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的女婿

唐家堡堡主唐登,式功高强,刀法闻者丧胆,但却有人登门打他女儿主意,此人武功自然有不差,才敢公然上门向他挑战。动手的人背景神秘,究竟他与唐登有什麽深仇大恨呢?读者不妨细追下去,内文个中曲折,令你回味无穷夺命女婿(上)洛阳城,第一大堡唐家堡。堡主唐登,年方四十,以一刀劈平湖北四个贼寨扬名。
他的「八卦刀」在武林鼎鼎有名,丧在刀下的恶人近百。
此刻,却有人上门挑战。
投帖的是一个高瘦的青年,他背着一把长剑,满脸胡子,穿得像个叫化,脚上的鞋蒙上厚厚的沙尘,显是远道而来。
「端木梁挑战唐登,取唐氏长女用三日。败,愿输上生命,百招爲限。」字写得龙飞凤舞。
「哼!姓端木的臭小子这样无礼?」唐家堡内的护院都很气愤∶「唐素儿小姐娇豔如花,岂能任叫化子借用?」纷纷亮出刀剑。
青年冷傲的∶「我不想滥杀,我要的是唐登!」「凭你这叫化子?」唐家堡的第一护院,是青城派俗家弟子任不名,他善用「梅花剑」,唐登最器重的人。
青年望也没有望各人∶「还不快送帖给唐『岳父』?」「岂有此理!」任不名剑一挥,便出一招「梅花六弄」,分刺青年胸前五处要害。
青年端木梁并没有亮剑,他连闪五下,躲过这招。
任不名一招不中,又连挥出两招,但,又给青年避开了,他面顿通红∶「小叫化,还不亮剑?」「我的剑太锋利!」端木梁很自信∶「收拾你不用利剑!」他话未说完,五指一抓,就抓住任不名的手腕!
「哈……」任不名剑向下一截,就想削端木梁的手指。
但,姓端木的这下是虚招,任不名的剑向下截,他抓过去的手就往下向上托,刚好打在任不名手肘上。
「喔!」一声惊呼。
「当!」的一声,任不名长剑坠地。
他脸由青转紫红,五招不到,就给人赤手击得自己跌剑,哪像是青城高手?
第一护院?
「好!」一阵拍掌声∶「身手果然一流!」
五柳长须的唐登从内院踱出,身后有一随从捧着他的钢刀。
「老夫有那里得罪小英雄?」唐登皮笑肉不笑。
有堡丁将「顶拜帖」递给唐登看,他的面色随着字迹变色!
「好,拿刀来!」唐登暴喝∶「百招爲限!」
他拔出精光四现、背有太极仪的钢刀!
青年端木梁握着剑鞘∶「来吧!还不拔剑?」唐登左手一扬,手指对方。
「我的剑太锋利!」端木梁冷笑∶「不想伤未来岳父!」「在鞘的剑最利!」唐登暴跳如雷,刀一挥,耍出一记「两仪四象」,将端木梁罩在刀锋下。
「看帖应战吧!」端木梁冷冷的道。
「好!这小子死定了!」
任不名及衆护院欢呼∶「堡主神威,杀他!杀这叫化子!」但,端木梁却没有中刀,他身形奇快,一闪就闪到唐登身后,剑鞘一「笃」,就直刺唐登的背脊!
八卦刀亦不是浪得虚名,唐登右手握刀,向背后一伸,「当」的一声,刀背恰好挡住端木梁的一剑!
旁边的堡丁又是连连叫好∶「堡主刀法如神!」唐登大喝一声,使出「乾」、「兑」、「离」三刀,直击端木梁上中下三路。
端木梁身往后一仰,跟着淩空弹起,唐登三刀又击了个空!两人身形都很快,片刻间就交了十招。
唐登心中有些吃惊∶「这小子剑未出鞘,已可抵我十招,万一他……」他额上汗珠直冒,八卦刀又挥出了「巽」刀法!
这是削敌头、肩、臂,但自己的腋下就露出空位,唐登与敌拚命时,就使出「巽」刀法!但端木梁万分灵巧,他突然一蹲,避过刀锋,跟着跃起,剑鞘就点向唐登腋下。
「噢!啊!」任不名知道唐登危险,他长剑就刺向端木梁背脊。
「当!」唐登的八卦刀飞出,恰好迎着任不名的剑尖,而端木梁的剑已离鞘而出,架在唐登的颈上∶「停手,你们快叫唐小姐出来,否则唐登明年今日就是死忌!」唐登面如死灰,动也不敢动。
而任不名亦是面色苍白∶「你……」
「爹!」一把女声响起,那是唐素儿,她从内院奔出。
「素儿……不要出来!」唐登大喝。
就在这时,端木梁将唐登一推,推向任不名身上。而他就淩空而起,像只老鹰似的攫向唐素儿。
「啊!」唐素儿的武功不高,端木梁熊臂一抱,就将她的纤腰抱着,跟着「呼」的一声,直掠上屋顶。
「追,谁救得小姐,奖黄金五十两!」唐登已顾不得惨败,顔面无存了,他振臂大喊。
任不名等武师,纷纷跃上屋顶,有人扔飞刀,有人放袖箭。
端木梁身形奇快,臂下虽夹着数十斤的女体,但几下起落,已将唐登及任不名两人远远抛在后面。
唐登怒得双眼通红,他追了十多里后,拉着微微气喘的任不名∶「这小子我要他死无葬身之地,唐家堡即向九大门派发英雄帖,敦请各路高手对付这端木梁!」任不名眼中极度忧郁∶「堡主……小姐……她……」唐登沈腰打出一掌,将一株小树劈爲两截∶「素儿,希望你一死保存清白……唉……」唐登与任不名跃高再望,端木梁已不知跑到哪处去了,远处只有一丛密林。
「召堡丁来,我们搜山!」任不名气得乱挥手上剑∶「素儿,任大哥该死,我……保护不了你!」在唐登搜山当儿,端木梁却拐了一个弯,他钻回唐家堡的「后门」——百卉果园。
这是在堡后十多亩的山林地,他似乎很熟悉地形,挟着唐素儿就钻进一间磨谷房。
他将她抛落地上,唐素儿想叫,但又怕没命,她惊惶的问∶「你……你想怎样?」「洞房!」青年除下长剑,他蹲了下来,大手一探,就摸向唐素儿涨鼓鼓的奶子上。
「救命!」唐素儿惊叫,伸手就想护胸∶「你……你迫我行淫……我最多死!」「哈……哈……」青年端木梁站了起来∶「养尊处优的小姐要自杀,好!」他皑了她一眼∶「还不快死?」唐素儿粉脸一红,她下不了手杀死自己!
端木梁突然目露凶光,他右手一拉,长剑出鞘!
「不……不要杀我!」唐素儿掩脸哭叫。
「哈……哈……」端木梁剑光一现,是将她的裙带削得片片碎,跟着还剑入鞘,动作快得惊人!
唐素儿的罗裙敞开,露出蓝色的胸兜及雪白的长裤来。他一扯,跟着将她的长裙抛到老远。
「噢!」唐素儿急用力搂着胸兜∶「你……你真的要?」「我一定要!」端木梁坐了下来∶「你想活着回去做大小姐,就得答应我!」唐素儿虽怕死,但始终有羞耻感,她混身发抖,泪水夺眶而出。
端木梁满是胡子的嘴巳凑到她的粉脸上,他伸出舌头,将她的泪珠,卷进口里。
「噢……你的胡子……」唐素儿混身抖颤∶「噢……」她不知是痕痒还是害怕。
端木梁就贴近她,他伸手一拉,她的胸兜被扯了下来。
「喔!」素儿又是惊呼,她两只浑圆、坚挺,又白又大的奶子弹了出来!
她的皮肤很白,连奶子上蓝色的静脉都看得很清楚。她的乳晕不很大,奶头像颗小红豆。
素儿双手一按,按在自己双乳上∶「噢……不要……请你庄重点!」她眼中露出惊惶神色。
「哈……哈……」端木梁站了起来,慢慢脱去自己的衣服。
素儿眼皮垂了下来,不敢看,但又忍不住好奇心似的,还是偷偷的看了。
端木梁上身的肌肉很结实,胸瞠十分厚,他卸去外衣,下身就只有裤子。
「喔!」
唐素儿不敢再看,她蜷曲着身子,身子不断退缩。端木梁并没有脱裤子,他又坐到她身边来,一手就擡起她的右足。
唐素儿脚上是对蓝色的纺花鞋,及一对白袜子。他握着她的小褪,脱去她的绣花鞋和白袜子。一只白晰纤长的天足,脚趾上还搽上玫瑰花捣的汁液。
「喔!」唐素儿此刻是大腿扬起,她双手掩着胸脯,再不能阻止端木梁握着自己的足踝。
他一低头,就吻在她的脚背上,她又抖了起来。
他的舌头从她脚背往上舐,痒痒的、暖暖的。
「不……不要……」唐素儿只觉得混身发软,女人被男人吮脚时,特别容易动情。
端木梁的头慢慢往上移,虽然隔着薄薄的绸裤,他的胡子仍揩得她的小腿、大腿发麻。他的嘴吻过她的大腿,就要碰上那尽头的桃源妙处。
「不!」唐素儿双手一推,就想按着他的头。
但,端木梁的头并没有巾落她的牡户上,他巧妙的一穿,从她手上穿过,一头就伏落她的乳沟上。他的鼻子、胡子揩过她的乳房,一张嘴,就将红豆似的奶头含在嘴里。
「哎……喔……」素儿差点昏了过去,她的手抓着他的背脊上∶「啊……啊……」他的舌头舐上她的乳晕,又吸着那粒红豆。
她指甲虽然尖,但抓了两下后,已使不出气力,他的嘴、他的胡子,令得她两粒奶头慢慢发硬,凸起。
他的舌头不断地舐,从她的奶头、乳沟,滑落到她的小腹、肚脐上。
唐素儿已经失去「抵抗力」,她口里乱哼、双手垂下,大力扯着他的头发∶「不要……不……要……要……」端木梁双手仍搓耆她的豪乳,他舐到脐下,就用牙齿咬开她的裤带,里面的亵裤露了出来。
「哎……啊……」素儿的屁股不自觉的扭了起来。
这麽一来,她的长裤就褪落到大腿上,端木梁的脸一伏,刚好伏正在她的牡户上。
「呀!」唐素儿紧张下,本能的将大腿一夹,就将他的头夹着。虽然隔着薄薄的亵裤,他的胡子仍可透过布孔,刺在她的牝户上。要不是有茸茸的阴毛,唐素儿娇嫩的两扇皮就给胡子刮伤了。
端木梁的鼻子恰巧顶中她的阴唇,摆了摆头,素儿又是连连抖颤。他的口水淌了些落在她亵裤上,加上她牝户流出的淫汁,裤裆已湿了一大片。
他又用牙咬开她亵裤的裤带。
唐素儿毕竟是大家闺秀,在这时,她突然竖指一插,就插向端木梁头上的死穴。
这下子来得奇快,但,端木梁虽然俯头在咬,但额上却像长了眼睛似的,他的手一抄,就格着唐素儿的手,跟着就撞她肘上的麻穴。
「喔!」唐素儿两手软了下来,@@而端木梁跟着回手一撕,就将她的亵裤前面的一幅撕了下来。
「呜……」唐素儿哭了出来,她最神秘、不想人见的地方这时呈现在端木梁眼前。
他摊开手一吹,除了碎皮外,还有一小撮毛发∶「你父亲作的孽,我是来收息!」唐素儿的手麻软,不能再按着要害,她的牝户是粉红色的,阴毛不算多,加上被他一抓,两扇红皮、那贲起的销魂洞,似乎微微在颤动呢!
他低下头来,将鼻尖凑近一闻∶「果然有股幽香,你认命吧!」唐素儿呜咽着,他在她腰肢及屁股下垫上一大堆乾草,她的下体呈拱起状。
他解开裤子,扒开她的大腿,双手擡着她的膝盖,就用力一挺!
「呀……呀……啊……」唐素儿惨叫一声,她只觉有根又热又粗的东西直钻了进去,一直钻到底部!
「果然又暖又紧!」他开始一下一下的拉动起来。
「呜……喔……哎……」唐素儿咬着唇皮,凤眼半闭,蹙着眉,她摇着头,似乎想要减轻那份羞辱或是痛楚。
端木梁兜着她的粉腿,一记又一记,他用的是九浅一深御女法!
「噢……噢……哎……哎……」
唐素儿捱到千馀记之后,她已经享受到妙处,端木梁放下她的腿后,她已懂摆动屁股、腰肢来配合了。
他的肉棒,有几次刺中花蕊,她整个人颤了起来,有一份前所未有的畅快感,她这时泪水已收,只是不断的「噢……噢……哎……哎……」哼起来。
「给我趴下来,像母狗似的!」端木梁突然拔了出来∶「快!」唐素儿呶了呶小嘴,她转过身,将白白圆圆的大屁股向着他。
「吱!」的一声,端木梁又插了进去。
「雪……雪……」唐素儿双手抓着乾草,似乎领略着个中乐趣。
端木梁一边干,一边用力拍她的屁股,唐素儿只感到前所未有的刺激∶「唉……我要尿啦……」她的阴精射出,热热的烫向他的龟头。
「唷!」他亦叫了起来∶「丢啦……我亦丢啦!」五指一捏,捏着她一只大奶,跟着就射出一道白流!
唐素儿仆在乾草堆上,她连裤子也懒得穿了,她只感到极大的满足。
「你这婆娘,原来已不是处子!」端木梁望了望草堆上秽迹,他一手又挞落她的屁股上∶「讲,是谁给你开苞的?」「是任不名!」唐素儿已经没有胆怯,她双手把玩着眼前一根茅草∶「我爹有意将我许配给他,他有次带我到城东药王庙上香……就……就……」她越说越小声∶「我们……只来过一次,以后,就没有机会啦!」「现在,人人都知你捉了我,这笔数……当然是算到你头上啦……」唐素儿并没有看身后的端木梁,她自说自话。
「你跟我回堡去,阿爹极疼我,我将我们的事告诉他,以后,你入赘我们唐家做女婿,我相信我爹一定答应……」「你令我很……开心……你剃了胡子……相信好看很多……喂……」唐素儿讲了一大堆,觉得背后没有回音,她别过头来,就见端木梁已穿回衣服,正在背上长剑。
「你……你走了?」唐素儿愕然。
「够了,果然是尤物,不过,破了身的,怎可以……哈……哈,你穿回衣服归家吧!」「喂,你!你叫什麽名字?」唐素儿想喝止,但端木梁已推开柴门,一跃就不见了蹤影。
「你……」唐素儿想追,但身无寸缕,她顿了顿足,急忙找水、找布去洗牝户。
天渐黑了,唐家堡派出去的人还未回来,唐登急得在厅上跺脚。这时,突然有人狂叫∶「小姐回来了!」唐登一听,声音是从后门传过来的,他运起轻功就向堡后赶去。
唐素儿见到老父,马上哭了出来∶「爹!……」「素儿,那恶贼……」唐登想问,但见四周有太多下人,他吞回说话。
「那恶贼想对我施暴,但……我用爹教的《三路弹腿》踢中他下体,跟着,乘机逃了回来!」唐素儿呜咽着∶「他没非礼我……但,就看了我的……呜……我不依……爹一定要杀了他!」唐登脸色一沈∶「赶快带小姐更衣沐浴,快去召回派出去的堡丁及任护院,提防恶客再来!」唐家小姐脱险的消息,很快就传遍堡内外。
唐登似乎心事重重,他走进内院,找着妻子吩咐了几句∶「暂时不要给人知,你去验一验素儿,然后将她带到暗室,等会一齐问她!」一个时辰后,各路派去搜山的堡丁、护院都回来了,任不名更是一马当先∶「堡主,小姐她……她无恙?」「托祖先之福!」唐登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她打退了恶贼,来,带你去见见她!」任不名有点疑惑∶「她的武功……」「可能是恶贼见色,一时松懈!」唐登沈声∶「姓端木的不是说借小女三天吗?然则,一日未过……素儿真的是拚命逃出的!」「爲防恶贼再来,老夫想将素儿许配给你,一来可以放下心事;二来,恶贼再恶,也不敢惹上青城派!」任不名马上跪倒∶「岳父大人,小婿给你叩头!」唐登将他扶起∶「来,见见素儿去!」素儿泡在浴桶半天,她连连将牝户洗完又挖,又用香料浸了一会。
「妈,」她哀求唐登夫人∶「你看到什麽,千万不要对爹说,否则,他一定会杀了我!」素儿搂着母亲∶「我拚了命,乘那恶贼占了便宜后松懈,走了回来,假如让人家知道我给汙辱,女儿……女儿……」她哭了出来。
唐夫人看完女儿的裸体,自然亦明白是什麽一回事,她含着眼泪,点了点头。
唐登与任不名到了内院时,唐素儿已经换上新裙子,打扮得豔丽可人。
任不名上下打量了素儿多眼。
唐登看在眼里,他乾咳了两声∶「素儿,将经过讲出来,爹刚才将你许配给任不名了,这事……你不妨直讲!」素儿粉脸一红,她于是讲端木梁掳走她后,拐回堡后的事,但略去了她给端木梁强奸,换上端木梁欲奸她,给她踢中下体,她拚死走回来。
任不名松了口气,他似乎有八成相信。
唐登这时问∶「那恶贼对你讲过什麽?」
唐素儿想了想∶「那恶贼说……是你爹作的孽,他是来『收息』的!」唐登坐下来∶「这小子的剑很快,我似乎在那里见过,咦……」他的脸色骤变∶「快拿纸笔来,我要警告王掌门!」「终南派的王掌门?」任不名问。
「是,说来话长,当年王爲民,还有点苍派的孙作秀与我结成兄弟,闯蕩江湖,可能,是那件事……他的后人来寻仇了!」「谁的后人?」任不名和唐素儿不约而同的问。
「这事稍后再说,我要给终南派送信。不名,你就走一次,回来就和素儿成亲!」唐登走到桌前写信。
终南山横卧陕、甘、河南几省。
终南派虽不是大派,但掌门王爲民,以「棋盘剑」九十九式扬名。
王爲民有三子一女,独女王若薇,排行最幼,她年方十八,是父亲及衆兄长的「宝贝」。
女孩子得「宠」,自不然有点刁蛮。就像这日,她由派中几个师兄弟簇拥,在山后射雁。
若薇呼喝、嬉笑,就像女王一样∶「祝师兄,还不摇树赶雁飞?」若薇拈箭搭弓,指着半空。
「是,是……」终南派的弟子,很多都暗恋掌门的娇娇女,自然是拚命讨好。
「呱……」一只雁飞起,若薇的箭「杖」的射出。
箭穿过雁身!
「射中了!哈……哈……」若薇娇笑∶「给我捡回来!」「快去呀!捡到的有奖!」她指着山坡的草丛。
几个男的运起轻功,往前飞奔而去。
但,草丛突然冒出一个青年,他满面胡子,穿得像个乞丐,但背上却背着柄长剑。
他,是端木梁!
他右手提着那只死雁,目光有点茫然。
「朋友,这只雁是我们师妹射下的,交给我吧!」那个姓祝的师兄最先抢到。
「你们是终南派的?」端木梁目光呆呆的。
「正是!」姓祝的伸手就想抢雁。
但端木梁身一闪,就缩到他背后∶「那位是否王爲民掌门的爱女?」姓祝的想不到对方身形这麽快,他反手一拍∶「你是谁?」「我是给王掌门送信的!」端木梁身子一掠,就跃向王若薇,姓祝的及衆师弟马上追上来∶「送信的?给我站住!」端木梁没有停步,他在半空∶「王若薇小姐是吗?」他瞪着若薇及她随行的小丫环。
王若薇小嘴一呶∶「我不要答叫化,春梅,给他两文钱!」她就想背过身去。
「我家小姐叫你放下那只雁!」春梅迎上去。
端木梁已无呆滞的眼神,他将雁扔向春梅,双手就直抓若薇背脊。
「师妹小心,这厮不怀好意!」祝姓师兄亮出兵器∶「各师弟,围着他!
师妹,小心偷袭!「
若薇听到背后风声,她一回头,就放出三柄飞刀。
端木梁的势是往前倾,正好迎向三柄飞刀,看来,他避无可避,非死即伤!
王若薇掷出飞刀后,就想跃上树顶。
端木梁并没有中刀,他身子在飞刀到前,仰后打了个倒头跟斗,三柄飞刀,就在他胸膛旁三寸飞过。追来的祝师兄,反而要停步,挥剑击落飞刀。
端木梁仰后,双足在地一蹬,身子亦往上跃,他伸手一抓,就抓着王若薇的足踝。
「噢……你……」若薇惊叫一声,她想挣扎,但端木梁运指一点,就点了她腰肢几处穴道。
「你……祝师兄……啊!」王若薇身子一软,就跌回地上,端木梁伸手一抱,他的一只手刚好按在她的趐胸上,另一只手就兜着她的肥臀。
王若薇的乳房从来没给男人的手按过在上面,这时,端木梁不单是按,还狠狠的抓落那团软肉上。
王若薇满脸通红,她手发觉举不起,只得呱呱大叫∶「你……你无耻!」「不及你父亲!」端木梁淫笑∶「你的奶子不小哇!」他又加了一把劲∶「我一只手也抓不牢!」王若薇一急,两眼翻白,昏了过去。端木梁将她身子一翻,就背在肩上。
这时,终南派各弟子已困成圆圈,拔剑在手,姓祝的师兄,更拾起若薇掉下的弓箭弯腰搭箭瞄着端木梁∶「快放下我师妹……饶……饶你不死!」端木梁冷笑∶「就凭你们几个?哈……」他单掌一挥,劲风扬处,沙尘飞起,终南弟子,好几个仰后便倒!
姓祝师兄定了定神,但端木梁背着若薇就走,他还一扬手,用的是「挪叶飞花」招式,一封信函就射向姓祝的面上。
姓祝的不敢接,用弓当拐杖,将信拨下,而端木梁就跑得无影无蹤。
终南掌门王爲民,正在内室修炼,突然听见几个男人在门外痛哭。
「师父,弟子无用,师妹给人捉去啦!」哭得最大声,自然是姓祝的。
王爲民吓了一跳,他推门而出,问明原委,跟着接过端木梁的信,信是这样写的∶未来岳父∶@谨借汝女儿用三日,期满奉还。
@@@@@@@@@@@@@@未拜堂小婿@端木梁拜谢「何处采花淫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