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鹰欧罗巴

慕尼黑以西100公里左右的梅明根镇,市政厅里灯火通明,联军的高层在这里举行着宴会,如果不是这座房屋实在有些简陋,只看桌上华丽的餐具和精美的食物,四周高档的陈设,真让人怀疑这是不是在维也纳那位贵族的豪宅里。


而在餐桌旁,衣冠楚楚的贵族和将军们正在进餐。


肥胖的帝国元帅,加拉斯伯爵觉得吃的差不多了,就放下餐具,擦了擦嘴,举起了酒杯说道『诸位,为了明天的胜利,干一杯』。


其他正在大快朵颐的军官忙停下来,也举杯高呼『为了明天的胜利』,那兴奋的样子似乎胜利已经到来了。


胜利怎么不会来呢,神圣罗马帝国这次动员了很大的力量,几乎每个诸侯至少出动了一个步兵团,鲁道夫二世皇帝陛下甚至一次动员了十个团,其中包括四个欧洲第一流的西班牙步兵团。神圣罗马帝国自从马克西米连一世陛下以来还很少动员这么大的力量。即便是几十年前气势汹汹的异教徒入侵,基本上也只有奥地利和匈牙利迎战。这次有5万大军,还有5000名匈牙利骑兵和8000各邦的骑兵,即便是脑满肠肥,只懂得享受的加拉斯元帅来指挥也肯定不会失败啊。


他们的敌人,一个乡下佬,号称自己是古罗马某个家族的后裔,蛊惑了一帮乡下人就敢和贵族做对。靠着瑞士人他们竟然攻下了巴伐利亚。当然,瑞士佣兵曾经威震天下,但那已经是过去式了。自从大炮出现之后再勇敢的瑞士人也只是靶子,这次联军里可是有不少大炮的。


这些乡巴佬倒也不傻,听说帝国大军接近就从慕尼黑西撤,大军追了快一个星期才追上。看起来他们有不少开小差的,这两天已经跑了一半。原来感觉有两万人,现在看他们前几天留下的营地,一万人都不到了。恐怕明天一接火就会跑个精光。


不过这些乡巴佬可不是穷光蛋,不知道他们哪来的那么多好东西卖,就是桌面上这华丽的桌布,这些精美的餐具,甚至杯中的美酒都是从苏黎世买来的。这些商品在欧洲各国都很受欢迎,更何况苏黎世有不少放贷的犹太人呢。在座的贵族们各自都做好了大捞一把的准备,想来这次一定能把各处的亏空填补不少,一段时间内也不用向那些意大利奸商借钱了——最重要的是,欠下苏黎世的巨额贷款和货款就可以一笔购销了。


加拉斯元帅一饮而尽,放下酒杯之后笑眯眯的说,『我准备了一些饭后甜点,希望大家品尝。』之后拍了拍手,楼上一些侍从端着几个巨大的托盘下来了。可是托盘里不是冰淇淋,蛋糕之类的食品,而是只披着半透明的白纱的美女,搔首弄姿的媚笑着看着客人。


饱暖思淫欲,将军们虽然有些是见过市面的,可也觉得眼睛发直,看着眼前一片白花花的若隐若现的肉体,一个个都恨不得把这些姑娘一口吞下去。


仆人们把托盘放到每个人面前的桌面上,就退下去了。美女们搂着面前的客人,开始给客人宽衣解带。有不少急色的已经开始上下其手,又亲又摸。


匈牙利骑兵统领哈提克将军正当壮年,最是兴奋,衣服扣子太多也懒得一个个解开,褪下裤子就想把美人就地正法。美人却嗲声嗲气的说『大人,人家先服侍您一下啦』,低下头去,将肉棒含在嘴里舔弄。这姑娘一般舔着一边想『这人的东西可真不小,可惜味道太冲,不知道多久没洗了。不过和之前常见的那些或肥胖或瘦弱的贵族相比,这位将军大人到是强壮的多啊。只希望他不是个虚有其表的家伙。』哈提克将军从小喜欢军旅生涯,不像一般贵族那样沉迷声色犬马之中,前两年刚刚在提利元帅——那时还没有元帅称号——麾下和土耳其人大战一场,率领匈牙利骑兵立下不少战功。将军平时找女人也没这么多花样,一般是脱了裤子就干。不过在元帅面前不好强来,觉得肉棒蛮舒服也就任其施为了。欣赏着美女高高翘起的臀部,抚摸柔顺的秀发,觉得享受着柔嫩的小手紧握这自己坚硬的肉棒和偶尔自己解决感觉就是不一样。


美女的舌尖轻轻舔挑这他的龟头,让将军舒服的喘了口气。然后双唇一张,将龟头整个含在口中,舌头缠卷着,抿吸着,舌尖将龟头下的肉棱细细的挂扫了一遍,然后用双唇夹紧肉棱,舌尖舔顶这马眼。而双手也不闲着,一只快速的撸动粗大的茎柱,一只温柔的捏弄下面的两颗肉卵。


舔弄了一会以后,哈提克看四周的同僚多半已经开始了——加拉斯元帅还一次三个——于是也想要真枪实弹的来一把,美人也觉得自己差不多准备充分了,穴中足够湿润,就跨坐在将军身上。让粗壮的肉棍刺入身体,把蜜穴撑的满满的。美女不由的发出满足的喘息。


哈提克将肉棒往外一拔,暗红的阴唇都向外翻起,粗大的肉棒在美女的蜜穴中抽插,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哈提克插的兴起,一把将美女翻过身来,从后面猛攻,就像在自己那批纯种骏马上驰骋。美女嗯嗯啊啊的呻吟着,心中不由得想到贵族里面可很少见到这样强悍的肉棒啊,一般只有和那些粗鲁强壮的下人偷情的时候才能有这样刺激的快感。


美女颇有弹性的肉壁把肉棒的每一个点刮了个遍,肉壁大力蠕动,层层叠叠包裹着大肉棒,爽的哈提克一阵激灵。更加有力的进出,撞出一波波臀浪。


过了一会,哈提克毕竟是有一段时间没有和女人搞过了,越来越强的刺激让他肉棒胀大一圈,又抽插了数十下后,终于抖动着射出浓稠的精液。


哈提克喘了口气,抬起头来四下里一看,其他人多数早就完事了,都在欣赏他的表演。加拉斯伯爵看到他看过来,一伸大拇指,称赞道:『果然是和土耳其人真刀真枪干过的好汉,和我们就是不一样。这次胜利,哈提克将军一定是首功。』四周诸人纷纷附和,休息了一会纷纷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战斗』************


在镇外数公里外的原野上,驻扎着那些贵族口中的乡巴佬的军队。整齐的营地中央是主帅的帐篷,里面同样是灯火通明,年轻的统帅也坐在桌前,不过这条长桌倒是比数公里外那餐桌简陋的多了。而光源也不是蜡烛或油灯,而是比那亮的多的,水晶一般的球体。面前两侧坐着统帅的中高级军官们——左侧是红色制服的瑞士军官和蓝色制服的普通军官,右侧是黑色制服的黑衫卫队的军官一名参谋正在做战前最后的军情通报。


『目前敌方部队有步兵团队三十个,除了四个西班牙步兵团外大多数有相当缺额,总数约两万八千人。另有德意志骑兵6200人,匈牙利骑兵4700人。火炮28门。另外有一万余妇孺。我方部队有近卫掷弹兵师,瑞士第一步兵师和陆军第二师,军部直属有第一龙骑兵旅和近卫第一野战炮兵团。近卫骑兵团,全军合计一万八千人,火炮126门。各部已全部做好战斗准备,预计明日敌军将向我方展开正面进攻。下面进行战斗部署』统帅左后方,一个穿着黑袍的人上前一步,手中的杖轻轻一挥,一个卷轴轻轻落在长桌上。卷轴自动展开,桌面上呈现出两军的态势。对于这超自然的景象军官们视若无睹,只是认真的看着桌面上蚂蚁一般的军队。


『预计敌方将骑兵部署再两翼,战力较强的匈牙利骑兵在我军右翼。敌人的三十个步兵团应该是照常理部署,而二十八门加农炮将部署在步兵前方』在参谋长说话的同时,蚂蚁一样的人马在桌面上移动,布列成阵势。


『我方近卫掷弹兵在左翼,瑞士第一步兵师在右翼。中央部署近卫第一野战炮团,陆军第二师掩护炮兵部队,不得让敌军骑兵威胁炮兵。达武将军,能做到么』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站了起来,笔挺的蓝色军装,肩膀上金色的肩章上有一颗金星『陆军第二师自我以下必将战斗到底』『明日将首先以近卫第一野战炮兵团摧毁敌炮兵,预计十分钟内完成。届时预计敌方将以骑兵冲击我炮兵阵地,寻机歼灭之。之后炮兵火力延伸,待敌动摇之后步兵发起全线进攻。』黑瞳玄发的年轻统帅站了起来,『敌人号称神圣罗马帝国,但实际上他既非神圣,亦不是罗马,甚至还算不上一个帝国。腐朽的哈布斯堡王室就像一栋破房子,只要我们狠狠的踢他几脚就会轰然倒塌。明天我们就重重的踢他一脚。』军官们全体起立『是,大人』


『解散』


? 军官们纷纷离开桌旁,鱼贯而出,各自回到自己的营帐去了。


营帐里只剩下年轻的统帅和他身边的黑袍人。


黑袍人摘下头上的罩帽,露出一张极为精致的面容。看起来不过是十四五岁的少女,但是蓝色的眸子里面看不到同龄人的天真烂漫。


金发的少女看着比她大几岁的少年。『这次战斗只带三个师,没有问题么?』少年回到座位上。『没问题。敌人多数不过是雇佣兵,正应为饥饿而士气低落,就算是十万大军也不值一提。而且我怀疑那些意大利人会趁火打劫,所以必须留下一些部队在苏黎世附近。而且经过法国会战,你还不相信我的能力么』『怎么会呢。』少女微笑着说,坐到了扶手上,将头靠着少年宽阔的肩膀。『我当然相信你的能力。而且只要有那些黑衫卫队在,就是全世界的军队和我们为敌,又有什么可担心的呢?况且,我们还有那种力量』『那你还问这个问题?』少年褪下手套,抚摸着少女洁白的脸庞。


『我只是想快些解决这里的敌人。然后我们就可以向罗马进军,为我惨死在火刑柱上的母亲报仇。』少女平静的说着,但是碧海蓝天一般的双眸中燃烧着仇恨的烈火。


虽然已经五年了,但是母亲离开自己的时候仿佛就还在昨天一样。她的内心回忆起那一晚,在拥挤的人群之中,耳边尽是辱骂的喊叫声和感谢上帝除去魔女的祈告,八岁的自己强忍哭泣以免暴露身份。然后望着在人群包围之中的是被绑在木柱上的母亲,木柱下面堆满了柴草。被人群掷石击伤,额上染血的母亲,在最后一刻仍在向自己微笑。直到火焰把她覆盖为止。


『蕾奥纳黛,不会很久了。歼灭眼前的军队后,我们就会领军翻越阿尔卑斯山脉,初步完成你的复仇。那些腐败的教士会受到惩罚的。至于宗教裁判所,我会把他们交给你处理』少女的怒火渐渐平息下来,开始和少年聊起童年。幼年的她是那样天真仍性,老是捉弄人。又是如何依恋温柔美丽的母亲。


少年静静的听着,右手穿过她柔顺的金发,抚摸着她雪白的,如天鹅般秀美的颈子。


渐渐的,另外一种火焰又在少女眼底里燃烧。蕾奥纳黛慵懒妩媚的抬起头,吻在少年的唇上。


一切开始的那么自然,少年也没问什么废话,轻柔的为少女宽衣解带。神秘香艳的黑裙被玻璃开少女的身体,露出同色的内衣。


少年拨开一头金色的秀发,看着裸露出来的脊背以及柔美的香肩藕臂,不禁吞了下口水,双手颇熟练的解着内衣的绳子。虽然内心里有着快刀斩乱麻的冲动,可就是如此花费心力,才能享受到为美女宽衣解带的快意。


当剥下内衣,身上仅余一条内裤时,蕾奥纳黛轻呼一声。如蓝宝石一样的美眸之中,荡漾着一丝羞意和小小的喜悦。如白雪般的美丽容颜,染上一抹嫣红。少年心醉神迷的吻在她温热的红唇上,舌头侵入进小魔女的口中,逗玩着她的香舌。直到她羞涩的轻退开去,唇边却露有一条妖媚的透明唾液丝线,叫人恨不得吞了她这妖精。


沉醉于眼前的神秘,少年伸出兴奋到颤抖的手,将满是花边迷惑到他神魂颠倒的内裤脱下。尽览眼前女体的神秘。


骨感纤瘦,粉白香滑的胴体,乳房和臀部圆滑降起,让人意外的丰满。修长高佻的双腿,肉光致致。特别是岭上双梅,散发着娇艳的颜色,下身的紧闭的一道神秘玉门,那凹壑之中让人遐想连连。最注目的就是当中的一点反光液体。让少年不能自制的轻点进口水,品味少女的女体甘泉。


少年一把抱起少女,让她背靠自己跨坐在自己身上。少年的军装则不知什么时候早就脱掉了。


少年用鸡蛋大小的龟头挑逗着少女的花瓣,让少女的蜜汁滴落在粗大的肉茎上。双手揉捏着她柔嫩的双峰。少女喘息着,一只纤细柔软的手扶着肉棒,另一只扶着椅子的扶手,以免还没有准备好就遭到入侵。


此时少年也不急于享用少女的蜜洞,只是一边品味着她娇羞的美颜和柔嫩的香唇,一边感受着紧窄的花唇紧紧挤压他那粗大龟头的快感。


『今天还用分身术么』少女柔嫩的嗓音中似乎有一点点期待。


『明天还有一场仗要打,还是算了把。』一边说着,少年一边抚摸着少女柔软的小腹。


少女觉得似乎有电流从下体扩散到全身,而幽谷里饱含热气的蜜肉也已经被弄得湿答答的了。


少女松开了扶着扶手的右手,改为揉着自己娇嫩的阴蒂。纤细的身躯柔若无骨,靠在少年的怀里。少女的头靠着少年宽阔的肩膀,双眸半睁半闭,仿佛笼罩着一层雾气。


没有扶手作为支撑,少女的身体虽然轻巧,但也不可避免的下落。紧窄的蜜洞立刻感觉到粗大龟头的进迫,火热的肉棒开始挤入蜜洞,粗大的龟头不断的脉动鼓胀,少女小巧的鼻子也随之发出轻轻的喘息。


终于,柔嫩的子宫口被火热的龟头顶住,却还有一截柱身暴漏在外。少年的双手紧握这少女纤细的腰肢,开始发动攻击。


少女的脸上早已没有了悲哀和仇恨,只有幸福与陶醉,沉迷在肉体和心灵的双重悦乐之中。蕾奥纳黛以她纤美却富爆炸力的腰腿不断运力,在少年身上一高一低的动作着。花穴内的淫水倾泻而出。


『Master,我好……开心……啊啊啊啊……』感到好幸福和爱极了少年的蕾奥纳黛,放声娇呼,一头金光闪闪的秀发高扬披散。


泄出来了的蕾奥纳黛,靠在少年身上,花穴内的嫩肉还在不断收缩,包裹勒紧少年的肉棒,爱液和阴精正从二人紧密无间的交接处缓缓而下。


少年却没有满足,站起身来将少女的上半身压在桌子上,火热的粗挺肉棒开始猛烈的攻击。还未从高潮的余韵中缓过神来的少女全身火烫,连雪白的脖颈都泛起了潮红。蜜洞的嫩肉随着肉棒的每一下抽动敏感的痉挛着。意识早已飞离身体,晕旋的脑海中一片空白。世界似乎已不存在,只有紧窄的蜜洞中火烫粗挺的肉棒不断抽动,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在全身爆炸。


两只娇挺的乳峰被大力的捏握,粗糙的手指用力搓捏柔嫩的乳尖。修长秀美的双腿被大大地分开,娇挺的臀峰被压挤变形。粗挺火热的肉棒开始加速抽送,滚烫的龟头每一下都粗暴地戳进蕾奥纳黛娇嫩的子宫深处。少女美目泛白,小口微张,只能用被蜜汁充份滋润的花肉死死地紧紧箍夹住肉棒。


终于,膨胀达到了极限,粗大的龟头深深插入少女的子宫,灼热的岩浆喷灌进了这生命的圣堂。而少女软瘫在桌子上,被身体深处火热强劲的喷发送上了极乐的巅峰。


少年休息了一下,抱着柔若无骨的少女坐回椅子上。少女喘息着,紧搂着少年强健的身躯,似乎仍旧未从高潮中缓过气来。


这时,桌上闪现出另外一个半透明的身影。『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哦。』『出了什么事情么,戴安娜』少年伸出手在空中虚抓了一下,地上的黑袍凭空浮起来,盖在椅子上,遮住了两人的胴体。


『那些意大利人有动静了,可能会有两万左右的贵族军队和雇佣兵向苏黎世方向进军。提供主要兵力的是米兰人,但是其他的城邦比如威尼斯,热那亚,佛罗伦萨等都有牵扯进去。看起来他们都想从我们这里分一杯羹。』桌面虚影里的女性平静的陈述到。仿佛准备向她所在位置进军的不是虎视眈眈的数万大军,而是一群土鸡瓦狗。


『这么说那些意大利人觉得我们抢走他们太多生意啦——我们的商品比他们精美,我们的贷款利率和条件都比那些贪婪的高利贷者低得多。那些奸商当然会觉得这是个铲除我们的好机会。』少年哼了一声『看起来大部分人都不看好我们啊,已经完全当我们是落水狗了,谁都想上来分一杯羹。』『当然,我们之前不过是打败了衰落的四分五裂的法兰西,在不少人看来这没什么了不起的。』怀中的少女终于回复了精神,开始加入讨论。


『四分五裂——这次战斗之后神圣罗马也就该四分五裂了。』少年冷笑着。『一旦维也纳的军队受到重创,那些早对于贪婪的天主教教士看不过去的贵族和市民们就该发难了。新教和天主教的矛盾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了,早已是一堆干柴。我们这下子又浇上不少油,接下来只要一点点火星就会燃起熊熊烈焰。』『的确,新教诸侯发动叛乱的可能性非常高,不过胜利的可能性就不那么高了——更大的可能是进入相持,说不定会有几十年的战乱。』蕾奥纳黛在少年的怀里挪动了一下,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继续慵懒的说『不过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反正都是些上帝和基督的子民,死的越多越好。』少年腻宠的抚摸这少女的一头金发『时候不早了,还是睡吧。』然后像桌上的虚影告别,抱起少女向帐后走去。那里有一张宽大的钢丝行军床,铺上厚厚的被褥还是相当舒适的。


两人躺下之后,帐中一直亮如白昼的灯光也随之熄灭,黑暗笼罩着二人,使他们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