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府春情 2

「玉若……」「嗯……」两人深情对视半晌,轻轻地吻别,林三便待出门上朝去。虽然自己不怎么把权势放在眼中,不过皇帝老儿可是仙儿和青璇的老爹,那个宁王老是挤兑他老丈人,他也得打起精神来帮帮自己的泰山大人,「我……我要走了……」「去吧,别让皇上等你……嗯……今天晚上你能来吗?我……我为你准备了一些好东西……」「哦?」林三有些好奇,「是什么?」「嘻嘻,保密。」在情郎的面前,萧玉若越来越像妹妹一样,时常现出小女子的神态。
「哼哼,大小姐也跟我玩这一出。」林三有些好笑,他心电急转,大小姐会有什么东西能够让他感兴趣呢?无非是香艳脂粉阵,销魂美人窟。他大概知道是什么了,也不说破,「好好,林三我今天天塌下来也会赶回来,怎敢辜负大小姐一片深情。」「贫嘴。」萧玉若向他甜甜一笑,为他理了理衣襟,便送他出门了。
在府中行走的二人遇到了早起的萧玉霜,她正一蹦一跳地向姐姐房中走来。
她今日身着一身橘黄色的连身长裙,发间还别着一根花蝴蝶造型的发簪。头发梳成两团环形的朝天髻,说不出的娇俏可爱。
看到二小姐越发地娇艳美丽,林三心中大感快慰。他微微一笑,拥上乳燕投怀一般惊喜地扑过来的萧玉霜,轻轻搂住她纤细的腰肢。
萧玉霜埋首他的胸前,痴迷地吸了一口情郎身上的男人味道,便拉着林三谈笑起来。
「坏人,你又厚此薄彼!」她撅起小樱唇,「和姐姐整晚欢爱却让玉霜一个人孤零零的独守空闺……」「玉霜!」见妹妹开始口没遮拦,萧玉若羞红了脸嗔怪她道,「你怎生如此没羞没臊!」「哈哈,是我的不是。今日一定补偿二小姐。」林三哈哈一乐,在萧玉霜的俏脸上亲了一口,又逗引得二女一阵阵娇呼嗔怒,便在无比的满足中与二女依依惜别,步出了萧府。
等林三一走,萧玉若转身对妹妹心有余悸地说,「玉霜,你也太大胆了。昨天林三他到萧府来,你怎么也敢叫萧壮去你房里!」「有什么关系嘛,反正坏人是去你房中,又不是来找玉霜的……」萧玉霜嘟着嘴,拉着姐姐的手臂,二人一起慢慢踱步。
「你知道么,他昨天晚上差点就……想去你房中叫你来一起胡闹呢。」想到自己曾和妹妹一起宽衣解带,同床服侍过府中的一个下人,萧玉若也有些脸红。
虽然最初是被妹妹「陷害」而被强暴,不过后来自己也就半推半就地迷失在那种快感中了。但是事后想想自己在妹妹面前袒胸露乳,她还是芳心暗羞,也就拒绝了好几次萧壮想姐妹同床而欢的请求。
「啊!」听到昨晚差点被林三捉奸,萧玉霜的小脸都吓白了。
「还好我反应快,把他拦下了,要让他知道你和那笨牛勾勾搭搭,可就什么都完了!」想起萧壮那根雄伟的大家伙,萧玉若也有些心旌轻摇。不过现在可不是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时候,她定了定神,板起脸来训着妹妹,「现在知道怕了吗?我劝你还是收敛一些,尤其是林三在的时候,你再和他胡闹下去,到时候东窗事发可怎么办?」「呜呜,姐姐就知道训人家……」萧玉霜可怜兮兮地看着姐姐,「那坏人十次来倒有八次是去姐姐房中过夜,人家心里不好受嘛……」「那是林三心疼你,不想你小小年纪就沉溺房事,他说这样会影响你的……身体发育……」想了想林三当时的话,萧玉若似懂非懂地把这个词搬了出来。
「好了好了,玉霜知晓了。」萧玉霜搂着姐姐的手臂摇着,撒娇道,「以后林三来的时候玉霜忍着不找壮牛哥哥就是了……」「你这丫头……」萧玉若拿她这个妹妹可真没什么办法,一旦玉霜撒娇,她就只能偃旗息鼓了。
姐妹两一边走一边说,这一对娇艳的姐妹花娇声谈笑的情景,引来了萧府中早起干活的下人们集体的注目。那些年轻的家丁眼睛都看直了,傻傻地张着嘴口水淅沥沥地流下,都忘了向两位小姐见礼了。
注意到周围男人们的目光,萧玉若心中有些不喜,她皱了皱眉,轻咳一声,惊醒了那些看傻了的男仆们。萧玉霜倒是觉得十分有趣,看到大家都被自己和姐姐的美貌勾住了魂,她对着姐姐嘻嘻一笑,引来了姐姐的一阵白眼。
「见过两位小姐……」「大小姐早,二小姐早……」被萧玉若带着习惯性威严的目光一扫,晃过神来的家丁们心中一凛,纷纷低头向两位小姐请安,萧玉若向众人微微一点头,带着女主人的威严气势,拉着妹妹走回了后院厢房。
「姐姐,我想去京华学院进学。」房间里,萧玉霜向姐姐提出了一个考虑了很久的想法。
「啊?为什么?」萧玉若惊讶地看着妹妹,觉得很突然。
「玉霜觉得自己好没用,不能帮上姐姐和坏人的忙,只会闯祸……所以我想去学学算术经策,将来能够帮姐姐打理好萧府和……林府的大小事务呀。」萧玉霜坚定地说出自己的志愿。
萧玉若劝诫了几句,见妹妹心意已决,虽然有些心疼妹妹,怕她在外吃苦,却也为妹妹逐渐懂事感到欣慰,想想让妹妹出外求学,也许顺带着能分散她的兴趣,防止她整天沉溺在男女之事中,便点头同意了。思想起到时候和林三说说,以他那开明的性格,一定不会反对玉霜进学的要求。
姐妹两又闲聊了几句,说了些闺房的私话。最后在萧玉若的嗔怪中,萧玉霜娇笑着,如小燕子般翩然飞出姐姐的房间。萧玉若看着妹妹欢快的背影,轻轻一叹,便翻起桌案上的账册,开始处理萧家的商事。
「壮牛哥早。」「壮牛哥今天气色真好。」在萧府下人们的问候声中,虎背熊腰的副管家萧壮昂首挺胸,向他们一一回礼,一片欢乐的气氛中,他交代好府中的琐碎事宜,便离开了下人们的视线。
他在萧府中巡视了一圈,将萧府各处的大小事务安排得井井有条。便已经天光大亮,太阳高升。
想起昨天晚上又被小公主「召见侍寝」,萧壮直感觉神清气爽,满面红光,仿佛空气都比平时清新。
渐渐地,他的脚步来到后院的墙外,想起那里还有另一位「大公主」,他的心中又是一阵搔痒。但是那位大公主可不像小公主那样好说话,而且也没有小公主对自己的那般依恋之情,没有她的许可,自己可不敢随意招惹。
犹豫再三,萧壮心中微微一叹,还是不敢造次,转身准备离去。却不想正在此时,他眼角一扫,便看到一个瘦小的身影从后院里走出,正和自己的目光撞上。
「萧伶!」来者正是以前的觉吟和尚,今日的「夫人禁脔」萧伶。
萧伶看到他也是微微一怔,勉强一笑,便想绕过萧壮,径直离去。
「慢着!」萧壮看到他一脸憔悴,面现忧郁,觉得很疑惑。能够得到金陵第一美妇萧夫人的垂青,和她夜夜欢好,这是连皇上都欲求而不得的殊荣。这个假和尚为什么好像闷闷不乐呢?萧壮一下子勾起了好奇心,决定拉住他问个缘由。
「萧伶,我看你好像有心事,在这萧府,咱们也算是老熟人了,怎么样,聊聊吧?」萧壮一把手拉住萧伶的袖子问道。
「有……有什么好聊的。」萧伶满脸戒备想挣脱他,小身板却拗不过萧壮蒲扇大的巴掌。
「诶,谁说没什么好聊的,别忘了,咱们两的处境可是很相似呢,呵呵,恐怕整个萧府再也没有比我们两聊得来的人了。」萧壮微微一笑,他虽然五大三粗,肚子里墨水不多,却并不愚笨,知道该怎样打开萧伶的心防。
萧伶听了这话想了想,倒的确好似如此。便停止挣扎,任萧壮拉他去自己的住处。
在萧壮的小屋里,两人对坐而谈。在萧壮扮出一副推心置腹的模样之后,萧伶几经犹豫,还是将这几个月的生活经历缓缓道来。
他本是受师祖师父那些淫僧教诲才行差踏错,误入歧途,本质上还是个聪明伶俐心智不坏的孩子。这几个月被萧夫人那浓浓的母性柔情所感动,再加上林三那次果断出手,将至空一干人等一网打尽的雷霆手段的震慑,他已经被彻底吓破了胆,幡然悔悟,再也兴不起作恶的心思,只一心一意服侍萧夫人。
萧夫人的无边魅力和恩威并施的手段,让萧伶服服帖帖,深陷其中,不敢有丝毫的二心。端茶倒水,揉肩拿背,像伺候皇太后似的伺候萧夫人。
而萧夫人也十分聪慧,知道过犹不及的道理,也从没摆出高高在上的架子。
每当萧伶满头大汗地努力学习如何帮她穿衣梳妆,揉捏按摩时,她也投桃报李,一句温柔地安慰,一记满怀熟女风情的香吻,还有晚上在床上的配合,让萧伶苦在其中却更是乐在其中。
只是……时间一长,渐渐地,萧伶便有些苦闷无人可倾诉。
他毕竟还是个未发育完全的孩子,虽然早熟一些,阳具比之同龄的孩子早发育了几年,但始终阳气未足。而萧夫人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又是天生性欲旺盛的体质,本来十余年来强自压抑着欲望也勉强地撑过来了,却阴错阳差被小和尚一朝误采花心,从此食髓知味,夜夜都离不开男女之欢。
过了最初无比销魂的一个月,旦旦而伐的损耗让小和尚有些吃不消了。近一个月来,每天晚上自己都有些隐隐的腰酸背痛,但却无法抵抗萧夫人的魅力。每次萧夫人将他叫进房中,他想找借口推脱「休息」时,萧夫人只要坐在床上轻轻撩开裙裾,露出一点点白花花的大腿,再秋波暗扫,口中发出轻轻的娇呼,他便立刻失去理智,火力全开,冲上床去将萧夫人按在身下大干特干。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