啊啊啊啊,好舒服,啊啊啊啊,来干我就好求你」绣娘轻声呻吟起来,为自己能苟活一条性命很是庆幸。


释空的手指很快变成了拳头飞快的抽插起来,绣娘本就是个少女,被他们几个扩张得下体已经松弛,又被硕大的拳头来来回回快速的摩擦着,很快身体就有了反应,乳头坚挺硬了起来,阴蒂被拨弄得充血坚硬,阴道被快速的摩擦越来越痒。


绣娘全身都感觉快要高潮了,全身好痒好麻,仿佛快要进入仙境一般,释空的手越动越快,两旁的和尚用舌头舔着绣娘的耳朵和乳头这些敏感部位,绣娘感到高潮迭起,一阵阵的呻吟着,下体不断的开始喷射出白色的淫水,绣娘身体扭动着,两个硕大的乳房摇晃起来,两眼翻白随时仿佛会被这高潮弄得虚脱而死,然而就在身体一次次的扭动,下体喷出白色的汁液的时候,只听到释空冷冷的说:


「现在高潮了吧?满足了吧?永远高潮下去吧」。


说完寒光一闪,长长的戒刀一半没入了绣娘的下体,「啊啊啊呃呃呃」绣娘的呻吟变成了绝望的惨叫。下体突如其来的剧痛,在浑身麻酥爽快的时候突如其来的这柄刀洞穿了子宫壁经过肠道和胃直接插进腹部深处。


绣娘被剧痛激发得死命挣扎起来,双手握住刀柄想把刀从下体拔出来,但一碰刀柄剧痛就溢满全身。「啊啊啊啊啊啊,不要杀我,啊啊啊啊求求你们,救我」绣娘绝望的挣扎着翻滚哀嚎,下体血流如注,「你自己走回去吧,我们放了你了」八个和尚放生大笑。「啊啊啊啊」绣娘哭喊起来,被八个人架起来往前走,每走一部就钻心的疼痛。


鲜血如同小溪从下体不住的流到地上,「我不行了,救我,求求你们」绣娘哀求着,捂着刀把用力向拔出来。拔了三下,绣娘把心一横,双腿张开往地上用力一坐,整个戒刀连同刀把全部没入绣娘婀娜的身体,顿时绣娘坐下的地方地上一小摊鲜血,绣娘惨叫一声口鼻喷出鲜血,气绝身亡。


八个番僧狞笑着从绣娘下体抽出戒刀,刀身上满满都是绣娘的鲜血,和尚拿着戒刀从尸体上割下了绣娘一对白皙丰满浑圆的乳房,又拉开她修长的双腿,把外阴连同阴道和子宫一起挖出来,装入随行的布口袋,淫笑着往前走去。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