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年的郭芙

我已经老了。


江湖上流传着关于我的各种传说,让他们传说去吧。在我心底里的不为人知的关于性的回忆,我想写下来,不是为了什么,只是想做为那些堂而皇之的传说的补充。我曾经活过,有血有肉,有情有色地活过。


对你说些什么好呢?那一年,我才十三岁半。


那是在桃花岛上。


我跟随郭靖郭伯伯一家回到了桃花岛上,虽然和郭芙初见面时略有嫌隙,但小孩性儿,过了几日,大家自也忘了。这几天中,四人都在捕捉蟋蟀相斗为戏。


一日,我看到郭芙一个人在一个角落里聚精会神地盯着什么在看,好奇的悄悄凑了过去一看,却是两只蟋蟀在交尾。


我哈哈一笑,郭芙这才看到我,大吃一惊之后马上满脸羞红,站了起来,低声说:「杨大哥,不许笑话我,更不许告诉大武小武。」我有些惊奇,这刁蛮小公主也会这么害羞。我也低声的问她:「你知道它们是在做什么吗?」


郭芙羞着说:「不知道。」原来她自幼在桃花岛长大,没有玩伴,竟没人告诉她这是交尾。


我问道:「那你看什么啊?」


郭芙那桃花般的脸蛋更红了,低声说:「我看到过我爹娘晚上也在做这个,我问他们在做什么,却被我娘骂了一顿。杨大哥,你懂它们是在做什么吗?」可怜小姑娘自幼一个人玩,对于性什么都不懂。对于性的好奇使得她忘了害羞,问起我这么禁忌的话题。


那时候,我才十三岁半。但性在我已经不是一片空白。我娘亲穆念慈传授了许多经验给我。我还不知道要不要在回忆录里写下我的娘亲,我不知道写下来算是致敬还是亵渎。


娘亲过世后,我已经两年多没有亲近女人了。娘亲在的时候,我还不会射精。


现在,我开始会遗精了。


我转念一想,跟郭芙道:「我们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我教你」。


郭芙一声不哼,跟我来到了一间偏僻的空房子里。关好了门之后,我低声说:「郭妹妹,你看到过你爹娘晚上怎么做的呢?」郭芙低声说:「我看到他们脱光了衣服,我娘爬在我爹身上,下身贴在一起。


我娘不停的动,口里还会乱叫。有时候我爹也趴在我娘身上乱动。他们都是等我睡着了才做的,我都不敢问他们是在做什么。不过这两年我不和他们一间房睡了,没有再看到过。我看到岛上很多动物都会做这个。杨大哥,那是在做什么?


你做过吗?」


我听她说到黄蓉伯母在床上的主动时,本来就已经硬了的阳物更是快要顶穿下衣了,连忙说:「那叫交配。我也没做过。(我娘让我发过誓,不跟任何人说起我们之间的事)我们来试试吧。」


边说边开始脱衣服了。郭芙也羞着脱自己的衣服。


我很快就脱光了。郭芙一看到我的阳物,目不转睛地看着它。我凑过去说:


「摸摸它看。」一边动手去脱她身上仅剩的内衣。


郭芙好奇的抓住了我下面,说:「杨大哥,你下面这么硬。」我说:「硬才插得进你下面啊!」说着她身上也变得一丝不挂的了。


郭芙才十二岁,小奶子才刚刚长出来一点点。下面还没长毛,光溜溜的一个小肉丘。小姑娘娇小的身躯,漂亮的脸蛋,羞答答的神情,至今还留在我的脑海里。


她问道:「这么大,能插进我下面吗?」


我没回答,伸手去摸她下面。光溜溜的阴户给我异样的感觉。和娘亲不一样的感觉。我叫郭芙躺下在地上,分开了她的双腿。粉红,光滑,微微张开的阴唇,好像有丝丝的淫水在渗出来了。像极了沾了露珠的桃花。我忍不住张口含住了她的突起的阴阜,舌头舔向她的阴蒂。


郭芙娇羞地「啊」的一声,修长纤细的两条大腿伸得直直的,小屁股绷得紧紧的。


我只舔了一会,郭芙下面的淫水就小溪一样源源不断了。我也兴奋得下身铁一般硬,转过身去,把阳具放到她嘴边,说道:「妹子,你也帮我亲亲。」郭芙没犹豫,张开樱桃小嘴,把我的阳具整个含了进去。我连忙教她:「不要用牙齿。轻轻吮它。「说完掰开她的阴唇,继续轻轻挑逗她的阴蒂。


郭芙很聪明,亲得我下面一阵阵酥麻。要不是我已经深得娘亲的真传,只怕就要射在她小嘴里了。


相互亲了好一会,我终于过足了瘾。转过身子,我趴在郭芙身上,上面伸嘴去亲她的粉红小脸,中间伸手去摸她「小荷才露尖尖角」的小奶子,下面则伸出坚挺的阳具挺向那艳若桃花的私处。


我把舌头伸进郭芙的樱桃小嘴里。郭芙喘着粗气,闭着眼睛。我一边用舌头去挑逗她的小舌头,一边伸手去摸她下面。淫水已经完全湿透了她的小阴户。我用手扶着坚挺的阳具,就要用力往里面挺进去。


郭芙「啊」的一声,「杨大哥,好痛!」


我连忙安慰她:「一会就好了。」


一边继续向里面挺进。和娘亲润滑的阴道如此的不同,郭芙的下面几乎还没有洞。


我看到她的痛苦,有些泄气了。坐起身来说道:「可能你还太小了,不能玩这个。郭妹妹,你再帮我亲亲吧。」


郭芙显然也很喜欢,低下头来把我的阳具含在嘴里,用力吮着。


我伸手再去一边摸她小奶子,一边摸她小阴户。过了好久一会,郭芙好像是累了,正要停下来。我连忙按住她脑袋,说:「再吮一会,好妹子。我就要爽了。」终于,我把我的第一次射精射在了郭芙的小嘴里。


郭芙吐了几口,问道:「杨大哥,你这是什么啊?」我也半懂不懂,说道:「这叫丢了。可惜你还小,不能插进去。等你大一点我们再试一下吧。」


郭芙一改往日的刁蛮,乖乖的点了点头。我拉过她一起坐下来,问她:「好妹子,好玩吗?」


郭芙说:「嗯。杨大哥,我们穿上衣服吧!」


我忍不住抱着她,再去亲她的粉红小脸,说道:「再玩一会嘛。」郭芙低头看到我已经软下去的阳具,好奇的说:「杨大哥,你那里怎么不硬了?」


我把她的手拉了过来,让她握住我下面,说道:「丢了之后它就会软掉。你再玩它一下,它还会再硬起来。」


郭芙把玩了一会。我也没停止在她身上摸来抹去,一会摸她小奶子,一会摸她小阴户。


特别是那光洁无毛的小阴户,真的是让人爱不释手。


我想起她说到看过郭靖夫妇房事,问她道:「好妹子,你爹的阳具是不是比我的大好多?」


郭芙红脸道:「我没看到爹爹他下面。我娘的奶子倒是比我大好多好多。有一次我看到她骑在我爹身上,大奶子要来摆去。我也好想有一对大奶子。」我摸着她的小奶子,想像着黄蓉的大奶子,不禁万分神往,心想要是有一天能一亲郭伯母芳泽就好了。那时我当然根本想不到后来我不单上了黄蓉,还和她以及她的两个女儿来了个大被同眠。


郭芙说道:「杨大哥,你又硬了。」


我继续问她:「好妹子,你看过你娘下面吗?她下面毛是不是好多?」郭芙答道:「嗯。我小时候和我娘洗浴的时候就看到过。我娘下面毛发好浓密。我娘还说我长大后也会长毛的。杨大哥,你开始长毛了,虽然才几根。」我听得欲火如焚,阳具再次铁一般坚挺。我把郭芙按倒在地上,分开她两腿压了上去。我不敢再试着插她阴户,只好在外边摩擦着。郭芙下面也再次被淫水湿透了。我无师自通地想到了一个妙招,把她的两腿合在一起,夹住了我的阳具。


我一边在郭芙两腿之间抽插着,一边亲吻着她的粉红小脸和樱桃小嘴,脑海里还想着她娘亲黄蓉的大奶子和多毛的阴部,当真是极乐世界。


这一次我抽插了半个时辰。郭芙也乐在其中,嘴里「哼哼」的呻吟不停。最后我射在了她的阴户外面。


随后的日子里,我和郭芙天天找机会躲在一起亲热。每次都把滚烫的精液射在她的小嘴里或者小阴户外边。郭芙也爱上了这游戏。


可惜大小武不明就里,看到郭芙不怎么和他们玩,天天来找我的茬。后来终于闹出事来,郭靖夫妇决定把我送到终南山去。我虽然不喜欢住在桃花岛,但也很留恋郭芙的樱桃小嘴。


临走那晚上,我和郭芙偷偷地亲热了一回,相约好下次见面的时候一定真真正正的插进去,完成未了的心愿。但我有些担心会便宜了大小武兄弟,让他们捷足先登。


在终南山上我遇到了姑姑龙儿,很快我就在龙儿身上把郭芙给彻底忘了。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