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内衣娘

在阴冷的北方废墟之中,一位留着黑色长马尾,脸颊两旁有着长流海,戴着翅膀头饰和大圆银耳环的妩媚年轻女孩,手里拿着一把巨大的镰刀在凶狠的狼人中穿梭着。


「呀!!」随着一声声娇叱,她挥舞着大镰刀将狼人们一只只砍飞,然后华丽的跃起来从空中斩下,伸手朝高跟鞋下踩着的狼人脑门一按。


「死亡烙印!」


「?!!」


那狼人摇晃着站起来,头上浮动着一个大大的骷髅的图案,而周围和它同类的狼人们头上也同时浮现出了这个骷髅。


只见那女孩身姿绰约,穿着一件极薄的束颈竖条纹的灰色露背超短开叉旗袍,修长的双腿穿着诱人的黑红色裤袜,纤细的双手上则穿着黑色的长筒丝手套,有着东方女性特有的秀美妩媚的脸蛋和诱人的黑色双眸。


她化成一阵烟一瞬间闪到了远处,背对着蜂拥而来的狼人们慢慢的举起右手,脸上带着微笑轻轻打了一个响指。


「扑!!」的连续的响声立刻在狼人们中间炸开,那些被死亡烙印的狼人们同时从嘴里喷出一股鲜血便纷纷倒下了。


「哼……小女孩……有两下子嘛……竟敢只身闯进我赤怒酋长的领地……」远处背对着女孩坐着的巨大的红色狼人用力的将手中的巨锤朝地上一震,发出巨大的轰鸣声。


「人家有名字的,我叫(evy)伊菲,因为你们袭击了我们的村庄,害得提尔姐姐守护村庄的大蜘蛛死掉了,我受骑士团和村里佣兵团的委托,专门来清理你们这些残暴的狼人。」「死女人,虽然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说的我们好像很没用一样,让我很生气啊!」「哦,对不起呢,但是如果你能自己离开的话,我们就不用互相动手了啊,这样最好了吧。」伊菲继续微笑着答道。


「混蛋!!你当我赤怒酋长是胆小的鼠辈吗?!」赤怒酋长生气的挥舞着超过3米的巨锤朝伊菲砸了过来。


「呀,好大的锤子,真有点吓人呢。」伊菲赶紧朝后闪开酋长的重击,但是巨锤连接三下追着她砸了过来。


「好大的威力……不过挥舞这样的巨锤,一定很费劲吧?」伊菲一边闪躲着,一边微笑着说道。


「混蛋!!」赤怒酋长连续砸不到人,有些恼怒,重新收起锤子调整方向朝伊菲才冲过去。


「咣当!!」


伊菲微微一笑,在锤子朝自己砸过来的一瞬间化成一道黑烟一下闪到了酋长的身后。


「人哪去了?!」


「嘿!哈!喝!!」伊菲抡起大镰刀,扭动着纤细的小蛮腰如跳舞一般旋转着曼妙的身姿,从背后砍了酋长好几下,最后大镰刀砸下来后,,伊菲的手上放出数道红色的丝线,一下勒住了酋长青筋暴出的肌肉。


「人类女人?!什么时候逃到我背后了?!」酋长猛的转身,一锤子砸下来,伊菲又是一个瞬移,闪到了十几米开外。


「逃?人家可没有逃哦。」伊菲举起右手,晃了晃手里的丝线笑道。


「恩?什么时候缠到我手上了?」酋长看了看缠在自己胳膊上的丝线。


「就是刚才啊,大块头酋长,试试人家的死亡缠绕吧?」伊菲微笑着猛的一扯丝线,那细线一下勒切进酋长的肌肉中,爆出一大片血花。


「啊啊啊啊好疼!!!」酋长号叫着单膝跪地喘息着。


「好机会呢。」伊菲举起大镰刀冲到酋长面前,刷刷刷的又是一轮连舞,刀尖一下戳进了酋长的肌肉之中。


「好厚的肌肉……力气不够……戳不穿呢……」伊菲的镰刀卡在了酋长胸前的肌肉中。


「哼……死女人,终于抓到你了……」赤怒酋长抬起头,用巨大的狼眼瞪着伊菲,用手猛握住镰刀,然后用力的朝地上一砸。


「呀啊?!!」伊菲手里连着镰刀,整个人跟着被甩的飞了起来重重的砸到地上。


「好疼!……啊……人家的屁股……」伊菲的镰刀从手中脱落,高挺的酥胸压在身下伏在地上娇喘着。


「死吧!!!!」酋长抡起大锤子朝着倒地的伊菲一下砸了下去。


「啊?!」伊菲躲避不及,连忙用双手护在自己身前。


「铛!!!」只听一阵巨大的的响声,伊菲周身蹦出了一大片白色的碎片。


「魔法盾?!!碎了?!!呀啊?!!」伊菲整个人被巨大的撞击震的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墙壁上,虽然有魔法盾的保护,但是双手已经被震的不停的发颤,手上穿的黑色丝手套和胸前的衣服也破损不堪,露出了白皙的肌肤和雪白的乳肉。


「好疼……恩啊……」伊菲坐倒在地呻吟着,赤怒酋长得意的走了过来。


「哼,到底是柔弱的小女孩,竟敢一个人来挑战我?!!受死吧!!」赤怒酋长又是一大锤子砸了过来。


「呀……不好……」伊菲赶紧挣扎着起身,朝一边闪去,但是还是被大锤子划到了身子。


「啊啊啊!」伊菲娇叫着翻滚着飞了出去,魔法师出身的她失去魔法盾保护的她身体非常的脆弱,身上的衣服还有双腿上黑红色的裤袜,一下被巨大的震击撕的碎裂开来,胸前一对雪白的大奶子摇晃的弹了出来,旗袍的下摆完全破碎,露出紧裹在纤细腰间的黑红裤袜的上缘和裤袜内包裹的黑色蕾丝内裤,修长双腿上的裤袜破出了十几处口子和破洞,露出白皙的腿部肌肤。


「不要……好疼……」伊菲娇喘着躺在地上,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丝袜破碎的高根美腿在慢慢的扭动着。


「哼,好诱人的样子……就这么杀了你似乎太可惜了呢……」赤怒酋长走了过来,抓住伊菲纤细的脚踝,将她整个人抓了起来。


「放开我……啊……」


赤怒酋长一把抓住伊菲裆部的裤袜,连着里面的黑色蕾丝内裤,用力的一撕。


「呀啊啊啊?!住手?!!」伊菲双颊绯红,裆部的裤袜和内裤被一下撕的粉碎,露出巨大的空挡,自己的蜜穴毫无保护的露了出来。


「让你这个贱女人好好知道我赤怒酋长的厉害!!」酋长大吼一声,反扭住伊菲的双手,脱下裤子,将红色怒挺的超大肉棒一下朝伊菲狭小无比的蜜穴戳了进去。


「呀啊啊啊?!!!!住手!!!好疼!!!?要裂开了啊啊啊?!!」伊菲仰起头扭动着身子大叫着,丝袜残破的双腿张开着在半空中乱扭着。


「老子要插死你!!!」赤怒酋长大吼着死命将大肉棒朝伊菲根本不合尺寸的蜜穴里戳,一只手用力的握住伊菲纤细的蛮腰,用力的朝下一按。


「扑哧!!!」


「噢啊啊啊啊!!!!」随着伊菲一阵惨叫,巨大的红色大肉棒居然硬生生的戳进了伊菲的蜜穴中,将她的小腹整个顶的凸了起来。


「噢啊?!!呀啊!!!呀啊啊啊!!!」伊菲仰起头圆睁着大眼睛不住的娇叫着,娇小的身子被赤怒酋长抓住一上一下的在自己怒挺的大肉棒上狂插乱戳,发出巨大的肉体摩擦的声音。


「住……住手!!!……不要!!……啊啊啊啊!!!」伊菲流着眼泪大叫着,肚子一下被从里面顶的高高凸起,将她的身子顶到朝后反弓的痉挛起来。


「就这样就不行了?!!老子还没热身呢!!」赤怒酋长大笑道。


「啊啊啊啊啊啊!!!」伊菲那娇柔的身子被赤怒酋长又猛戳了数十下,穿着残破丝袜的双腿在半空中随着上下的身子乱颤着。


「扑哧!!!!扑哧!!!」


「噢啊啊啊啊啊!?!!」伊菲惨叫一声,从下体如炸弹爆炸般狂喷出一大股滚烫白浊的精液,喷的她残破的黑红裤袜上到处都是,肚子圆圆的鼓起来,伊菲那秀美的脸蛋上表情已经完全扭曲,被赤怒酋长干的双眼翻白。


……


「真是的,那个叫伊菲的小法师怎么那么久都不回去,还的让我出来找她,法杖不用学战士用什么战镰……」废墟深处,另一位金色长发身段高挑的25岁左右的女人手持剑和盾杀了进来,她一路举着盾牌挡下了狼人各种攻击,然后一剑将对方戳穿,甩到了一边。


「怎么刚解决了一个女人,又来了一个!?你是谁!?!」被踢翻在地的狼人后退着大叫着喊道。


「哼,好好记住本大姐的名字,我叫菲欧娜,来这找一个叫伊菲的拿着大镰刀的女法师,看见的话就告诉我在哪,本大姐可以考虑饶你一命。」菲欧娜上前一步,用高根鞋一脚踩在那狼人的胯间笑着问道。


「呀啊啊啊?!好痛!!我说……她好像被赤怒酋长大人抓去了……就在前面……」「好的,谢谢。」菲欧娜笑着一剑戳穿了那狼人的喉咙,然后拔出剑转身离去。


「这就是赤怒酋长的老巢了吗?……恩?!」菲欧娜穿着银色的低胸紧身软甲,胸前一对诱人无比的滚圆巨大的乳房被紧紧勒在软甲内,好像随时会爆出来,手上穿着白色的长筒皮手套,纤细的蛮腰间则是一条超性感的半透明的白色百褶短裙,短裙下白色的蕾丝内裤隐约可见,她修长的双腿上穿着白色的蕾丝花边丝袜和15cm的超高跟鞋,短裙后是超翘的火辣翘臀,性感无比。


菲欧娜刚踏进破烂的大门,就听到伊菲发出的阵阵的浪叫呻吟的声音。


「恩啊!?……呜哦!!……呜!」


只见伊菲浑身衣服破烂不堪,双手反绑着,一对高挺的雪白的乳房被绳子紧勒住爆了出来,穿着残破裤袜的修长双腿则被绳子紧紧的并拢捆在一起,高高翘起屁股,被一个狼人从后面抱住腰部死劲的干着,她朝前弯着腰,一对奶子上下乱颤,被狼人的爪子抓住,双唇被撑成o型,狼人的大肉棒正戳进她的嘴中不停的抽插着。


「呜恩!?!呜!!!」伊菲高翘的雪白屁股上到处是红色爪痕和白浊的精液,脸上也被射的都是精液,大量精液粘在她穿着残破丝袜的修长双腿上,慢慢的往下流着。


「怎么被弄成这个样子?!快放了她!」菲欧娜举起剑大喊着。


「恩?!又来了一个?!」赤怒酋长从地上站起来,握着锤子看着菲欧娜。


「这一个奶子好大,身材更加的浪,就一起抓过来慢慢的玩好了!」赤怒酋长大笑道。


「本小姐叫菲欧娜,乖乖的把那个小女孩放了,本小姐还能赏你们一个痛快!」菲欧娜举着剑半闭着媚眼轻蔑的对着赤怒喊道。


「妈的,比起第一个还要嚣张啊!!等老子的肉棒捅进你双腿之间的时候,还不是一样得浪叫个不停?!!」赤怒生气的抡起锤子就砸了过来。


「哼……你以为我象那个柔弱的小姑娘那样那么好对付?!」菲欧娜轻蔑的笑了笑,举起盾牌,硬是接下了威力巨大的巨锤。


「咣当!!」菲欧娜被震的滑出几步,紧接着一剑就朝赤怒的大腿上捅了过去。


刚刚被对方是个女人竟然能硬接自己大锤惊讶的赤怒,没留神,大腿已经被捅穿,血流不止。


「呀啊?!!」


菲欧娜一跃而起,用高跟鞋一下踩着赤怒的脑袋,然后举起剑一剑对着赤怒的头盔刺了下去。


「啊啊啊啊!!!」赤怒惨叫一声,头顶被剑戳穿,倒了下去。


「哼,那么大个子,还不是被本小姐秒杀的货。」菲欧娜轻蔑的用高跟鞋踩着赤怒的脑袋,转头看了看楞在一边的那些刚才还在轮奸着伊菲的狼人们。


「快……快跑!!!」狼人们丢下伊菲,纷纷逃走。


菲欧娜走到了被绑住的伊菲面前,微笑着说道。


「怎么了,我聪明的大法师,镰刀不怎么衬手吧,让人给抓了整成这副惨样呢。」「菲……菲欧娜?……」伊菲嘴里流着白浊的精液,娇喘着抬起头。


「是本小姐我,特地来救你了,还不快感激的跪在地上拜谢我。」菲欧娜笑着说道。


「菲欧娜……别开玩笑了……快把我解开……」「哼,不说谢谢的话,谁要救你,你就在这继续等着那些狼人回来轮奸你好了。」菲欧娜说着转身要走的样子。


「菲欧娜?……你好过分哦……人家都被那个赤怒弄的……双腿发软……快走不动了……你还……」菲欧娜扭动着被紧缚的身子娇声说道,眼泪都流了出来。


「好了,怎么哭了啊,本小姐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了,真是的,行了,我这就带你回去好了吧。」菲欧娜摇了摇头,一剑切开伊菲身上的绳子,伊菲却直接坐到了地上。


「怎么了,伊菲小姐?……」


「人家被狼人蹂躏了那么久你才来……下面好疼……站不起来了……」伊菲娇声说道。


「那你要怎样?」菲欧娜不耐烦的问道。


「菲欧娜你那么强壮,就不能背人家回去嘛。」伊菲小声说道。


「你……好吧……下不为例啊。」菲欧娜收起了剑,很不爽的样子,让伊菲爬到了自己背上。


「你说你法杖玩的好好的,弄什么镰刀啊……就你那娇弱的身子骨,被人家摸一下就完蛋了。」菲欧娜说道。


「人家喜欢镰刀嘛。看着菲欧娜和敌人近身格斗的英姿,人家很嫉妒呢。」伊菲故意说道。


「是嘛……但是只背你这一次哦,下次再出纰漏我可不管了……哼!」菲欧娜似乎很受用的样子,背着伊菲回去了,而伊菲则抹了抹眼泪,在菲欧娜的背上偷偷的坏笑起来。


数日后「我的镰刀娘大小姐,休息了几天,还没恢复吗?」菲欧娜只穿着白色的蕾丝内衣和白色的长筒丝袜高跟鞋,走进了伊菲的房间,单手插腰站在了伊菲的床前。


「还没呢……人家『娇弱』的身体怎么能和菲欧娜那强壮的体格相比……」伊菲躺在床上翻过身去答道。


「讨厌了,不要老说本小姐的身体强壮什么的,听起来象肌肉女一样。」菲欧娜挺着胸前那对乳沟深不见底的大奶子笑着答道。


「菲欧娜,麻烦你帮我把桌子上的箱子拿过来一下,人家有东西要送给你作为前几天相救的答谢呢。」伊菲突然说道。


「哦?你也太客气了,不过本小姐不收的话,又显得不近人情了呢。就看看是什么东西好了。」菲欧娜微笑着转过身,打开了箱子。


「绳子……胶带……口球?……还有这是啥?……」菲欧娜惊奇的看着箱子里一大堆淫荡无比的成人道具,拿起一个粗大的按摩棒表情尴尬的问道。


突然之间,菲欧娜感到身后一阵风吹过,双手突然被死死的反剪到了背后。


「身体被捆住了?!!死伊菲你干什么?!」菲欧娜低头一看,几十道细密的红色丝线突然将自己的身子紧紧缚住,特别是她那高挺滚圆的大奶子,被丝线勒成数截性感无比,丝袜美腿也被丝线密密麻麻的并拢捆在一起。


「哼,我说过了,是作为菲欧娜小姐前几天傲慢无礼的特别谢礼哦。」伊菲手里拨弄着丝线,媚笑着坐在床边说道。


「谁傲慢无礼了,伊菲你个死丫头,快把我松开!好紧?!我还背你回来了呢!」菲欧娜使劲的挣扎着,但是丝线勒进她白皙的肌肤里越来越深。


「哼,是谁说要人家跪下来拜谢啊……要不是我假装哭了还说喜欢你战斗的英姿,你肯背人家回来啊?」伊菲说着用手使劲一扯,菲欧娜站立不稳一下倒在了地板上。


「说啊……你这个傲慢的大胸女。」伊菲用穿着黑色裤袜的脚在菲欧娜的大奶子上蹭着。


「谁是傲慢的大胸女啊……伊菲你这个死丫头看我挣脱开怎么收拾你!!」菲欧娜娇叫着喊道。


「呀,还要收拾人家啊,人家好害怕呢。」伊菲媚笑着使劲一扯丝线,那丝线突然深勒进菲欧娜的肌肤之中,一下将她身上穿的黑色蕾丝内衣勒碎,丝袜也被勒出一道道口子。


「呀啊啊啊啊?!!」菲欧娜大声娇叫起来,胸前一对大奶子被丝线勒成一团一团的,乳头也被丝线缠住勒成两截,一丝白色的汁液从乳头中渗了出来。


「怎么样,舒服吗?菲欧娜小姐,我现在就来好好的『答谢』你哦。」伊菲媚笑着从箱子里掏出最粗的一根巨大的带着颗粒的南傍国和红色的塞口球将菲欧娜一下抱到床上,搂着她纤细的蛮腰邪恶的说道。


「死丫头!!……你有本事就……啊啊啊啊?……呜哦哦哦?」菲欧娜还没说完,双唇已经被伊菲的嘴巴紧紧吸住,伊菲将大南傍国一下戳进了菲欧娜的下体,一边抽插着,一边抱着被丝线紧紧捆住的菲欧娜亲吻着,在自己的床上来回的翻滚。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