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淫者之漩涡鸣人

目标锁定:火影世界侵入-目标-全女性奸淫!


「我……还活着?」抚摸着自己的脸,毫无感觉。


突然眼前出现一团光球,对着我说「抱歉,因为雷击方向发生失误,导致你肉身受到严重伤害,你已经是一个死人,但我可以让你的灵魂进入另一个肉体,继续生活下去,你准备好了吗?」


看着眼前的光团,内心十分诧异「你是谁?!就是因为你我才会给雷电击中毙命的吗?!」


光团「我是谁你不需要知道,如果你没有特定需要的肉身,我只好让你以婴儿的状态复活,但你的记忆会给我消除,毕竟我不能让一个成年人的记忆进入小孩的脑里。」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我一时之间难以反应过来,只好对着光团的方向说「请等……等!等一下!给我一点时间考虑一下吧!」光团「……,好吧。」


「我是遇到神了吗?如果我就这样给它消除记忆做回小孩,我实在不甘心啊!


怎么办好呢?看来只好试试能不能寻找别的出路。」我「天神大人!你是神吧?!我有一个冒昧的请求,不知道你能否让我的灵魂进入一本叫做「火影忍者」的漫画里,让我活在漫画的世界呢?」光团「恩……其实是可以做到的,但如果这么做,你要承担一定的风险。我可以为你的灵魂在一个虚拟的火影世界弄一个肉身,你可以随意进出这个虚拟世界,但如果你随意改变这个世界的未来,可能导致虚拟世界的崩溃!而你的肉身也会在这个虚拟的世界中消失,归于无。这就是你想要的?」「死就死吧……反正现在已经这样了,以前的生活实在不想再过了,我就去火影的世界里算了。」


我「天神啊!如果我能进入火影的世界,你可否让我得到可以复制一切的能力?复制火影人物的身体、忍术、连对方的记忆也能复制成为我自己的能力?」光团「可以,你就在你所说的世界里做你那世界的神吧。」说完,那团光不断变亮……笼罩着我的身体……接着,我就不省人事了。


No。1:漩涡鸣人拜见!


一觉醒来,发觉自己躺在了床上,脑里回想起天神消失前的话。


「如果你想复制对方的身体,能力,或者记忆,只要用手碰到对方的身体就可以了。如果是想复制死物,直接把手放在那物体上面就可以了。使用复制能力的话,你的身体会承受一定的痛楚。你在虚拟世界里的是不死身,没有什么能把你消灭,但你一样会有痛感。有一点是需要警告下你的,如果你恶意擅改这个虚拟世界的未来,你的身体就会开始龟裂,然后消失。你也可以暂时退出这个虚拟世界,进入时空间,然后脑里想着你想进入的任何时段,就能进入那个时段的火影世界了。只要你想的话。好了,你就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成为这个世界的神吧,


祝你好运。」


想起这段记忆后,我激动地紧握双拳,对着屋顶大声说「哇哈哈哈……!!


太好了,以前想,却没有实现的梦想,在这个世界里都能实现了!S级的忍术和漂亮的女人,我全都要得到!这就是我的忍道!


哇哈哈哈…………!」


「水寿?怎么了,大清早的那么大声说话?」声音从门口传来。


打开门,走进来一位体型偏胖的女人。


我「水寿?你是谁?你叫我吗?」?女着急地说「孩子!你怎么了?我是你妈妈啊,你睡糊涂了?」


想起自己是刚进来这个世界,对这里的一切还不熟悉,就决定试试天神说的是不是真的。心里想着天神说的方法,把手放在那位自称是我妈妈的人的头上,「记忆复制!」一道光在我眼前闪过,脑里好像给某种硬物撞击着一样,我痛苦地抱住头部。「哇哇!!!!我的头……啊!!!」美子「孩子,你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你不要吓妈妈啊,妈妈这就去找人来帮你看病。」说完转身就想跑出去。


我急忙抓住她的手,对她说「妈妈!我没事,只不过是昨晚太过兴奋,所以失眠有点头痛而已。」


美子心里舒了一口气「傻孩子,吓死妈妈了,我还真不放心让你一个人住在木叶村,要不我找个人来照顾你?」


「原来这个人就是我在这个世界的母亲啊,我的身份是个热爱忍术的有钱人,看来都是神的安排吧?」


我「妈妈请放心!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了。(才不能让你找人来监视我,我「办事」起来才方便呢,嘻嘻!)我一定会成为火影!为川濑家争光的!(我一定会成功玩弄全部可爱的女忍者,为川濑家争光的,哈哈!)」美子欣慰地点了点头「好啊,妈妈会支持你的,妈妈现在出去买菜做饭给你吃,等会出去想买什么的话就用你爸爸给你的附属白金卡吧。」我「谢谢妈妈,我去上课啦。」(从读取过来的记忆中知道。)美子「小心点,妈妈做好饭等你回来。」


我「恩。」


刷洗完毕后出了家门,出去后回头看了看自己的房子,惊叹自己居然能住在这么好的地方。


「如果是之前的我,怎么住得起这么大的别墅?看来我的选择没错,还真是因祸得福,哈哈!」


水寿走了十几分锺后,看到鸣人正在给俩个中忍追捕着。


中忍甲「喂!鸣人!你为什么要做那样的事!?」中忍乙「今天的事绝对会要你付出代价!」


鸣人转过头来,对后面的人说「少罗嗦!你们几个,像那样的事没有一个能办得到吧?然而我却可以办得到!我可是非常厉害的!」「原来是大白痴鸣人啊,嘿嘿……我的第一个目标,就是你了。


恶……但感觉好恶心。不过使用那「力量」的话,也许能办到吧?」这时伊鲁卡也追着鸣人。


「过去看看先。」想着,就跟在伊鲁卡身后。


鸣人用藏踪术藏在墙上,两个中忍跑开了。


鸣人「嘿嘿,两个笨蛋。」


伊鲁卡出其不意地在鸣人身后大喊「喂!鸣人!」鸣人吓得一屁股座在地上「哇啊,怎么突然出现来了啊?伊鲁卡老师?」伊鲁卡指着鸣人说「现在是上课时间,你在做什么啊!?」我连忙走过去,想和伊鲁卡握手「伊鲁卡老师你好!」伊鲁卡也伸手过来「你好,你是?」


「忍术复制!-分身术复制成功!-变身术复制成功!」就在这个时候,水寿身体变得虚弱,身上冒出冷汗,脚软半跪着在地上。


伊鲁卡担心道「喂,你没事吧?」


鸣人好奇道「这家伙是谁——?」


我「我没事,呼呼……我只是有点累而已。」


「没想到复制忍术的代价就是身体脱力,倒也满合理的,只是在战斗中不能使用,要不我可能会死得很惨。」我「伊鲁卡老师,我是今天来上课的新生,正在赶去学校上课呢。」


鸣人想偷偷溜走……


伊鲁卡「哦,喂!鸣人别跑!」


课室里。


伊鲁卡把鸣人绑回课室,让水寿在讲台上和大家做自我介绍。


我「大家好!我叫川濑水寿!希望大家以后多多指教!」伊鲁卡「水寿,你就坐在健人身边吧。」


「贱人?哈哈……好有趣的名字。」「是,伊鲁卡老师!」说完就走到健人身边坐下。


健人热情地和水寿握手「你好!我叫川上健人,我父亲是情报组的人。」水寿「你好,以后请多多指教。」


然后,就到伊鲁卡对付鸣人了。


伊鲁卡「听着鸣人,你上次和上上次考试都不及格,明天就是毕业考试了。


现在不是在外面恶作剧的时候,混帐的家伙!」鸣人偏过头去「哼!」


依鲁卡生气了「今天我们要进行变身术的复习考试,都出来站成一排。」学生们「什么?!」


小樱「春野樱,现在开始-变身!」


「濮!」小樱瞬间就变成了依鲁卡老师。


伊鲁卡「好的。」


「看到小樱啦!她的皮肤真白,好可爱的女孩子啊,虽然身材还没完全发育,


不过我就喜欢强奸小女生,嘿嘿。」


伊鲁卡「下位,宇智波佐助。」


佐助「好。」


「濮!」佐助也成功变身成伊鲁卡。


伊鲁卡「恩,好的。」


「佐助?嘿嘿……火影里面的悲剧人物呢,不过以后天才的名头就是我的了,


一边凉快去吧你。」


依鲁卡「下一个漩涡鸣人!」


鹿丸「可恶,真让人不爽!」


井野「这都是你的错。」


鸣人「我无所谓。」


「啊,是井野呢。典型的花痴,不过样子还算可以,要是能把她和小樱这两个死对头抓到一起帮我吹鸟就爽死了,哈哈。」鸣人「恩,好的。」


雌田在玩手指「鸣人,加油啊。」


「雌田!oo其实这么多mm中我最想玩的就是她啦,就她那胆小怕事的性格,就算给我玩了估计也不敢说出来,嘿嘿。」鸣人「变身!」「濮!」一个裸体金发美女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


美女鸣人向依鲁卡做了个飞吻的手势「嗯………………哼…………」依鲁卡「夷……哺……!!!!」看到鸣人变出来的裸体美女,依鲁卡的鼻血一下子就飞了出来!


鸣人「哈哈哈,这就是「色诱术」!」


依鲁卡生气地大吼一声「你个大笨蛋……!不要随便制造无聊的忍术……!


!!」


鸣人「——……」


这时水寿已经笑到肚子痛。


「哇哈哈哈……真搞笑!不过鸣人,这还真是「好忍术」啊,嘿嘿……」看着那性感的身材,裤间微鼓。


十五分锺后,大部分人都合格了。


依鲁卡「下一个!川濑水……啊,水寿,你就不用了,你还没学变身术呢,明天的毕业考你等下一学年吧。」


「啊,不行!我可不想放过和小樱组队的机会。」心里想着,向着小樱的方向看去。小樱现在还只是一个小女生,发现正在水寿看着她,于是对着水寿笑了笑。


「唉,好想马上把她压在身下干了她,嘿嘿……」我急忙站起来说「啊……!依鲁卡老师!请你给我个机会,我也会变身术!





依鲁卡狐疑地说「你会变身术?好,上来试试吧。」「嘻嘻,变身术!」「我变!濮……!」水寿成功地变成依鲁卡的样子。


依鲁卡吃惊地说「水……水寿,你的变身术哪里学来的?!」我「依鲁卡老师,我父母帮我请了个老师,就是他教我的。」依鲁卡「水寿,明天的毕业考可不只要会变身术呢,你的老师也教了你分身术吗?」


我「是啊,分身术和变身术这些基本的忍术我已经会了。」「其实多得伊鲁卡老师呢。」


依鲁卡「那好吧,明天的毕业考就破例让你进行考试吧。」我激动地说「真的吗?谢谢依鲁卡老师!」


女同学甲「那个叫水寿的男生好帅哦,和左助有得比!」女同学乙「哼……佐助比他帅多了!」说完含情脉脉地看着对面桌的佐助。


佐助「——……」


小樱「水寿……也满帅的嘛……嘻嘻。」


下课后。


「下课后鸣人给依鲁卡拉去劳改,嘿嘿……等晚上我再来陪你玩吧,嘻嘻。





健人「水寿,我们去一乐拉面店那里吃拉面吧,那里的拉面很好吃的。」我「不好意思健人(贱人,嘿嘿),妈妈等着我回去吃饭呢,下次吧。」健人「哦,那好吧,再见!」


我「再见!」


家里。


回家后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那是以前的我从来未曾吃到过的晚餐,再次感激神,把我送来这个天堂。


在饭桌看到母亲留下字条「水寿,不好意思。妈妈回家了,你房间枕头底下有10万圆零用钱,好好照顾自己哦。——母亲字」「呼……还好你自己走了,我还烦着想办法赶你走呢,嘿嘿,现在正好!算算时间现在鸣人应该准备和依鲁卡老师一起去吃拉面了吧。


我的「计划」能否成功,就看今晚的了。」


洗手间里,看着镜子里的我。抚摸着自己的脸,自我陶醉着。


「这是我吗?多么帅气的样子,哪像我以前的样子……不!我不能再想以前了,现在的我是「川濑水寿」!还是赶紧去拉面店实行我的计划吧,哈哈!」拉面店附近。


「看到了!鸣人那家伙正在和依鲁卡一起呢,还好我知道拉面店在哪里,要我去找鸣人家还真是不知道在哪里,呵呵。鸣人啊,也许你应该后悔你创出像「色诱术」这么另类的忍术呢,嘻嘻。恶……又觉得恶心了,不管了,成功后我才不会把他当成男人看呢,呵呵。」


一小时后。


「妈的!今天真够冷的。不过很快就有「人肉暖炉」使用了,嘿嘿。」鸣人「再见!依鲁卡老师!」


依鲁卡「恩,再见!」


两人相互挥手道别,各自瞧着不同的方向回去。


「机会来啦!」我远远跟在鸣人那个笨蛋身后,大约走了一段路程后,来到一个昏暗的道路口,我变身成依鲁卡的样子,向鸣人走去。


我「鸣人!等等!」


鸣人「夷?依鲁卡老师!你怎么跟着我?」


我假装不好意思地用中指摸了摸鼻子「鸣人啊……其实我想问问可不可以……给我再看一下「色诱术」?嗯?」


「哇哈哈哈……!!!依鲁卡老师是大色狼!哈哈!」鸣人掩着肚子大笑着。


「——哼!笑吧,等下就奸了你!」鸣人「哈哈……好,变!」「濮……!」一个金发裸女半蹲着出现在我的眼前。


?


裸女鸣人「夷?这次好像没流鼻血哦?啊哈哈……」裸女鸣人还在掩着肚子笑,那双大奶摇来摇去地,这画面真淫荡啊。


「嘿……笑吧,一下子就打晕你!」


我突然着急地对鸣人说「鸣人!小心后面!」


就在鸣人转身那一瞬间,我左手按住鸣人的头,「身体复制」!


那一瞬间,右手使出以前在格斗部队学习的寸击,打中鸣人的后脑!


「砰…………!」


鸣人惨叫一声「啊……!」


同时间,替身鸣人也成功出现在我眼前。就在这时候,身体传来一阵虚脱感,脚一软,差点连站也站不稳。


「呼……呼……这就是复制身体的后果吗?看来还是不要随便乱用这招,免得以后遇到厉害的女忍者,连怎么死得也不知道。」正版鸣人晕过去后变回原来的样子,替身鸣人惊讶地望着倒在地上的鸣人,好像还不清楚什么回事。


替身鸣人「依鲁卡老师……这……是什么回事?!这个人……是我?」说完指着地上的鸣人。


我「呼呼……鸣人,他是敌人!变成你的样子想偷袭我,刚才我跑过来找你就是想叫你小心,没想到他那么厉害,差点连我也不是他的对手。」替身鸣人气愤地踩了正版鸣人后脑几脚「哼!居然敢伤害依鲁卡老师,可恶的家伙!」


「鸣人对不起啦,不是我踩的哦,千万别怪我哦,嘿嘿。」我勉强站起来,说「鸣人,事情已经结束了。我先送你回去,我等下再把这家伙交给3代发落。」


替身鸣人「好吧……夷?奇怪,我的身体怎么变不回去了?!」「当然,你只不过是我复制出来的替身而已。」我「鸣人,怎么了?要不你就先穿着这家伙的衣服回去再另作打算吧,恐怕你变不回去是因为你变身术还不行!」


「身材还真不错,不枉我费那么多功夫,嘿嘿……」一想起等下要玩弄眼前的裸女,小弟弟就开始硬了。


突然替身鸣人指着我裤子中间说「啊!依鲁卡老师你裤子肿起来啦!」我假装不好意思地说「还不是因为你现在这个怪样子(淫荡的样子)!快点穿上他的衣服!」


替身鸣人「哦。」说完,分身鸣人一下子就把正版鸣人的衣服给扒光。


我的视线开始在替身鸣人的裸体上四处流转。


?


「「白虎」?恐怕是因为鸣人不清楚女人的身体才会变成这样的吧?阴道的颜色还满好看的,粉嫩粉嫩的,嘿嘿……」


替身鸣人尝试着穿起正版鸣人的衣服,因为现在的样子是成年人的缘故,穿起来显得又小又窄。胸部穿着那件小孩衬衫,奶头激突,肚子露出不说,隐约还能看到半个乳房。那件小孩宽松裤子变成像牛仔裤那么紧,股沟那么的明显。一看到这里,我的小弟弟再一次硬起来!


替身鸣人抱怨地说「依鲁卡老师……这衣服太小了……啊!依鲁卡老师你的裤子!」


我「哼!谁叫你变成现在这个鬼样子的(淫荡的样子)!变不回去也是因为你自己变身术不灵光(其实是因为我啦,嘿嘿。),过了明天就好了!」替身鸣人不情愿地答道「哦。」


送替身鸣人回家后,我把正版鸣人扔进那暗道旁的垃圾桶,在鸣人头上贴着一早准备好的纸条「猪头,要怪就怪你对火影大人不敬!


连我的变身术都看不穿,你真够笨的,哈哈……!——某火影大人的崇拜者」。


其实我知道鸣人身体里存在着九尾妖狐,回复能力惊人,怕他醒来后坏我好事,所以我用垃圾桶里的脏布封住他的嘴巴,还用事先藏在腰带里的特制绳子把他的手脚绑起来,这样就算是他醒来也没本事坏我好事。


「对不起啦,拿你做第1件牺牲品,等下我会好好疼爱你那个替身的,嘿嘿……」接着就再回到鸣人家里,实现我的计划,邪恶的计划,哇哈哈哈哈……!


来到鸣人住的那所公寓,敲了敲鸣人家的门。替身鸣人穿着鸣人的衣服,和之前一样变得又小又窄,那火辣的身材若隐若现……「不行!先忍一下!弟弟!」


替身鸣人好像还在为变不回去的事情在烦恼着,所以看到我好像很高兴。


小鸣(简称)「依鲁卡老师!你来帮我弄回原来的样子?」「傻瓜,你本来就是这个样子,这可是我的杰作啊,呵呵。」我假装埋怨地说「唉,你总是给我添麻烦。」


小鸣摸着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嘿嘿……」


我看了看鸣人的房间,心想「这小子的房子还真够乱的——和以前的我有得比。」


我拿出另外一条特制绳,假装正经地对小鸣说「鸣人,要强制解除变身术也不是不可以,但会很辛苦,为了防止你胡乱挣扎,先要反绑你的双手。」小鸣眉毛皱了一下,不情愿地答到「好吧。」


小鸣双手放在背后,任由我绑起他的双手。


「鸣人其实只是孩子罢了,他还真是没有防备之心,不过这对我有利,嘿嘿。」


我按住小鸣的头,对她说「别乱动!」


「九尾复制!」「四象封印复制!」「哇……!!!」一股邪恶的查卡拉迅速涌进了水寿的身体,因为四象封印的原因使水寿不至于变成暴走状态。但承受了如此庞大的查卡拉,使水寿变得更加虚弱,汗水不断从身上的毛孔溢出。


水寿趴在地上「呼……呼……又是这种快要虚脱的感觉,估计刚才复制时也是因为九尾的原因才使我变成这样的。」


小鸣看到依鲁卡痛苦的样子,担心地说「依鲁卡老师!你没有事吧?」我「呼呼……没事……我休息一下就好了。」


「人类,你究竟是何方神圣?」九尾的声音传入我的脑里。


我闭起眼,尝试和我身体里的九尾对话「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的宿主是我,我需要你的力量,把你的力量借点给我吧。」九尾「哼,有趣的家伙,说不定你能让我离开这个鬼地方(封印牢笼)。好吧,我就给你一点我的力量吧。」


说完,一股火红的查卡拉在水寿的体内四处游走,虚弱感也瞬间消失!


我看着手上透出来的红色查卡拉,心想「感觉真棒……这就是九尾的力量?


谢谢了,嘿嘿……我就用你给我的力量把你之前的宿主给强奸了吧,嘿嘿……!





小鸣抬头看见身上透出红光的依鲁卡,望着依鲁卡那双邪恶的双眼,担心地说「伊鲁卡老师……你……?」


话没说完,水寿就一巴掌打在小鸣脸上。『啪……!」九尾的力量使掌力增强,一巴掌把小鸣打到向左边的墙撞去!「砰!!


鸣人好像不太相信自己遇到的事情,吃惊地说「老师,你!」水寿迅速地脱掉裤子,把妖狐化后的大肉棒对准跪着的小鸣的头部,狠狠地插进小鸣的嘴巴里。「濮!」


小鸣口里含着水寿一半的肉棒,心里十分惊恐,她没想到伊鲁卡居然会这样对待她。


「鲁卡!你!」


「我舔!妖狐!」说完双手用力抓紧小鸣的头,用手臂的力量让头部受制的小鸣喉咙不断向龟头撞去!「濮濮!!濮!濮濮!!」因为肉棒变得十分粗大,小鸣的嘴巴给肉棒完全塞住,水寿不断地猛烈抽插,让头部受制的鸣人觉得更难受。


小鸣「呕……好恶心啊……伊鲁卡到底在干什么!」我「哼!妖狐!我要强奸你一百!一千!一万次!我恨你!」说完,运用腰部的力量把肉棒往鸣人嘴巴来回抽送着。


「濮濮……濮濮濮……!濮……濮濮……濮……濮濮濮濮……!」抽送的速度越来越快,小鸣感觉快要窒息了,呕吐感涌上口腔,偏偏吐不出来。


小鸣「好难受……停……停啊……呕……」


我「好爽啊……没想到鸣人你的「色诱术」这么棒!玩得我好爽啊,哇哈哈哈!」


「啊……感觉好爽……鸣人嘴巴的嫩滑度真是一流啊,弄得我的小弟弟好舒服啊,啊,不行了……我快要射了……」


小鸣抵受不了肉棒长时间的抽插和肉棒上那恶心的味道,眼泪不断流出来。


小鸣「呜呜……伊鲁卡老师……不要啊……求求你…停啊……」我「呃……鸣人!我忍不住了,我要……射了!」小鸣「不!!!!」


水寿说完死死地压住鸣人的头,精液直接射进鸣人喉咙深处!


「濮滋……滋……」


我「呼……妖狐的嘴巴真爽。」


水寿抽出那刚射完的肉棒,大量的精液混杂着呕吐物不断从鸣人的嘴里,鼻孔等地方溢出,水寿把肉棒抽出时小鸣就立刻把头转到左边,甚至想把自己昨天吃进肚子里的东西也一起吐出来。


一阵狂吐后,小鸣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他哭着对水寿说「咳!


伊鲁卡……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呜呜……」水寿反手又是一巴掌,「啪!」「啊……!」再次的重击让虚弱的小鸣差点晕了过去。


水寿压在小鸣的身上,把小鸣枕头旁的臭袜子塞进小鸣嘴里,然后大力抓住小鸣那双豪乳,狠狠地咬下去!


小鸣想大叫,但因为嘴巴给袜子塞住,只能不断地呻吟「啊……!


不要!呕……好恶心、好痛啊……呕……」


小鸣双手被反绑着,只能靠不断晃动身体,把身上的痛楚和恶心感忘掉。


水寿左手大力抓着小鸣的左乳房,嘴巴则咬住右边的乳头,努力想从那上面吸出点什么来,右手的手指快速在小鸣的阴道里抽插着。


小鸣「咳……咳……感觉好怪…不行了…我忍不住了…啊……!」「滋……滋滋……」


经过长时间的凌辱,小鸣失禁了,尿液不断从阴道里涌出来。


我皱了皱眉头「=「=妈的,真是没用!」


说完骑在小鸣的肚子上,用力抓住那对大乳房,用那双豪乳把肉棒夹在中间不断前后摩擦着。「濮濮濮……!」


小鸣「救命啊……谁来救救我啊……呜呜……」我「嘿嘿……鸣人,我想你现在应该很想知道为什么我要这么对你吧?」一边说着,一边继续用肉棒在小鸣的双乳中前后抽送着。


小鸣双手给压在身后,嘴里给臭袜塞住,胸部给肉棒挤压着。麻痹感、恶心感和快感、让小鸣失去思考能力。现在的小鸣,只能用泪水表达他对伊鲁卡的失望和身体承受的痛苦。


小鸣「呜呜……伊鲁卡……」


我「哼!我想你应该不知道12年前封印妖狐的事情吧?在那件事之后火影大人就下令绝对不能让你知道,你就是九尾妖狐!」小鸣「!!!」


我继续一边用肉棒在鸣人的双乳间来回抽插,一边用嘲弄的口吻对鸣人说「哼,你就是那个天杀的妖狐!杀害我父母的凶手,也是毁灭我们村子的九尾妖狐!」


小鸣「!!!!!」


继续抽插中,「濮濮……濮……濮……」


我「你被你最崇拜的火影封印后,就一直被村子的人蒙在鼓里。


你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村人那么讨厌你?其实我恨你入骨!根本没人会接纳你这种怪物!」


小鸣「!!!!!!!!!!!」


「啊……不行了,我又要射了!」「濮滋……!」大量的精液直接射在几乎失去意识的鸣人脸上,混夹着鸣人的泪水顺着脸部向下滑动,鸣人的眼睛已经失去焦点。


小鸣「九……尾……呕……呜呜……」


水寿撑开小鸣的双腿,那异化的肉棒犹如小型铁柱,恨恨地插进鸣人的阴道里!「濮!」


下体的疼痛唤醒小鸣的意识,虚弱的小鸣只能靠摇晃着身体,努力让自己忘记这挥不走的疼痛感。


小鸣「呜呜……好痛!啊……不要……不要进来啊。呜呜……痛啊……!」水寿双手用力抓住那双大奶子,下体继续不断在鸣人的阴道里抽插着。


我「鸣人你真淫荡啊!你的小穴穴真是紧啊,啊……好舒服啊!


来,我也让你舒服舒服!」


说完,我用力把那只插进了一半的铁柱恨恨捅进鸣人的子宫最深处!「濮!


!!」


小鸣「啊啊……啊啊啊!!!!」


勉强的插入让小鸣吐出一口鲜血,染红了嘴里的袜子,小鸣的阴道已经被肉棒撑裂了,血丝不断从缝隙中流出来。经过那么长时间的凌辱,小鸣已经失去了意识,任由水寿疯狂地抽插着自己的下体。


水寿还在继续抽插着小鸣的下体,随着失血量的旷大,小鸣现在的状态已经和死人无异,连思考也放弃了。


就在这个时,小鸣体内的九尾觉醒了。


「小鬼啊……不想死的话就用我的力量把他杀了!」「濮滋濮……滋……濮滋……滋……濮……!濮濮濮!」我「哼!这么快就晕过去了。啊……太爽了……没想到鸣人你用「色诱术」变出来的身体这么棒……啊。不行了……又要来了……」「濮濮濮濮濮……!!!!!」滚烫的精液毫无阻碍是地直接射进子宫深处!


就在这时,小鸣的身体突然妖狐化,震断双手的绳子后,双手快速向水寿的头部抓去!


「哄……!!!!」


看到小鸣的变化,水寿震惊之余,也明白到自己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九尾!是时候了!借你的力量给我吧!」


水寿也变成妖狐化的状态,一爪抓断小鸣的喉咙「咔嚓!」同时间小鸣的双手也抓住了水寿的头部!「砰!!!」大约三十分锺后川濑水寿从昏迷状态醒来,第一眼看见的是鸣人那怨恨的眼神!


水寿第一次看到那么恶毒的眼神,刹那间的恐惧感让他从床上摔了下来!「砰!濮……」


我勉强睁开那给鲜血染红的双眼。


「呼呼……呼……真是的……那是什么眼神啊……太可怕了……呼呼……」


九尾「哼哼,看来你差点就被那小鬼给杀了呢,我的新宿主。」「——……」


我内心听到九尾那愤怒的哄叫「告诉我你的目的!人类!哄……!!!」我闭起眼睛,眼里看到那邪恶的九尾,正关在四象封印制造出来的牢笼中。


我假装镇定地对它说「刚才……谢了。我也没什么目的我只是想玩弄一直以来我想玩弄的女人罢了。刚才死掉的鸣人只是我制造出来的分身,不过没有你的帮忙说不定我们已经一起死掉了。所以……以后还请多多关照,呵呵……」九尾「……有趣的家伙……看来我要花点时间好好观察下你到底是何方神圣,现在给我滚吧……!哄……!!!」


「——……我先走了。」


从思想中走出来,看到鸣人的惨状。依稀还能看到血液从鸣人喉咙的大洞中一点点地流出,四周围都能看到鸣人喉咙喷出来的鲜血!


看着鸣人那恶毒的眼神,我心想「我……是不是做得太过份?」「哼!算了,你只不过是我制造出来的一个复制品罢了!只要真鸣人不死,想要玩你多少次都可以,嘿嘿……!!!哇哈哈哈哈……!!!!」九尾「><死变态!」


将近半个多锺头的清洗后,鸣人房间的血迹已经消失了,房间也变干净了很多。


我拆掉装满沙子的沙包,把假鸣人装进去。


「看来等下经过那暗道救出真鸣人的时候,还要向他解释房间的事情啊……不过就鸣人那猪脑袋,应该不难应付,嘿嘿。」心里编好谎言后,背起假鸣人的尸体离开鸣人的公寓。


「奇怪……刚才干鸣人的时候总觉得屋外有人……也许是我多心吧。」我维持着伊鲁卡的样子,见到那还在垃圾桶挣扎着的鸣人,向他解释刚才的经过。说是有敌人闪到鸣人身后敲晕了他,然后给我解决了,那无聊的纸条大概是其他看到你的同学无聊之举,之后在鸣人家里发现另外一个敌人,解决了他之后留下了血迹,我清洗干净后用鸣人的沙包装起敌人的尸体,我还答应鸣人帮他买回一个更加有特色的沙包(卡卡西沙包),条件是今晚所发生的事不能在向人提起。鸣人那猪脑袋还真相信了我的话,最后我一手提着沙包里的假鸣人,一手向真鸣人挥手道别。


回到家里,我草草把尸体埋在后花园的大树下,然后就累得趴在床上。


「呼……这次还好我体内的九尾觉醒得比鸣人快,力量也比鸣人强,虽说不会死,但鸣人死前那一击真的好痛啊。看来以后选女人不能随便选那么恐怖的对象,不过像鸣人那样的变态只是少数而已,嘿嘿。算了,玩已经玩够了,还是早点睡觉迎接新的一天把。」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