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兽史莱姆

说到史莱姆,应该算是大陆上最常见也是最低等的淫兽了,几乎任何地方都可以看到它们拖着半液态的身体四处摄食。单个史莱姆的战斗能力很弱,就算是12岁的孩子也能轻而易举的消灭一只史莱姆。不过史莱姆总是成群行动,再加上它们的体液能够腐蚀金属,因此也常常有冒险者成为它们的猎物。好在史莱姆自身的智力非常低下,对魔法的防护能力也不强,是魔法师们最钟爱的靶子。


史莱姆的生殖方式是简单的出芽生殖,即由单一母体分生出小型芽体。小史莱姆在生长过程中会逐渐吸收周遭环境的元素能量而显现出不同的颜色,从而出现了红色、黄色等等亚种。不过严格来说这些史莱姆并没有产生生殖隔离,它们依然可以互相融合,从而增大自己的体积与力量。而当一定数量的史莱姆融合聚集之后,就会创造出传说中的史莱姆王,其实力足以媲美强大的高级淫兽,但奇怪的是,尽管史莱姆的数量很多,史莱姆王却很少见。


遭遇报告:


雨后的山中,一位少女正深一脚浅一脚的在树海中穿梭,原本就轻薄的衣物被雨水淋湿,此刻已然紧紧贴在了她的身体上,贴身的布料勾勒出少女充满青春气息的胴体,尤其是胸前丰满的肉球与挺立的蓓蕾,在黑暗的树林中显得越发呼之欲出。


「这里……之前是不是来过?」


忽然,少女停下了脚步,仔细端详起眼前树皮上似曾相识的记号。这片迷失之森原本就是天然迷宫,众多神木级的老树构成了原始而自成一体的生态圈,在这个不见天日的雨夜不迷路才算奇迹。


「算了,等明天天亮了再走吧。」


长叹一口气,少女放弃了继续前进的打算。原本她和同伴一起来到这片森林狩猎,想不到却在途中遇上了高位的魔兽,逃跑中三人就不幸走散了,慌不择路之间少女就这么一头扎进了树林深处,结果自然是迷失了方向。


「莉娅和西尔菲,不知道她们两个怎么样了……」芙蕾娅一边担心同伴的状况,一边从背包中取出各式工具,利落的搭起了一个简易的宿营地——说是如此,其实也就是挑了个雨水淋不到的树洞,在里铺上杂草,然后在前面的空地上点上篝火而已——不过这对于冒险者们来说已经是相当奢侈的享受了。本来少女还准备一夜不睡来看守营地,不过吃完随身携带的干粮之后,又累又冷的芙蕾娅很快就敌不过睡神的力量,在火堆边睡着了。


然而少女并不知晓,夜晚的树海摇身一变,成为天然的生态展示馆,自森林中展开的自然生存秀在这个生态圈中日复一日的上演,觅食、保护地盘,求偶,交配,乃至于……「感觉……好怪……」


将少女从睡梦中唤醒的,是一阵流遍全身的燥热。芙蕾娅睁开双眼,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果冻装的蓝色躯体。透过这半透明的生物,不知何时熄灭的火堆正自顾自的冒出烟气,然而天空中的乌云却早已散尽,深邃的星空仿佛要把人吞噬般不祥。


「史莱姆?」


尚未完全清醒的大脑中跳出眼前生物的名称,少女本能地想要一跃而起。然而还没从疲劳中恢复的芙蕾娅只觉得四肢疲软,而且从体内深处开始涌起难受的燥热,并随着逐渐加速的血流开始漫延全身。少女想要张嘴喊叫,却只能发出微弱的呜呜声。只见那只蓝色的史莱姆将一部分身体插入了芙蕾娅口中,阻止她说话的同时也直接向着少女的咽喉灌注自己的体液。芙蕾娅试着用牙齿咬住口中的异物,想不到却意外地一口就将其咬断,然而断在口中的残体却突然扭动起来,眨眼间已经通过食道,进入了胃中。


「什么东西……不要……奇怪……动不了了?……而且……好热……那里…好热!」处于生殖期的史莱姆能够分泌出综合肌肉松弛剂与春药功能的毒液,不对,与其说分泌毒液,不如说这些半液态生物本身就是由毒液构成的更好,如此直接将史莱姆的身体吃下肚去,发作的毒性很快就会让猎物无法动弹几个小时,同时猎物体内的雌性激素水平也会大幅的提高,从而强迫这些可怜的雌体进入发情状态,而这,正是史莱姆繁殖所不可缺少的。


芙蕾娅难受的瘫软在地,只剩头还能左右转动,虽然意识已经从沉睡中苏醒却已无力再做任何抵抗,只能任凭这些史莱姆们宰割。少女只觉得那羞耻的部位与自己的乳房的燥热感尤为严重,而且那个处女穴还能感受到逐渐的湿润,甚至是乳房也有一股难受的肿胀感,她视线迷蒙的看着簇拥在面前的数只史莱姆,想说些什么,却是话卡在喉头说不出来。


确定猎物已经就绪,史莱姆们立刻开始下一步行动。


??? 它们攀上芙蕾娅的全身,弓箭手轻薄的铠甲便在史莱姆的溶解液面前尽数溶化,让少女姣好的胴体屈辱地展现在了夜空之下。芙蕾娅虽然觉得羞耻,却也只能眼睁睁的任凭这些低级魔物的处置。


??? 强效的春药已经开始逐渐侵蚀芙蕾娅的意识,少女应有的矜持什么的,在绿色史莱姆攀上足有D- cup的乳房,并用自己的身体开始爱抚时就已经烟消云散。两只绿色史莱姆的动作出乎意料的温柔,就好像有两只大手托起自己沉重的乳房然后来回揉捏,让这对柔软白皙的肉球变换成各种奇特却又淫糜的形状。史莱姆还不时的用水流去刺激少女勃起的乳头,甚至将身体的一部分缓缓挤进从未开启过的乳孔。初时只觉得疼痛,但接着是被注入液体的清凉感就充满整个饱满的乳房。


「胸部……好涨……不要……揉……用力……」另一边,芙蕾娅的下半身已经因为淫水而变得湿漉漉的。一只史莱姆凭借着寻找水源的本能爬上了少女的大腿,它探向牠探身到芙蕾娅的阴部,那未曾有人采过的花径,私密的花园,利用自身的弹力撑开了大阴唇,准确的覆盖住了那充血的刺激点,黄色的史莱姆释放出少许雷电元素。微弱的电流转瞬即逝,却足以让少女被那快感的电波所击败,她即舒服又难奈的发出了呻吟,可怜的少女完全败在这群魔兽高超的调情手法上。


「下面……不要……呀……」


史莱姆们似乎各司其职,两只负责乳房,一只挑逗阴核,其余体型较小的则环绕在芙蕾娅的身体上,玩弄着少女每一寸皮肤,就连手指与脚趾间的缝隙也不放过。只有体型最为庞大的一只银色的史莱姆没有加入同伴们的淫戏,只是安静的在旁边观战。


「更多……芙蕾娅……还要……求求你们……给我……给芙蕾娅」少女的情欲完全被引发出来,她期望这些柔软的小东西能再给予她更多的刺激,但史莱姆们却屡屡在她即将冲上顶峰时又停手,待稍微冷却后再残忍的继续刺激,累积再累积的情欲逼的芙蕾娅几近发狂,却又无可奈何,这种等级的手段岂是初经性事的少女所能架招的?阵阵渐趋疯狂的淫叫显示少女的渴望与兽性将芙蕾娅的痴态其尽收眼底,银色史莱姆很满意的看着猎物进入第二阶段。


它爬到芙蕾娅的俏脸上,与之前丧失了大半身体的同伴慢慢融合,然后又粘又软的史莱姆躯体再次伸进了芙蕾娅的口腔,少女一时被吓到,却不敢再次咬断这春药的聚合体,只能用无力的舌头勉强抵挡。然而没有用处,史莱姆的躯体很快就塞满了芙蕾娅的喉咙,她难受的流下了眼泪,发情的呻吟声变成模糊的喉声。


而攀附在芙蕾娅胸部的史莱姆,此刻也发生了变化,只见它们的身体正在逐渐变小,并且逐渐没入了芙蕾娅的乳孔,只在背后留下了两个足有手指粗细的乳孔。反而是少女的乳房却仿佛吹气球一般涨大起来,原来这些绿色史莱姆们体内充满了营养与激素,能够大幅刺激少女乳房内乳腺组织的生长。在短短一个小时内已经达到原本需要怀孕数月才有的体积,然而原本填满胸部的脂肪却来不及减少,自然而然就让原本已经傲视同龄人的乳房又增大了几个罩杯,竟达到了惊人的G- cup。


「呜……呜呜……呜!」


芙蕾娅痛苦的呻吟着,成熟的乳腺配上史莱姆的春药,未曾哺育的处女乳房此刻却已经开始缓缓渗出乳汁,然而乳孔却从内部被史莱姆的身体阻塞,丰沛的乳汁无处可去,只得积聚在乳房之中,原本就因为过速生长而被绷紧的皮肤,此刻更是疼痛无比。偏偏此时银色史莱姆又突然就着芙蕾娅的喉咙抽插起来,这样的动作不是口交又是什么?然而普通的口交极限也不超过脖子,史莱姆柔软的身体却一直侵入了少女的食管,直接向她的胃袋中排放药液。芙蕾娅被插的翻起了白眼,几乎就要窒息昏迷了。


然而史莱姆们却不给她昏过去的机会。一只红色的史莱姆蠕动到了芙蕾娅的双腿间,目标却不是那正不停流出香甜蜜汁的淫裂,而是在那下面,另一个不欢迎任何外物的洞口。红色史莱姆试着用身体去碰触那紧闭的菊蕾,试探着把一小部分身体塞进括约肌封锁的直肠。芙蕾娅拼命摇头同时收紧肌肉以示抵抗,盘踞胸部的绿色史莱姆们却在这个时候全速震动起来,自内而外的高速震动大幅刺激着芙蕾娅的性感神经,然而此刻她却必须拼尽全力抵抗渴望已久的高潮。


「呜……!」


不成句子的喉音变成了濒临极限的惨叫,银色的史莱姆居然射精了!大量如同精液般粘稠的液体冲进芙蕾娅的胃中,比先前浓缩数倍的春药进入了少女的血管,然后随着血液流遍了全身。而阴蒂上的黄色史莱姆也适时地放出一波强力电击,直接将少女带上了一个小小的高潮。


??? 芙蕾娅的腰部高高抬起,头也全力后仰,口水伴着精液从口中流出,只能任凭这绝顶高潮冲散了她的全身神经。乳房中的绿色史莱姆也终于放弃了抵抗,几滴乳汁从肿胀的乳头中渗出,几只小史莱姆立刻涌了上来,开始吸食这些富含营养的液体。


「哈啊……哈啊……」


一阵阵肌肉痉挛过后,芙蕾娅无力的喘息着,再也控制不住下体的快感,粘稠的阴精受到腔壁肌肉的挤压,喷出了足有10厘米,成了史莱姆们争相抢食的美味饮料。而已经虎视眈眈的红色史莱姆,自然也毫不客气地突破了后庭。肛门被破处并没有少女想象中的痛苦,一来这是因为史莱姆变化自如的体质,二来也是因为流遍全身的春药将肠道被撑开的疼痛转化为了快感,然而直肠中的蠕动的异物感仍然让芙蕾娅产生了强烈的便意,不过这也被可悲的变成异样的快感。


「好奇怪……还想要……好热……好痒……那里……求求你们……」高潮之后,处于春药支配下的身体却反而感觉到了更为强烈的空虚与渴望,芙蕾娅不知道那正是红色史莱姆所释放的春药的效果。如果说蓝色史莱姆的体液主要是让猎物变得更为敏感,那么红色史莱姆的责任就是要让猎物彻底沦为只知道交配的母畜。只能由直肠粘膜吸收的药物会直接作用于雌体的生殖器官,从卵巢开始,乃至子宫、阴道都开始活化,做好了迎接新生命的准备。原本只是缓缓流出的乳汁此刻竟如同水龙头一般涌出,无以计数的美被母乳撑开狭小的乳孔,高速流动的人奶同时也刺激着乳孔内密布的神经。


「求求你们……那里……快点……插进来……用力……干死芙蕾娅……没关系。」终于,少女再也承受不住体内炽热的欲火,她哭喊着吐出各种从不曾出口的下流词汇,祈求眼前这些低等的魔物能够满足她,蹂躏她。或许是理解了芙蕾娅的想法,也或许根本只是本能使然,银色史莱姆来到了少女已经泥泞不堪的蜜穴前。玩弄芙蕾娅大腿的几只史莱姆凑了上来,融合到了银色史莱姆身上,而银色史莱姆本身,则变形成了一根粗长的棍状物。史莱姆们便用这根足有芙蕾娅手臂大小的南傍国顶开少女紧闭的阴唇,一点点深入未曾有人开拓过的腔道。


芙蕾娅那窄小的肉穴几乎无法容纳这根粗大的怪物,被扩张到极点的腔道传来撕裂般痛苦,但被春药控制的少女却只是感觉到一阵满足。很快,史莱姆肉棒遇上了阻碍,一层薄薄的肉膜挡住了它的去路,史莱姆开始蠕动肉棒,那被撑开的膣壁被刺激的泌出更多的淫液。


一切就绪,淫宴的高潮在银色史莱姆一记有力的突刺下展开。从未有东西能进入的密穴受到如此粗暴的对待,处女膜破裂的痛楚几乎要让芙蕾娅窒息,少女凄厉的惨叫响彻整片迷失之林。然而那叫声很快变成了淫荡的呻吟,春药支配下的身体自动将这痛苦转换为了快感,湿润无比的密穴也丝毫不会阻碍史莱姆的活塞运动。


配合着同伴的行动,红色史莱姆也开始在芙蕾娅的直肠中肆虐起来,它时而与银色史莱姆同时插入,将芙蕾娅的下体活活撑满,时而又与同伴交替进出,撕扯菊蕾与密穴之间的嫩肉。前后双穴同时受到史莱姆们的悉心关照,两根粗大的柱状物隔着薄薄的肉壁互相摩擦,如同3P一般的快感终于将芙蕾娅推上了高潮的顶峰「啊……再来,再猛烈。要再更快……要去了……要去了……去了……」无法抑制的甜美叫声从芙蕾娅口中吐出,回响在寂静的深夜空气中,少女的脑中瞬间刷的空白,所有的思绪甚至连意识都在这瞬间几许的爆炸般的星点中蒸发。少女无助的张大嘴巴,任凭口水与泪水止不住的流满她的脸颊。


「等等……怎么了……不要……胸部……胸部……好奇怪……」史莱姆们并不打算放过眼前的人类雌体,依然沉浸在高潮余韵中的芙蕾娅突然觉得胸前猛地一阵疼痛与酸麻。只见那已经无法一手掌握的丰满胸脯,此刻竟然以一种诡异的速度在颤动,娇俏粉嫩的乳头勃起到足有小指粗细,洁白柔软的乳肉似乎又涨大了一圈。还来不及想到那些侵入自己乳房内部的史莱姆居然还活着,无法理喻的快感洪流已经席卷了芙蕾娅的每一根神经,再次将她送上了欲望的顶峰。聚积了一天的尿液自尿道口喷洒而出,却立刻成了金色史莱姆的饮料,浓重的雌性气味瞬间就让所有史莱姆陷入了疯狂。


「又来了……又来了……那里……小穴里面……不要再刺进去了……」银色史莱姆的突刺频率越来越快,力度也越来越大,几乎每一下都能重重的撞在花心之上。终于,银色史莱姆突破了那狭小的开口,突入了孕育生命与诞下新生的圣殿—子宫. 子宫颈被磨擦的异样快感将少女送上了不知是第几个高潮,不过沉沦在连续高潮的地狱中的少女已经无力去分辨。而那只啜饮少女尿液的黄色史莱姆吸不够似的追寻到源头,它贴在还残留着尿液的尿道口,将尿吸尽后,还意犹未尽的做了件疯狂的事—它竟然将自己的身体插进本就不允许任何外物侵入的细小尿道,这比两个处女被破的痛楚还加剧,芙蕾娅翻了白眼,几乎要昏过去,但却又在黄色史莱姆的高速震动与电击中,得到了更胜于两洞齐插的快感。


「再用力点……插死我……插死芙蕾娅……再快点……」只剩嘴巴还能发出自虐般的淫秽呻吟,全身的孔洞都已经被攻下,连乳房都成了史莱姆们的温床,即使大脑意识到这样的事实,少女却只能选择肉欲,芙蕾娅在高潮中一次又胜过一次,并且在这疯狂而绝顶的性交中,她的雌性激素被激发到足以致命的程度。那双美丽丰满的乳房竟在高潮中,胀大了无数个罩杯,乳汁的产量更以数倍的量增产,早已大大超过了单个史莱姆能够吸收的极限,巨量的洁白乳汁随着震动的节奏被喷上天空,浓郁的乳香吸引着每一只史莱姆前来品尝。


然而,史莱姆们绝不是为了满足芙蕾娅的肉欲才让她经历了无法计数的高潮将少女的生殖器官强制催熟的现在,真正的重头戏才真正上演。围绕芙蕾娅周身的史莱姆开始一一与少女腔道内的银色史莱姆融合,它们将各自的一部分组织汇入了这同伴的体内,却没有像液体一样水乳交融,而是如同一颗颗五颜六色的彩球漂浮在银色史莱姆的体内。而银色史莱姆则将这一颗颗彩球蠕动着输入了芙蕾娅的子宫,彩球的数量很多,体积也不小,因此当越来越多的卵进到芙蕾娅体内时,那平坦的小腹就被撑的开始不规则的膨胀了起来,还不停的来回蠕动,发出一种咕啾咕啾的恶心声音。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单个的史莱姆实在太过弱小,唯有以量取胜才能在残酷的生存竞争中存活下来。


不过这可苦了作为母体的芙蕾娅,史莱姆注入她体内的与其说是卵,不如说是幼体,这些史莱姆幼体还没进入子宫就开始不安分的四处冲撞,让芙蕾娅又小小的高潮了几次。而一进入拥挤的子宫,这些小家伙立刻变本加厉的到处翻腾,让芙蕾娅苦不堪言。银色史莱姆却也不加管束,只是拼命收缩身体,让所有的幼体进入芙蕾娅的子宫之中而已。


当最后一只幼体也安全的进入芙蕾娅体内,可怜的少女已经象是怀胎6月的孕妇一样,挺着一个大肚子了。银色史莱姆此时则将自己的全部身体也强行塞进了少女的子宫,它要用自己的生命换取下一代的健康成长。


疯狂的淫戏就此结束?疲惫已极的少女这样想到。然而当又一只史莱姆闯入她的阴道,芙蕾娅才明白自己的地狱或许不会结束。史莱姆幼体的成长需要养分而最好的养料就是她的乳汁——只是,幼体们获取营养的唯一方法,就是由成体将这些乳汁送进芙蕾娅的体内——而这意味着,可怜的少女必须不间断的被这些生物奸淫,直到产下它们的后代为止。


当救援人员发现芙蕾娅的时候,少女已经彻头彻尾成了史莱姆的繁殖工具。


她的双乳增大到惊人的程度,几乎无时无刻都在溢出乳汁。下体三穴也被大幅扩张,肛门与尿道都已经丧失了控制排泄的机能。不过,少女平素的食物就是几乎由纯粹液体构成的史莱姆,根本没有粪便,即使排尿,也会有专门的史莱姆将其处理。尽管四肢都已经可以活动,但她会做的事,只剩下追逐更多的快乐而已,比如用力挤压乳房射出乳汁,或是自己插进肛门或尿道自慰。


「快出来吧,让妈妈看看你们活泼的模样吧。」就在救援人员的面前,新一批的史莱姆幼体诞生了……话虽如此,若非为了生产而不得不放弃伪装,人们也不可能发现这名可悲的少女吧?经过将近一个月的生长,史莱姆幼体已经有了拳头大小,足足将芙蕾娅的肚子撑大了几倍,远远超过了怀上5胞胎的人类产妇。从几乎半透明的肚皮上可以见到子宫里那扭动的身影,正在一伸一缩的蠢动。芙蕾娅却毫不惊慌或惧怕,她轻抚肚皮,以手掌感受那即将降临人世的生命。这是身为雌体的母性,即使所孕育的不是自己后代,极高浓度的雌激素还是蒙蔽了少女的理性,让她轻声催促这些孩子的诞生。


救援者没有去打扰少女的生产,这只会让史莱姆们陷入混乱与疯狂,甚至伤害芙蕾娅。溶解掉银色史莱姆留下的外皮,小史莱姆开始了一生的第一次旅程,它们推挤着产道,小小的身躯内努力的挤开挤压它们的肉壁。芙蕾娅将手伸进阴道里,用手指撑开狭窄的腔道,让幼体能顺利生产而出,而幼体蠕动时又带给了芙蕾娅许多快感,决堤的淫水几乎将史莱姆冲出产道。少女再次呻吟起来,直到第一只幼虫那半透明的身躯探出阴户,芙蕾娅才欢喜的笑了。


幼体离开阴户后就开始往上爬,彷佛出生就知道似的,它越过芙蕾娅那山丘般的腹部,来到乳房取用它们的第一餐,只见那小小的身体沉浸在相较之下太过量的乳汁之中。接着它的兄弟姐妹也加入进来,芙蕾娅的胸口顿时爬满了几十只的小史莱姆,五颜六色的小球真是很惊人却又壮观。为母的喜悦,令芙蕾娅满足的沉醉在这变态的喜欢中,那充满母性的温婉笑容,甚至让旁观者都不由得沉醉在这扭曲的自然循环过程中。


***???? ***??????? ***??????? ***从今年4月开始,整个史莱姆繁殖季节里已经有14285名女性遭到捕获,月均3571人,较往年同比上升了2。31%.其中只有大约6千人被发现并得到救助,其余的恐怕依然必须生活在没有止境的生殖地狱之中吧。


至于那些被救回的女性,虽然身体可以藉由药物与魔法恢复健康,不过大部分人的心灵,都依然处于崩溃之中——或许,把她们留给史莱姆们才是最好的办法吧?


——迷失之森管理局史莱姆对策部部长……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