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圣骑士

Damned


「是你拖我堕落的。」


摩兰。格林沃尔德躺在她的床上,赤裸的身体上还挂着一层由刚才那勉强能称之为「做爱」的活动而带来的晶莹汗滴。


「真的吗,圣骑士大人?」她转过身去,背对着他。


他不由自主地往后退缩了一下,让她的嘴角稍稍上扬,不过他并没有发现。


「那可真是怪事,我不记得曾用锁链绑住你,把你拖到我的床上过。」蓝宝石之魔女转向的角度恰好能让从窗户流进的月光倾泻到她身上,描绘出她赤裸胴体的轮廓。清光照耀着她,给她随着呼吸而起伏的雪白胸肌洒上一层几不可见的银辉。


他感到自己再度高涨的欲望。


她该下地狱。他也该下地狱。


「你加诸我身上的并非能用剑与火切断的有形锁链,却像束缚一头巨龙一样紧紧束缚着我。」


她慢慢地转过身来,揶揄地望着他。


「那么我是否已成功地缚住了那头巨龙,圣骑士先生?」埃瑞再度靠向他,乳房和臀部的一阵阵颤动勾引着他,许诺着他更多的极乐。


「我是否已成功驯服了那颗跳动得那么有力的强悍的心,我的骑士?」她嘲弄着他,挑衅着他,试探着他,「你能说,你再不想要曾尝过的,那美妙滋味了么?」


他感到呼吸困难,心脏好像要跳出胸腔。


的确!他品尝了,品尝了她火热的长吻,品尝了她渴求的肉体。


的确!那还远远不够。


她该下地狱。他也该下地狱。


他只能拼命的摇着头,试图说出「再不要」,动作的意义却只是「不,我不能」。


「埃瑞,」他说着她的名字,用舌头缠绕着它,品尝着它,苦涩,而甜蜜,「这是你的真名么?还是只是你选择留下的名字?」「我的真名不会让任何人知道。‘埃瑞’是我十三岁以后一直用的名字,所以没错,它就是我的名字。」


「从前你的名字呢,你母亲给你的那个名字?」她的脸上掠过痛苦的黯然,他敢发誓看见了那一刻她翡翠色的眼中闪过的光芒。


「我没有从前,圣骑士,只有现在。不要再问了。」摩兰感到一阵短促而剧烈的恐惧。他发现不知是这恐惧感觉或是他在她眼中看到的那痛苦令他愈加兴奋。


埃瑞的表情缓和了下来,她站在床边,诱惑地抬起一条腿,膝盖放在床上。


摩兰伸出手,抚摸着她大腿内侧光洁雪白的肌肤。


对她两腿间那逐渐积聚的闪光露珠的一瞥成了点燃他燎原欲火的最后那点火星。


他把手向上伸去,触及她的花瓣,轻柔地抚摩着,为顺着手指流淌的潮湿惊叹。


她闭上双眼,随着臀部的轻轻扭动而呻吟……


她俯向她,嘴唇合上他的嘴唇。她的舌头饥渴地挖掘着,缠绕着他的舌头,挑逗地在他嘴里四处游移。


他能感到她的身体随着他的手的运动而摇摆,带动她温软的双峰轻轻上下磨擦他坚实的胸膛。


她的一只手移上他的胸膛,指甲轻轻刮擦那强健的肌肉,另一只手则找到了他的男根,如羽毛般滑过它的全长,停留在那对球体处,温柔地握住它们。


她的呼吸因他在那湿润之地继续的探索而粗重,他轻轻揉搓了那快乐的核心之后让手指插入了她的身体。


她将手移向他的坚硬,挑逗地突然紧握住它,然后很快放开。她让手指自下而上抚弄着他,指尖拂过它的顶端,然后回到根部,如此周而复始。


她配合着他的节奏上下移动着,探索着他的长大,正如他探索着她的深邃。


她把他握得更紧,开始上下套弄,让他忍不住轻声呻吟。


他用另一只手插入她栗色的长发,缠绕着它,将她拉向又一个吻。她愉快的叹息声只让他的情焰愈加炽热。


放开她的头发,他的手指带着热力滑向她的胸前,留下一道烧灼的轨迹。他握住其中一座雪峰,拇指环绕着峰顶的粉红雪莲,摩挲着雪莲中央鲜艳欲滴的珍珠。


她喜悦地发出低沉的长声尖叫,更激烈地摇摆着臀,迎合着他的手指。


手指由她的胸抚上她的颈,他感觉到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


突然间,她放开了他,将另一只手也放上他的胸膛,指甲抓入他的皮肤,臀部在波涛汹涌的高潮中颠簸。


用力紧闭着双眼,她发出一声短促的叫喊,旋转着髋部,双手一遍遍地握成拳头又放开,指甲抓挠着他,任一浪高过一浪的快感将她冲往天涯海角。


终于,她直起身子,坐回到自己的腿上,摩兰神魂颠倒地望着她抓起他的手送到自己嘴边,舔着上面的爱液。


她的舌头由掌心开始直达每个指尖,将快感的电光自上而下送入他的脊髓。


她缓缓地舔着每根手指,然后送入嘴里,再换下一根前意犹未尽地轻轻吮吸。


之后她拉着他的手,跨骑到他的胸上。


「现在轮到你了,」她轻声说,「享用我的美味吧,骑士。」埃瑞感到他的双手抓紧了她的臀部,将她拉向他。随着她闪亮的花唇的渐渐靠近,他闻到了他情欲的芳香。


他将她纳入他的口腔,迷醉于温暖湿润的美味。他用舌头挑逗着她的雌蕊,前后推动着它。


她双手抓住床头的扶手,狂乱地旋转着头颅,抵抗着无法忍受的巨大快感,紧咬着双唇,强忍回了一声叫喊。


摩兰的舌头向她的更深处探索,用力地插入她。


尽管他努力捕捉着她的每一滴醉人的汁液,它们仍然满溢出来,流过他的面颊,流下他的下颌,留下一道道令他痕痒的轨迹。


再度将那敏感的凸起置于双唇之间,他吮吸着她,旋转着她,更加用力地抓紧魔女的臀部,拼命拉近两人的距离。


他的舌头玩弄着她,前一刻还是强有力的冲击,后一刻却变为轻灵的舞蹈,迅速地再次将她带向快乐的巅峰。


扭动着臀部,感受着他探索着自己柔软的皱褶,埃瑞放弃了抵御快感,让高潮完全主宰了她,让那燃烧灵魂的火焰在她身体的每一处爆发。


摩兰没有停止,他的舌头仍然在舞动着,给予她极乐的折磨。


她带着粗重的呼吸和潮红的面颊低头望向他,感受着他舌头的运动,她又一次达到了高潮,弓起背部,快感的波涛冲击着她所剩无多的意识。


当所有激情的浪潮退去以后,埃瑞抓住他的双手,向后退去。她将他的双手压到他头的两侧,髋部滑过他的腹部,停止在他的两腿之间。


魔女盯着他的眼睛,顺着他的坚硬前后移动着臀,用自己发情的硬核摩擦着他的阳具,然后将他纳入她的身体。


他的头向后仰去,呼吸一阵困难。他从未感受过如她般的热量。


她缓慢而有力地压下身体,将他完全包容于她,固定在她之中。


接下来,她放开他的手,将手压上他的胸膛,开始臀部的摇摆舞,时而向上滑出,威胁着要离开它,紧接着却又一口将它吞没。


埃瑞的指甲在他身上刻出一道道暗红的深深伤痕,将痛苦和愉悦融合为肉欲的狂欢。


摩兰握住她的乳房,轻轻压榨着它们,尔后将手指滑过她的乳头,来到她曲线柔美的雪颈。


他一只手环过她的后颈,在如丝的秀发中穿梭,另一只手抚摸着她的面颊。


她向下冲击着,感受着她体内的他。


摩兰挺起身体迎合着她,令她全身为之一阵颤抖。


她将他的手指含入嘴里,吮吸着它,用舌头玩弄着它,就像他刚才用舌头玩弄她一样。


埃瑞感到她的高潮正在形成,她每一次向下的深深冲击,都令她离它越来越近。


他的呼吸同样变得短促,臀部向上迎合着,她火热潮湿的冲程越来越快。


「告诉我你爱我,圣骑士。」她低语。


在这狂乱的激情中,她不知道他是否听见,于是她向下坐到底,停了下来。


「告诉我,你爱我。」


「不,」他没能吐出那个否定的字眼,尽管他的意志如此强烈地催促着他。


她该下地狱。他也该下地狱。


埃瑞缓缓地抬起身体,几乎令他滑出她的身体。她快要不能抵抗自己的欲望了。


「你的女神能给予你这样的宠爱么?」她气喘吁吁地说,「你在她那里能找到我们今天晚上共享的那种极乐么?」


诸神啊,这确实难以忍受。


她开始快速运动着,呻吟几乎将他的呻吟淹没。


他用力摇着头,尽管实际上动作小得几乎无法察觉,试图否认。


不过她从他涨红的面孔和不甘的双眼中读出了他的想法,将唇凑近他的唇。


「她不能。我能在你的眼中看出,我能在你每一次的冲刺中感受。」她用眼神和身体的冲击吸引着他的注意,一只手悄悄地迅速伸到床垫下面。


「和我谈谈你的爱人,我的圣骑士。」她身体进一步前倾,头靠到了他的肩上,这减缓了他们身体的运动频率,却并未改变运动的频率。


她吻着他肩胛的轮廓,品尝着那处积聚的汗珠。


她臀部的运动速度更快了——尽管这几乎没有什么关系,她已是如此接近。


他在她的身体里跳动着。


她找到了她的目标,轻轻除下匕首的刀鞘,蓝光闪过其上的咒符。她将它拿到他的头旁,摩兰对近在咫尺的致命利刃一无所知。


埃瑞微微地抬起身体,已经太晚了,她无法阻止自己占有他,释放他们的欲望。


她最后一次靠向他的耳畔。


「说你爱我。」


她将匕首放到唇边,让舌头滑过它的锋刃,炽烈的疼痛混合着同样炽烈的快感,血液混合着唾液。她感到高潮的第一波撞击着她的灵魂。


「说你爱我!」她喊道,高潮让喊声几乎变成了尖啸。


他再一次把他的坚硬插入她的身体。


「我爱你。」


埃瑞吻上他的嘴唇,他只来得及对她嘴唇上的鲜血投以惊鸿一瞥,快感之火就吞没了两人的身体。


她的舌头在他的嘴里扭动着,她那火热而带着铜腥味的鲜血,那甜美的双唇将他送到了知觉的边缘。


他的世界消失了,她将他的肉体同灵魂一道深深地纳入自己,她的灵魂包裹着他的灵魂,束缚着他的灵魂。


她该下地狱。他已经下了地狱。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