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屋干她到高潮

江北省,青州市!
机场!
林北踏着一双特质黑色战靴,从专机之上走下,身材挺拔,眸若星辰,只是,脸色有些苍白。
迎接林北的,乃是一个身着黑色制服,英姿飒爽的年轻女子!
即便是一身制式服装,也难掩其凹凸有致、曲线饱满的身材,反而更平添了几分别样的诱惑。
只不过,林北仿佛丝毫没有注意到眼前的美景,而是陷入了沉思:“朱雀,交代你调查的事情,有结果了吗?”
五年前,他年少有为,仅仅二十岁,便是创立了北青集团,成为了青州企业中的一匹黑马,市值不断翻倍,然而,就在他意气风发,准备上市之际,却是遭到合伙人陷害。
被公司副总裁唐青竹下药,诬陷他强奸,并且让诸多媒体记者,拍个正着!
然而,当时他药性发作,神志不清,狼狈逃跑之后,隐约是被一个女子所救,已经失去理智的他,和那女子,发生了关系,这才救回一命!
只是,等他清醒之时,便是已经在监狱之内了,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
入狱一个月之后,他便是被挑选进入了一支神秘部队,开始了五年戎马生涯。
五年来,不断的征战,始终抽不出身来。
直至今日!
功成身退!
退役归来!
这,是他的一个心结。
闻言,朱雀当即是行了一个标准的敬礼:“报告天策,已经有一定线索了,最迟今晚,一定会有结果。”
清脆的声音之中,是仰慕,敬重,以及畏惧!
“好!”
闻言,林北浑身一震,冷漠的脸庞之上,终于有了一丝动容。
但随即便是剧烈的咳嗽起来。
朱雀赶紧掏出一块白丝手帕来,递给林北:“天策,您没事吧?”
英姿飒爽的脸上,满是担忧之色!
如果不是一个月之前,那一战,眼前这个堪比神一样的男人,何至于受伤如此之重!
但也正是那一战,斩尽来犯之敌,让这个男人,彻底封神。
而后,于巅峰处,光荣退役,转而执掌华国最神秘的组织“天策”!
获封天策之名!
天策二字,不仅为名,也更是一种无上荣耀,一种信仰!
林天策,便是一个活着的传奇!
也正是因为此,从“北境统帅”的位置上,退下来之后,林北不再需要坐镇北境,他,这才是有时间,回青州!
“我没事!”
林北再次咳嗽两声,拿开手帕,手帕之上,尽是一片鲜红之色,他却仿若未见一般。
“百善孝为先!”林北的脑海中,浮现出一家人的身影来,“等我换身衣服,先送我去林家!”
随后,率先踏步,走出机场,朱雀恭敬,紧随其后。
青州,我回来了!
一切恩恩怨怨,都将有个了结!
......
一处老旧小区之外!
林北驻足!
林家,对他恩情似海。
尤其是他的养父,林安国,将他从孤儿院领养回去之后,视如己出。
即便是后来有了亲生女儿林楠,对他的爱,也从未有丝毫减少!
养父林安国,曾经不止一次的说过,等他和林楠两人长大后,就结婚。
肥水不流外人田,亲上加亲!
而林楠,从小和林北也很亲近,像个跟屁虫似的。
林楠身上有几颗痣,在哪个地方,林北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如果,当初他没有被陷害入狱的话,现在,跟林楠说不定都结婚了。
想到此,林北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如今,时过境迁,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年少有为的青年企业家了,在外人眼中,他只是一个入过狱的强奸犯。
恐怕,很多人,很多事,都已经物是人非了!
很快,林北便是把这些想法,甩出了脑海。
踏步走入小区!
即便是五年没有回来了,林北仍旧是熟门熟路的找到了林家。
五年铁血生涯,让林北早就养成了不苟言笑的习惯,不怒自威!
到了门前,林北想了想,脸上忽然是带上了一丝和煦的笑容,身上那股叱咤风云的气势,缓缓消失,宛如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邻家小子一般。
只是,脸上带着一丝苍白之色,看起来,有些病恹恹的。
这才敲响了房门!
没多久,房门便是被打开。
“谁啊?”
一个中年妇女,出现在林北眼前,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
但很快,她脸上的笑容,便是渐逐渐凝固。
“你......你是......林北?”
中年妇女的脸上,露出一抹难以置信的神色。
“妈!”
林北出声叫道。
“别叫我妈,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
中年妇女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家里出了个对女人用强的罪犯,这几年来,他们没少被人指指点点。
“淑华,谁来了啊?来者是客,赶紧迎进来,吃顿便饭!”
这时,一个拿着烟杆,两鬓斑白的男人,也是出现在林北眼前。
见到他后,林北浑身微颤。
“爸,少抽点烟,别不把身体当回事!”
林北出声道。
声音之中,带着一丝微不可察的颤抖!
“小北?”
林安国抽烟的动作一滞,好像有些不相信,狠狠的在自己的胳膊上掐了一下,应该是感觉到了疼痛,又是上下打量了林北两眼,这才是无比激动:“小北,你终于回来了,这些年你都在哪啊?”
当年,其他人都说林北未遂被判刑,唯独他林安国,打死都不信。
可林北自从入狱,从此以后,便是杳无音信!
他就连想要探监,都找不到地方,找不到人!
“爸,此事一言难尽!”
林北神色复杂。
“没事没事,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啊,以后咱父子俩慢慢说,有的是时间!”
林安国眼睛微红,神情激动。
“你拦在门前干什么?快,快让小北进来!”
随后,林安国这才反应过来,林北还在门外呢。
“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你让一个强......”陈淑华低声说道,随后,他又是看向林北,道:“林北,既然你回来了,也不差这一两天,要不,你明天再来吧!”
林北无言。
一时之间,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
“你说什么呢?”
林安国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小北,别在门外站着了,快进来!”
说着,林安国便是要拉林北进来。
陈淑华脸色虽然不太好看,却也还是让开了路,让林北进了家门!
进门之后,林北这才注意到,家里还有不少人。
大都是熟面孔,林家的一些亲戚!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面色俊朗、气度不凡,一看就是富家子弟的青年,正被一众亲戚,众星捧月的围在中间。
“玉泽,以后,我们家楠楠,就要多靠你照顾啦!”
“楠楠这孩子,从小被她爸妈宠坏了,要是有什么任性的地方,还请你多担待着点!”
“当然,要是她无理取闹,你就跟我们说,我们来教训她!”
几个姑姑,正七嘴八舌的说着。
“小姑,你说什么呢?我哪有任性,哪有无理取闹啊......”
青年旁边,一位扎着马尾,身材曲线起伏、打扮精致的女子,眨着眼睛,有些俏皮。
“是啊,小姑,楠楠很懂事的,我也保证,以后楠楠嫁给我,我会把她宠成小公主的。家里的事情,都有保姆会做,她就只管买买买,玩玩玩,被我宠着就行了,别的什么也不用考虑。”
青年说道,看向众亲戚,带着绅士般的微笑,但其眼底深处,却是对这些“粗鄙”的姑姨,有些不耐。
“也是,是我们多虑了,楠楠嫁给玉泽你,那是嫁入豪门,是去享福的。”小姑连忙说道,眼中难掩羡慕之意。
而在这时,林安国也拉着林北,走了过来。
见到林安国身后还有一个人。
林楠有些好奇。
“爸,您朋友来了吗?”
林楠问道。
然而下一刻,看到来人后,林楠那带着笑意的眸子,便是当场凝滞。
内心有一刹那的慌乱,靠近李玉泽的娇躯,下意识的就要往旁边挪。
“楠楠,好久不见!”
林北笑道。
只是,内心的慌乱,一瞬即逝,林楠的脸色,陡然间冷了下来:“你什么时候出狱的?”
林楠的态度转变,让刚才欢快的气氛,瞬间冷了下来。
林北的笑容,也凝固在了脸上。
他有想过,五年过去,物是人非,却也还是没料到,人心如此凉薄,以前那个天天黏着他,喊着要嫁给他的丫头,转变会如此之大。
“这是......林北吧,你回来了啊......”
几个姑姨,脸色也是微变,有些尴尬。
当年林北年纪轻轻,便是创立了北青集团,成为青州有名的明星企业家,这些姑姨,对林北那是好的不得了,直言林家出龙了,处处巴结客气。
只是现在,却没有一人起身,干巴巴的一句话之后,便是再没人招呼他。
不过,林楠的小姑,却是没有丝毫顾忌:“林北,你现在回来干什么?还嫌你让林家不够丢人吗?是想继续回来祸害林家,还是说,看楠楠和玉泽要结婚了,想回来横插一脚?”
见小姑开口了,陈淑华脸色也是很不好看:“林北,虽然当年安国口头上开玩笑,许诺过你和楠楠的姻缘,但今时不同往日,楠楠已经有了自己的幸福了,你也别怪我说话难听,现在的你,也不可能再给楠楠幸福,如果你是为了楠楠好,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你也不该这个时候回来!”
“够了!”就在陈淑华还想说点什么的时候,林安国忽然爆发了,“小北好不容易回来,你们就不能少说两句?老子说话一个唾沫一个钉......”
只是,林安国的话还没说完,立马就被打断了。
林楠赶紧叫道:“爸!”
她知道自己父亲的脾气,这肯定是要说,仍然让她嫁给林北的话。
她怎么可能嫁给一个强奸犯,即便这个人,是她曾经口口声声的喊着,非他不嫁的那个人。
林安国见自己女儿急眼了,重重叹了口气,却是没有再说下去。
“林北,我们谈谈!”
说完后,林楠便是率先向着外面走去。
林北不言,随后跟上!
即便是他有意的收敛了自己的气势,使得自己像个普通邻家青年一般,但多年来的军中习惯,走起路来,仍旧是步伐稳健,不经意间,每一步的距离,都是相差无几!
别人没有看见,李玉泽却是注意到了,不过,他也没多想,反倒是看向两人的背影,眼中闪过一抹戾色。
“林北......”走到外面阳台上,林楠抬眼看向林北。
不过,没等她说话,林北便是苦笑道:“以前,你可不会直接叫我的名字!”
闻言,林楠眼神略微闪烁了一下,却是冷笑道:“你也知道,那是以前,现在,你的名字,我都不想提!”
天知道,当初她得知林北因强奸而入狱之时,有多么难过,多么绝望。
那种感觉,就好比被自己爱慕了多年的人,一朝背叛!
痛苦之后,便是恨。
恨过之后,便是彻底将林北,从她的心底,抹了出去。
“我是被陷害的!”
林北解释道。
“或许吧!”
很明显,林楠并不相信。
“我叫你出来,只是想告诉你,我们之间,不会再有什么可能的,我在南,你在北,永不相交!”
林北脸上笑意不减,只是,更加苦涩。
当年,林楠可不是如此说的。
我和你,一个南,一个北,一直向南走,就会走到北,一直向北走,就会走到南,我们是永远不可分割的彼此!
不过,这些,他都不在意了。
五年铁血生涯,经历生死之间,儿女情长,林北早已看淡,当年他对林楠的那份情愫,也早已经深埋心底,逐渐淡化。
他更看重的,是和林楠之间的这份亲情。
此次回来,他也仅仅只是想看看养父养母以及林楠。
只是,除了养父之外,大家都误会了他。
“我不想你来破坏我现在的感情,我也不希望父母会因为你的事情而吵架!”
“爸妈这些年,没少因为你,而被别人戳脊梁骨!虽然你坐过牢,但以你的本事,想必找个工作也不算难,以后踏踏实实工作,好好做人,别再给爸妈脸上抹黑!”
林楠心中闪过一丝不忍,却还是冷声说了出来。
尤其是“好好做人”四个字,咬的极重。
“放心,此次回来,我不是来纠缠你的,也不会再让爸妈受委屈!”
林北收敛起了笑容,深吸一口气,内心有些不是滋味。
随后,便是率先往客厅的方向走去。
林楠脸上闪过一抹失望之色。
五年牢狱,和社会脱节五年,你能适应现在这个社会吗?
更何况,坐过牢的人,工作都难找,尤其还是林北的罪行,更是让所有人都唾弃、鄙夷,哪来的这些资格说这些话?
就是连她,她们家的这些亲戚,对林北都唾弃,更不用说别人了。
尤其是林北那句,他回来不是来纠缠她的,让林楠心中,感觉很不舒服!
再次回到客厅之后,之前一直没有说话的李玉泽,却是忽然开口说道:“楠楠,不介绍一下吗?”
林楠下意识的看了林北一眼,然后走到李玉泽的身边,挽着李玉泽的手,主动介绍道:“这是我男朋友,也是未婚夫,天辰药业的副总经理,李玉泽!”
李玉泽笑道:“我就是挂个名而已,公司现在忙着要上市,主要还是我爸在负责,还得锻炼我几年,才会把公司交给我!”
语气谦逊,眼神之中,却是掩饰不住的傲然。
“他是......林北!”
林楠又是看向林北,没有过多的赘述。
“你好,我是楠楠的哥哥,林北!”
林北主动伸出手,今时今日,能被他这样以礼待之的,除了战友,唯有几个让他敬重的老人而已,别的人,再位高权重,也没资格让林北主动伸手。
但既然李玉泽是林楠的未婚夫,那也就相当于他的妹夫,林北主动伸出了手。
只是,李玉泽的脸上,露出一抹尴尬之色,仿佛带着一丝歉意:“你好,不过不好意思啊,我没有和别人握手的习惯,真是抱歉!”
林北那坚毅的双眸,此刻,仿佛变得更为深邃了一点,他平静的收回了手。
林楠的脸上,则是露出一抹尴尬之色,但也只是转瞬即逝。
“林北?”直到这时,李玉泽的眼中,好像才有些诧异,像是琢磨了半天,才终于回过神来,“五年前,青州不是有个强......”
说到这里,李玉泽忽然像是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紧改口:“对不起,可能就是同名而已。”
林北面色不变。
林家那些亲戚,包括陈淑华和林楠,那都是脸色微微一变,只觉得丢人到家了。
看向林北的神色,更为不善。
当年就不该领养他。
唯有林安国,不满的看了李玉泽一眼。
只觉得这个准女婿,有些虚伪!
然后赶紧说道:“不是快到饭点了吗?饭做好了吗?”
想要为林北解围。
闻言,陈淑华也是立马反应了过来。
“马上就好,马上就好!”
“今天玉泽第一次来我们家,一定要好好尝尝阿姨的厨艺!”
陈淑华看李玉泽,那就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人帅,家里又是开公司的,有钱,也有礼貌。
说着,便是往厨房走去,仿佛忽略了林北一般。
“来,咱们父子俩,今天好好喝一杯!”
林安国却是对林北在意的很。
“好,我陪您!”
林北笑道。
即便是重伤未愈,不应饮酒,也被他抛之脑后了。
很快,饭菜上桌。
大家围坐在桌上。
只是,还没动筷子,李玉泽便是接了一个电话,出去了片刻时间,再回来之时,手中便是拿着两个包装精美的盒子。
“叔叔,我听楠楠说您喜欢抽烟,这是我派人专门去英国登喜路总部买来的烟斗,全球限量五百个,还有这是从意大利买来的手工烟丝,送给叔叔您,还希望您喜欢!”
回到座位后,李玉泽便是将手中装有烟斗和烟丝的礼盒,递给林安国。
“是啊,爸,这可是玉泽费了好大的心思,才弄到手的!”
林楠脸上洋溢着笑容。
“全球都只有五百个,这得多贵啊,恐怕得上万了吧!”
小姑惊呼出声,一脸的惊诧加羡慕。
“本身售价并不算多贵,只是五万块钱而已,只不过因为限量,普通人很难买到!”
李玉泽笑道。
“五万?”
林家那些姑姨,都彻底被惊到了。
等回家后,一定要查一下李玉泽送给她们的那些礼物价值多少。
之前李玉泽,可给他们每个人都带了礼物的,看起来,就价值不菲的样子。
李玉泽见他们只关注了价钱,而没有听出来后面那句,普通人买不到。
这不只是钱的问题,更关乎身份!
可惜他们不明白,内心不禁有些鄙夷,林家这些亲戚,终究上不得台面。
等结婚以后,还是要让林楠,跟他们断绝来往才行。
李家的儿媳,要高贵优雅!
“这可得好好收着,千万别摔坏了!”
陈淑华见林安国好像不是很喜欢,赶紧替他收了下来,满心欢喜,自己女儿找的这个女婿,出手大方,真是太让她满意了。
只是,这时,小姑却是看向林北,酸溜溜的说道:“玉泽对老丈人,可是上心的很啊,就是不知道,某人回来了,有没有准备什么礼物呢?”
李玉泽内心一笑。
这小姑,终于是说到点子上了。
大家,也都是齐刷刷的看向林北。
见状,林安国当即是脸色一黑。
“一个个都掉钱眼里了?”
“小北健健康康的回来,那就是最好的礼物!”
林安国有些不快。
其他人见林安国生气了,也不再多言。
尤其是小姑,知道林安国这话明显就是冲她来了,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看向林北的眼神,更加不善起来。
灾星!
这种人,怎么不死在牢里!
还回来干什么?给大家找不快!
林北仿佛没注意到小姑的眼神一样。
手伸进风衣口袋中。
“爸,我知道您每天喜好来几口烟,这次回来,我也没准备别的礼物,和妹夫一样,给您带来一个烟杆和一些烟叶!”
“本来打算,等饭后再给您的!”
说着,林北的手中,已然是出现了一个烟杆,以及一个普通的塑料袋子装着的烟叶,成片晒干的烟叶,还未切丝!
本来,一直盯着林北的李玉泽,顿时松了口气,他还以为,林北能拿出什么比他送的价值还要更高的礼物来打他的脸呢。
没想到,就是农村自己制造的那种便宜货!
简直是自取其辱!
小姑等一众亲戚,见状,脸上也是露出一抹轻蔑之色。
你送点什么不好,你偏偏要送烟杆和烟叶。
哪怕是便宜货,也没关系。
但你偏偏在李玉泽送了全球限量版的名贵烟斗和名贵的烟丝之后,你送个低配版的烟杆和烟叶,烟杆还是农村那种普通竹子做的,烟叶也是未切丝的那种,如此明显的对比,完全是在自取其辱,自找难堪!
“要是我,宁愿说没带礼物,我也没脸拿出来!”
小姑实在是忍不住,出声讥讽。
其他亲戚,以及李玉泽,也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唯有......陈淑华,林楠,面色微变,一时间,神色有些复杂。
果然,林安国见到陈进手中的烟杆和烟叶后,顿时喜笑颜开,像是看到了无价之宝一般,接到了手中,欣喜道:“这是咱老家,老张家造的?”
“对,烟杆是张叔亲自打造的,烟叶也是他自己晒的,我特意让他给留了一些完整的烟叶!”
林北笑道。
看到林安国高兴,他也很开心。
“好小子,不愧是我儿子,知道我就只习惯抽老张家的烟杆,也只喜欢拿烟叶,按自己的喜好,来切烟丝!”
“还是咱国货好,外国的洋玩意,喜欢不起来!”
林安国哈哈大笑道,情不自禁的拍向林北的肩膀。
在林安国的手,即将覆盖到他肩膀前的那一刻,林北差点下意识的做出了反杀的动作,但随即才意识到,这已经不是在战场上了,便是任由林安国拍到了自己的肩膀。
李玉泽的脸色,这一刻,则是有些难看起来。
在他看来,林安国并不见得是真的喜欢这些廉价货,更像是故意维护林北的面子。
这老东西,竟然不给自己面子。
那也就别怪以后,等他娶了林楠,就一脚踢开这个老丈人了。
你就跟着你这废物养子去过吧!
不过,李玉泽的脸上,倒是没表露出什么来,至少结婚前,还是得维护好和老丈人之间的关系。
很快便是整理好情绪,笑道:“既然叔叔喜欢农村的,以后我一定多多注意,我也一定先问问叔叔的喜好,不再盲目尽孝心了!”
表现,大方得体!
让众亲戚,直感叹,这才是青年俊杰。
哪像林北,简直是耻辱!
李玉泽的表现,顿时,让刚才的尴尬气氛,一扫而空。
陈淑华赶紧笑道:“玉泽的孝心,我们都看在眼里呢!”
“来,先吃菜!”
林楠则是深深的看了林北一眼。
你也就是知道父亲的喜好,钻了个空子而已。
很快,大家便是动起筷子来。
推杯换盏!
“爸,我敬您!”
林北给林安国倒酒,又是给自己满杯,碰杯之后,便是一饮而尽,尽显军中豪爽之气!
“粗鄙!”
被李玉泽认为上不了台面的小姑等亲戚,见林北完全不像李玉泽那般,无论是吃菜还是饮酒,都是动作从容,姿态优雅,如同贵族绅士,顿时又是嫌弃起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
李玉泽忽然是看向林北,问道:“你这刚回来,工作有着落了吗?”
闻言,林北还没表态呢,小姑却是略带讥讽的说道:“他这坐过......刚回来的人,哪来的什么工作,我看他这次回来,指不定是在外面没人要,找不着工作,回来啃老来了......”
有过案底前科的人,能找到什么工作才怪!
“我说大哥,嫂子,这人啊,就不能惯着,要不是你们从小就惯着,惯坏了,也不至于做出那种事情来。”
林安国的脸色,这一次,彻底黑了下来:“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吗?”
“行,不说就不说!”
小姑瘪了瘪嘴,林安国现在有了个金龟婿,以后要靠他们家的还多着,也不敢将林安国真的得罪了。
“我是这么想的,我家的公司,现在也是在筹备上市,正是需要人才的时候,如果林北目前没工作的话呢,可以考虑,去我们公司试试,反正都是一家人,我也能照应一二。”
李玉泽这时候赶紧说道。
这一番漂亮话,听的众人都是满意无比。
尤其是几个有孩子即将出身社会面临工作的亲戚,眼睛都是亮了,这李玉泽要是愿意提点一下,那他们的孩子,直接就可以进李玉泽家的公司了,以后还是一个上市公司。
顿时,这些亲戚,看李玉泽的眼神,更加火热起来,也是更为满意。
就是林安国的脸色,也是好了很多,终于是满意的对李玉泽点了点头。
然后看向林北:“小北,你现在有工作吗?”
养父问话,林北自不敢有所隐瞒:“目前还没有。”
“既然这样的话,要不考虑考虑玉泽家的公司?”
林安国也是知道,坐了五年牢,林北想要找一份体面一点的工作,怕是很难,去李玉泽家公司的话,正好也是一个机会,以林北的能力,定然可以做出一番成绩来,可以让林北有个好一点的履历,哪怕以后不在那边工作了,也不至于只能去干一些苦力活。
林北明白林安国的良苦用心,可他又怎么会不知道李玉泽的不安好心。
果然,就在林北还没回应的时候。
李玉泽便是再次开口了,看向陈进,问道:“林北,你的学历,是研究生,还是本科啊?”
“别误会,就是各个岗位,对于学历这些,都有要求,我了解一下情况,好看看,能安排个什么工作?”
此话一出,几位亲戚的脸色,顿时精彩起来。
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他,读了重点大学的,但后来主动辍学了!”
林楠见林北摆谱,不搭理李玉泽,以为是林北放不下面子,便替他出声道。
纵然她现在再讨厌林北,也希望林北能先有份工作,好好工作着,适应一下五年之后的这个社会,别让父母担心。
当然,她也没说实话,林北可不是主动辍学,是他入狱后,学校因感其形象恶劣,将他开除了。
“这样啊。”李玉泽琢磨了两下,然后又才说道:“高中文凭的话,就只能当个保安,或者仓库管理员了,三千块钱一个月,包食宿,工资虽然不算高,但胜在轻松,只要你好好干,几个月后,我就给你升职加薪,这样也不会有人说闲话!”
升职加薪!
闻言,小姑等一众亲戚,再次瞪大了双眼。
本来大家听到让林北去当保安或者仓库管理,是有些幸灾乐祸的。
但听到升职加薪后,瞬间又是羡慕了起来。
“你还不好好谢谢玉泽。”
“是啊,换了别人,工作都不会给你,更别说,还保证给你升职加薪了!”
......
林安国,这次倒也没再说什么。
既然李玉泽承诺了会给升职加薪,那仓库管理员就仓库管理员吧,这个比保安更有前途。
只是,就在李玉泽,将一切都安排的明明白白的时候。
林北,却是抬眉,环顾李玉泽以及众亲戚:“从始至终,我有说过,要去你家的公司吗?”
这一刻,林北的神色,变得冷漠。
眼神,犀利,锋芒!
众亲戚,以及李玉泽,皆是被林北这霸道的眼神,给吓到了。
呆滞了片刻!
但随即,小姑便是反应了过来:“怎么,玉泽好心好意给你介绍工作,你还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了,也不看看自己什么东西!”
林北起身,目光垂落,一边用纸巾擦着嘴角,一边凝视小姑。
顿时,小姑心中一凛,在林北那骇然的目光下,将剩下的话语,都硬生生的咽回了肚子里。
“林北,你真的太让人失望了!”
此时,林楠也是轻声说道,看向林北的眼神中,满是失望之色。
有机会,也不知道好好把握。
弃自己的良苦用心于不顾,早知道,她何必替林北遮掩,说什么是主动退学的,这要是被李玉泽知道了,还不得多想啊。
自己冒着被男友误会的风险,林北却这么不识好歹。
真不知道自己当年,是怎么看上他的。
对于林楠之言,林北也不反驳。
而就在此时,林家的家门,再次响了起来。
“谁啊?”
陈淑华一脸疑惑,今天怎么这么多不速之客。
打开房门之后,只见外面站着一个年轻貌美、英姿飒爽的女子。
关键是,身着一身衣服。
“你......你找谁啊?”
陈淑华有些紧张了起来。
该不会是找林北的吧。
“阿姨,您好,我是朱雀,来找林北!”
朱雀出声,声音清脆干练。
闻言,陈淑华的脸色,顿时难看了下来。
难道,林北是越狱回来的?
逃犯?
陈淑华也不敢阻拦,只能是将朱雀给带进了门。
看向林北的眼神,那叫一个恨。
丢人!
简直丢人丢到家了。
果然,朱雀进门后,所有人,都看到了朱雀。
以及,她身上那一身显眼的制式服装。
“不会是来抓林北的吧?”
小姑有些幸灾乐祸。
其他亲戚,也是脸色难看。
这一刻,所有人,都跟陈淑华的想法一致。
怀疑林北是不是逃犯。
这要是在家被抓了,绝对会在小区里面,传开。
那林家的脸面,就彻底丢光了。
林楠嫌弃的看了林北一眼,便是将目光转移到了别处,不再看林北。
李玉泽,看到朱雀的身材和容貌后,眼神一亮,再看林北,却又满是幸灾乐祸之意。
唯有林安国,赶紧起身,迎向朱雀,声音微颤:“同志,该......该不会是搞错了吧!”
刚刚朱雀说她是来找林北的,林安国也听见了。
“叔叔,您好,没搞错呢,我是来找天......找林北汇报工作的!”
朱雀见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赶紧解释道。
“这样啊,那就好,那就好。”林安国瞬间松了一口气。
看着朱雀身上那身衣服,林安国也是反应了过来朱雀的身份。
不过,转瞬之间,林安国又是瞪大了双眼,语气激动:“小姑娘,你......你说,你是来找小北汇报工作,那他......他岂不是......也是......?”
这一刻,林安国,激动到说话都有些结巴起来。
“没错,我是他的下属!”
朱雀饱满的身材,挺的笔直,对于林北的养父,朱雀是发自内心的恭敬。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林安国,忽然是喜极而泣。
一张老脸之上,笑容满面,眼中老泪纵横。
“好小子,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不是那种人,原来,这些年,找不到你,你是去当兵去了,还混出了一番名堂,可真是给我老林家长脸了!”
林安国重重的拍了林北肩膀一下,非常激动,非常自豪!
而陈淑华,林楠,所有亲戚等,此刻,那都是目瞪口呆。
林北,不是刚出狱?
而是,当兵去了?
好像,还混出了点名堂!
这种冲击,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大了。
一时之间,小姑的那张脸,都变成了猪肝色。
其他那些讥讽过林北的人,也是面面相觑,低下了头。
林楠,则是娇躯微颤,看着林北,一时之间,神色复杂到了极点。
“爸,我已经退役了!”林北笑道,没有隐瞒!
“我不管,退役了,那也是我老林家的骄傲!”林安国,脸色仍旧激动。
林北便也不再多言。
只要养父能高兴,那就成!
“报告天策,您交代我的事情,已经全部查清了!”
朱雀此时,也走到了林北身前,收起了笑容,正色说道。
“好!”
林北点头。
然后又是看向林安国和陈淑华:“爸,妈,我还有些事情要办,就先不陪您们了,等忙完了我再回来看您们!”
林北非常尊敬的说道。
“小北,你的事情要紧,可别耽误了,赶紧去吧。”
“还有,要是有空的话,记得,常回家看看!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
林安国赶紧道。
可别耽误了林北他们的大事。
“爸,放心吧,这里,永远都是我的家!”林北笑道。
随后,又是看向林楠:“楠楠,祝你幸福!”
“李玉泽,楠楠是个好女孩,别辜负了她!”
说完后,林北又是看向李玉泽。
眼神,犀利!
语气,森然!
李玉泽心里一紧,他自然听出了林北话语之中的威胁之意,浑身顿时有些不自在起来,却没反驳。
林北也不管他们什么反应,说完之后,便是带着朱雀,往门外走去。
步伐沉稳!
那不算多么强壮的背影,这一刻,却是显得那么庄严神武和伟岸!
片刻后,林北和朱雀身影,便是消失在了众人眼中。
好半天后,大家这才是回过神来。
只是,之前还热热闹闹的餐厅,此时,却是没人再动筷子,显得有些沉默。
尤其是林楠,紧紧的咬着红唇,秀拳紧捏。
他,不是那个令人唾弃的罪犯?
我误会他了?
不可能!
五年前,他确确实实是被逮捕,宣判入狱了。
这是铁一般的事实。
可今天这事,又明明白白的摆在眼前。
无论事实真相如何,这一刻,林楠都感觉,自己心中,仿佛失去了什么一样。
再也找不回来了!
李玉泽见林楠有些失神,又是想到,自从林北出现,林楠好像有意无意的,就跟他保持着一丝距离,李玉泽的眼中闪过一抹戾色。
但转瞬即逝。
笑道:“我不想以恶意去揣测他人,不过,我想提醒一句,刚刚那个朱雀,肩上,可没有肩章!”
嗯?
闻言,林楠一愣。
不仅是她,小姑等人,也是反应了过来。
“是啊,我记得,没有肩章!”小姑立马咋呼起来,“她身上那身衣服,该不会是假的吧?”
“我看有可能,五年前的事情,大家谁不知道,他怎么可能摇身一变,去当兵了!”
“而且,就算退一万步来讲,他真去了,可这才几年时间,他怎么可能会有下属,要知道,队伍中最重资历,他,哪里够格!”
“这么一说,还真是,你看他那小身板,脸色白咔咔的,一副病恹恹的样子,像个病痨鬼似的,怎么可能是,我看,他就是好面子,请人来演戏的!”
“绝对是,还说什么退役了,明摆着就是怕露馅,提起给自己找好了借口。”
众亲戚,此时,都像是变成了福尔摩斯一般,抓住了他们看出的细节,以及猜想。
你一嘴,我一句。
总之,得出一个结论。
林北,是装的。
朱雀,是林北请来演戏的。
林安国,本来一开始,还想呵斥这些亲戚,反驳他们的。
但最终,他还是没有开口。
这些亲戚,虽然说话难听,但确实不无道理。
小北,该不会真的是故意请人来哄骗他们的吧?
饶是林安国,对于林北无比相信,此时,心里也是有些打鼓起来。
“原来,五年牢狱,并没有让你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也没有让你反思成长,出狱后,反而是来耍这些小把戏。”
“为了面子,欺骗父母,拒绝来之不易的工作,林北,你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林楠听着那些亲戚讨伐林北的话,心中,失望到了极点。
而与此同时。
林北已经和朱雀,走出了小区。
小区外,停有一辆,绿色吉普车!
上车后,朱雀递给林北一张照片。
照片之上,乃是一个知性成熟,温文尔雅的漂亮女子!
“报告天策,她叫苏婉,乃是江都苏家之女,五年前,便是她机缘巧合之下,救了你!”
“苏婉至今未婚,不仅如此,她还有了一个女儿,是您的!”
“因为孩子的缘故,苏婉如今,已经和江都苏家决裂,在青州开了个小公司,自己带着女儿生活。”
“而昨天,她发布了一则招聘信息,招聘生活助理,据我调查,实际上,生活助理的工作职责,只有一个,便是冒充孩子的爸爸,偶尔陪孩子玩玩,让孩子高兴!”
闻言,林北浑身一震!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三匹文学] 回复数字47,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
目光璀璨夺目,犀利霸道,语气森然:“让所有的应聘者,都给我滚的远远的,我的女儿,只能有我一个父亲,别人,没有资格!”
朱雀顿了顿,这才是有些复杂的说道:“苏婉,对于孩子那个不知道是谁的亲生父亲,也就是您,好像,很痛恨!”
林北一愣,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三匹文学] 回复数字47,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随即,眼神之中,便是充满了愧疚之色。
当年,苏婉虽然是救了他,但却是要送他去医院,而非要以身为解药。
不过,那时,林北神智已失,遇见苏婉,便是如同沉溺在汪洋大海之中,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仅凭本能行事。
那一晚,带给了苏婉,如同噩梦一般的记忆。
最终,林北叹息一声:“既然如此,那就不能暴露身份了,你帮我递交一份简历,明天,我去面试!”
苏婉,我回来了!
我会尽我所能,弥补对你的伤害!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