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魔之血魔门

灭族已迫近眉睫,魔宫仍是党内有党,派中有派。谁也不甘愿由别个党派的强人主持宫务院,不受己党控制。无权就甚么也没有了,爱国就因持国得权,搜刮由心。全个魔区资源在党徒宫干垄断下,贱灿血汗比西方仙界劳工贱得多多。制成品在出口垄断下,卖往西方的自己公司,而在西方的卖价却比当地相差不大。如马吓死魔祖的典论,剩余价值更大得惊人,比西方仙界更剥削得猖狂。正是有得刮就刮,宫又好,族又好,与自己何干。甚么爱宫爱党,只是骗骗那些戆人卖命,甘受摧残。


正好周边区域赌博兴隆,又多一条输送带,可堪推波助澜,浑水摸鱼,教手下奴才调出宫中的外界通宝,或汇回款项,买个千千万万的赌场筹码后,说是输了去,於是无线索可跟。实是分散给一干魔徒,汇流去了天蓬山。待洋鬼子的污精贿款来了,填补回去。


要是权没有了,就管他娘的灭族灭国,反正偷汇所积已比天蓬山世家更豪阔,大不了入籍天蓬山,也可呼风唤雨。於是大党互相制肘,小党代表成漏网之鱼,经层层叠叠的过滤,密密相讨后,只那骚名在外的铁面小丑猪茸畸得到共识,一众同意推他出战,与兀南老怪钦点的魔徒争夺宫务院总管一职。


此铁面小丑自认是猪皇后代,沦亡后仍是富甲一方,祖屋所在地势开阔,院深规模庭似海。只是这猪瘟却生成騃瓜一名,不认根本,只善长作骚。当年魔宫成立时,他正值出道,梦想改变世界,可惜被灵峤宫在长山白水间迎头痛击,他才成熟了些,发现他不能够改变这个世界,於是将目光缩短了些,决定只改变他的宫区。


只是一个小喽啰,却狂妄得竟连轩辕老怪大弱隼也敢反对。被打成右派,充军发配去侍候猢狲,受劳役改造。


大弱隼魔阵失败,这小丑逃出生天,发现他不能够改变宫国,最后愿望仅仅是改变一下同獠,取“世人皆醉我独醒”之意,自号“清醒上人”,却是非常的不清醒。在魔党的一党专权下,魔徒俱是官干,千里投党只为财,专志贪污,压搾贱灿。这个极不清醒的戆尻却〔清官〕自命,要求那些贪官支持〔反贪〕,真是戆到她娘的屄去。那“清高”的装扮,一直以来都是招来朋党的妒忌,成为同獠的“眼中钉,肉中刺”。其长上魔徒则被闪得碍眼,视之为“目无领导”。在在忍他,直至轩辕老怪不甘失权,发动氓化歹夹冥,再把这騃瓜肃清,下放去改造。这次可不是上次的只是劳役了。


要反轩辕老怪、反宫、反教,也只是大众的事。谁上台,也是好官我自为之。


但反贪则可就断人财路,有切身关系,受到魔徒公愤,饱受镇压。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在改造营中,自然一举一动,无一不是为魔徒干部看不顺眼。众譭所归,不寒而栗。千夫所指,交相恶嫉,那里还有天理人情。互相起哄下,众口铄金,白也何以污成黑,无秽不长。连不能端摩人意,自动脱裤献肛受鸡奸,也成罪大恶极的罪名:不懂与人相处。交相播弄下,要给他教训,那就无理何谕。无病也可判为病,以药的副作用为凶毒,说是治病。利刃割体,则誉为开刀。於是电杆插肛也能赞颂作为他好,殛击出一块僵屍面,隐约透现狰狞,是愤恨的沉积,却无力爆发。


这小丑也就只能躺在床上,行将就木,平生自夸为翎的“虽九死其犹未悔”的刚烈精神已荡然无存。突然意识到:如果一开始我仅仅去改变我自己,然后,我可能改变我的家庭;在家人的帮助和鼓励下,我可能为国家做一些事情;然后,谁知道呢?甚至可能改变这个世界。堕入了通天教主那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妄毒。要登上大自在境界,必须能契合天机潮流,才能纵横天下,率性而为。那天下能有几人预悉天机?古今从未之有也。妄毒下这戆瓜的甚么「敢作敢为」也只余下做骚的面具,沦为小丑,为贪官蒙混西方仙界。改变了自己,孤身契合狼群中,就能改变贪官吗?


前头婆的儿子,必然是后娘的眼中钉,分薄其亲子的产业乘继,非致之死地无可顺心怀,何人能改得切合后娘心意?象齿焚身,改变得了自己不再受猎吗?谩藏诲盗,能藏得稳?天财地宝,有谁嫌多?天高未算高,人心为最高,井水作酒卖,还说欠猪糟。就是轩辕老怪的好学生只做不食,也欲壑难填。其实,一切都在本身力量。得力量才有存活的空间。要是弱如蛋卵,压处群石丛中,岂能不壳碎黄残。


太空虽稀,也纳有浮云、散气充斥。苟无所需之力,则太空也无容身之处。不过!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一切都是时运主宰人生。


适逢病号魔君受袭失踪,地缺魔君复出,向灵峤宫摇尾乞怜。西方仙界吹来一个屁,也重逾山岳。民为主制度是选推代表,适合以讹骗为修炼基础,必需创造出惑众的许诺,才能荣登仙位,然后出卖选民,与党人朋比为奸。铁面小丑的得意桀作〔百具棺材〕幻像顿成绝响,成为讨好西方仙界的一只棋子。


在这剑铗子出政权的魔宫中,这小丑本是烂泥一沱,好比天九牌中的一只么鸡。当此八九氓运后,受着西方仙界交相指责,暗堵明封,必要卑躬屈膝,讨好西方仙界,而西方仙界竖立〔民为主〕的幌子,本就而做骚为修行,对铁面小丑另眼相看。凑巧五行本性之生克,乘时而兴。於是么鸡碰上大鸡六,顿成至尊宝。


这騃瓜就以包青天铁面自夸,也真实是无私,因无能力侚私,也铡不了大小魔徒,更不敢触怒权贵,自是改变自己之余,讲人自讲而已。百具棺材的幻象只是外表辉煌,却是不堪一击。所以能被举为代表,就是因他弱,弱过毛虫,对那一个派都招惹不起,不得不看每个派系的面色。


只是这样一个人物,如何拼得过黑伽山落神岭兀南老怪钦点的人选呢?对这现实,各派系就选择性失明了。当然,对每个派系而言,若不能横行霸道,那就谁是总管也无所谓了。反正空降而来,班底乏乏,还需打一派,拉一派,自己不是全无生路的。若是同室操戈,败了自己就如赤裸裸的无遮无掩,必是滓佯谲魔样的囚困终生。空降之辈,控不来所有渠道,大不了就往天蓬山安享晚年。多年来的贪污搜刮后,偷运往天蓬山的财富,比天蓬山或西牛贺州的世家更豪富,子孙万代也花不完。


他们可以拍拍屁股走人,阴魔的血魔门可就要直接面对黑伽山落神岭了。空降虽是孤身,却有强大后台,引入源源不绝的同族过来,地头蛇就得沦为外围分子,苟存一时,保有的权势就得慢慢阴乾。要渗透就如狗咬乌龟,无从入手,更因不是同文同种,必受排斥。要有寸进,就得白刃相对了。形势是容不得兀南老怪钦定的人选空降,但助铁面小丑那騃瓜取胜这一仗,必然是惊世骇俗。以兀南公之能,那得逃过法眼。纵使抗得过兀南老怪,宇内仙魔佛妖也不乏能手,自己澈底暴露了,必然树大招风,尖峰先钝,甚么也做不了。


筹思如何浥注如此朽木而不为兀南老怪所觉,直到总管争任之前夕,阴魔还是苦无良策。对於助铁面小丑,还是继续蹈光隐诲,仍是首鼠两端。举棋不定之最后关头,却竟来了千手娘子施龙姑的心声求告,约见在腆安门前惎黏堂内轩辕老怪的玄晶棺前幽会。


千手娘子施龙姑自从於华山烈火阵火攻峨嵋失败后,被熊血儿摄回云南孔雀青河幽禁,正好是阴魔潜入藏宫的借口。阴魔早在破青螺宫时已觉藏灵子可疑,料想那毒龙尊者何许妖也,纵是优昙神尼也顾忌三分,又岂是那绿毛龟的一个弟子持宝就能使之束手就擒?这真是太儿戏了。当初睥睨神州,总领厂卫魔头,於明室危殆时,忽然民主,又败亡后,以孤臣孽子自命,却为一个虚衔,降跪轩辕魔宫,出山重作冯妇,主持青螺宫。对这样一个贪权为命、反覆卖主的妖人,阴魔就是不信他会急流勇退。应是借那三寸钉为引,再度潜入民为主核心,窃据出卖资本。难得这三寸钉肯捉施龙姑入宫,正好借着色胆包天为幌子,作为探秘的媒介。经常气化法身,潜入这王八甘悍宫,淫肏施龙姑。


那绿毛龟也没责怪这淫荡徒媳,反而多方安抚,说熊血儿之所为只是掩人耳目,对施龙姑的淫行就一字不题,只是嘱咐她莫离藏宫,戒绝暴光,不可介入正邪之争,触动无明之天变。这淫娃沦落到寄人篱下,无所凭证,显得兢兢业业。但自阴魔潜入这王八甘悍宫,肏得她死脱后,可真再难安於那无屌过夜的生活,甘愿为屌死、为屌狂、为屌不惜万劫亡。可是三寸钉竟然对施龙姑在他眼底的奸情也视如不见。这淫娃恋奸情热,还道奸郎修为压得下当世能手之一的藏灵子,怕奸郎离去后,秋后算帐,更商图个朝夕痴缠,要跟阴魔私奔出宫,不在看那两代王八的嘴面。


阴魔当然不愿拖上这个累赘,多方安慰。突然醒起当日她伙同孙凌波初犯峨眉,申若兰不认一家。诘问她两是何关系,才知金针圣母一心弃邪归正,竟然与天狐姑嫂闹翻,只告之是与红花姥姥同门,对家翁雪雪老人讳莫如深,使得施龙姑全然不知有这祖父。看来那三寸钉就是冀望经施龙姑搭上兀南老怪的关系,才明知必成绿毛龟,也把衣砵弟子推下苦海。施龙姑得知身后有大靠山,自然日渐娇奢蛮悍,令熊血儿退避三舍。阴魔冯吾更数次故露荒淫形迹,此三寸钉也硬把传宗弟子的羞愤压下,多方回避,予於那奸夫淫妇畅所欲肏,尽情宣淫。有宫内侍者不幸撞破,也由熊血儿诬杀灭口。真是非不般的王八。这王八甘悍宫就是靠立法禁止奴仆向外多言以维持形象。阴魔冯吾肏施龙姑肏得双方都心身爽透,也不忘藏宫,也只是在施龙姑体内发现了藏灵子暗藏禁制,却探不到那两代绿毛龟与毒龙尊者的疵漏异动,遂日渐忘怀。却在此关键时刻得知施龙姑已人在轩辕魔宫内廷。


早在魔宫异变之前,兀南老怪以地缺魔君名高底弱,结合痢蟛人妖之得天残魔君余荫,才得起动死士团,推动腆安门政变,却无力扫穴犁庭。面临外忧内患,魔化只在时日而已。因而兀南老怪早已划策,选定施龙姑为种子栽培。以施龙姑的祖父雪雪老人是黑伽山落神岭长老,掌管琅嬛天府典籍,是兀南老怪统战重臣。借施龙姑已久居神州,却是落神岭之纯血统,堪信以掌握魔宫权柄。免得北俱芦州人物空降魔宫,惊扰西方仙界。


兀南老怪把施龙姑秘密讨了过来。那三寸钉硬逼传宗弟子作绿毛龟,志在攀缘落神岭,求作大援以抗天劫。如今得偿所愿,自然一拍即合。当淫荡储妃离宫时,还不得不付出庞大宝法以求噤口,莫自爆淫行。可惜仍是禁不住她勾三搭四,珠胎暗结。施龙姑得知被抬上轩辕魔宫总管高位,顿时雄心万丈。更欲左右逢源,筹思通过阴魔冯吾,秘密勾结灵峤宫。以为阴魔冯吾肏了她,肏得爽爽,就必然忠忠实实。可惜世事就是一只脚踏两条船,往往是堕海收场。阴魔冯吾以她终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虽淫肏有致,却也决心割爱。意图以淫肏掏空这异族淫娃的元髓,输得兀南公无话可说,用不着暴露自己修为。


千手娘子施龙姑是白蛾遗裔,本就相貌极其美艳,人更荡冶非常。在落神岭魔宫受训修炼这段期间,久违阴魔魔屌,想起每次在床上都被阴魔冯吾肏得疯狂,倍思淫欲。因困在藏宫,一般宫卫无不退避三舍,而阴魔也会少离多,对淫屄的肏幸就是感到实在太少,太不够,而总是盼望着。每次得魔屌肏插,莫不要求更多,变得好贪心、好不知足的一直要、一直要,愈要就愈被肏得厉害,不到小死的晕厥,绝不甘休。


入落神岭后,那些落神岭魔徒却是荒淫无度,稍示辞意,无不色授魂与,却可惜虚有其表,弱软无势。真是金刚屌后难喂屄。脑子里老出现那事,苦思那魔屌而难寐,弄得更是“性饥渴”,动不动就想要。而稍一想到,身子下面就会像点燃了火,生出耐不住的性欲,稍微再厉害一点的时候,都会湿透了裙褂。必得群屌列队,接踵入屄,才稍事解馋,仍像画饼充饥,高潮那就隔上万丛山了。只有在阴魔冯吾的胯下才会放浪、才会骚、才会荡,但就是碍於兀南老怪,不敢招阴魔上落神岭魔宫,空余单思惆怅,淫屄等屌,流涎不绝。


一旦淫燕离巢,光是想想巨屌在望,就灵台都冲昏了。才入魔宫内廷,即心声告急,哀鸣求肏. 得悉淫狼竟在内城,大喜若狂。血在滚,全身发热却又畅快舒服。一旦相逢,淫屄即告喷火,灌泄七窍,飞扑入堂。


阴魔冯吾眼看这个极为美艳狐媚的淫妇,真似小别胜新婚。前隆玉乳,后耸丰臀,比在藏宫时更为夸张耸挺。更为锐意讨好阴魔冯吾,这浪娃竟向兀南老怪求来蛟筋抽纱而织成的衣饰,看去非丝非帛,薄如蝉翼,宛如一袭轻绢裹着一个玉人,若隐若现,倍增神秘诱惑,要剥之而后快。诱人的玉腿乍隐乍现,让人忍不住要寻幽探秘,挑衅怒屌,不闯撞屄窿则抖擞无休。蒙胧中,但见腰肢纤细,雾中幌曳,将高耸乳球衬托得高低起伏,臀波随同起伏,姿态娇艳骚荡。玲珑浮凸的胴躯通体圆融,柔若无骨,更是引人入性,越显得风情无限。更是昙花一现即飞扑入怀,嚷道:“天哪!心肝啊!我忍不住了!一想到能跟你幽会,底下就变得好湿,水都流出脚下去了!”


骚叫的唇瓣艳红含紫,唇角生春,让人心跳。衬着深红的胭脂,透着一股骨子里发出来的邪恶和淫荡。瓜子脸上一双水汪汪的妩媚大眼就尽显那天生在挑逗的本色。粉脸已经红到耳根,春情荡漾的表情更能勾起男人那最原始的欲望,令男人一见就淫火暴爆,难以自己。她的打扮更是让人热血沸腾。狐媚的化粧在她的脸上发出强烈的性感,黑色的眼线,蓝色的眼影,映照着桃红色的腮红。淫荡迷人。


阴魔冯吾被扑上身来,觉到幽香贯鼻,从艳丽发烫的胴体蒸出,直贯龟头,招惹得那不安份的恶屌怒昂以应,真是小别胜新肏. 颈项被魔女的两条玉臂搂紧,感觉到那粉滴酥搓的臂肌却直似两条毒蛇把人缠勒,有点儿透不过气来。迎上来那檀口相亲,丁香狂逗,阴魔冯吾猛觉一缕温香,随同对方香馥馥的舌尖度处,沁入脑际,薰染得神魂酊醉,热浪飙涌,屌具血气沸腾,咆哮冲扑,直非意识所能羁绊。


竟是兀南老怪的秘宝落魂香。


落魂香是共工魔教的奠教至宝。落魂岭之所以得名,是因有此香,来者落魂,成就琅嬛天府,贪花福地。一杯水淫功也是靠此香才能勾魂夺魄,挖掘机密。否则,以灿女的鄙残败躯,那能上得修士法眼。此香无嗅无色,贯入灵台,非一般散仙所能察觉。灵台一失,趋促肉欲,削败真元,识海失防,由魔徒予取予求。当年白谷逸从属败在落魂香下而不知,但忿灿妇的淫诱,才予灿妇以惨厉之淫刑,把性器官的乳球屄穴摧残得糜烂残破,绝其根源,就是怕监管灿妇的徒众受惑,非此无从超脱。亏那些灿妇还有面申诉。


此香也真薰得淫人醉,无怪温柔乡是英雄塚. 但一物治一物,也有醉卧美人膝,手握天下权之铁汉。谁主谁客,是看谁个根基雄厚。强於虎则入虎穴取虎子。不自量力,当然精尽人亡。阴魔冯吾无相无我,就是要火中取粟。施龙姑又那知仙魔间的你虞我诈,左手仍是灵蛇般缠绕着上阴魔冯吾的脖颈,右手顺势滑下,按住阴魔冯吾的结实小腹,掌握那怒挺的蛮屌,轻弄慢捻,细细搓揉。阴魔冯吾喉咙发出野兽似的低吼,抱起施龙姑放在玄晶棺上,双手连动,“嘶嘶”几声轻响,把施龙姑撕得身无寸缕。施龙姑也双颊似火,一把扯去阴魔冯吾的裤子,将两条浑圆修长的大腿搭在阴魔冯吾肩头,手撑棺椁,双乳高挺,全然无法压抑那放浪的情态。屄穴照向轩辕老怪眼帘,叫道:“好人,我等得好久了,肏爆我的小屄,给那咸鱼认识认识吧!”


屄户已是浸得不可收拾,竟然花芯泌露,淫液浪涌,隔着透明的玄英棺像是滴入老怪口去。想想这一代枭雄,竟然在湿屄胯下受淫津淋漓,施龙姑真是兴奋得灵魂出窍。阴魔冯吾忆起在他知觉中淫肏他的爱人香城娘子史春娥,也心有同感,倍觉骄人。紧握施龙姑蜂腰,屁股一挺,粗长的肉屌在泛滥的湿滑中全根没入施龙姑屄内。


施龙姑的淫屄虽是常经垦凿,磨合多年,更有灌满淫津,也被这猛然插进的粗壮火热的屌柱肏得,混身抖震,四肢痉挛得狂抓个结实。那股强烈的冲击直达五脏六腑,太深了!小屄好像裂开了,却痛得灵台清爽,魂馨魄慵,妖媚美丽的脸上展现出淫靡的红润,浑身滚热,带来难以形容的充实和酸涨,令她不由自主的爆出一声尖锐的唉哟悲鸣。屁股猛地剧烈扭动,迎合那坚涨的屌体,只觉得那简直是烧热的铁杵,又硬又热,却烫得舒服、好舒服。同时屄口两片阴唇真像她粉脸上那两片樱唇小嘴似的又薄又小,却一夹一夹的紧夹着大龟头在吸在吮。异样的吸吮快感传遍施龙姑百脉,彷佛直入心肺,让她不能自已。吸着吸着,引动到屄穴深处,突然扯出一股吸力,将龟头就住内扯!阴魔冯吾的元气立被裹住,受着引力回馈,触动心焰,火发周身,其热如焚,烧得心旌摇摇,不能自制,真神似要脱体而出。


这是共工魔尊的蚀元潮焰。此焰为洗脑之极臻精品,经共工魔尊万年苦炼,才成三粒,降伏了天女魃及相柳,只余此粒,传入兀南老怪手中,竟然落入施龙姑屄穴内,可说为了阴魔冯吾在灵峤宫的影响力,兀南老怪不惜工本了。看来阴魔冯吾的修为并未逃过兀南老怪的法眼。不过还是未有摸清,应是对先天无相了解不深吧。玩阴的,那能玩得过先天无相,管教叫这老而不哑子吃黄莲,有苦自己知,底子也就毛也摸不出半条,道具就是施龙姑的元胎。兀南老怪也不知施龙姑元胎初孕,才会暗埋蚀元潮焰。不过也得有阴魔冯吾的惊人奸力,才能使蚀元潮焰反噬。


阴魔冯吾无我无相,把心神一分为二,藏真心於膏肓之间,以虚心愚弄兀南老怪,要把黑伽山玩弄於股掌之上,以施龙姑之内心为媒介,深入反窥挖落魂岭的机密。眼是灵魂窗,有着水汪汪的媚眼要的只是一夜情,多是真情流露。装胸作势的才是把肉体作货物,廉不廉价要看包装了。她们都不会对冤大头有性需要,不会水汪汪的。无相心眼观得施龙姑人在真情中,却是一具愚心木偶,为兀南老怪所用。


反因此人形工具本身并无杀意,遂无杀气流露,对像更难有警觉,因而疏於提防,难免受伤。更坚了阴魔冯吾的棘手摧花之志。虽是残忍寡情,却在大是大非下,无可奈何。


屌茎凸起的茎络蹭着屄穴里敏感的膣褶,顿时点燃了她一直在闷烧的欲火。蕴酿已久的激情即刻爆发,龙姑的娇喘变的高亢起来。但听「吱、吱」连声,施龙姑屄户内,涌出带白泡的淫汁来。心情荡漾更是使屄内膣肉翻腾抖擞,磨出电星火花直灵台。要她灭亡,先要她疯狂,也就自己先狂,於是低头吻封着胯下淫娃的娇艳红唇,封锁了她的闪避舒压,同时巨屌更加用力的疯狂抽插,给她双重刺激。


阴魔冯吾的屌器要比落魂岭魔徒的更粗更壮,而且要有力得多,几十下冲击就把施龙姑顶得淫水直流,娇叫连连。原本火热的屌茎变得更加滚烫。屄壁被夸张的撑开,似乎已被胀得失去了收缩的能力。极限的砥砺刺激得男方野兽般吼叫和女方骚媚入骨的呻吟,激荡在夜色之下。屄内空气受压的爆声,肚皮与肚皮互撞的拍音,棺椁上的水潺响,还有淫荡的叫床呻吟,交织成一部淫欢交响曲。


施龙姑淫荡的扭动着丰臀,完全承受不了龟头的猛烈捅插,不由自主的屈腰闪躲。急抽时,屄膣抗不住气压的扯力,挺屄就屄。一屈一伸就如尺获向螓首迈渡。


只是香肩、樱唇已串为阴魔冯吾的肘弯箍羁,逃不得也妹妹。退无可退,就是针针入肉。屄户嫩膣被粗大的龟头插得翻进翻出,淫液四溅,舒服得痉挛似的双手抓紧棺盖,娇躯浑身颤抖。魂消魄散的快感在她的四肢百骸到处流窜,骨头又都酥散得让她痉悸和哭泣。感觉全身像要融化在火焰中,舒服得使她差点晕迷过去。居然撑不了两三下就泄了,整个胴体在振荡、颤抖,张开着血红樱嘴,放声高呼。


其实她也不知道叫喊什么,只觉得舒服和快感,冲激着她的每一条神经,使她全身都崩溃,抽慉、痉挛。成熟的火热屄户里猛烈收缩和痉挛。屄壁上层层叠叠的皱褶不断地摩擦着屌茎,那种摩擦龟头的美妙,使阴魔冯吾忍不住发出快感的哼声。更绝的是,龟头还能四下旋转,不断地摩擦着屄穴深处的花芯。施龙姑被那一波胜过一波的强烈的电击弄得一阵阵狂喘娇啼,承受强烈高潮接二连三的狂浪,带来酥麻的蚀骨销魂欲融化快感。


尤其是,魔屌在屄穴里抽插得愈来愈急促,愈来愈强而有力,一下又一下的刺入最深处,那颗钜大的龟头重重地撞击在子宫颈部的肉子上。强烈的“酸痛感”直透心肺,肏得浪荡灭顶,叫她禁也禁不住地只有连连高叫、呼天喊地似的唤:“啊啊啊啊啊啊噢噢噢噢噢噢呀呀呀呀啊啊啊啊啊呃呃呃呃呃呃呃呃!!”


施龙姑根本来不及回应每一下的冲击,觉得脑袋有点晕,感觉有些恍惚。不过这种半醉半醒的感觉到是非常的美妙,只是张大小嘴一直娇叫着,却因为身体的高速颤动变成了持续不断的短而尖的颤音。屄穴里的淫汁随着超音速的颤动疯狂地从屄屌契合处被泵得瀄射劲飙,溅得两条肉虫几乎满身都是。如泣似哭的呻吟伴着剧烈的喘息声飘荡在静静的夜空中。必要这样厉害的摧残,才会挖出女性的风骚淫浪本性,神智不清下的叫床才会叫得动听。


响应着叫床的兴奋,魔屌更是抽插得啪啪作响,一下一下有如狂风暴雨之势,把她奸淫糟蹋得“花心”开了又谢,谢了又开。不片刻,施龙姑躯体阵阵地痉挛,绷紧了又放松,然后又再次绷紧,再次放松。被弄得猛烈的挺动。一个高潮还没有过去,另一个高潮已经来临。直把她强暴蹂躏得娇啼婉转、淫呻艳吟,全身玉体瘫软如泥。胸前双峰随着她身子的摇晃,不住跌荡耸动,口中发出狂异的吼叫,一阵阵的喘息呻吟不断的爆放出来。


施龙姑已经不知道是第几度的死去活来,神智越来越迷糊。屄膣剧烈的颤抖,臀下湿漉漉一片。已被肏得欲仙欲死,阴精直冒,实在是已经爽到浑然忘我,整个人的脑子还在麻痹状态,呻吟带着哭声。无相真气的奇异能量顺着性高潮的狂澜猛烈地冲击着她的灵台,使她昏了又醒,醒了又昏,达致不胜负荷,发出一声长长的哀叫,全身的力气也都在这一刻耗尽,魂魄离体飘入虚无天外。


强有力的抽插仍是继续。阴魔冯吾的神识慢慢延伸,驱动蚀元潮焰反钻入施龙姑的穴窍脉络,慢慢从屄内旋转出血般的邪气,渗入元胎,再窜入骨髓神经里。一瞬间,再引爆了龙姑体内这神秘的力量,玲珑的躯体在这瞬间似乎有一股柔润的光华散过,生命仿佛也在此刻达到了顶峰。全身上下散发着强烈的妖氛,不住地翻腾滚动。腾起无数条细密的紫色丝线,通接了藏灵子暗藏在龙姑紫阙的禁制,等待铁面小丑的幻心魔气轻触引爆。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